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17 熹熹使坏,憋死算了

正文 317 熹熹使坏,憋死算了

    ( )燕家

    “老首长!”战霆对燕老爷子格外的尊重,战家的老一辈去世得比较早,战霆承蒙了燕老爷子照拂,之后参军,有十年时间是燕老爷子的部下,那感情自然是非同一般。ge

    “我都说了,别这么叫我,坐吧!”燕老爷子大手一挥。

    战霆恭敬的坐在他的下首,两个人稍微聊了一会儿,战霆忽然瞥见一侧的姜熹和燕殊正在咬耳朵。

    “那丫头怎么嘴巴破了,手腕上还有伤,莫不是被人欺负了?”战霆说话刻板而又严肃,极其认真。“谁的胆子这么大!”

    姜熹抿抿嘴,将手腕遮好,“不是。”

    “都红成那样了。”

    “战霆,喝茶!”裴燕泽立刻递上一杯茶水,冲着他使了个眼色。

    战霆好像陡然明白了什么,轻轻咳嗽了一声,“燕殊啊,你要心疼你媳妇儿,听着没!”

    燕殊连声点头,拉着姜熹往楼上走。

    战霆倒是一乐,“他们感情真的不错。我家那小子怎么就不开窍,让他去相亲,就和逼他去死一样,可愁死我了。”

    “急什么,缘分到了,自然就来了。”裴燕泽眯着眼睛,透着一丝自得。

    “你就尽说风凉话吧,你们家三个孩子的终身大事都解决了,我家那个,哎……”战霆一拍脑袋,愁死个人!

    “北捷都这么大了,做事有自己的分寸的,战大哥,你也别太着急,你越是逼他,他越是不想结婚。”宋一唯抿嘴一笑。

    “当初急着给燕持相亲的是谁。”战霆叹了口气,燕殊和姜熹离开,这边也就剩下几个长辈,战霆倒也不避讳,“我刚刚在医院碰见沈广平了。”

    裴燕泽端着茶杯的手一顿,“怎么说?你去医院做什么?”

    “莫雅澜去我家搞事,被我家的狗给咬了,在医院缝针,我去看看,就碰见了沈广平和沈廷煊在争执。”

    宋一唯低头摩挲着茶杯,“那孩子也是可怜,其实当初爸把他接回来,我有想过把他留下来,给燕殊做个伴,他俩年龄也相仿,只是沈家毕竟不是一般人家,这孩子又是他家的孙子,我们家强行留人,不合适。”

    “他要和沈广平断绝父子关系。”

    裴燕泽勾起嘴角,伸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眼中滑过一丝兴味,“他也着实不配做个父亲。父辈的恩怨牵扯到了孩子身上,怪得了谁。况且以前的事情,他们沈家也占不了一个理字。”

    “北捷前几天和我打了电话,说要认他做弟弟,那孩子似乎很不情愿!”战霆眼中滑过一丝无奈,“我们战家不如沈家?”

    “我记得当初你也想认她做妹妹,人家非是不肯!”宋一唯轻笑。

    战霆单手握拳,放在唇边,轻轻咳嗽了一声,略显尴尬,“这事儿你还记得?”

    “怎么就不记得了,你把桃芝当妹妹,她和桃芝关系好,你自然也多加照拂,况且你心里也清楚,她和沈广平那事儿吧……”

    “我是想着,我们家也就是三口人,她若是认了我,以后沈家也不会拿她的身世说事,也不会有后来被莫雅澜欺负的事情,只是脾气挺扭,愣是不肯。”战霆无奈的摇了摇头,“你说我们父子是不是欠了他们母子,这一个两个的都去热脸贴冷屁股。”

    “扑哧——”宋一唯捂嘴一乐,“战大哥,你别逗我。”

    “你说我说得是不是实话,若是当年她进了我们战家的门,沈家若是欺负她半分,我能把沈广平揍得半死,非是不听,桃芝也是,对了,听说燕持和桃芝家那丫头在一起了?”

    燕老爷子这才开口:“可算是在一起了。”

    “当年你让他和我进部队,打死不去,我记得您还把他吊打了一顿。”战霆无奈的笑了笑。

    “我以为他要等叶子,好不容易等到她回来了,这小子对人家呼来喝去,爱答不理,我给他拉相亲对象,也是来者不拒,两个人倒是都听能忍,急死我了都!”宋一唯想起之前的事情,又是一肚子火。

    “行了,孩子的事你就别掺和了,现在他们好比什么都重要!”

    “那战大哥,廷煊那孩子,你准备怎么办?”宋一唯看向战霆。

    “带回家!”

    “人家不跟你走啊!”

    “腿都那样了,怎么着?还能从我家爬出去?”

    宋一唯抿嘴一笑,喝了口茶,漫不经心的瞥了一眼战霆,说实在的,他的心里对沈廷煊的母亲一直存着一份愧疚,他觉得自己再坚持一下,或许一切都会大不相同。

    二楼书房

    姜熹手里捧着本心理学相关的书,双腿盘在沙发上,盖着一块毛巾,手指捏着书页,整个房间安静极了,只能听见书页摩擦的声音。

    燕殊坐在她对面,懊恼得要死,他一会儿蹭蹭这个,一会儿摸摸那个,他也是刚刚和姜熹碰见,他那儿知道,自己昨晚居然这么禽兽,居然就这么把姜熹给……

    “熹熹……”

    “嗯?”姜熹嗯了一声,漂亮的猫眼抬都没抬。

    “有个事情我想和你说一下!”燕殊扯了扯衣服,端正得坐好。

    姜熹放下书,这家伙憋了十分钟了,终于肯开口了,她斜靠在沙发上,神情慵懒,嘴角挂着一抹淡笑,“你说。”

    “就是昨晚吧……”

    “你是说这个?”姜熹指了指自己的嘴巴。

    我去,这家伙昨晚简直禽兽,完全不顾自己的感受,只知道自己快活,活生生一只禽兽啊。

    姜熹下意识的伸手舔了舔嘴角裂开的口子,真疼。

    就是说话吃饭都能幅度过大。

    她的舌尖是浅粉色的,白皙的牙齿,嫣红的嘴唇,燕殊喉咙一紧,立刻就有了感觉。

    他昨晚就是……

    他几乎可以在脑海中模拟出这种画面,姜熹那慵懒惬意的模样,就像是一种勾人魅惑的猫咪,她伸手摸了摸嘴角,“怎么了,燕二少,说话啊!”

    “我……”燕殊眸子显得越发深,他直勾勾的盯着她的嘴唇,看着她的唇瓣一开一合,他的眼睛就再也移不开了。

    姜熹又不是傻子,和他在一起这么久,他稍微有点动作,她都很清楚这个男人想要做什么!

    他们之间只隔了半米的距离,姜熹忽然抬脚搭在燕殊腿上。

    燕殊一愣,今天穿着一件长袖立领的黑色长裙,腿伸出来的时候,裙摆自然而然的往上移动几分,露出了白嫩的小腿肚,称着那黑色的裙子,就像是嫩藕一般葱白而又水嫩。

    姜熹的脚搭在燕殊腿上,故意摩挲了几下,燕殊一愣,这女人想要做什么!

    “怎么不说话了,不是要和我说昨晚的事情么!”姜熹轻哼,那尾音轻颤,撩人魅惑。

    “昨晚我喝多了,所以我不是故意的。”

    “有人说喝醉酒之后做的事情,或许才是这个人真是行为的表达,因为人在平时,大脑总是在传达着各种信号,做什么事情都要克制,不能过度逾越,可是人喝多了,这大脑已经失去了自控能力,自然会做出一些自己下意识的想要做的事情。”

    “你在和我说心理学的知识?”燕殊身子绷得笔直,姜熹的脚若有似无的在他腿上撩拨着,这女人……

    故意的么!

    这是在勾引他?

    燕殊眼睛直勾勾盯着她的脚,她的脚不大,估计他一只手就能握得住,指甲修剪得十分整齐,圆润而泛着淡淡的光泽。

    “我只是在和你陈述一个事实,就好比一个男人,如果被勾引,如果没有反应……不是性冷淡,就是他真的不行!这些就是生理反应,所以不能根据一个男人这方面的需求就说他爱不爱这个女人呢。”姜熹的脚往前一步!

    直接抵在了一个敏感部位!

    燕殊心里一紧,这女人真是疯了,他居然敢……

    “怎么了?”姜熹轻笑,“其实吧,男人这种生物是真的很奇怪的,他们有的并不是只对自己喜欢的女人才能有反应,或者是对自己的妻子,所以这世上才会有那么多的小三小四……”

    “熹熹,我绝对不会找什么小三小四的!”燕殊立刻举手发誓。“绝对不会!我以军人的名义起誓。”

    “你敢找个我看看!”姜熹冷哼。

    “我不是也不会么!”

    “唔——”姜熹的脚往前一步,燕殊闷哼一声,要死要死!

    “熹熹,你坐好,我们好好聊聊!”燕殊强压着身体的不适。

    姜熹居然十分听话的将脚收了回去,可是下一秒钟,她直接撩起裙子,坐到了燕殊身边,伸手直接按住他放在膝盖上的手,灵动的猫眼一眨一眨的盯着他,“熹熹……”

    燕殊深呼吸,“昨晚的事情我确实以为我是在做梦!”

    “可是你昨晚的动作很娴熟啊,看样子已经在脑海中模拟了许多次了!”姜熹挑眉,脸凑到燕殊身边,“燕殊啊,你说你把我弄成这样,你该怎么办!”

    “你别这样和我说话,我这心里没底啊。”燕殊艰难的吞咽着口水。

    “我给你看看这个!”姜熹撩起衣袖,胳膊上虽然没有大片的红印,不过凌乱交织着各种红痕,称着那雪白的胳膊,但是格外惹眼。

    “我给你揉揉!”燕殊讨好的伸手摸了摸姜熹的胳膊。

    姜熹却大腿一跨,直接坐在了燕殊身上。

    “你……”燕殊某的地方被压得生疼。

    简直是谋杀!

    “这样不是更方便?”姜熹伸出手。“揉吧……”

    “你干脆一刀杀了我!”

    “不行,我比较喜欢慢慢来!”姜熹抿着嘴,示意燕殊给自己揉胳膊。

    “熹熹,我以后绝对不会喝那么多了。”

    “你放心,以后你若是喝多了,我肯定会直接把你打晕的!”

    “这个……”燕殊轻轻咳嗽一声,小心翼翼的给姜熹揉了揉胳膊,“那待会儿我们能不能……”

    “我都这样了,你也下得去手?”

    “我不是,你看我这……”特么的,会憋坏的啊!

    “没遇到我之前,你是怎么解决的,现在就怎么解决!”

    “没遇到你之前,我也没那啥啊。”燕殊揪扯着头发,“我是那种随便会发情的人么!”他的自控力在部队都是有口皆碑的好么!

    “你不是么!”姜熹挑眉。

    燕殊无语望天,难不成在她心里,他的形象就是这么的不堪么!

    另一边的沈廷煊是不愿去战家的,尤其是知道了战霆和自己的母亲又是熟识,被他们看见了自己那般狼狈的一面,这心里总是觉得怪怪的。

    说到底,沈廷煊这人极其注重自己的面子,他现在只想自己好好消化一下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可是他没想到这战家父子一个两个都是一个模样。

    自己都说了不要走,战霆直接大吼一挥,“磨蹭什么,拖上车回家再说!”

    然后沈廷煊第三次被战北捷拖上了车!

    他沈廷煊什么时候被人拖拽过,也就是战北捷敢这么对他!

    隔了两日是设计师比赛的决赛

    燕笙歌作为三个进入决赛的设计师之一,她自然是十分重视,所以专门叫了自己的至亲好友去给自己捧场,而这场比赛,对于他们这个职业来说,就像是一个里程碑一样,五年才举办一次。

    五年前燕笙歌本来有机会参加,只是当时忽然怀孕,秦浥尘打死都不让她熬夜赶稿子,秦浥尘这个人执拗起来,你根本和他无法进行正常的沟通交流,加上自己的父母和哥哥也不同意,毕竟这是熬夜费神的事情,好好的机会就错失了。

    所以这次燕笙歌格外重视。

    秦家

    燕笙歌伸手整理自己的裙子,正红色的裙子,穿在她身上,显得气场十足,秦浥尘一边系着袖扣一边走到她身边,眼睛若有似无的从她胸前略过。

    燕笙歌还以为自己的这边是不是春光外泄了,不过这件衣服最大的特色并不是前面的抹胸设计,而是后面整个开叉到了腰侧,若是身材不好的人,根本驾驭不了。

    她伸手提了提胸口的衣服,侧过身子照了照镜子,“有什么问题么!”

    “胸露得太多!”秦浥尘咬牙。

    你是去参加设计师比赛,不是选美。

    “今晚京都的名流名媛几乎都会去,还有我的几个竞争对手,我只是不想在气势上输给他们而已。”燕笙歌拢起头发,又瞬间放下,“你说披着头发好,还是盘起来。”

    “换件衣服!”

    “不好看么!”燕笙歌背对着他,“你不觉得后背这一块很性感么!啊——”

    燕笙歌话音未落,秦浥尘居然直接伸手从她腰侧的衣服处将手伸了进去,手不断往下……

    燕笙歌伸手按住他的手,“秦浥尘,你做什么,我们要出门了!”

    “我就摸摸,又不做什么!”

    “摸你个头,给我拿出来,啊——”燕笙歌睁大眼睛,秦浥尘另一只手从后面直接搂住她的腰,整个前胸贴紧她的后背,大手若有似无的从她胸前拂过,“笙笙,你这样子,我会想直接把你吃掉!”

    “今晚回来再说。”燕笙歌挑眉,“今天是我的大日子,秦浥尘,你耽误我时间,我和你没完!”

    “我知道,只是你这个样子,着实是有些……”秦浥尘直接张嘴一口咬住她的肩膀!

    “嘶——”燕笙歌紧紧拧起眉头。

    “疼——”

    燕笙歌伸手摸了摸肩膀,通红一片,这样子怎么出去见人啊。

    “你故意的!”

    “我要让在场所有的人都知道,你是我的!”

    燕笙歌挑眉。

    难怪战北捷说他是京都第一醋王,当真不假。

    “谁不知道我是你的啊!”燕笙歌扭头抱住秦浥尘的脖子,莞尔一笑,那双漂亮的丹凤眼熠熠生辉,“浥尘,今晚……”

    “我知道,不会坏了你二哥的好事!”

    燕笙歌扑哧一笑,用力点了点头,“我就想着什么时候嫂子能给我添个小侄子呢,小侄女也行,我就可以给他们设计各种好看的衣服,最好是女孩子,男孩子的衣服着实没有什么挑战性。”

    “小羽不好玩?”

    “嗯?”

    “还是我不好玩?”

    “你在说什么啊?”

    “想着别人的孩子,不如我们再生一个好了!”秦浥尘张嘴咬住她的耳垂。

    “你别闹,我……嘶——”燕笙歌脖子处一片冰凉,她垂下头,一串镶满了碎钻的项链挂在了她的脖子处,最大的一颗钻石有十几克拉,周围更是镶嵌着各种璀璨的小钻石,“这个……”

    “提前庆祝的礼物!”

    “结果还没公布呢。”就算是燕笙歌见过了各种好东西,对于这种钻石珠宝这些,还是没有抵抗力。

    她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项链,“很漂亮。”

    “喜欢就好!”秦浥尘微微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结果不重要。”

    “话说这么说,可是毕竟准备了这么久,如果说真的没有得到第一,我这心里……”

    “反正在我心里,你就是最好的!”秦浥尘搂住燕笙歌。

    “你就别安慰我了,不过等这个结束,秦氏的周年庆也差不多要开始了,你筹备得如何了?”

    “马马虎虎。”

    “爸不是一直催着你么!”

    “没搭理他!”秦浥尘提到那家人,波澜不惊得好似根本不认识他们一样。

    “不过今晚结束,我就能好好去庆祝一下了。”

    “我在活色生香定了位置,他们几个也都约好了。”

    燕笙歌点了点头,“这段时间也是辛苦了!”燕笙歌伸手捧住秦浥尘的脸,对准他的侧脸就嘬了一口,“吧唧——”一声,格外清脆。

    秦序羽刚刚走到门旁,立刻伸手捂住眼睛,“羞羞脸!”

    “扑哧——”燕笙歌一笑,伸手示意秦序羽过来,“来,给我看看衣服合身不!”

    “笙笙——”秦浥尘附在她的耳朵上,“今晚,你得把这些天欠我的补回来。”

    “我这几天可能不太方便!”燕笙歌顿时觉得有些双腿发软,这人,能不能每天别总想着那种事啊!

    “你的例假在大后天,这几天还是安全期,你可以放心!”

    燕笙歌咬牙,她很不放心。

    “我们可以慢慢来!”

    燕笙歌咬了咬嘴唇,她根本不想慢慢来好么!

    燕家

    姜熹和叶繁夏刚刚换了衣服,叶繁夏很少穿这种衣服,而且燕笙歌送来的衣服,为什么……

    布料都这么少!

    她就这么省布料么!

    叶繁夏伸手扯了扯裙子,这往下扯,胸前的春光就外露,这往上拉,整个大腿就要露出来了,叶繁夏恨不得把衣服脱了。

    她走出换衣间,嗯?她刚刚换下来的衣服哪里去了!

    “繁繁——”

    一道低沉嘶哑的声音从她身后响起。

    叶繁夏下意识的往后转身,因为十五公分的高跟踩得着实不习惯,她脚一崴,整个身子往后栽。

    燕持伸手搂住她的腰,防止她往下滑,叶繁夏眼睛睁得很大,她的手想要抓住一个支撑点,可是越是紧张,那高跟鞋仿佛存心和她作对一样,一个打滑,她的身子直接往后面栽去!

    巨大的惯性,饶是燕持都没hld住,他只能随着她往后倒,双手抱住她,两个人的身子旋转了一下,瞬间调转了上下位置。

    等叶繁夏反应过来,她整个人趴在燕持身上,燕持看着她迷茫的模样,呆萌可爱极了,这女人还是下班时间最好看。

    平时一副刻板高冷的模样,让人又爱又恨。

    他伸手按住叶繁夏的脑袋,直接吻住!

    “唔——”叶繁夏眼睛瞬间放大,一个灵活的东西已经钻入她的口腔,顺势攻城略地,强势而又霸道!

    ------题外话------

    最近这天气,一直下雨下雨,我想晒被子啊……啊——好难过!

    话说马上就发糖虐沈安安啦,说起来我忽然想到我真的是给自己挖了不少坑,刚刚回头一看,我滴妈呀……

    还有几个坑,差点被我自己给忘了,捂脸

    燕小二:坑货!

    燕持:坑王!

    秦浥尘:嗯!

    楚衍:你这样会被人打死的!

    沈廷煊:群殴!

    战北捷:我可以单挑她!

    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