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25 找到了惩治燕大少的方法

正文 325 找到了惩治燕大少的方法

    ( )活色生香

    沈安安的手指微微颤抖,却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那双带着怨毒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燕殊:“你就那么喜欢她!愿意为她死!”

    姜熹已经站了起来,面前的男人个子太高,肩膀宽厚有力,将她整个人都挡住了,她伸手攥住燕殊的衣服,“燕殊……”

    “我喜欢谁是我的事情,沈安安,都到了这个份上了,你还在垂死挣扎,有意义么!”燕殊语气中带着轻挑和狂妄。

    周围的人全部都紧紧盯着沈安安。

    楚衍首先跳脚!

    “沈安安,你还不赶紧把枪放下!”

    轩陌则是深深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关戮禾,并未开口。

    燕持一直在敲打膝盖的手指,顿了一下,看了一眼沈安安:“把枪放下,无论如何你今天也出不去了,何必做困兽之争。”

    “你懂什么!”沈安安咬着牙齿,“谁想死,我就是恨,我筹谋了这么久,燕殊——都是为你!”

    “是为了你自己吧!”秦浥尘轻笑,“从始至终我还没看出你对燕殊有什么特别的好感,说到底不过是为了满足你自己的一己私欲罢了,别把自己伪装得那么高尚,借着关戮禾这个跳板,这么多年你应该没少做坏事吧。”

    秦圣哲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他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怎么忽然沈安安就拿起了枪,而且他们说的事情他完全听不懂,他根本没想过要卷入这样的事情中。

    他慢慢往后走,想要溜走,他的举动自然逃不过在场所有人的目光,只是大家并未开口说什么,直到他移到了门边,他忽然拉开门,门框摩擦的声音,吓得沈安安身子一僵,她下意识的扭头看过去!

    燕殊长腿往前一伸,伸手握住了枪口!

    沈安安大惊失色,她使劲的想要开枪,可是任凭她如何手指扣动,这个枪都没有任何反应。

    她睁大眼睛,看向关戮禾!

    关戮禾微微一笑,那笑容十分的残忍!

    燕殊此刻已经飞快的反手从她手中将枪多了过来,他单手将枪的弹夹卸下,弹夹落在地上,里面没有一颗子弹!

    燕殊轻笑:“还是你的风格?”

    “这就是个玩具罢了,唬唬人。”关戮禾靠在沙发上,神情闲适,“为了防止某些居心不良的人。”

    “你……”沈安安惊恐的看向关戮禾。

    关戮禾缓缓勾起嘴角。

    “啊——”她的背后忽然传来秦圣哲的惊呼声,原来他打开门,要跑出去,可是门口都是关戮禾的人,他跑了两步,就被人扯了回去。

    整个人撞在了沈安安的后背上,沈安安忽然扭头伸手掐住了秦圣哲的脖子!

    燕殊随手把玩着枪支,他的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沈安安,你疯了么,你快松开我!”秦圣哲的喉咙被她的指甲扣紧,她的手指冰凉,就像是带着阵阵寒意,这个女人真是疯了!

    燕殊刚刚准备出手,忽然沈安安后面的门,被人直接推门,她猝不及防,整个人连同秦圣哲,一齐往前栽。

    “啊——”

    随着一声惊呼,沈安安和秦圣哲已经全部跌在地上。

    战北捷和沈廷煊站在门口,显得十分茫然无辜。

    “怎么回事!”沈廷煊看向地上衣衫不整的两个人。

    “沈廷煊……”沈安安忽然听见了熟悉的声音,慌忙回头看向他,沈廷煊的目光落在不远处的关戮禾身上,没等他反应过来,沈安安忽然直接撞开他,就往前面冲。

    “二少……”燕隋准备追出去,燕殊就拦住了他,因为关家人已经冲了出去。

    关戮禾起身,目光从他们每个人的身上面扫过,忽而一笑,“燕殊,你还是一如既往的敏锐。”

    燕殊但笑不语,“你准备如何处理她。”

    “我这个人很讨厌别人背着我做任何事情,她跟了我这么久,沈余祐的事情过后,我本没打算处理她,只是我没想到,还打着我的旗号,私自将姜名扬弄到了京都,我心里就很不爽,你知道我很讨厌狐假虎威这种事。”

    燕殊轻笑,他倒是从不知道他讨厌这种事。

    “我以前说过,她的手伸得太长,那我只能……剁了她的手!”关戮禾说着就往外面走路,只是临走之前看了一眼沈廷煊,嘴角带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等到关戮禾离开,秦圣哲整个人才虚软的瘫坐在地上。

    而此刻外面忽然传来女人的尖叫声。

    秦圣哲整个人呆若木鸡,他的身子在颤抖,哆哆嗦嗦,愣是半天没说出话。

    “我们换个房间。”轩陌提议。

    等到他们一行人从活色生香离开之后,铺天盖地的新闻已经瞬间席卷了整个京都。

    “沈小姐苦恋燕二少,惨遭拒绝,却和秦二少打得火热!”

    “沈小姐与秦二少私房艳照曝光,他们是否早就在一起?”

    “艳照曝光,尺度之大,令人咋舌,清纯的大家闺秀,还是闺中高手?”

    “沈小姐被拍,羞愤之下,出了车祸,当场失去两只手臂!”

    “秦二少是否会为沈安安负责?这段感情又将何去何从!”

    ……

    姜熹靠在燕殊胸口,“燕殊,这些事情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之前就有预感,只是想过些时候再解决她,因为我一直在找姜名扬的下落,却一直找不到,我猜想是被人藏起来了,只是没有任何消息,所以我就按兵不动。”

    姜熹兀自一笑,“机关算计!”

    “反误了自己的性命!”燕殊冷哼。

    “不能直接抓她?”

    “沈安安做事太干净了,仅凭照片还有猜想,就算是警方抓了她,也没有用,而且所有的事情,她都没有亲自出手,包括叶家姐妹的事情,她都只是幕后操控,现在都死了,更是死无对证,沈余祐那边……”

    燕殊的口气微微顿了一下,“他是绝对不会出卖沈安安的,毕竟一个人也是死,两个人被抓,仍旧是个死字!”

    “难道我们就让她逍遥法外?”

    “呵——”燕殊勾唇一笑,低头轻啄了一口姜熹的嘴唇,“怎么会!你没看见新闻么!”

    “她的车祸?”姜熹促狭,“这东西也有人信么!”

    “只要关家说,那就有人信!”

    “好吧!”

    “况且……”燕殊随手把玩着姜熹的头发,“她和秦圣哲的照片曝光,估摸着按照沈家人的脾气,最多明早就要去秦家要个说法。”

    “你是说把沈安安嫁给秦圣哲?”

    “让他们互相折磨!”

    “秦圣哲能答应么!”

    “丑闻已经曝光了,他现在是骑虎难下。”燕殊笑得邪肆。

    “他如果将沈安安的事情抖出来……”

    “那得有人信啊,而且他敢说沈安安的事情是关戮禾做的么?”燕殊轻笑,语气中带着一抹嘲弄,“借他几个胆子都不敢,所以这个事情他只能打断牙齿往肚子里咽,沈家那边……”

    “沈安安已经是一个废棋,自然要发挥她最大的剩余价值!”

    姜熹无奈的摇了摇头,在燕殊胸口蹭了蹭。

    今晚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让她一时间都觉得难以消化,沈安安这个女人居然可以从她还在临城的时候,就一直想着对她出手,这是何其可怕。

    沈安安是十分明确的知道自己要什么的人,而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自然是不择手段。

    燕家

    车子缓缓停在了燕家大院中,燕殊垂头,怀中的女人已经安静的睡着了,燕隋扭头刚刚想要说些什么,就被燕殊伸手阻止了。

    燕隋蹑手蹑脚的推门出去,将门轻轻合上。

    燕持和叶繁夏的车子紧随而来,两个人先后下车。

    “他们人呢?”燕持伸手扯了扯领带。

    “姜小姐睡着了,二少在陪她。”

    “她今晚也累坏了。”今晚的事情峰回路转,一波三折,饶是叶繁夏此刻都觉得有些晕头转向。

    似乎原本单件的事情全部都被整个串联起来,可能原本没有任何关系的事情,现在因为一个人完全勾连起来,真的是细思极恐,人心居然可以邪恶到这种地步。

    “我们先进去!”燕持拉着叶繁夏的手就往屋子里走。

    叶繁夏刚刚洗了个澡,看了看床头的时钟,时间已经指向了十一点整,而此刻传来了敲门声。

    叶繁夏趿拉着拖鞋走过去,一打开门,燕持已经站在门口,他的手中端着餐盘,已经换了一身白色的家居服,乌黑的头发,凌乱而又随意的落在额前,冷峻的脸在楼道昏黄的灯光下,倒是染上了一抹柔光。

    他微微挑眉!

    叶繁夏的头发还未完全干透,此刻头发搭拉的垂在胸前,低落的水渍,加上头发上本身的水渍,将她胸口白色的蕾丝睡衣染湿了一大片。

    燕持那双黝黑的眸子,牢牢盯着她胸口的衣服,叶繁夏微微垂头,脸色忽然变的尴尬,“你……”

    “给你送点吃的。”燕持不由分说的拉着叶繁夏就往里面走,随手将门带上。

    叶繁夏有些懊恼的从一侧扯了一条毛巾搭在衣服上,“我不是太饿。”

    “多少吃点,今晚你也没吃什么。”

    叶繁夏拗不过他,随手拿过一片烤面包,她吃相很斯文,一小口一小口的,嘴巴微微张着,叶繁夏扭头看着燕持。

    他干嘛总是盯着自己看。

    叶繁夏将面包最后一点塞进自己的嘴巴里,还没等她嚼两口,燕持忽然靠近他,张嘴咬了一口面包的边缘。

    叶繁夏有些诧异的睁大眼睛,燕持却微微抬起身子,微微俯身,就开始一小点一小点的啃咬着她嘴边的面包,直到他们嘴唇触碰到了一起,燕持才微微一笑,“我也有些饿了。”

    他的脸靠得太近,叶繁夏能够清晰的闻到他身上那种甘纯清爽的味道,还有面包那浓郁的香味,某人嘴唇若有似无的触碰,带着丝丝甜甜的酥麻感,他总是喜欢若有似无的撩拨她,叶繁夏屏住呼吸,她甚至不敢大口的喘气。

    燕殊的头发偶尔搔弄着她的额头,很痒。

    男人的眼睛带着笑意,一直盯着她看,叶繁夏的脸不自觉的升起了一抹红晕。

    叶繁夏立刻将剩余的面包咽下去!

    “好吃么?”燕持忽然双手撑在叶繁夏的椅子扶手上,将她整个人锁在了椅子中间。

    “还可以!”叶繁夏忽然剧烈的咳嗽起来,这最后一小块面包,居然卡住了喉咙。

    燕持拧眉,不会是被自己吓到了吧。

    燕持立刻伸手将她从椅子上抱起来,直接抱到了自己的腿上,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咳咳——”

    叶繁夏觉得自己丢死人了,怎么会在这种时候……

    “咳咳——”叶繁夏咳嗽了半天,终于好受了一点,她的脸涨得通红,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她恨不得此刻就直接躲在被子里不出来,而燕持此刻的眸子落在她不断起伏的胸口。

    因为剧烈的咳嗽,她的脸蛋就像是最娇嫩的花瓣一般红润,嘴角还带着一丝湿润,原本如同枯井一般的眸子,也染上了一丝水光,让她整个人变得越发鲜活。

    她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着,燕持看着那不断衣服的胸口,眸子中的暗色不断加深,他忽然张嘴直接咬住叶繁夏的嘴唇。

    “唔——”

    带着面包那浓郁的香甜味,强势而又霸道的直接钻入她的口腔中。

    叶繁夏伸手攥住燕持的衣服,燕持伸手搂住她的腰,将她整个人压向自己,这女人居然没有……

    穿内衣!

    燕持的动作顿了一下,叶繁夏何其了解眼前的男人,她忽然觉得羞愤急了,伸手直接推开燕持,起身就要走,燕持从后面直接搂住她。

    “繁繁……”

    “嗯……”叶繁夏的声音变得十分软糯,就像是一直乖巧温顺的猫咪,已经褪去了她浑身的刺。

    燕持伸出舌头,小心翼翼的描绘着她耳朵上的轮廓。

    叶繁夏的身子虚软,他怎么总是来这一出!

    可是自己此刻全身无力,只能将全身的力量依托在背后的这个男人身上,燕持恶劣的张嘴咬了一口她的耳廓。

    “嗯——”一声轻吟从她的口中溢出,叶繁夏身子不安的扭动着,她忽然感觉到了背后男人的身体变化,就再也不敢乱动了。

    “繁繁……”燕持忽然一笑,低头吻了吻她的脖子,“你怎么不动了!”

    燕持这话带着一丝挑逗的色彩,羞得叶繁夏脸都红了。

    “我想睡了。”叶繁夏微微咬着嘴唇。

    “好,睡觉!”燕持说完直接勾住叶繁夏的腰,下个瞬间,两个人已经直接滚入大床上。

    而且姿势是女上男下!

    燕持忽然一笑,扣紧叶繁夏的腰,不许她离开。

    “原来繁繁这么主动!”

    “燕持,你别太过分!”

    叶繁夏能够感觉到身下的热度,她根本不敢乱动啊。

    燕持直接伸手按住她的后背,将她整个人按向自己,低头吻住她的嘴唇……

    房间里的温度之间升高,叶繁夏觉得口干舌燥,张嘴舔了舔嘴唇,燕持眸子已经,轻啄了一口她的嘴唇,“繁繁,你这是在勾引我么。”

    “我没有!”明明是他自己思想肮脏。

    “繁繁,你说……”燕持伸手勾住她的头发,“我们要不要把你前些日子给燕殊的小电影拿过来重新温习一下?”

    “这个就不需要了吧。”叶繁夏干笑两声。

    “你就不想要我?”

    叶繁夏的脑子整个都是炸开的,这个男人在说什么!

    “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那我以前是什么样子的!”

    “冷酷骄傲,不言苟笑。”

    “那我现在呢!”

    “轻挑流氓,而且……”叶繁夏咬了咬嘴唇,“没下限。”

    “那也就是对你一个人而已。”燕持张嘴咬了咬她的耳垂。

    “你别咬了,痒……”

    “要不你也咬咬我的?”

    “嗯?”叶繁夏愣了一下。

    “好不好?”

    “什么就好不好啊!”叶繁夏忽然明白了什么,她推了推燕持的胸口,“我渴了。想喝水!”

    “行!”燕持直接抱住她,就往一侧的桌子上走,餐盘中还有半瓶果汁。

    叶繁夏好像真的渴了,一口气将果汁喝完,有些不满的努努嘴,“空了。”

    “还想喝?”燕持眸子中染上一丝异色。

    “你去给我倒?”

    “有现成的!”燕持忽然往前一抵。

    叶繁夏又不是傻子,自然明白燕持这话中的意思,这个混蛋,总是调戏她,不行……

    这样下去可不行!

    叶繁夏眼睛一转,忽然伸手扯住了燕持的裤带,她的手有些凉,触碰到他的小腹,燕持觉得舒服极了,他微微眯着眼睛,等着她下面的动作。

    “燕持……”叶繁夏附在他的耳边,学着他的样子咬住了他的耳垂!

    她只是没想到燕持的反应居然比她还大,他的身子僵硬,放在叶繁夏身侧手死死攥住她,恨不得要将她揉碎一般,叶繁夏的手从裤子边缘伸进去……

    “繁繁……”燕持呼吸变得急促。

    那粗重的呼吸声,就在她的耳边,就像是上好的催情药。

    “不要?”

    “要!”

    燕持声音透着一点嘶哑。

    只是几分钟的功夫,燕持的身子忽然抖了几下,他伸手紧紧抱住叶繁夏,“繁繁……”

    叶繁夏的手依旧放在原地,她都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做什么。

    “我去一下洗手间!”燕持低头看着叶繁夏的手。

    叶繁夏立刻将手抽出来,燕持飞快的,几乎是逃进了卫生间。

    身后忽然传来叶繁夏笑声。

    他居然也会脸红!

    叶繁夏忽然发现自己发现了以后应该如何惩治他了。

    凭什么总是他调戏自己!

    燕持刚刚纾解了一番,他有洁癖,进了卫生间,就直接将衣服全部脱了,镜子中的男人,上半身都是细汗,而且从胸膛往上因为太紧张太刺激,而变得通红,燕持懊恼的伸手扯了扯头发,不过……

    那丫头看着经验很丰富啊,以后就这个问题,可以好好和她探讨一番。

    燕持拧开淋浴,简单洗了个澡。

    等他出来之后,叶繁夏已经裹着被子睡着了,燕持有些无奈的扯过一条毛巾,给她擦了擦头发,这女人怎么还是这么不会照顾自己。

    总是活得这么糙。

    而此刻院子中,姜熹已经睡了一觉,她有些不安的扭动着身子,慢悠悠的睁开眼睛,这是……

    “醒了?”燕殊开口。

    车内很黑,姜熹睁开眼睛,“你怎么不叫醒我。”

    “看你睡得这么香,不忍心叫你。”燕殊抬手,直接将姜熹楼在怀里,因为长时间被姜熹枕着,肩膀有些酸痛,他微微拧眉,低头看了看腕表,接着外面昏暗的路灯光,时间已经指向了凌晨两点。

    “我们回屋里睡!”

    “嗯!”姜熹刚刚想要动作,燕殊已经推开了自己一侧门,率先下车,回头看着姜熹,“搂着我的脖子,我抱你下车。”

    “我自己走!”姜熹话音未落,这睡得迷迷糊糊的,一下子想要站起来,脑袋直接撞到了车顶上,疼得她龇牙咧嘴。

    燕殊真是哭笑不得,伸手拉住姜熹的胳膊,就将她整个人抱出了车子,姜熹一只手勾着燕殊的脖子,一只手揉着脑袋,整个人都被砸得瞬间清醒了。

    “疼不疼?”

    “疼——”姜熹撅着嘴巴,就像是一只可爱的猫咪。

    “我回头给你揉揉!”燕殊眼中带着一抹宠溺的笑。

    姜熹将手放下,忽然瞥见手指上那枚戒指,莞尔一笑,今晚发生了的一切,有喜有悲,精彩得有些不真实。

    可是这个戒指却是真的。

    姜熹开始期待着他们的婚后生活了。

    ------题外话------

    我觉得我挖坑埋线的暗示性不强啊……就说临城带走白展庭,我重点突出了一米六身高,沈安安第一次出现,我也说了一下,这个……应该也算是前后呼应吧,捂脸,啊——我忽然觉得这种伏笔,只有我自己知道,哇

    燕小二:你这个叫伏笔?我不得不说我很嫌弃你!

    燕持:别打击她,虽然我也很嫌弃!

    秦浥尘:呵呵……

    沈四少:老战,你说!

    战北捷:你让我说什么,这个最起码还算是伏笔吧——算吧……

    我:……╭(╯^╰)╮

    熹熹:摸摸头!

    叶繁夏:抱抱!

    燕笙歌:别打击她……她玻璃心,可脆弱了!

    我:……统统不许吃肉!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