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22 沈安安受辱,燕殊出手(二更)

正文 322 沈安安受辱,燕殊出手(二更)

    ( )沈廷煊裹着衣服走出了酒店,对面的丽晶酒店灯火通明。ge

    他怎么就沦落到了这种地步,原本他也应该在那群人中间的啊,被很多大家小姐围在中间才对,居然沦落到给人来弄外景,还是给一个他差点成为情敌的男人。

    沈廷煊无奈的叹了口气,真是此一时彼一时啊。

    “快上车,去活色生香。”

    “急什么!”沈廷煊钻入车中,将衣服扔到一边,这到了下面,又觉得很热。

    “穿着,你感冒了!”战北捷将衣服递给他。

    “不用了!”

    沈廷煊摸出手机,准备刷刷新闻,可是某人的手还横在自己面前。

    “战北捷我说不用了,你听不懂么!”

    “穿上!”

    “我现在不冷,就是被风吹得打了几个喷嚏而已,有什么要紧的,拿开,别挡着我玩手机!唉——”沈廷煊手机刚刚解锁,就被某人直接抢了过去。

    “穿上!”

    “你这人脾气怎么这么倔,你是要把我热死是吧,你没看见我现在很热么!”

    “穿上……”

    战北捷这脾气执拗起来,沈廷煊也是无语,只能拿过衣服,裹在身上,真特的热。

    “喏——”战北捷将手机递过去,“我和父亲说过了,今天晚些回家。”

    “干爹今天回去么!”

    沈廷煊在战家待了两三日,这父子日常的生活画风和他想象得差了许多,战霆看起来十分严肃,其实私底下是个和有趣的人,尤其怼战北捷的时候,昨天晚上因为相亲的时候,还被战霆拿着鞭子抽了他几下。

    若不是今晚有事,估计他还得去相亲。

    倒是真可怜。

    战北捷也是个奇葩,让他出去吃顿饭,就像是逼着他去死一样,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像是去赶赴刑场。

    战霆脾气也很倔,逼着他喊他干爹,自己若是不喊,他自然也不会对自己怎么样,他就是盯着你看,有一天夜里,他起来倒水喝,战霆就坐在客厅,忽然冒了一句:“还是不喊么!”

    真的是差点吓得他魂飞魄散,但是灯光很暗,那感觉,就像是撞鬼了,他可以随时随地出现在任何角落,沈廷煊是真的怕了。

    “不知道,他最近比较忙。”战北捷侧头看着窗外,微微打了个哈气,“要不我们先回去?”

    “你就不怕干爹逼你相亲?”沈廷煊促狭道。

    “算了。”战北捷无奈的揉了揉额角,对着司机说,“路过药店停一下。”

    “我就是打了几个喷嚏,又不是真的……阿秋——”

    “是哦,不是真的感冒!”战北捷无奈的摇了摇头。

    沈廷煊伸手揉了揉鼻子,战家父子对人的关心很直接。

    难道就不能像燕家人那般,春风化雨么,温柔一点,这家人生怕不知道他要对他好一样,搞得他头疼。

    活色生香

    沈安安直接进了包厢,刚刚准备将门关上,一只手从门缝中伸了出来。

    “不好意思,这里是私人包厢,麻烦你……”

    “沈小姐急什么!”秦圣哲力气比沈安安大多了,他直接挤开了门,整个身子直接挤了进去,顺手将门关上。

    “怎么是你!”沈安安见到秦圣哲,眼中划过一抹嘲弄,她对这个男人只有厌恶和嫌弃。

    唐唐秦家二少,不学着做点事,就知道吃喝玩乐,和秦浥尘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我说了,这里是私人包厢,请你出去!”沈安安指着门。

    “你一个人喝酒多无聊啊,我陪你!”秦圣哲不管沈安安的阻拦,直接坐到沙发上,顺手拿过桌上的一瓶人头马,直接打开,倒入酒杯中,“来吧,沈小姐。”

    “滚出去!”沈安安现在心情很不好,她懒得搭理这个男人。

    在她眼里,男人都分为两种,一种是有用的,一种是无用的!

    而秦圣哲这种男人就是无用的那一种。

    “这可不像你啊!”秦圣哲喝了口酒,靠在沙发上,蓝色的西装在灯光下呈现出了一抹别样的光泽,深棕色的眼睛变得深,他仔细打量着沈安安,目光从她的胸前扫到她的屁股上。

    “沈小姐可是出了名的好脾气,难不成以前那些都是你装出来的?”

    这沈安安虽然长得不如燕笙歌那么妩媚,不如叶繁夏惊艳,也不像姜熹那么端庄柔和,不过也算是娇俏可人,个子不高,不过身材还是蛮有料的。

    “你在看什么!”

    沈安安顿时觉得受到了侵犯。

    这个男人打量的眼睛,简直让她心里作呕,她沈安安什么时候被男人这么打量过,加上今天被燕殊羞辱,她现在整个人都在冒火。

    “秦圣哲,你现在就给我滚开!离开这里,不然我对你不客气!”沈安安说得咬牙切齿。

    秦圣哲看着她露出一抹骇人的光,心下倒是诧异,她现在的模样和之前楚楚可怜哀求燕殊的可不一样,简直是判若两人。

    “你准备如何对我不客气啊!”秦圣哲又压了一口酒,那目光**裸的在她身上游离。

    “秦圣哲,你别以为我不敢对你怎么样!”

    “来啊!”秦圣哲喝了一口酒走过去。

    沈安安站在那里,她穿着藕粉色的小礼服,可是浑身却散发着一丝戾气,秦圣哲伸手扯下她别在鬓角的那朵柔粉色的小花,沈安安抬手就要朝着他打过去。

    秦圣哲却直接握住她的手,将她直接推到了墙上,直接捏住她的下巴,对准她的嘴唇就猛地吻下去!

    “唔——”沈安安睁大眼睛,她伸手拍打着面前的男人,可是她不过一米六的个子,平素都是娇生惯养的,哪里来的力气,秦圣哲一米八五左右的大个子,他的整个身子死死按住沈安安,不许她乱动,双腿紧紧压住她不安分的腿。

    沈安安使劲扭动着脖子,试图逃离男人的唇瓣。

    秦圣哲眼中滑过一丝笑意,他直接伸手捏住沈安安的下巴,食指直接扣进他的嘴巴里面。

    沈安安惊骇的睁大眼睛,秦圣哲却强势的用手指将她的嘴巴撑开,沈安安张嘴要咬住他的手指,可是这个男人的手居然顶到了她的那个地方。

    这简直流氓!

    沈安安眸子睁得很大,秦圣哲趁着她愣神的功夫,对准她的嘴唇,将一口烈酒灌入了她的口中。

    这酒水温热,混杂着男人的口水,沈安安剧烈的咳嗽起来,她猛地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一只手撑着墙壁,一只手按着胸口,使劲咳嗽,就像是要把心肝脾肺都吐出来一样。

    “咳咳——呕——”

    “呵呵。”秦圣哲擦了擦嘴唇,这女人嘴唇倒是挺软的。

    沈安安咳嗽了半天,抬头看着秦圣哲!

    “你这个混蛋!”沈安安直接朝着他扑打过去。

    可是他们男女毕竟力量悬殊,沈安安根本弄不过秦圣哲,不稍片刻,整个人就被秦圣哲死死的压在了身下。

    男人炙热的胸口压在她的胸口,秦圣哲恶劣的一笑,“沈小姐,怎么样,还想打我?”

    “秦圣哲,你给我走开,我不是你可以随便玩弄的女人!”

    沈安安话音未落,秦圣哲的手已经在她的大腿处摩挲起来。

    秦圣哲是情场老手,他自然知道,如何挑逗女人,毕竟一直和女人一起玩,秦圣哲技术还是不错的。

    “啊——”沈安安扭动着身子,“秦圣哲,你要干嘛!唔——”

    沈安安睁大眼睛,他居然把手伸进了她的裙子里面!

    秦圣哲忽然一笑:“沈小姐,穿得这么清纯,怎么里面穿得这么少,你不会是专门去勾引燕殊的吧!”

    “你给我滚来,滚——”沈安安扭动着身子,可是并不妨碍男人的进一步动作,“唔——”

    沈安安发出了一丝羞人的叫声。

    秦圣哲此刻将手拿出来,忽然一笑,“沈安安,你特么的是个婊子!”

    “你……”

    “我特么的还以为你是个处女,原来不是啊!”

    “秦圣哲!”

    “还装得衣服贞洁烈女的模样,你被几个男人玩过啊!”秦圣哲玩过的女人很多,有一段时间,他就喜欢雏儿,那都是好多年前了,现在不是了,经验越多的女人,在一起才能更加放得开,想要调教一个女人,实在过于费时。

    “你给我滚!”沈安安歇斯底里的大叫。

    “滚什么滚,我还以为你是个雏儿,我就想着放你走,原来不是啊,还真的这么清纯无辜,你骗谁呢,没听说你和谁在一起过啊,是不是自己受不了然后就找男人……”

    “秦圣哲,你特么的嘴巴给我放干净一点!”

    “呵呵,居然脏话都会说了!”

    “你给我滚开,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沈安安咬牙。

    “你以为你还是沈家大小姐么,沈家已经不是当年的沈家了,换做是以前,我肯定不敢对你怎么样啊,可是今时不同往日了,沈小姐,你还在我面前摆架子呢,得罪了燕殊的下场,你应该很清楚的,燕殊饶不了你!”

    “和你没关系!”沈安安眸子凌厉。

    秦圣哲一把捏住她的下巴,强迫着她看着自己,“你看看这张小脸,真是不错,你就宁愿去跪舔燕殊的裤脚,都不想和我一起么!”

    “你这个人渣,谁会看上!”沈安安咬得嘴唇出血。

    秦圣哲俯身直接吻住她的嘴唇。

    这两个人之间完全不是接吻,而是互相在撕咬,“嘶——”沈安安张嘴咬住他的下嘴唇,恨不得将他的肉咬下来才甘心。

    秦圣哲死死捏住她的下巴,强迫她张开嘴巴,不然这嘴唇就真的要被她咬下来了。

    “我靠——”“啪——”秦圣哲一巴掌甩在她脸上,“沈安安,你特么的别给脸不要脸!”

    “你给燕殊提鞋都不配!”

    秦圣哲这种人脸皮很厚,他根本不在乎别人拿他和任何人比较,只是和燕殊……

    那他的心里就很不爽了,他燕殊是比他多了一条胳膊,还是比他多了一个眼睛,怎么着哦,就比他厉害了!

    “你再说一句?”秦圣哲咬得牙齿都咯吱咯吱作响!

    “你一个秦家二少爷,整天就知道花天酒地,好事没做一件,整天都出没在娱乐版面的头条,就知道和那些小明星花天酒地,你觉得这样你很能快乐,你能找到多少的快感。”沈安安冷哼。

    “就连自己的家业都保不住,我看你和你大哥以后也只有被秦浥尘欺负的份儿,不过这也难怪,人家秦浥尘本来就是秦家的长子,你们两个才是外来的私生子,凭什么和人家争,就算是你们的父亲偏袒你们,最后秦老爷子去世,还不是将所有的财产都交给了秦浥尘,你们三个人一分钱都没有!”

    “沈安安,你当真不怕我把你掐死么!”秦圣哲的大手掐住她的脖子。

    “掐啊,你敢么!”沈安安讥嘲,“不是我瞧不起你,你根本不敢,因为你的心不狠,你们斗不过秦浥尘,更斗不过燕殊!活该一辈子被人踩在脚下!”

    “沈安安——”秦圣哲气得要死,双手掐住她的脖子,沈安安的手一直在够一侧酒瓶,而此刻秦圣哲过于激动,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砰——”“啊——”

    随着酒瓶碎裂的声音,还伴随着一声惨叫,秦圣哲伸手捂住肩膀,沈安安本来想打他的头的,可是她刚刚挣扎得太厉害,现在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

    破裂的玻璃碎片,有一些嵌入了秦圣哲的肩膀里面,疼得他龇牙咧嘴!

    他上次被人打还是五年前被燕殊揍的那一次,他也是娇生惯养的,哪里受过这份罪。

    沈安安趁机推开骑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光着脚,衣衫不整的就要往外面跑!

    这边的隔音效果太好,就算是她喊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人知道的,她必须出去求救!这个男人已经疯了,她要是留在这里,一定会被这个折磨死!

    而此刻秦圣哲已经抬脚追了过去!

    “啊——”沈安安的手已经按住了门把手,可是她的头发忽然被秦圣哲一把揪住,“砰——”她的头被他直接按在了门上。

    巨大的撞击,发出了清脆骇人的声响。

    “唔——”沈安安疼得眼冒金星,她整个人身子一软,下个瞬间,整个人已经被秦圣哲施施压在了门上!

    “嗯?沈安安,你很能嘛!”

    “人渣,放开我,放开——”

    “我就不放,你特么的把我弄成这样就要走么!”秦圣哲双腿压着沈安安,伸手就去拉着她的裙子!

    沈安安惊恐的睁大眼睛!

    “秦圣哲,你敢这么对我,我绝对不会放过你,就算是我们家也不会,我会报警告你强奸!”

    “你去呗,堂堂沈家大小姐,被人强奸了,这种事情传出去,你说是你丢人还是我,况且……”秦圣哲用力一扯,随着一声清脆的布料撕扯声,秦圣哲整个人贴住沈安安的身体。

    “你沈安安还要嫁人啊!我是无所谓的!呵呵——”秦圣哲打量着沈安安的内裤!

    “这东西我以为只有小姐才会穿,原来你也有啊……怎么着,准备今晚就爬上燕殊的床?可惜啊,我看你就是脱光了站在人家面前,人家也未必会看你一样!”

    “秦圣哲!”沈安安下面一片冰凉,身体贴在门上,她的整个身体都像是忽然堕入了冰窖。

    “我的技术很好的,今晚我就陪你好好玩玩!”

    秦圣哲说着直接伸手从后背将她后面的衣服撕扯开!

    “不要——”沈安安大惊失色!

    “秦圣哲,你知道我是谁的人么,我会杀了你的!”

    “杀了我?”秦圣哲轻笑,“你是谁的人啊,来,说给我听听!”秦圣哲双手已经在她身上乱摸。

    “他若是知道你玩了他的女人,会把你碎尸万段的!”

    “呦呵,我们京都还有这号人物啊!”

    “秦圣哲,你最好是放开我!”

    “如果这个人真的这么厉害,你特么的会去舔燕殊的裤腿么,还真是个bth!”秦圣哲直接扯住沈安安的头发,将她按在地上,伸手扯掉她身上唯一的两件遮蔽物!

    活色生香门口

    燕殊搂着姜熹往里面走,楚衍凑在姜熹身边,“嫂子,我早点订好房间了,待会儿可要好好庆祝一下,对了,小笙姐,你今天获奖了,可别忘了请客!”

    “今天二哥求婚,我们帮了他这么多,怎么说也是他请客啊!”

    “行啊,走吧!”燕殊刚刚踏进去,燕隋就迎面走来,神情严肃,“二少,准备好了!”

    “之前的那群记者呢!”

    “都在呢!”

    “这种场面如果没有他们见证,岂不是亏大了!”

    “你到底在做什么啊!”姜熹看着燕殊,从酒店开始就在卖关子,到现在也不肯多说一句。

    “过去看看就知道了!”燕殊搂着姜熹的肩膀往里面走。

    今天许多人都看了直播,他们一行人刚刚出现,就有人开始大声叫喊着恭喜,燕殊今天高兴,“今天酒水都免费!”

    楚衍睁大眼睛,我去,不是你家开的你当然不心疼!

    免费!

    就燕殊这种尿性,估计明天就不认账了,这个亏空还得他自己消化!

    姜熹伸手拍了拍楚衍的肩膀,“回头我……”

    “嫂子,就当做是庆祝你们订婚,多大点事啊,免费就免费呗!”可是楚衍的心里在滴血啊,这个混蛋啊。

    真是站着说话都不腰疼。

    楚衍直接跳上了中间的舞台上,炫目的灯光和音效全部关闭,楚衍拍了拍话筒,“为了庆祝我们的燕二少求婚成功,今晚的酒水全部免费,大家不醉不归!”

    周围响起了一阵起哄的喧闹声。

    而此刻从楼上忽然传来一阵女人的尖叫声!

    众人纷纷抬头看过去,上面一般都是私人包厢,活色生香是京都这几个太子爷罩的地方,极少发生什么事情,也不敢有人来惹事,楚衍和轩陌关系很好,而混道上的也都知道,这轩陌和关戮禾从小一起长大,那些小混混流氓也不敢来这边惹事,今晚这是怎么了……

    那四个记者被燕隋抓到之后,心里也很忐忑,生怕这燕隋对他们做什么,可是燕隋就把他们关着,还直接拖到了活色生香,他们还想着,这不会是想将他们在这里给解决了吧,毕竟这里是他们的地盘啊。

    他只是问了句话,就淡淡的说了一句。

    “既然你们也知道,你们今天这事儿若是由二少处理,估计今晚你们就得滚出京都,大家都是出来混口饭吃的,我也不想问难你们。”

    “既然有人雇你们拍二少,我们二少也不是那种不讲情面的人,只要你们帮他拍一个人,简单地说是一组照片,这事儿就算是结了。”

    “这个简单,您说就好!”

    燕隋给了他们门牌号,还给了一把钥匙。

    “这……”四个人不解。

    “你们只需要明天将你们所有的照片都登出来就可以了!”

    “所有的,二少的照片我们可以还给他!”

    “他的照片打上马赛克一起登出来,听清楚了么!”

    “那明天的标题该怎么写!”他们紧张啊,这一步错步步错啊!

    他们就不该贪心,拿了沈安安的钱来偷拍,现在好了吧,自己都掉进了坑里。

    “等到你们拍到所有的照片,自然知道该怎么写!”

    当他们拿着钥匙颤颤巍巍将门打开的瞬间,都忘了按下快门了!

    这是何等的景象!

    对比之前的照片,那简直是……

    ------题外话------

    你们都让我虐沈渣渣,所以我来虐渣啦,咳咳……

    求完婚之后就是领证结婚了,咳咳……

    你们要知道我是个小清新,本文一向秉持着清水,清水再清水的原则!(奸笑)

    推文:香菜牛肉饺子《天价前妻:宠婚无度》

    【忠犬伪渣男前夫x傲娇伪心狠前妻一个披着虐文外表其实宠上天的故事】

    结婚不到七年,七个月都没有,痒了。

    他冷漠又无情,他无情又无义,人渣。

    没有拖泥带水,没有依依不舍,离吧。

    离婚协议他拟,离婚日期他定,可……

    前夫,离婚协议你还没签就失踪了,人呢?

    【小剧场】

    重新得手的容褚迫不及待拉着阮惜乐去复婚,阮惜乐拒绝。

    容褚脸色一沉:你不爱我了?

    阮惜乐笑眯眯的拿出那纸离婚协议:要不然你先签了?

    容褚立即撕碎协议,既然就没离过,

    何必多此一举?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