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16 恩断义绝,前尘往事(二更)

正文 316 恩断义绝,前尘往事(二更)

    ( )医院

    轩陌这边正在开会,接到消息,懊恼得拍了拍脑袋,今天这是怎么回事,常年在京都见不到人的战叔叔都出现了!

    这战霆也就是每年会过来体检,或者是偶尔会在父亲书房见过他几次,平时只能在电视上见到罢了,怎么突然回京了。

    众人看着迎面走来的男人,一身黑色的衣服,头发粗短,眼神锐利,就像是盯着猎物的老鹰,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坚毅,鼻子坚挺,两道浓眉,显得他英气十足,和战北捷长得很像,只是比他成熟稳重许多!

    棱角分明的轮廓,抬脚走过来,浑身散发着一种强大的压迫感,带着杀伐之气,散发着一股难以言说的强势霸道。

    战霆和裴燕泽不同,若是古代来说,裴燕泽是锋芒内敛的谋臣,而战霆则是雷霆万钧的将军!

    众人看着战霆,有些人甚至拿出手机开始拍照,这一位是真的只能在电视上才能见到的人啊,而此刻轩陌已经闻讯赶来,“都散了,散了,别拍!”

    跟随战霆而来的警卫人员,也不说什么,只是拿过手机,删除,归还,动作流畅。

    “战霆!”沈广平放下手。

    “我们有十几年没见了吧。”战霆走过去。

    “嗯!”

    以前大家都是差不多,沈家也是京都的望族,可是到了今时今日,他却变成了这般模样,是所有人当中混得最差的吧。

    沈廷煊看了看战霆,刚刚准备开口,就被战北捷一把捂住了嘴巴,“爸,您怎么回来了!”

    “怎么?我的行程现在需要和你报备了么!”

    “不是不是,您慢慢聊!”战北捷扯着沈廷煊就往后退。

    “松开我!”沈廷煊张嘴咬住战北捷的手。

    “我靠,你属狗的么!”战北捷倒吸一口凉气。

    “反正你也说我是逆子,那就断绝关系好了,反正那个家乌烟瘴气,我也觉得恶心!”

    沈广平顿时觉得在老友面前挂不住面子,伸手就要去教训他。

    战霆在,他们这些小辈,自然不敢多加放肆,燕殊轻轻咳嗽一声,战霆轻笑,伸手握住了沈广平的手。

    “你何必和一个孩子置气。”

    “你是没听见他说得那些混账话!”沈广平气结。

    “哪也得看看你这个做父亲的是如何对我的,今天这么多人在,索性就把话说清楚,你既然也不想认我这个儿子,我们的关系就到此为止。”

    “沈廷煊,这不是儿戏!”沈广平看了看周围的人。

    已经很多人在指指点点了。

    沈四少在京都何其出名,男女通吃,一时广为流传,众人都说是因为母亲不喜他才自暴自弃,原来不是亲生的啊。

    “我知道,所以要登报声明,这才算正式,你们沈家的东西我特么的一点都不稀罕,你们不过是怕沈余祐那个病秧子死了,你们家无人继承罢了,我觉得给沈安安招赘一个就不错,反正你们沈家血缘那么高贵,一般人家也高攀不起,不如在沈家的表兄弟中找一个好了,好延续你们尊贵的血统啊!”

    “混账!”沈广平被他说得浑身乱颤。

    “再不行,你和她再生一个好了,不过我听说……呵呵……”沈廷煊轻笑。“当年强行怀了沈安安,这身子已经坏了,难怪你们愿意把我接回来。”

    “沈廷煊……”莫雅澜挣扎着要站起来!

    “你别忘了,这么多年你吃沈家的,喝沈家的,你现在拥有的一切都是沈家给你的!”莫雅澜咬牙,一字一顿说得无比清晰。

    “是么!”沈廷煊直接伸手扯开自己的衣服,他的身上是沈余祐造成的伤口,他猛地扯开衣袖,手腕处的伤口,更是狰狞,“这也是你们沈家给我的!”

    众人哗然!

    “这些……”沈广平哪里知道他身上这么多伤!

    “我告诉你,这就是你们儿子造成的,我沈廷煊是住在你们家,可是你们家又何曾善待过我,别说我的那么冠冕堂皇,一群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滚!”沈广平大吼一声。

    “我都没让你滚,这些年我也受够了!”沈廷煊合上衣服,他比沈广平高了半个头。

    平素这张脸精致而又妖孽,现在却显得格外凌厉,他走到沈广平面前。

    “你还想干嘛!”

    “啪——”因为沈广平的手被战霆攥住,他根本无法后退,结结实实的挨了这一巴掌!

    莫雅澜激动的从床上要爬起来,可是浑身力气没有一丝力气,倒是沈安安直接跑了过去,伸手扶住沈广平,“沈廷煊,你疯了么,他是你父亲!”

    “他是你沈安安的父亲,不是我的!”沈廷煊大吼。

    战霆见沈广平挨了一巴掌,这才放手。

    单手放在唇边轻轻咳嗽一声,余光瞥见燕殊憋着笑,瞪了他一眼。

    燕殊立刻止住笑声,严肃认真的跟在他身后。

    战叔叔,你绝对是高级黑!

    “你……”沈广平完全不敢相信自己被沈廷煊打了,脸上火辣辣的疼。

    “这一巴掌是替我妈打的!”沈廷煊咬牙,“你就是个人渣,不配做个男人!你根本不配在我面前提起她!”

    “你居然敢……”

    “啪——”沈廷煊甩起巴掌,朝着他的脸又是狠狠一巴掌。

    我靠——

    战北捷艰难的吞咽着口水,这一巴掌听上去都觉得疼。

    战北捷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脸,战霆一记冷眼射过去,战北捷立刻立正姿势,端正的站在一边。

    “这一巴掌是你欠我的,是你亏欠了我们母子的!”沈廷煊打完人,长舒了一口气,嘴角挂着一抹浅笑。

    “母亲临终了还惦念着你,而你呢,在陪着你怀孕的妻子,沈安安……”沈廷煊忽然点名,沈安安身子一凛,“你可知道,你母亲是个小三,一个抢了别人男人的贱人,还口口声声说自己是正房,我就想问问她,你特么的哪里来的脸!”

    “沈廷煊,我不许你污蔑我的母亲!”

    “那你问问她,她是如何爬上你爸的床,如何逼走了我的母亲,你问她啊!莫雅澜,你特么的敢说么!”

    “妈——”沈安安咬着嘴唇,脸色惨白。

    “我和广平已经结婚了,是你母亲勾引一个已婚男人!”

    “那就得问问我这位好父亲了,为什么我母亲垂死之前,还一直说,你会娶她!”沈廷煊兀自一笑,“让我来猜猜好了。”

    “你肯定是和我母亲说,你会和你现在的妻子离婚,和她在一起,然后我母亲就一直等你,只是女人啊,真的是傻,凭借着男人昔日的甜言蜜语就觉得可以和他共度一生,我特么的就无语了,为什么那些痴心的女人,总是会遇到你这种人渣!”

    沈广平伸手摸了摸脸!

    沈廷煊忽然从一侧拿起一个医用的小刀,直接举起来!

    “沈廷煊!你别冲动!”那明晃晃的手术刀,在白炽灯下折射出了一丝渗人的光。

    你可别做什么傻事啊,战北捷伸手要去抢夺。

    “别激动,我不会杀了他的,虽然我很想!不过我想过了,杀死他不是最好的选择,我要让他日日夜夜受到良心的谴责!”沈廷煊伸手将刀子对准自己的胸口!

    “你把刀放下!”战霆开口。

    沈廷煊冲着他一笑,“沈家留给我的最后一点东西,我还给他!”

    那把刀直接刺入他的胸口!

    “啊——”

    周围一些胆小的女生开始大声尖叫!

    他的衣服敞开,可以清晰地看见那刀刺入了心脏,因为刀口很小,却没有血流出来,可他却愣是将刀拔了出来,血水顺着伤口往下流。

    沈广平的心脏像是被人陡然抓紧,他的呼吸急促,往后趔趄了两步,险些栽倒!

    “我身上流了一半我最恶心的血,今天我还给你,从今以后,我和你们沈家恩断义绝!两不相欠!”沈廷煊将刀往地上一扔。

    “我去,沈廷煊,你没事吧!”战北捷伸手捂住他的胸口。

    这位置可是心脏啊……

    这家伙是疯了么!

    “阿陌!”

    “我来!”轩陌走过去,却被沈廷煊一把推开。

    “不用,我自己来!”沈廷煊直接拿过一块棉布和两个胶带,就捂住了伤口,根本未曾止血,那血水瞬间将棉布浸透,他深深看了一眼沈广平。

    “我这辈子最恨的就是进了你们沈家,可是我也很感激燕爷爷,让我进了你们家,不然我还在心里想着,我的父亲就和母亲塑造的一般高大威武,其实他就是个胆小鬼,一个自私自利,一个一辈子都要在家族庇护下的懦夫,一个一无是处的废物!”

    “我恨你们,恨你们所有人,甚至恨我的母亲,为什么她要喜欢上你这样的男人,自私无用,是不是就会说一点甜言蜜语!”

    “可是她断送不仅是她的一辈子,还有我的,我做错了什么,你们口口声声说我是野种,说我是杂碎,那你们这些人渣又是什么东西,凭什么我母亲就要早死,而你们这些恶人却可以逍遥快活!”

    “后来我想通了,你们活着就要让你们遭罪,日日夜夜忍受着煎熬,你们都是屠戮我母亲的凶手,一群杀人凶手!”

    “沈廷煊!你别太过分了!”沈安安扶着沈广平,沈廷煊怎么敢……

    “母亲临终之前,还再一直说,她这辈子都不后悔认识你,这个女人真是傻,你心爱的男人正搂着别的女人风流快活呢,你算个什么,你在他心里就是个身材不错,脸蛋不错的女人而已,你却还妄想着他接你回去,你在做什么梦!”

    “她说死后要把骨灰葬在朝南的地方,她说那边太阳温暖,狗屁,那特么的是你家的地方,她就是死了,还要看着你,等着你,沈广平,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我……”沈广平的喉咙处仿佛堵着什么东西,吐不出咽不下。

    “呵呵——”沈廷煊捂住伤口,侧身往另一处走。

    战北捷看了战霆一样,抬脚追了出去。

    沈广平看着地面低落的血迹,还给他……心头血么!

    “啊——”沈广平忽然变得歇斯底里,战霆无奈的叹了口气,“你终究是负了她。”

    “战霆!”沈广平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

    “如果当年她爱的不是你,结局就会大不相同,沈广平,其实你可以有很多选择,只是你最终还是选择的了家族抛弃了她,她啊……”战霆轻扯嘴角,“太傻了,也很执拗,就和她的儿子一样,一样倔!”

    沈廷煊并未走远,听了战霆的话,扭头看着他。

    战霆微微勾起嘴角,“你母亲是个很好的女人,其实……”

    “别恨她,她爱你!”

    沈廷煊轻笑,“爱我?她爱的只有眼前的男人吧。”

    “不是,她爱你,所以她临死之前通知的是燕家人,而不是你父亲,因为她知道,只有老首长才能护你周全,其实她为你考虑了很多,只是……”战霆顿了一下,“你要原谅你母亲能力有限。”

    “她可能所能给予你的并不多,可是能够给你的,必然是最好的,她是个好女人,只是遇到了坏男人!”

    “那是她傻!”沈廷煊咬牙。

    战霆看了一眼瘫坐在地上的沈广平,叹了口气,“自己酿下的苦果,必定要自己吞下去!”

    沈广平忽然一笑,看向战霆,“呵呵……”

    战霆越过他就往往前走,燕殊立刻跟了上去,轩陌耸了耸肩,留下一堆烂摊子给他。

    “上车!”

    沈廷煊不说话!

    “我爸在和你说话!”战北捷扯住沈廷煊。

    “沈廷煊,上车!”战霆已经坐上了车子。

    “不用了!”沈廷煊甩开战北捷的手就往前走。

    “你不想知道关于你母亲的事情么!”沈廷煊愣着,扭头看着战霆。“脾气一样倔,上车!”

    燕殊已经安稳的坐在战霆身边,端好小板凳准备听故事!

    他是从母亲口中听说,战霆为结婚之前喜欢过一个人,只是他没想到是沈廷煊的母亲啊!

    沈廷煊扭扭捏捏的上了车子,战霆示意战北捷开车去燕家。

    “我和你母亲认识挺早。”战霆看了看窗外,凌厉的眸子柔和了几分。

    “当时我和叶家小姐有婚约,你母亲和叶家小姐是朋友,所以就认识了,她知道我是桃芝的未婚夫,所以一直和我保持距离,拿我当大哥一样,后来她喜欢上了沈广平,我阻止过,可是一个女人的爱情来得犹如洪水猛兽一般,拦不住!”

    “后来桃芝和我说她有喜欢的人了,我们两家的婚姻告吹,而我不久之后认识了北捷的母亲,我们不算是一见钟情,应该是日久生情吧,后来听说了你母亲的变故,我只是没想到她和桃芝……”展庭兀自一笑,“之后的道路都会那么坎坷,我的父母觉得因为叶家蒙了羞,当时我又在部队,常年不在家,等我回来之后,已经是物是人非了!”

    “沈广平娶了莫雅澜,并且生下了沈余祐,虽然身体不好,沈家还是大摆酒宴,说真的,当时他们是表兄妹这事儿不是什么秘密,一直被人诟病,所以借着沈余祐身体为由,举家动迁南下!”

    燕殊挑眉,沈家离开京都,原来是因为这个啊,啧啧……

    “后来就是你了,老首长去接的你,桃芝和一唯,也就是燕殊的母亲,是好友,你母亲倒是断断续续和一唯有联系,若不然也联系不到老首长,燕家如果去的迟了一些,沈家人先到,就按照沈家老太太的性格,你真的觉得你能平安无事活到现在?”

    叶桃芝和宋一唯是朋友,这一点大家都知道,所以叶繁夏才有机会寄住在燕家。

    车子缓慢行驶在大路上,战霆倒是断断续续说了一些前尘往事。

    只是现在他们听来,只能唏嘘感叹罢了。

    车子到了燕家,知道是战霆的车子,平叔早早就侯在了门口。

    裴燕泽和宋一唯听见声音,这才从里面走出来。

    “战霆!”裴燕泽快步走过去,“多久没见了!”

    “有两年了!”战霆走过去,多年未见,倒是不显得生疏。

    “战叔叔!”姜熹站在一边,乖巧而又懂事。

    “这是小殊的女朋友,过些日子就要结婚了,你可一定要来喝喜酒!”裴燕泽伸手捶打他的胸口,真硬!

    “一定!”战霆笑着打量着姜熹,模样标致,声音软糯,他下意识的扭头看了看自己的儿子!

    战北捷立刻想要往后躲,战霆一脚踹过去!

    “爸,这是在燕家,不能给我留点面子么!”

    “你还敢说,我的儿媳妇儿呢,你说啊!”

    “我最近不是忙么!”

    “忙个屁,你忙什么,我能不懂么,我正好回来,你明天开始,不!今天晚上就开始相亲!”

    “爸,你以为是配种啊,拉得母的就能……”

    “你再说?”战霆举手就要挥过去,“要是真的那么简单,我倒是不愁了!”

    “孩子结婚这事,急不得!”宋一唯笑了笑,“战大哥,里面请吧。”

    “你们家三个孩子都有主了,我们家就一个,到现在还落单!”战霆轻哼,看向姜熹,姜熹一愣。“丫头叫什么!”

    “姜熹!”

    “战叔,您这是干嘛……”燕殊立刻跑过去护住姜熹,一脸戒备的盯着她。

    “怕什么!难不成我还能把你媳妇儿拐回去当我儿媳妇儿不成!”战霆冷哼,“姜熹是吧,你身边有没有认识单身的好女孩,如果有的话,给北捷介绍介绍!”

    “呃……”战北捷站在战霆后面,拼命给姜熹比划一个“x”字。

    “应该没有吧!”姜熹说话极慢。

    “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啊!”战霆抬脚往里面走,姜熹缓步跟在后面。

    “医生。”

    “平时接触的同事病人就没有合适的么!”

    “爸,你别说得我好像没人要一样!”战北捷急了,简直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你以为你有人要么!”战霆咬牙。

    “这个……”姜熹愣住,“还真没有!”

    “不会吧,一个都没有?”

    “我只做心理咨询的,来的病人大多数都是一些……”姜熹轻轻咳嗽一声。

    战霆面色尴尬,抬脚又踹了战北捷一笑,“真是为你操碎了心!”

    “我没让你操心啊!”

    “嗯?”

    “当我没说!”

    一群人往里面走,战北捷这才注意到沈廷煊并未下车。

    他扭过头。

    沈廷煊已经从车上下来,他的拐杖落在地上,背靠着一棵树,他的手里掐着一根烟,眯着眼睛,使劲嘬了一口,忽然剧烈的咳嗽起来,白色衬衫的胸口被血染红一片。

    沈廷煊将烟扔掉!

    真特么的难抽!

    他直接坐在上,可是放肆的大笑起来。

    战北捷抬脚走过去,“起来,我们进去。”

    沈廷煊笑得眼泪一直往下落,“起来!”战北捷将他从地上拽起来。

    “松开我,送——开——”

    “你想干嘛,自生自灭么,你以为有人会在乎你么!”

    “没人在乎最好,战北捷,我不想和你吵架!”沈廷煊靠在树上,他觉得累极了。

    战北捷坐到他身边,“累了就歇会,休息好了,就站起来!”

    沈廷煊兀自一笑,却没说话,从口袋里摸出从他身上搜罗来的半包烟,两个人靠着树,将烟全部抽完,才算是干净。

    “战北捷,任务完成了,你不用对我负责,受伤的事情我也原谅你了。你走吧。”沈廷煊将最后一根烟掐灭。

    “我和父亲之前就说过,认你做弟弟,他同意了!”

    沈廷煊干笑。

    “走吧,我背你!”

    “你是真不怕压着我的伤口,疼死我啊!”沈廷煊冷哼。

    战北捷嘴角抽了抽,抬手将他胳膊架在自己肩膀上:“这样总可以吧,不然公主抱……”

    “滚粗!”

    ------题外话------

    明天开始会虐渣,啦啦啦……啦啦啦,吼哈哈,不要心疼你们的四少,你们也来心疼一下我,最近被作业折磨疯了,呜呜……你们还在留言区说我,要诅咒我,说我不给吃肉就会发胖,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了!

    (╯‵□′)╯︵┻━┻

    燕殊:你要造反啊!

    燕持:很明显!

    秦浥尘:嗯!

    沈四少:欠收拾啊!

    战北捷:(搓手!)

    我:我告诉你们,你们要是不对我好点,统统不给吃肉!

    战北捷:呵呵哒,我连媳妇儿都没有,吃肉和我没关系!你来,我给你拉拉筋,松松骨!

    我:我……战北捷,你会变成老光棍的!

    战北捷:(╯‵□′)╯︵┻━┻,你以为我现在不是么!

    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