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18 宴会(1)离我远点儿(二更)

正文 318 宴会(1)离我远点儿(二更)

    ( )燕家

    叶繁夏想要从燕持身上爬起来,可是燕持一只手固定在她的腰侧,另一只手按住她的脑袋,根本不给她一点防抗的机会。ge

    “唔——”叶繁夏挣扎了一下,伸手拉扯燕持的衣服。

    燕持眸子一紧,直接伸手捏住她的下巴,“你就不能乖一点。”

    “怎么乖?”叶繁夏挑眉。

    “比如说这样!”燕持张嘴咬住她的耳垂,叶繁夏身子一颤,整个人的身子瞬间僵硬,她的双手紧紧抱着燕持的脖子,身子不由自主的贴近他,她知道燕持是故意的,也知道不应该让他得逞,可是她的身体已经不由自己的大脑控制了。

    “繁繁,你真敏感!”

    叶繁夏咬着嘴唇,这人真是……

    燕持恶劣的伸出舌头舔了舔叶繁夏的耳垂,“繁繁,你说你看了那么多小电影,你最喜欢哪一种姿势啊……”

    “燕持!”叶繁夏咬牙!

    “告诉我!”燕持对着她的耳朵呵气。

    叶繁夏的耳朵极其敏感,她觉得浑身的毛孔都舒张开来,整个人的脑子都是晕乎乎的,她引以为傲的自制力早就崩溃,她的整个脑子都是燕持。

    他的声音,他的气息,他的亲吻,他的抚摸,他的一切一切……

    姜熹正打算看看叶繁夏衣服换得如何了,这门虚掩着,她就直接推开了门。

    “叶……”姜熹手放在扶手上面。

    她这角度,根本看不清楚那两个人在做什么,只是能看见他们的下半身,几乎紧紧贴在一起,两个人的腿一个压着一个,这是在……

    燕持听着动静,伸手护住叶繁夏,倒是自己撑起身子,看了看来人。

    见到姜熹羞红的脸,他倒是没觉得不好意思。

    这人要是脸皮厚,真是无敌了。

    “我来看看叶子。”姜熹站在门口,真是进退两难。

    “她挺好!”

    叶繁夏将头埋在燕持胸前,伸手掐住他的大腿。

    真是丢死人了!

    燕持英挺的眉头紧紧蹙在一起,真是要死了,这女人是准备掐死自己么!

    “那……”姜熹尴尬的一笑,“你们继续,你们继续,伯母说二十分钟后出发。”

    “嗯!”

    姜熹将门关上,一抬头就撞见燕殊从屋里出来,吓得脸色苍白!“啊——吓死我了!”

    “你做什么亏心事了,吓成这样!”燕殊打量着姜熹,眼中划过一抹异色,这颜色……真好看。

    “没事,走吧,我们下楼!”

    “叶子呢,还有大哥已经下去了么!”

    “下去再说!”姜熹扯着燕殊往楼下走。

    “干嘛这么急,他俩人呢!”燕殊盯着叶繁夏紧闭的房门,似乎明白了什么。“这点时间都等不及了。”

    “行了你,快下去!”姜熹推搡着燕殊下去。

    裴燕泽还在工作,宋一唯则是已经穿好衣服,坐在沙发上等着了,见到姜熹这一身装扮,倒是眼中划过一抹惊艳,不说这脸蛋,就是这周身的气质也不是一两天可以养成的。

    “叶子和燕持呢?”宋一唯开口。

    “还在楼上,待会儿就下来。”姜熹笑了笑。

    说实在的,今晚这个虽说是比赛,不过和宴会是差不多的,京都的人上流社会去了一大半人,加上这场宴会,确定出席的就有燕家和秦家,燕家两兄弟极少同时出现,虽然这两个人已经是名草有主了,不过和他们玩得好的人都没有啊,楚家、轩家、战家,还有最近风头正盛的沈四少……

    许多姑娘削尖了脑袋都想往里面钻。

    因为燕笙歌是作为这次的参赛者,所以她去的比较早,燕家人既然是为了给她加油助威去的,自然不会是压轴才去,这天都没黑,在场的都是一些工作人员,他们就来了。

    燕笙歌正在给那些模特进行最后的整理工作。

    后台比较乱,宋一唯在秦浥尘的陪同下去休息室歇会儿,燕持和燕殊没有跟着姜熹、叶繁夏进去,毕竟里面都是女模特,影响不太好,他们也就跟着宋一唯闲聊了一会儿。

    姜熹和叶繁夏刚刚到了后台,这边的设计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专属后台,他们的模特和工作人员也都集中在一处,就是为了避免混在一起,出现一些不必要的麻烦碰撞。

    “小笙姐,这个裙子这边有些紧啊!怎么办!”

    “哪里紧了!哎呀,你说你,我不是和你说了么,这个裙子腰部很紧,让你最近少吃点!”

    “小笙姐,人家男朋友来京都玩,我才……”

    “行了,你和kat换一下吧,你俩个子差不多,姑娘们,快点动起来,没化妆的赶紧化妆,哎呀,这个颜色的不能用,换个厚重一些的眼影,还有这个,这个项链耳环和这个要搭配起来……”

    燕笙歌穿着一个拖鞋,穿着宽大的白色体恤,一个大的花短裤,胳膊小腿都很细,一侧的肩头裸露在外面,头发别着一支笔,那笔摇摇欲坠,眼看着就要掉下来了。

    “小笙!”姜熹笑着开口。

    燕笙歌转过头,直接跑过去给她们一人一个大大的拥抱,“忙死我了!”

    “你都自己忙活这些,我看隔壁的设计师已经在外面和人家攀谈了。”

    “我就是操心的命。”燕笙歌揉了揉额角,顺手看了看腕表,“你们来得挺早。”

    “伯母专程带我们来给你加油助威,总不来最后才到吧。”姜熹笑着看了看里面,“你还要忙多久,马上人就到了。”

    姜熹说话的时候,前面已经陆陆续续传来了人们闲聊的声音。

    “你们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换个衣服,刚刚穿了衣服过来,觉得麻烦,又给脱了。”燕笙歌从一侧摸出自己一个纸袋,直接进了一侧简易的换衣间。

    里面很乱,这些女模特,几乎都是黄皮肤黑头发,极少看见外国面孔,“隔壁那些都是一些外国模特,怎么她这里却一个都见不到。”

    叶繁夏随手倒是一笑,“她一直喜欢传统文化,觉得民族的才是最好的,所以她的衣服几乎都是根据我们国家人的身材比例,气质传统设计的,所以她的几个御用模特也都是国内人的,不是特殊情况基本不用外国人。”

    “哎呀,谁来帮我一下!”燕笙歌这衣服的拉链比较偏僻。

    叶繁夏抬脚走过去,掀开帘子,燕笙歌倒是一笑,“叶子,帮我一下。”

    “嗯,你别动!”

    姜熹站在门口,门口人来人往的,好不热闹,后台的不远处就是这边唯一的一个洗手间,许多模特穿得十分清爽,甚至就裹了一件外套就往里面冲,周围都是嘈杂的声音,姜熹抬脚往边上站了站。

    姜熹靠在门口等了一会儿,一个穿着紧身皮夹克的,紧身包臀裙的女人从她身边擦了过去。

    姜熹下意识的往后靠,可是她手中的链条包还是打到了她的胳膊。

    姜熹伸手捂住胳膊!

    “srr!”女人扭头冲着姜熹抱歉的一笑。

    “哎呀白露,你可算是来了,我都等死你了,我还以为你今天要放我鸽子呢!”男人一身红配绿,扭着腰肢,那腰看起来比女人还柔软,姜熹见过门口的宣传板,这是个男人是燕笙歌的对手之一,看起来娘里娘气的,他见姜熹看他,倒是一笑。

    “你是笙歌的模特儿?”男人走过来。

    “不是!”姜熹单手捏着一个方包,男人一样就认得出来,这包可是一个限量款,现在是有价无市的。

    “你专门是让我来看你聊天的么!”唤作白露的女人垂首看着手上闪闪发光的腕表,几乎是下意识的露给姜熹看的,她随手拨弄着头发,露出了脖子上那串限量款项链。

    “你这个不是……”男人两眼放光,“全球就只有十个吧。”

    “嗯。”白露笑了笑,“我们家亲爱的送我的。”

    “你真的和秦家那个……”

    姜熹耳朵瞬间竖了起来,秦家?

    “好啦,快点给我拿衣服,我刚刚从片场出来,就赶过来了,你可不许说我不够意思。”

    “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爱你哦!”

    姜熹看着这个男人撒娇,那浓密的睫毛都在颤抖,她浑身起鸡皮疙瘩,果然不是每个男人都适合撒娇的。

    白露倒是仔仔细细打量着姜熹,这女人好生眼熟啊,怎么就是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呢。

    白露长得倒是不错,怎么说呢,大眼睛,尖下巴,高鼻梁,胸器更是汹涌澎湃,嘴角勾着狐媚的笑,标准的网红脸,这女人是明星?

    现在要成为明星,门槛已经这么低了么?

    姜熹扭过头,看见一个男人站在不远处。

    一身蓝色的西装,黑色皮鞋在灯光下锃亮耀眼,墨黑色的头发涂抹了一些发蜡,被固定在脑后,他的手中掐着一根烟,嘴角噙着一抹坏笑,他长得十分不错,算是标准的东方美男,长得十分硬朗,从他抬手走路的姿势看,平时也应该经常锻炼,他朝着姜熹走过来,嘴角勾着一抹放肆的笑容。

    那双深棕色的眼睛,在姜熹身上游离。

    这让姜熹很不舒服,这个男人未免过于放肆了!

    尤其是那双眼睛,简直让人想要将它剜下来,还从没有人这般直勾勾**裸的盯着她。

    男人朝着姜熹走过去,本来就是擦肩而过的事情,可是男人闻到了姜熹身上清冽好闻的香水味。

    很清淡的味道,就像是阳光般温暖和煦,带着女人特有的清香。

    姜熹抿嘴,这人盯着自己做什么,她刚刚准备发作,这个男人居然直接伸手撩起了她的头发,姜熹直接伸手握住他的手腕,眸子凌厉。

    “这位先生,自重!”

    “呵呵——”男人好像被姜熹这话逗乐了。

    这女人倒是好玩。

    “你是……”他看了看姜熹头顶的牌子,“小笙的模特?”

    小笙?叫得这么亲切!

    他和燕笙歌是熟人,只是她从未见过,况且,燕笙歌怎么会有如此轻浮的朋友。

    他的手依旧勾着姜熹的头发,“长得这么好看,怎么脾气如此暴躁。”姜熹力气不如他大,她的手拽不住他,他强硬的将头发放在鼻子前闻了闻,“挺香。”

    “你若是不放手我可不客气了。”姜熹冷笑。

    而此刻燕笙歌听着外面的动静,一只手掀开帘子,一只手提着胸前的衣服,一见到门口的男人,心下一紧,“叶子快点儿!”

    “有个地方卡住了,你别急!”

    忽然一个人影已经冲了过去,直接将他推开!

    “你干什么,被欺负我舅妈!”秦序羽一把抱住姜熹。

    男人一愣,盯着秦序羽看了半天,“舅妈?”

    不是叶繁夏就是燕殊的女朋友,叫什么来着……

    姜熹!

    倒是个美人儿,不过听说脾气不怎么样,确实是这样。

    “小羽!”姜熹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目光嘲弄的打量着面前的男人。

    “舅妈……”男人一笑,“这都没嫁过去,就如此会收买人心啦!”男人嘴角带着一丝讥嘲。

    而此刻白露已经换好了衣服,听着外面得动静,这才好了出来,“圣哲,你怎么过来了!”

    姜熹拧眉,这个人不就是……

    男人低头,盯着秦序羽,伸手拍了拍他的脑袋,“小家伙,胳膊肘往外拐哈。”

    “你别碰我!”秦序羽看着他,眼中满是厌恶。

    男人哈哈一笑,抬头看了看姜熹,“这么好看的美人儿,跟了燕殊真是可惜了!”

    白露一听燕殊这个名字,诧异的看着姜熹,她就说这个女人好生面熟,原来之前在报纸上见过,裴燕泽回国,这个女人曾经登过报纸。

    “圣哲……”白露抱着男人的胳膊。

    “我和她聊两句,乖——”

    “好嘛!”这个男人是他的金主财神,她不能得罪他,她能有今天的资源地位,也是这个男人一手提携起来的,况且大家都是互惠互利,她自然懂得分寸。

    “小美人儿,不然你跟着我……”男人说着伸手去勾姜熹的下巴。

    “啪——”姜熹将他的手打落,用了十足的力道,男人拧眉,这女人脾气还真是暴躁。

    “我就喜欢你这种脾气的,够味!”

    “白白浪费了衣服好皮相,长得不错,却不做人事。”姜熹冷哼。

    男人细长的眉眼微微眯起来,“你说什么?”

    “一男人如果是仅仅是凭借下半身思考的话,那他和禽兽有什么区别,我知道这种运动刺激肾上腺素,很容易引起一些快感,不过……”姜熹将秦序羽扯到一边,怎么能让一个孩子挡在自己面前,况且这个男人实在轻狂。

    “我看你眼睛下还有黑眼圈,身上还有一股难闻的味道,估计刚刚……”姜熹打量着白露,女人被她森冷的眸子吓了一跳,这女人好生唬人。

    “你们应该大战了一场吧,衣服上都是褶皱,还真是不拘小节,倒是和传闻一样,秦家二少,花心风流,几乎什么地方都可以来一发,请问你的脑子里除了女人还有什么?”姜熹挑眉,“欺负欺负小孩子?倒是真有本事!”

    “你说什么!”秦圣哲还是这几年还是第一次被一个女人这么指责。

    “离我远点儿!”姜熹眸子眯起来,那双眼睛变得格外好看。

    秦圣哲兀自一笑,“脾气果然不小,不过我就喜欢你这种……啊——”

    秦圣哲伸手要去拉着姜熹,没想到姜熹居然反手将他按在了墙上。

    秦圣哲没想到这女人居然还会些拳脚。

    因为是反手被按住,这种姿势本来就很难施展力气,姜熹咬牙,压低声音,“不想更丢人,就离我远一点。”

    “呵呵——你这么横,燕殊知道么!”

    “怎么着,我的女人这么横,是我允许的,和秦二少有关系么!”酒店的侍者听着动静,已经跑去找他了,不然燕殊也不会这么快过来。

    姜熹松开手。

    秦圣哲见着燕殊,就想起当年被他暴打的场面,至今想起来还恨得牙痒痒的。

    这全京都的人都知道,他秦圣哲,这辈子最恨的人就是燕殊。

    当年燕笙歌的婚礼,他被燕殊按在地上揍得鼻青脸肿,沦为整个京都的笑柄,同样是二少,他就只剩下一个“二”了!

    燕笙歌提着礼服走出来,瞪了秦圣哲一眼,“你能别来这里惹事么!”

    “我就是来看看你!”秦圣哲见着燕笙歌倒是瞬间换了一副脸孔,刚刚的轻浮嚣张一扫而光。

    而整个京都也都知道,这秦二少对燕笙歌那是情根深种。

    “妈咪,二伯欺负舅妈!”

    “嗯!”燕笙歌冷冷看了一眼秦圣哲,还真是应了那句话。

    狗改不了吃屎!

    “小笙,我……”

    “秦二少这是准备对我媳妇儿做什么?”燕殊已经走过去,搂住姜熹,那占有欲十足,抿着嘴在笑可是眼中俨然一派森然。

    “打个招呼而已。”秦圣哲一把搂住一侧的白露往另一侧走。

    燕殊盯着他的背影,心下却已经在思量如何将这个碍事的家伙弄得远一些。

    “嫂子,你没事吧!”燕笙歌叹了口气,“他是浥尘的二哥,你离他远点儿就行。”

    “我知道。”

    “小笙,准备好了么!”燕殊看了看燕笙歌,“秦浥尘怎么允许你穿得这么的……”

    燕笙歌尴尬的一笑,这可是她割地赔款换来的啊,不然就按照他那别扭的性格,能允许自己穿成这样出来么!

    “走吧,嫂子!”燕笙歌拉着一侧叶繁夏的手,挽住姜熹就往前面走。

    倒是将燕殊扔到了后面。

    燕殊无奈的摇了摇头,果然是三个女人一台戏,这是没他什么事了么!

    他扭头看了看还未走远的身影。

    那边有些暗,不过燕殊还是看见秦圣哲将那个女人压在身下,头埋在女人胸前,燕殊嘴角轻扯。

    还真特么的是个禽兽。

    随时随地对谁都能发情。

    女人注意到燕殊的目光,伸手拍了拍秦圣哲,秦圣哲却还不理会,伸手从女人的大腿处往上伸,似乎是故意做给燕殊看的,他这种行为,在燕殊看来简直可笑。

    你要是有本事,就在商场上,在政坛上,在各个领域做出一番事业,而不是埋在女人堆,整天和一群女人厮混,从她们阿谀奉承中寻觅着一丝快感,一点虚荣,他是真的瞧不上,只有没用的男人才会这么做。

    而对于秦圣哲来说,女人嘛,那就是衣服,新衣服可以多穿两次,旧了厌了就可以扔了!

    唯独燕笙歌……

    他曾经可以按部就班沿着家里的规划,给他找个女人结婚生子,他可以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可是见过好的,他哪里甘心让燕笙歌给那个变态的男人夺了去,秦浥尘特么的就是个变态,就算是生了孩子又如何,他就是不甘心!

    而此刻燕笙歌携着姜熹和叶繁夏往楼下走,下面人很多,他们三人的出现,俨然成了一道最靓丽的风景线,各有千秋,各种美,不同气质,不同气场,完美的组合在了一起。

    或者高冷倨傲,或者端庄典雅,或者妩媚动人,各有千秋,没有谁压制谁的说法,只能说美得不同,各种味道。

    宋一唯正在和一群人聊天,见她们过来,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微笑,正准备走过去,忽然一个穿得破烂的男人从大门口冲了进来。

    撞开了许多人,惹得周围的女宾尖叫连连。

    “姜熹!”

    姜熹眯着眼睛,怎么是他!

    ------题外话------

    我真的是埋了不少坑啊,趁着他们结婚之前,我得慢慢把一个个坑补起来……

    你们猜猜这个熟人会是谁呢,看这模样,看着打扮,你们可以猜猜……吼吼,好像很久没出现了,哈哈

    我发现写到一些变态情节,就变得十分兴奋,我觉得我心里有问题,╮(╯▽╰)╭

    燕小二:无良后妈终于发现了自身的问题!

    我:滚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