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26 今晚别走,替死鬼(二更)

正文 326 今晚别走,替死鬼(二更)

    ( )燕家

    姜熹将手放在自己面前端详了好久,室内的光线有些暗,戒指并不是很耀眼,光线从指环上扫过,染上一层不算黯淡,却十分迷人的光泽。

    姜熹的嘴角忍不住上扬,燕殊低头看着怀中的女人。

    笑得像个傻子。

    “想到什么好笑的?”燕殊抬脚往楼上走。

    “嗯……”姜熹抬头看着燕殊,双手捧住他的脸,对准他的嘴唇,就嘬了一口。

    燕殊的脸在灯光下变得越发迷人,他的轮廓变得越发柔和深邃,凌厉的视线变得越发迷离,他目测一下到楼上的距离,几乎是散步跨做两步,直接到了楼上,姜熹咯咯一笑,抱着他的脖子,“你急什么?”

    “你说我急什么。”燕殊压低声音。

    耳鬓厮磨,那呢喃的低鸣声,就在姜熹耳侧不断地回响回响……

    姜熹搂紧他的脖子,张开嘴巴,一小口的啃咬着他的嘴唇。

    燕殊的嘴唇很薄,有些干,姜熹嘴唇湿润,带着女人特有的馨香,她小口的咬着他的嘴唇,那感觉就像是千万只蚂蚁在啃咬一般,甜腻酥麻的感觉,就好像浑身的毛细血管都在叫嚣着。

    他要将这个女人揉碎在身体里。

    燕殊张嘴,伸出舌头,他想要将她直接裹入腹中,可是姜熹明显是故意他,他越是急不可耐的要咬住她的嘴唇,她偏是不肯,侧过脸,一个干燥灼热的吻落在她的唇边。

    “熹熹……”燕殊有些不满。

    姜熹微微直起身子,抱住他的脖子,一个轻柔的吻落在他的唇边,“我在呢!”

    女人的声音软糯甜腻,带着一丝甘甜清爽,就像是蜜柚一般,燕殊侧头要吻住她的嘴唇,姜熹却捧着他的脸,仍旧是一口一口的轻啄着。

    这完全就是**裸的勾引啊。

    这肉都到了嘴边,还是不让他吃,真的是要憋死他么!

    眼看着已经到了姜熹的房门口,燕殊直接抬脚一踹,门瞬间被踹开,发出了一声闷响,姜熹回过头,“你就不能温柔一点么!”

    “你这么勾引我,还想让我温柔?”燕殊笑着抱着姜熹走进去,抬脚将门勾上。

    转头就将姜熹放到了床上,她的仍旧穿着蒂芙尼蓝的礼服,乌黑的长发散落在床上,和白色的床单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嘴唇红艳艳的,白皙的脸蛋,透着一丝淡淡的红晕,她的双手抱着燕殊的脖子,燕殊双手撑在她的颈侧,垂头吻住她的嘴唇。

    “妖精!”

    “唔——”姜熹不满的扭动着身子。

    你才是妖精!

    这个吻很温柔,没有一丝**的色彩,燕殊只是张口咬着她的嘴唇,就如同她刚刚一样,直到姜熹伸出舌头舔舐着他的嘴唇,燕殊才直接撬开他的唇齿,长驱直入,在她口中不断地翻搅着。

    不断地吮吸着她口中的甘甜。

    有些人于他来说,就像是致命的罂粟花,一旦沾染上了就很难戒掉,他只要碰到他,就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得异常多,他恨不得直接将她吞掉,不对!

    应该一口一口吃掉!

    “嗯——”一声婉转的嘤咛声从她口中溢出,姜熹微微拱起身子,两个人的身子毫无缝隙的贴合在一起。

    燕殊伸手抚摸她的头发,“你还勾引我……看我不惩罚你!”

    “咯咯……”姜熹笑得妩媚,她微微抬头,轻啄着他的嘴角,嘴角的笑容逐渐扩大,原本清亮灵透的猫眼也染上了一丝氤氲斑驳的色彩。

    “你还笑……”燕殊伸手摸到她的腋下,惹得姜熹笑出了声,她扭动着身子……

    燕殊从伸手抱住她,双手从她腰下穿过,将姜熹紧紧搂在了自己怀里,姜熹笑了一会儿,就安静在燕殊怀里躺下了,她翻了个身,两个人四目相对,姜熹将头埋在他的怀里。

    “早点睡吧,今天你也累坏了!”燕殊伸手拍了拍姜熹的肩膀。

    姜熹点了点头,伸手抱住了燕殊的腰,“今晚别走了。”

    “嗯!”

    燕殊本来也没打算走。

    燕家今天晚上倒是格外的温馨宁静。

    而此刻的秦家却是不一样的景象

    秦圣哲刚刚回到秦家,忽然一个烟灰缸直接冲着他砸了过来,“啊——”秦圣哲发出一声惨叫,伸手捂住脑袋。

    在活色生香被撞了一下,回来又被砸了一下,他今晚是倒了什么霉运。

    烟灰缸掉在地上,瞬间碎成了好几瓣,秦圣哲咬着牙,被这一下子砸得脑袋都晕了,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有血从额角慢慢渗透出来。

    “嘶——”

    今晚他已经窝了一肚子火,这刚刚进门又被砸了,他心里怎么可能不恼火,只是当他抬头看过去的时候,沙发上的男人手中捏着一根烟,横眉冷对!

    “你怎么没死在外面!”

    “爸——”

    “别叫我!”男人穿着深蓝色的睡衣,明显是从床上起来的,他拿起手边的杯子就朝着秦圣哲扔过去!

    “振理!”她身侧的贵妇人伸手去阻拦,可是茶杯还是飞了出去!

    秦圣哲立刻躲开,杯子碎裂在他脚边!

    “你还敢躲!”

    “爸——”

    “你自己说,你今晚出去,都做了什么好事!”男人留着精明干练的短发,他很瘦,但是整个人却像是一只猎豹一般精明干练,浑身散发着一股凌厉逼人的寒气,他气得浑身发抖,整个人都处于爆发的边缘。

    “我今晚……”他和沈安安的照片已经铺天盖地的传遍了整个京都。

    他就是想要公关遮掩都已经太迟了。

    秦振理从一侧抽出早就准备好的皮带,秦圣哲睁大眼睛,他往后退了一步!

    “振理,你有话好好说,圣哲,你还不快点给你爸认个错!”女人抱住了秦振理!

    可是秦振理已经快气疯了,他一把推开了身后的女人,甩着皮带就朝着秦圣哲走过去。

    “你还敢退,你现在就给我过来!”秦圣哲指着自己面前的地上。“立刻给我跪下!”

    秦圣哲脚下就像是灌了铅一样,“爸,沈安安的事情,和我真的是没什么关系!”

    “你是个什么德性,难不成我会不知道么,你给我跪下,跪下!”秦振理大声吼着。

    而此刻楼上忽然传来孩子的哭声,秦振理抬头往楼上看过去,“还不赶紧把孩子带回去睡觉!”

    “我马上带他们上去!”一个年轻女人,抱着两个孩子就往上面走。

    可是孩子还在哭,这哭声让秦振理更加的心烦意乱。

    “爸,真的和我没关系啊,我和她就是……”

    “难道不是你侮辱了她,她出去的时候才出的车祸,你现在居然还敢给我狡辩!”

    “啪——”皮带直接抽打在他的身上,疼得秦圣哲跳脚!

    “振理——”女人从后面拉住他的手,“你这是做什么,难不成你还准备打死他么!”

    “我就是要打死他,这个不孝子,你平时玩玩女人就算了,我也没说你什么,可是沈安安是谁,你也敢玩弄,现在人在医院,生死未卜,我告诉你秦圣哲,你现在就给我立刻去医院给沈家人赔罪!”

    “为什么要我去,和我根本没关系啊,她是被……”

    “被什么……”

    这话到了嘴边,又被秦圣哲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他还要命呢,关戮禾是绝对不能得罪的。

    “你别在我面前耍什么花招。”

    “爸,你让我去医院做什么啊,我又不是医生!”

    “去给沈家人跪着,你做出了这么猪狗不如的事情,你还敢说!”

    “我……”

    “你现在胆子真的是大了,我告诉你,这次的事情还没完呢,事情既然已经闹开了,立刻准备婚事,你准备娶了她吧。”

    “爸,你在说什么啊!”秦圣哲睁大眼睛,满眼的难以置信!

    他不要娶那个女人!

    “振理!”秦振理身侧的女人也显得难以置信,“我听说沈安安的手都断了,那她岂不是……”个废人了!

    怎么能让儿子娶这样的女人呢!

    “断了又如何!现在全京都的人都知道他们做了那种事情,怎么办,沈安安是沈家的掌上明珠,沈家是不会这么算了的,现在只有圣哲娶了沈安安,并且对外宣称你们已经秘密交往多时,才能将这件事情压下去!”

    “我不要娶她,你打死我吧!”

    秦圣哲一反常态的固执!

    这个女人已经将京都几个有权有势的人都得罪遍了,而且还得罪了关戮禾,娶了她回来,那不就是个定时炸弹么!

    况且这个女人以前是关戮禾的人,都不知道被多少人玩过,这样的女人他都嫌脏!

    “你再说一遍!”秦振理气得脸红脖子粗,他握紧手中的皮带。

    “我说了,我不……啊——”

    秦圣哲话音未落,秦振理的皮带已经噼里啪啦的落在他的身上。

    他伸手要去挡,有一下子还打在了他的脸上,疼得秦圣哲眼泪差点掉下来!

    “振理,你别打了,别打了,这可是你的儿子啊,难不成你真的要打死他么……”女人抱住秦振理的胳膊!

    “都是你平时骄纵他,说什么玩玩就行了,现在才会惹出这样的祸事!”

    “这沈家都已经垮了,还能怎么样,我看那沈安安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这燕殊都有女朋友了,京都谁人不知啊,她还跑去勾引燕殊,不就是为了巴结燕家么,我看她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估计是看燕殊巴结不到,才来勾引我们圣哲的!”

    “哼——”秦振理冷哼,“然后呢,你的好儿子就这么把人家给上了?”

    女人语塞!

    “这样的女人,我们干嘛非要娶回来,圣哲完全可以有更好的选择啊!”

    “现在整个京都的人都知道他们之间的事情,这若是换个普通女人就算了,给点钱塞过去就行,沈家啊,就算是垮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况且……”秦振理顿了一下。

    “你光为他考虑,也得承宇和两个孙子考虑吧,秦浥尘若是拿这件事情做文章,还想进入公司!做梦吧!”

    女人愣了一下,看向秦圣哲,“圣哲,我觉得……”

    “我不要那个女人,那个女人都不知道被多少人玩过了,我为什么要娶她!”

    “啪——”

    秦振理一巴掌甩过去!

    “你还敢狡辩,要不是你自己管不住下半身,也不会发生今天的事情,是你自己惹出来的乱子,你不解决,谁解决!”

    “妈——”秦圣哲将秦振理这边已经根本没有转圜的余地,立刻扭头看向另一侧的女人。

    孙静闲蹲下身子,伸手摸了摸秦圣哲的脸,“圣哲啊,娶了她吧!”

    “妈,这个女人真的是个灾星,我不想……”

    “反正就是娶她回来,也没有人让你和她过一辈子,你该怎么样还怎么样,等这段时间过去再说。”

    秦圣哲一听这话,双腿一软,整个人瘫坐在地上,半天没说出话。

    还能如何!

    谁让他当时就非要跟着沈安安出来,若不是一时心生淫念,也不至于造成现在的恶果。

    都是自己咎由自取!

    “行了,你也别哭丧着脸,你先去医院看看沈安安,听说还在抢救!”秦振理伸手揉了揉额头,身子趔趄了一下,险些栽倒。

    “振理!”孙静闲立刻扶着他坐下,从茶几下方摸出一瓶药,到了几颗放在手心,而此刻秦家的下人已经倒了温水过来,“你把药吃了!”

    秦振理一边吃药一边瞪着秦圣哲。

    “你还愣在这里做什么,还不赶紧给我去医院!”秦振理有高血压高血脂,这一生气,血压就往下飙升。

    “圣哲,还愣着做什么!”孙静闲给自己儿子使了个眼色。

    秦圣哲捡起地上的车钥匙就往外面走。

    白露刚刚从酒吧喝了酒出来,此刻正在一个男人的怀里扭动着纤细的腰肢。

    “哎呀……孙总,别乱摸嘛!”

    男人笑得淫荡。

    而此刻她的手机忽然响了,看到了来电显示,白露直接推开眼前的男人,“我去接个电话,等我回来!”

    “好!”男人猴急得开始脱衣服。

    白露笑着走出包厢,刚刚出去就换了一副嘴脸。

    不是说结束了么?

    怎么又给自己打电话,这一转头就和沈小姐纠缠到了一起,还惹出了那么大的一个新闻,现在整个京都都传遍了,白露就是一个底层爬起来的小明星,这些豪门大户的恩怨她还不想招惹。

    可是秦圣哲的电话她又不能不接。

    “喂——圣哲!”女人声音甜腻,一边往外面走,一边整理衣服。

    “立刻到公寓来!”

    没等白露说话,秦圣哲已经挂了电话,白露停顿了片刻,她还不能这么明目张胆的得罪秦圣哲,而且听他的口气,似乎很不高兴。

    白露开车车子很快到了秦圣哲给她买的公寓。

    这里是指纹锁,白露刚刚推门进去,里面很黑,只有光亮从窗帘的缝隙中透进来,白露的手刚刚摸到了开关,就被人一把握住了。

    “啊——唔——”白露失声尖叫!

    整个人已经被秦圣哲按在了地上。

    “圣哲!”白露吓了一跳,可是确定此人是秦圣哲之后,也只能咬牙忍着,不仅要忍着,她还得配合他的动作。

    秦圣哲就像是疯了一般,直接将她的衣服撕碎!

    粗暴而又简单的进入!

    疼得白露眼泪一直往下落,他这到底是怎么了!

    可是像她这样的女人,有什么资格说不么!你本来就是这个男人的玩物而已!

    秦圣哲直接拉开窗帘,将白露的身子按在了窗台上,她的身子接触到冰凉的玻璃,她抖了几下,“圣哲……我们去床上吧!”

    “你哪里来的这么多事!”秦圣哲心里窝火得很,他急需要找人发泄。

    而最近来说,最合他胃口的人就是白露了!

    白露还能怎么办,她都不知道秦圣哲到底弄了多久,只知道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她是躺在客厅的。

    因为是夏天,四五点的时候,已经蒙蒙亮了。

    她浑身**的躺在地上,幸亏茶几旁边铺着毛毯,不然她就得在地上面睡一夜了,她打了个喷嚏,捡起地上面的衣服,已经一件都不能穿了,她裸着脚进入房间,秦圣哲已经睡在床上。

    她咬了咬嘴唇,每次都是这样。

    她就是他发泄**的工具,用完就扔,她还不如买个充气娃娃得了!

    白露去洗了个澡,不断打着喷嚏,终于吵醒了秦圣哲。

    “几点了!”

    “五点半了!”白露身上都是青青的痕迹,她找了长袖长裤穿上,“我要去片场。”

    “嗯!”秦圣哲伸手揉了揉额头,完全不搭理白露。

    白露想要问他他昨天说结束的话还做不做数,可是话到嘴边,看到他紧蹙的眉头,又被她咽了下去,她拿起包就往外面走。

    秦圣哲叹了口气,打开手机,开机!

    全部都是父母的电话,还有一个他不认识的号码,秦圣哲起身穿上衣服,还是得去医院一趟。

    燕家

    姜熹醒过来的时候,燕殊已经不在身边了,她伸手摸了摸床边,还是烫的,她穿好衣服洗漱下楼。

    宋一唯正在门口帮裴燕泽整理衣服。

    “爷爷,伯父伯母好!”

    “嗯,快吃饭吧!”宋一唯指了指餐桌。

    “伯父这就要去上班了么!”

    “嗯,有点事继续处理。”裴燕泽说着就往外面走,宋一唯将他送到了院子里。

    燕老爷子手边放着报纸,叹了口气,他是不知道昨晚一夜居然发生了这么多事!

    姜熹余光瞥了一眼。

    “沈安安出车祸,断了双臂,疑似被秦二少侮辱!”

    姜熹不动声色的给燕老爷子倒了一杯豆浆,“爷爷,先吃饭吧。”

    “嗯!对了,待会儿吃了饭和我去医院一趟,怎么说也得去看看。”

    “爸,需要我陪你去么!”宋一唯已经进了屋子。

    “不用了,熹熹陪我去就行,你不是还要去小笙那里么,那丫头怎么回事?肚子疼?”

    “那丫头就是不爱惜自己的身子,贪凉了,回头我去看看。”

    “小笙怎么回事?”昨晚离开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么!

    “昨晚穿得那么少,估计冻着了,应该没什么事,浥尘说医生去过了,我待会儿去看看。”

    “嗯!”

    “小殊一大早被战北捷叫出去了,到现在也没回来,估计有急事。”

    “嗯!”姜熹点了点头。

    这些长辈不懂内情,姜熹估摸着是为了沈安安的事情吧,昨晚燕殊说得有些东西她听得不是很清楚,不过沈安安肯定是和沈余祐的案子有关的。

    姜熹陪着燕老爷子去了医院。

    平叔跟在后面,“听说沈小姐喉咙被伤到了,说不出话了!”

    燕老爷子叹了口气,“这都是命。”

    “沈家人都在,都是昨天夜里就来的。”

    “秦家人呢!”燕老爷子蹙着眉头。

    “还没来。”

    “一个人都没来,秦圣哲也不在?”

    “都没来,所以沈家人都要气疯了,觉得所有的事情都是秦圣哲搞出来的,现在秦家却连一个人都不出现,沈家人肯定着急上火,估计我们现在来了,他们也不会给什么好脸色。”

    姜熹知道整件事情既然有人要瞒下来,就必然要有人出来顶包。

    谁让秦圣哲自己居心不良,也是活该。

    “他们的态度如何,是他们的事情,我若不来,心里总是不踏实!”燕老爷子微微叹了口气,这叶家刚刚出了事,沈家就紧随而上,这个夏天倒是一点都没闲着。

    姜熹跟着燕老爷子进入房间,浓重的消毒水扑面而来,沈广平见到燕老爷子立刻起身去迎接。

    “燕伯伯!”

    姜熹想过沈安安会是什么样子,只是见到之后,心里还是难免震动。

    ------题外话------

    你们肯定以为晚上发生了什么……哎呀,一群污女,我这么小清新,啧啧……看我嫌弃的目光!

    燕小二:呵呵哒,你过来,我们去聊聊!

    我:(抱住衣服)我是有男朋友的人!

    燕小二:可见你男朋友口味很重啊!

    我:(拍桌子)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燕小二:意见这么大,我们去聊聊吃肉的事情……

    我:那个……我要去码字了,我爱码字,哈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