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06 钢琴用途,另辟蹊径(二更)

正文 306 钢琴用途,另辟蹊径(二更)

    ( )秦序羽一见燕殊面露尴尬,更是寻根究底,搞得燕殊都没法安心开车。

    好不容易到了家,燕殊提着秦序羽就往里面走,“你再胡说,小心我打你屁股!”

    “哼——”秦序羽撅着嘴巴,燕持刚刚回来,正打算去换衣服,“大舅舅……你回来啦!”

    “突然这么热情。”燕持挑眉。

    “大舅舅,你渴不渴,喝水!”秦序羽献宝一般的给燕持送了杯水,燕持看了燕殊一样,这小子今天怎么回事。

    “叶子阿姨,你也喝水!”秦序羽眯着眼睛。

    “你到底想干嘛。”燕持面色冷峻,在秦序羽面前,他一直自诩为是个严肃的舅舅。

    “是不是亲嘴儿睡一觉就会怀孕啊!”

    “扑哧——”姜熹在一边偷乐。

    燕持嘴角抽了抽,“是谁和你说的。”

    “电视上都是这样的,大舅舅,你说嘛,是不是这样,他们都不告诉我!”

    “大概……”燕持顿了一下,“就是这样吧。”

    “那你和叶子阿姨什么时候给我生弟弟!”

    燕殊看着燕持面露难色,轻轻咳嗽一声,他就知道,秦序羽怎么可能这么简单的放过他们。

    “这个问题需要从长计议。”燕持尴尬的喝了口水,下意识的瞥了一眼叶繁夏,叶繁夏瞪了他一眼,看她做什么啊。

    “昨晚我看见你亲了叶子阿姨,还去她房间待了好久,你们不是去生弟弟?”

    “难怪昨晚我想找某人谈论一下合作的事情,都没找到人。”沈廷煊促狭道。

    “小孩子管这么多!”燕持轻轻咳嗽一声。

    “你大舅舅和叶子阿姨,是在房间谈事情呢!”姜熹拖着秦序羽到了另一边。

    “谈生弟弟还是妹妹?”

    叶子大囧,现在的孩子怎么都这么开放……

    “他们在谈工作的事情。”姜熹看着叶繁夏嘴角抽搐,估摸着她心里也很崩溃,立刻出来解围,却不曾想这团火直接烧到了自己这里。

    “那舅舅和舅妈在房间也是谈工作?你们有什么工作要晚上谈?”

    燕殊直接将秦序羽拎起来,“你再这么多话,我就把你扔到池塘里喂鱼!”

    “哼——”秦序羽冷哼,小手插在腰间,“不问就不问,你们大人总是这么多秘密,不告诉我,我还不想知道呢!”

    叶繁夏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上楼,伸手准备拧开门,一双手直接从后面包裹住了她的手,那熟悉的冷冽味道,靠近的气息,叶繁夏没来由的心跳加速……

    燕持带着她的手拧开门,从后面搂住她的腰,就将她往里面带。

    叶繁夏转过身,燕持那张冷峻的脸,已经压了过来,他伸手扶住叶繁夏的腰,吻住肖想了一天的红唇,吮吸舔咬,燕持伸手将她头发上的皮筋扯断,一头黑发瞬间倾泻而下,“唔……”叶繁夏仰着头有些难受。

    燕持眸子微闪,余光瞥见房间一角摆放的东西,遮着一块黑布,他抬手抱住叶繁夏,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将她压在了那物体上……

    冰凉的触感,带着一阵紊乱的琴声……

    这个是……

    “怎么了?”耳鬓厮磨,燕持张嘴咬了咬叶繁夏的耳朵。

    “钢琴……”

    “嗯。”

    “我的房间什么时候有这种东西了。”

    自从母亲去世之后,钢琴这东西,早就荒废了,她不是不想学,而是学不起。

    每周一节钢琴课的费用,足够她一周的伙食。

    “喜欢么?”燕持轻咬着她的嘴唇,“上回去吃饭,你盯着人家弹钢琴的姑娘看了好久,我就知道你还是想要的。”

    “都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叶繁夏轻笑。

    “没事,无聊玩玩也好,只要你喜欢。”燕持张嘴吻住她的嘴唇,叶繁夏只要稍微动一下,身下都会发出声音,这声音很大,叶繁夏根本不敢乱动,“唔……”

    叶繁夏喜欢的东西着实不多,但是只要她多看了两眼的东西,他都想给她。

    燕持哪里给她反抗的机会,强硬的撬开她的嘴唇,灵活的舌头强势的钻入,她的味道太好,甘甜而又清冽,燕持自然想要的更多,他的身子下意识的往下压,伸手将她鬓角作乱的头发别到耳后……

    在这方面,叶繁夏只能被动的承受。

    “繁繁……”

    “嗯?”叶繁夏眼神迷离。

    “要不我们给小羽生个弟弟?”

    叶繁夏顿时红了脸,“你在胡说什么……”

    “繁繁,你不喜欢我么?”燕持诱惑道。

    “燕持……”这个男人对她的诱惑力太大,面对他,她似乎根本无法说出一个不字。

    “繁繁,你喜欢我么!”燕持伸手勾起她的下巴,嘴唇若有似无的触碰,那种感觉,瘙痒难受,明明肉就在嘴边,就是吃不到,真是难受。

    叶繁夏身子微微往前靠了靠,燕持就往后缩。

    “嗯?告诉我,我就让你亲!”燕持笑着。

    “你……”叶繁夏无语,“你怎么变得如此无赖。”

    “那你喜欢我么!”燕持那双黑宝石般的眼睛,透着璀璨的光,越发夺目。

    叶繁夏眼睛一直盯着某人喋喋不休的嘴唇,看准时机,就直接张嘴咬下去……

    “嘶——”燕持疼得双手箍紧怀中的人,将她死死压在钢琴上,两个人就在钢琴上“撕咬”起来。

    燕殊正推着沈廷煊上楼,这琴声紊乱难以入耳,似乎从这急促的琴声中,就能听出来这两个人在房间干嘛。

    “看不出来啊,燕大少这么闷骚。”沈廷煊促狭。

    “送你回房。”燕殊无奈,这家伙买钢琴就是为了这种用途?

    燕殊送沈廷煊回去之后,敲了敲门。

    “唔——开门。”叶繁夏伸手推了推燕持。

    “等会儿……”燕持从叶繁夏脖子处抬起头,谁这么讨厌。

    “快点去!”叶繁夏推开燕持,伸手整理衣服。

    燕持整理了一下衣服,打开门,“燕小二,你干嘛!”

    “瞧你这一脸欲求不满的!”燕殊透过门缝看见叶繁夏满脸通红。

    “你知道我现在想干嘛么!”燕持搓了搓手。

    “我是想说,你俩想那啥,麻烦去床上,钢琴上声音太大,整栋楼都听见了。”

    燕持哑然。

    “挺激烈的哈。”

    燕持冷哼,“滚粗!”

    “你们继续!”燕殊轻笑。

    第二天燕笙歌接秦序羽出去玩,顺便带姜熹去自己工作室量一下身材。

    燕笙歌的工作室在京都最繁华的闹市区,在一处写字楼的顶楼,视野开阔,占了一个楼层,很是宽敞,刚刚进去就看见很多人三五成群的围在一起,众人见着燕笙歌,都喊一声小笙姐,无论是年纪大小,算是一种敬称。

    “嫂子,你进来吧,小羽,你在外面玩,别乱跑,不许捣乱!”燕笙歌警告。

    “知道啦!”秦序羽应声点头,他和这里的设计师或者是助理都混得很熟了,他讨人喜欢,他们也乐意逗弄他。

    几分钟的功夫,他就抱着一大堆零食回来。

    燕笙歌正在给姜熹量尺寸,她手中拿着皮尺,一边丈量一边记录。

    “其实不用这么麻烦,我去商场也可以买到合身的礼服。”

    “这可不一样,之前说过要给你做一件礼服,前段时间忙着自己比赛的的事情,加上秦氏公司的事情,一直没来得及,叶子的尺寸我倒是知道,你的就不懂了,穿衣服嘛,自然是量身定做的最舒服。”

    燕笙歌手中拿着墨水笔,鼻梁上架着眼睛,黑色的贴身连衣裙,将她身材勾勒得凹凸有致,皮尺随意的挂在脖子上,高跟鞋早就蹬掉了,趿拉着一双夹脚凉拖,显得十分随性。

    和平素的模样大相径庭。

    “对了嫂子,你有什么特殊的要求么?”燕笙歌低头记录数据。

    “没什么特别要求,你看着做就好了。”姜熹来这里许多次了,她走到一个模特面前,这个模特身上裹着一条白色缎面,燕笙歌抬眼看过去:“嫂子喜欢这种面料?”

    “不是,这个料子是准备干嘛的。”

    燕笙歌握着笔的手一顿,“一个客户订做的,昨天料子刚到。”

    “摸起来很舒服。”

    缎面缠裹在模特身上,初步的模样倒像是一件……

    婚纱。

    “这个是……”

    “对了嫂子,你过来,我这边有个现下比较流行的一些元素,你看一下有没有中意的!”燕笙歌打断她的话。

    等到他们讨论结束,已经到晚饭时间了,燕笙歌看了看腕表,“待会儿我们出去吃吧,楼下有一家餐厅很不错。”

    “你不回去?”

    “现在是下班高峰期,很堵,而且我晚上还有个稿子要改。”燕笙歌蹬掉拖鞋,踩着十公分的高跟,伸手将拢起的头发打散,立刻变得气场十足。

    秦家

    秦浥尘坐在沙发上,手中拿着一根小棍儿,眼睛清亮。

    “少爷……七点了。”管家看了看钟表。

    “嗯。”秦浥尘捏着棍子拨弄着面前鱼缸里的锦鲤,管家真的很想说:少爷,您已经拨弄了整整一个小时了,就是小少爷也没像您这样啊。

    又过了半小时。

    “几点了。”秦浥尘将棍子扔到一边,起身走到窗边,外面路灯一直蔓延到秦家大门口,可是安静得很。

    “七点半。”

    “又不回来吃饭。”

    “我打个电话问问?”管家询问道。“少夫人说今天会和姜小姐一起出去,最近少夫人也挺忙的,可能在外面已经吃了。”

    “吃了!”秦浥尘咬牙。

    而此刻电话忽然响了,秦浥尘快步走过去,“小笙……”

    “爹地!唔昂——”秦序羽说着就吃了一大口肉。

    “你……”

    “我和妈咪还有舅妈正在妈咪楼下的餐厅吃东西,爹地,你应该吃过了吧,都这个点了。”

    “呵呵……”

    “妈咪,爹地说他吃过了!”

    “是么!”燕笙歌给姜熹夹菜,“嫂子,你多吃点。”

    “不用了,这么多菜,也吃不完啊。”

    “让你妈咪接电话。”

    秦序羽看了看燕笙歌,燕笙歌摆了摆手,这家伙一到饭点就发作。

    “妈咪不想接你电话!”

    姜熹差点呛住。

    秦序羽歪着头,看了看手机,“妈咪,爹地把电话挂了。”

    “是么!”燕笙歌忽然觉得有些脊背发凉,“你应该说我不方便接电话!”

    “哦!”秦序羽就是故意的,谁让爹地前几天把他家小红弄得半死,都和他说了,不能喂那么多鱼食,他还喂了那么多,差点把它胀死,和他理论,他还非是不听。

    说什么饱死鬼总比饿死鬼好。

    “少爷……”管家还没反应过来,秦浥尘已经拿了车钥匙往外面走。

    这又怎么了……

    燕笙歌给姜熹说了一些燕殊小时候的事情,一顿饭倒是吃得很慢。

    “我二哥小时候就很皮,差点把我爸气死,他每次从国外回来,第一件事就是被叫到学校去,不是二哥把人揍了,就是把谁的头打破了,我爸还以为二哥有多动症,还专门带他去检查了一番,确定一切正常。”

    “后来为了消耗他多余的精力,就把他送到关爷爷那里,关爷爷家是武术世家,听说抗战时期开过武馆,还打击过外敌,很出名,就把二哥扔到那里,二哥是准备去搞事的,结果你猜怎么着……”

    “被人打得鼻青脸肿回来了,我妈心疼啊,我爸说他活该。”

    这个关爷爷莫非和之前见过的那个面具男有关?

    不过燕殊被揍得鼻青脸肿的模样,她倒是真的很想见识一番。

    “之后还以为二哥那样的脾气肯定不会去了,结果第二天又去了,直到关爷爷过世,关家出了点问题,这才没去,不过那会儿二哥已经报名参军了,二哥以前是真的无法无天,我爸那脾气……根本管不了他。”

    “叔叔是怎么样的人?”姜熹也很好奇,之前听燕殊打电话,应该很和善。

    “我爸是外交官,常年在国外,不过这几年听他说有考虑回国,我们兄妹三个人,常年跟着爷爷的,小时候会跟着他们出去,长大要上学,来回也麻烦,也就在京都定下了。”

    “外交官?”姜熹诧异。

    “你应该听说过,不过我爸和我们不是一个姓,他随奶奶姓……”

    “燕笙歌……”燕笙歌话没说完,就被打断。

    燕笙歌能够感觉到脚步声靠近,她的后背有些发麻,她放下筷子,微微扭头,秦浥尘已经走到她的身边,拉开凳子。

    “聊得很开心?”

    “浥尘。”姜熹笑着打招呼。“你怎么来了?”

    “还没吃饭,准备来蹭饭。”秦浥尘伸手抽出一张面纸,给燕笙歌擦了擦嘴巴,“嘴上有油渍,我给你擦擦。”

    “我自己来!”燕笙歌从他手中扯过面子,眼中滑过一丝无奈。

    “爹地,你怎么来了!”秦序羽歪着脑袋。

    “过来!”秦浥尘伸手招呼他过来,将他抱在腿上。

    秦浥尘平时话不是很多,若是论面相,绝对是个无良父亲,不过他抱孩子的姿势,还有和秦序羽说话的模样,却无处不透露着父爱,和燕殊那种粗枝大叶的方式全然不同。

    “待会儿还有工作?”秦浥尘随手从燕笙歌盘中夹了一块肉。

    “嗯,还有个稿子要改。”

    “那我陪你。”

    “不用了,这段时间你也挺忙的。”

    “陪老婆的时间还是有的。”秦浥尘又夹了块肉。

    “爹地,这是我的!最后一块排骨了。”秦序羽撅着嘴巴,很是不满。

    “你爹地我好久没吃肉了,馋——”他的尾音拖得很长,燕笙歌垂头,抬脚踢了他一下,姜熹还在这里呢,他在胡说什么。

    “我吃饱了!”姜熹立刻擦了擦嘴。

    她可不想当电灯泡。

    燕笙歌刚刚要把脚缩回去,秦浥尘直接勾住她的脚,两个人的腿瞬间缠在一起。

    姜熹轻轻咳嗽一声,那什么……

    她一个大活人还在这里呢,能稍微注意一点么!

    “小羽,快过来!”秦序羽从秦浥尘怀里挣脱,蹦到姜熹身边,“吃饱了吧!”

    “我还……”姜熹拍了拍他的小屁股,“是不是吃饱了!”

    “嗯!”秦序羽咬牙,他的肉……

    “小笙,那你们继续吃,我和小羽就先走了,今天打扰了你一下午。”

    “嫂子,您说的这是什么话!”燕笙歌要起来,可是腿被缠住,动弹不得。

    “好了,不用送了,我和小羽先走,你们慢慢吃!”姜熹说着拖着秦序羽就往餐厅外走。

    燕笙歌扭头瞪了秦浥尘一眼,“你真是……”她将腿抽出来,“让嫂子看了笑话。”

    “还吃?”秦浥尘指了指满桌子的菜。

    “吃饱了!”燕笙歌提起包就往外面走。

    应该说是跑……

    最近两个人都很忙,各忙各的,有时候一天都碰不到面,今天这家伙怎么忽然过来了,他眼睛泛光,有点危险。

    秦浥尘慢条斯理的从怀中摸出卡,结账,燕笙歌走到电梯旁,伸手按着电梯,看着秦浥尘还未出来,直接跨进去。

    这会儿已经八点多了,写字楼已经没什么人,等电梯不费时间。

    她刚刚按了关门键,一双手伸出来,按住了电梯门。

    紧跟着一条腿迈了进来,燕笙歌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秦浥尘整个身子已经挤了进来,而下一秒,电梯已经合上。

    秦浥尘将卡放在口袋中,垂头看着燕笙歌,“躲什么?”

    “没有啊。”燕笙歌抬头冲着秦浥尘一笑,秦浥尘直接抬手将她按在电梯内侧,低头稳住她的嘴唇。

    “笙笙……你都不想我么!我都没吃饭……”

    “唔——”燕笙歌最恼怒的还是自己的身体,大脑抗拒,可是身体却诚实得很,“叫出来,反正没人。”

    “去办公室!”燕笙歌伸手抱住秦浥尘的脖子。

    “嗯。”秦浥尘伸手将燕笙歌衣服合上,电梯一开,就往她的办公室走。

    只是没想到今晚加班的人很多,众人一见这模样,大部分都不敢去看。

    燕笙歌将头埋在秦浥尘怀里,“你自己看你做的好事!”

    秦浥尘却丝毫不在乎别人的目光,抱着燕笙歌就进了办公室,将帘子拉下来,隔绝了外界的视线,燕笙歌的办公室有一面巨大的落地窗,此刻月光挥洒下来,将燕笙歌光洁的皮肤镀上一层淡淡的柔光。

    “你好漂亮……”秦浥尘将她按在窗户上。

    燕笙歌双手撑在窗户上,气喘吁吁,“秦浥尘,你能不能快点儿……”

    “夜还长,急什么!”秦浥尘从后面抱住她……

    一室春光。

    而此刻远在国外的燕家父母却意外接到了一个电话。

    “安安啊,好久没联系了?你最近还好么?”中年女人坐在院子中,之指甲修剪的圆润而又平滑,喝着下午茶,晒着午后的阳光。

    “是啊,伯母,您什么时候回国啊?”

    “过些时候,有事?”

    “就是想您了。”

    “等我回去再碰面吧。”

    “如果您要回来,可以提前通知我,我去借机。”

    “到时候再说。”

    女人挂断电话,饶有趣味的盯着电话看了半晌,一个男人从里面走出来,扯下身上的围裙,将甜品放在桌上,“在笑什么?”

    “沈安安的电话,说是我回去要去接机。”女人喝了口茶,慵懒而又随性。

    “这是什么意思?”

    “你还不明白么,这丫头前些年总来这边看我们,她是盯上我们儿子了。”

    “无论是看上谁了,他俩都有女朋友了,让她去借机,不妥吧。”

    “这丫头是准备从我这里下手,让繁繁或者小殊的女朋友难堪啊”

    男人叹了口气,伸手给她添茶,“心思过重,你打算怎么做。”

    “我若是真的让她接机,估计第二天报纸头版就会说,燕家属意沈安安当儿媳妇儿,那俩兄弟那性格你还不了解,最后母子关系僵了,弄得繁繁或者小殊的女朋友和我也有隔阂,我可不想为了一个外人,弄得自家人有芥蒂。”

    男人笑了笑,伸手推了推鼻梁的眼镜,“大使馆的事情交接得差不多了,这两天就订机票。”

    ------题外话------

    咳咳,采访一下燕大少!

    我:请问钢琴是用来干嘛的!

    燕大少:压的!

    我:(翻白眼)请问床是用来干嘛的!

    燕大少:压的!

    我:请问你家的桌子……

    燕大少:做事用的!

    我:哦——做事用的……

    燕大少:你的思想是何其龌龊!你在想什么!

    我:叶繁夏是用来干嘛的!

    燕大少:我的女人自然是用来疼的!

    我:那我呢!(看我星星眼!)

    燕大少:给你块板砖……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