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12 对嘴儿吹,哥俩怼妹夫(二更)

正文 312 对嘴儿吹,哥俩怼妹夫(二更)

    ( )战家

    沈廷煊是真的被吓死了,战家这两只藏獒是专门看门的狗,长得凶神恶煞的,身强体壮,体格健硕,獠牙上还附着着口水,能不下人么!

    他就是腿脚灵活都不敢上去招惹,这刚刚是被狗非礼了!

    沈廷煊双腿虚软,伸手扶住倚靠的车门。

    战北捷在一边笑到不行。

    “你还笑!”沈廷煊挑眉。

    “汪汪——”另一只狗忽然朝着沈廷煊吼了两嗓子,我滴乖乖,沈廷煊从地上摸起被吓掉的拐杖,护在身前。

    “好了,小黑,别叫了!”战北捷招呼伸手示意两条狗离开。

    “走吧,进去!”战北捷笑得眼泪都快下来了。

    这沈廷煊一向自负傲娇得很,谁会想到他这么怕狗,他们家的狗明明长得很是可爱!

    “你过来!”沈廷煊现在握紧拐杖的力气都没有。

    “需要我扶你?”战北捷挑眉。

    战北捷朝着他走过去,而此刻轩陌的电话忽然来了,轩陌示意楚楚关掉声音,“老战,你们到了么!”轩陌怕这两人脾气都不怎么好,路上出点乱子。

    “刚刚到家。”战北捷顺手从沈廷煊手里接过拐杖,“扶着我!”

    “我去,你以后给我注意点你家的……”

    “我也没想到你腿都能软了啊!”

    “你还说,都是你,你在笑什么,幸灾乐祸!”沈廷煊挑眉。

    “绝对没有!”战北捷立刻否定。

    “最好是!胳膊给我扶着!”

    轩陌愣了好半天,这……

    腿软?

    什么梗?

    “怎么了?怎么不说话!”燕殊刚刚开口,轩陌已经将电话挂断!“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他俩不会出事了吧。”燕持眉头紧蹙。

    “不是!”轩陌握紧手机,“沈廷煊说他腿软……”

    “他的腿本来就受伤没力气啊!”楚衍直接走过去,端起一杯水就灌了一大口,“你紧张什么啊,脸色都变了。”

    “不对头,他的口气也很虚弱的样子,像是……和谁打了一架,说话有气无力的。”

    “那家伙横得很,谁能欺负他!”楚衍倒是没想多少,只是其余众人的脸色就变得越发古怪了。

    “明天去战家溜一圈!”燕殊神情惬意慵懒。

    “他家有啥好玩的,就他家那两只狗,我是不敢去!”楚衍轻哼。

    秦浥尘伸手指了指他手里的水杯。

    “你干嘛,你不是有水么!”楚衍又灌了一大口水。

    “那杯水是阿陌的。”

    “额……”楚衍顿时觉得冰凉的水有些灼热,喉咙有些发烫,怎么越喝越渴,“我和阿陌这交情,一杯水而已,不算什么!”楚衍厚脸皮的贴到轩陌身边,“阿陌,我们去唱首歌!”

    “你自己唱,还有……”轩陌直接从他手里将杯子夺过去,“杯子给我!”

    “我……”

    楚衍冷哼一声,继续去唱歌,秦浥尘就坐在轩陌身边,轩陌是做医生的,对个人卫生一直很讲究,平时和他们一起也从不喝酒,因为随时可能会有工作,秦浥尘将一个干净的杯子递给他。

    “不用。”轩陌拿起一侧的茶壶,自己给自己倒了杯水,秦浥尘睁大眼睛。

    他还真不嫌弃楚衍!

    燕笙歌闷声一笑。

    “笑什么?”秦浥尘扭头。

    “没什么啊,你觉不觉得轩陌对楚衍……”

    “嗯,好兄弟!”

    “哦!”燕笙歌饶有趣味的看了轩陌一眼。

    战家

    此刻的战北捷和沈廷煊丝毫没注意到他们的对话引起了误会,沈廷煊走了几步,觉着身上有了点力气,从战北捷伸手夺过拐杖,一把将他推开。

    “你还真是卸磨杀驴!”

    “你是驴么!”沈廷煊挑眉,“看好你家的狗!”

    “他们喜欢你才会这样的!”

    “我要洗脸!”

    “你要不要洗个澡!”

    “也可以!”

    “一个人可以么!”

    “为什么不行!”沈廷煊咬牙。

    他是伤了腿,不是残废!

    沈廷煊那颗子弹打中了的地方有些特别,他现在腿还是有些没力气,不然早就扔了这讨人厌的拐杖,他艰难的洗了个澡,一出来,就发现战北捷居然在他房间,这一回他倒是见怪不怪了。

    这家伙是一点小节都不拘啊,上回从沈家爬进他的房间,第二天他专门站在楼下看了看,因为是自家修建的别墅,他的窗户到地面少说也有二十米,而且周围并没有可以提供攀爬的地方,这家伙是飞上去的么!

    “怎么着?还有事?”沈廷煊裹着浴袍,头发还湿漉漉的搭在额前,那枚蓝色耳钻在灯光下显得越发耀眼。

    “这个给你!”战北捷从拿出放在一侧的一个牛皮纸袋,递给沈廷煊。

    那牛皮纸袋裹着一个东西,不过看形状,应该是钱!

    沈廷煊将拐杖放在一边,坐到床上,伸手接过牛皮纸袋,打开一看,果然是钱,“这是奖金?”

    “嗯,我给你专门申请的。”

    “战北捷!”沈廷煊忽然靠近他,他的呼吸一滞,这家伙要干嘛,他的身上有着清冽好闻的薄荷味道,那是他家的沐浴露味道,“你知道我一天赚多少么!”

    “你就是赚得再多,和这个的意义也是不同的,你拿的不是钱,是荣誉!”

    “去特么的荣誉!”那件事在沈廷煊心里憋了好久了。

    他这辈子虽然受了不少冷眼,可是还从未被人那般折磨过。

    “你……”

    沈廷煊随手将纸袋打落,钱的一角从纸袋中滑落出来。

    “战北捷,你特么的之前是怎么和我保证的,你和我说,不会让我受伤,我才帮你的,结果你,你还得老子差点**!”

    战北捷伸手摸一把脸上的口水,这家伙有必要这么激动么!

    这不是没有那啥么!

    “不许擦!”

    “你继续说!”战北捷就知道,这家伙绝对不会给自己好脸色。

    “你别以为给我申请这个,这事儿就这么算了,老子的精神损失费呢,老子还要住院费,医疗费,误工费……你知道老子一天纯收入多少么,你知道因为你这儿破事,老子耽误了多少事么,这些东西,五万块钱就把我打发了!”沈廷煊目测了一下。

    “五万二!”

    “也差不多!”沈廷煊咬牙!

    “差很多,多了两千!”

    “你……”

    “我工资一个月也就……”

    “我不想知道你的事情,等我伤好了,我们就老死不相往来,你听着没!”

    “嗯。”这孩子怎么这么扭啊。

    “我特么的怎么就认识了你,简直倒霉!”

    沈廷煊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直到他气喘吁吁,战北捷才开口:“我能擦把脸么,你别太激动。”

    “老子心里火大!”

    “现在的孩子怎么都这个样子,一口一个老子老子的,年纪不大,怎么都……”

    沈廷煊狠狠瞪着他,战北捷立刻求饶,“成,我不说了,我去擦把脸!”

    战北捷出来之后,沈廷煊已经进了被窝,他弯腰将地上的钱捡起来,放到他的床头,“这钱你拿着。”

    “你以前这点钱能弥补我受到的创伤么!”

    战北捷无语,这还没完没了了。

    “我告诉你,不可能,我脑子当时进水了,居然就信了你的话!”

    战北捷深吸一口气,“说完了?”

    “没有!”沈廷煊冷哼!

    “你特么的还没完没了了,难不成就你心里窝火么,这钱你给我拿着,老子求了那群人好半天才给你申请的,给我揣好了!”战北捷本就不是什么有耐心的人,这耐心也被沈廷煊磨得差不多了。

    “你……”居然还他发火!

    “别这么娘们唧唧的,你要是个男人,就来揍我几拳好了,权当是赔罪,这钱你拿着,有什么事睡一觉再说!”战北捷说着就往外面走,“燕持那笔生意还是我给你拉的,费了老子不少口水。”

    沈廷煊一愣,攥紧手中的钱。

    他不稀罕,随手一扔,开始玩手机。

    过了几分钟,门又被推开,沈廷煊身子一凛。

    我靠,他下意识的伸手将被子往身上一扯。

    战北捷拿了几套换洗衣服过来,“这些是我以前的衣服,我的衣服你穿得都大了,这些衣服应该可以穿,早点休息!”

    “这门可以反锁么!”沈廷煊咬牙。

    睡个觉都没安全感啊。

    “你觉得需要么?反正我一撞就开了!”战北捷笑着往外走。

    沈廷煊仰面朝天,苍天啊,让他赶紧离开这里吧。

    唱歌到了十点多,楚衍嚷嚷着要去吃宵夜,一群人又开车去了附近的餐厅,楚衍脸色嘲弄,紧挨着姜熹坐,“嫂子,我下个月要回家一趟,你要是有空,我带你去玩。”

    “你要回家?”姜熹挑眉。

    “嗯。”楚衍叹了口气,神情显得有些落寞,“每年这时候都得回去。”

    “什么时候走?”

    “下个月中吧。”

    “她没空。”燕殊给姜熹倒了杯水,“我们要结婚了。”

    “噗——”楚衍一口水直接喷了出来。

    轩陌递给他一张面纸。

    “嫂子,你和他才认识多久啊,这就结婚,会不会太早!”

    “若是人是对的,结婚就是早晚的事。”姜熹会然被人注视,脸上滑过一丝娇羞。

    燕持附在叶繁夏耳边,张嘴轻轻咬了一口她的耳垂,“妈说要不一起办酒,也比较热闹。”

    叶繁夏淡定的喝了口水,强压住内心的一抹燥热和悸动,“伯母这么说?”

    “一起不是很热闹么,或者你有别的想法?”燕持握住叶繁夏的手,紧紧包裹住。

    “随你。”

    燕持抿嘴一笑。

    宋一唯和他说的时候,他只说考虑一下,燕殊职业比较特殊,一年休假的时间实在有限,婚事自然要着急一些,况且他不知道叶繁夏如何考虑,也就没急着答应。

    宋一唯有句话,让他心里很是不爽。

    “以后小殊先有了孩子,你家还得叫他哥哥。”

    燕持咬牙,他家孩子才应该是大哥。

    再说了,就燕殊那性格,他家孩子以后指不定会是什么性格,若是极其恶劣,自己孩子岂不是要被欺负,果断不行。

    “嫂子,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啊,哎——你说你一旦结婚了,就直接从女孩变成少妇!”

    “咳咳——”姜熹一口水呛在喉咙里,少妇?

    “你说你以后肯定也不能随便和我出来玩了啊,而且你以后要是有小孩什么的,你知道小孩什么的是最麻烦的,我就是搞不清楚,为什么秦浥尘这么早要孩子!”

    燕殊和燕持刀眼齐齐向秦浥尘射过去。

    “小笙姐,你是怎么想的啊,这么早要孩子!”楚衍盯着燕笙歌。

    “这不是怀上了么,就要了。”燕笙歌尴尬的笑了两声,默默垂下头,被自家哥哥盯得头皮发麻。

    都这么长时间了,这两个人提到这事儿,怎么还这个样子。

    他们夜宵吃的烧烤,上了一些烤串,不过啤酒倒是都上来了,楚衍一见到酒,两眼简直放光。

    他还没来得及摸一下酒瓶,啤酒就被燕殊一股脑儿的推到了秦浥尘面前。

    “走一个?”燕殊眼中满是挑衅的意味,锐利的眸子中噙着一抹淡淡的笑意,却笑得秦浥尘脊背发凉。

    “燕殊若是叫不动你,再加我一个!”燕持将一瓶酒放在秦浥尘面前,酒瓶撞击桌面,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小笙,你去熹熹身边坐,我坐你的位置!”

    没等燕笙歌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被自己哥哥扯了起来,等到她落座之后,才发现自己老公被自家两个哥哥夹在中间。

    活脱脱像个……

    夹心饼干!

    “我不是很能喝。”秦浥尘看着满眼绿色的酒瓶,一阵头疼。

    “喝多少没事,就看你有没有诚意了!”燕殊说着直接拿着筷子撬开酒瓶,都不经过杯子,直接将酒放在了秦浥尘面前,“是男人就对嘴吹!”

    “我……”

    “来,我喂你!”燕持笑得极其腹黑。

    “不用,我自己来!”秦浥尘接过酒瓶。

    燕笙歌一脸紧张,叶繁夏只是冒了一句:“他们有分寸的,你别太担心。”

    有分寸?叶子,你是没见到这两个人目露凶光么!

    楚衍憋着笑,给姜熹拿烤串,“嫂子,叶子姐,小笙姐,你们都吃啊,凉了就不好吃了。”

    秦浥尘对着嘴一口气喝了大半瓶啤酒,燕殊拿着烤串扔到他面前,“过过嘴,我们继续喝!”

    “我陪你!”燕持慢条斯理的捏起一根烤串,拿出纸巾像模像样的测试着穿插的木棍儿,慢悠悠的咬了两口。

    “你俩不喝?”秦浥尘秀气的眉头紧紧拧在一起。

    “喝啊!”燕殊从一侧拿出两个小酒杯,给他和燕殊斟满,“来吧,喝!”

    秦浥尘简直绝望。

    “不喝?这么不给面子,想当年你娶我妹妹的时候……”

    “我喝!”秦浥尘咬牙。

    姜熹艰难的咽了咽口水,刚刚准备开口,就被叶繁夏给阻止了,“让他们喝吧,难得见着秦浥尘被怼。”

    “他已经喝了三瓶了。”

    “是他自己活该,是吧,小笙!”

    燕笙歌呵呵一笑。

    “这事儿其实也不能怪他一个人,生孩子这种事也不是他一个人就能完成的!”

    “你还替他说话!”燕殊将酒杯扣在桌上,发出了清脆响亮的声响,“他是个男人!这种事,就算是你……话说,我一直没问过你,当初你主动还是他……”

    燕笙歌轻轻咬了咬嘴唇,“二哥,其实……”

    “我喝,这事儿我认!”秦浥尘握紧酒瓶,“只是我从未后悔过!”

    “你给我们家来一出先斩后奏,你还有理了!”燕持咬牙。

    叶繁夏附在姜熹耳边,简单说了一下经过。

    “当初秦家的二少爷,就是秦浥尘的哥哥在疯狂的追求小笙,小笙却和秦浥尘在一起了,其实燕殊和燕持都不怎么待见他,秦浥尘他……”叶子顿了一下,“总之他们以为秦浥尘就是燕笙歌挡着秦家二少爷的一个借口,所以他俩在一起的时候,他们也就没多加干涉,以为总会分手的。”

    “结果怀孕了?”

    “是啊,然后燕家的几个男人就怒了。”叶繁夏耸肩,“燕持把公司关了几天,专门去秦家要说法,和燕殊堵着秦浥尘揍了他,因为这事儿,两个人还被警察请去喝茶了,不过秦浥尘也没追究,不然燕殊啊,就惨了……”

    “他敢追究么!”姜熹摇了摇头。

    “反正他俩就觉得秦浥尘是看着小笙年纪小,把她拐走了,心里自然不甘心,不过那时候他俩一个在部队,一个在忙着创业,小笙确实也挺孤单的。”

    “然后就结婚了?”

    “哪能啊!”叶繁夏扑哧一笑,“燕殊专门请了假,全程陪着燕笙歌,就是不许秦浥尘靠近,不过伯母终归心疼小笙,就让秦浥尘从燕家后面溜进去,结果被燕殊当成小偷,愣是给揍了!”

    “噗——哈哈……”姜熹实在没忍住。

    “反正事情挺多的,不过燕家终归心疼小笙,也不能看着她肚子一天天大起来啊,没办法,只能嫁给秦浥尘了,结婚当天燕殊和燕持冷着一张脸,吓得秦家人愣是没敢进到燕家里面,后来秦家老二去砸场子,燕殊本来心里就有气,直接撒在他身上了,也是可怜。”

    “他们现在不是很幸福么!”

    “是这样没错,不过他们总觉得是秦浥尘拐走了小笙,一提到这事儿,这两个人就立刻统一战线,逢年过节,秦浥尘就没走出燕家过,基本上都是被抬出来的。”

    姜熹倒是很好奇,这两个人之间到底又是怎么扯到一起的。

    人家孩子都这么大了,怎么着兄弟两个还是咽不下这口气啊。

    宵夜之后,燕隋开车接他们回去,而秦浥尘夫妇则是有轩陌和楚衍送回去。

    这醉得都有些不省人事了。

    不过秦浥尘喝完酒,倒是不会耍酒疯什么的,只是安静的躺在燕笙歌肩膀上睡着了,睡梦中他的眉头紧紧蹙起。

    “小笙,估计晚上要辛苦你了,你别怪你哥哥。”姜熹站在车门口。

    燕笙歌无奈的叹了口气,“还是嫂子贴心。”

    “走吧,熹熹……”燕殊喝得微醺,从后面一把抱住姜熹,“熹熹,我们回去睡觉,嗯……我好困,回去睡觉!”

    “好好,回去睡觉,你别乱晃!”燕殊身材高大,看着纤瘦,其实体重可不轻!姜熹一个人根本架不住他,倒是燕持只是喝了两杯,神色无恙。

    “熹熹,亲一口!”

    “回去说!”

    “不行,亲一下!”燕殊忽然变得十分执拗。

    “你乖一点!”姜熹还是头一次见燕殊喝这么多酒,平素他都比较克制。

    “不乖,赶紧亲一下!”燕殊抱着姜熹就使劲晃啊晃。

    “啧啧……燕二少,你真是不要脸,当街索吻,嫂子都说不要了,你要点脸成不!丢人!”楚衍坐在副驾驶,冲着燕殊吼了一句!

    “马丹,谁让你说话了!”

    “砰——”说完一脚踹在了车上。

    楚衍睁大眼睛,我靠,老子新买的车子!

    他立刻跑下车,这家伙脚是铁做的么,居然给他踹进去一个凹槽!

    “燕殊,你赔我车子!”

    “那你让我亲一口!”燕殊呵呵一笑!

    楚衍气得两眼冒火,我去,毁了我的车子,还想非礼我,他说着一拳就朝着燕殊砸过去,姜熹吓了一跳,拖着燕殊往后退,燕殊非是不走,硬生生接了一圈,“你丫挠痒痒呢!再来……”

    “我……”楚衍气急败坏,轩陌从车上下来,拉住了他,“走吧,不早了!”

    “不行,他非要赔我车子!”

    “赔你……”燕殊嘴巴里念念有词,“好啊,陪你……你过来,今晚……嗝——我就好好陪你!”

    “燕殊,你变态,谁要你陪了!”

    “不要就算!嗝……呵呵,熹熹,我们走!”

    楚衍看着燕殊的背影,趔趔趄趄,心里更是堵着一口气。

    这家伙该不会根本没醉吧!

    他说着跑过去,抬起一脚,就朝着燕殊屁股踹过去……

    ------题外话------

    秦浥尘和燕笙歌之间事情还挺多的,满满的jq啊……吼吼,秦浥尘,让你嘚瑟被怼了吧,哼哼!

    秦浥尘:亲妈!

    我:我本来就是亲妈,看你被欺负我忽然觉得无比酸爽!

    秦浥尘:变态!

    我:(╯‵□′)╯︵┻━┻活该别虐,我要虐你!

    秦浥尘:老婆娶了,孩子生了,你想怎么滴。

    我:我……我诅咒你不举!

    秦浥尘:呵呵,我身体倍棒!不用你操心。

    我:哼——燕笙歌,管管你家男人!

    燕小笙:他喝多了,你何必和一个酒鬼计较!

    我:我……╭(╯^╰)╮不开心!

    秦浥尘:谁ar?

    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