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07 燕家父母,见家长

正文 307 燕家父母,见家长

    ( )医院

    沈安安挂了电话,握着手机,久久没说话,莫雅澜提着保温桶进来,“安安。”

    “妈。”沈安安放下电话,伸手拨弄着头发,勉强从嘴角挤出一丝微笑。

    “怎么了?看你心不在焉的。”莫雅澜将保温桶放在床头,坐在床边,伸手摸了摸沈安安的小脸,“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没什么。”沈安安抿嘴一笑,脸上却滑过一丝若有似无的落寞。

    “安安,有个事情我早就想和你说了。”

    “您说。”沈安安坐直身子。

    “你什么时候喜欢上燕殊的。”

    沈安安兀自一笑,露出了一抹小女人的娇羞,“我不知道。”

    “不知道?”莫雅澜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怎么会不知道呢,你也从来没有和家里说过,谁都不知道你会喜欢上他?”

    若是燕家两兄弟,自然都是人中翘楚,若论结婚对象来说,大家自然更倾向于燕持,人品贵重,又是一家上市公司的总裁,冷峻却又不失风度,燕殊是军人,常年不在家,更不可能随时照顾妻儿。

    “嗯。”沈安安垂下脑袋,发丝落在两颊,苍白的小脸显得分外羸弱。

    “你就这么喜欢他?”

    “之前在国外碰见过。”沈安安咬了咬嘴唇,“他是个好男人。”

    “好男人很多。”

    “我……”沈安安似乎不知道该如何开口,靠在床头,看了看窗外,“只是没想到他会这么快交女朋友。”

    “那个女人我看也不怎样,看着端庄大方,却是脾气却不小,牙尖嘴利,哪有我们安安一半好。”莫雅澜从未见过自己女儿这般模样,自然十分心疼。

    “妈——”沈安安娇嗔道,“刚刚我给燕伯母打了电话。”

    “她不是很喜欢你的么,你之前在国外,也经常去她那里玩,不是处得不错么!”

    “话说这么说……”沈安安面露难色,“我毕竟是藏了别样的心思的,她喜欢我也不是儿媳妇儿那种喜欢啊。”

    “这种事可不好说,我们两家关系一直不错,燕殊的父母对你印象又比较好,还是有机会的。”莫雅澜拍了拍沈安安的脑袋。

    “待会儿我去办理出院手续,你先吃饭。”莫雅澜说着整理了一下东西就往外面走。

    沈安安握紧手机,指节泛白,足见多么用力。

    她筹谋了十几年,就是为了这个男人,她绝对不会这么轻易放弃的。

    燕家……

    她是一定要进的!

    燕殊隔日便去了军区汇报工作,姜熹计划着,自己也该回一趟临城,昨晚燕老爷子提到了结婚的事情,姜熹的户口本什么的都在临城那边,之前也没想过在京都常住,本来已经订好了机票,过几日便回去一趟。

    却不曾想,忽然接到了燕笙歌的电话。

    “嫂子,你现在在哪儿?”燕笙歌步履匆忙,还有些微喘。

    “在家。”

    “我去接你,你好好打扮一下。”

    “嗯?打扮一下?”燕殊又不在,她打扮做什么。

    没等姜熹问清原由,燕笙歌已经挂了电话,她的速度很快,也就是二十分钟,便到了燕家。

    燕老爷子带着秦序羽外出钓鱼,沈廷煊本不想去,却被秦序羽拖了出去,这些日子,秦序羽倒是很喜欢粘着他,沈廷煊对秦序羽就是有脾气也无法发作,只能任着他折腾,燕持和叶繁夏也去上班了,家里也就只有姜熹。

    “嫂子,你准备好了么!”

    “我这样可以么?”姜熹伸手扯了扯裙子。

    “嗯!走吧!”

    “你这么急,去哪儿啊,话说,你最近那个设计师大赛,不是到了最后时候么,忙得都见不到人。”

    “我爸妈回来了,去接机!”

    姜熹呆愣在原地,那个……

    燕殊的爸妈?

    “快点啊,我妈说了,让你过去呢!”燕笙歌催促着姜熹。

    姜熹很是为难,这心脏没有来由的加快,以前见燕老爷子,那都是机缘巧合,倒是没有见家长的那种紧张不安。

    这回要见到燕殊父母,她的心开始不自觉的打鼓。

    燕家也是奇怪,几乎见不到一张合照,说到这里,姜熹还不知道他的父母到底长什么样子。

    “小笙,我这还没准备好啊,你也不提前说一下,我这样是不是显得有些失礼。”姜熹现在觉得自己什么地方都不对,衣服不对,鞋子不对,就是发型都不对。

    “没事,我爸妈都很随和,你不用担心,你也不用太刻意的打扮,这样已经挺好了。”姜熹几乎是被燕笙歌拉着上了车子的。

    这刚刚准备开口,就看见架着黑超的秦浥尘,“浥尘。”

    “嗯!”秦浥尘伸手推了推墨镜,发动车子就驶出了燕家。

    “今天不用上班?”

    “爸妈回来了,有工作也要推掉。”秦浥尘伸手敲打着方向盘。

    姜熹怎么听的话有那么一丝抱怨啊。

    “阴阳怪气的,嫂子,你别搭理他,他就这样。”

    “是啊,我就是被使唤的命。”秦浥尘说话低调而又华丽,这话听起来倒是有些撒娇的意味。

    “我爸妈其实挺喜欢你的,不然也不会让你去接机,你应该高兴。”

    “你没听妈说了么,燕持和燕殊都很忙。”秦浥尘叹了口气,“果然不是亲生儿子。”

    “女婿相当于半个儿子。”燕笙歌看了看腕表,“好像来不及了。”

    “还不是你,光是换衣服就折腾了半个小时。”

    “你在怪我?”燕笙歌挑眉。

    “我哪敢。”秦浥尘看了看时间,“就怕路上堵车,十一点了。”

    燕笙歌好看的眉头紧紧蹙起,显得有些焦躁。

    姜熹坐在后面,一言不发,她此刻心情很是复杂,伸手搓揉着衣裙,可是无论她怎么给自己进行心理建设,还是紧张到不行,她对燕殊的父母还是一无所知,心里焦灼难受。

    秦浥尘透过后视镜看着姜熹双手不安的揉搓着,倒是一笑,“你不用紧张,爸妈脾气都很好,不会对你如何的。”

    “我没见过家长。”

    “嫂子,我爸妈都很好说话,你放心,和大哥二哥都不一样,我大哥二哥的臭脾气那纯粹是和爷爷学来的,我爸妈都是好脾气的人。”燕笙歌不断给姜熹说着,可是她哪里听得进去啊。

    距离机场越近,她的心里越是忐忑。

    到了停车场,燕笙歌率先下楼,姜熹忽然觉得自己浑身的力气像是被抽干了,无论燕笙歌如何说,这自古婆媳矛盾就是老大难,他的父母真的不会对自己有诸多挑剔么?

    姜熹紧张的拨弄着头发,怀揣着紧张不安随着他们进了机场。

    这个机场是全国最大的一个机场,广播里一直在通报飞机起飞的时间和登机口,人很多,他们一出现,几乎就被淹没在了人群中。

    秦浥尘小心护着燕笙歌,却还不忘贴心提醒姜熹小心。

    姜熹哪有这个心思啊,紧张得心脏像是要跳出来了。

    燕笙歌一边翻查着之前母亲给自己发来的信息,一边寻觅这自己父母的身影。

    而此刻一群记者从她身边飞快的跑过去。

    “裴部长回来了,快点,快点!”

    “嫂子!”燕笙歌回头握住姜熹的手,她的手冰凉,手心都是冷汗,“你别紧张啊,走吧,跟着他们。”

    一个出口处,已经围堵了许多人,大多数都是记者,嘈杂声,还有各色闪光灯,晃得人眼花。

    “裴部长,针对近日发生x国发生的暴乱事情,您有什么看法……”

    “裴部长,听说您这次回国,就会常驻在国内,请问这个是真的么?”

    “裴部长,有消息称,您的儿子好事将近,所以您临时赶回来,请问是燕大少而是二少啊……”

    “您听说前些日子沈家大小姐为了救燕二少受伤的事情了么,听说你们两家私交甚笃,请问沈安安有可能成为您的儿媳妇儿么!”

    “沈小姐,你今天来接机,是不是说明其实您已经取得了燕家父母的同意!”

    ……

    各种声音充斥着姜熹的耳朵。

    可是她迅速博捉到了一个关键点,那拥挤的人群中,沈安安也在。

    尾随而来的秦家保镖,已经迅速将记者隔开。

    拥挤的人群中,在保镖身后的三个人,有一个她很熟!

    不是因为在电视上见过,而是她真的见过!

    这个人……

    男人一身黑色西装,正红色领带,金色领带夹格外惹眼,正气凛然,眉眼带着一丝笑意,只是抿着嘴的时候,不怒自威,浑然天成一股王者风范,举手投足都带着大气度,有着古人的儒慕,也有着现代人的干练,架着一副无框眼镜,倒是将他戾气磨去几分。

    从始至终,姜熹都未曾将这个男人和燕家扯上关系,因为他的长相和燕家兄弟,和燕老爷子都不像,他注意到了姜熹的目光,冲着她微微一笑,回头握住身侧女人的手,步调不紧不慢,沉稳自若,儒雅中不是威严,沉稳中又不缺乏亲和力。

    而他身侧的女人一身得体的中式旗袍,深蓝色的旗袍,绣着大朵大朵盛放的木棉花。裹挟着一件浅蓝色的披肩。

    她的面目亲和,眼中噙着一抹淡淡的笑意,笑起来的时候,和燕殊有九成像,一双丹凤眼顾盼生辉,端庄威严却又不失亲民和善,燕殊的母亲长得不算是倾城绝色,却也别有一番风韵,不是那种娇小的美人,腰杆挺得笔直,顾盼流转间有一抹难以言表的气质。

    她的模样和燕笙歌很像,尤其是那眉眼间的一抹清润狡黠,简直不能再像了。

    若不是她的身侧还站着盛装打扮的沈安安,或许这个画面会更加美好。

    而对面的人自然也在打量着姜熹。

    只是这个女孩很不对劲啊……

    “不好意思,现在是我们部长的私人时间,如果你们有什么问题,外交部召开发布再提问,谢谢配合!”一个年轻男子满头是汗。

    回来的消息本来是封锁的,他也没料到怎么会忽然涌入这么一大批记者,而且都是冲着他们来的,之前部长说了要低调行事,所以安保人员并不算多,若不是秦家人来了,恐怕今天都很难出机场了。

    “咳咳……”秦浥尘单手放在唇边咳嗽了一声,众人见着秦浥尘,纷纷往后退。

    只是看着他们的目光却变得越发古怪。

    这……

    沈安安和姜熹……

    居然同时出现了。

    “这是怎么回事啊,我还以为这燕夫人是属意沈安安当儿媳妇儿,所以才让她来接机的,怎么这位姜小姐也来了啊,还是和燕三小姐一起来的,这燕夫人不会是要给姜小姐难堪吧,沈大小姐喜欢的是燕二少?”

    “谁知道啊,前些日子不是有人看见沈大小姐和燕大少及叶秘书一起吃饭么,我看啊,这沈大小姐和燕家人关系很好。”

    “但凡是燕三小姐的服装秀,她都有去,我见过好几回,我看啊,燕家人估计都蛮喜欢她的,这姜小姐啊……”

    “那今天燕夫人,该不会是想要姜小姐知难而退吧!”

    燕笙歌听得窝火,这都是什么和什么啊,沈安安什么时候喜欢上二哥了!

    燕笙歌不安的看了一眼姜熹,姜熹目光呆愣,也不知道是惊到了还是如何,愣在那里,眸子中居然溢出了一丝泪水。

    “嫂子……”燕笙歌吓了一跳,我去,这不是要哭了吧!

    众人齐齐看向姜熹,心里纷纷猜测,难不成在机场就要演一出大戏。

    而此刻的宋一唯盯着姜熹,看了许久,姜熹模样标致,气质出众,和小笙不是一种类型的美人,即使站在她身边,也掩盖不住她周身的美好,只是……

    她还没开口,这丫头怎么就哭了。

    这可如何是好,燕小二回来,可不得说她欺负了他媳妇儿。

    沈安安心里倒是一喜,她就是故意想让姜熹难堪,她常年在国外,和燕家父母以及他们的邻居关系都不错,但凡是有风吹草动,她自然可以提前知晓,若不然也不能看见姜熹这般模样。

    那日在医院不是挺横的么,怎么这样就哭了!

    搞得可怜兮兮的,小家子气。

    姜熹抬手擦了擦眼泪,轻轻咳嗽一声,抬头冲着对面的中年夫妇一笑。

    “伯父伯母好,我是姜熹!”

    “嗯!”裴燕泽点了点头,这孩子怎么总是盯着自己看,这神情很是怪异啊。

    姜熹也注意到自己有些失态,笑了笑,“爸妈,我们先出去吧,这里人多,实在不是说话的地方。”

    燕笙歌走过去,伸手抱住了宋一唯。

    “怎么最近瘦了。”宋一唯抚摸燕笙歌的头发,慈爱而又祥和。“浥尘?”

    秦浥尘无奈,“我尽力了,她自己忙起来就顾不上吃饭,有时候我去给她送饭,凉了都想不起来吃。”

    “你以后得看着她吃!”

    “妈,好啦,你别说他了!”燕笙歌直接挤入宋一唯和沈安安中间,看了看沈安安。

    “安安,你是准备去外地?怎么会在机场!”

    燕笙歌这话直接将沈安安和燕家的关系抹去。

    众人都是一副好戏的模样,沈安安却不骄不躁,“我只是听说伯父伯母要回国了,所以来接机而已。伯母,我已经订好了酒店,我们快出去吧。”

    沈安安完全一副主人家的姿态。

    姜熹不懂燕家父母对自己到底是个什么印象,想起自己刚刚居然哭了,更是有些不安,他们该不会觉得是朵娇弱的小花吧。

    “不麻烦安安了,我和浥尘已经订好了位置,安安若是不介意,我们可以顺路送你回去。”

    燕笙歌这巴掌打得真是响亮。

    “我是专程来看伯父伯母的,既然人已经看见了,那我自己回去就行。”沈安安可没想到燕笙歌对自己会有这么大的敌意。

    宋一唯此刻却朝着姜熹挥了挥手。

    姜熹愣了一下,她此刻格外紧张,满腹的小心谨慎,她忐忑的走过去,宋一唯松开拉着裴燕泽的手,改为握住了姜熹的手臂,这孩子怎么如此紧张,脸都涨红了。

    “走吧,我们去吃饭,安安也一起吧!”

    燕笙歌诧异,本来以为自己这样就会把沈安安打发了,却没想到母亲居然来了这么一句。

    “你叫姜熹是吧。”宋一唯根本不顾上自己的丈夫,拉着姜熹走在前面。

    “嗯。”

    “和燕殊一起是不是很辛苦。”

    “没有啊,他对我很好。”

    “是么,那孩子从小就调皮,没人治得住他,我以前还想着给他讨个厉害的老婆,这小子躲在部队愣是不出来,真是急死我了,没想到这么快就把人带回来了。”

    姜熹笑了笑,她该如何说什么,真是急死人了。

    本来想向燕笙歌求救,她抱着裴燕泽的胳膊,不知道在笑什么,秦浥尘一脸郁卒的跟着后面,这是人家的父亲,秦浥尘就是要吃醋,这都没有任何的理由啊,沈安安则是独自一人走在后面,倒是显得有些尴尬。

    其实宋一唯拉着姜熹的手,就已经表现得很明显了,她心里是承认姜熹的。

    只是沈安安心有不甘,她从小就认识燕家父母,凭什么比不过才见了一次面的姜熹。

    姜熹随着燕家父母上了车子,沈安安则坐上了秦氏夫妇的车子。

    宋一唯简单询问了姜熹的家庭情况,只是当她听到父母都过世的消息,难免有些唏嘘,裴燕泽一直低头看着文件,不言不语。

    姜熹下意识的看了一样裴燕泽,“伯父!可能您已经不记得我了,我父母是死于721空难。”

    裴燕泽捏着文件手一紧,转头看向姜熹,似乎在回想着什么。

    “当时你在现场?”

    “是您把我从海上抱上船的。”姜熹一想到当时的画面,心里还是难掩激动。

    裴燕泽似乎忽然想到了什么,张了张嘴,很多东西开始在脑海中串联起来,“临城人……怎么会这么巧。”

    “是啊,我也不知道您就是燕殊的父亲,真的好巧。”

    裴燕泽也没想到会再次遇到当年空难的当事人,那一瞬间,距离仿佛一下子拉近了,“这些年你过得如何,之前空难十周年,我还专门去了,只是也没见到你,去的人也不太多,估计大家心里还是难以从阴影里走出来吧。”

    “嗯。”姜熹点了点头,忽然有了共同话题,这两个人倒是侃侃而谈起来。

    宋一唯倒是一愣,伸手将滑落的披肩扶到肩头,巧合?

    这世上真有这么巧的事情?

    燕殊这小子到底在搞什么鬼!

    而此刻另一辆车子,气氛就不是这么好了。

    “安安,你今天搞了这么一出,是为了我二哥?”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沈安安微微垂着头,显得十分无辜,“我就是十分想念伯父伯母而已。”

    “叫了一堆记者去见证你是如何想念我的父母?”燕笙歌轻笑,“你是故意让我们燕家难堪么?”

    “我不知道记者怎么会去的,可能是我当时来的匆忙,没注意到有记者跟踪。”

    “哦,是么!”从沈家到机场,少说也要四十分钟,你会不知道有一大群人跟着你?

    “我也不知道他们说话会这么的……”沈安安咬了咬嘴唇,“如果造成了姜小姐什么误会就不好了。”

    “只要你对我二哥真的没有非分之想,那就不存在这么误会,你我岁数差不多,我也不经常去国外,倒是你一直生活在国外,我妈或许把你当成是我了,可不是什么儿媳妇儿!”

    “是么!”沈安安咬牙。

    她就不信了,这姜熹进入燕家才多久,就能这般笼络住人心,她不信!

    ------题外话------

    见家长了,撒花撒花……鼓掌,话说我差点都忘了,燕殊还有爸妈,哈哈……月中啦,有月票的,都撒向我吧,哈哈

    ps:昨天看见腾讯有个读者留言说了一些心事,不知道你有没有每天追更新,我在你下面留言了,希望你能看一下,祝你幸福,一切都好,么么哒!

    燕殊:你把我爸妈都忘了,你当我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么!

    燕持:可能你真是!

    燕殊:呵呵哒,那你呢!

    燕持:咳咳……

    我:我这不是让熹熹见家长了么,只是你不在,虐渣都不爽啊!

    燕小二:我马上回来!哼唧,不许欺负我媳妇儿!

    我:放心,你爸妈很威武!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