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98 登门赔罪,叶芷珏猝死(二更)

正文 298 登门赔罪,叶芷珏猝死(二更)

    ( )燕家

    平叔走过来:“老爷子,沈家小姐来了!”

    燕老爷子手执白子,“来了就来了。”神色不变。

    秦序羽是个小孩子,对于外界变化的感知能力很是敏锐,“太公,你不喜欢她么?”

    “谁告诉你的!”

    “太公你看起来并不是很开心啊,你若是不喜欢她,打发她走就行了,干嘛非要请进来,惹得自己不开心!”秦序羽搞不懂大人的世界,明明不懂,却还要和他们说话。

    “打发她走?”燕老爷子倒是被他认真的模样逗得一笑,“你以为这世上的事情就是黑白对错这么简单么!”

    “难道不是么!爹地就说了,黑就是黑,白就是白,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也别委屈自己!”

    燕老爷子一笑,伸手揉了揉他的小脑袋,“阿平,让她进来!”

    说到底,燕老爷子心里怄火的无非还是上回姜熹在沈家平白被陷害还被泼了脏水的事情,若不是姜熹自己机灵通透,这事情还真是不好处理,保不齐第二天就会传出姜熹陷害沈余祐的消息。

    在京都这种大染缸,是非对错并没有多么重要,只是你的名声一旦毁了,想要挽回就困难了。

    明面上的阿谀奉承,墙倒众人推,这种事情,他见了太多。

    事情过去这么久,沈家一点表示都没有,这事儿虽是叶家所为,可是打了燕家的脸,在沈家的地盘,怎么说也得给他一个解释或者后续处理方式吧!

    姜熹和燕笙歌对视一眼,而一分钟左右,平叔领了沈安安走了进来。

    沈安安穿着一身淡蓝色的短裙,衬得她灵动活泼,及腰长发,发尾微微卷起,她的眼睛很大,清亮有生气一张瓜子脸,虽然说不上特别漂亮,却也有一种特别的气质在。

    她的嘴角一直挂着笑意,看起来分外和善。

    姜熹一直在观察着沈安安,她的笑容让她觉得不是很舒服,或许是她习惯使然,姜熹却又挑不出一丝的错处。

    若不是她想太多,就是沈安安伪装得太好。

    “燕爷爷好,小笙姐好,姜小姐好,这个时候叨扰真是不好意思!”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沈安安笑得那般甜美,燕老爷子叹了口气。

    这沈家真是会挑人,若是别人,他就打发回去了,这让一个小姑娘过来,他若是直接将她赶走,也显得有些不近人情了。

    沈廷煊昨晚和沈家闹了一出,沈廷煊若是过来,少不得要惹得燕老爷子不快,孩子都被你们逼到那种份上了,还让他来赔礼道歉,估计会更加生气吧。

    “坐吧!”燕老爷子大手一挥。

    “这是秦家的小少爷吧,长得真好看,和小笙姐挺像的。”沈安安看了一眼秦序羽。“很早就听说请小少爷长得十分可爱,本来还以为大哥婚礼能见找,我是不是错过了?”

    “阿姨好!”秦序羽乖巧的走到燕笙歌身边坐好。

    燕老爷子不开口,姜熹更不可能说话了,沈家这时候让人来,自然是为了下药的事情,姜熹且看她要如何说。

    燕笙歌伸手将秦序羽抱到怀里,一双丹凤眼眯着笑,“好久不见了,上回你们家的婚礼,秦家正好有点事,就没过去,没想到你回京这么久,才见到。”

    “小笙姐平时要照顾孩子,还得兼顾工作室的事情,肯定很忙,前段时间听说小笙姐参加了一个设计师大赛,初赛你的作品我看了,用了许多中国风的元素,衣服领口的盘扣设计真的特别漂亮……”

    “是么?”燕笙歌笑了笑,“你去看了?我当时就在会场,怎么没来和我打招呼?”

    沈安安到底去没去谁会知道,不过燕笙歌不得不承认,她下了功夫去了解她的设计,不然也不会说这么多,若是门外汉,一开口,她就知道她在扯谎。

    “当时人挺多的,我看您也很忙,就没过去,不过那衣服我真的好喜欢,颜色也漂亮,天青色的,让人看起来就觉得清新。”

    姜熹打量着沈安安,之前虽然见过一次,却并未深入接触,当时只觉得是个天真开朗的小姑娘,现在看来也不尽然。

    而此刻燕家下人提着东西进来,放在了客厅茶几上。

    “这是我给你们带的礼物,我回京之后,一直想要找机会来看一下燕爷爷,只是最近家中事情实在太多,一直没有空,燕爷爷,我之前出国,淘到了一个您一定会非常喜欢的东西!”

    沈安安从一众礼物中抽出一个暗青色包装的礼品盒,走到燕老爷子面前,打开,是一个五六十年前的小物件,不算名贵,只是现在基本见不到了,“我知道您一定会喜欢的。”

    “你有心了!”

    “小笙姐,我也给您带了一些东西!”沈安安送了燕笙歌手工刺绣,“我知道你最近还在参加比赛,里面加入了许多中国风元素,我希望这个刺绣能带给你一些灵感。”

    “对了姜小姐,我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知道你是学心理学的,前些日子我托人从国外买了这部书,是有作者亲笔签名的,送你!”

    “谢谢!”姜熹挑眉。

    这本书的作者已经故去二十余年,这本书虽然重印了无数次,不过有签名的,算是绝版。

    沈安安确实很会投其所好!

    经由沈安安把气氛活络了一番,倒是不像之前那般尴尬了。

    说了一会儿话,沈安安才点到了正题。

    “燕爷爷,姜小姐,其实我今天过来除了是看一下燕爷爷,还有个事情,我是代表沈家来向你们赔礼道歉的,昨天发生的事情真的太不好意思了,虽然事情是叶芷珏做的,不过既然是在我们家出的事,我们家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爷爷奶奶让我务必和你们说一声对不起,还让我带了一些别的礼物过来赔罪!”

    沈安安这话说得倒是没什么,只是她话里话外已经将沈家摘得干干净净。

    若是燕老爷子和姜熹再对这件事情穷追不舍,就显得小气了一些。

    姜熹不作声,一切看燕老爷子如何处理。

    燕老爷子打量着沈安安,这是在他面前耍小聪明?

    以为这样将沈家摘干净了,再送些东西,事情就能这么过去?

    “嗯。”燕老爷子靠在沙发上,眸子微微眯起来,和燕殊竟有九成像,“这事儿是叶芷珏做得不错,虽然是在你家出的事,你们家确实不知情,那也算是受害者。”

    “燕爷爷说的是,爷爷奶奶因为这事儿也是被气得不轻!千叮万嘱让我务必将他们的歉意带到,姜小姐,真是对不住了,昨天让你受惊了!”

    姜熹只是一笑,“没事,毕竟你们也不想的!”

    若是沈家和叶家真的联合起来,那昨天她就真的在劫难逃了。

    燕老爷子把玩着沈安安送的东西,“当时你们家出了一些乱子,我也没有追究叶家姐妹的事情,我想着你们肯定会给我们家一个交代的,却不曾想你们居然把叶楚佩带回去了,我虽是看着她长大的,对她也有一分怜惜,可是也容不得她随便污蔑我们燕家人,你说对吧!”

    沈安安连连点头,心里却在思量,这燕家已经认定姜熹了?

    沈安安余光瞥了一眼端着茶杯细细品茶的姜熹,脸上依旧在笑。

    “燕爷爷说得是!”

    “可是你们却将她带了回去,只是如何?难不成是准备包庇她?”

    沈安安还未说话,燕老爷子继续说。

    “我知道叶楚佩怎么说也是你的嫂子,你们沈家想要护着她的心情可以理解,只是你们要如何给我家一个交代,难不成我孙媳妇儿就任由她泼了脏水?”

    “燕爷爷,不是这样的!”

    “那你说!”燕老爷子好整以暇的看着沈安安。

    “因为她怀孕了,所以威胁我们家,如果我们不答应,大哥的事情……”沈安安叹了口气。“大哥身子不好,受不得气,这才答应了她,将她带了回去,谁曾想又闹出了今天的乱子。”

    “若不是有今天的事情,这道歉不知多久才会来!”

    沈安安被打脸,却装作听不懂。

    “燕爷爷,您消消气,我们也不懂这叶家姐妹会如此心肠恶毒啊,我们也是着了他们的道,燕爷爷若是还生气,不如打我两下消消火?”

    “好了安安,爷爷就是说着玩的。”燕笙歌出声,沈安安这话说得燕老爷子骑虎难下啊。

    “我就知道燕爷爷是最通情达理的长辈!”

    “小羽,陪我去楼上下棋。”燕老爷子招呼秦序羽。

    他可不是什么通情达理的长辈,只是若和一个小姑娘计较,无论如何都显得他小气。

    老沈啊老沈,你这是摆了我一道又一道啊。

    燕老爷子离开,沈安安就笑着看向燕笙歌,“小笙姐,你今晚要留在这里用餐么?”

    “嗯。”秦浥尘今晚加班,会比较迟。

    “那我可以留在这里一起用餐么,好久没见到你了,我现在可是你的忠实粉丝,有好多话想和你说呢!”沈安安说着直接坐到了燕笙歌旁边。

    姜熹无奈的一笑,这自来熟的功夫倒是不错。

    沈安安吃了晚饭又和燕老爷子聊了一会儿,这才离开。

    平叔送她出去,撞见了正好回来的燕持和叶繁夏。

    燕持一身西装,一只手牵着叶繁夏,一直是拿着外套,原本冷峻的脸,皲裂出了一丝笑意。

    “燕大哥好,叶小姐好!”沈安安笑着打招呼。

    “嗯。”燕持点头。

    沈安安目光落在两个人交握的手上,“你们感情真好,好羡慕啊!”

    沈安安打量着叶繁夏,虽然穿着老旧保守的职业套装,可是人长得漂亮,玲珑的身材难以遮掩,长发随风舞动,叶繁夏伸手欲将头发拢起来,燕持伸手将她唇角的发丝拨开,眼中满是宠溺。

    “风有些大!”沈安安笑着。

    叶繁夏的眼睛看向燕持的时候,流出了浅浅的笑意,笑起来的时候,就像是一弯新月,十分漂亮,微微垂头,露出了小女儿的娇羞,即使未施粉黛,不刻意打扮,也显得那般楚楚动人。

    和沈安安不同,沈安安若是不打扮不化妆,是断断不敢出门的。

    以前的家里的教育告诉她,她化妆是对人的一种尊重,时间长了,这层假面戴上,就再也取不下来了。

    “燕大哥或许不记得了,上次我出来遛弯,还被你撞了一下!”

    燕持目光移到沈安安身上,“是么?”

    “你看你都不记得了,那次你着急忙慌的,直接从我面前擦过去了。”

    那应该是上回叶繁夏胃病发作的时候。

    “不好意思,有急事。”

    “不好意思就成了么!”沈安安笑了笑,“改天你俩请我吃饭吧,怎么样,一顿饭!你该不会这么如此小气吧!”

    沈安安很聪明,若是单独邀请燕持,叶繁夏还在,必然会很不满,若是邀请了他们两个人,燕持和叶繁夏也不好推脱。

    “那就这么说定了,明天中午我去找你们,我先回家了,再见!”沈安安不给他们反驳的机会。

    看着沈家的车子离开,燕持冷峻的俊脸显得有些无奈,“这女人……”

    “吃顿饭而已,有我在,她也吃不了你!”

    她总觉得这沈安安看着她的眼神十分奇怪,她并不是只见过沈安安两次。

    沈安安以前陪着莫雅澜去看过她和母亲,沈安安趴在车上,一身公主裙,还戴着镶钻的皇冠,微卷的头发,像是集万千宠爱的小公主,她曾经羡慕过她,只是随着时间流逝,淡忘了而已。

    酒店

    燕殊盘腿坐在床上,楚衍提着餐盒进来,“你的饭!”

    “辛苦了!”

    “你干嘛不回家,藏在我这里做什么!”

    “只能藏在你这里。”燕殊把玩着手机。

    “那么多酒店,你干嘛非要……”楚衍是藏不住秘密的人,偏生燕殊拿捏着他的痛楚,他只能忍着,这可憋死他了!

    “我们家和秦家的酒店,我只要一出现,就会被发现,你家的不会,而且你有把柄在我手里,我好拿捏!”

    “混蛋!”楚衍冷哼,“赶紧吃饭!”

    “噗——”燕殊刷到一条新闻,笑得他合不拢嘴!

    “什么东西,给我看看!”楚衍说着从他手中夺过手机。

    “楚家小公子金屋藏娇,多次出入楚家旗下酒店,带了美酒美食,与家人共度良宵!”

    楚衍睁大眼睛,这都是什么鬼!

    “最劲爆的在下面!”燕殊开口。

    楚衍往下翻!

    “轩少黯然神伤,从医院出来,眼眶猩红,很是憔悴,疑似和楚少分手,整个人神情落寞,据知情人士称,轩少昨晚在医院待了整整一夜,很是伤情,应该是楚少另结新欢,才让他如此难过。”

    下面是关于楚衍的个人介绍!

    楚衍拧眉!

    “楚衍,楚家小公子,花心风流,放荡不羁……马丹,小爷什么时候花心了!”

    “你前段时间不是一直相亲么!”燕殊已经打开餐盒,饭菜的香味扑面而来,“最搞笑的就是对轩陌的描述了,哈哈……黯然神伤,伤心过度啊,哈哈。”

    “我靠,我得打电话和他说一下,别被误会!”

    “你知道在京都排名第一,最引人关注的情侣是哪一对么?”

    “夜夜笙歌那个?”楚衍挑眉,“秦浥尘那种护妻狂魔,肯定是他,不然就是最近你和燕持!”

    “你和轩陌!”

    “我靠,我俩是纯洁的兄弟关系!”

    “同吃同住同睡,兄弟关系?”

    “你在部队不是和男人同吃同睡么!”

    “你别激动,我就是和你说这么一个事儿而已,你最大的绯闻对象就是轩陌。”

    楚衍已经拿起电话,轩陌正在补觉,听着电话铃声,头有些疼,“喂——”

    “阿陌,你昨晚干嘛去了,报道上说你眼睛猩红!”

    “做了十个小时的手术,你觉得我能不憔悴么!”轩陌揉了揉眼睛,“倒是你,金屋藏娇!”

    “呀呸,我是那种人么!”

    “既然不是,我就睡了!”

    “哎,你等会儿,待会儿我去找你,给你带点吃的,你不会早上回去睡到现在吧,已经十二点了,大哥!”

    “困!”轩陌趴在床上,“我家钥匙你有,直接上来,我就不去接你了!”

    轩陌说着挂断电话,燕殊促狭的看着他,“轩陌昨天干嘛了。”

    “做手术!”楚衍坐到沙发上,“我就和他说,不要这么拼命,这么熬着,迟早得出问题,现在医生猝死的案例还少么!况且现在医患纠纷太多,弄不好命都没了。”

    “担心了?”

    “我靠,我们是兄弟,如果是你,我也会担心好么!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没良心么!”楚衍冷哼。

    “轩陌若是哪天真的出了事,你咋办!”

    楚衍一笑,“别套我的话!对了,沈安安昨晚去了你家。”

    “我知道!”燕殊低头吃饭。

    “沈安安……”楚衍挠头,“我妈还让我和她相亲来着,只是长得不太好看,我拒绝了。”

    “嗯。”燕殊伸手拨弄着饭菜,“为什么肉这么少。”

    “不少了大哥,你把肉吃完了和我说肉少!”

    “我是肉食动物!”燕殊擦嘴。

    “那个沈安安今天约了燕持和叶繁夏,她想干嘛啊,该不会是看上燕持了吧。”

    “就大哥那脾气,能把她怼死!”

    “这倒是,那她想干嘛!”

    “我哪儿知道!”燕殊无语,“女人的心思那么好猜吗,若是真的这么好猜,我也不用憋到现在了!”

    “要不然你今天回去奇袭?”楚衍咯咯一笑。

    “你赶紧去看轩陌吧,免得他被饿死在家!”

    “一忙起来就忘了吃饭,幸亏有我这样好兄弟在,不然他肯定早就被饿死了!”

    楚衍离开,燕殊就摸出电话,“燕隋,帮我盯一下沈安安。”

    沈安安到餐厅的时候,燕持和叶繁夏已经等了一会儿。

    “燕大哥,叶小姐不好意思,去了趟医院,路上有些堵车。”沈安安笑着抱歉。

    “生病了么?”叶繁夏开口。

    “不是,家里有些事情要处理。对了,你们点餐了么,等了很久了吧,实在抱歉。”

    而此刻的医院,护士蒸菜查房,“叶楚佩!”

    “嗯!”叶楚佩双手撑着从床上坐起来,“能不能麻烦你叫一下我妹妹,她好像睡着了,我刚刚叫她就没搭理我。”

    叶芷珏趴在沙发的上,一动不动,似乎是睡着了。

    护士走过去,伸手碰了碰叶芷珏:“叶二小姐?”

    “啪嗒——”一个针管从她怀中掉下来。

    护士吓了一跳,弯腰将针管捡起来,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叶小姐?”护士俯身又碰了碰叶芷珏。

    叶芷珏的身子忽然一晃,整个人从沙发上栽下来,鼻孔还有血在往下流……

    “叶小姐!”护士扔掉手中的记录本和针管,伸手去查看叶芷珏的鼻息。

    叶楚佩惊愕的从床上猛地坐起来,“芷珏!”

    护士看了一眼叶楚佩,“走了!”

    “啊——”叶楚佩捂住脑袋,发出了一声尖叫。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