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23 众人齐聚,虐沈安安

正文 323 众人齐聚,虐沈安安

    ( )活色生香

    当记者冲进那间包厢的时候,都被里面的景象震惊了,这趴在沈小姐身上的男人不是秦二少么!

    这两个人是怎么厮混在一起的!

    他们是八竿子都打不到一起的啊!

    当门被推开,外面刺目的灯光猛地射进来,沈安安和秦圣哲两个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ge

    沈安安伸手推搡着秦圣哲,“禽兽,你快点走开,走开啊——”

    她的心里却在暗想,这次是真的要完蛋了,他们不就是之前自己请来的人么……

    她现在急着要将身上的男人推开,哪里还顾得上去质问门口的四个人。

    她能够明显感觉到这个男人瞬间软了下去,估计也是被吓到了!

    “滚出去!”秦圣哲扭头看向门外!

    而此刻一顿噼里啪啦的闪光灯,照得他们两个人都愣了好半天,秦圣哲直接从沈安安的身上爬起来,他的衣服耷拉在身上,被拉扯得不成样子,他快速将裤子穿好,瞪着门口的几个人!

    “谁给你们的胆子!”

    四个记者拿着相机,他们此刻的大脑都是死机的状态,这两个人为什么会在到一起,到现在他们都想不通。

    而且……

    沈安安昨天还找了他们,给了他们一些钱,让他们去偷拍她和燕殊的照片,怎么一转眼就和秦圣哲搞到了一起。

    难不成他们早就在一起了么!

    秦圣哲是沈安安的备胎?

    几个人抱着相机,往后退。

    秦圣哲直接冲了过去!

    他玩归玩,却还从未被爆出过这样的照片,若是被父亲看见了,不仅仅是数落他,估计会把他直接打死!最近家里又在和秦浥尘谈判,这个时候闹出了丑闻,岂不是添乱,又给了秦浥尘一个攻击他们的理由,他肯定会被骂死!

    况且他也不想自己的这种行为被人曝光,这无疑就是在打秦家的脸啊。

    平素被拍到各种照片,那只能说明他花心风流,可是现在的人是沈安安,沈家日落西山,这沈家若是强行将沈安安塞给他,他们两个人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

    “照片给我!”秦圣哲伸手出去!

    沈安安立刻去穿衣服,她此刻的脑子已经是一片空白了,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她伸手去找衣服裹在身上,所有的衣服都被秦圣哲撕扯得破破烂烂,到最后,连一点遮蔽的衣物都没了,“啊——”沈安安歇斯底里的将衣服扔到一边!

    她爬到一边,秦圣哲的西装外套还在!

    记者不断往后退,他们刚刚拔腿要跑,忽然撞到了一群黑衣大汉身上!

    “啊——”顿时吓得他们魂飞魄散!

    尤其是走在后面的那个男人!

    黑色的面具,上面一朵硕大的罂粟花,在灯光下平添了一丝妖娆邪魅,他的嘴角勾着一抹淡笑,伸手捂住嘴巴,打了个哈气,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睛,显得越发深邃,让人看不透。

    你看不见他的模样,所以你就会觉得他越发神秘,他微微低头摩挲着自己的尾戒,尾戒古旧,上面镌刻着繁复的花纹,镂空设计,在灯光下,折射出了一丝危险的暗光。

    “关爷——”几个记者吓得脸色惨白!

    他们今天是怎么了,一会儿是燕二少,一会儿是关爷。

    他们这些做记者的,得到的消息都很快,前些日子倒是听说了关戮禾回到了京都,不过却一直没有露面,之后沈家出事,有人说关戮禾是怕自己被波及,所以躲起来了,这种说法显然并不可信。

    关戮禾这个人虽然暴虐凶残,不过他掌管关家之后,取缔了许多之前肮脏的地下交易,在私底下算是被明面上的白道之人达成了某种默契,再者说了,关戮禾怕过谁呢。

    秦圣哲刚刚走出房间,就撞见了关戮禾。

    关戮禾伸手摩挲着尾戒,看着他身上被指甲抓伤的痕迹,纵横交错,面色潮红,他的嘴角忽然勾起,露出了一丝邪肆的笑容。

    “关……”

    秦圣哲对他最深刻的印象还是在五年前……

    他被燕殊揍了一顿,彻底沦为京都的笑柄,他自然很不甘心,就找人准备教训燕殊一顿,只是他把一件事情给忘了,当时的关戮禾已经接管了关家,这种事情怎么可能瞒得过他,只是最后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

    “燕殊不是他能碰的人!若不然他不介意让他一辈子不能人道!”

    秦圣哲哪里去过关家,所有人都是配枪的,全部黑衣,关家的装潢也都是纯黑色,看着就让人觉得十分压抑,而且关家想在京都处理一个人,很简单。

    就算父亲知道是关戮禾做的手脚,事后想要算账,也是有心无力。

    毕竟关戮禾这种人,他既然敢做,自然有千百种方法逃脱罪责。

    那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这个男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秦圣哲吓得拔腿就往另一侧跑!

    燕殊等人正好拐了个弯,秦圣哲居然直接撞到了走在前面的秦浥尘身上。

    “二哥……”秦浥尘微微拧眉。

    秦圣哲刚刚经过了剧烈的运动,被撞了一下,双腿一软,往后退了几步,险些跌倒。

    “真巧。”关戮禾开口。

    燕殊伸手搂住姜熹,“你怎么会在这里。”

    “那你呢!”关戮禾轻笑。

    “你要保她?”燕殊伸手将姜熹往后推了推,整个人挡在了所有人的面前,秦圣哲看着燕殊那凌厉的眼睛,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他和那四个记者,此刻夹在两拨人中间,前有狼后有虎,真是进退两难。

    燕笙歌握紧姜熹的手,“嫂子,没事的。”

    姜熹点头。

    她倒是不认为,关戮禾会在这里对他们怎么样,只是他们的对话中,涉及了一个人,那个人是谁!

    “谁说的!”关戮禾微微一笑,他拨弄尾戒的手指不断加快,眼睛从对面的众人身上一一滑过:“燕大少,秦三少,轩陌,楚衍,倒是来了不少人,还有……”

    他的目光落在姜熹身上,“你还记得我么,初次见面好像我都没自我介绍,我叫关戮禾!”

    姜熹抿了抿嘴,不和他说话。

    关戮禾倒也不恼怒,只是勾起嘴角,那抹意味不明的坏笑,总让人觉得心里很不安。

    那硕大的白色罂粟花,就像是一个危险的信号,漂亮却又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那你是想做什么?”

    关戮禾要过来,他是一点风声都没收到。

    “进去再说吧。”

    “二少……”几个记者看向燕殊,急得要哭了,他们今天出门是忘记看黄历了么,今天肯定不宜出门啊,这京都几个人有权有势的太子爷怎么都聚到了一起。

    “燕隋,带他们下去。”燕殊开口。

    几个人立刻如蒙大赦,关戮禾并未多说什么,只是微微勾了勾手指,“秦二少,请进吧,还是需要我请你?”

    “我自己走!”秦圣哲此刻也稍微平复了心情。

    “两个人跟我进来就行,你们留在外面。”关戮禾并未将他手下都带进去。

    算是给了燕殊等人一种暗示,他这次过来,并非是要和他作对的,不然也不会将手下都留在外面。

    关戮禾刚刚走进来,就看见衣衫不整的沈安安,沈安安在里面已经听见了关戮禾的声音,她不敢出去,只能躲在里面,她以为……

    “关……关……”

    关戮禾目光从她身上一扫而过,没有一丝停留。

    秦圣哲走了进去,燕殊等人紧随进去,当他们看见沈安安的模样是,心里都微微有些错愕。

    整个包厢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酒味,还有那种欢爱过后的奢靡味道,沈安安裹着秦圣哲的西装外套,她的身子娇小,倒是遮住了屁股,可是地上散落着被撕碎的衣服,在一个拐角处,还安静的躺着沈安安的内衣……

    这种情况不用想都知道发生了一些什么。

    只是他们两个人是如何混到一起的,这还是真是有点匪夷所思。

    而此刻内心最为复杂的就是秦浥尘了。

    如果说秦圣哲之前就和沈安安有一腿的话,如果沈家还不是今天这般模样,那过些日子的公司周年庆就好玩了。

    沈安安见到一群人鱼贯而入,其中还有燕殊和姜熹,基本上他们那个小圈子的人都到了,这让她脸色惨白,她死死攥着衣服,难不成真的是天要亡她?

    不是天要亡她,是燕殊容不下她了!

    “都坐吧!”燕殊招呼他们坐下,关戮禾一个人坐在另一侧,双方人倒是显得泾渭分明,只是关戮禾一个人,他靠在沙发上,包厢内的灯已经被全部打开。

    沈安安腿上还有一些粘稠的东西粘黏着,露出的大腿到处都是青,看得出来这两个人刚刚进行了多么激烈的运动。

    “怎么办,你先说还是我?”关戮禾笑着开口。

    “关爷——”沈安安忽然直接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这里的地面都是暗灰色的瓷砖,这一下磕下去,听着声音都觉得疼。

    她是爬着到了关戮禾面前,“关爷……”

    她的双手抱住关戮禾的裤子,“关爷,他欺负我,你可得护着我,呜呜……”

    姜熹微微低头,把玩着燕殊的手指,心里却在飞快的整理整个事情。

    沈安安这话说的好像她和关戮禾之间是有什么关系的。

    秦圣哲一听这话,联想到之前沈安安跟了不得了的人,心下开始发慌,难不成那个人是关戮禾……

    怎么可能!

    这两个人怎么会扯到一起!

    还是说沈安安一直以来的男人就是关戮禾。

    他到底都做了什么,强了关戮禾的女人,这不是找死么!

    “关爷,我……”沈安安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落,“我就是欺负我手无缚鸡之力,才这么欺负我,我真的不想活了,呜呜……”

    关戮禾打了个哈气,对于女人的哭喊哀求,他的内心没有多大的情绪波动。

    “我都说了,我是你的人,他还敢这样,他显然是并没有把你放在眼里啊,他肯定是对五年前的事情耿耿于怀,才借机报复您的!”

    “哦?”关戮禾微微一笑。

    而此刻对面的众人,除却已经知情的燕殊,众人都很惊讶。

    虽然知道沈余祐是跟着关戮禾做事的,可是沈安安怎么又和关戮禾扯上了关系。

    加上沈廷煊,这沈家和关戮禾到底形成了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根本不是这样的,我怎么会知道她和您有关系!”秦圣哲立刻否认。

    “好像也有道理。”关戮禾伸手摩挲着下巴。

    “这个男人在说谎!”沈安安咬牙。

    反正燕殊那边是彻底完了,可是关戮禾的大腿不能丢了啊。

    “是么?”关戮禾饶有趣味的一笑,“沈安安,你当我是傻子么!”

    沈安安的手指僵硬,拽着他裤子的手慢慢松开,男人笑容仿佛就在他的耳畔,那种诡异阴冷的笑容,让她的身子发冷,一股寒意从脚底慢慢往上窜,让她整个毛孔都叫嚣起来,她想离开这里!

    她的身体彻底凉透了,眼神惊恐的看着关戮禾。

    “我不是的,关爷,你看我这个样子,难不成是我……”

    “沈安安,你这个女人怎么如此恶毒,居然污蔑我!”秦圣哲咬牙。“我要是知道你和他有关系,我怎么可能对你那个……”

    他扭头看向燕殊:“我明明是看你在勾搭燕殊,你这个女人怎么会如此不知足。”

    姜熹看着沈安安,她的后背僵硬,一动不动,就那么跪在关戮禾面前,而关戮禾似乎很困,一直在打哈气,虽然看不见他所有的神色,可是从他嘴角微微上扬,还是看得出来,他压根没把沈安安放在心上。

    “我……”沈安安咬住嘴唇。

    “你明明就是个见异思迁的女人!你别装得好像是被我怎么了一样,你刚刚不是也很享受么!”

    “秦圣哲,你这个禽兽,我要杀了你!”

    沈安安跳起来就朝着秦圣哲扑过去。

    她的头发凌乱,嘴角都破了,身上都是青的痕迹,哪里还有平时俏皮的模样,秦圣哲被她一吓,直接往后退,沈安安直接扯住了秦圣哲的衣服,沈安安这一巴掌下去,秦圣哲身子趔趄了一下,撞到了一侧的一个装饰物,整个人沿着墙边往下滑。

    而此刻关戮禾身边的一个男人,直接过去,扯住了沈安安的胳膊!

    另一个人走过去检查秦圣哲的鼻息:“昏过去了。”

    “啊——”男人力气很大,没有一丝怜香惜玉,沈安安疼得整张脸都皱在了一起,“嘶——关爷,关爷……”

    “我讨厌别人在我面前喊打喊杀。”

    对面的众人嘴角一抽!

    楚衍坐在轩陌身边,附在他耳边咬耳朵,“这人明明自己就杀人如麻,还说这种话,真是双标。”

    关戮禾耳朵十分灵敏,他抬头看向楚衍,楚衍心里一凛,下意识的抱住了轩陌的胳膊,什么倒是一笑,关戮禾盯着两个人看了许久,眼中滑过一丝黯然。

    “关爷——”沈安安跌坐在地上,“我错了……”

    “你跟了我时间不短,知道我的规矩吧。”关戮禾开口,直接挑明了两人之间的关系。

    关戮禾和她的关系既然没有公开,那只能说明。

    对于他来说……

    沈安安不过是个可有可无的玩物罢了。

    “我知道!”沈安安手腕疼得要死,骨头就像要被捏碎一样。

    “你说秦圣哲知道你和我的关系?请问是谁告诉他的!”

    沈安安身子一凛,惊恐万分的看着关戮禾,“关爷,不是我……”

    “那就是我了!”他的语气带着一丝嘲弄。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给我个理由,我听听看。”这个男人完全就是在戏耍沈安安啊。

    “关爷……”沈安安哪里有理由啊。

    “没有理由?”关戮禾一笑,“沈安安,你平时很听话的,可是最近真的有些,放肆啊……”

    “关爷!”沈安安看向距离自己半米距离的人。

    “我讨厌被人利用。”

    “我绝对不敢利用您啊,关爷!”

    “姜名扬怎么算!”

    姜熹拧眉,姜名扬到京都和她有关系么?

    姜熹刚刚在车上也在思忖着,到底是谁和自己有深仇大恨,要让自己在众人面前丢人,可是思来想去,却没有一个合适的人选,她有想过沈安安,只是她觉得似乎不太可能,沈安安不过是一介女流,能把手伸得那么远么!

    况且将姜名扬送到京都,再送入酒店,这可不是一般人做得到的。

    “那件事情……”沈安安嗫嚅着嘴唇。

    “原来是你啊,你这个女人怎么会如此恶毒,嫂子如何惹着你了,你居然要这么做,真是歹毒!”楚衍开口,“落得这般下场也是活该,我刚刚还同情你来着,我呸,你就是活该,我倒是觉得秦圣哲做得不错!”

    “楚楚!”轩陌揉了揉额头,这脾气真是……

    “我说错了么,你说这个女人何其歹毒,这要不是嫂子应对得及时,今晚之后名声就毁了,她这是安得什么心啊,简直其心可诛!”

    “楚小公子说得没错,确实是其心可诛。”关戮禾扯了扯嘴角。

    “关爷——”沈安安直接过去,抱住关戮禾的腿,“关爷,我错了关爷……你要救救我,关爷……”

    “救你?理由呢!”

    “我跟了您这么久,没有辛劳也有苦劳啊。”

    “难道不是你自愿的。”关戮禾俯身,伸手捏住沈安安的下巴,“沈安安,你现在是想要来和我清算什么么!”

    “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沈安安摇了摇头。

    “苦劳?你从我这里捞了多少好处,难道你不清楚?”

    “关爷我不该这么说的。”

    “我这个人很讨厌别人背着我搞什么小动作,当时我已经警告过你了,你以为我是和你开玩笑的么!你做得那些事情,难道真的以为没人知道!”关戮禾的指甲几乎要嵌入她的皮肉中,沈安安却不敢哭出来。

    因为关戮禾很讨厌人哭。

    “我当时就说过,你背着我做的那些事情,我就当做不知道,只是啊……”关戮禾一笑,“沈安安啊沈安安,你自以为自己很聪明么,真以为我什么怜香惜玉之人?以为我不会动你?”

    “我绝对没有这么想!”

    “你还记得你离开之前我和你说过什么话么!”

    沈安安似乎忽然想到了什么,身子一软,整个人跌坐在地上。

    “我说了别再让我发现你搞什么小动作,不然我就……”他笑得冷然,“剁了你的手!”

    “我错了,真的错了,原谅我这一回吧,关爷……”女人跪在关戮禾面前,哭得神色凄厉。

    关戮禾眼中却滑过了一丝淡淡得厌恶。

    “你现在真的很不讨人喜欢。”

    “关爷——”

    “害得我损兵折将,你很有本事嘛。”关戮禾松开牵住她下巴的手,“你说你是有多心狠,居然直接把你哥哥推了出去,燕殊,你知道为什么沈余祐的代号是‘冰山’么!”

    燕殊轻笑,“你说。”

    “因为冰山浮在上面的部分都很小,最大的……”关戮禾直接一脚将沈安安踹开,这个女人让他厌恶至极,“还在水下!”

    “我知道!”燕殊一笑。“所以那个案子……”

    “从未结束!”

    沈安安看向燕殊!满眼的难以置信。

    “我本来是打算今天结束之后再处理你的,毕竟今天是我的大日子,可是你偏生要来触我的霉头,沈安安,你当真觉得自己做的天衣无缝?”

    燕殊朝着燕隋点了点头。

    燕隋从怀中摸出一摞照片,直接摔在了沈安安面前。

    “这个人熟么!”

    沈安安盯着地上散落的照片,这些都是监控视频的截图画面,而且拍得很不清晰。

    “说真的,这个事情是如何发现的,还得归功于小笙。”

    燕笙歌定睛看着照片,这个不是前些天二哥给她看过的照片么,这个人是沈安安?

    真的看不出来啊!

    “之前查到你的头上,我心里有些诧异,毕竟你的手怎么能伸得这么长,不过若是借着关家的势力,这就完全不成问题了。”

    姜熹看着地上的照片,有几张落在她的脚边,她弯腰捡起来。

    “这个是……”

    在临城医院中,将白展庭带出来的女人!

    ------题外话------

    沈安安关系到之前我挖得一些坑,填坑填坑……

    燕小二:你就是个天坑!

    我:╭(╯^╰)╮

    燕小二:迟早你会被活埋!

    我:我有拿着小本子记下!才不会忘记!

    燕小二:呵呵,是么,你确定没有忘记什么?

    我:(⊙⊙)…我要打死你,活该你吃不到肉!

    燕小二:憋死了,你的读者会被你埋了……

    我:她们是爱我的!

    燕小二:确定是爱你不是爱我?

    我:(╯‵□′)╯︵┻━┻才不会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