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19 宴会(2)惊现故人,直指姜熹

正文 319 宴会(2)惊现故人,直指姜熹

    ( )丽晶酒店

    燕笙歌一袭正红的抹胸长裙,踩着十五个公分的高跟,走动的时候,露出了尖细的鞋头,手中捏着一个黑色的手抓狂,嘴角勾着一抹惑人的笑,虽然已经生了一个孩子,不过上天似乎格外眷顾这个女人,好看的丹凤眼,斜眯着,盯着下面的众人。e

    完全是女王气场。

    一侧的叶繁夏则是一袭黑色长裙,将她本来高冷禁欲的气质衬托得更加出尘,黑色的晚礼服露出了白皙的长腿,双腿修长,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黑色中跟皮鞋,掷地有声,头发仍旧一丝不苟的盘在脑后,只是耳朵旁的那一对珍珠耳环,在灯光下晕染上一层淡淡的光泽,将她本身冷傲的气质软化了几分。

    而姜熹一声蒂芙尼蓝的礼服,斜肩设计,腰侧用缎带绑住,捏着银色限量版小包,裙摆很长,曳地摆动,整个衣服的布料光滑而又质感,尤其是在灯光下,显得越发光润通透,衣上半身的衣服呈现出一股半透明的味道,她的头发披散着,及腰长发微微卷起,走起路来,动感十足。

    端庄而又柔和,比起身侧的两个人,真的是温柔许多,她的身上就好像没有一丝棱角,那白嫩的肌肤被这柔和的蓝色衬托得更加诱人。

    只是之前参加刚过慈善晚会的人都知道,这个女人可不简单。

    就冲着当时能够怼叶家那股劲儿,也不是什么善类。

    在十几年前,宋一唯就是京都的一段传奇,没想到现在的儿媳妇儿也和她一般,只是年轻时的宋一唯可不似姜熹看起来这般人畜无害,姜熹是内敛的,而她是外露的。

    宋一唯满意的看着她们,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

    众人无不用一种歆羡的目光看着走过来的三个女人。

    除却燕笙歌脖子上那一双项链华美耀眼,这三个人脖子手上,几乎没有坠饰,这般简单的打扮,却散发着最耀眼的光。

    “燕家还真是有福气,以前只觉得燕笙歌长得漂亮,现在娶了两个媳妇儿,也这么有气质,我看今晚就是燕家的主场了。”

    “可不是,今晚燕夫人专门过来,就是为了让所有人知道,这两个人是燕家内部认定的人,今晚本来还想见一下二少的,我还专门打扮了一番。哎,也只能看看了,我可喜欢他了!”

    “行了吧,二少也是你能高攀的?”

    “碰碰运气呗,不然轩少也不错啊!”

    “轩少……”那个女人轻笑,“这整天和楚家那小公子混在一起,难保两个人没有点什么!”

    “别胡说,他俩正常得很!”

    “不信待会儿你自己看,他俩肯定一起来!”

    “人家是好兄弟!”女人轻哼,“这两个人的气质是真不错。”

    “你也不看看人家的脸蛋!”

    女人伸手捂住自己的脸,“这个社会简直没法过了,果然是看脸的社会啊。”

    “不过人家兄弟俩,什么样的绝色没见过,我们就是来打酱油的。”

    “算了算了!”

    而此刻身侧的一个女人笑了笑,“前些天我参加了沈家举行的慈善晚会,二少的那个女朋友当真是厉害,这初来乍到,若是唤作一般人,这吃了亏,估计只能认栽,她可不是这样的,居然就直接怼了回去,弄得叶家人很难看。”

    “叶家也是山穷水尽了,什么人都敢惹!”

    “估计也没想到那女人如此厉害吧,不过我听说二少来了?”这种事情报纸上根本不会说,都是道听途说,而且大家虽然私下传,却都是有选择性的,该说不该说,大家都分得很清楚。

    “何止是二少,战大少都来了!”

    “不是吧!”

    “以前总说二少放荡不羁,不过洁身自好,对女人根本没意思,送上门的肉都不吃,还有人说他性冷淡的,简直是鬼扯,我那日看见二少把那女人护在怀里,哪里是性冷淡啊,那眼中的爱意都要漫出来了好么!”

    “哎,好男人都不是我的啊!”

    “你就等着家里给你安排相亲吧!”

    姜熹竖起耳朵,心下腹诽,什么鬼,性冷淡,那家伙还是性冷淡,杀了她好了,简直没见过比他还流氓猥琐的人了。

    而此刻在后台的燕殊,刚刚准备抬脚离开,沈安安迎面走来,她穿着一件藕粉色的小礼服,只是再精致的妆容都掩饰不住她周身的憔悴之色,她微微抿着嘴唇,见着燕殊,脚步怯懦起来。

    燕殊挑眉,下意识的看了看周围,眸子陡然收紧。

    “燕殊……”沈安安的声音很轻柔。

    她只有一米六的个子,衣服是高腰的,将她的腿拉得很长,鬓角别着一朵柔粉色的小花,将她整张小脸衬托得越发清姝可人。

    只是对于不感兴趣的人,燕殊一向不感兴趣。

    燕殊侧身就要走。

    沈安安却一把扯住了他的衣服。

    燕殊拧眉,脸上滑过一丝不悦,“松开!”

    “聊两句不行么!我就是有几句心里话想要和你说说。”

    沈安安的口气中带着一丝卑怯,那模样楚楚可怜。

    “我让你松开!”

    沈安安的手指在颤抖,他的指尖微微颤抖,有些不舍得松开燕殊的衣服,她微微垂着头,即使穿了十几公分的高跟鞋,可是站在燕殊面前,她还是矮了一大截,燕殊气势冷冽骇人,吓得周围要去洗手间的人都纷纷避散。

    “我就想和你聊两句。”

    “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说的,沈小姐还请自重!”燕殊伸手抚平衣服。

    就是她身上的香水味都让他觉得有些恶心。

    而此刻一侧的白露伸手推了推秦圣哲,秦圣哲松开她,提起裤子,白露失去了男人的支撑,整个人差点瘫软在地上,还真是……

    白露将裙子扯下去,弯腰捡起地上的内裤,直接揉成一团,死死攥在手中。

    秦圣哲穿好皮带,又恢复了一副衣冠禽兽的模样。

    “呦——这不是沈大小姐么,好久不见啊!”

    沈安安见到秦圣哲,下意识的往后退。

    “我又不是什么洪水猛兽,你哭什么啊……”秦圣哲走过去,笑着打量着她和燕殊。

    “你俩……”秦圣哲一笑,“二少,你女朋友刚刚走,你就和沈小姐打得火热,你这真是一刻都不闲着啊!”

    燕殊扭头,眸子凌厉杀伐,盯住秦圣哲,也不说话。

    秦圣哲倒是被他的眼神吓住了,不过想到燕殊的身份倒是无所谓的一笑,这燕殊今时不同往日,可不能随便动手,“难不成我说错了么,沈大小姐这眼神,哎呦呦——真是我见犹怜啊!”

    “哼——”燕殊轻哼。

    沈安安只是咬了咬嘴唇,“燕殊,我就想和你说两句话。”

    “我们之间应该没什么好说的!”

    “人家沈小姐前些日子还为了你挡了枪子儿呢,还真是无情啊。”

    “我可不像秦二少你,有这么多的时间和精力疼惜每一个女人,我精力有限,只能对一个女人和颜悦色,沈小姐,不好意思。”

    “真是无情,人家不过是想和你说两句而已!”

    燕殊轻笑,看了看秦圣哲,“你这般为她说话,不如你陪陪她?”

    沈安安大惊失色,秦圣哲可是京都出了名的花心风流,燕殊怎么能说出这种话。

    “难道说我喜欢你就是个错误么!”沈安安一反常态的冷硬。

    燕殊勾起嘴角,“喜欢我?你有多喜欢我!”

    “你这话……实在是太伤人了!”沈安安死死咬着嘴唇,因为是后台,人变得越来越多,大多数都是看热闹的。

    “伤人?”燕殊轻笑。“请问你看上的是我哪一点,我燕殊除了这一身皮相之外,对女人从未有过怜香惜玉,甚至我在京都人的眼中,是冷血无情,心狠手辣的,怎么着,沈小姐是喜欢这一类型的?”

    “我知道你不是这样的人!”沈安安施施咬住嘴唇,“你内心很温柔!”

    “可是我的温柔只给一个人,那女人也不是你!”

    秦圣哲知道燕殊毒舌,只是没想到燕殊对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子说话也能如此绝情。

    眼看着沈安安大颗大颗的眼泪不断往下落,秦圣哲无奈的叹了口气,“温柔只给一个人,二少真是痴情。”

    “你喜欢了小笙这么多年,你怎么不说!”燕殊轻嘲。

    秦圣哲被一堵,得了,这闲事啊,他也不想管。

    而此刻另一边

    因为是服装设计大赛的决赛现场,来的人多是女性,男宾也只等到服装秀开始才会出来,此刻酒店大堂都是女宾,男宾则是在休息室喝茶聊天,觥筹交错,香槟美酒,好不快意。

    而此刻一个衣着破烂的人从门口冲了进来。

    “喂——站住,站住——”保安跟在后面追赶。

    可是男人已经一脚踏进了这纷繁的花花世界。

    他的很瘦,黑灰的衣服上面满是污垢,周围都是惊恐的声音,周围的人华衣美服,每个人打扮得都像是电影明星一般耀眼。

    这种景象曾几何时也出现在自己的生活里,他形销骨立,双手乌黑,可以依稀看见一些皮肉的颜色,脸上门是污垢,完全看不清楚他的一张脸。

    顶着一头乱发,头发好像已经好久没洗了,有的地方都结成了块,就这么固定在头皮上,他的身上有一股腥臭的味道,实在是恶心难闻。

    燕笙歌眯着眼睛,“这是怎么回事!”

    “赶紧跟我出来!臭要饭的,都不让你不许来了!”

    “走啊!”几个保安过去拉扯,可是他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明明那么瘦弱,可是却愣是将两个体格健硕的保安给推到了一边。

    “我的天啊,这是哪里来的要饭的!”

    “这个地方也是他能进的么,臭死了,赶紧带走,这酒店的保安是怎么回事啊,怎么能随随便便让这种人进来呢,浑身都是臭味,脏死了!”

    “哎呦,好恶心,还不赶紧拉走,好恶心!”

    ……

    周围充斥着各种嘲弄谩骂的声音,那个男人的眼睛被这里华美的灯光刺得生疼,他目光从所有人身上扫过去。

    而此刻秦浥尘正好从里面出来,“怎么回事!”

    “三少,有个要饭的硬要闯进来,怎么都拉不住!”保安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你们这么多人拉不住一个人?”秦浥尘挑眉,“赶紧都带走,别再出什么乱子了!”

    “是!”

    秦浥尘快步走到了燕笙歌身旁,先侧头问了一下宋一唯,“妈,没别吓到吧。”

    “没事。”宋一唯摆了摆手。

    “你们都没事吧!”秦浥尘见他们都无异状,这才松了口气,“去休息室歇一下吧。”

    “嗯。”宋一唯看了看已经被四个保安按住的男人,“估计是饿了,别太为难他。也是个可怜人。”

    “我知道。”秦浥尘抿了抿嘴。

    “放开我,放开——”这个男人毕竟十分瘦弱,整个人被压在地上,挣扎了半天,就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只是从他身上却抖落出了什么一些脏东西,脏得很。

    周围的人都用一种嫌弃的目光看着他。

    姜熹越听越觉得他的声音很熟悉,她忽然盯着那个男人。

    “熹熹……”叶繁夏看着她突然变了的脸色,心里划过一丝担忧。

    “那个人……”

    之前发生的事情太多,她根本来不及想很多的事情,当时也很乱,姜熹以为姜卫宗或者黎常娥把他送走了,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姜熹……”

    众人哗然,因为宋一唯刚刚拉着姜熹给他们介绍过,所以此刻大部分人都认识了姜熹,现在也不知道是不是重名,大家都将目光落在了姜熹身上。

    他们该不会是有什么关系吧。

    有人担忧,大部分人却像是看戏一般,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姜熹,你给我出来,我知道你在这里,出来!”男人大吼着。

    “乱叫什么,给我闭嘴!”

    “姜熹……”男人的嗓子嘶哑,就像是被人拿着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干涩嘶哑,难听得很,“嗯——放开,啊——”

    “还不赶紧给我带走!”秦浥尘拧眉,这个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这人是谁啊!”

    “不知道啊,就是亿万富豪都有几门穷亲戚,我看啊,估计是看她攀上了燕家,这穷亲戚准备来闹一场。”

    “啧啧,穷亲戚就穷亲戚吧,这根本就是个要饭的啊!”

    “鬼知道!这燕家算是丢大人了……”

    “你没看见燕夫人脸色都变了么!”

    “三少脸色也不好看,我看啊,一定和她有什么关系,不然那边也不会脸色大变。”

    ……

    宋一唯看了看姜熹,还没等她说什么,那个男人又开始叫嚣!

    “姜熹,我看见你了,你别躲在那里,你不就是攀上了燕家么,哈哈……你弄得我家破人亡,现在装什么单纯无辜,姜熹,你这个白眼狼,哈哈……”

    姜熹咬牙!

    心里却在思量着,这姜名扬到底是如何来的。

    “熹熹,你认识他?”

    “我大伯家的堂弟,好久没见到了!”

    叶繁夏立刻附在宋一唯耳边解释了一番。

    宋一唯微微点了点头,这个男人看起来不是很正常,“浥尘,将人带下去,结束之后再处理。”

    “行!”秦浥尘立刻准备安排。

    “哈哈——你们燕家等着吧,等着这个女人整得你们全家家破人亡,就是从小抚养他长大的大伯,都不放过,全部都被她折腾进了牢里!”

    “天哪——”周围顿时爆发出了一阵哗然!

    保安已经捂住了他的嘴巴!

    只是姜名扬说出的信息点太多,现在所有人看着姜熹的眼神已经变得十分古怪了,这个女人怎么可以如此的心狠啊,居然连自家的大伯都不放过!

    “唔——”姜名扬使劲挥舞着胳膊,拼命挣扎着。

    “这个女人到底都做了一些什么啊!”

    “他大伯家,原本应该条件也不错吧,姜氏集团还是很有名的,原来也是富家公子,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这是有什么深仇大恨啊,居然把人弄成这样!”

    “所以说啊,你刚刚还说她人好,真是人不可貌相!”

    ……

    “你们别担心,事情我去处理!”秦浥尘说着就准备过去,却被姜熹扯住了胳膊。

    “我去!”

    “熹熹……”燕笙歌眼中划过一抹忧色。

    宋一唯拉住燕笙歌,冲着她摇了摇头。

    如果及早堵住了那个男人的嘴,事情完全可以私下解决,可是现在事情已经摆上了明面,既然按照叶子的说法,姜熹是受害者,那就没什么可怕的。

    如果说现在就把人拖走,人言可畏,尤其是现在在场的这些人,看着和你和颜悦色,保不准从后面就要捅你一刀,这个事情现在出现也好,姜熹以后若是要嫁入燕家,她之前的所有事情都被摊在明面上,现在摊开也好。

    而且若是强行把那个男人带走,大家只会说他们燕家是在是姜熹遮羞,就算是之后事情真相再被扒出来,姜熹恶劣的形象也已经深入人心。

    那她在京都以后的路就真的会举步维艰了。

    姜熹还是很聪明的,知道这个时候把人带走已经无济于事了。

    与其事后被动,不如现在主动出击。

    姜熹直接走过去,保安将姜熹走过来,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求助秦浥尘,秦浥尘挥手让他们散开。

    几个人立刻松开岁姜名扬的钳制。

    姜名扬从地上爬起来,他的膝盖被刚刚猛烈地按在地上,撞击得生疼,此刻疼得直起来都很困难。

    他抬头看着面前的女人。

    真的很漂亮,甚至是完美的!

    白皙的脸蛋,美丽的大眼,殷虹的嘴唇,高挺的鼻子,乌黑的长发,最漂亮的衣服……

    “呵呵……”再对比他们一家的处境,姜名扬干笑两声,“你终于肯出来了,我还以为你不敢出来见我。”

    “我为什么不敢!”姜熹睥睨着面前的男人。

    一般大家遇到这种事情都是能压则压,所以都没想到姜熹会主动跳出来,之后燕家说这事儿疯子,被人指挥,或者是叫的只是重名之人,这种丑闻虽会被人诟病,却也很好遮掩,这姜熹怎么敢跳出来了。

    这不是惹是非么!

    “呵呵,你把我害得家破人亡,你居然还敢露面,姜熹,你怎么这么心狠。”

    “我心狠?”姜熹冷笑,“之前你们欺负我的时候,可没一丝的心慈手软,况且他们是入狱坐牢,和我有半点关系么!倒是你姜名扬,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就你这种恶毒的女人可以出现,凭什么我就不能出现,姜熹,我们家被你害得那么惨,我要让你偿命,我……打死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姜名扬说着就朝着姜熹扑过去!

    人群中发出连连尖叫声。

    燕殊听着动静也不知道发什么了,他们家的女人都在这里,他放心不下,刚刚把脚往外面走,沈安安忽然又一次扯住他的衣服。

    “沈安安,我警告你最后一次,松开!”

    而此刻不远处忽然传来咔嚓的声,燕殊抬眼看过去,闪光灯一闪而过!

    燕殊一把将沈安安甩开!

    沈安安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眼中满是泪水!

    “燕殊……我喜欢了你这么多年,那个女人有什么好的,你要这么对我!燕殊——呜呜——”沈安安还是嚎啕大哭!

    而此刻燕隋已经从前面急匆匆的赶过来,“二少,姜名扬出现了!”

    “沈安安!”燕殊看了一眼地上的女人,“你很好!”

    燕殊抬脚往外面走,沈安安双手恨不得抠进地面里,她要让那个女人身败名裂!

    ------题外话------

    这个坑挖了好久了,我就想着到底是秦家宴会上出现还是在这里出现呢,不过我实在是太讨厌了,我决定在他们结婚之前把一些小坑填一下,捂脸

    燕小二:请问亲妈大人,你到底挖了多少坑!

    我:那个……(对手指)

    燕持:呵呵,估计可以将她活埋!

    我:(╯‵□′)╯︵┻━┻绝对没有这么多!

    沈四少:埋到胸口……

    我:呃……

    燕小二:她有胸么……

    我:拍死你信不信!老娘挤挤也是有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