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00雪崩行动(2)对峙抄家(二更)

正文 300雪崩行动(2)对峙抄家(二更)

    ( )地下室

    那些拳头落在沈廷煊身上,一开始他还闷哼几声,只是几分钟过后,真的有些麻木了,他能够感觉到那拳头落在自己脸上,他的牙齿在松动,整个嘴巴里都是血,“噗——”

    一大口血吐在了地上,沈廷煊呼吸急促困难,而此刻一记重拳砸在他的胸口,疼得他眼前一花,眼前的人瞬间变得重影,天旋地转,他的双手双脚被绑住,想要挣脱,手腕的铁铐劣质而又粗糙,将他手腕划出了一道道血痕。

    最严重的地方皮肉已经裂开,他能够感觉到有血顺着手臂往下落。

    “内线?”对面的人轻笑,“沈廷煊,你为何如此可怜,从小被人说成是野种,这长大了,做内线?混这一行的,内线?最让人不齿!”

    那人走到沈廷煊面前,伸手捏住他的脸,“说吧,这次行动除了战北捷还有谁!”

    沈廷煊整个身体都是麻木的,男人掐得异常用力,指甲嵌入了沈廷煊的下巴中,沈廷煊从喉咙中发出一剂闷声。

    “不说?”

    “呵——”沈廷煊一笑,那张本就妖孽的脸,染上了一丝血色,即使身处狼狈,可是他笑得那般肆意,平添了一抹邪肆。

    那眼中满是嘲弄。

    “你不是很厉害么,你自己去查啊,你的手不是很长么,你有本事就伸到军部去!”

    “啪——”那人反手一巴掌,打得沈廷煊嘴角破裂,裂开的嘴角渗出了一丝血迹。

    “你真当我治不了你么!”

    “我孑然一身,无欲无求,你怎么对我如何!”沈廷煊轻笑,“贱命一条,你若是想取就拿去,我倒是想看看这次你能不能全身而退!”

    “威胁我?”那人伸手捏住沈廷煊的下巴,“沈廷煊,你和你妈一样贱,就喜欢做这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你知道你这种行为,在我们组织里被发现,会被如何么!”

    “又不是第一天出来混了!”沈廷煊淬了一口血水。

    他的胸腹部胀痛,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肋骨断了一根,那骨头此刻卡在内脏上,压迫着他,他每说一句话,每一次呼吸,都能够感觉到那边的压迫感,疼得他浑身乏力。

    “就地处决,阉割活埋,你选哪个!”那人忽然一笑。

    “你以为你做得这么多事情就真的天衣无缝?”

    “你这是什么意思!”那人伸手拍了拍沈廷煊的脸,“沈廷煊,你都这样了,还想着威胁我?”

    “你真的以为,关戮禾什么都不知道么!”

    “威胁我?”

    “我不是威胁,你趁着关戮禾离开京都这段时间搞事,你真当他是傻子么,关戮禾若是如此好欺瞒的人,能混到今天的位置!”沈廷煊兀自一笑,“你真的以为除掉我,整件事情就会被彻底瞒下来?”

    “我会将所有的事情推到你的头上,关爷自然不会说什么!”

    “他最讨厌自作聪明的人!”

    “啪——”沈廷煊咬牙,眼睛睁得很大。

    “沈廷煊,你特么的现在没有资本和我说这话!”

    “是么!”沈廷煊蹙眉,他的意识有些模糊。

    特么的战北捷,你人呢!死了么!

    你特么的说好会保护我的,人呢!

    “你真的和你妈一样,下贱!不过你这张小脸长得确实不错,细皮嫩肉的!”那人忽然从口袋中摸出一把小刀,在沈廷煊胸口比划着。

    “你不是要将我当成替罪羊推出去么?你现在要杀了我?”沈廷煊整颗心都悬在了嗓子眼上。

    “谁说我要杀了你!”那把刀卡在他的纽扣处,微微一挑,他衣服上的纽扣尽数崩落,他的胸口青一块紫一块,甚是吓人!

    “你要干嘛!”沈廷煊看着他笑得猥琐,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你不是自诩男女通吃么!”

    “你想做什么!”

    “我想看看被男人干了,你是不是还能如此硬气的和我说话!”男人忽然一笑,“沈廷煊,我赏你几个男人!”

    “你特么的疯了!放开我!”

    沈廷煊一听这话,开始剧烈的挣扎。

    “放心,自然会放开你的,等到你求着要的时候,我自然会将你放开!”那人勾嘴一笑。

    “人渣!你特么的就不配活在这个世上!”

    “是么!”

    而此刻一个人神色匆匆的跑了过来!

    “不好了!”

    “没看见我在忙么!”那人将刀扔在地上,面露愠色。

    “战北捷带着人查抄了我们的货!”

    “你说什么!”那人顿时气急败坏。

    “他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消息,那批货已经被查了。”

    “我不是和你们最近都不许乱动么,那批货我藏了一个多月,怎么会被发现!”

    “我们也不懂啊!”

    “废物!”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要不要去找关爷!”

    “你找死么,背着老大做事,被发现了就是死路一条,你们赶紧收拾东西,立刻离开这里,还有……”他忽然看向沈廷煊,“你们两个把他带到后山,玩完之后记得拍照,沈廷煊,我要你身败名裂!”

    沈廷煊咧嘴一笑。

    战北捷,动作够快的啊。

    战北捷站在货仓前,不停的给沈廷煊打电话,却一直没有人接。

    “我靠!人呢!”

    “队长,抓了四个人!”一个穿着军装的男人跑过来,“没见到‘冰山’的影子!”

    “继续搜!”战北捷疾言厉色。

    “是!”

    而此刻关家宅邸

    关戮禾接到消息,裹着睡衣下楼,楼下聚集了不少人,本来还在叽叽喳喳,见到关戮禾,却都纷纷噤声,“怎么着?大中午的不在家睡觉,来我这里做什么!”

    “关爷,冰山那批货被查了!”

    “嗯!”

    “会不会扯到我们头上了!”

    关戮禾伸手整理睡袍,下人立刻给他送上一杯清茶,关戮禾喝了一口便放到一边,“你们私底下和他关系不错?”

    “一般,呵呵……”

    “背着我做了不少事,现在出了事,想要我出面?”关戮禾一笑,“拿我当什么了?”

    “关爷……”

    “我没一枪崩了他,就是给他脸了,你们背着我走他哪里拿货,就真的以为我不知道!”

    众人一听关戮禾这话,被吓得双腿发软。

    “关爷,当时您不在京都,我们也是……”

    “我早些就和你们说了,这东西我不做了。”关戮禾起身,“我知道触及到了不少人的利益,想要我的命很多,我不许你们就私下运作,正当我是死人么!”关戮禾从一侧摸出一把精致的小枪。

    “既然你们不怕死顶风作案,就知道迟早得出事,你以为军方是吃素的么,没有十足的把握他们会大张旗鼓的去查货抓人?”

    “关爷,我们错了,你帮我们一把吧!”

    “帮你们?”关戮禾一笑,面具上的那硕大罂粟花显得越发妖异。“成啊。”

    “谢谢关爷,谢谢关爷!”有人跪下感谢。

    “我可以送你们先上路。”

    众人脸色瞬间惨白。

    “行了,快出去吧,这事儿关爷没法插手,是你们自己贪心,现在的事情扯到军部,战家,兜不住!”

    关戮禾看着一群人离开,靠在沙发上,随手扯掉面具,嘴角扯起一抹嘲弄的笑。

    趁着这次机会将这些人彻底除掉也好。

    “将他们的名单整理一份给我。”

    “老大,您准备……”

    “做了他们怕脏了我的手!”关戮禾捡起面具就往楼上走。

    而此刻燕殊已经接到了战北捷的通知。

    “行动!”他的嘴角缓慢勾起,显得格外邪肆。

    “是!”

    说话间一群人已经冲入了面前的这个大宅。

    莫雅澜坐在院子中,手中拿着一个喷壶,正在悉心看护着她面前的小盆栽,沈安安坐在她身侧,嘴角勾着淡淡的笑,遮阳伞投下一片阴影,周围安静得能够清晰的听见周围的鸟雀声。

    大门忽然被撞开,沈家的保安吓了一跳。

    “你们要干嘛!”那人话音未落,瞥见了他们腰间的配枪,吓得不断往后缩。

    下意识的伸手攥住了腰间的警棍,尉迟示意后面的人跟上。

    燕殊从车内下来,一群人直接闯入了沈家。

    “燕殊!”莫雅澜大惊失色,“你这是做什么!”

    “燕二哥……”沈安安本来红润的小脸顺便变得惨白,显然这样的阵仗她是从未见过的,等她们母女回过神来,燕殊等人已经直接进入沈家。

    听着外面动静,正在午睡的沈老太太和沈老爷子立刻披了衣服下楼。

    燕殊站在沈家客厅,一身军装,满是杀伐。

    他身后跟了十五人左右,全部都是全副武装,沈老爷子心里一凛,扶着楼梯往下走,差点滑倒!

    “燕殊,你带着一群人冲进我们家是准备做什么!”

    燕殊站在那里岿然不动,满身的戾气,全然不见之前在婚礼上的雅痞流气,就是整个人的棱角都显得十分硬气,那双猎豹般的眼睛扫视了沈家一圈,“人都在这里么!”

    “燕殊,你这般闯入我们家,总要有个由头吧,带了这么多人,你这是准备干嘛,抄家么!”莫雅澜走过去。

    燕殊微微低头,睥睨着眼前的女人。

    莫雅澜被他凌厉的眸子吓得往后缩了缩。

    她还清晰的记得在婚礼上燕殊并不是这般,虽然处理方式果决狠辣,可是看起来却并不似这般凌厉,凉薄的嘴唇微微抿着,看向莫雅澜的视线,带着一丝不屑。

    “自然是事出有因,搜!”

    燕殊一声令下,众人边开始动作!

    “站住!”沈老爷子呵斥,“燕殊,谁给你的胆子!”

    “沈爷爷,这事儿我是公事公办!”

    “你确定不是借着这个事情公报私仇?”

    “这话说得我倒是听不懂了!”

    “你的女朋友上几日在我家受了气,隔了你就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闯进我们家,燕殊,你今天若是不给我一个好的理由,我们就军事法庭见!”

    燕殊垂头一笑,“沈老爷子,若不是有十足的理由,我也不会过来,况且穿了这身衣服进来,您就应该知道是为了什么吧!”

    “给我个理由!”

    “现在我们有足够的理由怀疑你们家和一桩境外走私案有关,麻烦配合!”

    “你的负责人是谁!”沈老爷子额头上青筋直跳。

    若是今天让燕殊直接搜查,不出一天,整个京都的人都会觉得他们沈家是可以任由人揉园搓扁的,如此阵仗,就是最后什么都没有,沈家在京都的名誉也会一落千丈!

    “这是我的事情,我只负责搜查,您若是有这个本事,就去军部问,你们在干嘛,还不赶紧动起来!”

    “啪——”燕殊刚刚准备跳脚,一个茶盏瞬间碎裂在他面前。

    “燕殊,谁给你的胆子,在我们沈家放肆!”

    “沈夫人,妨碍公职人员执法,我们可以依法对你予以批捕!”燕殊拧眉,抬脚踩在破碎的茶盏碎片上。

    茶盏碎裂,摩擦瓷砖地面,发出了刺耳的摩擦声。

    “假公济私,我才要告你,我们家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都没有,你若是有证据,就直接来抓人,何必搞出这么大的动静,你到底是何居心!”

    燕殊一笑,示意尉迟开始动作!

    只是他们还没有开始搜查,就被沈家的保安拦住了。

    “沈老爷子!”燕殊微微勾起嘴角。“这般阻拦,莫不是真的有见不得人的事情。”

    “燕殊,我和你爷爷一起打仗的时候,你还没出生,你现在是在和我叫嚣么,搜查我们家!”沈老爷子疾言厉色。

    “您现在是用什么身份和我说?”燕殊轻笑,“我敬重您,所以叫您一声沈老爷子,妨碍执法这事情可大可小!”

    “燕殊!”沈老爷子寸步不让!

    “那行,我可以立刻让人撤出,我立刻和上面说,沈家拒不配合调查,我相信他们会征求京都警方的合作,到时候警察来了,动静可不会比这么小,媒体要如何说呢……”

    “沈家拒不配合军方调查,是否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你……”沈老爷子气结,“老燕怎么会有你这般孙子,简直放肆!”

    “我是按章办事,你别栽到我爷爷头上,况且……”燕殊看似随意的拨弄着腰间的配枪,“若不是我,你以为谁敢动你们沈家!”

    “你直属于……”沈老爷子本来和善的眸子慢慢收紧,“战家……”

    “不是这种组合,这行动一般人还真的接不了,您若是再不配合,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让开!”沈老爷子大吼,“燕殊,若是什么都没有,我看你要如何给我一个交代!”

    燕殊轻笑。

    心里却将战北捷埋汰个遍,这个混蛋,这种事让他来,他怎么不来,这若是什么都没有,估计有得和沈家周旋半天,难怪这个行动从一开始就找了战北捷,这沈家别的还好说,沈老爷子就真的有些不好对付了,弄不好,回头还得被爷爷数落。

    莫雅澜在一边气得浑身乱颤,沈安安伸手安抚莫雅澜,看向燕殊的眼睛透着一丝异色。

    世人都说燕二少桀骜不驯,放荡不羁,谁又曾见过他如此冷厉杀伐,果决霸道的模样。

    “沈伯父在上班,沈廷煊和沈余祐都不在么?”

    无人回答。

    而此刻外面响起了车声。

    沈安安立刻跑了出去,沈余祐在一个下人的搀扶下走了进来。

    见着燕殊这模样,眼中滑过一丝诧异。

    “燕殊……”

    “沈大哥这是做什么去了!”

    “去医院体检。”沈余祐脸色发白,沈安安伸手扶住他。

    “沈廷煊呢,他不是陪你一起去的么,他人呢!”

    燕殊眸子一亮。

    “他把我送到了医院,人就不见了,我在医院等了他一会儿,没见到他,就先回来了!”沈余祐嘴唇呈现出一丝青紫色,额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水,燕殊直接走过去。

    “你想干嘛!”沈老太太直接过去护住沈余祐。

    燕殊勾唇一笑,“我看他身体虚弱,想要扶他去坐一下,您急什么!”

    “安安,扶你大哥去坐一下!”

    “嗯!”

    沈安安忐忑的看了一眼燕殊,扶着沈余祐往沙发走。

    派出所

    姜熹在叶繁夏的陪同下到了派出所,李询带着他们进了办公室,叶楚佩也在,有个女民警正在安抚她,她裹着一件白色的薄毛衣,即使是夏天,她的身子还是在瑟瑟发抖。

    “姜小姐,实在是不好意思,相信您也听说了,叶芷珏死了。”

    “我知道。”姜熹点头。

    “听说你们之前发生了许多不愉快的事情。”

    “您就直说吧,我确实有杀人动机,可是我没有杀人的必要,你觉得她对我做了什么,让我杀了她呢!”姜熹挑眉。

    李询一笑,“您不要戒心这么重,我就是找您问问情况!”

    李询擦了一把额头的冷哼,去燕家请她的时候,燕老爷子就直接说了:“什么样接走,就得什么样送回来。”

    “我想问一下,昨晚您都在做什么?”

    “昨晚?”姜熹挑眉,“在家。”

    “可有……”

    “燕家下人都知道,就算无人作证……”姜熹轻扯嘴角,“我不会开车,这个众人皆知,燕家老宅在京郊,到达叶芷珏被害的医院要一个小时的车程,周围更是一辆出租车都没有,您觉得我有可能一个人出去把她杀了再偷偷回来?”

    “姜小姐,我知道这个,我就是有几个问题想要问您一下!”李询轻轻咳嗽一声,以前在临城也没觉得这姜熹如此厉害啊。

    李询就是简单问了一下她和叶芷珏的关系。

    “那就先这样,麻烦您跑一趟!”

    “不客气!”姜熹笑着起身。

    李询倒是深深看了一眼在一边一直未曾开口的叶繁夏。

    姜熹说得嘴巴渴了,起身去接水。

    “我来吧!”李询伸手去拿杯子。

    “不用了,我自己来!”姜熹起身去接受,余光瞥了一眼坐在一边一直未曾说话的叶楚佩,她的眼睛好奇怪。

    “李队长,有些话我想单独和您说一下!”叶楚佩的眼睛……

    她在害怕什么!

    “行!”李询看了一眼叶繁夏和叶楚佩,“不好意思,可能要麻烦你们出去一下了!”

    叶繁夏面无表情的往外面走,反倒是叶楚佩,站在那边踌躇不前,当她路过姜熹身侧的时候,忽然从口袋中摸出一把水果刀,直接抵在了姜熹的脖子处!

    “叶楚佩!”李询大惊失色,她什么时候藏了这种东西!

    沈家

    过了半个小时左右,尉迟他们从楼上下来,“队长,什么都没有!”

    沈家人终于松了口气,沈老爷子挺直了腰杆,怒目而视:“燕殊,搜过了,什么都没有,你可需要给我一个交代!”

    燕殊却并不慌张,看向沈余祐,“沈大少,您刚刚去了医院?”

    “嗯!”沈余祐端着水杯,看向燕殊的眸子带着一丝畏惧,身子开始发抖!

    “燕殊,你这是几个意思啊!现在查不到东西,你还想做什么,赶紧从我们家滚出去!”莫雅澜指着门口。

    “哎呦我说你……”尉迟早就忍不住了,捋起衣袖要冲上去。

    燕殊伸手制止他。

    “你的皮鞋上有水珠,说明你去了一个很潮湿阴冷的地方,然后你又去了一个很热的地方,只有当热空气遇到冷的东西时才会液化,医院有什么地方是这么冷的么,让您鞋子上都是水珠!”

    所有人目光集中在沈余祐的皮鞋上。

    “这有什么,燕殊,你别再搞事了,不然就算是老燕的孙子,我也饶不了你!”沈老爷子警告!

    “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沈大少,您指甲里……”燕殊顿了一下,眯着眼睛,“那是皮肉的碎屑吧,你是去体检了,还是去和人打架了。”

    沈余祐低头看着指甲,暗自咬牙……

    “大哥……”沈安安惊恐的看着沈余祐的指甲,他的指甲一直修剪得干净异常,那里面粉嫩的东西,确实越看越像是皮肉碎屑。

    “好妹妹,别乱动!”沈安安身子一僵,一个冰凉的东西抵在她的后腰处。

    沈余祐抬头看向燕殊:“我只是没想到军方居然这么舍得下血本,抓我一个人,需要用到你和战北捷两个人?这是多给我面子啊。”

    ------题外话------

    嗯……我只想说,如果**oss这么容易被你们猜出来,我就不是月初了,咩哈哈

    最近情节会比较紧凑,大家千万不要养文,精彩一环扣一环啊……啊哈哈

    《蜜婚密爱:娇妻请负责》情雪凝钰

    【高冷真流氓vs热心伪白兔,简而概之:都不是省油的灯】

    初次见面,飞机上,他们互不相识,却已是合法夫妻。

    同别墅三个月后:

    她把两份离婚协议放到他桌上,说:“签字,我们离婚。”

    他抬眸看着她,并不说话,眼神带着疑问:为什么?

    “你太闷了,我又有喜欢的人了。加上,你讨厌麻烦,我又属于麻烦中的……”麻烦两字没有说出口,就瞄上他严肃的表情,立刻噤声。

    他将她逼到角落,双手壁咚她,说:

    “我拒绝,最近爱上麻烦了。”低头吻了她的唇。

    她扬起唇角,窃喜“奸计”得逞。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