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04 神秘之人,甜蜜腻歪(二更)

正文 304 神秘之人,甜蜜腻歪(二更)

    ( )燕家

    姜熹已经被面前满桌子的脖子震慑到了,楚衍献宝一般的指着桌上的东西,“嫂子,我从我家酒店专门打包来的,有卤的,煮的,清蒸,红烧,你喜欢什么口味!”

    “我……”一样都不喜欢!

    “味道很不错,你吃吃看!”楚衍一脸期待的盯着姜熹。

    “楚楚啊,我这……”

    吃什么补什么,确实有这个说法,只是她真的没听过,吃脖子补脖子的!

    “哈哈……”沈廷煊很不厚道的笑了。

    楚衍扭头瞪了沈廷煊一眼。

    “楚楚,你家酒店有什么补腿的,也给他来点。”燕殊一边说着一边脱下外套,折腾了一天,他现在浑身难受,汗水湿了又干,干了又湿,背心紧紧贴在后背上,焦灼难受。

    “猪腿!”楚衍轻哼,扭头拉着姜熹到了桌边,“嫂子,要是不够吃,我再让人给你做!”

    “够了!”

    她活了二十多年,加起来吃的脖子也没今天看见得多!

    叶繁夏闷头一笑,瞥了一眼沈廷煊,两个人目光相撞,沈廷煊伸手摩挲着下巴,他的目光透着一丝打量,这让她觉得很不舒服。

    “叶小姐,好久不见。”

    “我们应该没见过吧!”叶繁夏拧眉。

    沈廷煊早就听闻叶繁夏高冷,只是没想到刚刚开口就被堵了回去,“婚礼上见过,上回我还在燕家吃了顿饭。”

    “是么,不记得了。”叶繁夏对沈廷煊说不上喜欢,也不讨厌,只是他看着自己的目光着实有些怪异,这让她很不舒坦。

    “嫂子,好吃么!”姜熹捏着鸭脖,已经啃了一口,味道确实不错,可是这一大堆,这是准备让她吃到何年何月。

    这若是别人,姜熹就婉拒了,偏生楚衍睁着一双可怜兮兮的大眼睛,这让她就是反驳都显得很无力,最主要的是,他根本不会给你一点反驳的机会。

    “叶小姐今年多大?”沈廷煊忽然开口。

    “沈四少问这个做什么!”燕持下楼,手看似随意的搭在叶繁夏肩头,保护欲十足。

    “我就是随口问问而已。”沈廷煊低头一笑。

    燕老爷子从楼上下来,询问了沈廷煊的情况,让燕隋带他去楼上休息,看了一眼燕家兄弟,示意他们跟着自己上楼。

    姜熹一路上已经将事情了解得差不多了,叶家经过了这次的事情,是再也站不起来了,沈家……

    沈余祐被抓,对沈家来说,无疑是一枚深水炸弹。

    “嫂子,吃鸭脖!”楚衍拖着姜熹坐在沙发上。

    “嗯!”姜熹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叶繁夏坐在她身侧,手中捧着文件。

    叶繁夏向来不会轻易表露自己的感情,她只是以这种方式陪着姜熹罢了。

    姜熹看着垃圾桶的鸭骨头,嘴角忍不住抽了抽,楚衍吃得满嘴油腻,“嫂子,你要怕胖,我陪你吃!”

    姜熹呵呵一笑,这家伙明明是自己想吃吧!

    “平叔,有辣椒么!”楚衍还嫌吃得不过瘾。

    姜熹去洗了手,回来的时候,这家伙居然还在吃。

    “呜呜——”楚衍放在桌上的电话忽然震动起来。

    “嫂子,帮我接一下!”楚衍指着电话。

    姜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你哥哥?”

    “接吧,就说我忙,待会儿给他电话!”

    “嗯!”

    只是姜熹刚刚按下接听键,那边就传来一个低沉嘶哑的声音。

    那边还有海浪海鸥声,姜熹听见他喝水吞咽的声音,“楚楚,你胆子很大啊!”

    姜熹挑眉,看向仍旧在啃鸭脖的楚衍。

    “金屋藏娇,都传到这边了,我以前是怎么和你说的,你若是谈了对象,就带回来,你别在外面给我胡搞瞎搞,这要是闹出人命,我看你怎么办!”那声音透着一股莫名的穿透力,姜熹刚刚要开口喂楚衍辩解,那边继续说。

    “楚楚,我跟你说,若是真的搞出了人命……”那边顿了一下,“就把人家母子接回来,你回不回来,没人在意!”

    姜熹看了一眼没心没肺的楚楚。

    “怎么了?”楚衍擦了擦嘴角呃油渍。

    “你自己和他说吧!”姜熹将电话放到楚衍耳边。

    “喂——大哥,你刚刚说什么呢!我没听见!”

    “那个女人是谁!”那头的人一个激动,将手边的咖啡杯打翻,咖啡沿着桌边往下流,“楚衍!”

    “我嫂子啊,就是燕二哥的女朋友!”

    “姜熹……”男人缓缓吐出两个字。

    “是啊,就是我之前和你说过的,我很喜欢她,你刚刚要和我说什么!”

    “没什么。”佣人过来清理桌子,他起身走到海滩上,赤脚而行,周围没有一个人,一身黑色睡袍,露出的胸膛,显得格外撩人。

    “那你打电话给我干嘛!”

    “她是哪里人!听口音不像是京都的!”

    “嫂子是临城人!”

    姜熹看向楚楚,怎么扯到自己了。

    “临城……”男人伸手解开睡袍的腰带。

    就是那个女人……

    “嗯。”

    “那就这样吧!”

    没等楚衍说话,电话就被挂断,楚衍冷哼,“什么啊!谢谢嫂子,电话已经挂了!”

    “嗯!”

    这事儿姜熹压根没放在心上,楚衍这种头脑简单的人,哪里会想到自家哥哥在想什么啊……

    男人解开睡袍,直接跃入水中,他里面仅穿了一条内裤而已……

    澄蓝的海水,他灵活而又矫健,在水中不断跃动,这里是私人海滩,只有他一个人而已,双腿修长,半个小时,他才从水中起来,踏着海水,踩在沙滩上,脚上难免沾染了一些细沙,站在一侧的黑衣男人,拿着崭新的浴袍给他披上。

    “楚……”男人刚刚开口,就被男人制止了。

    “临城那边……”

    “临城?”男人伸手系上腰带。

    “酒吧早就关了,后续已经处理干净了。”

    “嗯。”

    “人还是没找到!”

    “国内没有,就扩大范围。”男人说着往里面走。

    国内的消息,他关注的不过是和楚衍相关的一些内容,若是查燕家,估计马上燕殊就查到自己这边了,他只是没想到燕殊动作倒是挺快的。

    那个姜熹……

    就是上回在酒吧见到的那个吧,能让洁身自好的燕二少心动的人,他倒是十分好奇,可惜酒吧灯光太暗,没看清脸。

    京都燕家书房内

    燕殊刚刚进去,燕老爷子直接抽出一侧书架的书,砸在燕殊脚边。

    “砰——”燕殊眉毛一跳。

    “爷爷……”

    “燕持,你站到一边!”燕老爷子走到燕殊面前,“沈家的事情怎么回事!”

    “您是想说沈余祐么!”燕殊眉头都没眨一下。

    “不然呢!大家都知道我和老沈关系好,现在所有人都说我们燕家背后捅刀子,你总得给我一个解释吧。”

    “我和战北捷最近在调查一个跨国走私的案子,没有将这个团伙彻底打掉之前,行动都是绝密。”

    “你早就注意到沈家了?”

    “爷爷……”

    “叶芷珏的事情……”

    燕殊轻轻咳嗽一声,“楚楚说的?”

    “敢做不敢认?”

    “爷爷,小殊……”燕持刚刚要开口,就被燕老爷子瞪了一眼。

    “小殊,你是我看着长大的,你心里在想什么,我很清楚,你是要一步步击垮沈家,首先就是从声誉,让沈家处于风口浪尖,因为沈余祐不能人道的事情,被人说道,后来沈家若是再出现什么事情,大家也不会觉得很诧异,你是准备让他们家真的一蹶不振?”

    “爷爷,你把我想得太坏了。”

    “那你说说你这么做的想法!”燕老爷子坐到椅子上,严肃而又认真,眸子显得异常锐利,脸上的伤疤显得格外狰狞。

    “我确实有这个想法。”燕殊不否认,“爷爷,您念着旧情,可是我和沈家是没有一丝感情的。”

    “继续说!”

    “就拿十几年的事情,沈老爷子不过是用你挡住了沈家内部的流言蜚语,你看着严肃,其实心很软,他就是利用了这一点,让你护住沈廷煊,有这样做朋友的么,因为他知道,若是他开口,沈老太太势必不会留下沈廷煊,可是你开口,沈老太太就会有所顾及,再者就是婚礼上,在沈家叶芷珏下毒的事情,还有这次沈安安中枪……”

    “嗯。”往事浮上心头,燕老爷子目光显得十分黯淡。

    “他们家使出来的都是软刀子,割着你的心,却又让你很难抵抗。”

    “况且,你真的觉得沈余祐这么多年和关戮禾勾结,沈家就真的如此清白?”

    燕老爷子眸子凛然,看着燕殊显得越发严肃。

    “事情还没完!”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说你要继续对付沈家,还是说这个案子……”

    “都有!”

    燕殊深吸一口气,“有些地方合不上!”

    燕老爷子沉默片刻,长舒了一口气,“罢了。”

    “这段时间……”燕殊话没说完,就被燕老爷子打断。

    “我知道,就说我不在家,闭门谢客!”

    “谢谢爷爷!”燕殊抿嘴一笑。

    燕老爷子其实心里有数,就算燕殊没有耍一些手段,沈家也必然会败落,事情的隐患在十几年前沈老太太执意将莫雅澜迎娶进门就埋下了。

    他顾念着和沈家旧情,只是人家未必领情啊!

    燕殊回到房间洗了个澡,腰间缠裹着浴巾。

    “扣扣——”燕隋得到允许推门进来,“二少,叶楚佩在医院自杀了。”

    “嗯。”燕殊并不诧异。

    因为叶楚佩不过是个棋子而已。

    叶楚佩一心想要嫁入沈家,她自以为自己魅力很大,能够得到沈余祐倾心相待,沈余祐不过是借着叶家被调回京都,想要借着这个由头,跟着一起回京罢了,给他回京找了个充足的理由。

    她以为沈家是她的跳板,其实她才是别人的跳板。

    沈余祐对她能有多少感情,这枚棋子迟早得废。

    这棋子废了,留着何用。

    “沈家那边……”

    “盯着。”

    “你让我找的人……”燕隋微微垂头,“还是没有下落。”

    “人不会凭空消失的,继续找。”

    “是!”

    燕隋刚刚退出去,燕殊坐在沙发上,扯过毛巾擦着头发,嘴角忽然扯起一抹冷笑……

    想要全身而退?也得看看他允不允许啊。

    他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

    燕殊接起电话。

    “恭喜你!”那头的声音嘶哑得像是从喉管肺部发出,这种独特的声音,只有关戮禾有。

    “可能让你损失惨重了,真是不好意思!”燕殊轻笑。

    “对于不听话的人,我早就想动手了,你不过是帮了我一把,为了答谢你,我手边有些资料,已经发给你了!”关戮禾斜靠在沙发上,将资料扔到桌上,全部都是人名。

    “你还真舍得,多年培养的棋子就这么废了?”

    “有什么不舍得的,这么多年他也没少帮我做事,只是太不安分。”关戮禾声音懒散,似乎任何东西都触及不到他的神经。

    “今天轩陌找你了……”

    “算是上次误伤了姜小姐的道歉赔偿。”

    燕殊不说话。

    “燕殊……”关戮禾起身,走到窗边,关家周围都是遮天蔽日的大树,阳光很难穿透,周围的环境显得消极而又**,“有些怀念我们三个一起的时候。”

    “我挂了。”燕殊将电话挂断,眸子掠过一丝异样的情愫。

    有些事情与其怀念,不如深埋心底,挖出来只会让每个人都痛。

    燕殊推开门,姜熹正好举手要敲门。

    姜熹灵动的猫眼眯成了一条线,“燕殊……”

    “嗯。”燕殊伸手拨开她脖子处的头发,眸子略过一丝暗光。

    “我想你了!”燕殊还没反应过来,姜熹已经抬脚,抱住了燕殊的脖子,燕殊身子一僵,过了一会儿,才伸手环住姜熹的腰,“今天吓坏了吧。”

    “嗯。”姜熹将头埋在燕殊脖颈处,“燕殊,有个事情我想和你说一下。”

    “你说。”

    “叶楚佩那把刀上面有个图案,我好像……”

    “忘掉它。”燕殊带着姜熹进屋,将门反锁,将她压在门上。

    姜熹诧异的看着燕殊,“忘掉?”姜熹不理解。

    “事情我会处理的。”燕殊不想姜熹再一次陷入到危险中,他蹭了蹭姜熹的头发,张嘴吻住姜熹的耳垂。

    燕殊含住姜熹小巧的耳垂,伸出舌头慢慢舔弄这,姜熹身子酥软,伸手扶住燕殊的肩头,“痒——”

    “你如果有心思关系别人的事情,不如先来解决我的问题。”燕殊伸手捉住姜熹的手,直接往身下探去。

    姜熹心一下子悬在嗓子眼。

    “那个……”姜熹轻轻咬着嘴唇,憋红了脸。

    “动一下……”燕殊舔舐着姜熹的唇瓣。

    燕殊刚刚洗了澡,身上水渍都没干透,“你身上还有水,湿了。”

    只是姜熹这话一语双关,燕殊整个血气上涌,伸手摩挲着姜熹的小脸,“熹熹……”

    “别叫我!”燕殊声音低沉好听,肆意撩拨着她,她又不是圣人,偶尔……

    也会有这方面的需求啊。

    姜熹抬手,手指轻轻戳了戳燕殊的胸口,“身上还是湿的,会感冒……”

    姜熹就像是一只慵懒随性的猫,猫眼慧黠,带着一丝挑逗。

    “熹熹,你知道你在干嘛么!”燕殊艰难的吞咽口水。

    面对喜欢的女人,他若是没反应就真的不是男人!

    “勾引你!”

    那双灵动的眼睛,带着一丝魅惑,一抹清纯,姜熹嘴角干涩,伸出舌头微微舔了舔,燕殊的脑子一下子炸开了。

    燕殊双手撑在墙上,那双锐利的眸子牢牢锁住姜熹,她的脸,娇艳欲滴,看得燕殊心猿意马,比盛夏最灿烂的花还要红艳几分。

    他们还处于热恋期,虽然距离姜熹去部队时间不到半个月,也让燕殊觉得难耐,偏生这女人还在挑逗自己,燕殊伸手摩挲着她的嘴唇,“你在磨蹭什么!”

    姜熹话没说完,燕殊直接一只手捏住她的下巴,一只手搂紧她的腰,凉薄的嘴唇直接压下。

    起初就是嘴唇之间的啃咬,可是燕殊并不满足,他的手按住姜熹的后脑勺,强迫着姜熹迎合自己,强硬撬开姜熹的唇齿,没有一丝怜惜,直到姜熹的舌头被他弄得发疼,才伸手将他推开!

    直到姜熹嘴唇发麻,燕殊才离开。

    姜熹嘴唇红得不像话,微微红肿,更是看得燕殊一阵眼热!

    燕殊盯着她嫣红的嘴唇,她的味道太甜了,燕殊想要更多,更多……

    “怎么每次都这么野蛮。”姜熹伸手碰了碰嘴唇,疼死了。

    燕殊这次根本不给姜熹一丝反抗的机会,拉着她就往怀里带,姜熹伸手怕打着他胸口,这个流氓,疼死了,他到底会不会接吻啊!

    “熹熹,你碰碰它!”燕殊趴在姜熹耳边。

    姜熹心脏紊乱,悸动而又不规律的跳动着。

    “我……”

    “我想你想得要死,昨晚做梦还梦见你了,你知道我梦见了什么么……”燕殊一边舔舐姜熹耳垂,一边说话,姜熹咬牙。

    “我帮你。”

    “乖女孩!”

    等到两人结束,姜熹觉得自己的手都要废掉了,某人餍足的抱着姜熹到了床上……

    “以后你自己来!”姜熹咬牙。

    “酸了?”燕殊伸手揉了揉姜熹的小手,放在唇边吻了一下,姜熹要缩回手,“你这人……我还没洗手。”

    “不嫌弃你。”燕殊低头稳住姜熹的嘴唇,“熹熹……不然下次,用这里!”

    没等姜熹开口,燕殊就堵住她的嘴唇,恨不得要将她裹入腹中……

    直到晚饭开始,两个人才磨磨唧唧的下了楼。

    “小殊啊,你去喊一下廷煊。”楚衍正坐在燕老爷子身边,燕家忽然多了几个人,燕老爷子笑得合不拢嘴,沈家的事情也被他暂时压下。

    燕殊抬脚往楼上走,沈廷煊的门虚掩着,“沈廷……”

    “噗通——”沈廷煊没做过轮椅,燕隋扶着他上床就离开了,他在床上看了一会儿书,另一只腿麻掉了,他伸手揉了揉腿,正打算挪到轮椅上,燕殊一开口,他被吓了一跳,直接从床上一屁股坐在地上。

    “嘶——”

    “你这是在干吗!”燕殊站在沈廷煊面前,双手抱胸,满脸促狭,“见着我这么激动?”

    “我是被你吓的。”沈廷煊双手撑着从地上起来,自己挪到轮椅上,“快推我下去。”

    “你还真不客气哈。”燕殊无语,这家伙,怎么会这么没皮没脸。

    一开始还打死不过来,现在居然就使唤上他了。

    “你要把我饿死么!”

    “你腿上的绷带没事吧!”燕殊伸手就要去检查。

    “我靠,燕殊,你别动我!”

    “我是看你摔了一下,你伤口出问题,没照顾好你,老战得找我算账!”沈廷煊穿着短裤,微微将裤腿往下撩就能看见包扎的绷带。

    “还好!”燕殊将裤腿放下。“你一个大男人,怎么皮肤比女人还白。”

    “怎么着,燕二少对我有兴趣!”

    “你哪里来的自信!”燕殊推着轮椅往外走。

    “你说我比女人白?你是见过几个女人的身子才敢说这种话?难道我比熹熹白?”

    “沈廷煊!”

    “难道是别的女人?你背着熹熹还……啊——”沈廷煊话音未落,轮椅已经到了楼梯口,燕殊一用力,轮椅差点直接从台阶上飞出去。“燕殊,你要谋杀啊!”

    “你若再多说一句话,我就把你一脚踹下去!”

    “你敢!”

    “来试试!”燕殊一脸挑衅。

    沈廷煊咬牙!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医院

    沈安安失血过多,昏睡了许久,到了后半夜才睁开眼,余光从窗户缝隙中照进来,她动了动胳膊,麻药早就失效了,现在胳膊疼得要死。

    “燕殊……”沈安安咬牙,“果然狠!”

    ------题外话------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了,在临城的时候,熹熹踹了白展庭一下,后来白展庭就……咳咳,然后那个酒吧随后关闭,幕后之人短暂的露了一面,大家应该还有印象吧,这个人就是……灯灯灯灯……楚衍的大哥!

    这都是后面才会出场的人物,现在露个面,顺便将前面的伏笔拎出来说道说道,免得大家忘记了……

    等沈家的事情处理完,就考虑结婚的事情了,有点仇人啊,你们都要吃肉,可是我是如此清水,捂脸……

    你让一个小清新,如何给你们炖肉啊……哇——要哭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