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05 挑拨失败,亲嘴会怀孕

正文 305 挑拨失败,亲嘴会怀孕

    ( )燕家

    沈廷煊坐在院子中,满池荷花,微风徐来,传来阵阵清香,他坐在轮椅上,膝盖上反扣着一本书,一只手敲打着膝盖,一只手摩挲着蓝钻耳钉,深邃的眸子盯着荷花,心思深沉得让人捉摸不透。

    一双星目熠熠生辉,鼻子高挺俊美,凉薄的嘴唇不期然的染上一丝皮粉色,啥是好看,神情虽然有丝慵懒,看起来颇有几分玩世不恭的味道,可是那双眸子却像是已经将一切都看透了。

    “哈哈……”随着放肆的大笑声,水珠像是断了线的珍珠,直接甩在沈廷煊的脸上。

    原本十分美好的画面,瞬间被破坏!

    沈廷煊的脸上出现一丝皲裂!

    他伸手擦了擦脸上的水渍,看向不远处还在嬉闹的两个人。

    “舅舅……咯咯……”燕殊正抱着秦序羽在莲池边,去摘那莲叶莲花,水渍甩了沈廷煊一脸。

    带着池水的腥臭,夹杂着泥土还有植物特有的草汁味,沈廷煊深吸一口气,“你们就不能挪个地方么!”

    “廷煊叔叔,这个荷花是不是很好看!”秦序羽手中抱着一大束荷花,直接跑到沈廷煊面前。

    “呵呵……”

    “送你!”秦序羽也不管沈廷煊愿不愿意,就将荷花直接扔到他怀里,水渍直接从胸口蔓延到裤子。

    “走吧,我带你去洗个澡!”燕殊憋着笑,单手将秦序羽夹在腋下就往屋里走。

    姜熹端着茶水出来,看见沈廷煊一脸郁卒,将茶杯放到一侧的桌子上,“他俩人呢!”

    “洗澡去了。”沈廷煊颇为嫌弃的将花抱在怀里。

    本就长得妖孽,和这映日的荷花比较,本来苍白的脸倒是染上了一丝血色。

    姜熹坐到他身侧,“你怎么看上燕殊的!”

    这些天沈廷煊算是见识到什么叫做幼稚!

    从早上开始,他就被一阵军歌吵醒,他家要起来晨练,居然让他一个伤员在边上围观,美其名曰:呼吸新鲜空气。吃个饭,就给他炖猪脚,谁见过有人一天三餐吃猪脚,到了半夜还要吃这个做宵夜!

    黄豆炖猪脚!红烧猪脚!猪脚姜醋!甜玉米猪脚汤!眉头煲猪手汤!花生墨鱼猪脚汤!山药炖猪脚……

    猪脚绝对是他这辈子最讨厌的东西!

    姜熹捧着茶杯,“和他一起很舒服,踏实又安心。”

    “你小心被人骗了!”

    “我有什么……”

    “我靠……”姜熹话没说完,秦序羽穿着小黄鸭内裤就从里面跑了出来,手中还拿着水枪,一阵扫射!

    沈廷煊深吸一口气!

    你要淡定,不要和一个小屁孩计较。

    “秦序羽,你过来!”

    “廷煊叔叔,你昨天不是和我说,今天要带我出去玩么!”秦序羽刚刚走过去,沈廷煊一把将他扯入怀里,手朝着他的腋下就抓挠,惹得秦序羽大笑不止。

    “嘶——”扯到腿上的伤口,疼得鼻酸。

    燕殊从后面走出来,他裹着浴袍,从后面将秦序羽从沈廷煊怀中捞起来,“我洗个澡,一回头,你就溜出去了,走,洗澡!”

    “我不要和你洗!”秦序羽抗拒。

    “不和我洗,你想和谁洗啊。”

    “我要和舅妈一起洗!”

    “做梦!”

    “坏人,我就要和舅妈一起洗……”秦序羽蹬着小腿,燕殊直接将他扛在肩上,“舅舅还是个大坏蛋,肯定是你想和舅妈一起洗,才不让我和她一起的,你和爹地一样坏……”

    “啪——”燕殊一巴掌拍在他屁股上!

    “哇——舅舅,你打我……”

    “啪——”燕殊挑眉,“再喊?你再喊,我就把你扔到池塘里喂鱼!”

    “哼——”秦序羽趴在燕殊肩头,附在燕殊耳边,“舅舅,舅妈不是要去医院么,我可以一起去么!”

    “你去做什么!”

    燕家一楼也设有浴室,燕殊长腿一勾,将门关上,秦序羽双腿扭捏着,就将短裤蹭了下去,光着脚踩进浴室,燕殊无语,从一侧拿了拖鞋跟了进去。

    “我想出去玩,爹地妈咪最近都好忙,也不带我出去!”秦序羽自己踮脚拧开淋浴,燕殊靠在一边,双手抱胸,慵懒的打了个哈气。

    原本秦浥尘和燕笙歌是计划着将秦序羽送到夏令营,夏令营持续一个多月,回来之后,秦氏的周年庆也结束了,只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我们不是出去玩的。”燕殊直接走过去,伸手帮秦序羽洗头发。

    “啊——舅舅,你好粗鲁,泡沫弄进眼睛里了!”秦序羽叫嚣着。

    “冲一下!”燕殊手脚笨拙,弄得秦序羽抓狂。

    “哇——你这是谋杀啊,眼睛疼,啊……啊,你踩着我脚了,啊……”

    姜熹推着沈廷煊进入室内,就听见秦序羽的嚎叫。

    平叔笑着给沈廷煊斟茶倒水,“沈少爷。”

    “平叔,我都说了,您不用这么客气!”沈廷煊已经在燕家叨扰多日,以前只接触过燕老爷子和燕笙歌。

    一个是严肃却又和蔼,一个强势却又带着一些小女人的娇羞,这接触了燕家兄弟之后,才发现,燕家人大多具有两面性。

    燕殊性子邪肆倨傲,骄矜倨傲,私底下却十分幼稚可笑,燕持一如既往端着高冷的架子,只是面对叶繁夏却又温柔中带着一丝笨拙。

    “舅舅……你别碰我,我自己穿衣服!”

    “我看着你穿!”

    “你看嘛盯着人家小**看,你又不是没有!”

    姜熹单手握拳,放在唇边,轻轻咳嗽一声。

    “水没擦干。”

    “哎呀,人家自己擦,舅舅,等你和舅妈给我生了小弟弟,你难道也要这样对他么!”

    “我要生女儿!”

    “我喜欢弟弟!”

    “为什么?”

    “弟弟可以和我一起玩,妹妹会哭,麻烦。”

    燕殊冷哼一声……

    沈廷煊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姜熹,“儿子女儿都不错。”

    姜熹无语,这家伙怎么也跟着掺和起来了。

    秦序羽自己推开门就往外面走,直接往姜熹身上扑,“舅妈……”

    “头发上还有水,怎么不擦干就出来了!”保姆贴心的送上毛巾,秦序羽跨坐在姜熹腿上,姜熹伸手给他擦头发,“还是舅妈温柔,你看舅舅,把我眼睛都弄红了……”

    “我看看。”姜熹捧着秦序羽的小脸,“还真有点儿……”

    “他的洗发水在楼上,忘了带下来。”燕殊穿着一身米白色的休闲服走出来,天生的衣架子,衣服虽然简单,穿在他身上却是别有一番韵味。

    “舅妈,我想吃冰淇淋。”

    “你妈咪说不给吃。”

    “可是我已经三天没吃了!”秦序羽抱着姜熹的胳膊撒娇。

    “待会儿出去给你买。”

    “吧唧——”秦序羽朝着姜熹的脸就猛嘬两口。

    “你别太惯着他。”燕殊无奈,“以后要是我们有孩子,你也这样?”

    “我真想象不到,你俩的孩子会是什么性格的。”沈廷煊耸肩。

    “需要收拾一下么,待会儿一起去医院,你的伤口也需要复查一下。”燕殊指了指他身上的水渍。

    半个小时左右,四个人就开车往医院去。

    轩陌已经安排了医院,他们从地下车库,坐电梯直接到医生所在的办公室,检查进行得很顺利。

    沈廷煊在里面检查腿上的枪伤,燕殊在外面等着,姜熹抱着秦序羽去楼下买冰淇淋。

    沈安安在莫雅澜的搀扶下,正在楼下散步,本就娇小的身子罩在宽大的病号服下,显得越发羸弱,圆润的脸蛋,尖下巴都瘦出来了。

    “妈,我想在这里坐一下!”沈安安指着院子中的石凳。

    “我去给你找点东西垫一下,你等一下!”沈家这段时间事情太多,莫雅澜穿着简单的衣饰,素面朝天,根本无心打扮。

    沈余祐的案子,就算是想要找人帮忙都不可能,沈老爷子想要托关系探探口风,可是战北捷接手的案子,哪里容得下别人插手,无论是谁,想要去询问情况,都被他直接打了回来,罪名很多,死刑无疑。

    沈安安站在树下,打量了一下四周,忽然瞥见熟悉的身影,怔愣了一下。

    那不是姜熹?

    姜熹此刻正蹲下身子给秦序羽擦嘴巴,忽然瞥见一道灼热的视线,下意识的看过去,沈安安……

    她在这家医院?

    姜熹只知道沈安安受伤了,具体原因却没人和她提起过。

    秦序羽歪着脑袋看了看沈安安,“那不是上次见过的阿姨么!”

    “嗯。”姜熹本不想和她打招呼,可是沈安安却朝着她走了过来,姜熹抿了抿嘴角,牵着秦序羽的手,“沈小姐。”

    “姜小姐,好久不见。”沈安安抿嘴一笑,“你来医院做什么?”

    “有点事。”姜熹不打算和她多说什么,“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姜熹抬脚欲走,沈安安忽然挡在了她的面前,“我能和你聊两句么!”

    “我们之间有什么好说的么?”姜熹促狭。

    “不会耽误你几分钟的。”沈安安笑得人畜无害。

    “那就在这里说吧。”姜熹掏出纸巾给秦序羽又擦了擦嘴巴,“瞧你吃的满嘴都是。”

    “好吃啊!”秦序羽咯咯直笑。

    “燕二哥还好么……”沈安安一开口,姜熹就明白了。

    姜熹又不是傻子,沈安安什么都不说,忽然来了这么一句,她微微咬着嘴唇,脸上露出一丝潮红,伸手护住一侧的胳膊,应该就是受伤的地方吧,难不成她受伤和燕殊有关?

    姜熹不得不脑洞大开,这沈安安该不会喜欢的是燕殊吧……

    联想到之前沈余祐和叶楚佩的婚礼,她在燕殊身边叽叽喳喳说着部队的事情,姜熹似乎忽然明白了什么。

    “沈小姐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就是问问而已。”沈安安咬了咬嘴唇,“上次在我们家……”

    “你帮燕殊挡了一枪。”姜熹语气平静。

    沈安安心下诧异,这女人怎么可以做到如此淡定。

    “我就是随口问问,并不想给你和燕二哥造成什么困扰。”

    “这能有什么困扰啊,我知道之后,就想来看你,只是最近太忙了,抽不开身。”姜熹虽然在笑,可是秦序羽明显感觉到气氛不对啊。

    他张嘴咬了一口冰淇淋,透心凉。

    “过几天就出院了,也不用您跑一趟。燕二哥没事就好。”

    “他挺好的。”被别的女人问候男朋友,这体验还真的有些特别。

    “不好意思,打扰了。”沈安安也没有多做纠缠。

    她要做的无非就是在姜熹心里埋下一个种子,女人都是多疑的,她自认为自己并不比姜熹差,只要他们感情出现问题,她就可以趁虚而入,只要这个女人生气,只要……

    “没什么,沈小姐保重身子。”姜熹笑了笑,“本来就是不相干的人,怎么会造成困扰呢。”

    沈安安即使什么都不说,可是她的表情,似乎都在向她佐证,她和燕殊之间有些什么。

    沈安安没想到姜熹最后会来这么一句,嘴角抽了抽,缩在衣袖的手猛然收紧,这女人……

    “没有造成你的困扰就好,上次在我家,和燕二哥发生了一些误会,我觉得还是有必要……”

    “我觉得没有必要。”姜熹打断她的话,“燕殊对不相干的人,向来不会放在心上,沈小姐不必觉得有压力,毕竟没人会在乎!”

    秦序羽砸吧着小嘴,他虽然听得云里雾里,不过他总觉得这两个人之间充斥着一种奇怪的电流。

    莫雅澜在院子中没找到沈安安,这才找到了这边。

    “安安……你跑哪儿去了,吓死我了!”莫雅澜长舒一口气,她不能再失去沈安安了。

    “沈夫人!”姜熹打了声招呼,“如果没事的话,我们先走了。”

    燕殊正好找了过来,他推着轮椅,沈廷煊的目光撞到莫雅澜,他嘴角轻扯,莫雅澜被他这揶揄嘲弄刺激得怒火中烧,朝着他就走过去。

    “妈——”沈安安要拦住莫雅澜,可是她力气太小,根本拦不住。

    “你居然还没死!”莫雅澜疾声厉色,面目狰狞。

    “您还活着,我怎么敢死。”沈廷煊轻嘲。

    “你居然还敢出现!”莫雅澜手中拿着一个坐垫,手指扣进坐垫里面,浑身都在战栗,“你害死了我一个孩子,现在又要害死第二个,我和你拼了!”

    莫雅澜情绪激动,挥舞着坐垫,居然直接打掉了秦序羽手中的冰淇淋。

    秦序羽低头看着摔在地上的冰淇淋,咬了咬嘴唇,他才吃了一半啊……

    燕殊直接攥住莫雅澜的胳膊,“沈夫人,请自重!”

    “松开,这是我们沈家的家事!”

    “家事?”沈廷煊轻笑,“请问,我何曾入过你们沈家的族谱!”

    “你是看沈家现在败落,所以忙不迭的要巴结燕家了是吧,勾结外人,搞垮了自己的家族,若不是当初燕老爷子坚持,我们怎么会留下你,难不成……”莫雅澜脑洞大开,“从一开始,你就是燕家安排在我们家的一枚棋子?”

    他们这边的骚动已经引起了不少人的指指点点。

    “沈夫人,你需要为你说这番话负责!”燕殊收敛起脸上的笑意。

    “行啊,负责,难道这不是你们燕家从一开始就设下的圈套么!从一开始你们就不安好心,从他进入我们家开始,我们家就没有一天消停过!”尤其是听了沈余祐关于沈老爷子线稿扶持沈廷煊的分析,莫雅澜见到沈廷煊更是不能平静。

    “说够了么!”沈廷煊扬起嘴角,显得十分邪魅,“这么多年,我忍让着你,不过是不屑与你争执,你别得寸进尺。”

    “怕了?”莫雅澜轻哼,“怎么着,你也怕以后无法见人么!”

    在京都这种地方,不是你多么富有,多么厉害,你就真的可以挤入上流社会,还得看你这个人,若是声名狼藉,即使别人表面恭维,私下也会唾弃。

    “莫雅澜,别把自己标榜的那么单纯无辜,装得像是一朵高贵典雅的白莲花,怎么着,当年做得那些事真当没人知道……”

    “沈廷煊,你闭嘴!”莫雅澜忽然抓狂一般的朝着沈廷煊扑过去。

    燕殊本不想在大庭广众和莫雅澜推搡,真的是不雅,可是这女人却像是疯了一般朝沈廷煊扑过来,燕殊刚刚准备出手,一个小小的身影挤到沈廷煊面前,伸手推了莫雅澜一下。

    莫雅澜身子趔趄,险些栽倒。

    “妈,您怎么样!”沈安安扶住莫雅澜。

    “坏女人,你干嘛欺负廷煊叔叔!”秦序羽咬着嘴唇。

    “你……”

    “我们也没招你惹你,你干嘛冲过来就打人,说话好难听,看您气质挺好的,肯定是哪家的贵妇人,怎么脾气这么暴躁,还把我的冰淇淋碰掉了,都没说一声对不起,妈咪说了,你这样的人,就是没教养!”

    “没教养!”莫雅澜还是第一次被人说。

    “本来就是啊,你凭什么冲过来打人,廷煊叔叔惹着你了么,你别仗着自己年纪大,就欺负他!”

    “扑哧——”燕殊差点笑出声。

    “妈,这是秦家那小孙子!”沈安安附在莫雅澜耳边。

    扯到秦家,莫雅澜那股邪火瞬间消散了大半。

    “好倒霉,人家好不容易买了个冰淇淋。”

    “待会儿舅舅再给你买!”燕殊伸手揉了揉秦序羽的头发。

    “好吧。”秦序羽说得极不情愿。

    这事儿若是燕殊出手,这莫雅澜若是来个一哭二闹三上吊,倒是有些无法收场,秦序羽这一打断,莫雅澜就是心里窝火,也不好发作。

    她总不能和一个小孩子计较吧,偏生秦序羽的身份在这里,莫雅澜也不敢发作。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四个人离开。

    “廷煊叔叔,我跟你说,以后对付这种人,你千万不要心慈手软!”

    “你在教我?”沈廷煊哑然失笑。

    “爹地和我说了,你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你爹地整天都和你说些什么啊。”燕殊伸手揉了揉额角。

    “不然大伯家的孩子总是欺负我!”秦序羽歪着脑袋,舔舐着冰淇淋,他说得浑不在意,燕殊却上了心。

    姜熹和燕殊对视一眼,“欺负你?就他家那两个小子?”

    “是啊,吃得像个球一样,总想欺负我。”

    燕殊冷笑,“怎么欺负你了?”

    “上回我去爷爷家,他们差点把爹地给我买的小红弄死了,然后我把他俩踹到了泳池里。”

    “小红?”姜熹蹙眉。

    “秦浥尘给他买的锦鲤。”燕殊解释,“之后你爷爷没说什么?”

    “说我了啊,说我不听话呗。”秦序羽说得无所谓,“还让我以后别去他家,我压根也不想去,他们也甭想来我家!”

    燕殊随手敲打着方向盘,心下却在思量着什么,“对了,刚刚的事情,以后千万别做,你毕竟是个孩子,若是我们不在,你怎么办……”

    “嗯。”秦序羽叹了口气,“主要是她把冰淇淋弄掉了。”

    “我还以为你心疼我!”沈廷煊无奈的看着窗外,刚刚心里还稍微有些感动来着,因为极少有人会挡在自己面前,维护自己。

    “顺便啦,不过舅舅,有个问题我想问问你!”

    “你说!”

    “刚刚那个沈阿姨是不是喜欢你啊!”

    燕殊手一打滑,车子行驶了一个s型轨道,“胡说什么。”

    “她和舅妈说了半天话,说到你的时候,脸都红了,以前舅妈也这样,她肯定喜欢你!”

    燕殊看了看坐在副驾驶的姜熹,姜熹低头玩手机,“回家慢慢说。”

    秦序羽吞下最后一口冰淇淋,“舅舅,那个阿姨不适合你。”

    “你从哪里看出来的!”燕殊明显感觉到姜熹周围的气压变得十分古怪。

    “她个子太矮了,你俩出去像是牵小孩!”

    “噗——咳咳……”沈廷煊猛烈咳嗽几声,“无视我!”

    “亲嘴儿都不方便!”

    “秦序羽!”燕殊咬牙,“亲嘴儿这东西,你又是从哪里看来的!”

    “我还知道亲嘴儿会怀孕!”

    “咳咳……”沈廷煊险些憋出内伤。

    “秦小羽,你从哪里看来的!”

    “电视上不都这样了,女人和男人亲嘴睡觉,然后就怀孕了,肚子就大了!”

    某人一脸天真,倒是弄得一车的大人很是尴尬。

    ------题外话------

    咳咳,其实我以前也觉得亲个嘴被子一盖就会怀孕,电视上不都是这么演的么,想在看看我以前是多么的单纯啊……多天真一孩子啊,啧啧……

    燕小二:啧啧……脸呢!

    沈四少:某人一向标榜天真无邪,清水得不能再清水了!

    我:……(这不是实话么!)

    燕小二:呵呵,也老大不小了,说这话也不臊得慌!

    沈四少:某人脸皮堪比城墙!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