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08 拉关系被怼,落荒败走(二更)

正文 308 拉关系被怼,落荒败走(二更)

    ( )到达酒店门口

    燕笙歌下车就去后面接自己父母,却见姜熹和裴燕泽聊得不亦乐乎,反倒是将宋一唯扔到了一边。

    “妈!”燕笙歌诧异,其实裴燕泽脾气很好,却不是话多之人,况且……

    自己的父亲和自己都没这么热络过有木有!

    “你这个观点倒是见解独到,主要是现在的社会已经到了这样一个阶段,现在的网络新媒体这么发达,很多消息也不像以前那么闭塞了,大家可以在网上发表自己的言论,只是水准难免参差不齐,网络暴力屡见不鲜。”

    “前段时间还想专门做一些关于遭受过网络暴力人群的心理调查,只是他们大多不愿意见生人,估计……”

    “我说要吃饭了,能不能聊点愉快地话题,爸,你对我也没这么多话!”燕笙歌撅着嘴巴,倒像是在吃醋。

    “你和我聊什么?”裴燕泽推了推眼镜,“从小就爱打扮,和我谈论服装问题,我不关心,结婚回家就聊孩子,你让我怎么和你聊。”

    “借口!”燕笙歌抱着宋一唯的胳膊就往里面走。

    “走吧!”裴燕泽冲着姜熹笑了笑。

    或许是忽然勾起了他的回忆,他看着姜熹的眼神,似乎多了一些格外的怜惜。

    “伯父先请!”姜熹刚刚聊了几句,裴燕泽很是斯文儒雅,绅士而又儒慕,果然和燕家兄弟都不一样。

    这父亲明明是个谦恭君子,怎么两个儿子都不随他!

    落座之后,裴燕泽继续和姜熹聊着,姜熹也就坐到了他的身边,燕笙歌自然坐在自己母亲旁,秦浥尘又要挨着她,沈安安只能坐在后面,倒是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爸妈,先点菜吧!”秦浥尘将菜单递过去。

    “让安安点吧,难得她有心去接我,天气这么热,不要怠慢了人家。”宋一唯笑语盈盈,只是言语间,却将沈安安排斥在了外面。

    “要不姜小姐先点?姜小姐应该是第一次来这家餐厅吧,这家餐厅有几道菜很有名。”沈安安将菜单推脱过去。

    姜熹看了看沈安安,倒是一笑,“沈小姐是客人,您请吧,我来京都时间也不长,哪能将所有的餐厅都吃遍了,平时都在家陪着爷爷,他不爱出门,吃惯了家常菜,还真不知道京都什么餐厅有什么好吃的。”

    “姜小姐以后若是没事,可以多出来走动,毕竟总不能一直宅在家。”

    姜熹这话明显带着一丝示威和嘲弄的意味。

    一方面点名了她和燕家的关系,一方面又指出燕老爷子对她的喜爱,倒是让宋一唯和裴燕泽有些诧异。

    刚刚姜熹一直很紧张,原本还以为是个会闷声吃亏的主儿,原来和燕小二一样!

    倒是朵带刺的玫瑰。

    “嗯,这段时间倒是经常和小笙出来,只是很少来这边而已。”姜熹将菜单递过去,“沈小姐一看也经常外出吃东西,对这里也很熟,你点吧。”

    沈安安若是再推脱就显得有些做作了。

    “我记得燕伯母偏好甜食,这几道菜您一定很喜欢……”

    沈安安确实很会为自己加戏,点了一些菜,三不五时的就给姜熹炫耀自己和燕家父母多熟。

    这不是存心膈应她么!

    在等候上菜的功夫,宋一唯忽然开口:“安安,听说你这次受伤是为了我们家小殊?”

    沈安安心里一喜,不枉费她叫了一堆记者,可算是说到这个了。

    沈安安微微垂头,脸上划过一抹娇羞,倒是显得格外小女人,“其实当时也是我哥的错,我当时不由自主的就过去了,也没想那么多。”

    这话说的,好像她对燕殊有多么的专情一样。

    “是么,那你身体恢复得如何了!”宋一唯说得十分关切。

    燕笙歌咬了咬牙,这女人倒是真会搞事,这明显是家庭聚餐啊,她跟过来就算了,还尽说些不中听的话。

    “挺好的,伯母不用挂心。”

    “那就好!你这孩子也真是的,从小就是这样,做了什么也不和大人说,从小到大就这么懂事,真是乖巧!”宋一唯不吝啬溢美之词。

    燕笙歌虽然心里恼火,却不开口,自己母亲的脾气她很清楚。

    既然刚刚在机场没给沈安安的脸,也不会在这里就开始恭维她。

    “伯母!”沈安安露出了一丝小女儿的娇羞,“本来也就没什么,我没打算给燕二哥带来什么负担,所以也就没说。”

    “熹熹啊,这事儿你知道么!”宋一唯忽然看向姜熹。

    姜熹心里一凛,“不知道。”

    沈安安拧眉,这女人怎么前后说话不一。

    宋一唯倒是一笑,“估计是燕殊那家伙吊儿郎当的,把这事儿给忘了,等他从部队回来,你们两个可得请安安吃顿饭,怎么说也救了燕殊,你们两个人也要结婚了,燕殊大大咧咧的,总会忘记一些事情,以后你可得在一边提点一下。”

    姜熹应声接下。

    沈安安本来心里还在自得,宋一唯是站在她这边的,可是没想到她话锋一转,结婚?怎么扯到了这里。

    “安安啊,小殊这事儿做得确实不对,怎么说这种事情也不敢瞒着我们啊,这顿饭就当是我替他道谢,这孩子真是……”宋一唯叹了口气,“有些事总是不上心,这么大了,还不让人省心。”

    “伯母,以后我会好好和他说的。”姜熹算是明白了。

    宋一唯刚刚不过是不想在机场落了沈安安的面子,毕竟有这一层东西在里面,在众人面前撕破脸,估计对裴燕泽的形象不太好,把她叫来一起吃饭,说是感谢她接自己,却将燕殊的事情给挡了出去。

    这以后沈安安若是拿这个说事,必然会惹得燕家反感。

    “伯母,您说得这是什么话,这事儿我是自愿的,您不用说什么道谢之类的。”

    “这事说清楚比较好,我今天在机场听人说你喜欢我们小殊,流言可畏,现在的网络暴力远比真枪实弹对人危害更大,况且你还没结婚谈恋爱,这事儿传出去对你的声誉也不好,该感谢还是要感谢的。”

    一直没有开口的裴燕泽,开口说这话,掷地有声,中气十足,带着一股浑然天成的大家风范。

    沈安安有许多话堵在喉咙处,却愣是一句都说不出来。

    “对了,熹熹,前段时间小殊说你们打算结婚,你是怎么想的,那小子做什么事情都很急,这种事情总得问问你的意见。”宋一唯笑着开口。

    一想到自己很快就可以抱到外孙了,宋一唯那种喜悦之情简直溢于言表。

    “过段时间我肯能要回临城办理一下手续,我的户口本什么都在临城,燕殊回了部队,等他回来再商议吧,我都没什么意见,听你们的。”

    “你有什么要求就和我们说,可千万别客气,以后都是一家人了,犯不着这么见外,况且我听父亲说,这段时间和你处得也很好……”

    “主要是爷爷人很好!”

    “是么!”宋一唯可不觉得。

    年轻时候的燕老爷子可不是这样的。

    自此之后,沈安安就再也没有插上话,这燕家父母有意冷落她,她又不是傻子。

    她本来以为自己和燕家父母这么多年的感情,他们不可能这么晾着自己,给姜熹添添堵她也高兴,只是燕家父母居然会这么喜欢她,这倒是大大出乎她的意料。

    之前自己为了和他们打好关系,费了多少周折。

    沈安安也知道自己在这里坐着也是自讨没趣,找了个借口就匆匆离开了,脸色发白,脚步也显得有些紊乱。

    燕笙歌放下筷子,“妈,您和她说了你要回来?”

    “没有,我也是下了飞机,才和你打了电话。”宋一唯拿着勺子给裴燕泽盛汤,“我见她来了,心里就知道,要坏事。”

    “所以你才让嫂子过来?”

    “本来只打算直接回家的,大热天的,也不想你们来回折腾,我只是讨厌被人算计。”宋一唯之前对沈安安也有些好感,只是这种被人算计的感觉,真的有些反胃。

    “您可以提前和我说啊,吓死我了都,你要是……”燕笙歌话说了一半,又被咽了回去。

    “你怕我顾着沈安安冷落了你嫂子?”宋一唯一笑。

    “妈,沈安安不是经常去找您么!”燕笙歌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难道说我就要把自己儿子买了?”宋一唯挑眉,将汤碗放在裴燕泽面前,还嘱咐他有些烫,“其实前些日子她就给我来过电话,当时我就琢磨过她的心思,只是我没想到她对你二哥的心思这么深,不过爱情这东西,算计不来。”

    “沈安安是想趁着二哥不在,先把这少奶奶给坐实了么!”燕笙歌面露不屑,“她以前也不这样啊。”

    “沈余祐刚刚出事,沈家现在需要强大的联姻才能解决目前的困境。”秦浥尘开口。

    “所以她急了?换做以前可不会这样,还约了大哥和叶子吃饭?这是准备打持久战?还是准备各个击破?我都不懂我的服装秀,她每场都去,我倒是一次都没见过她,不过她对我的设计倒是了如指掌。”

    “若是人家想要了解你,自然有一百种方法。”秦浥尘垂头吃饭。

    姜熹听着燕家人的对话,心里有些诧异,也有些错愕。

    她没想到燕家父母真的如燕殊所说一般,很好相处,她本来以为这是燕殊安慰自己的话,原来真的是这样,而且十分的通情达理,对自己更是没有一点架子。

    回去的路上,宋一唯揉了揉额角,“待会儿回去又得面对爸的唠叨了。”

    “他也就是说说而已,你头疼了?我给你揉揉!”

    姜熹和他们相处时间不长,却看得出来他们夫妻感情非常好,十分有默契,很多事情只需要一个眼神,便可以心领神会。

    “估计是时差问题。”宋一唯略显疲态。

    “靠着我睡会儿,回家还有半个小时。”

    “嗯!”

    到了燕家之后,平叔早早就侯在了门口,见着裴燕泽笑得皱纹都溢满了笑意,“老爷,夫人,快进来吧!”

    “平叔,最近身体如何?”裴燕泽笑了笑。

    “还是老样子,快进来吧,老爷子在等着呢,小羽少爷也在。”

    “是么,倒是好久没见着我的外孙了!”宋一唯提到秦序羽,立刻喜上眉梢。

    燕笙歌摇了摇头,“你看我爸的说话做事就知道他的脾气多好了,可惜啊,大哥二哥都没遗传到。”

    “真的一个都不像!”姜熹也有些诧异。

    “他们两个人都遗传了我爷爷,听说爷爷没退休的时候很是严肃,那会儿大哥也不大,就跟着爷爷跑来跑去,我妈说,等他回来,发现大哥俨然变成了一个小老头子,任凭他如何逗他,就是和寻常孩子不一样,为了这事儿还和爷爷起过争执。”

    “大人的行为习惯会潜移默化的影响孩子。”

    “之后二哥出生,爸妈都很忙,又是我爷爷在带,爷爷吸取了之前的教训,对二哥散养,只是放在外面久了,性格倒是变得越发桀骜不驯。”

    “伯父的性格是真的很好。”斯文儒雅,清贵却又不倨傲。

    “估计是遗传了我奶奶,奶奶是大家闺秀,各种教养礼仪都很好,当时家里出了一些变故,奶奶去世得比较早。”

    “嗯。”姜熹总觉得燕家有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

    不如他们经常提起的变故,燕家居然连一张家庭合照都没有,别说合照了,就是一张照片都很难见到。

    宋一唯一进去,秦序羽已经扑了过去!

    “外婆,我可想你了!”

    “我的乖孙,外婆抱抱!”宋一唯将秦序羽抱起来,身体趔趄了一下,裴燕泽伸手扶住她的腰,“小心点。”

    “我是不是太重了!”秦序羽咬牙,难道说最近吃得太多了?

    “没事,我的乖孙不胖!”宋一唯笑着抱着他往里走,“爸……”

    “爸!”裴燕泽还没走过去,就被他一声轻哼呵斥住了。

    姜熹刚刚要走过去,也停住了脚步,爷爷怎么生气了。

    伯父回来他不高兴?

    “爸,我们给您带了许多特产……”

    “我不喜欢国外那些东西!国产的不好用么!”燕老爷子轻哼,“还知道回来!去年过年都没回来,我还以为你们是准备将我们这老的老小的小抛弃了呢!”

    “爸,您说的这是什么话,我已经申请调回来了,这段时间休假,可以在家好好陪您。”裴燕泽坐到他身边。

    “别碰我,满身风尘!”燕老爷子冷哼一声,“听说沈安安也去接机了,怎么说,听说你们和她这些年关系不错?”

    宋一唯立刻将秦序羽放下来,“那孩子经常去看我们,我们也不好将她拒之门外,不过刚刚已经将事情和她说清楚了,她已经有数。”

    “反正我和你们说,燕持和燕小二是我看着长大的,你们这对父母的,平时忙着飞来飞去,孩子小时候也没怎么管过,长大了要娶媳妇儿了,就别管这么多!”

    “爸,我们也没……”宋一唯看了看姜熹,这老爷子倒是很喜欢她啊,这一回来,就开始先给他们一个下马威了。

    “你别盯着熹熹看!”燕老爷子冷哼,“平时做父母没尽到责任,这时候别来摆什么架子,人家孩子在一起好就好,你俩被跟着掰饬。”

    “我们也挺喜欢熹熹的。”裴燕泽倒吸一口凉气。

    这燕老爷子一直久居高位,平时没端着架子倒还好说,这一旦端起架子,不怒自威,气势十足。

    “孩子的婚事别跟着掺和,人家小两口过得好就成,你俩做父母就不尽责,我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他们拉扯到大,我都没反对,你俩要是把事情搅黄了,害我抱不到曾孙子,我第一个饶不了你们!”

    姜熹嘴角抽了抽!

    其实……

    曾孙子才是关键吧!

    “爸,您说的是,我也没打算掺和,孩子喜欢就好,我这次回来也就是为了孩子的婚事,这事情总要有人操持嘛。”

    “这倒是,熹熹和叶子父母都不在,这事情你们多上上心,别怠慢了两个孩子,我们家已经好久没办喜事了。”

    “我知道。”宋一唯连声允诺。

    沈廷煊听着动静从楼上下来,宋一唯和裴燕泽对视一眼,似乎都有些诧异。

    “廷煊这段时间受伤了,在我家休养。”

    “伯父伯母好!”沈廷煊在长辈面前还是十分恭敬的。

    “你……”宋一唯眯着眼睛,“沈家的……”

    “咳咳!”燕老爷子咳嗽了一声,“你俩刚刚回来,收拾一下东西吧,肯定也累了。”

    “嗯!”宋一唯笑了笑,秦序羽一直赖在她身上,宋一唯只是深深看了一眼沈廷煊,神情变得有些恍惚。

    直到回到房间,她一边帮裴燕泽脱下外套,一边问道:“那孩子就是当年她生下的?倒是可怜。”

    “和她长得很像。”

    “这么多年在沈家估计也过得挺不容易的。”宋一唯摇了摇头。

    “若不然也不会沈家一出事爷爷就把他留在了家里,希望他的命运不要和她母亲一样吧。”

    “离开了沈家也好,这么注重血缘门第,难不成他家真的有皇位要继承么?破坏血统,简直可笑之极。”

    “行了,别说了。”裴燕泽打断她的话。

    沈廷煊将拐杖放到一边,伸手摩挲着膝盖。

    他小时候好像是见过燕伯母的,她和自己的母亲是熟识么?

    另一边

    燕家父母并不讨厌自己,姜熹可算是松了口气,她回到房间,简单冲了个澡,还没到机场,她就被吓出了一身冷汗,衣服黏在身上,着实难受。

    她倒是小瞧了沈安安,居然叫了一大堆人过去,若是今天燕伯母站在她那边,今天她可就丢大人了,真是蛇蝎心肠,只是没想到燕伯父居然姓裴……

    这世界真小。

    姜熹刚刚推开浴室的门,一个军绿色的身影直接闪了进来。

    姜熹还没反应过来,双唇就被封住。

    “唔——”

    “别动,让我亲两下。”燕殊伸手搂紧姜熹的腰,接到秦浥尘的电话,他就赶了回来,这种时候,她已经很紧张吧。

    熟悉的声音,还有身上那熟悉的味道,让姜熹的神经瞬间放松,她张开嘴巴,某人长驱直入,灵活的舌头在姜熹唇齿之间搅动。

    “嗯——”一声轻吟从她嘴角溢出。

    燕殊抽身离开,伸手摩挲着她的嘴唇,“今天吓坏了吧。”

    “也还好,伯父伯母人都很好。”

    “早就和你说了,你就不听。”燕殊伸手将姜熹按在怀里,“我想你了。”

    姜熹伸手抱住燕殊的腰,点了点头,“没想到燕伯父还是熟人,你怎么没和我说,你父亲就是裴燕泽裴部长啊。”

    “你也没问啊!”

    “你……”姜熹咬牙,“我明明问了!”

    “那你记不记得我?”燕殊张口咬了咬姜熹的嘴唇。

    “嗯?”

    “果然把我忘了,你当时还说我的帽子很丑。”

    “你……”姜熹猛然睁大眼睛,有些记忆慢慢在脑海中浮现出来。

    ------题外话------

    关于燕殊和熹熹的一些往事,我还没有说过吧,哈哈,明天稍微说一下……我就是辣么喜欢挖坑,不过我也是个会填坑的好孩子!最近网上有个漫画,说作者挖坑不填的,很好玩,哈哈,读者在坑里嗷嗷呼唤作者,躲着已经扛着铁锹准备去挖下一个坑了,哈哈……

    放心,我绝对不是这样的人,坑品一直很好,哈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