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01 雪崩行动(3)僵持枪响

正文 301 雪崩行动(3)僵持枪响

    ( )沈家

    沈安安瞳孔猛然放大,冰凉的东西抵在她的后腰上,她身子瞬间僵硬,嘴巴一开一合,隔了半天,才缓缓吐出两个字:“大哥……”

    “别乱动!”沈余祐背靠沙发,本就苍白的脸,迸射出了一丝骇然的光。

    就在一瞬间,尉迟等人的枪口瞬间对准了他。

    沈家人都是面露惊愕。

    “余祐……”莫雅澜吓得脸色惨白,“你在做什么!”

    “沈余祐,你逃不掉的,何必呢,这个人可是你的亲妹妹。”燕殊不急不慌的站在一侧,双手插在口袋里,眸子锐利,像是带着刀锋。

    “我失算了,我只是没想到居然会让你和战北捷一起。”

    燕殊抿嘴一笑。

    “余祐,你到底是在做什么啊!”沈老爷子面色冷峻,“你怎么会有枪!”这可是违法的啊。

    “沈老爷子,您或许还不知道,您的孙子……”燕殊从容不迫的开口,“一直帮着关戮禾做事吧。”

    “你……”沈老爷子大惊失色。

    关家这个字眼,直直钻入沈家人的脑子里,他身子一抖,险些栽倒,“怎么可能!”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燕殊直接走到一个单人沙发处。

    “你别动,不然我可不客气了!”沈余祐眉头紧蹙,说话的口气铿锵有力,哪里像是一个病怏怏的人,原本大众化的脸,也慢慢显现出了一丝狰狞之色。

    “我就是寻个位置坐下,你急什么!”燕殊坐到沙发上,和沈余祐的距离只有一米。

    “燕二哥……”沈安安急得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

    “余祐,你疯了么那是你妹妹!”莫雅澜急着上前。

    “我说了,别乱动,不然我就不客气了!”沈余祐手用力一抵。

    “呜呜——”沈安安眼泪不断往下落,楚楚可怜。

    “你是‘冰山’?”燕殊伸手摩挲着沙发,神情邪肆。

    “你既然都知道了,还想让我说什么!”沈余祐反驳。

    “沈廷煊呢!”

    “死了!”

    沈老爷子瞳孔猛然收缩,身子趔趄了一下,往后退了一步。

    “你说什么……”

    “燕殊,我不得不佩服你,真是好本事,沈廷煊那种人居然甘心为你当靶子!”沈余祐冷笑,“你们是故意的。”

    燕殊垂头一笑,“既然知道了,还不算是太笨。”

    “不过我看他也活不了多久了。”

    “余祐,你把廷煊如何了!”沈老爷子上前一步!

    “还能如何,自然是剁碎喂了野狗。”

    “你……”

    “我怎么了,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一心想要扶他上位,这么多年,你真当我们是傻子么!”

    “你在胡说什么!”沈老爷子心事被人点破,眼神有些闪烁。

    “让他办公司,你说得好听,让他自生自灭,就他的本事,真的能把公司做大?不可能吧,如果不是你在背后推波助澜,沈廷煊能有今天!”沈余祐咬牙,“就说几年前和秦氏的项目,爷爷,你敢说不是你一手促成的!”

    “怎么可能……”莫雅澜愣在原地。

    “别人都觉得沈廷煊在我们家不受宠,可是爷爷……”沈余祐轻笑,“你说我身体不好,但凡是出席各种活动,你带的不都是那个野种么,你以为世人都是傻子么!”

    “不过你的借口也找得很好,我的身体不好,安安是个女孩,你只能带着他,你的那点心思真的可以瞒得住所有人么!这么多年了,知道沈廷煊身份的人虽不多,但是几个大家族的都有耳闻,若是你存心想让他自生自灭,也不会造就今天京都颇负盛名的沈四少!”

    “爸——”莫雅澜显得难以置信,“你真的……”

    “是我们沈家欠了他!”

    “你压根就没打算让我继承沈家,从一开始,你把沈廷煊接回来的目的就不单纯!”沈余祐放肆大笑!

    “或者说从一开始,就打定主意让沈廷煊继承家业是不是!”

    “我们家欠了他们母子,这是我们家应该偿还的!”

    “是他们害死了我的孩子!”触及到莫雅澜心里那根脆弱的神经,她整个人显得有些癫狂。

    “是么!”燕殊轻笑。

    “你知道什么!”莫雅澜朝着燕殊大吼,“若不是那个女人,我的孩子怎么会死,都是她害死了我的孩子!”

    “雅澜……”沈老太太伸手要拉住她的手,“当年的事情其实……”

    “若不是她,我的孩子也不会死,都是她,是他们母子克死了我的孩子,现在你要扶持沈廷煊上位,若是哪天他真的上位了,我们母子怎么办,爸,你有没有想过我们!”

    “够了!”沈老爷子大吼,“当年若不是因为你,我们沈家也不会变成这样!”

    “老沈!”沈老太太苍老的脸,滑过一丝黯然。

    “当年你自已撮合他们他们在一起,你明明知道当时广平和……”沈老爷子叹了口气,“若不是你一意孤行,又怎么会造成两代人的悲剧!”

    “你果然一直在怨我!”沈老太太神情变得诡异。

    “当年广平和那孩子已经谈婚论嫁,你执意要将雅澜娶进门,还搞出了未婚怀孕的闹剧,不然怎么会变成今天这番模样!你们就真的以为她离开你们就胜利了么!你们只是没想到她之后也会怀孕!”

    “当时我和广平都已经结婚有了余祐,她还来勾搭他,她就是小三狐狸精,臭不要脸,这个世上没有男人了么!”

    “她就是对我嫁给广平一直耿耿于怀,心存报复,这个女人心肠何其歹毒!这个世上的男人都死绝了么,她要勾引别人的老公!”

    燕殊忽然伸手鼓掌,“我今天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做恶人先告状,什么叫做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燕殊!”莫雅澜正在气头上。

    “你口口声声说别人横刀夺爱,那你呢,就算他们还没有结婚,你半路夺爱,仗着是沈老太太的侄女,近水楼台,你又是什么好货色,一直说别人是小三,沈夫人,你难道就很纯洁,用一句通俗的话来说,就是……”

    “别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

    “燕殊……我和你拼了!”莫雅澜显然被燕殊这句话激怒了!

    张牙舞爪的朝着燕殊扑过去,燕殊往后退了一步,莫雅澜的手刚刚挥过去,就被燕殊狠狠攥住!

    “嘶——”燕殊手箍住她的手腕,疼得她鼻酸。

    “之后沈伯父和沈廷煊的生母是如何在一起,又生下沈廷煊的,我不清楚,就不多说了,你一直责备别人,你倒不如好好审视你选择的男人,他自己管不住自己的裤腰带,就让别人来当替罪羊么!难不成生孩子这事儿只要女人一厢情愿就能够完成?”

    “换句话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害死了你的孩子?”燕殊轻笑,“你若真有本事,就离婚,而不是用这个理由捆绑着沈家人,如果我没猜错,你就是一直用这个理由,换得沈家人的些许悲悯,你又何其可怜!”

    “胡说,根本不是这样的,是那个女人有错在先!若不是她的孩子出生,我也不会被气得提前生产,也不会导致最后……”

    “难道说不是他们害死了我的儿子!”

    “你勾引自己表哥,这种亲近结婚本来就有很大的风险,生了孩子先天性的疾病发生的概率比常人高出了许多倍,你嫁入沈家开始,这就是注定的,你为了一己私欲,对自己的孩子不负责,出事了就把责任推卸到别人头上!”

    “说到底,你心里也有数,那孩子就算是足月生产,或许也活不了多久,或者像是沈余祐这样,一辈子有半辈子得活在床上,你不过是为这个找个理由,找个宣泄口而已,说到底,你才是那个最可怜的可怜虫!”

    “放开,放开……”心事被戳破,莫雅澜显得气急败坏!

    她抬腿就朝着燕殊踢过去,燕殊哪里是那种会让她折腾的人,直接握住他的手腕,反手将她往茶几上一按。

    莫雅澜的脸贴在茶几上,她使劲的扭动着身子,可是面对燕殊这样的绝对力量,她的挣扎就显得那般微不足道了!

    “燕殊,你放开我妈!”沈余祐显得有些激动。

    “我不呢!”燕殊微微侧头看向另一侧的沈余祐!

    “队长——”

    “啊——”

    伴随着沈安安的尖叫声,那黢黑的枪口对准了燕殊的眉心!

    燕殊轻笑,手松开,莫雅澜身子一软,整个人从茶几上滑落,瘫软在地上。

    沈安安更是吓得整个人哆哆嗦嗦,她爬到地上,伸手扶住莫雅澜:“妈,您怎么样……”

    “燕殊,你应该没想到,你也会有这么一天吧!”沈余祐的个子一米七五左右,比燕氏矮了一大半,他不得不抬起手臂抵着燕殊,笑起来的时候,露出了惨白的牙齿,显得有些渗人。

    “哼……”燕殊轻笑,“你敢开枪?来啊!”

    “你别以为我不敢!”沈余祐扣动扳机!

    “队长!”尉迟等人急了!

    “别乱动,不然擦枪走火,我可不能保证!”沈余祐咬牙,“燕殊,你是如何查到我的!”

    “这可就要归功于沈廷煊了。”燕殊微微一笑,“你真当沈廷煊就是个普通的商人……”

    “我知道他也在帮关戮禾做事!”

    “其实……”燕殊伸手摩挲下巴,对于抵在眉心的枪,似乎一点感觉都没有,“你跟了关戮禾很长时间了吧,可是你还不了解这个男人!”

    “这话怎么说!”

    “沈廷煊能够在他那里占有一席之地,应该说多亏了你,关戮禾是决不允许一方做大的,他需要找个人来牵制你,而那个人必须和你有绝对的利害关系,沈廷煊无权无势,又势单力孤,却和你有最大的利益冲突,他急着要证明自己,你也急着把他除掉,他是关戮禾的最佳人选!”

    “你是说……”沈余祐眯着眼睛,显得难以置信。

    “关戮禾做事极少自己出手,他喜欢借力打力,不然你以为沈廷煊这么长时间是如何在京都混下去的,恐怕不知道要死在你手里多少回了,你……”燕殊眸子忽然变得深刻而又锐利。

    “贪心不足,关戮禾不做的生意,你想要捡起他的摊子,那也得你有这个本事,说起来沈廷煊能够轻易拿到各种资料,你真当他能在你眼皮底下为所欲为,若不是关戮禾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以为呢!”

    “不会的,关爷不会这么对我,我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他怎么会……”

    “因为当时你不在京都,帮他管理别的地盘生意,他自然提拔你,可是你却借由和叶家的联姻,回到了京都,你这势头,明显是冲着他的位置去的,他能容得下你?”

    “我根本就没有……”沈余祐激动的握紧枪!

    “无论你打得什么主意,千万别把别人当做是傻子!”

    “燕殊!”沈余祐咬牙,“你知道得如此清楚,莫不是和关戮禾暗中勾结,难道就像别人所说的,军匪一家亲!”

    “你在胡说八道,老子一枪崩了你!”任凡举枪,瞄准沈余祐的头部。

    “那就试试,你的枪快还是我的!”沈余祐的枪口一直瞄准燕殊的眉心。

    “我若是心存和关戮禾勾结的念头,这么多年还有你什么事!”燕殊轻哼,“就算你跟了关戮禾十年,你也不如我了解这个男人,别妄图刺激我,套我的话,也别自以为多了解他,今天这事儿,他若想护着你,你也不会落得这般田地!”

    “哈哈……”沈余祐大笑,“那又如何,就算是我今天败了,我也要拉着沈廷煊陪葬!”

    另一边

    战北捷和一对人正在搜查沈廷煊的下落。

    根据沈余祐的活动轨迹,他们大概模拟出了他具体去了哪些地方,只是范围很大,搜查起来,难度更大。

    战北捷只能求助,李询接到战北捷的电话,也是愣了半天,“战长官,我们这里也出了一些问题,我立刻打电话给分局,派人过去!”

    “这是人命关天的事情,你抓紧点!”

    “叶楚佩拿着匕首挟持了姜小姐,我们现在正在天台和他对峙呢!”

    “你说什么!”战北捷咬牙。

    “我尽量帮您调人过去!”

    战北捷挂了电话,立刻给燕殊播了电话过去。

    可是燕殊的行动的时候,电话全部都未曾携带,打了半天,愣是没人接,气得战北捷差点将电话给扔了。

    “队长,您打沈家的电话试试看!”

    “我靠,太急了,给忘了!”战北捷立刻拨通了沈家的座机!

    燕殊和沈余祐正在对峙,电话一响,沈余祐的手一抖,沈安安距离电话最近。

    “接电话!”燕殊挑眉!

    “我……”沈安安的手瑟瑟缩缩,拿着电话的手都发软。

    “喂——”

    “让燕殊接电话!”

    “燕二哥,这是……”

    “开扩音!”沈余祐沉声道。

    沈安安立刻开了扩音,燕殊站在那里不能动弹,只能尽量抬高声音。

    “喂——”

    “燕殊,你特么的现在在干嘛呢,你那边情况如何,沈廷煊找不到了,现在连鬼影子都没有!”

    “咯咯……”电话那头传来沈余祐的笑声,战北捷一愣。

    “老战,你有什么事直接说!”

    “姜熹被人挟持了!”战北捷深吸一口气。“我这边还缺人手!”

    “我会尽快将这里的事情解决!”

    “解决?”沈余祐轻笑,“燕殊,你有三头六臂么,你要如何解决啊!”

    “这个就和你没关系了!”燕殊看着沈余祐。

    燕殊并未动作,而是吩咐尉迟,“尉迟!去车上,那我的手机,给轩陌打电话,把情况和他说一下!”

    “我立刻去!”

    “燕殊,我告诉你,今天你们两个人都得死,你和姜熹,一个也别想活着!”沈余祐笑起来,那般的邪肆张狂,苍白的脸,没有一丝血色,越发狰狞。“不对,还有沈廷煊,今天我出事,你们都得为我陪葬!”

    “大哥,你别这样了,大哥……”沈安安哭哑了嗓子,“大哥……你放了燕二哥吧,你别执迷不悟了……”

    “你闭嘴!”沈余祐怒吼,“你怎么可能知道我的痛苦!”

    “我做了这么多,就是要证明自己,我就是身体不如沈廷煊,可是我的能力也比他好,我有能力继承整个沈家,并且将沈家发扬光大!”

    燕殊轻笑!

    “你笑什么!”沈余祐被他嘲弄的模样激怒了。

    “有本事就明刀明枪的来,你这么做算什么本事!”燕殊满目讥嘲。

    “你懂什么!”沈余祐牙齿咬得咯吱咯吱作响。

    “大哥……我求求你了,杀军人是大罪啊,你别这样了,大哥……”

    “就算我今天不杀他,我也不可能活着走出这里,你以为他们会饶过我么!”

    医院

    轩陌熬了一夜,头疼得厉害,勉强压了几口饭下去,现在胃部也不舒服,他手中捧着白色的药丸,喝了几口水,将药丸尽数吞下。

    手机忽然震动,燕殊的。

    他拿起手机,“喂——”

    “是轩陌轩先生么?”

    “你是谁?”不是燕殊的声音,这让轩陌立刻警觉起来。

    “我叫尉迟,燕殊是我的队长,我们现在出了点状况,队长让我和你说一下,具体的情况是这样的……”

    轩陌听完,沉默了半分钟,提起衣服就往外面走!

    “阿陌——你干嘛去!”楚衍坐在沙发上玩手机。

    “等着我回来,哪里也别去!”轩陌嘱咐完楚衍就往外面走,边走边拨打号码!

    偌大的会议室,满眼望去,都是黑色的装潢,显得大气,却有个人一种沉闷压抑的感觉。

    “嗡嗡嗡——”手机忽然震动起来。

    关戮禾眯着眼睛,“喂——”

    “关戮禾!”

    “阿陌,难得你找我!”

    “沈廷煊人在哪里!”

    “这么多年不见,你一通电话,就让我帮忙找人?”关戮禾眯着眼睛,示意会议室的人都离开,众人井然有序的离开,他才起身走到床边,扯开窗帘,阳光照进来,显得有些刺眼,他随手摘下面具,放在手心把玩。

    “世人都说我绝情冷血,这种事,你不该来找我!”

    “你今天还帮了我!”轩陌面不改色,伸手按电梯。

    那头传来低沉嘶哑的声音,“好,我帮你找!”

    有他这句话就够了。

    姜熹那边,燕持和秦家都会出面,他倒是不太担心,只是燕殊……

    你可别出事才好!

    沈家

    “大哥……你别这样,我知道你不想这样的,这中间肯定有什么误会,大哥,你放了燕二哥吧!”沈安安哭着哀求。

    “你为了一个外人求我?我这么疼你!”

    “我不想你越陷越深,大哥,你真的不要执迷不悟了,回头是岸啊!”

    “你闭嘴!你现在帮着一个外人?”

    “我不是这个意思,大哥,我是不想你……”

    “行了,难不成我不知道你是喜欢燕殊的么!”

    “我……”

    燕殊眉眼一挑。

    原谅他,还真没看出来!

    沈余祐本来就是抬着手臂举着枪,燕殊比他高了一个头,他不得不仰视着,双方已经对峙了半个小时,他身体本就虚弱,此刻手机微微有些晃动。

    燕殊暗忖,就等着这时候了!

    他刚刚准备动作,沈余祐反应也很快,他的手指缓缓收紧,燕殊双手按住他的手臂,而此刻他的身子忽然被沈安安撞开。

    “砰——”

    整个世界都瞬间沉默了!

    轩陌的车子停在沈家门口,枪声……

    他推开车门就往里面冲!

    “燕殊!”

    ------题外话------

    有人怀念我的小剧场了,哈哈,我就怕你们说:这个作者好会给自己加戏,o(n_n)o哈哈~

    燕殊:你确实很会给自己加戏!

    燕大少:没见过这么喜欢出镜的作者!

    秦浥尘:嗯!

    战北捷:的确如此!

    沈廷煊:战北捷,你特么的快来救我,你没看见我要死了么!

    我:战北捷,你快点!

    战北捷:我……月初,你给我死过来,还不是你做得好事!他要是出事我饶不了你!

    沈廷煊:你有说话的力气,留着来救我,混蛋!

    战北捷:我……(委屈脸)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