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02 雪崩行动(4)营救,兄弟(二更)

正文 302 雪崩行动(4)营救,兄弟(二更)

    ( )沈家

    轩家医院距离沈家很近,轩陌的车子行驶不到五分钟就到了沈家门口,只是他的车子还没熄火,就听见了一声枪响,他连车钥匙都没拔,就推开车门往下冲。

    “燕殊……”你可别出事啊,燕殊!

    只是当他冲进去时候,就看见沈余祐已经被众人按在了地上,而莫雅澜则抱着沈安安,失声痛哭!

    燕殊扭头看向轩陌,“你怎么过来了!”

    “你没事吧!”燕殊一身军绿色的常服,帽子被他扯在手里,面露厉色,可是身上却无伤痕,轩陌这才松了口气。

    “没事!”

    “轩陌……”莫雅澜一见到轩陌,就像是见到救星一样,“快救救我女儿,轩陌……”

    莫雅澜的手捂在沈安安的肩膀上,她的手上都是血,还有血不断从她的指缝中渗出来,轩陌立刻走过去,扯开莫雅澜的手,一个血窟窿出现在他面前,“急救药箱拿来!”轩陌伸手捂住沈安安的胳膊,防止它大量出血,这地方虽不致命,似乎动脉破了,血流得比较多!

    “我立刻去!”莫雅澜起身,双腿一软,直接撞到茶几上。

    沈家的下人已经飞快的送上了药箱!

    “唔——放开我……”沈余祐还在垂死挣扎!

    燕殊走过去,沈余祐的头被按在地上,他斜着眼睛瞪住燕殊,“燕殊,你有本事就一枪崩了我,燕殊……”

    燕殊无奈,“带走!”

    “安安……”沈余祐瞥见已经基金昏迷的沈安安!

    “现在知道那是自己妹妹了?”燕殊挑眉!

    “沈安安,你这个傻子!”

    沈安安抬起眼皮,她胳膊处传来的痛感,让她疼得几近麻痹,“大哥……”

    “安安……”沈余祐扭动着身子,燕殊示意尉迟等一下。“安安,大哥对不起你,安安……”

    “不怪我,大哥,我只是不想你再继续执迷不悟,如果今天燕二哥出了什么事情,大哥,你就真的……”

    “安安,我……”

    “大哥!”沈安安抿着笑了笑,她的嘴唇苍白,血色慢慢褪去,“你是我哥啊,我怎么忍心看着你越走越远,这样就好……”

    “啊——”沈余祐使劲挣扎。

    “无论如何,你都是我哥哥……最疼我的哥哥……”沈安安笑着。

    “送走吧!”燕殊挥手。

    “燕二哥……”沈安安看着燕殊要走,挣扎着起来,扯住燕殊的裤腿。

    轩陌蹙眉,“别乱动!”

    “燕二哥,我哥会不会被……”眼泪从她眼眶中滑落,看起来那般的楚楚可怜。

    “这不是我该管的事情,他的罪行如何裁定,都是法院和法官的事情!”燕殊说得官方。

    他现在要去派出所,他不能让熹熹出事!

    “燕二哥,我求你,你帮帮他,大哥其实就是……”

    “这种事情我真的帮不来!”

    “燕殊,安安就是想让你一句话而已,就算是安慰,你就不能安慰一下她么!”莫雅澜急得要死,她此刻脑子都是懵的,只是一听燕殊这话立刻火了。

    燕殊勾唇,“如何安慰?”

    “你……”

    “队长,人都已经押解上车了,回部队么!”

    “你们先回去,我去一趟派出所!”燕殊说着抬脚就要走!

    “燕二哥……”沈安安伸手要去拉燕殊,轩陌直接握住她的手,“你的身体虚弱,别乱动比较好。”

    “安安是为了救你才受伤的,你怎么能如此狠心!”莫雅澜起身指着燕殊!

    “狠心?”燕殊无语。

    “妈,你别说了,是我自己愿意的!”

    “燕殊,你就这么走了?”

    轩陌低头给沈安安做一个简单的包扎,沈家已经叫了救车,这样的处理,送到医院之前,是没有任何问题了,他一边做一边想着,这沈家……

    莫不是要赖着燕殊了!

    “我不走,留在这里做什么!”燕殊好笑的看着莫雅澜,“首先,我不是医生,不能给她止血取子弹,再者,她救我,有一方面是出于她哥哥的考量,这一点她自己也说了,还有就是,就算是她对我存了那么一点念想……”

    轩陌挑眉,我去,还真有这事儿啊!

    沈安安这心思藏得够深的啊!

    “不好意思,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恐怕不能回应你!”

    “安安为了你受伤了,你怎么能这么说话!”莫雅澜自然为自己女儿抱不平。

    “难不成所有喜欢的人我都要回应么,你的救命之恩我很感激,你若是有需要帮助的,我自然会帮你!”

    “这是准备道德绑架么!”轩陌伸手缠裹着绷带,“你救燕殊,若说就是为了要什么回报,沈大小姐,我真的要怀疑你的动机了!”

    沈安安被轩陌这话说得大惊失色。

    “不是的,绝对不是!”

    “就是你不冲出来,我们队长也能解决!”尉迟咬牙,这家人怎么回事!

    “尉迟!”燕殊斥责,口气虽大,却没有什么愠怒的意味。

    “权且当做是救命之恩,不过以身相许,或者让我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这类,恕我不能接受,我也很讨厌被人捆绑消费,况且你若是真的喜欢我,自然也不会拿这种事情胁迫我吧,原谅我并非一个正人君子,我只是不想因为这件事情让我喜欢的女人觉得为难!”

    喜欢的女人……

    沈安安此举,若是被姜熹知道,心里必然有个疙瘩!

    沈安安死死咬着嘴唇,“我知道。”

    “轩陌,这里……”

    “你去吧,这里交给我!”轩陌看着沈家人,这沈安安果然和想的一样,不是什么简单角色啊。

    燕殊坐在车里,给燕持打电话。

    燕持已经到了派出所,“燕殊,你回来了?”

    “熹熹情况如何?”

    “你怎么……”燕持看了看站在阳台边缘的两个人,“叶楚佩拿着刀正威胁熹熹,目前还在僵持着。”

    “尽量拖延时间!”

    “我知道!”

    燕殊伸手捶打了一下车子,尉迟扭头看了看燕殊:“队长,您别急,很快就到了!”

    燕殊闷哼一声。

    他也知道急没用,只是沈安安今天的举动,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还真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

    今天的事情保不准就会被人说成是她救了自己一命,自己反而恩将仇报,或者是再刻意渲染,到时候将她塑造成了一个痴情种,到时候若是处理起沈家来,反而是束手束脚。

    索性他燕殊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京都的人也都知道他面狠心冷,只是姜熹必然会被推出去,若是真的如此……

    他可保不准会用一些非正常手段!

    战北捷带人仍然在搜查沈廷煊的下落,他给燕殊打了电话,约莫五六分钟的功夫,就有人一大队人过来,那车上的标志战北捷认识。

    “战大少,关爷让我们来协助您!”

    沈廷煊还不知道情况如何,有人能过来就不错了,战北捷此刻也顾不了这么多了。

    “根据我们所掌握的情况,四少应该被他关在地下室过!我们可以从地下室开始找!”

    “地下室?”战北捷咬牙,“哪里来的地下室!”

    “就在刚刚的仓库后面!”

    战北捷一拍脑袋,马丹,刚刚急着查货,现在他们的人还在那里清点货物,哪里顾得上周围的情况。

    战北捷随着关戮禾的人到了仓库后面500处的一个小屋子,30多平方的屋子,处于背阴面,常年不见阳光,一进去就闻到一股馊臭味,地上散落着血迹。

    一行人直接冲进了地下室,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沈廷煊!”战北捷冲进去,里面有许多的暗牢,甚至还有**得尸骨,只有一处暗牢里面血迹是十分新鲜的!

    战北捷走过去,伸手摸了摸手铐上的血迹,沾了一手!

    “马丹!”

    战北捷说着就往外面冲。

    血迹虽然消失了,不过外面还有车辙留下的痕迹,太阳毒辣,地面十分干燥,沙土地面很容易留下车轮痕迹。

    有一处车辙是朝着市区大道去的,而另一个更新的痕迹,则是朝着相反的方向去的。

    战北捷顺着那方向看过去,那边是一处山林,“走!”

    说话间一行人已经浩浩荡荡的开始搜山。

    车子停在山脚下,只能徒步进入,不远处停着一辆白色面包车,在里面发现了还粘稠的血迹,战北捷顺着血迹去找。

    他的动作很快……

    而此刻沈廷煊的头被人按在了水中,“唔——”溪水很浅,砂石划拉着他的脸,溪流穿过他的眼睛,让他很难将眼睛睁开。

    “哼——”两个男队对视一眼。

    “不急,好好洗洗,身上这么脏,待会儿估计会更脏!”

    沈廷煊一阵反胃,他使劲挣扎着,可是双手被他们死死按住,鼻腔呛入了不少水,那人拽着他的头发,将他从水面扯出来,“咳咳——”沈廷煊猛烈的咳嗽起来!

    “扒衣服!大名鼎鼎的沈四少……我也想尝尝到底是个什么味道!”

    “你们这是在找死!”沈廷煊脸上都是水渍,滴到身上,刺激着伤口,疼得他鼻子发酸。

    “找死?呵呵……那也先让我们乐呵乐呵……”

    “我告诉你,你们今天要不就直接弄死我,不然我一旦出去,我要你们死!”

    “砰——”男人一脚踩住沈廷煊的后背!

    “沈廷煊,你特么的还以为你是沈四少么,我告诉你,我们哥俩今天玩定你了!”

    “他的货被查了,现在肯定跑路了,你俩就算是回去了,关戮禾知道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有个事情我很好奇,你和我们老大是不是有一腿啊,不然老大怎么会这么照顾你,嗯……哈哈……”

    “混蛋,你特么的有本事当着关戮禾的面说,看他能不能一枪崩了你!”

    “我又不是傻子!”

    “今天我要是死在这里,你们也不可能活着出去,关戮禾容不下叛徒!”

    “你少吓唬我们,今天这事儿除了我们三个,没有旁人知道,荒郊野岭的,等我们玩够了,就给你一个痛快!”

    说话间一个男人伸手去拉扯沈廷煊的皮带!

    沈廷煊大惊失色,混蛋,我特么的一定会一枪崩了你!

    “啧……这小子是真白!”

    “赶紧脱,老子等好久了!”两个人说着去扒拉沈廷煊的衣服。

    沈廷煊的双手被绑着,他只能不断的扭动着身子,后面就是溪水,身下偶的是砂石鹅卵石之类的,垫在身下,疼得要死!

    “我靠……”

    “你特么的能不能快点儿!”另一个男人急了,伸手去扯沈廷煊的裤子。

    沈廷煊忽然抬脚,直接踹在他的腹部,那个男人猝不及防,整个人往后面栽去。

    而因为巨大的惯性,沈廷煊整个人跌入溪水中,后背被撞得生疼。

    “我靠,敬酒不吃吃罚酒!”一个男人举枪对准沈廷煊。

    “砰——”惊起了上中的鸟雀!

    战北捷手一顿,周围的人都愣住了,这是枪声!

    “快点!”战北捷动作更快,他徒手将面前的草丛积极扒开,许多针刺将他的手割破了,他也浑不在意!

    沈廷煊,你特么的给我多坚持一会儿,再坚持一下,我马上就到!

    “队长,你看这个……”一个人指着从上面留下的溪水。

    有血!

    战北捷立刻沿着溪水开始狂奔!

    子弹刺穿了沈廷煊的大腿,浸泡在水中,疼得他脸色蜡白!

    “这样看你还怎么和我横,你不是能踹,来啊!”一个男人说着下水试图将沈廷煊拽上来!

    上游溪水湍急,沈廷煊又不配合,他滑了一跤,整个人栽倒在水中。

    “我靠——”半边身子砸入水中,手肘砸在石头上,疼得他脸皱成一团。

    “赶紧给我过来!”男人扯住沈廷煊的裤子,直接撕扯起来!

    “滚开!”沈廷煊身上几乎没一处是完好的,这些伤口被溪水冲刷,许多地方能够清晰的看见皮肉,他死死咬着牙,我靠……

    他今天能不成就要死在这里了么!

    “撕拉——”他的衣服被扯破,上半身直接裸露在外面!

    骄阳似火,他的心却瞬间跌入冰窖!

    他想过很多种死法,却唯独没有想过是这般模样,他咬紧了牙齿!

    一个男人的手已经摸到了他的身上,那种恶心的感觉,让他恨不得将身上的每一寸皮肤都割下!

    “沈廷煊!”战北捷的声音忽然传来,在沈廷煊身上作乱的手瞬间停住!

    “我靠……军人!”

    沈廷煊看着不远处的一个军绿色的身影!

    “卧槽——”战北捷,你特么的再不来,我就真的要死了!

    “站住,别乱动!”战北捷举着枪!

    这是第一次,沈廷煊觉得战北捷很帅!

    随后跟上了许多人,那两个人衣服都拖得差不多了,他们举着枪,众人已经快速形成了一个包围圈,“放下枪!”

    两个人合计了一下,现在这种处境,如论如何都是一个死!

    “砰——”

    其中一个人举枪朝着战北捷射过去!

    “战北捷!”马丹,你可别给我死了啊!

    战北捷微微侧身,子弹从他手臂擦过,他举枪,微微眯着眼睛……

    “砰——”

    那一瞬间,整个山林响起了激烈的枪响。

    这两个人最终也没有被活捉,等战北捷到他们面前的时候,只剩了一口气,送去医院急救的途中暴毙!

    “沈廷煊!”战北捷看着水中的人,身上几乎没有任何可以遮蔽的东西,浑身是伤,没一处是好的,右侧大腿的血窟窿还在不断往外渗血,身上更是青一块紫一块,触目惊心。

    “你特么的再不来,我就真的要死在这里了!”

    战北捷直接脱下衣服,他里面只有一个白色背心,也已经被汗水浸透!

    “都转过去!”战北捷话音刚落,整齐而又响亮的踏步声,众人背过身。

    战北捷踩着军靴下水,将衣服披在沈廷煊身上。

    “怎么样!还好?”

    “你特么的自己看,我这叫好么,我特么的都要死了,你自己说要保护我的,你就是这么保护我的么!”沈廷煊急了。

    “我来晚了!”

    “战北捷,我操你大爷!”

    “我和你说了,我家就两个老男人,我没有大爷!”战北捷伸手将他扶起来,沈廷煊早就耗尽了最后一丝力气,他的身体的重量全部依托在战北捷身上。

    “我这辈子做得最错的事情,就是答应你!”沈廷煊死死咬着牙,满嘴血腥味。

    “嗯。”战北捷也没想到沈余祐会这么做。“你真的没事么!”

    “你特么的是不是巴不得我有事啊!你特么的是不是想问,我是不会是被男人干了!”

    “我……”不是啊,战北捷简直欲哭无泪!

    “我告诉你,今天我若是出了点事情,我特么的这辈子就赖着你了!”

    “成!”战北捷一笑,“听你这口气,还是蛮有活力的,马上送你去医院!”

    “我倒了八辈子血霉,才认识你!”

    “我背你!”战北捷扶他上岸,站在他面前。

    “去给我找一件衣服!”

    “这衣服不够?”战北捷伸手将他的衣服扣好,“我想让人给你处理一下枪伤!”

    “我说给我弄一件衣服来!”

    战北捷指了指一侧自己警卫员,“你把衣服脱了!”

    “是!”

    “帮我裹在腰上!”沈廷煊轻哼。

    战北捷只能遵命,这才发现,“扑哧……”

    “我靠,战北捷,你再笑,信不信我割了你的……”

    “咳咳……不笑不笑!上来吧,我背你!”这家伙屁股那里被东西割破了,大块布耷拉着。

    “上不去!没劲!”

    “我抱着你?”

    “马丹,我是个男人!”

    终于在众人的帮助下,沈廷煊爬上了战北捷的后背,“你的后背这么硬,你走路慢点儿,你要颠死我么!”

    “你是不是很早就知道那个人是你大哥了,所以上回你约我出来,说不做内线了?”战北捷仰头看天。

    沈廷煊轻笑,“可能么!”

    “之前你不答应我,是因为知道冰山势力很大,你怕玩火**,后来你在活色生香拒绝我,是因为你发现他是你大哥,你犹豫了。其实在你心里……”战北捷顿了一下,“是把他当亲人的吧!”

    “战北捷,别揣测我的心思!”沈廷煊抱着他脖子的手缓缓收紧。

    “我一直想要个弟弟!”战北捷轻扯嘴角,“这事情之后,沈家容不下你,就来我家吧。我缺个弟弟!”

    “别自作主张!”沈廷煊的手微微颤抖。

    弟弟是什么……

    他知道他是私生子,是野种,是扫把星,丧门星,却从来没有被人唤过……

    弟弟!

    “好。”战北捷轻扯嘴角,“这次的事情是我没安排好,让你受伤了,真是……”

    “所以我养病这段时间,你需要负责!”

    “嗯!”

    沈廷煊看着他后脑勺,战北捷……他一个人习惯了,弟弟什么的,他承受不来!

    “廷煊……”沈廷煊身子一僵。

    “你在乱叫什么!”

    “你的名字很好听!”

    “我妈取的!”

    “煊……”战北捷忽然一笑,“其实伯母是希望你做个像太阳一般温暖的人。”

    沈廷煊咬牙,那枚蓝钻耳钉在阳光下显得越发耀眼。

    而此刻燕殊的车子已经到了派出所内。

    叶楚佩余光瞥见有车子进入院内,看见那抹军绿色的身影,手一抖,姜熹蹙眉!

    刀口嵌入姜熹的脖子处,血珠顺着刀身滚落!

    ------题外话------

    其实吧,从一开始,老战和沈廷煊的设定,我就是严格按照“兄弟”模式走的……咳咳,严格按照这个走的,是的,就是这样,就是腐女眼中看什么都是腐的……真是操心,你说说你们,怎么能这样呢,人家是单纯的兄弟情啊!啊……

    沈四少:无良作者!

    我:我还无良,我要是无良,我就让你被……

    沈四少:(垫了垫手中的板砖)继续说!

    我:咳咳,好好养伤,屁股遮好!

    沈四少:(╯‵□′)╯︵┻━┻马丹,我的形象啊!

    我:淡定,你是伤员,别动怒,对身体不好!

    沈四少:我掐不死你!你过来!

    我:我就应该让你在水里多泡一会儿,╭(╯^╰)╮

    沈四少:(玩把着手中的小刀)来啊,好好聊聊!

    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