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21 求婚,说不够的我爱你

正文 321 求婚,说不够的我爱你

    ( )丽晶酒店

    姜熹双手攥着手机,手机屏幕上的男人,看起来有些紧张,他的手指不停的摩擦着,不断地伸手拉扯着领带,下意识的伸手揉了揉喉咙,他的目光有些时候会往屏幕后面移动,估摸着轩陌就站在那后面。

    轩陌冲着燕殊竖了个大拇指,燕殊深吸一口气,他这辈子还从没做过这种事情,若说不紧张那才是假的。

    “熹熹,你在吧!”

    “在!”姜熹还没开口,几个激动的女生已经大声尖叫起来。

    姜熹伸手揉了揉眉心,这人在搞什么。

    “熹熹,我们第一次见面那年,我13岁,而你只有10岁,我当时并不知道什么叫做喜欢,也不懂什么叫**,我当时觉得这女孩脾气很古怪,而且吃东西的模样很不淑女,那样子就像是好几年没吃东西一样,你那个时候真的说不上是漂亮,只是睁着眼睛看着,带着一丝惊恐。”

    燕殊兀自一笑,“我啊,从来没想过,一个女孩子的吃相居然可以如此难看……”

    燕殊穿着简单的白色衬衣,领口解开了两颗扣子,露出了性感的锁骨,眸子深邃迷人,他微微一笑,笑容中透着一抹云淡风轻,他的头发粗短,显得精干利落,嘴角微扬,带着丝丝性感魅惑!

    或许是灯光过于柔和,他周身的戾气被消磨得干干净净,燕殊的模样本就长得十分精致,只是周身戾气太重,人们不敢直接打量他,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

    这个男人真的长了一张惊为天人的皮相,若是不说话,端着一副禁欲高冷的模样,真真是惊尘绝艳,不忍亵渎。他的手指微微摩挲着下巴,纤长的手指长得很好看,虽然因为常年握枪,他的手指有许多茧子,可是并不影响他手指的美感。

    修长润华的手指轻轻拨弄了一下衣服,“当时只觉得你很特别,当时你剪了一头短发,一个人呆呆的站在那里,我就很想跑过去,拉着你的手跑出那个地方,你曾经问我,你剪了短发好不好看,其实我骗了你!”

    “真的好难看!”

    姜熹咬了咬嘴唇,握着手机的双手微微颤抖。

    “你还是长发好看。”燕殊微微努努嘴,“这世上有许多人匆匆而来,他们或许会在你的生命中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可是他们都只是过客而已,曾经的我也觉得你是我的生命中的过客,可是哪有过客,总是三不五时出现在你的梦里,出现在你的面前。”

    “甚至开始左右你的情绪呢!”

    “我这个人很讨厌被人左右的感觉,从小我就肆意妄为,我讨厌被任何条条框框的东西束缚着,曾经叛逆的时候,甚至厌恶别人对我各种行为的横加干涉,我这个人啊……”燕殊勾着嘴角,“京都的人都知道,我是个坏人!”

    “或许你不知道,在我们正是碰面之前,我曾经不止一次的到过临城,我就这么看着你,尤其是我去参军的前几天,我就你们家门口等了好久,我看见了你的堂姐穿得十分漂亮,在众人的簇拥下走出来,也看见你一个人孤零零的落在后面。”

    “我当时在想,为什么你总是一个人,我的女孩,你就不孤单么……”

    姜熹死死咬着嘴唇,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孤单?

    那不是她一直在经历的么!

    “后来我明白了,因为你在等我,没关系,以后的日子都有我陪着你,不会再让你一个人。”

    “有些时候我甚至觉得是变态,我想要接近你,甚至有一次,我鼓足勇气借着问路的理由去找你搭讪,熹熹,你记得你和我说了什么么!”

    燕殊忽然一笑。

    那一瞬间的记忆在姜熹脑海中闪现。

    她微微张嘴。

    “大叔,你搭讪的方式好土!”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开口。

    “我当时就在想,我在部队是把自己折腾成了什么样子,你居然喊我大叔?”燕殊扑哧一笑。

    “熹熹,我啊,真的很讨厌被束缚,可是当你真的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你就自然而然的愿意接受这份束缚,这个……”燕殊从口袋中摸出一个湛蓝色小方盒,对着镜头打开。

    不是什么顶好的戒指,就是一枚很普通的戒指,上面几乎看不见图案坠饰,在灯光下泛着金属特有的光泽,“这是我前些天,自己去做的,好像不是很精致,等结婚了,我再送你一个大的钻戒,这个你就先将就带一下。”

    “有一句话,我一直都想对你说,我想对你说一千遍一万遍,我想这世上所有的人都知道,姜熹……”燕殊直起身子,镜头晃动了一下,对准他的脸。

    “我爱你!”

    所有的镜头都在重复着这句话。

    “熹熹,你听见了么!”

    姜熹死死咬住嘴唇,她的眼中噙着一抹泪光。

    “如果你没听见,我再说一遍,我爱你,真的爱你,所以我们结婚吧!只要你愿意,我愿意给你终生的承诺,这辈子,我会爱你疼你,保护你,不会让你受一分委屈,嗯?熹熹,你听见了么……”

    “姜熹,燕殊说他爱你!”忽然一个人喊了一句。

    “熹熹,我爱你!”燕殊又说了一句,所有的手机用户,他们所有人的手机都在重复着这句话。

    “请在她身边的告诉她,我……”

    叶繁夏从身侧搂住姜熹的肩膀,“熹熹,燕殊说他爱你。”

    “嗯!”

    而此刻本来晦暗的舞台,忽然亮起了一抹灯光,燕殊穿着被色衬衫,黑色长裤,借着灯光从舞台后方走出来,他就像是天生的王者,浑身散发着一抹特有的狂妄倨傲,白色的灯光让他平添了一丝禁欲冷峻,他的手中仍旧死死攥着那个盒子,他的嘴角噙着一抹清浅的笑意,他缓步朝着姜熹走过去。

    “熹熹,快过去,燕殊在等你!”宋一唯推着姜熹到了台上。

    姜熹手里还攥着手机,她显得有些紧张,看着燕殊朝自己走过来,她下意识的想要往后退,她踩着高跟,她此刻紧张得要死。

    下面的人开始起哄。

    “求婚——求婚——”

    姜熹身子趔趄了一下。

    她现在整个心尖都在战栗,她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什么,她现在整个人都处于高度紧张状态,周围的起哄声她就像是完全听不见,满心满眼都是此刻朝着自己走过来的男人。

    燕殊长胳膊长腿,不用两步就走到了姜熹面前,伸手握住她的手。

    冰凉一片。

    “还握着手机做什么,难道真人没有手机好看么!”燕殊从她手中夺过手机。

    “不是。”

    “那你干嘛不看着我,现在紧张的人是我,你在怕什么。”

    姜熹哪里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她就是紧张啊,纯粹的紧张。

    燕殊忽然单膝跪地,在姜熹面前打开了那个湛蓝色的方盒,“熹熹……我和你说的话,你听见了么!”

    姜熹站在燕殊面前,一只手还被他握着,她能够感觉到这个男人很紧张,周围陡然间变得十分安静,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们两个人身上,姜熹几乎可以听见急促的心跳声,心脏跳动得越发厉害,就好像已经提到了嗓子眼,马上就要蹦出来了。

    “我……”

    “我再说一遍,姜熹,我爱你,我想娶你,保护你一辈子,你愿意给我这个机会么!”

    姜熹看着眼前的男人,一米九的个子,此刻单膝跪在自己面前,她眼睛湿润,顷刻间就溢满了泪水。

    “好!”

    燕殊颤颤巍巍的从方盒中摸出那枚戒指,他的手指在颤抖,他小心翼翼的执起姜熹的手,将戒指戴在她的手指上,“熹熹,戒指内侧有我的名字,从此时此刻开始,你就是被我圈住的女人了,嗯?知道了么!你不再是一个人了,以后有我,我的家人也是你的家人,他们也会和我一样疼你爱你……”

    “嗯!”戒指微凉,可是男人手滚烫,甚至是炽热的。

    “熹熹……”燕殊微微抬头,姜熹忽然蹲下身子,就半弓着身子,在他额头印下了一个滚烫颤抖炙热的吻。

    她微微闭着眼睛,睫毛忽闪忽闪的,一滴眼泪从她眼角滚落。

    “燕殊,我也爱你。”

    她的声音极小,小得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够听见。

    而此刻外面忽然传来震天响的烟花声。

    耀眼的烟花在天空绽放的那一瞬间,整个天空都仿佛被照亮了,丽晶酒店有硕大的落地玻璃,而此刻整个昏暗的酒店一瞬间被点燃,灯火通明,燕殊起身直接将姜熹搂在怀里。

    “有些仓促了。”

    “没事!”姜熹摇了摇头,将头埋在燕殊的胸口。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求婚仪式,订婚仪式,甚至是结婚仪式,固然都想要最盛大最顶级的设置,可是她们嫁的不是一场婚礼,不是一场仪式,她们要的不过是男人的一颗真心,有的人说,这些形式化的东西不要也罢。

    可是就是一个形式都不愿意给予,这真的就是爱么。

    姜熹的父母,姜卫民并没有给林夕颜一个盛大的婚礼,求婚也很简单,结婚当天,就是两个人吃了顿比较丰盛的晚餐,对于女人来说,形式大小或许并不是最重要的,最主要的是她嫁给谁。

    她可以跟着你吃苦受罪,可是你不能让她吃苦的时候,还让她哭啊。

    “我不知道你想要什么,你也没有和我说过,就算是住到我家,也是我死皮赖脸求来的,这让我觉得,其实很多时候,你都是在被动的接受,我不知道你心里真实的想法是什么,所以我很害怕。”

    “燕殊!”姜熹抬头看着他,烟花将她的脸映得五光十色,各种流光从她脸上一闪而过,她的眼中有五光十色,烟火一闪而过,迷得人眼花,姜熹那双灵动的猫眼被晕染上了不同的色彩,黄色、红色、色……

    流光华彩从她眼中一闪而过,而他始终在她眼里。

    千帆过尽处,你依然在我心上。

    “不会有人能强迫我做任何我不喜欢的事情,所以不是被动的接受,我只是不会主动。”

    姜熹很清楚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她不是主动的人,却不会让自己吃亏,所以为什么黎锦荣喜欢了她这么多年,他们最终还是错过了。

    因为黎锦荣只知道付出,却从来只站在她的身后,他希望姜熹有一天能够开口打破僵局,可是哪有这么容易,她是个内心极为封闭的人,况且,她也不爱他,不心动有哪里来的悸动,不悸动,又哪里来的爱情。

    也只有燕殊这般死皮赖脸之人,才能让她卸下心防。

    临城黎家

    黎悠梦今天调休,正在家里看电视,因为很多电视台都在转播这场大秀,所以她也就在跟着直播看,估计这两年的流行趋势都在这里面,只是当她看见燕殊的脸时,还是愣住了……

    直播求婚?

    我的天啊,这个男人也太……

    黎悠梦是十分兴奋的将整个直播看完的,直到播放到了烟火,直播才结束,黎悠梦伸手揉了揉酸软的肩膀,起身准备去接杯水,不曾想黎锦荣就站在她的身后,吓得她差点将手中的水杯扔出去。

    “哥——”

    “嗯!”黎锦荣这几天在赶一个项目,他的黑眼圈很重,穿着一身黑色的居家服,本就冷峻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死死盯着电视,扣着咖啡杯的手,指节发白,就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哥,过些日子熹熹要回来办手续,我妈手请她回来吃顿饭。”

    “嗯!”黎锦荣说着就往楼上走。

    其实他心里比谁都清楚,她要结婚了。

    可是他哪里放得下。

    他爱了这么多年的女人,最后只能是别人的新娘。

    “哥——”黎悠梦叫住他,“哥,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你不能抱着回忆过日子啊。”

    “我和她有回忆么!”黎锦荣语气很清淡,他说得云淡风轻,可是黎悠梦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他绷得笔直的后背,似乎在极力隐忍着什么。

    爱情不是天道酬勤,你努力了就能有所收获。

    黎锦荣抿嘴一笑,“你早点休息!”说着就往楼上走。

    京都

    沈安安的车子停在一个十字路口,因为街心巨大的led显示屏正在直播燕殊的求婚过程,前方的一些车子甚至不走了,都紧紧盯着屏幕。

    沈安安的车子被堵在中间。

    她亲眼看着这个男人一口一声叙说着对她的情深不悔,看着这个男人拿出手工打磨的戒指,戴在她的手上,看着他们亲吻,拥抱……

    还有着漫天的烟火,无一不在叙述着这个男人对她的深情,而这一切却像是对她的一种嘲弄!

    “啊——”沈安安伸手拍打着方向盘,发出了刺耳的鸣笛声。

    她不甘心,姜熹凭什么就这么好命。

    她沈安安筹谋了这么多年,就是为了得到这个男人,她哪里比她差,就是比她认识的时间更晚一点么!凭什么!

    那个女人有什么好的,模样还是家世,凭什么得到所有人艳羡的目光。

    沈安安的车子直接别到了一侧的车道,疾驰而走。

    秦圣哲微微诧异,这女人倒是有些脾气,好玩!

    他和沈安安并未打过交道,只是前些年父亲生日沈广平曾经带着沈安安到过家里,倒是见过一次,当时父亲是想要撮合他和沈安安的。

    当时的沈家可不是现在这样,又只有一个女儿,自然不会愿意将她嫁给自己,自己又是花名在外,秦家百分之九十都掌握在秦浥尘手上,沈家根本看不上自己,不过沈安安他倒是印象深刻。

    因为她和一般的那些大家闺秀还不一样,十分的活泼开朗,不像她平时见到的那些女人,要不就是扭捏造作,要不就是矫情味道十足,看着就觉得倒胃口。

    她很会讨长辈欢心,所以父亲对她的也很喜欢,之前还一直和他说,让他收收心,多和沈安安接触一下,不过沈安安基本常年在国外,他就是想接触也没机会,而且这女人也不是他的菜,有什么好接触的。

    现在他对沈安安倒是充满了好奇,她今天的所作所为,可不是一个乖乖女做得出来的,况且她今天的模样很奇怪。

    之前在酒店,盯着姜熹的样子,就像是要一口把她吃了。

    她的车子停在了活色生香门口。

    秦圣哲微微挑眉,这女人居然也会来这种地方,他还以为这种乖乖女,是肯定不会来酒吧的。

    秦圣哲立刻停好车子,尾随着她跟了进去。

    燕隋立刻给燕殊发了条消息。

    燕殊一只手搂着姜熹,一只手缓慢的滑动手机。

    还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居然直接送上门了,那就别怪他了。

    “熹熹,我带你去看戏。”

    “不早了。”

    “不急,反正今天开心!”

    而此刻另一个酒店的天台。

    “啊切——”沈廷煊伸手揉了揉鼻子,他的身上裹着一件薄毛衣,眯着眼睛半蹲在地上,双手抱在肚子,整个人蜷缩在一起,乌黑的头发被风吹得凌乱不堪。

    “我去,战北捷,你还没好啊!”

    “买了这么多烟火,不放完留着过年啊,你们动作快点!”战北捷只穿了一件短袖,站在那里指挥着他们赶紧点燃烟花。

    “你拉着我出来,就是个为了给燕殊放烟花!”

    “他怕你去捣乱!让我看着你!”战北捷抬头看着天空,烟花将整个天空映衬得如同白昼一般耀眼。

    “我就知道,那家伙还在防着我!”沈廷煊又忍不住打了个喷嚏,“你妹的,自己搂着姜熹逍遥快活,将我们两个人扔在这里给他放烟花,正常人还真干不出这事儿!”

    “我让你多穿点,你不听!”

    这酒店三十几层,一上来就觉得凉风阵阵,天台这里又没有遮蔽物,肯定风大,弄不好就得感冒。

    “我就是傻了才跟着你过来!”沈廷煊伸手揉了揉鼻子。

    “你要不要来玩两把!”战北捷手中握着烟花,那银色的烟火将他脸衬得发亮,沈廷煊往后面挪了挪,“你三岁么,还喜欢这种东西,战长官,您已经三十多了!”

    “这个东西难不成还分年纪么!”战北捷挥舞着手中的烟火。

    沈廷煊默默在心里吐槽。

    “幼稚!阿秋——”沈廷煊又打了个喷嚏。

    战北捷扔到烟火走过去,“你这小体格,怎么风一吹就感冒了!”

    “我靠,这是普通的风么,这简直妖风!”沈廷煊站起身子,他佝偻着背,整个人缩在一起,“行了,差不多了,赶紧回去,冻死我了!”

    “外套!”战北捷从一侧拿起自己的衣服,“我的衣服就在手边,你怎么不穿上!”

    “嫌弃!”

    “你……”

    “一股汗臭味!”

    “那是男人味!”

    “臭男人的味道!”

    “哎呦呵,怎么着,你身上是有多香,给我闻闻……”战北捷本就不是什么要脸的人,愣是一个劲儿的往沈廷煊身上凑。

    “战北捷,你给我滚远点儿,你这个要脸的,离我远点儿!”

    “给我闻闻呗!”

    战北捷直接从后面搂住沈廷煊的脖子,他比沈廷煊高出一些,身材又健硕,沈廷煊这些天被他烦得要死,根本懒得搭理他。

    “你真是越来越不要脸了!”

    “呵呵……”战北捷笑着将衣服披在他身上,“走吧,我们回去!”

    “走那边!”沈廷煊指了指另一边。

    “去那边干嘛!”

    “战北捷,你猪脑子么,三十几层,你让我老子跟你走下去么,坐电梯!”

    “哎,你说你怎么比女人还娇气!”

    “呵呵,说得好像你有过女人一样!”

    战北捷哑然,这特么的就是歧视,难道现在单身有罪了!

    ------题外话------

    求婚这个桥段我想了很久,我不知道该怎么写,我查了好多各种类型的求婚,可愁死我了……终于给写好了!

    不容易啊,撒花撒花……下面就要虐渣女了!吼吼……

    沈四少:人家都一对一对的,你让我去天台放烟火,你到底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我:呃……这不是为了大局考虑么!

    沈四少:我呸,你把我喜欢的人许给别人就算了,还让我在天天吹冷风,你真是亲妈!

    我:为你我受冷风吹,寂寞时候流眼泪……

    沈四少:(╯‵□′)╯︵┻━┻

    战北捷:我不是陪你了么!

    沈四少:我不要陪大龄儿童放烟花!

    战北捷:……(蹲在角落默默画圈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