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10 旧事(2)想保护她(二更)

正文 310 旧事(2)想保护她(二更)

    ( )看见救援人陆续抵达,幸存者都开始欢呼,就像是干涩龟裂的土地,忽然浇灌了那么一丝清流,所有人都站在救生艇朝着一个方向招手。<a href="http://xjwdrive-in.com/<" href="http://www.ziyouge.com”"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ziyouge.com” target=”_blank”><a href="http://www.ziyouge.com</a>"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www.ziyouge.com</a></a>

    姜熹趴在救生艇边缘,她的手心攥着的海水早就流逝,她看着救生员拖着父母的身体,另一侧有救生艇过来,试图要将尸体捞上去。

    “不要……不要……”姜熹趔趄的站起来,救生艇的边缘太浅,她整个人直接栽到了海水中。

    口腔鼻腔瞬间被海水灌满。

    她伸手拍打着水面,不要,为什么要留下她一个人,她不要……

    她拍打着水面试图朝那边游过去。

    现在救生员都在陆续将幸存者拉上他们的船,托举着姜卫民尸体的救生员放下尸体朝着姜熹游过去。

    裴燕泽心里一紧,即使隔了一段距离,他仍旧能够感觉到那女孩在哭。

    她的年纪和小笙相仿,散乱的头发在海水中起伏,惨白的小脸都是伤痕,娇嫩的小手都是细碎的伤口,衣服破烂,光是看不远处的飞机残骸,他都可以想见她经历了什么。

    “孩子,别乱动,别动——”救生员抱住姜熹的身体。

    姜熹就是想动,浑身也没有一点力气了。

    “把孩子托上来!”裴燕泽所在的船只已经到了他们身边。

    姜熹的就是举起手臂的力气都没有,她只感觉到一双温热的大手,从自己的腋下穿过,然后将湿漉漉的自己抱紧。

    裴燕泽伸手将她护在怀里,一侧的人员递上了毛巾,裴燕泽将毛巾盖在姜熹头上,“你已经安全了。”

    姜熹忽然伸手抱住裴燕泽的身子,趴在他胸口开始大哭。

    她若是哭出声,裴燕泽或许还能说些什么,可是姜熹却始终没哭出声,她甚至不知道这个人是谁,可是他的怀抱很温暖。

    她记得父亲的手也曾这么温暖,一整夜的漂浮,她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那热度逐渐褪去,逐渐消失,只是那双手却仍抓着自己。

    他们也不知道自己飘到了哪里,救生艇的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鼓励的话,而姜卫民和她说得最多的话,就是:“别怕,我在,熹熹乖……”

    她很乖了,可是他们却都不在了。

    裴燕泽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慰面前的女孩,他只能伸手抱住她,直到她哭得昏死过去,他才将她小心的安放在自己腿上。

    “帮她检查一下吧。”一起跟来的还有几个医护人员。

    他们给姜熹检查了一下,确定没有大碍,“这女孩应该是这批人当中受伤最轻的,就是一些皮外伤,加上长久没有进食,身体透支,这才昏过去,休息一下就好。”

    “她的父母就是刚刚……”

    “那对夫妇已经去世了。”救生员站在床头,脱下衣服,拧开,“他父母身上没有一处是完好的,估计落下的时候,把她护在怀里了,哎,做父母的哪有不心疼孩子的,他父亲直到看见救援队到,才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姜熹的头枕在裴燕泽的大腿处,他伸手将她凌乱的头发拨到耳后。

    “哎——估计是来这边旅游的吧,母亲的脸被海水泡得肿胀得异常厉害。”

    “看她的模样,也知道她母亲是个美人。”裴燕泽抬头看了看海上,“还有幸存者么!”

    “附近的海域还在搜救,昨晚有几股海流,所以许多人都被冲散了,现在只能慢慢找。”

    “嗯!”

    燕殊一直坐在海边,嘴巴里叼着一根草,手上拿着一根木棍,正在沙滩上百无聊赖的划着,直到有人喊了一声,“回来了!”

    燕殊才抬头看过去,他认得那标致,父亲的船。

    燕殊拔腿跑过去,医疗队已经在岸边等候多时了,幸存者都被送去了医院,裴燕泽到了后面才下来,他的怀里抱着一个小女孩,燕殊看不清楚她的脸,只有那一头黑发垂落在父亲的手臂上,燕殊伸手扔掉口中的那根草。

    “裴先生,这孩子给我们吧!”一个护士走过去!

    她刚刚要伸手将姜熹抱过去,姜熹忽然往裴燕泽怀里靠了靠,她还在睡梦中,只是眉头紧蹙,小脸皱在一起,显得十分不踏实。

    “她的身体没什么大碍,就放在我那里,你给她吊一点葡萄糖!”

    “好的!”

    裴燕泽扭头看了看站在一侧的燕殊:“你怎么出来了,不是让你别乱跑么!”

    “无聊嘛!”燕殊哪里坐得住啊。“她是谁啊。”

    裴燕泽没说话,只是抱着姜熹往里面走,他这里没有床,只有凳子多,他让燕殊搬了两个椅子凑在一起,铺了层毛巾在上面,就将她轻轻的放下。

    燕殊就端个凳子巴巴的坐在一边。

    姜熹脸上都是伤,脸被海水泡得发白,嘴唇干裂,没有一丝血色,燕殊伸手摸了摸她的嘴唇。

    起皮了!

    “燕小二!”裴燕泽厉声道,“她受伤了,你别乱动。”

    “知道了!”燕殊撅着嘴巴,安静的坐到一边。

    “外面记者一直在追问救援情况,一直堵在外面……”一个人男人急匆匆的跑进来。

    裴燕泽身上被姜熹浸湿了一大片,他手中拿着毛巾正在吸收衣服上的水渍,“我跟你出去看看,小殊,你好好看着她,不许乱跑,听见没。”

    “嗯!”燕殊点了点头。

    而此刻护士走了进来,“小朋友,你出去一下好不好,我给她换一件干净的衣服!”

    燕殊点了点头,外面人反而变得越来越多,燕殊大家都在奔走,沙滩上人尤其多,燕殊不知道他们在看什么,那海上什么都没有。

    护士抱了姜熹换下的衣服出来,随即带着吊瓶又走了进去,燕殊又跟了进去。

    护士执起姜熹的手看了看,她手被海水浸泡得一片死白,她捋起她的袖子,准备从手臂上找血管,拿起早就准备好的消毒棉球给她手臂进行消毒,她的手臂上都是细碎的伤口,燕殊拧起眉头,“你轻点儿,她好像很不舒服。”

    “嗯!”护士笑了笑,她的动作很快,从针扎进去到回血,到最后胶带固定也就是半分钟的事情。

    “那剩下的就麻烦你啦,不要让她乱动,针头会歪掉!”护士摸了摸燕殊头顶的帽子。

    燕殊坐了一会儿,便觉得无聊,之前带来的游戏机好像还有电。

    燕殊便坐在一边玩起了游戏机,对于孩子来说,他似乎还不明白生离死别是什么东西。

    而此刻姜熹幽幽睁开眼睛。

    入目的是军绿色的帐篷,她浑身的肌肉像是被什么东西撕裂开来一样,她微微动了动手机,随着她的抖动,吊瓶晃动了一下,燕殊扔下游戏机看了她一眼。

    姜熹有些惊恐的看着面前的男孩。

    他的眼睛很黑很亮,若不是穿了男孩子的衣服,几乎要将他错当成女孩子,乌黑深邃的眼睛,透着一股迷人的光泽,脸蛋白皙红润,五官清秀好看,模样帅气而又硬朗,他冲着姜熹一笑,眉眼弯起,恍然间露出了一抹温柔。

    他的模样甚至比电视上见过的许多童星都好看,白皙的皮肤衬着樱桃色的嘴唇,反扣着一顶黑色的鸭舌帽,他漂亮精致得有那么一抹不真实。

    燕殊对姜熹的第一印象,就是她的眼睛很漂亮。

    一双漂亮的猫眼,就像是造物者的恩赐,灵动却又带着一丝软糯,只是目光中透着一丝不安。

    “你醒了?”燕殊起身走过去。

    姜熹惊恐的往后靠了靠,她好像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直接从凳子上爬下来,就往外面跑。

    燕殊要追出去,可是她这一走,直接扯掉了胳膊上的枕头,连带着吊瓶全部散落在地上,差点将燕殊绊倒。

    “喂——”燕殊喊了两声。

    姜熹大步往外面跑。

    “爸——妈……”姜熹呼喊着,可是根本没人管她,周围都是哭声,哀嚎声,急促的脚步声。

    她站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她看了看周围,全部都是陌生的面孔,她死死咬住嘴唇,双手紧紧攥住,眼泪啪嗒啪嗒往下落。

    燕殊追出来的时候,就看见姜熹光着脚站在地上。

    这个时候的f国,潮湿而又闷热,她光着脚,身上裹着一件并不属于她的白色衣服,宽大的衣服遮住她的屁股,裤子更是直接耷拉在地上,手臂上的针孔还在往外面冒血,星星点点染红了她的衣袖。

    燕殊刚刚要走过去,就看见她开始掉眼泪。

    怎么哭了!

    燕殊扯下帽子,揪扯着头发,以前在家,但凡是小笙哭了,都是要哄的!可是……

    怎么哄她?那都是大哥做的事情啊。

    “那孩子就是刚刚和我一起被救下来的,父母都走了,真是可怜。”

    “哎……小小年纪父母就没了,以后的日子该有多难熬啊。”

    “谁说不是呢,也不知道他们家有没有亲戚过来,一个人着实可怜,这么小的年纪,就看着父母一个一个从自己面前离世,这心里一下子肯定承受不了啊。”

    “之前在飞机上还注意过这一家子,他母亲和父亲都长得很好看,而且感情很好,这做父亲的看她获救,就随着母亲走了,怎么说呢,只是可怜了这孩子……”

    ……

    燕殊盯着姜熹看了好半晌,这才走过去,伸手将帽子戴在了她的头上。

    “唔……”姜熹抬头要过去,只能看见他的脖子,燕殊穿着格子衬衣,黑色背带裤,还系着一个红色领结。

    “哭得真难看。”燕殊咬了咬牙,伸手握住她的手。

    姜熹想要甩开,可是他的力气很大。

    “跟我进去。”

    “我要去找我爸爸妈妈。”

    “待会儿我带你去!”燕殊知道他们这些遇难者都被安放在了哪里,这里有遇难者专门去认领的地方,只要是尸体,都被带去了那边,集中安放,再进行处理。

    “你说真的?”姜熹显然不信。

    燕殊低头看了看她的脚,他蹬下自己的运动鞋,弯下腰,“穿上!”

    “我……”姜熹嗫嚅着嘴唇,“不用。”

    “穿上,你的脚都破了!”燕殊指了指她脚趾缝,全部都裂开了。

    姜熹极不情愿,可是面前的男孩,却不给她任何反抗的机会,握紧她的脚,就往里面塞,这塞进去了,这才想起来,她的脚上都是砂子,又把鞋子脱了给她擦了擦脚,他的笨拙,弄疼了她,可是姜熹却丝毫都感觉不到疼痛。

    她的脚比他小很多,穿进去的时候,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走吧,先进去!”燕殊拉着姜熹走进了本来的帐篷。

    护士已经走了过来,看见姜熹已经没什么大碍,这才松了口气,“小殊,麻烦你给她弄点吃的,还有水!”

    “嗯!”燕殊私藏了许多零食,都是他之前准备买了回去送给燕笙歌的,全部都进了姜熹的肚子。

    姜熹本来也没感觉到饿,只是闻到食物的香味,就再也忍不住了。

    燕殊看着她,他难不成长得很可怕,她为什么用那种眼神看着自己,姜熹大口大口吃着东西,猛地灌了几口水,一包饼干下肚,不知道被呛了多少次。

    燕殊从未见过一个女孩在他面前居然这般不要形象。

    从他上学开始,身边的那些女孩,就算是中午在学校吃饭,都带着精美的饭盒,里面装着打包精致的饭菜,小口小口的吃着东西,食不言寝不语,她们就是微笑都是小小的裂开嘴角,燕殊觉得女孩子应该都是那样的,没想到也还有这样的……

    “吃饱了么!”燕殊看着已经空荡荡的包装纸。

    “还有么!”姜熹咬了咬嘴唇。

    “有!”燕殊又拿了点东西给她,姜熹没吃,只是抱在了怀里,“你说要带我去找爸妈的。”

    “走!”燕殊还有专门来沙滩穿得凉拖,他就趿拉着凉拖领着姜熹往那边走。

    还没走到那边,就能够清晰的听见那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姜熹顿住了脚步,燕殊根本没注意到身后的情况。

    “应该就在这里吧,你可以去找找看,我看他们都是把人拖到了这里的,你爸妈长什么样子啊……”

    燕殊说了半天,也不见有人回应,这才扭头看着姜熹,她小小的身子,几乎淹没在人群中,帽檐下那双眼睛睁得很大,姜熹往后退了一步,不应该是这样的,不是的……

    “你……”燕殊伸手触碰到姜熹,姜熹像是触电般的往后退了一步,“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就在这里啊,我听他们说,你爸妈……”

    “都是骗子,一群骗子,你也是骗子!帽子给你,丑死了,我不要你的东西,都给你……”姜熹说着一股脑儿的将怀中的吃的全部塞到了燕殊怀里。

    燕殊再想追出去的时候,姜熹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人群中。

    中午的时候,宋一唯和燕持已经到了这边,将燕殊带了回去,燕殊再一次见到姜熹,是在721空难遇害者追悼会上。

    她穿着一件黑色的裙子,原本乌黑的长发沿着耳边剪掉,露出了白皙的脖子,她的双手扣在一起,在一群大人中间,她显得那般格格不入。

    礼堂里都是哭上,她却没有哭,只是呆愣的站在那里,像个没有魂儿的洋娃娃。

    “小殊,我们过去了!”宋一唯伸手推了推自己的儿子。

    他们手里都拿着一株白色的菊花,燕殊路过姜熹,还看了她一样,她却像个机器一样,冲着他鞠了一躬,眸子死寂,就像是死人一样。

    就是那一刻,燕殊脑海中滑过了许多的东西。

    追悼会结束,裴燕泽走到姜熹身边,“孩子,你家人还没来么!”

    姜熹摇了摇头。

    “我们也要回国,你和我们一起,你的家在哪里,我们把你送回去。”

    “不用了,大伯说了会过来接我。”姜熹冲着裴燕泽深深鞠了一躬,“谢谢叔叔。”

    “你……”裴燕泽有些话堵在喉咙里,却怎么都吐不出来,他蹲下身子,伸手抱住了姜熹,“孩子,一切都会过去的。”

    姜熹死死咬住嘴唇,不哭!

    姜熹,你不能哭,没有人会喜欢一个一直哭的小孩,在这里,也不会有人心疼你的。

    “妈妈,我们不能把她一起带走么!”燕殊扯着宋一唯的衣服。

    “她的家人会过来接她的!”

    “可是这么多天了,也没有人来啊!”偌大的礼堂,除了一些聚在一起哭泣的家属,她就一个人站着,光是这么看着都让人心疼。

    “你爸爸和我说过,她不肯走。”

    “孩子,你伯父说了什么时候过来么!”

    “他说今天就来。”姜熹咬着嘴唇。

    “那就好。”裴燕泽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你是个好孩子。”

    姜熹垂头不说话。

    “以后要乖,有什么事可以和我说!”裴燕泽塞给她一张名片,姜熹双手接过名片,裴燕泽揉了揉她的头发。

    姜熹目送着那一家人离开,低下头,眼泪落在名片上,晕染了那上面的姓名。

    直到上了飞机,燕持还是觉得自己的弟弟很不对劲,“你还在想那个女孩?”

    “叶子还没找到么?”燕殊岔开话题,他只是忽然有一种强烈的预感……

    他们终将碰面。

    “没有!”燕持叹了口气。

    “或许她已经不在这里了,爸爸那边不是也没找到么,大使馆那边也没有她的任何信息。”

    燕持微微点了点头,扭头看着窗外。

    世界那么大,她又在哪里。

    燕家回到京都之后,因为裴燕泽在721空难中表现出了果敢的指挥能力,所以受到了表彰,作为家属,他们一家都出席了表彰大会,站在裴燕泽身边的是一排穿着军绿色衣服的人。

    “小殊,你在看什么……”燕老爷子伸手揉了揉燕殊的头发。

    “爷爷,军人是什么……”燕殊认真的看着他。

    “军人啊……”燕老爷子微微一笑,“就是那个,你睡觉了,他在站岗执勤,即使知道亏欠了家庭,也要坚守在自己岗位的人,那个即使知道前方是龙潭虎穴,也要往前冲,即使面对他的是死亡。”

    “那不是很傻,前面那么危险,干嘛往前冲!”

    “这就是军人。”

    以前的燕殊似懂非懂,即使进了部队仍旧似懂非懂,大无畏的牺牲,谁都会怕吧,当他有比自己生命更重要的东西要守护,一切就都变得无足轻重了。

    姜熹过了好半晌都无法将记忆中的那个男孩和燕殊联系在一起。

    “是不是当兵之后变了,起没当兵之前,长得很秀气的。”燕殊搂着姜熹,“你当时那吃相,也是刷新了我对你女生的三观,我当时就在内心感叹,啊……原来女孩还可以是这样的啊!”

    “你……”姜熹气结,这时候还打趣自己。

    “我只是挺后悔的,没有把你一起带回来,如果我知道以后会这么在乎你,我就是绑也会把你带走。”

    “噗——”姜熹扑哧一笑,“流氓啊!”

    “我不一直都是么……”燕殊低头吻住她的嘴唇,“熹熹……我想保护你。”

    “嗯。”

    “很久很久之前就这么想了……”

    ------题外话------

    百度了一圈,其实从高空坠落,即使是掉入海里,其实能够幸存下来,也是非常幸运地,强烈的气压能够将人的骨骼挤压拧碎,所以在遇到这些事情的事情,才会发现人的生命是多么的脆弱,其实要是细心的忍会发现其实我又挖了一些坑,比如姜熹母亲……神秘哈!有故事……咳咳!

    而且这个国家!f国……好像出现也不止一次了,哈哈……放心我是个会填坑的人。

    燕小二:你虐我们家熹熹,看我的板砖!

    我:我这不是给你英雄救美的机会么!

    燕小二:你应该写我把她带回家!

    我:给你做童养媳?

    燕小二:这也不是不可以!

    我:想得美,你还想干嘛,你咋不上天!

    燕小二:后妈!

    我:(╯‵□′)╯︵┻━┻打死你!

    燕小二:来啊,大战三百回合!

    我:我去码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