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11 想你了,四少被狗非礼

正文 311 想你了,四少被狗非礼

    ( )京都燕家

    燕殊伸手摩挲着姜熹的小脸,这张脸和他记忆中的一模一样,她是真的几乎没有变样,尤其是那双眼睛,一如既往的漂亮。

    “当时怎么把头发剪了?”

    姜熹莞尔一笑,“打结了,怎么洗都洗不干净,当时也觉得自己疯了,拿着剪刀自己头发给剪了,把同屋的阿姨吓得半死,她后来给我修剪了一下。”

    姜熹伸手摸了摸头发,显得有些羞赧,“短发不好看么?”

    “好看,怎么样都好看。”燕殊头抵在她的发顶,深吸一口气。

    淡淡的洗发水清香钻入他的鼻息,他低头吻了吻她的发顶。

    “你什么时候知道当年那女孩是我的。”

    “见到你就认出来了。”燕殊可不止见过那一次。

    “你该不会从小就对我一见钟情了吧。”姜熹抬头看着燕殊,灵动的猫眼带着一抹促狭的笑。

    “所以急着要把你娶回家!”燕殊低头轻啄她殷虹的嘴唇。

    姜熹抬头看着他,真的和以前长得完全不同,小时候的燕殊,比女孩还精致,可是现在的他,满身伤痕,眼神霸道而又凌厉,尤其是穿上这身衣服,更是显得果决杀伐,倒是变了许多。

    他双手死死搂紧姜熹的肩膀,恨不得将她揉碎在自己的身体里,他将姜熹按向自己,

    姜熹头贴在他的胸口,她能够清晰的感觉到燕殊强劲而又有力的心跳,好快。

    “燕殊,我快喘不过气了!”姜熹伸手安抚他的后背。

    燕殊松开手,伸手按在她的肩头,“熹熹,想我了么?”

    “你小时候长得多好看啊,怎么长大却长残了?”

    燕殊脸一黑,这女人……

    这种时候,难道就不会说些好听的么!

    自从他参军之后,已经有许多人说过这种话了,第一个就就是宋一唯。

    “小殊啊,你怎么没有以前好看了!”

    我去,什么好看不好看的,他一个大男人要什么好看的,他这是变得越来越有男人味了好么,这些人真是够了!

    他直接低头吻住她,他吻得小心,张嘴舔舐她的唇角,酥酥麻麻的感觉就像是有一股电流瞬间窜过她的全身,姜熹小心翼翼的伸手,攥住他的衣服,两个人的身体忽然贴近,姜熹心悸不止。

    以前不知他们之间还有这一层渊源,那种感觉就像是……

    他在她生命中有过浓墨重彩的一笔。

    他们之间不仅有未来,其实也有回忆。

    “熹熹……”

    “嗯。”姜熹脑子有点晕。

    “张嘴!”

    “啊?”姜熹正想着之前的事情,还没反应过来,一个灵活灼热的东西已经钻入她的口腔……

    姜熹脸红发烫,他的气息温暖却又强势,霸道的钻入她的整个鼻息,就像他整个人一般,强势的挤入她的生命中。

    那一瞬间,她觉得浑身的毛细血管都在舒张,燕殊炙热的手裹在她的腰间,将她整个身子压向自己,她踮着脚,想要迎合他,殊不知她的一点点迎合,换来的却是更加强势而又猛烈的攻势。

    “唔——”嘴唇传来的酥麻,让姜熹忍不住睁开眼,有些嗔怒的瞪了燕殊一样!

    “你别咬!”姜熹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燕殊对准她的嘴唇啄了一口。

    “恨不得那你吃了,一口一口……”

    燕殊低头轻啄她裸露在外面的肩膀,还故意伸出舌头舔了一口,惹得姜熹轻颤,他的嘴唇在她肩膀锁骨处游离,偶尔张嘴咬一口,下口很轻,酥麻瘙痒。

    “嗯——”姜熹轻吟出声,伸手抱住燕殊的脖子。

    “熹熹……”燕殊直接将姜熹压在门上,双手直接扶住她的腰。

    燕殊张口咬了咬她细软的肌肤,还很香,那模样就像是忽然得到了梦寐以求的宝贝一般,余光观察着姜熹的反应,露出尖细的虎牙,小心翼翼的啃噬了一口。

    姜熹眼神迷离,神情变得有些恍惚,面上的神色似是害羞,又像是痛苦,内心有些抗拒,却又带着一丝小窃喜,矛盾的思绪在她内心狂奔,理智溃败,只能迎合。

    “抱着我。”

    姜熹完全是下意识的双手抱住他的脖子,等到她反应过来,自己双腿已经被他架在了腰上,这姿势……

    “你……”

    姜熹发现,燕殊十分喜欢这个姿势,只是这样的话……

    好害羞!

    “搂得紧一点,不然掉下去了!”话说这女人也太轻了!

    在他家这么久,不是给她炖了不少汤品么,怎么还是这么瘦啊。

    她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他的身体变化,灼热躁动,在他们两个人的心上蔓延,姜熹气喘吁吁,伸手抱住燕殊的脖子。

    燕殊拖着姜熹,将她压在墙上,那撩人而又让人面红心跳的姿势,让两个人的体温都在逐渐升高。

    身体的贴近,让他们能够更加清晰地感觉到对方那急促而又灼热的呼吸,燕殊觉得口干舌燥,身体更是躁动不安,他抽出一只手抚摸着姜熹微醺的侧脸,“熹熹……”

    “嗯?”姜熹眼神朦胧而又迷离,那双猫眼染上了一层说不出的魅惑。

    “你是我的!”燕殊的吻霸道得像是狂风骤雨。

    一吻结束,两个人都气喘吁吁,姜熹不安的扭动身子,燕殊靠在姜熹肩头,喘着粗气,“别动了。”

    姜熹立刻停止动作,过了好一会儿,见他呼吸平稳,才小心翼翼,试探着说了一句,“燕殊!”

    “嗯!”燕殊双脸潮红,脸部的温度高得下人。

    姜熹伸手捧住他的脸,燕殊低头看着姜熹。

    皮肤很白,泛着一种细瓷般的光泽,皮肤细腻得看不见一点毛孔,一双猫眼微微眯着,慵懒还有一丝危险,秀气的鼻子下面是玫瑰色的嘴唇,泛着柔和的光泽,现在微微有些红肿,周身的气质沉静,有一种古典韵味。

    “如果早知道我会爱上你,我就跟你走了。”姜熹抱住燕殊。

    他的呼吸粗重而又急促,姐姐,别玩了……

    燕殊简直欲哭无泪啊!

    再这么玩下去,他就真的要废了。

    姜熹无辜的眨了眨眼睛,“要不要去洗手间!”

    “帮帮我!”燕殊伸手扯住姜熹的手,直接往下探。

    帮个小时之后

    燕殊从洗手间出来,姜熹正坐在梳妆台上吹头发,燕殊从后面接过吹风机,随手拨弄着姜熹的头发,“你解决好了?”姜熹促狭道。

    “别再惹火了,待会儿还要下去见爸妈!”燕殊粗粝的手指,穿过她的发丝。

    姜熹的发丝很细,而且十分柔软,吹风机的风温暖得如同三月的春风,姜熹微微闭上眼睛,“你看起来不是第一次给人吹头发了。”

    “以前给小笙吹过,不过那丫头很嫌弃我。”燕殊低头一笑。

    吹完头发,姜熹刚刚要站起来,燕殊伸手按住她的双肩,忽然传来金属摩擦声,忽然一个吊坠出现在姜熹眼前。

    姜熹定睛一瞧。

    “这个……”

    “我第一次中弹,从我身上取下来的,从心脏边缘擦过去了,子弹我一直保留着。”挂坠从子弹顶部穿过,棱角被磨平,燕殊伸手将姜熹的头发拨开,“之前就想送你了。”

    姜熹伸手抚摸那枚子弹,冰凉,却又觉得无比炙热。

    她看着镜子中的男人,半蹲着身子,小心翼翼的拨弄着锁扣,神情专注而又认真。

    “走吧,我们下去,估计爸妈已经下去了。”

    姜熹点头。

    正好沈廷煊架着拐杖也从房间出来,他的腿伤好得差不多了,他看见燕殊倒是一愣,“昨天才走,这就回来了?”

    “战北捷也回来了,待会儿他说接你回去!”

    “啊?”沈廷煊蹙眉,“我和他没关系!”

    沈廷煊一想到自己受的屈辱,这心里总是咽不下一口气,战北捷这个混蛋,说得比唱得还好听。

    口口声声说要保护自己,结果呢,自己还不是差点被……

    “沈家人知道你在我们家,估计过些时间会借着别的由头来找你,战家对你来说是更好的选择。”

    “你是怕我把熹熹……”沈廷煊促狭的看着姜熹锁骨处的一抹红痕,眸子一紧。

    “哎……”他耸了耸肩,“关爱单身狗,人人有责!”

    “你沈四少要找对象,还需要愁么,我想京都无论男女,都有许多人争破了头想要和你在一起吧,男女通吃的沈四少!”

    “你……”沈廷煊咬牙,扭过头要把人关上,里面还响着音乐声。

    姜熹走过去,“我来吧。”

    “在我心上用力的开一枪,让一切归零在这声巨响,如果爱是说什么都不能放,我不挣扎反正我也没差……”

    “怎么了?你喜欢这歌?”沈廷煊一笑。

    女声低沉,带着一丝痛彻心扉,姜熹将门关上,微微摇了摇头,“下楼吧。”

    “熹熹,昨天楚楚说约你出去唱歌,待会儿一起去吧。”

    “你不说我都把这事儿给忘了!我给他打个电话,晚些再去。”

    “不急,可以吃了晚饭再去!”

    燕殊看着两个人一唱一和的,紧紧的拧起眉头,自己不过出去一天而已,这两个人怎么变得这么好了,唱歌?和楚楚?

    杀了他得了。

    三个人下楼的时候,宋一唯和裴燕泽已经换了舒服的居家服,裴燕泽和燕老爷子一边下棋对弈一边说着近来的国家大事,宋一唯则是逗弄着秦序羽。

    “听说秦家要接小羽回去住几天?”宋一唯缓缓开口。

    “我爸说想他了。”

    “这种时候……”宋一唯抱着秦序羽,无奈的摇了摇头,“你和你两个哥哥关系还是那样?”

    “嗯!”秦浥尘勾嘴一笑,“就那样。”

    “说起来还是小笙……”

    “妈,你可别看我,和我没关系!”

    “就是,他们不喜欢浥尘又不是一天两天了,不过是借着小笙的事情发作罢了,而且现在秦氏是浥尘在负责,您也就别操心了。”燕殊笑着说道。“秦家那些人还能掀起什么浪?”

    “嗯。”宋一唯笑着招呼燕殊过来。

    “听说你上次受伤了,给我看看!”

    “妈,没事,都多久的事情了!”

    沈廷煊和姜熹寻了个位置坐下,秦家为了小笙和秦浥尘闹矛盾?

    “秦浥尘上面有两个同父异母的哥哥。”沈廷煊解释道。

    “听说过。”姜熹到京都毕竟不是一天两天了,早就听闻过。

    秦浥尘的大哥已经结婚了,不过一直没有生子,之后领养了两个小男孩,他的二哥风流成性,至今未婚。

    “听说秦浥尘的二哥当时看上了燕笙歌,撺掇着家里来给他提亲,只是你也知道,这秦家老二风流成性,每天不是和这个女明星纠缠,就是爆出他哪里来了一个私生子,私生活极其不检点,燕家自然是瞧不上的。”

    “那怎么办!”姜熹倒是没听过这个。

    “据说他为了燕笙歌戒烟戒酒,立志做个好男人,可是……忽然就变成了他的弟妹,婚礼当天喝多了酒,还去闹场来着。”

    “不是吧!”姜熹拧眉,这倒是未曾听过。

    “被燕殊揍了一顿,扔了出去,也是从这件事情开始,秦家和燕家的关系一直都不太好。”

    “好吧!”

    宋一唯招呼姜熹过来。

    “熹熹,你父母都不在了,家里可还有什么可亲的长辈,我想着近期就把你们的婚事提上日程,我知道你们谈恋爱到现在时间也不长,你若是觉得急了,我们就往后面推推,都看你的意思。”

    姜熹微微点了点头,想起了之前黎锦荣和自己说过的话,想起已经好久没和尤卫兰联系了。

    “倒是有从小就对我十分照顾的长辈,我过些时日要回去一趟,我的户口本各种手续都在家。”

    “到时候让小殊陪你去,既然一直对你很照顾,小殊啊,你好好准备一下,别失礼了。”

    “我知道。”燕殊只要想到姜熹会为自己披上婚纱,那幸福感就像是要从胸口溢出来,这天底下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此。

    本来打算一家人在一起吃顿饭,裴燕泽临时接到了公务,急匆匆的换了衣服就往外面走,宋一唯也跟了出去,燕持和叶繁夏回来,连人影都没见到,吃了饭,楚楚电话就来了。

    燕家一行人刚刚到了ktv包厢门口,燕殊将门推门,就看见楚楚一个人霸着麦,声嘶力竭的吼着,轩陌和战北捷已经坐在了包厢里面,歪着头在说什么,见他们过来,立刻迎了上去。

    “嫂子!”楚衍见着姜熹就要扑。

    燕殊一脸嫌弃的一巴掌拍过去。

    “能不能离我媳妇儿远点!”

    “啧——瞅你那小气的样子,真是难看,嫂子,过来,我们一起唱一首!”

    “唱什么?儿歌么!”燕殊拉着姜熹就坐下。

    “哼——”楚楚冷哼一声,自顾自的嗨唱起来,他是一个人都可以自嗨那种。

    战北捷见着沈廷煊立刻走了过去,伸手要去扶他,却被他一手打了回去,“别碰我。”

    “哎呦,几天不见,不认识哥哥我了!”

    “战北捷,你丫能要点脸么!”沈廷煊呕死,什么哥哥弟弟的,他可不承认。

    “就是啊,老战,能不能要点脸,人家不想认你做哥哥。”燕殊轻笑。

    燕持俯身给叶繁夏倒水,扭头看了看一脸郁卒的战北捷,“你俩长得也不像兄弟。”

    “哪里不像!”战北捷无语。

    “像父子!”秦浥尘开口。

    “我靠,秦浥尘!”战北捷无语,他长得有那么老么!

    “沈四少长得多么秀气啊,就你这粗枝大叶的,你也好意思当人家哥哥,战北捷,你害不害臊!”燕殊抿嘴一笑,伸手搂着姜熹。

    “我……”战北捷冷哼一声,“廷煊啊,你别听他们胡扯,我以前也长得很秀气的,真的!”

    “老战小时候确实长得好看!”秦浥尘开口,“之前在他家见过照片,绝色!”

    “识货!”战北捷挑眉!

    “套马的汉子你威武雄壮,飞驰的骏马想疾风一样……”楚衍忽然冒了一句出来,惹得众人大笑!

    “威武雄壮!”秦浥尘点头附和!

    战北捷无语,自己坐在沈廷煊边上,“之前你帮了忙,部队那边又奖励,奖金在我家……”

    “是么!”沈廷煊无语,老子都要**了,给我奖励!

    他是缺钱的人么!

    “这里太吵,我们先回去说!”战北捷今天是打定主要要把沈廷煊带回家,好好补偿他!

    “那个,我和廷煊先走!”

    “你们随意!”燕殊挑眉,终于把沈廷煊送走了!

    “我不……战北捷,你松开老子,战北捷,你特么的要干嘛……”任凭着沈廷煊如何呼喊,战北捷力气多大,一只手拿着他的拐杖,一只手扯着他就往外面走。

    “我靠——战北捷,你要弄死我啊,疼死我嘞!”

    “我轻点儿,你别挣扎啊!”

    “绑架啦,你特么的还不让我喊!”

    “年纪不大,脾气不小!一口一句脏话,谁教你的!”

    “我……要你管!”

    “跟我回家,有事和你说!”

    “我要去燕家!”

    “我们今晚不回去!”燕殊大手一挥,“我们准备通宵,你们随意!”

    “看吧,你是伤员,需要休息,跟我走!”

    战北捷说着不由分说的将他带走。

    沈廷煊被他强行拖上车,要不是他腿脚不方便,非得把他揍一顿,战北捷看着他视死如归的模样,有些费解,“你别一脸要死的样子啊,我又不会吃了你。”

    “呵呵……”战北捷帮他系上安全带,黑色的路虎直接飞了出去。

    姜熹有些担忧的看了看燕殊:“他们这样真的没事么?”

    “老战有分寸。”燕殊看了看又蹦又跳的楚衍。“楚楚,你能别蹦跶了么。”

    “我怎么觉着他现在的动作和广场上那些大妈差不多啊。”

    “点歌品味也差不多!”秦浥尘补充。

    沈廷煊和战北捷刚刚到了战家门口,沈廷煊直接单脚跳下车,从后备箱拿出拐杖,刚刚准备往里走!

    “汪汪——”忽然一道黑影朝着他扑过来。

    沈廷煊还么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压在了车上。

    “汪汪——”沈廷煊看着贴在自己脸上的大狗,吓得险些魂飞魄散!

    他怎么就忘了,战家门口养了两只藏獒啊,有半人高,这跳起来的时候,就是一个成年人都可以直接扑倒。

    战北捷从车上下来,看着沈廷煊脸色惨白,兀自一笑。

    “战北捷,你特么的快点让它下去!”

    “它不咬人!”

    我靠——

    这藏獒露出白森森的牙齿,上面还粘黏这口水,狗在大口大口喘息,口水低落在沈廷煊身上,它的嘴巴微微张开,沈廷煊能够清晰地看见它的牙齿很尖利。

    都这个样子了,你和我说你家狗不咬人,战北捷,你特么的一定是故意的!

    “大黑!”战北捷喊了一声!

    沈廷煊忍不住腹诽!

    就狗的名字都这么的……

    通俗!

    可是那狗两只爪子扒在沈廷煊肩上,愣是不动弹。

    “我们家大黑好像看上你了!”

    “你特么的别胡说,赶紧把它拽下去,我现在就要走!”留在这里,会被一只狗压,想想他就浑身起鸡皮疙瘩。

    “大黑,快过来!”而此刻另一只藏獒也走了过来。

    马丹,战北捷,你家的狗都是散养的么!

    沈廷煊简直要哭了,而此刻那大黑忽然伸出了长而厚重的舌头,将沈廷煊的下巴一直舔到了眼睛处!

    舔完之后,这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沈廷煊双腿一软!

    “啊——”沈廷煊发出一声哀嚎!

    这都是造的什么孽啊,他堂堂沈四少,这是被……

    一只狗非礼了!

    “噗——哈哈!”战北捷看着他痛不欲生的模样,很不厚道的笑了!

    ------题外话------

    四少估计有把刀,就把老战给,哈哈……他什么时候被这么吓过,昨天都说我写得虐了,其实……怎么说,我也不懂就写虐了,关键是我后面删了许多,我自己都要哭瞎了。

    推文《豪门宝妻:总裁缠上身》

    作者:岚皇

    男朋友想把她卖了还赌债。她却意外和妖孽,神秘,尊贵的陌生男人一夜缠绵。

    多年后,她为了一百万,准备带着一双儿女嫁人。

    婚礼现场,自称为孩子父亲的人突然闯入,强行将孩子带走

    ……

    他是七大家族金家的三少爷,手握重权,财势滔天。生的妖孽腹黑,为人狠辣无情

    那个敢偷生他孩子的女人死定了

    她美貌倾城,狡黠刁钻,是个十足财迷的小女人,真实身份却是赫赫有名的神偷

    偷生孩子算什么!既然孩子他爸有钱,那就偷空他的大金库,顺带拐走一颗心,她这辈子都发达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