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99 雪崩行动(1)引蛇出洞

正文 299 雪崩行动(1)引蛇出洞

    ( )轩家

    楚衍从口袋中摸出钥匙开门,轩家不算大,透着一股古色古香的韵味,院子中遍植各种各种他不认识的植物,轩家是没有下人的,自从轩家的老太太去世,就剩下轩家父母和轩陌三个人,他们就从老宅搬了出来,现在住在京都最昂贵的一个别墅区内。

    楚衍刚刚进门,就看见轩陌从楼上下来。

    “你怎么知道我来了?”楚衍将打包盒放在桌上。

    “医院出了点事!”轩陌一边下楼一边系纽扣。

    “吃点饭再去。”楚衍指了指餐桌上的餐盒。

    “来不及了,有急事!”轩陌快步走到玄关处,穿鞋。

    “我开车送你,你在车上吃点儿!”楚衍拿起钥匙和餐盒就往外面走,“什么大事啊,饭都不吃了,就算是要做手术,你也得吃饭吧!”

    两个人一齐上车,轩陌打开餐盒,随意扒了两口饭。

    昨晚开始就没吃,这口饭吃下去,有些不舒服,轩陌从口袋中摸出一瓶药,楚衍从一侧递了瓶苏打水过去,“急什么啊。”

    “叶芷珏死在我们医院了!”

    “什么!”楚衍诧异,“不是吧,怎么死的!”

    “不知道,警方已经过去了,我刚刚接到电话!”

    这边距离医院开车也就十分钟,只是已经有不少媒体记者堵在了医院门口。一见到是楚衍的车子,瞬间将车子围住。

    “轩少,关于叶二小姐的死亡您有什么看法?”

    “是在你们医院出的事,你们医院是不是需要为叶二小姐的死亡负责呢!”

    “轩少,现在您的父亲不在,医院全权由您做主,对于这件事情,您是打算如何处理的!”

    ……

    轩陌伸手推了推眼镜,刚刚准备推门出去,楚衍已经摇下车窗,“我靠,你们一个个的有这种闲工夫不如去好好跑新闻,你们堵在这里干嘛,吃饱了撑的,都赶紧给我散开!”

    “楚少,您和轩少是不是有重新在一起了啊!”

    “楚少,听说你在自家酒店内金屋藏娇,是否有这件事情?”

    “这次你们一起出现,是不是说明你们……”

    “卧槽,你们……”楚衍伸手拍打方向盘,没等他再说话,轩陌按住他的手,示意他别出声,反而自己推门出去。

    本来嘈杂的人群,见着轩陌却纷纷噤声,轩陌穿着简单的浅灰色衬衫黑色西装裤,可是那周身隽雅清贵之气,让人不敢逼视。

    “我也是刚刚收到消息,知道的情况和你们差不多,如果说她的死亡和我们医院有关系,我们愿意配合警方调查,并且在后续的事件处理中积极进行理赔,只是现在事情尚未水落石出,我希望各位记者朋友能够秉公报道这件事情,不要为了博眼球而乱报道,如果损害了医院的声誉,我绝对会诉诸法律。”

    轩陌推了推眼镜,他说话温吞,语气平缓,却又带着刀锋,锋芒毕露。

    “大家想要的是新闻真相,也不想为了这件事情吃官司吧,具体调查结果,警方会给大家一个交代,希望大家不要堵在这里,这里是医院,每天都有很多急救病人需要通过这里,如果说因为你们的关系耽误病人救治,贻误病情,这种事可大可小!”

    “若是出了人命,以后法院再见,故意伤害,故意杀人,不知道你们能不能承担!”

    众人极少和轩陌打交道,在燕殊那个圈子中,轩陌是最不引人注目的一个。

    低调神秘,貌不惊人,若不是楚衍经常登报,连带着轩陌也会被波及,这位轩家的少爷,估计低调得会被人遗忘。

    “现在请各位去医院外面等候,不要堵在这里,这里是医院,不是别的地方,若再不行,我会采取强制措施!”轩陌说着敲了敲车窗,楚衍摇下车窗,“下车,随我上去!”

    楚衍愣愣的点了点头!

    记者一句话都没有来得及问,眼睁睁看着两个人进入医院,医院保安此刻已经出动,将他们请了出去。

    “这轩陌什么来头啊,看着很斯文的,说话倒是一点情面都不留,就不怕我们口诛笔伐么!”

    “第一次见到,平时也见不到人,没想到直接就警告了,还真是厉害,我待会儿一定要写个报道好好说说这轩陌,有什么可横的!”

    “你们肯定是来京都时间不长,所以不了解轩陌!”

    “那你倒是说说看啊!”

    “就说燕二少那个圈子吧,可不是一般人能进吧,随便拎出来一个,那也是很厉害的,这轩陌和燕二少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哥们儿,只是后来一个从军一个从医,看起来差距有些大,其实他俩的关系应该是最铁的!”

    “轩陌不是和楚家这位小公子……”

    “那都是后话了,以前燕二少,轩陌还有……”那人顿了一下,神情显得有些复杂。

    “还有谁!”

    “关爷!”

    众人一听这话,齐齐愣住!

    过了许久,才有人开口,“这三个人可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啊!”

    “以前这三个人关系最铁,只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关系都疏远了,现在一个兵一个匪,更是越走越远了!”

    众人在医院门口滔滔不绝的说着八卦,几辆黑色的卡宴缓缓从拥挤的医院门口路过。

    “前面出什么事了?”

    “听说是医院出了人命,记者堵在门口,占了半条路!”司机有些不耐的伸手敲打方向盘。

    面具下那双深不可测的眸子这才缓缓睁开,看了看医院名称,“吵!”

    “我立刻让人将他们驱散!”

    众人正在八卦关家的时候,这一看见一众黑衣人下车,立刻呈鸟雀状散开。

    “老大,已经处理好了!”

    “走吧!”关戮禾打了个哈气。

    李询和轩陌正站在窗口说案子的情况,楚衍闲来无事,四下观望:“呦——那群讨厌的记者居然跑了,轩陌,你叫了安保公司?”

    轩陌和李询齐齐扭头看向窗外。

    “那是关家。”李询神色有些凝重。

    早就听闻关戮禾回来了,却一直无人见过他出现,还真是巧了。

    “关家!”楚衍趴在窗口,“就是那个掌握着京都地下链的那个?真是够气派的。”

    李询下意识的看了看轩陌,轩陌神色不变:“李队,那现在的情况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还在勘察现场,不过验尸的法医初步说是因为过量注射的非法药品,才导致猝死。”

    “不是人为?”

    “这个还不能下定论,还得等具体检测结果出来,不过我们问了一下叶楚佩,她说自己睡得很沉,刚刚醒过来没多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轩陌点了点头,“谢谢。”

    “不用这么客气,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只是现场还需要封锁,所以需要你的配合。”

    轩陌点头,“我已经将这个楼层的病人转移到了别的楼层,会配合你们所有的调查。”

    “那就太感谢了!”

    李询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好说话的富家公子。

    李询刚刚离开,轩陌脸色立刻沉了下来,“阿陌?”楚衍跟着他进了他的办公室。

    “关门!”轩陌脸色明显不悦。

    楚衍乖乖将门关上,还没等他开口,轩陌的电话已经接通。

    “燕殊!”

    燕殊此刻盘腿坐在床上,尉迟、任凡等人正围拢在他周围。

    “新闻我看见了!”

    “燕殊,老实说,叶芷珏的事情和你有关系么!”

    “和我没关系。”

    “你最近在对付叶家沈家,现在出了人命,你说没关系?”

    燕殊一笑,将手中的文件合上,“或许有一点关系,不过我确实没打算要她的命,只是她碍了别人的眼。”

    “别人?”轩陌挑眉,“你指的是谁!”

    “这个就不能和你详细说明了,不过我没想过波及你。”燕殊示意身侧的人离开,起身下床,走到窗边,微微掀开密不透风的窗帘,刺目的眼光瞬间照进来,“轩陌,你是怕事的人么?”

    “我只是不想这件事情波及到楚楚!”

    “和他没关系,你最近可以寸步不离的保护他!”

    “你觉得可能么!”轩陌咬牙。

    “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你就放一百个心好了,这件事情很快就能处理好。”

    轩陌挂了电话,看见楚衍趴在自己的鱼缸里,拨弄着里面的热带鱼,“阿陌,你的鱼养得真好。”

    轩陌伸手揉了揉额角,“上次和你一起买的,你家那几条鱼呢!”

    “鱼缸被我弄坏了,我把它们弄到鱼缸里,还没来得及买新的鱼缸,那几条鱼就被我家的猫玩死了。”

    轩陌嘴角一抽,“你家那只猫……”

    “被我哥带回去了!他说猫跟着我会被饿死!”楚衍扭头,“你说,我是那种人么!”

    “自己都饥一顿饱一顿的,你还顾得上猫?要是哪天喝醉酒,估计你家的猫能被你玩死!”

    “你……”楚衍窝火,“我是那么不负责的人么!”

    “我第一次见你,你还记得发生了什么么!”

    楚衍面部狠狠抽了抽,“那个……嘿嘿,那么久远的事情,你怎么还记得啊!”

    “酒驾,撞了我的车,还准备逃逸,我把你逮住,你还吐了我一身,扭头就要跑,结果自己摔倒了!”

    “这都多久的事了,你就别整天说这个!”楚衍扯了扯头发。

    “呵呵——后来有人厚颜无耻的赖在我家整整一周!”

    “我那不是没地方住么!”

    “你家在京都有老宅,有公寓,有酒店,你说没地方?”

    “我会被饿死,你会做饭!”

    轩陌无语的翻了个白眼,他只听过半夜“捡”了个美女回去的,他是“捡”了个男人,还是个厚颜无耻,在他家死乞白赖住了整整一周的男人!

    “我不是要给你钱的么,你自己不要的!”

    “你觉得我会缺钱?”这货第二天醒来直接给自己甩了一摞钱,半睡半醒的说:“给小爷订餐,送套衣服来,长得不错,小爷再多打赏你一点!”

    轩陌确实恨不得将他扔出去。

    “阿陌,你人好嘛,嘿嘿……我初到京都,幸亏遇到了你,不然我就要流落街头了,或者被拘留好多天,那很可怜的!”

    “是你抱着我大腿喊大哥,不然你以为呢!”轩陌第一次遇到这么无赖的人,整得他一点脾气都没有。

    酒店

    燕殊挂断电话,扭头看着身后的一群人,“现在那边的情况如何?”

    “我们还不知道‘冰山’到底是谁,是男是女,都不知道!”尉迟开口,“只是确定他人在京都,是关戮禾的手下,之前在关戮禾身边的钉子,都被他拔了,他就像个铁桶,想要从他那边探听消息,根本不可能。”

    燕殊伸手摩挲下巴,“那沈廷煊提供的消息呢,研究得如何了?”

    “强哥确定是‘冰山’的下线,只是强哥被带回去之后,仍旧不开口,而且‘冰山’这个人十分狡猾,最近一点动静都没有,他身边的骨干,一个个被拔了,他却相当淡定,一点反应也没有。而且和外面的各种交易,近期也全部中断了。”

    “他是察觉到了我们查到了他的头上。”燕殊靠在窗边,“叶芷珏那批货的来源你们查得如何?”

    “根据线报,她是从强哥一个手下那里拿的货,那个人沈四少也给我们提供了具体身份情况,还在逃,目前正在追捕。”

    “队长,您是不是对这个人的具体情况有所了解了?”任凡开口。

    燕殊并不说话,只是伸手摩挲着下巴,那双锐利的眸子,显得越发狡黠,“叶芷珏……”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啊?总不能一直在这里干等着啊!”尉迟伸手扯了扯头发。

    “等!”燕殊坐到床边,“将他之前参与的所有活动资料都给我拿来,这段时间这里就是我们临时的驻地,没有特殊情况,谁都不许出去。”

    “是!”

    燕殊随手把玩着手机,眸子掠过一丝精光。

    沈廷煊,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

    餐厅

    叶繁夏和燕持都不是话多的人,沈安安倒是很会找话题,一开始就说了一些自己要找工作的情况,带着小女儿撒娇的口味。

    叶繁夏不太喜欢沈安安,她见过许多性子活泼的人,沈安安给她的感觉不是太好。

    “对了燕大哥,叶子姐,你们准备什么时候订婚结婚啊!”

    “不好意思,我去一趟洗手间!”叶繁夏起身离开。

    燕持靠在藤椅上,骨节分明的手趁着粉白色茶盏,显得格外好看,沈安安手中拿着勺子,搅动着杯中已经凉透的咖啡。

    “燕大哥,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沈安安笑着人畜无害。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吧!”燕持放下杯子,原本带着笑意的眸子渐渐染上了一层冰霜,凌冽而又冷峻。

    “你这话说得我就有些听不懂了。”

    燕持伸手轻轻敲打着桌面,玻璃桌发出了清脆的滴答声,他慵懒的打量着沈安安,沈安安神色不动,看不出来有一丝的异样。

    “我们不太熟,除了笙歌,我母亲并未给我添过一个弟妹,燕大哥?”燕持轻笑,“你还是叫我燕大少,或者燕总也可以!”

    沈安安垂眸一笑,“这是和我划清界限,我什么也没做啊,这么让你讨厌?”

    “不是讨厌的问题,而是不喜!”

    “我刚刚到京都,没什么朋友,小时候我们也曾一起玩耍,我不过是想要和你们吃顿饭而已……”沈安安神情滑过一丝落寞,“我们家的情况你也很清楚,我只是单纯很喜欢叶子姐,想要和她多聊聊,况且你也在这里,我也不可能欺负了她。”

    燕持不说话。

    “况且我也不能是图她什么啊,就是单纯想要和她做朋友!”

    燕持低头一笑,“你觉得她缺朋友么?”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单纯很喜欢她而已……”

    “沈安安,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算盘,不过你最近的举动着实反常,无论你的目的是什么,都请你离我的家人远一点。”

    沈安安捏住勺子的手瞬间收紧,只是脸上却保持着一成不变的笑。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不近人情’啊。”

    “是么!”

    “那你为何要答应和我一起吃饭!”

    燕持直接起身,“只是纯粹想要看看你要做什么而已,生活很单调,总需要一些调味剂!你想吃什么我请客,我们就先走了,你慢用!”

    叶繁夏一出来,就看见燕持站在洗手间门口。

    “你怎么出来了?”

    “走吧!”

    “回哪儿啊,不吃饭了?”

    “你本来就胃不好,和她一起吃饭,很容易消化不良。”燕持握住叶繁夏的手就往外面走。

    “你怎么知道我不喜欢她。”

    “感觉!”

    “我不知道她到底想做什么,感觉有些奇怪。”

    “那就别去想了,既然是捉摸不透的人,那就别琢磨了,伤脑筋!”

    酒店

    燕殊看了一整天的资料,整个房间中都是烟味,他随手摸了摸口袋,居然一包烟就这么抽完了。

    他揉了揉脑袋,随手拿起另一个文件。

    而此刻他的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当他拿起电话,已经没了动静,一个陌生号码,众人的视线立刻凝固在燕殊身上。

    燕殊将电话扔给尉迟:“查一下这个电话!”

    本分钟不到,尉迟拿着一张表递给燕殊:“沈家的座机!”

    “沈家!”燕殊顿了一下!

    直接拿起一侧的外套,“队长,你干嘛去,我们不是在等信号么!”

    “这就是信号!”燕殊从尉迟手中接过电话,一边系纽扣一边往外面走,一边拨电话一边往外面走。

    “**!”

    “队长!”众人已经跟了出来,尉迟将燕殊的帽子递过去,燕殊双手接过帽子,端端正正的带好,慵懒肆意,雅痞流气完全消失殆尽,那身军装就好像是未他量身打造的,军靴踩在光洁的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松枝绿的陆军常服,肩章上点缀着两杠两星,在走廊的白炽灯下显得越发耀目,他伸手整理帽子,眼中迸射出了一股寒意,在灯光下让人不寒而栗,一米九的个子,端是站在那里都给人强大的压迫感,腰杆挺得笔直。

    “立刻给战北捷打电话,蛇出洞了。”

    眉目冷峻,眼神锐利,那高挺的鼻梁透着一丝冷冽,原本柔和的五官在这身军装的映衬下,显得越发棱角分明。

    “队长,战长官电话!”尉迟将电话递过去!

    “喂——”

    “我去负责暗线,另一边就交给你了!”战北捷声音冷冽。

    “好!”

    “需不需要提前和你爷爷打声招呼。”

    “不用,等你消息!”

    “好!”

    而此刻一个地下室,阴暗潮湿,地面满是积水,整个地下室充斥着霉味,还略带一丝馊臭味,十分难闻。

    沈廷煊微微睁开眼睛,刺目的灯光让他睁不开眼。

    “廷煊……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闯进来!”

    沈廷煊嘴角微微咧开,“是你……”

    对面的人冲着他一笑,“你以为和战北捷合作,他就能救你?”

    沈廷煊但笑不语。

    “早就想弄你了,我忍你很久了。”

    “说到忍,还是你比较厉害!”

    “先给我揍,碍眼!”

    说话间两个大汉朝着沈廷煊走了过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