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09 旧事(1)这一次不再分开

正文 309 旧事(1)这一次不再分开

    ( )十四年前

    姜熹记得十分清楚,父母从很早之前就计划着要出去一趟,只是父亲的公司步入正轨时间不长,公司一时离不开人,所以计划一直往后拖了又拖,而那年暑假,他们终于踏上了去f国的航班。

    “妈妈,我还要多久才会到啊!”姜熹小小的身子挤在林夕颜和姜卫民中间。

    “快了。”林夕颜伸手摸了摸姜熹的头发,姜熹扎着马尾,随着她身体跃动,马尾不停晃动,大大的猫眼灵气逼人。

    “这里有什么好玩的么!”这是姜熹第一次出国,自然十分好奇。

    “有很多好玩的。”林夕颜和姜卫民对视一眼。

    “那我们要玩很久么!”姜熹趴在窗口,白色的云朵就在面前,她睁着亮晶晶的猫眼,翘首以盼,半年前,她就很期待了,可算是等到了。

    飞机上的广播播报着已经进入f国境内,林夕颜将姜熹抱回自己的座位,“坐好了,待会儿就到了。”

    可是此刻的飞机忽然剧烈的晃动了几下。

    放在林夕颜面前的水杯从桌面上滚下,温热的水直接倒在姜熹的腿上。

    “唔——”虽然不烫,可是湿漉漉的,很是难受。

    “怎么样,烫着没!”林夕颜立刻解开了安全带,蹲下给姜熹清理腿上的水渍。

    “没事!”姜熹弯腰想要自己擦拭。

    姜卫民已经弯下腰,从林夕颜手中接过手帕,“我来吧!”

    而此刻飞机又一次晃了起来。

    飞机上的所有人开始焦躁起来,每个人的心似乎都提到了嗓子眼,大家开始变得惊惶不安,“请各位乘客立刻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系好安全带,前方气流不稳,飞机会发生一些晃动,请大家不要惊慌,在自己的位置上做好!”

    乘务长站在中间,伸手扶住两侧的座椅,“大家都坐好,不要乱走,以免发生意外,麻烦各位配合……啊——”

    她的话音未落,因为剧烈的震荡,她的整个身子往前面栽去。

    姜熹看得十分清楚,她的身子紧紧贴着地面,神情痛苦。

    林夕颜已经系好安全带,伸手将姜熹按在怀里,“别怕,没事的。”

    “妈——”飞机还在晃动,很快的他们放在上方的行礼从上面滚落,而此刻大家开始惊惶不安的尖叫起来。

    飞机的广播还在播放着让所有人镇定,不要乱走,可是巨大恐慌笼罩着所有人的心头。

    姜熹伸手抱住林夕颜的胳膊,“妈。”

    “放心吧,会没事的,没事的!”

    林夕颜的话音未落,飞机忽然开始以一种俯冲的姿势往下落!

    惯性作用,飞机内的东西,随着飞机的摆动晃来晃去,姜熹抬头看向窗外,“妈……那个……”

    从她们这个角度,可以清晰的看见一侧的机翼忽然起火,强烈的火焰喷薄而出,姜熹脸色惨白,她能够感觉到林夕颜的手臂在发抖。

    而此刻强大的气流不知从哪里灌入了飞机内,姜卫民立刻从座位上面扯出了氧气罩塞给他们母女,只是飞机晃动的越发厉害,他们根本来不及戴上氧气罩,只听着几声巨大的爆炸声。

    “妈,我好怕!”

    “没事,别怕!”林夕颜仍旧死死护着姜熹,而此刻飞机一侧忽然被炸出了一个巨大的缺口,一股强大的气流瞬间灌入,许多人从座位上硬生生被扯了出去,各种尖叫哀嚎,姜熹抱着林夕颜,姜卫民将他们母女护在怀里,可是他的身子却被气流强行拉扯了出去。

    “为民!”林夕颜伸手去拉他!

    可是他们的座位却在一瞬间被连根拔起,三个人直接从飞机上坠落。

    姜熹只觉得身体像是被东西剧烈的拉扯着,脸上刺痛,身上更疼,她只觉得有一股强力,将她的鞋子都扯落了,“熹熹……”

    耳畔是父母的声音,还有那温暖的怀抱。

    她感觉全身的器官都要从身体中崩裂出来,呼吸困难,她艰难的想要呼吸一口空气,可是她使不上一点力气,大脑一片空白!

    疼!

    撕心裂肺的疼,直到她被一片海水淹没,巨大的冲击,让她觉得自己快要死掉了!

    “熹熹……”耳畔是父亲的声音,姜熹鼻子眼睛,嘴巴全部都是海水,咸得她想哭,在他们从水中浮出水面的一瞬间,姜熹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

    周围都是飞机的残骸,飞机在冲入水中的一瞬间,已经解体,飞机的主体部分已经整个钻入水中,只有一些残骸还漂浮在水面上,“熹熹……上去!”

    姜卫民双手撑着将姜熹扶到了一块残骸上。

    姜熹当时还小,她觉得身体快要被撕裂了,脸上都是伤痕,泡入咸腻的海水中,更是疼得要死。

    “夕颜……”姜卫民声音嘶哑。

    姜熹趴在上面,转过头,这一幕成为了她一辈子的梦魇。

    姜卫民浑身是伤,衣服破烂,右侧手肘可以清晰的看见森森白骨,他的脸上没有一处是完好的,他的双手抱着林夕颜,还在大声喊着她的名字。

    “夕颜,醒醒,夕颜……”姜卫民伸手要将林夕颜推上去。

    姜熹伸手去拉扯林夕颜的胳膊,忽然听见清脆的声响,她的胳膊就像是断了线的木偶,只有皮肉粘黏在一起。

    “嘶——”巨大的痛感,让林夕颜闷哼出声。

    “夕颜!”姜卫民长舒一口气,“怎么样,还有哪里伤了!”

    “为民……”林夕颜侧头看了看姜熹,“熹熹……”

    “熹熹没事,你怎么样!”

    “手好疼!”林夕颜的声音已经完全变了,嘶哑而又干燥,忽然一口血从她口中吐了出来,染红了海水。

    “妈——”姜熹要去拉她上来,可是她这才注意到林夕颜另一侧的胳膊已经完全没了,只有残破的衣袖漂浮在海水中,还有血在往外渗。

    将她身下的一大片海水染得鲜红一片。

    “我送你上去,夕颜,坚持一会儿,马上搜救队就来了!”姜卫民拼命要拖她上去。

    他身上的骨头已经散了架,刚刚托举姜熹已经将他的力气耗尽,而且他已经注意到了一个非常可怕的东西。

    林夕颜的骨头就像是被全部撞散了一样,他的手摸到她的后背,他的手指颤抖,伸手将自己的妻子搂入怀中,“为民……”

    她的喉咙处卡着血,每说一句话,都显得无比艰难。

    “嗯……”

    “抱抱我!”

    “好!”姜卫民颤颤巍巍得搂紧妻子的身体。

    她的后背已经完全被强大的气流撕裂开来,他的手指可以清晰的摸到皮肉,还有那已经被气流压迫得破损的骨头。

    “妈——”姜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林夕颜身边的血越来越多,到处都是哀嚎,有些尸体已经从水面上浮起来,周围全部都是哭喊声,叫着自己的亲人的名字,却极少听见有人回应。

    “为民……”林夕颜趴在自己丈夫肩头,“照顾好熹熹……”

    当他们从高空坠落的时候,林夕颜和姜卫民是将姜熹死死护在怀里的,当时飞机已经迫降到了一定的高度,可是这种高度人从高空坠落,没有一丝保护,皮肤拉伤还是小的,全身所受的强压足以将骨骼都压碎。

    “结婚的时候,说好生死不离的……”姜卫民抱着自己的妻子,他想要求救,可是他的喉咙堵着什么东西,却愣是喊不出来。

    “熹熹……”林夕颜侧头看着姜熹,“乖……别哭。”

    “妈妈……你上来,上来……”姜熹拼命去拉扯,可是扯到手的只有衣服残片。

    “别哭,妈妈心疼……”林夕颜想要伸手,这才发现,自己一只胳膊没了,而另一只则耷拉在肩上,根本不由她控制。

    “我不哭!”姜熹伸手擦了擦眼泪。

    一整海流袭来,飞机残骸被撞到了一侧,姜熹身子被撞了一下,等她回过神,双手扒着一个足以支撑她的东西,扭过头,父母却被海流冲到了另一边。

    “爸——”

    “为民,熹熹……在喊你。”

    “嗯,你别说话,我们保存体力,很快就会有人来救我们了!”姜卫民伸手擦了擦她嘴角不断渗出的血渍,可是那血仿佛止不住一般,还在不停往外面冒,姜卫民手上都是血,他不知道该怎么做,林夕颜却冲着他摇了摇头……

    “我……”

    “别说话,我找人救你!”

    姜卫民说完就开始呼喊。

    那声音肝肠寸断,姜熹眼前一片模糊,只有眼泪在啪嗒啪嗒往下落,周围都是呼号声,可是回应他们的只有海浪。

    “我可算是回来了,这里的天空……”林夕颜一笑,“还是那么蓝,只是七月的海水为什么……咳咳……”

    “夕颜,夕颜……”姜卫民死死抱住自己的妻子,他什么都能做,她只能看着她慢慢的吸入一口空气,而后就再也没有呼出来过。

    “好冷……”

    姜卫民抱着林夕颜,“不冷,不冷了,我抱着你就不冷了!”

    可是却再也没有一个声音回应他了。

    这个在他一辈子最爱的女人,就在他面前这么走了,姜卫民死死抱着她,他的身体在颤抖,剧烈的震颤着,可是他却没哭,什么也没说,他只是淡定的找了一个残破的衣服,将林夕颜绑在了自己身上,缓慢的朝着姜熹游过去。

    “爸——”

    姜熹当时只是以为母亲只是昏过去了,却从未想过她已经走了。

    可是残骸太小,姜卫民想要上去,残骸根本支撑不住他的体重,开始抖动,吓得姜熹大惊失色。

    而此刻天色逐渐黯淡下来。

    飞机上是有救生艇,还有一些救生衣,越来越多的幸存者聚集到了一起,孩子妇女老人挤入了救生艇内,因为夜晚的海流太大,所以男子只能在扒着救生艇边缘,用自己微薄而又渺小的力量撑着小小的救生艇。

    只是没有水源,甚至没有食物,一个晚上过去了,姜熹发现原本在救生艇周围的人,那些面孔已经悉数消失,姜熹的手死死拽着姜卫民的胳膊。

    “先生,把您的妻子送上来吧,有位置了!”一个老者去世,众人就想着要是先救活人要紧。

    姜卫民摇了摇头,“没有必要了。”

    “为什么没有必要,妈……”姜熹伸手要去拉扯林夕颜,却被姜卫民阻止了。

    一侧的女人伸手抱住了姜熹,“孩子,你妈妈走了!”

    “不可能,我妈没走,没有……”姜熹根本不信。“爸,你说话啊,爸……”

    “你不是说你会乖的么!”姜卫民并未反驳。

    而此刻所有人都陷入了一种巨大的悲痛中。

    而姜熹此刻才明白,真正的磨难才刚刚开始,因为断水断粮,一群遭受了巨大灾难的人们,在一起要如何互相鼓励才能够活下去。

    “放心吧,很快就有人来救我们了,大家都坚持一下,很快就有人来了!”

    “是啊,放心吧,政府会来救我们的,没事的。”

    “大家聊聊天啊,你们都是哪里人啊……”

    一开始大家还很有激情,只是聊着聊着,似乎扯到了某个痛点,又陷入了一股巨大的沉默中,就像是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会漂流到哪里。

    而此刻的f国

    裴燕泽当时只是国家常驻在这里的一个普通官员,接到通知之后,f国的政府已经迅速派遣了搜救队开始海上搜救。

    领事馆已经挤满了前来询问情况的家属,从国内派出的直升机当天晚上就到了,只是出事的海域并不在f国,是在临近的公海,海上搜救,倒是找了一些飞机残片,发现的遇难人员也在逐渐增多。

    燕殊昨晚便随着父亲到了这边,快下班了,接到了紧急通知,一夜都未曾离开过,裴燕泽很忙,燕殊就乖乖坐在一边,来往人很多,直到见到了那抹军绿色的身影,众人爆发出了巨大的惊呼。

    燕殊当时不懂,长大后才明白,那抹颜色代表了两个字……

    希望。

    熬了整整一夜,入夜的海上可能会出现各种情况,直到直升机确定了具体位置,海上搜救队,才出发,朝着准确的目的地驶去。

    “怎么样?还是没消息么?”

    “我国的人已经找到了十五人,八人死亡,剩下的已经送去了医院。”

    “名单上有50多人,无论生死,都要找到!”

    “第四批搜救队已经出发了!”

    “我也去!”

    “您还在守在这里……”

    “这里有的是人,我心里不踏实!”裴燕泽摘下眼镜,跟着他们走了出去,走了两步才回头叮嘱燕殊:“小殊,在这里别乱动,待在这里,听见了没!”

    这里是他们在岸边搭建的临时驻地,周围都是哭声,燕殊咬了咬嘴唇,用力点了点头。

    燕持急着要过来找叶子,母亲不放心他,只能跟他一起去,燕殊昨晚就跟着裴燕泽一起了,睡了又被吵醒,醒了继续睡,等到再次醒来,周围都是人,燕殊不知道该做什么,只能走出驻地,外面直升机的轰鸣,还有各种车子来来往往。

    “哇——”一个女人趴在一个蓝色纸袋上大哭,燕殊自看见袋子周围都是水渍,周围都是哀嚎声,他往前面走,第四批救援队已经出发了,燕殊站在岸边,根本无人注意他。

    那日的海风吹在脸上格外冷,又咸又潮湿。

    上空忽然传来直升机的轰鸣,救生艇上的人,立刻站起来挥手呼喊。

    上面的人显然也注意到了这边,直升机一直停留在他们上空,几根绳子从上空抛下,几抹军绿色的声音从上面下来,那群人落入水中,从后面的背包中拿出了许多的救生用品。

    “先生,再坚持一下,很快救生队就来了!”一个男人游到姜卫民身边,他要将救生服套在姜卫民身上,可是姜卫民却摇了摇头,“先给别人吧,我不需要!”

    “大家都有。”救生员伸手将要林夕颜从姜卫民身上移开,却被他阻止了!

    “爸——”姜熹的手死死扣住他的大手,她能够感觉到她的手已经陷入了他的皮肉中。

    “人来了就好,熹熹……”姜卫民趴在救生艇旁,握住了姜熹的手。

    他的手整个浮肿起来,海水将他身体泡得肿胀,他的手颤抖着,“熹熹……我还没见到我们熹熹结婚生子……”

    “爸,您在说什么,您快点把衣服穿上。”

    “别怪爸爸,爸爸真的撑不住了。”

    “你在说什么!”姜熹不想听懂。

    “我怕你妈妈一个人上路太孤单,你乖……”

    “不要,我不要……”

    姜熹伸手去拉扯她的手,可是任凭姜熹如何拉扯,姜卫民的身子却在慢慢往后面浮动,救生员伸手拖住姜卫民的身子!

    “先生,您再坚持一下!先生……”

    “救救我女儿……”姜卫民伸手要将救生员推开。

    救生员自然不会见死不救,他伸手想要将姜卫民托起来,这才发现,他的腿……

    他咬了咬牙,“为了您的女儿,坚持一下!”

    “嗯!”姜卫民嘴巴上虽然这么说着,他冲着姜熹一直在笑。

    “爸——爸爸……”

    “别哭熹熹,爸爸和妈妈都在这里,别哭……”姜卫民笑了笑,“夕颜,你怎么会如此狠心,呵呵……”

    他还清晰地记得,当时他没什么钱,那日在一个银店买了一枚最普通廉价的戒指,那日她的在他怀里醒过来,他将戒指戴在了她的手上。

    “夕颜,嫁给我吧。”

    “好!”白色的床单,女人笑靥如花。

    “无论生死。”

    “不离不弃!”

    那日早晨她笑得多美,他一辈子都记得,他当时就发誓,以后会对她很好很好。

    姜卫民这辈子最不后悔的就是那日鼓起勇气向她求婚,林夕颜不是一般的女孩,从见到她的第一眼他就知道,而他除却一颗真心,却什么都无法给她。

    现在他什么都可以给她了,可是她却不在了……

    “为民,我们有宝宝了!”

    “为民,你今晚回来么,我给我们女儿想了好多名字,叫姜熹好不好,熹熹……是不是很好听,熹字代表了光明火焰炙热!”

    “为民,今晚还不回来了,熹熹睡了,我等你回来……”

    “为民,别太忙了,要注意身体,我等你回来……”

    “为民,我和女儿都想你了,熹熹今天会叫爸爸了,等你回来让她叫给你听……”

    “为民……”

    支撑他的最后一丝信念已经全部崩塌,浑身的力气像是瞬间被抽离,姜卫民的手松开救生艇!

    “爸——”

    姜熹伸手要拉住他的手,抓了一把海水,后面的女人死死抱着她,“孩子,别过去!”

    “呜呜——”她除了哭不知道该做什么,姜卫民冲着姜熹笑着,一直在笑着,他解开了绑在自己腰上的衣服,伸手抱住了自己的妻子。

    这一次……

    真的永远都不会分开了!

    这一次他永远都不会让她等了。

    急促的马达声由远及近,裴燕泽看着救生员托举着一双身影,女孩的哭声让他扶着栏杆的手陡然收紧:“再快点!”

    ------题外话------

    咳咳,又被自己虐哭了,要死要死,我最近发现自己泪点超级低,前段时间去看了一条狗的使命,真是哭死我了,鼻子都哭疼了,这章写完,又被自己给虐惨了,我室友都以一种看变态的眼神看着我……哇——

    燕小二:谁让你虐我家熹熹了,活该!

    我:嘤嘤嘤……快来安慰我!

    燕小二:鼻涕都下来了!

    我:我是你亲妈!

    燕小二:滚粗——后妈!鉴定完毕!

    我:(╯‵□′)╯︵┻━┻我要把你关小黑我!

    燕小二:o( ̄ヘ ̄o)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