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14 四少使坏,恶犬咬人(二更)

正文 314 四少使坏,恶犬咬人(二更)

    ( )f国楚家

    男人裹着一件黑色的睡袍,双手攥紧手边的文件,浓密的眉头紧紧皱在一起,轩陌?

    “楚楚!”男人强压着心里那一丝焦躁。e

    “大哥,怎么了!”楚衍摸了摸屁股,摔了一跤的时候,也没觉得这么疼,现在怎么像是要摔成四瓣了。

    “你怎么了!”

    “摔了一跤,疼死我了!”

    “你多大了,摔跤?”男人抿着嘴唇,不过自家弟弟又不是会说谎的人,男人这才松了口气。

    “哎呀大哥,不小心而已。”楚衍笑得格外没心没肺。

    “已经不早了,你就别去轩陌家了,我安排医生去家里。”

    “别啊,轩家爸妈反正也不在家,我准备去他家住一晚,这么晚了,你也该休息了吧,这点小事,我自己就能搞定,不用大哥操心了。”

    “嗯!”男人果断挂了电话。

    看着乳白色地摊上氤氲成一片的咖啡渍,眉头又拧成一团。

    “我立刻收拾,马上就收拾好。”

    “换个地毯。”男人说着合上手边的文件,就往房间走,楚楚那家伙还真是乐不思蜀了,让他去找人,他倒好,去京都常驻了。

    秦家

    燕笙歌安顿好秦浥尘,就去楼下送轩陌和楚衍,只是两个人已经离开,她伸手揉了揉肩膀,真是酸死她了。

    管家也下楼,“少夫人,换洗衣服已经准备好了,您来,还是……”

    “我自己来,你睡吧。”

    “嗯!”

    燕笙歌回到了他们的房间,床头挂着两个人的巨幅婚纱照,秦浥尘睡得十分安稳,就是一路上的颠簸都未曾醒来,燕笙歌伸手揉了揉眉心,这家伙也真是够了。

    她伸手去帮秦浥尘脱衣服,秦浥尘忽然眉头皱辰一团,忽然直接从床上爬起来,直接往洗手间冲。

    趴在马桶上就呕吐起来。

    燕笙歌急忙跟着跑进去,伸手拍了拍他的后背,“怎么样?”

    秦浥尘摆了摆手,抬手按下冲水地方,擦了擦嘴角,睁开眼睛,冲着燕笙歌一笑,“笙笙……”

    “嗯,我扶你起来,地上凉。”燕笙歌趔趄得将他扶起来,秦浥尘周身的重量几乎都压在她身上,“笙笙……”

    “嗯,我在!”

    秦浥尘不厌其烦的叫着,燕笙歌应着,没有一丝不耐烦。

    其实从始至终,他们都错了!

    他们之间……

    是她先招惹了秦浥尘!

    在秦家见到他第一眼,她就喜欢上了这个男人,他坐在树下,仰面望天,阴影投射在他脸上,洒下了一片斑驳的阴影,秦浥尘扭头看着她,燕笙歌真的被惊艳到了。

    她可从未在京都见过如此惊艳绝尘的人,燕殊为参军之前,长得就足以让人惊艳,只是那抹帅气中多了些邪肆放荡,而他则十分干净!

    那双眼睛通透清明,澄澈而又干净,没有一丝杂质,干净得不像话,或许是阳光过于灿烂,他伸手遮住阳光,眯着眼睛盯着燕笙歌,忽然莞尔一笑。

    就在那一瞬间,燕笙歌仿佛听见了花开的声音。

    只是他的爱带着强烈的占有欲,病态而又狷狂,那又如何,她爱他,她可以忍受他的一切。

    世人只看见秦浥尘追着她跑,却不知,先招惹他的人,就是自己!

    “笙笙……”秦浥尘勾手,抱着燕笙歌一齐倒在床上。

    张嘴就往燕笙歌的身上啃,燕笙歌伸手抱住秦浥尘的脖子,张嘴咬住他的肩膀,“嗯——”秦浥尘闷哼出声。

    “笙笙……”秦浥尘似乎清醒了一些,伸手抚摸她的小脸,低头吻住她那双好看的丹凤眼,“我弄疼你了。”

    “没有。”燕笙歌摇了摇头。

    “我想要你!”秦浥尘吻了吻她的脸颊。

    “好。”燕笙歌舒然一笑。

    秦浥尘吻住她的嘴角:“笙笙,我爱你!”

    “嗯。”燕笙歌忽然勾起嘴角。

    秦浥尘酒喝多了,而这一夜两个人几乎都没睡,折腾到了天亮,秦浥尘睡了一个多小时,生物钟就让他睁开了眼睛,床上凌乱异常,还有一丝殷虹的血迹。

    他懊恼得伸手扯了扯头发,燕笙歌睡得很熟,他扯过一条毛巾,裹着燕笙歌,抱起她就往洗漱间走。

    曾经的他是家族弃子,而她是天之骄女,云泥之别,众人都说他用尽手段就为了得到燕家的支持,继而继承秦家的家产,其实……

    他想要的从始至终只有她。

    燕家

    燕殊第二天醒来已经是八点半了,他的头就像是要炸开一样,他双手撑着床慢慢靠在床头。

    蚕丝被子从他身上滑落!

    燕殊陡然睁大眼睛!

    我去——

    为什么他一件衣服都没穿!

    燕殊伸手拍了拍脑袋,他记得昨晚为了给秦浥尘灌酒,他自己也喝了不少,后来他就喝多了,好像和楚楚吵了一架,然后就回家了,然后……

    燕殊陡然想起了什么,他昨晚对姜熹做了什么!

    我去,燕殊,你特么的简直是禽兽啊!你怎么能趁着喝醉酒,就对她用强啊,你丫的还是个男人么!

    简直要死,要死!

    燕殊立刻起身穿起衣服,都没洗漱就往下面冲。

    宋一唯正坐在池塘边,手边放着温热的牛奶,裴燕泽和燕老爷子正在对弈,姜熹却不见了踪影。

    “怎么这样就冲了下来!”衣服纽扣都扣错了,宋一唯起身。

    “熹熹呢!”

    “她送小羽去了小笙那边,待会儿就回来。”宋一唯示意燕殊跟自己进客厅。

    “妈,我去找她!”姜熹该不会生气了吧,他怎么记得姜熹当时是很生气的。

    “她待会儿就回来了,你急什么,你看看你自己,这是什么样子,就这样出门?你要脸,我还要脸呢!”宋一唯冷哼,“坐下,我和你说点事。”

    “妈——”燕殊话没开口,就被宋一唯打断了。

    “虽然我和姜熹处得不久,不过这孩子品性不错,脾气也不很好,可你也不能因为这样就欺负人家吧。”

    “我什么时候欺负她了!”燕殊扯了扯头发,头疼得要死。

    “昨晚你把人家小姑娘欺负成了那样,你还想不承认,她今天穿着长袖长裤出门的,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也不想管,你好歹有个度,知道没!”

    “妈,其实昨天我稍微喝了点酒,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

    “还不是你自己要喝的。”宋一唯轻哼,“你没有你大哥的酒量,就少喝点,我可和你说了,你别把人气跑了,我还等着抱孙子呢!”

    “我怎么会把她气跑了啊!”疼她还来不及呢。

    “自己把握好分寸,听着没!”

    燕殊点了点头。

    “去洗漱一下,下来吃点东西,瞧瞧你像什么样子。”

    燕殊认命的往楼上走,进入房间,直接进入浴室,拧开花洒,冰凉水从头浇到脚,昨晚的片段也慢慢在他脑海中浮现。

    我靠,燕殊,你特么的也太禽兽了,你到底都做了什么!

    而且还笑得那么猥琐!

    做梦?我去,简直没脸见她了,要死要死!

    燕殊下楼,就看见平叔在忙着斟茶倒水,“有客人?”

    “沈老爷子和沈老太太来了。”平叔招呼下人准备茶水。

    燕殊挑眉,挑这个时候。

    随着一阵笑声越来越近,沈老爷子和燕老爷子一齐走了进来,“沈爷爷!”燕殊见着他还是显得有些尴尬。

    自己那时候在沈家,好事没做,好话也没说。

    沈老爷子只是干笑两声,随即落座,沈老太太死死抿着嘴唇,只是看向燕殊的眼睛,却像是利箭一样,倒是让宋一唯心里很不舒服。

    裴燕泽搂着宋一唯的肩膀,附在她耳边,“前些日子,就是小殊带了人去沈家捉人的,还发生了枪战,沈安安也是那个时候替他受的伤。”

    宋一唯挑眉,瞪了裴燕泽一眼,这事儿怎么不早和她说。

    一群人落座,闲聊了几句,沈老爷子打量着燕家,“老沈,你在找什么!”

    燕老爷子喝了口茶,神情惬意,他们估摸着是来找沈廷煊的,可是那孩子已经不在燕家了。

    “我听人说廷煊……”

    “他在战家。”燕殊开口,“战北捷和他很投缘,硬要拉着他认弟弟。”

    沈老爷子眉头紧蹙,本来慈爱的脸上,立刻露出了一丝愠色,“认弟弟?”

    “这不是好事么。”燕殊背靠在沙发上。

    “战家也同意?”

    “战叔叔在外地,况且这事儿应该也不会拦着。”燕殊解释道,“不知道你们找他有什么事情么!”

    沈老爷子嗫嚅着嘴唇,还是沈老太太开了口。

    “听说余祐的案子,和他也有关系,这段时间案子在进行审查,余祐那孩子自小身体虚弱,我觉得这种事他是断断做不来的。”

    “余祐身子一向不好,我觉得这个事情肯定不简单。”宋一唯开口。

    “所以啊,那孩子都很少离开沈家,怎么可能做出这么大胆的事情啊,我觉得这件事情肯定是有内情的,廷煊应该知道得比较多,所以想找他作证。”

    “沈奶奶,这个事情其实已经很明白了,我们不会没有证据去抓人的。”

    “你们的证据都是那些证人的证词而已,况且关家人的证词,能有几分可信度,那关戮禾,明显是要我们余祐的命啊!”沈余祐毕竟是沈家长孙,有自小身体虚弱,沈家对他自然是爱护有加。

    燕老爷子微微挑眉,关家!

    燕殊倒是一笑,“若是您这么说,不如直接去找关家污蔑他的证据,不是来得更加直接么!”

    “你……”沈家人若是敢,也不会到燕家来。

    “好了,别说了!”沈老爷子伸手握住沈老太太的手,“其实我们就是想问问清楚,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廷煊自从出事之后,也没有露面,他没事吧。”

    燕殊抿抿嘴,“没死。”

    “小殊!”燕老爷子轻哼,“怎么说话的。”

    “不说沈余祐走私的这些事情,单单是绑架沈廷煊,蓄意谋杀的罪名,也够他吃一壶的。”况且事实已经很清楚了,沈家人倒是会纠缠不休。

    “老沈,我很理解,你此刻的心情,只是这个事情廷煊那孩子也是受害者……”

    沈家在燕家吃了瘪,心里也是不舒服,可是战家那边还在犹豫要不要去。

    随着军部将证据提交上去,沈余祐的案子推进得很快,这让沈家人都如坐针毡,沈广平本来的职务也受到了影响,毕竟没有人相信,这么大的案子,沈家人会真的这么一干二净,大家看着他们的目光也变得诡谲许多。

    而沈家人则是有口难辩。

    甚至有人说,这沈家和关家勾结,暗中做了许多不法的事情,沈余祐身体不好,就是他们家推出来的幌子,其实真正的bss根本没有抓住。

    不过说一千道一万,沈家因为这件事情已经蒙受了巨大的损失。

    莫雅澜一听说沈廷煊在战家,就往战家冲,沈安安不放心她,也跟着去了战家。

    战家所处的位置比较偏僻,是很多年前的老宅,周围人烟稀少,安静得有些诡异,莫雅澜下车,沈安安心里有些不安,这地方怎么阴森森的。

    “妈,我们回去吧!”

    “不回,若不是他,你大哥又怎么会落得这幅田地,他现在躲起来,倒是落得清净,难不成以为躲起来,就能把这件事情遮掩过去!”

    “其实这个事情就算是没有他,大哥他……”

    “你现在是在帮他说话么!”莫雅澜冷哼,“你可别忘了,如果不是他,我们家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现在京都的人都是怎么在背后说我们的,你不是不知道!”

    “妈,这件事情大哥也有错啊,你也不能说把所有的事情……”

    “你大哥活不了多久了,那种地方是人待的么,你现在觉得他无辜,那谁来可怜你大哥,你大哥从小到大,有多么疼你,你不会不知道吧!”

    “我知道!”沈安安咬了咬牙。

    沈廷煊睡到八点多,终于被某人从床上拖了起来,这家伙天不亮就在院子里喊打喊杀的,你要锻炼,能不能找个远一点的地方,偏要堵在他房间下面,简直吵死。

    他收拾了一下东西,出去活动一下腿脚,他的腿要好得快,就必须多走动走动,战家的院子里都是草坪,还有一些长久未处理的石子,沈廷煊走了两步,差点被扳倒,只能出去溜达了一圈。

    却不曾想回来的时候,就撞到了在战家门口鬼鬼祟祟的两个人。

    莫雅澜一见到沈廷煊,整个人就像是瞬间被打了鸡血,朝着沈廷煊就冲过去。

    沈廷煊握紧手中的拐杖,“你怎么来了!”

    “你还好意思问,要不是你,余祐会进去么!你以为躲起来就没事了么!”

    “那是他自作自受!”

    “我看是你勾结战北捷,故意栽赃!”

    “你说得我本事很大啊,我有那个能力勾结战北捷?你在逗我么!”

    “我只听说你和他关系复杂,哼——”莫雅澜冷笑,“真是恶心透了,为了达到目的居然爬上男人的床,我看你母亲在九泉之下,都会被气得跳起来吧!”

    沈廷煊眸子瞬间变得冷冽异常,“你再说一遍!”

    “我说你就是个死a!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现在整个京都的人谁不知道你和战北捷有一腿,不对,错了,你和关戮禾也有一腿,难不成我说错了么!”莫雅澜冷笑,眼中满是鄙夷不屑。

    沈廷煊倒是无所谓的一笑,“死a?”

    “真是让人恶心,不男不女的狗东西!”

    “汪汪——”沈廷煊的后面忽然窜出两条大狗,战北捷去超市买点东西,出来的时候,沈廷煊已经走了,他立刻追了出来。

    莫雅澜被两条藏獒吓得往后退了两步!

    “滚开——”两只藏獒挡在沈廷煊前面,愣是不走,朝着莫雅澜就开始狂吠,吓得莫雅澜大惊失色。

    “妈——我们走吧!”沈安安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恶犬吓得花容失色。

    她怎么忘了,战家有两只藏獒,这是京都尽人皆知的事情。

    只听说是这战北捷的父亲十分讨厌应酬,自从他的妻子去世之后,瞄上战家夫人位置的人不在少数,媒人更是络绎不绝,惹得他心里很不快,就专门买了两条大狗看门,这藏獒长得本来就很吓人,张着撩人狂吠的模样更是吓得沈家母女不断往后退。

    “怎么回事!叫什么叫!”战北捷提着东西追了上来,面不红,气不喘,只是看了一眼对面的两个女人,“怎么是你们!”

    “来找你的?”战北捷看着沈廷煊。

    “不然呢,战长官,难不成是来找你的么!”沈廷煊也算是见识到了,这战家两只狗却是不咬人,就是喜欢把人扑倒,他今早刚刚出来,那个大黑冲上来,就把他按倒,幸亏是草地,不然非得把骨头给摔坏。

    “肯定没好事!”战北捷轻哼。

    “还不是为了沈余祐的事情,来兴师问罪了。”

    战北捷倒是大笑起来,沈廷煊一副看怪物的眼睛瞅他,“战北捷,你丫能正常点么!”

    “除了我处得不错的那几个人,京都根本没人敢来我们家。”

    “家有恶犬,谁敢来!”沈廷煊冷哼,一大早就被狗舔,沈廷煊心里说不出的反胃,他家的狗和他一样不要脸!

    “沈夫人,沈小姐,你们别怕,我们家的狗不咬人!”战北捷看着两个人急得跳脚的模样,憋着笑。

    “你让狗走开,走开——”莫雅澜往后退,这狗就往前逼近,而且一直在狂吠,眼中泛着精光,都这样了,你和我说你家的狗不咬人!你在逗我么!

    “真的不咬人,你别冲着它叫,你越是害怕,它越是兴奋,大黑,小黑,快回来!”战北捷这话说完,两只狗倒是没动作了,只是看着莫雅澜的眼睛,却变得越发诡异!

    “你看吧,不咬人!”战北捷轻笑。

    而此刻一只狗忽然冲着莫雅澜叫了一声,她双腿一软,险些栽倒在地上。

    “滚开啊,滚开——”莫雅澜吓得双腿发软,她抓紧手中的包就朝着两个狗扔过去!

    “别——”战北捷想要阻止的时候,已经迟了,那方包已经直接砸在了大黑的脑袋上。

    “嗷呜——”大黑发出一声哀嚎,包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它忽然瞪住了莫雅澜。

    “坏事了!”战北捷扔掉手中的包装袋,就朝着大黑走过去,他刚刚要捡起地上的铁链,沈廷煊忽然抬起拐杖,将铁链直接甩到一边,战北捷瞪了沈廷煊一眼,“你……”

    沈廷煊微微一笑!

    而此刻地上的铁链忽然飞快的在地上拖行,大黑跑了两步,两只前爪直接抬起,朝着莫雅澜扑过去!

    “啊——”莫雅澜发出了一声惨叫!

    “沈廷煊,你……”战北捷无奈。

    “我怎么了,我腿脚不方便,又不是故意的!”

    ------题外话------

    这一口下去,真的是……啧啧,要血肉模糊了,谁让她挑衅人家来着,战北捷都说了,他家的狗不咬人,她还弄,好了吧,啧啧……

    沈四少:就是有一点!

    我:你说!

    沈四少:不能直接咬死么!

    我:你……太狠了!那得多惨啊!

    沈四少:谁让你给我安排了一个如此凄惨的身世,你还敢说!

    我:(缩脖子)这样才能激发广大女性同胞对你的爱意!

    沈四少:你确定激发的是爱意,不是母性?

    我:(⊙⊙)…好像有点道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