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03 白日宣淫,鸭脖子

正文 303 白日宣淫,鸭脖子

    ( )派出所

    燕殊一身军装,眸子森然而又锐利,灼热的盯着天台,姜熹脖子处传来一阵刺痛,“嗯——”

    “别乱动!”叶楚佩整个人处于一种崩溃的边缘,眼神慌乱,手足无措。

    “叶楚佩,把刀放下!”李询心脏悬在半空中,叶楚佩情绪激动,无论他们说什么,她愣是不松手,双手死死卡在姜熹的脖子上,见着燕持过来,情绪更加激动,李询都不敢让燕持露面。

    “我说了,别过来,不然我就和她同归于尽!”叶楚佩大声叫嚣着。

    “队长!”尉迟面色凝重。

    “上去!”燕殊从口袋中摸出一根烟,慢慢点燃,斜眯着眼睛,打量了四周的环境,楼下气垫已经准备好,而此刻身后传来车子急刹的声音。

    “二哥……”燕笙歌从车上跑下来,秦浥尘跟在身后,走在他们身边的还有叶纪昌和叶老太太。

    李询一听叶家人来了,暗自点头。

    叶公馆位置偏僻,从派出所过去,最近的路,不堵车也要四十分钟,秦浥尘和燕笙歌现在居住的别墅距离那边十分钟左右的路程,李询让他们顺便将人带来。

    叶芷珏忽然暴毙,叶纪昌被强制休假,本来分配的车子也已经被全部收回,上面对叶纪昌展开了调查,他们家现在连一辆可供使用的车子都没有,那边又不好打车,李询若是派人来回去接,最起码得一个半小时!

    叶楚佩现在是无论如何都不松手,只能寄希望于叶家人身上,希望见到家人之后,她能松动一些!

    “楚佩……”叶老太太从楼下看上去,眼睛一花,差点昏厥过去!

    叶楚佩听到熟悉的声音,手一抖,姜熹闷哼。

    “楚佩……”叶纪昌惊愕的睁大眼睛。

    “叶楚佩,你无路可退了!”姜熹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长时间的对峙,她能够感觉到叶楚佩的精神状态越发不济。

    “那我也要拉着你陪葬!”叶楚佩咬牙。

    “你杀了你妹妹?”

    “胡说!”叶楚佩身子僵硬,声音陡然提高,口水喷溅在姜熹的耳侧,“我没有杀人,没有!”

    “不然你为何忽然挟持我?你心里应该也明白,这个事情是兜不住的。为什么要杀了她?因为她所以你才被逐出沈家?”姜熹试探性的问道。

    “不是!别自作聪明了!”叶楚佩冷哼。

    “是么!”姜熹轻勾起嘴角,人的身体往往比话语更加诚实。

    “你真的以为自己什么都懂么,别搞笑了,你以为你是谁!就学了一点心理学,就把所有人都当成是傻子么!”叶楚佩情绪激动。

    “你……”姜熹脑子飞快的转着,“谁让你这么做的。”

    叶楚佩咬着嘴唇,血珠从牙齿边渗出来。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叶芷珏怎么说都是你妹妹,无论怎么说也罪不至死,是什么促使你这么做的……”

    “姜熹,你真的以为自己什么都知道么!”

    “我只是猜测而已,你何必如此激动!”

    “我们家变成这个样子,都是你和叶繁夏害的!”叶楚佩拿着刀子的手忽然伸向站在不远处的叶繁夏,手不断比划。

    姜熹瞅准时机,伸手握住叶繁夏的手,她还有些拳脚功夫,攥住她的胳膊,整个人转过身,将她整个人死死按在了天台边缘!

    他们两个人后面就是不到一米的护栏,两个人压在上面,护栏年久失修,发出了晃动的刺耳声。

    两个人的身子悬在那里,摇摇欲坠。

    栏杆发出了刺耳的声音,嘎吱作响,马上就要断掉一般!

    “熹熹——”燕殊三步并作两步,已经到了天台。

    姜熹心里一松,叶楚佩忽然举起刀子就朝着姜熹胡乱挥舞。

    燕殊眸子凌冽,吓得叶楚佩往后退,不敢近前。

    姜熹身子本能的往后退,燕殊走过去,大手拽住姜熹的胳膊,就将她扯入了怀中。

    站在不远处的燕持和叶繁夏已经冲了过来!

    这一切发生不过是一分钟而已,叶楚佩整个身子往后退,拿着刀的手瑟瑟缩缩。

    “你们都不会有好下场的,凭什么我就要变成这样,凭什么!”叶繁夏肆意挥舞着匕首。

    燕殊眸子紧了紧,“沈余祐已经被抓了……”

    叶楚佩一愣,忽然一笑,“你们真的以为可以扳倒他么,别做梦了,哈哈……”

    叶楚佩说完往后纵身一跳!

    叶纪昌扶着叶老太太刚刚进入天台,就看见叶楚佩的身影从天台消失……

    “妈!”叶老太太这次是真的直接昏厥过去!

    燕殊伸手摸了摸姜熹的脖子,“我看看!”

    “没事,就是刺破了一个小口子而已。”只是长时间的对峙,让她身体僵硬,此刻放松下来,浑身倒是有些酸软无力。

    姜熹伸手扶住燕殊的手臂,燕殊将她的手放在自己脖子处,弯腰伸手抄过她的腿弯处,将她打横抱起来,“去医院!”

    他们到楼下的时候,叶楚佩昏厥过去,因为气垫的缘故,跳下来的时候,手臂大腿被树枝划破,蹭出一些皮外伤,身体倒是没有什么大碍。

    医院

    姜熹在里面进行包扎,众人就站在外面等候。

    “沈余祐会做出这种事情?感觉有些不可思议,他的身体不是一向不行么!”秦浥尘秀气的眉头拧在一起。

    “这得问轩陌了。”燕殊抬眸看着轩陌。

    轩陌耸肩,他正拿着湿纸巾擦拭着手上沾染的些许血迹。

    “沈家在外地多年,他的病历资料多数都是由别的医院或者沈家的私人医生移交过来,他倒是在我们这里做过几次体检,只是都不是我负责,父亲让我多留意沈家的状况,我也不会想到他的身体状况和对外描述的不同啊!”

    “若是他的身体出了大问题,他们才会和我说,沈家回京这段时间,倒是没什么问题,我也就没留意。”

    “沈余祐就是你要打击的对象?”燕持看向燕殊。

    燕殊靠在墙边,双手插在口袋里,冷冽的眸子眯着,就像是蓄势待发的猎豹,“或许。”

    “你这话怎么说!”轩陌不理解。

    “等审问了沈余祐再说吧!”

    众人面面相觑,燕殊这心思总是让人捉摸不透。

    “对了,今天本来想找你帮忙找人,你电话怎么总是打不通!”轩陌无奈的看向秦浥尘,“你最近是干嘛去了,黑眼圈这么重!”

    “大白天的,你俩也节制一点!”燕持无奈。

    “大哥……”燕笙歌娇嗔的瞪了燕持一样,“不是这样的!”

    “那是怎么样的!”

    “过段时间不是秦氏90周年么,最近在忙着这事儿。”

    “你不说我倒是忘了。”燕持深吸一口气,“怎么着,你家那边又出什么幺蛾子了?”

    “目前倒还好,就是父亲要把小羽接去住两天!”秦浥尘说完,倒是无人说话。

    姜熹从办公室走出来。

    “二少,姜小姐就是皮外伤,抹点药膏就好,没什么大碍!”医生见着外面的一众人,心里难免打鼓,“少爷!”

    “麻烦王叔了!”

    姜熹脖子上贴了个胶布,头发披散着,遮挡了大部分,身上裹着燕殊的军装,遮住了屁股,露出了蓝色裙摆,袖头垂落,反倒将她整个人衬托得无比娇小。

    “把小羽送到我家吧。”燕殊开口。

    “上次那边要来接人,我就以这个理由搪塞了,而且你当时在临城,现在又用这个理由,是不是不太好!”燕笙歌显得很无奈。

    “没什么不好的,若有胆子就来我们家要人!最多就是以你俩工作繁忙为借口罢了。”燕殊伸手搂着姜熹,微微垂头,“疼不疼?”

    “还好!”姜熹抿了抿嘴角。

    “我得去另一家医院看看沈廷煊,你要不和大哥先回去!”燕殊询问。

    “我和你一起!”姜熹伸手握住燕殊的大手。

    姜熹和燕殊上车之后,姜熹就一直用一种十分奇怪的目光看着他。

    “怎么了?”

    “什么时候回来的!”姜熹单手托腮,好整以暇的看着他。

    “这个……”燕殊伸手扯了扯头发,“我这是执行任务!”

    “是么?那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姜熹锲而不舍!

    “熹熹,你也知道,我执行任务,都很危险,我也是怕……”

    “尉迟,你说!”

    “三天前夜里!”

    “燕殊!”

    “尉迟!”燕殊咬牙!

    “我们好好聊聊!”姜熹伸手将车子中间的挡板扯下来,车子前后立刻被隔开,尉迟耸了耸肩,发动车子。

    “这事儿我跟了很久!况且我们执行任务也需要保密的,我回来也并没有人知道啊!”

    “没有人知道?”姜熹拧眉,盯着燕殊的眼睛看。

    “你不信我?”

    “是么?”姜熹觉得他在说谎。

    而此刻姜熹的手机忽然响了。

    两个人的目光同时落在来电显示的名字上。

    “不是,我……”燕殊刚刚开口,姜熹已经接起电话。

    “楚楚!”

    “嫂子,你没事吧,我刚刚才听阿陌说了你的事情,我靠,这种事情他都不告诉我……”

    “我挺好的,没什么事!”

    “他们说你受伤了!”

    “就是破了点皮,没什么大碍!”

    “我还准备给你送点补品,你现在在哪儿!”

    “我和燕殊一起,待会儿才会回家!”

    “马丹,这个混蛋,我终于不用给他保守秘密了,网上都说我金屋藏娇,我特么的有病啊,藏个男人!”

    姜熹嘴角的笑容逐渐扩大,忽然伸手搂住燕殊的脖子。

    “呃——”燕殊的脸忽然贴在一团柔软上!

    这个……

    他的脸忽然滑过一丝不自然的红晕。

    “原来报纸上说你金屋藏娇,藏得是他啊!”

    “当然啊,我多么洁身自好的人,怎么会在外面勾三搭四呢,都是他害的!嫂子,我晚些去燕家看你!”

    姜熹挂断电话,笑着看着燕殊:“一个人都不知道……”

    “不是熹熹,楚衍的风评不好,大家对他反常举动也不会觉得有什么,我这不是……啊——”

    “再说?”姜熹勒住燕殊的脖子。

    鼻尖传来一阵馨香,燕殊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忽然抬手,将姜熹打横抱在自己腿上。

    “喂——你干嘛!”姜熹伸手捶打他的胸口,“唔——”

    燕殊伸手捧住她的脸,另一只手却从侧脸,脖子处慢慢往下移,知道摸到了某个地方,方才停止!

    姜熹睁大眼睛,这个流氓,他在干嘛!

    而此刻车子堵在了半路,周围都是车子和行人,“唔唔——”姜熹伸手捶打他,燕殊哪里管得了这么多。

    “外面看不见!”

    “你放开我,嘶——”

    姜熹话音刚落,一双粗粝炙热的手指从她衣服下摆伸进去,他的手指粗擦干燥,却灼热滚烫,大手握住她的纤腰,伸手捏了一把她腰上的软肉,惊得姜熹身子一僵,整个人下意识的靠着燕殊靠过去。

    燕殊伸手将姜熹搂在怀里,他的手缓缓上移……

    “燕殊,你别闹,大白天的,还在街上!”

    “外面看不见!”

    “喂——”姜熹感觉到他的手触碰到了内衣边缘,吓得她往后缩,燕殊自然不肯,他这几天做梦总是想到她,憋了这么久,总得让他下下火吧。

    两个人一拉一扯,车子忽然晃了一下!

    尉迟握着方向盘的手陡然收紧。

    队长,这是大街上啊,您能不能稍微等会儿啊……

    “燕殊,你再闹我生气了……”

    姜熹本来以为自己这么说,燕殊就能松开自己,没想到回应她的居然是内衣扣子“啪嗒——”松开的声音。

    姜熹伸手护住胸口!

    “你……”

    “我就碰碰,不做别的!”燕殊冲着姜熹笑得谄媚。

    姜熹真的恨不得给他一拳!

    碰碰?他还想干嘛!

    这个混蛋,不知道这里是大街上么!

    只是姜熹力气实在太小,根本拗不过燕殊……

    等她被折腾得没了力气,整个人缩在燕殊怀里,燕殊才慢条斯理的给她将衣服穿好。

    “这东西怎么穿啊!”燕殊手指在内衣扣子上拨弄了好久,愣是一个都没对上。

    姜熹咬牙,自己伸手去弄,几秒钟的功夫,她伸手将衣服整理好,“你别乱动了!”

    “嗯!”燕殊在姜熹脸上啄了一口,“熹熹,你脸红了……”

    “难不成你把我当成是死人么!”姜熹咬牙。

    燕殊伸手将姜熹抱在怀里,“我回去就打电话给爸妈。”

    “嗯?”

    “户口本被他们收起来了,我得拿了户口本才能结婚!”燕殊捂脸。

    “收那个做什么!”

    “还不是因为燕大少,一把年纪了,也不结婚,爸妈肯定着急啊,所以母亲一直在不断给他安排相亲,他每次都把人气得半死,我妈怕他偷了户口本跑到国外和男人结婚!”

    “噗——”姜熹没忍住,“伯母还是以为大哥喜欢男人?”

    “我们那圈子,除了小笙都是男的,也就秦浥尘结婚了,一群人整天在一起,我妈担心也不奇怪。”

    “他没和伯母说过叶子的事情么!”

    “母亲也曾经这么想过,可是某人藏得深,整天把人家呼来喝去的,你说有谁是通过虐待喜欢的人来找存在感的!”

    “大哥!”姜熹轻笑。

    姜熹和燕殊刚刚到医院的时候,就迎面撞见了战北捷的警卫员。

    “燕队长!”警卫员立正敬礼。

    “你们队长呢!”

    “三楼,沈先生正在取子弹!”

    燕殊眉头一拧,拉着姜熹往楼上走。

    这还没进去,就听见沈廷煊的声音。

    “战北捷,你别碰我,你要弄死我么!”

    “你绷带没缠好!”

    “缠好了!”

    “我给你弄一下!”

    “你特么的给我滚开,别碰我!医生!”

    “医生走了!”

    “我不就是让你背我一路,你绝对是在报复我!”

    “你这孩子……”

    燕殊和姜熹抬脚走进去!

    燕殊立刻伸手捂住姜熹的眼睛,“沈廷煊,你能把裤子穿好么!”

    “卧槽,燕殊,你特么的之前是怎么和我说的,让我试探一下沈余祐,之后的事情你会处理,结果呢,就把我弄成这样!”

    “你应该比我更加了解你大哥,况且……”燕殊看了看战北捷,“承诺保护你的是战北捷!”

    “我……”沈廷煊被他一堵,“成,燕殊,你厉害,我特么的不揍你,我就不姓沈!”

    沈廷煊单脚蹦过去,握拳就朝着燕殊招呼!

    “我真的不想欺负伤残人士!”

    “燕殊,你狠!”

    “彼此彼此!”

    “穿裤子吧!”战北捷指了指一侧刚刚拿来的新裤子!

    沈廷煊艰难的将裤子穿好,单条腿站着,垂头系裤袋。

    “行了,我来吧!”战北捷三下五除二,给他弄好。

    “扑哧——”燕殊松开手,伸手将姜熹搂在怀里,“你俩这是怎么回事……”

    “我准备认他做弟弟!”

    “战北捷,我没同意!”

    “你也没反对!”

    “这个提议不错!”燕殊举双手赞成,“战叔叔那边没问题?”

    “我爸根本不管这些。”战北捷打量着沈廷煊。

    “战北捷,你眼睛往哪里看!”沈廷煊蹙眉。

    “我要去军区回复任务的详细情况,我让人先送你回战家!”

    “别擅自做决定!”沈廷煊咬牙,“战北捷,你怎么这么自来熟,我说了,我们就是暂时因为利益才结合在一起的,现在事情结束了,你给我适可而止一些!”

    “结合?”燕殊似乎捕捉到了不得了的事情,“你俩背着我干嘛了!”

    “燕殊!”沈廷煊牙齿咬得咯吱作响,“你够了!”

    “以前你怼我的时候,怎么不说这话!”

    沈廷煊伸手拿过一侧的拐杖,放在腋下,“我叫了人过来,我要回去!”

    燕殊伸手拦住他,“沈余祐被抓了,沈家人知道是你在背后捅了一刀,你现在这样回去,估计没什么好果子吃。”

    “难不成我还怕他们?”沈廷煊兀自一笑,“他们越是生气,我越是开心!”

    “老战,你先回去吧,我那边的具体情况,我会让尉迟和你详细说明,你……”燕殊打量着沈廷煊,“和我回去吧!”

    “燕殊,你脑子进水了吧,你确定……”他的眼睛在姜熹和自己身上游离。

    “沈廷煊,你若是敢对熹熹存有非分之想,你现在伤了一条腿,我自认为有能力打断你的另外两条腿!”

    沈廷煊身子一僵,若不是受伤了,他何至于沦落至此。

    姜熹看着三个人说来说去,倒是互不相让,可是她明显感觉到,他们之间的关系发生了十分微妙的变化。

    “好了,走吧,战大哥,那我们先回去了!”

    “嗯,燕殊,你好好照顾他!”

    “放心!”燕殊伸手从沈廷煊手中扯过拐杖,没等他反应过来,燕隋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推着一个轮椅。

    沈廷煊嘴角抽了抽。

    “燕殊,我是腿伤了,不是残了……”

    “难不成你要自己蹦回去?我家可在京郊?”燕殊不等他反应就将他按在了轮椅上。

    姜熹还是头一次看见沈廷煊如此憋屈的模样,捂嘴一笑。

    燕家

    一行人刚刚到家,楚衍就冲了过来,若不是燕殊眼疾手快,将姜熹扯到怀里,这家伙就直接将姜熹抱个满怀。

    楚衍被燕殊凌厉的视线吓得往后缩了缩。

    “嫂子,你脖子怎么样!”

    “没事!”

    “我给你带了补品……”楚衍话没说完,忽然瞥见坐在轮椅上的沈廷煊,放肆大笑起来,“噗——哈哈,沈廷煊,你咋了,被谁揍了,怎么这么惨,你还能走么!”

    “我能一脚踹在你脸上!”沈廷煊咬牙。

    “啧啧……京都赫赫有名的沈四少居然坐到了轮椅,你也有今天,哈哈……”

    “楚衍!”

    姜熹往里面走,叶繁夏正好从楼上下来,“桌子上的就是楚楚给你带的东西。”

    姜熹定睛一看,嘴角抽搐两下!

    “鸭脖子,鸡脖子……”

    “嫂子,阿陌说吃什么补什么!”

    满桌子的各种脖子,看得她头皮发麻!

    ------题外话------

    话说,真的吃什么可以补什么么,哈哈……

    楚楚:你笑什么,再笑你也吃不到!

    我:都让给熹熹,都给她,哈哈……谁没见过鸭脖子啊!

    姜熹:(捂脸)我真的不需要补……

    楚楚:这是我特意为你准备的,各种口味,任君挑选!

    姜熹:虽然是你的一番好意……

    楚楚:你还在犹豫什么,吃吧!

    姜熹:呵呵……(嘴角僵硬)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