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20 宴会(3)燕家兄弟唱双簧(二更)

正文 320 宴会(3)燕家兄弟唱双簧(二更)

    ( )丽晶酒店

    秦圣哲俯身看了看地上的女人,对于女人,他向来是怜香惜玉的,他伸出去,“沈小姐,起来吧!”

    沈安安抬头,将他的手拍开!

    眼中滑过一丝不屑。

    秦圣哲轻笑,她的这种眼神他熟悉得很,这个女人,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沈家都垮台了,还在自己面前横。

    沈安安双手撑起身子,从地上爬起来,追着燕殊就往外面走。

    白露此刻从后面走出来,这些权贵豪绅家的事情,他们这些人是无法掺和的,她可不敢上去说话。

    “圣哲……”白露伸手挽住他的胳膊,“要不我不参加这个了。”

    “松开我!”秦圣哲看了一眼这个女人,算算看,玩得也不差不多了。

    白露咬了咬嘴唇,怯怯的松开手。

    秦圣哲抬脚往外面走,他可不知道外面有一出大戏正在等着自己呢。

    燕殊脚步匆忙,“现在情况怎么样?”

    “姜小姐正和他对峙着!”

    “怎么就把人放进来了,这家酒店的保安是怎么回事!”燕殊咬牙。

    “可能也没想过这种突发情况吧!”

    燕殊忽然看了一眼燕隋,“我让你找人,人居然出现在这里?”

    “二少,是属下的失责!”燕隋垂着脑袋。

    “这事儿回去再说!先把眼前的事情解决了!”

    “对了,我们刚刚抓到几个偷拍的人,他们拍到了您和沈安安的一些照片……”

    “扣着!”

    “照片呢,要不要先删了!”

    “不用!”燕殊眉目冷冽森然。

    既然有人蠢蠢欲动,不安分,这手居然都伸到了自己这里,那他真不介意,把她的整个手臂给剁掉!

    而此刻的姜名扬直接朝着姜熹扑过去,他们之间的距离太近了,秦浥尘他们隔得有些远,根本够不到,而保安此刻根本拦不住姜名扬,这个男人就像是疯了一般,直接朝着姜熹冲撞过去!

    楚楚和轩陌是准备直接来秀的,没想到居然撞到了这一幕!

    “我靠,那谁啊,嫂子,你躲开啊!”

    楚楚声音很大,姜熹充耳不闻。

    就在姜名扬要撞过来的时候,她的手提起裙子,因为裙子很长,后面还有曳地的裙摆,实在有些不方便。

    而此刻只听见“咔嚓——”一声。

    姜熹居然将裙子从大腿处直接撕扯了下来,长长的裙摆瞬间变成了一块无用的破布,这种布料光滑没有弹性,不过也禁不住一点撕扯,姜熹稍微用力,就被她直接扯破!

    而此刻姜名扬一脚踩在那破损的裙摆上,身子晃了一下,朝着姜熹就扑过去!

    “熹熹——”燕殊从后面追上来,他直接跑过去,可是姜熹已经直接抬脚,一脚朝着姜名扬踹过去!

    她可是穿着高跟的,姜名扬本身冲撞的力度就很大,姜熹这猛地一踹,直接踹到他的胸口肋骨处,姜名扬整个身子经由巨大的惯性往后栽倒,胸口传来一阵阵的痛感。

    “唔——”他捂住胸口,疼得要死!

    楚楚就在门口处,小跑过去,朝着姜名扬就踹了两脚,疼得姜名扬捂住肚子。

    “哪里来的恶徒,你想做什么,你们这些是死人么,看到这种人,怎么放进来的!”

    楚衍这人吧,若说真材实料,倒是真心没多少,不过这吆五喝六,端起架子,训斥人的本事倒是手到擒来。

    “楚少……”保安也很为难啊。

    “熹熹。”燕殊跑到姜熹身边,眼神充斥着煞气。

    “衣服都乱了,你跑什么,我不是没事么!”姜熹居然还有闲情逸致给燕殊整理衣服。

    “你……”姜名扬从蹲坐在地上,“姜熹,想杀人灭口么!”

    “我相信大家都看得出来,我这是正当防卫!”

    “呵——好一个正当防卫,姜熹,你做了那么多亏心事,我告诉你,总有一天你会遭到报应的!”

    “哎呦呵,你这是哪里冒出来的,敢在这里叫嚣,你胆子很肥嘛!”楚衍气得双手掐腰,“别瞪着我,我告诉你,欺负我嫂子,就等于欺负我,唉——阿陌,你别拉着我啊……”

    轩陌压低声音,这个二货,“你难道没看出来这是姜熹的家事么!别插手,有燕殊在,事情会处理得很稳妥!”

    “家事!这人看着都不正常,保不齐会做出什么癫狂的事情!”

    “有燕殊在,姜熹也吃不了亏!你就别捣乱了!”

    “我哪里捣乱了,我是为民除害!”

    “你丫少说点话,我就阿弥陀佛了!”轩陌扯着楚衍顶着众人的目光走到宋一唯身边,“燕伯母!”

    “阿陌啊,楚楚,也不来我家串门,好久不见了。”

    “伯母好!”楚衍在长辈面前倒是很乖巧听话。

    宋一唯的目光落在两个人紧扣的手上,轩陌很自然的松开,还顺带拍了楚衍一下。

    “你打我干嘛!”

    “别说话!”

    “我……”楚衍很委屈!

    他没说话啊。

    轩陌冲着宋一唯一笑,宋一唯伸手整理肩上的披肩,并不说什么,只是嘴角忽然勾起一一丝淡笑,反正燕殊来了,这事儿也就不用操心了,倒是轩陌被她那一眼看得心里有些毛毛的。

    这燕伯母年轻时候在京都也是风云人物啊,轩陌尴尬的咳嗽了两声。

    “妈,喝点水!”燕笙歌给宋一唯递了杯温水,“需不需要休息一下。”

    “不用,看看吧。”宋一唯盯着姜熹的背影,目光落在地上的裙摆上,这丫头火起来,脾气倒是不小,和她年轻时候倒是有几分相似,只是自己现在老了,和年轻人真的没法比。

    “姜熹,我告诉你,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呵呵,我不知道我会不会不得好死,但是我知道你的下场必然很凄惨!”姜熹咬牙。

    “你忘恩负义,设计陷害我的父母,姐姐,怎么有你这么恶毒的女人,他们可都是抚养你的人,你对待自己的亲人都能做到如此心狠手辣,你这个女人还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出来的么!”

    “如果说那也算是亲人的话!”

    “就算是我们家有什么地方苛责于你,你也不用将我们一家人赶尽杀绝吧,姜熹,你真的太狠了,太狠!”

    “好啊,我们来算算谁狠!”姜熹轻笑,“就说进入你们家开始吧,强占我父亲的公司,霸占我的家产,甚至夺走了我们的房子,别说的那么冠冕堂皇,你们抚养我,不过是因为我还有利用价值罢了,你们打得什么算盘,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如果不是我们抚养你,你以为你能活到现在么!”

    “用我父母的钱养我,不对就是给我个地方睡,给我几口饭,这就算是抚养?你们过得挥金如土的日子,何曾想过我,还有你姜名扬!”姜熹指着姜名扬。

    那疾言厉色的模样,吓得姜名扬身子一抖!

    “你以为你有多么干净么,你们家所有人的手染满了血,就是你,小小年纪,还不是害死了一条鲜活的生命!”

    姜名扬就像是一个机器,忽然被触碰到了开关,他整个人瞬间跳起来!

    “胡说!”

    “你有什么资格口口声声指责我,我是恨你们,可是我也没有那种能力让你们去杀人,没有资格让警察把他们抓进监狱,我姜熹若是真有这个本事,我告诉你,我就不会在你们家受了这么多年窝囊气!”

    姜熹说话铿锵有力,而又语句清晰,她的话,几乎能够让人梳理出一个大概的脉络,大家族这种事很常见,父母早亡,被人抢占家产,这种事很多。

    而且姜熹眼神坚毅,没有一丝惧意,若是真的做了亏心事,也不敢这么站出来!

    “姜熹,我杀了你,杀了你……”

    “简直放肆!”燕殊大呵一声,不仅仅是姜名扬被吓得腿软,就是周围许多人都被这忽然的大吼,吓得浑身一激灵。

    “你以为这里是哪里,口出狂言,你过来试试看!”

    燕殊的眸子就像是猎豹一般凌厉,这个男人光是站在那里,就给人一种强大的压迫感,他的手攥成拳,咯吱作响,他恨不得上去将他揍一顿,简直让他倒胃口。

    之前怎么就没有把他直接给打死!

    “你……”姜名扬之前是被燕殊揍过的,燕殊现在这面色冷峻的模样,倒是真的让他又回忆起了以前的一些回忆,吓得往后缩了一点,可是又像是瞬间想到了什么,忽然又不再那么畏惧了。

    “你别吓唬我!”

    “吓唬你?”燕殊轻哼,“我燕殊从不屑吓唬任何人,我既然要做,就不会只是说说而已!”

    “那你来打我啊!”姜名扬忽然做出了一种十分挑衅的手势,这家伙那样的性格,本来就是一点就爆的,现在居然可以忍住,而且……

    他知道自己身份在这里,不可能随便出手的,所以现在根本不可能直接上去揍他,而且还有这么多人在。

    “你来啊!”姜名扬故意冲着燕殊竖起了中指。

    “我靠,这家伙太嚣张了!”楚衍气得想要冲过去,被轩陌一把拉住了。

    姜熹握住燕殊的手,看着姜名扬,“你也就这点本事么,就会叫嚣?呵——还是和以前一样,以前有家里人给你撑腰,你倒是披着一张人皮,混得人模狗样的,这家里人一倒,你就变成了这番模样,倒是真可怜,看得我都心疼,若是你爸妈看你混成这个样子,该有多心疼啊!”

    “啧啧……”姜熹摇了摇头,“你看你这幅样子,我看着都觉得心疼,以前的你可不是这样的,不过有个事情我倒是很好奇,就你这个样子,你是如何从临城到京都的,你自己来的,还是说……”姜熹扫视全场。

    目光从每一个人身上扫过……

    沈安安就站在不远处,她的手扶着一侧的柱子,一边盯着姜熹。

    姜熹扫过沈安安,略过站在她不远处的秦圣哲,最终还是落在了姜名扬身上,“还是说有人带你过来的。”

    “你在胡说什么,你就是喜欢将脏水往被人身上泼!”

    “你为什么不敢直视我的眼睛!”姜熹忽然捕捉到了他的一丝闪躲,立刻穷追不舍。

    “看你做什么!”

    “看着我!”姜熹陡然提高音量。

    她知道在什么时候用什么语速和音量才能最大限度的刺激姜名扬。

    “姜熹,你到底想干嘛!”姜名扬忽然朝着姜熹扑过去!

    燕殊嘴角勾起一抹笑,可算是等到你了!

    大家有那看着姜名扬要落在姜熹身上,众人发出一声惊呼!

    这个男人是恼羞成怒了吧!

    燕殊一把将姜熹扯到自己身后,姜名扬的拳头软弱无力,砸在燕殊胸口,倒是没什么痛感。

    姜名扬抬头看着男人如猎鹰一般冷然的视线,吓得往后退,“我是军人,确实不能像常人一样想动手就动手,不过这算是正当防卫吧!”

    燕殊一把揪扯住姜名扬,膝盖猛地网上一顶。

    “我去——”楚衍捂住嘴巴,“我靠,太生猛了!”

    他下意识的的并拢双腿,觉得下面隐隐作痛。

    姜名扬发出一声闷哼,从嘴巴里出一丝黄色的酸水,“呕——”发出了阵阵恶臭,众人立刻往后退。

    “你不是觉得我治不了你么!”燕殊手一松,姜名扬整个人瘫软在地上,燕殊跳脚猛地踹了两下!

    这踹了两下之后,心里还是窝火。

    今天算是宋一唯正式带姜熹出来,就给他来这一出,这不是打他的脸么。

    “燕持,拉一下,他再打下去,会出人命。”宋一唯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叶繁夏身侧的燕持。

    燕持抬脚走出去,从后面攥住了燕殊的胳膊。

    “够了!”

    “哪里就够了!”燕殊急红了眼,那模样似是要杀人。

    “你也给他留口气!”燕持伸手按住燕殊,将他往后推,不知道谁报了警,周围巡逻的警察已经闻风而来。

    “这种人就是欠教训!”

    “我看他这样子,疯疯癫癫的,你和他计较什么!”燕持说着自己抬脚踹了两下!

    众人错愕的长大嘴巴,大少这是……

    “唔——”姜名扬发出一丝闷哼。

    “没死啊!”说着自己又补了一脚,“行了吧,出气就成了,别太过分啊,燕殊!”

    “哼——”燕殊轻哼。

    姜名扬整个人缩在地上,伸手捂住下腹部,整个人蜷缩成一团,止不住的痉挛起来,警察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是怎么回事?”

    “公然行凶,并且口口声声说要杀人,看样子是个疯子,已经被我弟弟制服了!”

    众人愕然,燕大少这嘴上的功夫真是……

    了得!

    警察也不了解情况啊,看了看一侧的正在用面纸擦手的燕殊,“二少,真是谢谢您了!”

    “为民除害,职责所在,不用客气!”

    “这么危险的人,进去就应该关押起来,在场的人都是见证,这人公然行凶,危害公共安全,而且我看他说话颠三倒四的,很不正常。”

    “您是说他的那方面……”警察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这个就需要你们带他去检查了,害得大家受惊了……”

    然后燕持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又踹了姜名扬两下!

    “赶紧带走,压上车!”

    一个警察走过去,“真是感谢你们,现在有许多不法分子,给社会治安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幸亏你们及时制止了。”

    “我听说最近有一些暴徒,这些人都是一些邪教组织的,听信了一些谣言谗语,总是制造社会混乱,我看他精神很不正常,你们可得好好查查!”燕殊挑眉,“这种事情可大可小,弄不好放出去,一个疯子拿刀捅伤数人的消息不少。”

    “我们一定彻查!”

    “那就好。”燕持轻轻咳嗽一声,酒店的人已经开始着手清理地上的污渍,也就几分钟的功夫,现场又恢复如初。

    而此刻主持人已经被推上了台。

    “大家安静一下,我们的大秀在十分钟后开始,大家可以陆续入座了!”

    众人只看着燕家兄弟唱双簧,这一来二去的,居然将那人的罪名给安上了。

    不过他们看着姜熹的眼神倒是变得很特别。

    这女人那种情况下居然毒临危不乱,而且表现得也可圈可点,以后若有人那这事儿搞事,估计燕家可不会放过他们。

    “熹熹,你要不要去换个衣服!”燕笙歌指着她的裙子。

    “可惜了你送的衣服。”姜熹显得有些抱歉。

    “没事,你跟我去后台,我给你修剪一下,应该也能穿。”燕笙歌拉着姜熹往后台走。

    燕殊看着胸口那团污渍,严重滑过一丝狠厉。

    沈安安一直在背后关注着这一切,她将自己的嘴唇都咬破了,这女人还真是……

    低估她了!

    沈安安气得跺脚,也不看接下来的大秀了,直接就往外面走。

    秦圣哲也是无聊,一直在观察着沈安安,这女人在看戏的时候,神情变幻莫测,倒是有趣,和刚刚盯着燕殊时候楚楚可怜的模样大相径庭,这女人有趣!

    而有趣的东西他一向很感兴趣!

    秦圣哲抬脚跟上去!

    燕殊招呼燕隋过去。

    “二少!”

    “跟上去看看!”

    “嗯!”

    “有什么时候及时和我说。”

    “我明白!”

    燕隋心下有些忐忑,“二少,姜名扬的事情确实是我工作的失责,您已经让我找人了,可是那么久,却没找到,还让他到了这里!”

    “有人刻意将他藏起来,全国这么大,若是可以躲着你,你想找个人就像大海捞针一样困难。”

    “嗯!”

    “去吧!”燕殊看了看时间,抬脚往后台走。

    等到姜熹从里面出来的时候,大秀已经开始了,她身侧的位置却是空的。

    “燕殊呢!”姜熹压低声音询问坐在自己边上的叶繁夏。

    “去换衣服了,看秀吧!”

    “嗯!”

    姜熹看了看周围,因为灯光很暗,除却打向舞台上的聚光灯,别的地方整个形成了一抹暗影,看不清楚。

    姜熹盯着舞台看了一会儿,这燕殊怎么还不回来啊!

    而此刻主持人已经上台,“上面就是大家今天能够欣赏到的所有大秀!”

    台下掌声雷鸣。

    姜熹哪里管得了这些啊,这燕殊去哪里了,怎么到现在还不回来!

    “现在请大家扫一下屏幕上给大家呈现的二维码,会有惊喜带给各位!”屏幕上呈现出了一个硕大的二维码图片。

    “熹熹,快扫一下,听说有奖品。”叶繁夏眼中闪烁着一抹精光。

    姜熹尴尬的一笑,“我向来没有这种财运,算了吧!”

    姜熹看着她放光的眼睛,抿嘴一笑,还真是财迷。

    “扫一下呗,你若是不要奖品,送我啊!”

    “行!”姜熹拗不过叶繁夏,拿出手机,扫了一下二维码,可是页面一直在旋转,却没有任何动静。

    “为什么什么都没有啊,你们的二维码是不是错误的啊!”有人询问。

    “我的也没动静!”

    “真的没有!”

    “大家稍安勿躁,请稍等一下,我去后面问一下技术人员!”

    而此刻众人的手机忽然出现了一组画面。

    而此刻大屏幕的投影也冒出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燕殊轻轻咳嗽一声,“镜头好了么!”

    “k!”那声音是轩陌。

    燕殊看了看镜头,“不好意思借用大家几分钟时间,我想借着今天这个场合……”

    “求婚嘛……”忽然一个姑娘惊呼,继而捂住嘴巴。

    每个人的手机都在播放着同一个画面,燕殊伸手扯了扯衣领,显得有些紧张,“熹熹,你在的吧?如果你不在,麻烦在她身边的人告诉她一声。”

    “我正打算向她求婚!”

    宋一唯伸手揉了揉额角,盯着自己手机上的脸,“这场秀可是在全球很多国家在同步直播啊!”

    ------题外话------

    下面就是求婚啦,哈哈哈……我果然是亲妈,发糖啦,哈哈

    燕小二:你终于想起我和熹熹要结婚了!

    我:我一直都知道好么!哼╭(╯^╰)╮

    燕小二:给我设计一个帅帅的出场!

    我:从天而降好不好!

    燕小二:一般般!

    我:要不直接把你打包送给熹熹?

    燕小二:可以考虑!

    我:反正燕大少送你的那一盒东西你也没用……够你用好久的!

    燕小二:你太小看我了!

    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