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97 求救无门,探讨技巧

正文 297 求救无门,探讨技巧

    ( )楚衍看着燕殊,拿着药瓶的手猛然收紧,“燕殊,你干嘛这么急着对付那两家人。”

    “有些事情目前不太方便告诉你。”燕殊端起透明玻璃杯,浅抿了一口,“叶楚佩被带回了沈家,只有他们两家知道,这些是为了什么,可是旁人并不会知道。”

    “这个我懂。”

    “沈家之前明确支持叶南瑾,虽然叶楚佩的婚礼上闹出了那么大的乱子,可是对他并没影响,而这次叶楚佩回去,给了大家一个疑惑的表象,沈家愿意支持叶南瑾。”

    “叶南瑾……”楚衍歪头,随手把玩着手中的药瓶,“我倒是没见过,是个如何的人?很厉害?”

    “一般。”燕殊说得无比轻松。

    “既然一般,你干嘛这么紧张!”楚衍不解。

    “简单的人坐上了不简单的位置,也会变得不简单,一旦手握大权,若要动他,也会变得困难,最近那边最在换届。”燕殊粗粝的手指摩挲着水杯,“我得在他没起来之前,把他打死!”

    他可不想留下什么隐患。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啧啧……”楚衍咋舌,“难怪大哥一直和我说,你很腹黑!”

    “我有么?”燕殊轻笑。

    “这事情一旦爆出,首当其中的就是叶家,再次蒙霜,再次是沈家,爆出了这样的丑闻,沈家面子上也过不去,而且现在还扯上了叶南瑾,你说你这人怎么会如此的腹黑!”

    “你说得太少!”燕殊放下水杯,双手插在口袋中,走到窗边,“叶楚佩这孩子能否保住,势必会被驱逐出沈家,她会将事情全部怪罪在叶芷珏身上,这样一来,叶家内乱!”

    “你是想让她们狗咬狗?”

    “还有叶纪昌……”燕殊眯着眸子,深邃的眸子掠过一丝狡黠的光,“他刚刚回京,风头正盛被人当头一棒,想必这滋味并不好受,可是丑闻缠身,自己家事都处理不好,上面对他个人能力势必会重新进行考量,我估摸着距离被停职也就是迟早的问题。”

    “他女儿惹出来的事情,他会被停职?”

    “影响太坏!”燕殊靠在窗口,那张脸显得那般禁欲高冷,白衬衫让他多了一抹与世无争的意味。

    “妻子被捕,家丑不断,女儿更是爆出了如此性质恶劣的丑闻,你真的觉得对他没有影响?一旦有人拿这个事情做文章,就是当局会被质疑用人问题,而他个人能力也会遭受争议,你以为混政坛的,只需要做好自身就没有任何问题?”

    楚衍扯了扯头发,“这事情太复杂,我不懂!”

    “还有就是……”燕殊嘴角微微裂开,笑容变得越发生动,“沈家!”

    “你该不会是想要……”

    “沈家怎么惹着你了,你可记住了,沈老爷子和燕爷爷关系匪浅,你可想好了。”

    “关系匪浅?”燕殊轻笑,“所以熹熹的事情,他们觉得不说话,事情就可以揭过去了么,事情过去已经快二十四小时了,沈家却什么都没表示,莫不是真以为事情随着时间的推移就会消失么?”

    “事情是叶芷珏做的,和沈家……”楚衍不明白,“有关系么?”

    “有些事情你不懂!”燕殊笑着拍了拍楚衍的肩膀。

    “卧槽,你告诉我不就知道了么!”

    “怕你有危险,估计你哥会直接杀过来!”燕殊耸肩。

    “不会的,你告诉我呗,你这勾起了我的兴趣,却又不说话,燕殊,你真的打算憋死我么!”楚衍急了。

    燕殊一笑,却并不再说话。

    医院

    叶老太太赶到医院的时候,气喘吁吁,满头是汗,最近叶家的下人司机纷纷离职,她在家门口等了半天出租,这才到了医院。

    她扶着拐杖,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沈家人悉数到场,这个楼层经由轩陌的安排,不相干人等都不在了,此刻倒是显得十分清净。

    叶芷珏见着叶老太太,吓得身子往后缩。

    轩陌抬脚走过去,他穿着白大褂,隽秀清雅,“叶老太太,坐下歇会儿!”

    “谢谢!”叶老太太面色潮红,她捂着胸口,她本来以为叶芷珏和楚衍指不定会给她带来什么好消息,却没想到接到了沈家的电话。

    说叶芷珏推了叶楚佩,导致她进了医院。

    轩陌转身去一侧的房间给她倒了杯水,“您喝口水。”

    “麻烦你了。”叶老太太握着水杯的手都在发抖。

    沈家人站在一侧,居然无一人上去打招呼,沈家的电话都要打爆了,沈余祐的事情俨然成了上流社会的笑柄,各个新闻媒体纷纷打电话过来求证,搞得沈家人要抓狂。

    “叶芷珏,你给我过来!”叶老太太怒目瞪着叶芷珏。

    叶芷珏踌躇了一下,抬脚走过去,她脚脖子疼得难受,走路的姿势很是怪异。

    “奶奶……”叶芷珏头发凌乱,药瘾过了,她浑身都是泥土,膝盖被磨破了,本来白嫩的腿上都是污垢,看起来星星点点的血迹,看起来很是狼狈,头发更是脏乱不堪,本来嫩黄色的衣裙,哪里还能看见本来的颜色。

    “噗——”叶老太太将热水直接泼到叶芷珏身上。

    叶芷珏被烫得跳脚,“啊——”

    而下一秒,叶老太太举起拐杖,就往她身上招呼,“啊——奶奶,奶奶……你别打了!”

    “你还敢躲?”

    “奶奶——”

    “你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你给我过来,看我不打死你!”

    “啊——”那实木拐杖打在身上,疼得她跳脚!

    叶芷珏想要寻求沈家的庇护,沈家人此刻恨死了叶家人,哪里肯插手。

    轩陌站在一侧,其实这叶老太太有一层意味是想借着打骂叶芷珏的功夫,让沈家消消气。

    就好像是婚礼上面沈老爷子做的事情一样,借着打骂的名义,让燕老爷子开口,可是沈家明显心更狠一些,叶芷珏已经被打得跪在地上求饶,那边愣是没动静。

    轩陌无奈,总不能让她这么打下去吧,除了人命他家的医院还得承担各种风险。

    “叶老太太,您消消气,有什么事情好好说!”

    “你给我滚出叶家,我们叶家没有你这样的孙女!”叶老太太气的浑身乱颤。

    而此刻医生推门出来,“不好意思,孩子没保住,我们尽力了!”

    沈家人倒是没什么表示,沈老太太看了一眼叶老太太,“本来想让着所有的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看样子是不可能了,这两个孙女你们带回去吧,我们沈家是真的招惹不起。”

    没等叶老太太开口,沈家人就一齐离开了。

    “哎——”叶老太太将拐杖扔在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轩陌看着医生一脸懵逼的模样,抬脚过去,“病人状况如何?”

    “出血严重,不过已经没事了。”

    “嗯。”

    不一会儿叶楚佩就被推了出来,因为失血过多,她浑身没有一丝血色,看起来惨白得有些吓人,叶老太太千恩万谢的谢过轩陌,才拽着叶芷珏进了病房。

    轩陌透过病房的窗户都能够感觉到他们之间那种沉闷的压迫感,居然没有一个人问一句叶楚佩的情况。

    沈家人估计是怕叶楚佩继续借着这个孩子讹诈自己吧,毕竟没有出生,而孕妇在大家的认知中就是弱势的一方,叶楚佩弱势执意纠缠,对沈家并不是好事,一听说孩子没了,大人是死是活,和他们又有什么相干。

    “少爷,前天预约做踝关节手术的病人,已经到了医院,什么时候开始手术!”一个医生走到轩陌身边。

    轩陌伸手看了看腕表,“走吧!”

    轩陌立即往电梯走,错过了爬楼梯气喘吁吁跑上来的叶纪昌。

    叶纪昌本来正在好好工作,却被上司直接叫停,将他喊进了办公室。

    “老叶啊,你的工作能力我是十分肯定的,你到京都这么长时间,无论做什么都不错,这些我们都看在眼里。”

    叶纪昌站在那里,心里的不安逐渐放大。

    “可是这段时间你也知道,你们叶家出了许多事情,而且就在刚刚,您女儿怀孕的消息又一次引爆了京都的舆论,其实这是你的家事,我们也不想管这么多,只是你也知道,你是公职人员,还是需要顾及一下自己形象的,你若是自己家事都处理不好,别人会质疑的工作能力!”

    “您想说什么就直说吧!”

    “最近很多人打电话投诉你,我也是没办法,我建议你休息一段时间,你看如何!”

    叶纪昌不是傻子,从他开口说得第一句话,他就料到了结局。

    “我接受您的安排!”

    叶纪昌收拾了一下东西,就直奔医院。

    当他到医院的时候,叶芷珏在大哭,叶楚佩昏迷不醒,叶老太太更是在一侧老泪纵横,不时伸手擦眼泪。

    “妈——”叶纪昌将门关上。

    “纪昌啊……”见着自己的儿子,叶老太太更是悲从中来,她活了大半辈子,女儿过世,老伴走了,也算是见过了大风大浪,却未曾像今天这般难受过。

    “妈。”叶纪昌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走到她身边,握住了她苍老的手。

    “现在要怎么办,我们叶家这是要完了么!”叶老太太咬紧牙关。

    叶纪昌咬牙不再说话。

    “不对,你给繁繁打电话,现在只有燕家可以救我们,你给繁繁打电话!”

    “妈,嘉言害死了她的母亲,当年我们那么对她,那孩子对我们恨之入骨,她不可能帮着我们的!”

    “无论如何,我都是她的外婆,你是她的舅舅,快打啊!”叶老太太哪里不懂叶纪昌说的话,可是叶家若再这么下去,就真的完蛋了!

    叶纪昌拗不过自己的母亲,掏出了电话。

    燕氏

    叶繁夏此刻站在燕持身后,燕持正和人洽谈合作案,叶繁夏的手机震动起来,她摸出手机,悄悄退了出去。

    “喂——”

    “繁繁——”叶老太太的声音传来,叶繁夏内心倒是很平静,只是觉得有些诧异,母亲骨灰接过来,她就再也没和叶家联系过。

    “嗯!”她声音冷清。

    “繁繁,救救叶家,我求你了,繁繁……”那头带着哭腔。

    叶繁夏伸手敲打着窗户边缘,“叶家要完了,我知道我们做了许多对不起你的事情,可是无论如何我们都是亲人啊,繁繁,求求你了,舅舅我们吧,现在只有你能救我们了……”

    燕持从办公室出来,叶繁夏看见有人逼近,扭头看过去,燕持直接俯身过来,他的耳朵贴在叶繁夏侧脸,可以清晰的听见电话那头的动静。

    “繁繁,只要你去求燕家的人,他们肯定会帮忙的,繁繁,算是外婆求求你了,你外公以前很疼你的,之前那么多的事情,我在这里向你道歉,繁繁……”

    燕持直接从叶繁夏手中接过电话。

    “叶老太太,有什么事直接和我说,何必去找繁繁!”

    叶繁夏抬头看向燕持,燕持直接伸手将她带入怀中,叶繁夏那双清亮的眸子直接跌入燕持那双黑宝石般漂亮的眼中。

    叶老太太一听是燕持的声音,声音戛然而止。

    “事情的真相都过去了这么久,你们才来道歉,是不是有些迟了?”燕持挑眉,叶繁夏仍旧是一身职业装,头发一丝不苟的盘在脑后,活像个老太太的发髻,他伸手抚摸叶繁夏的头发,眼中带着玩味的笑。

    “燕持,我……”

    “您的道歉我们收到了,别的事情恕我们无能为力,请你们以后别来打扰她平静的生活了,不然我不保证会让你们叶家雪上加霜!”燕持说着直接挂断电话。

    “怎么出来了?谈完了?”叶繁夏指了指办公室。

    “还没。”

    “那你怎么出来了!”

    “看你神色匆匆的出来,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过来看看!”燕持伸手摸到叶繁夏绑头发的皮筋,随手扯开,将叶繁夏直接拥入怀中。

    “唔——”身体紧贴,因为他的双手一直拖住了自己的腰,让她不得不仰视她,燕持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俯身在她嘴唇上啄了一口,“繁繁……”

    “嗯!”叶繁夏燥红了脸,微微移开视线,燕持直接吻住她的嘴唇。

    微风从窗口吹来,将她及腰长发吹得随风舞动,燕持双手捧住她的小脸,灵活炙热的舌头钻入她的口腔,带着强烈的他个人专属气息。

    强势而又霸道的挤入她的唇齿间,在这方面,叶繁夏只能被动的接受。

    过了许久,燕持才抽身离开,他伸出食指,轻轻擦拭着叶繁夏红肿的嘴唇,那上面沾染了亮晶晶的液体,“繁繁……”

    “嗯!”叶繁夏不去看他的眼睛。

    “前些日子你给燕殊发了一些什么?”

    “什么?”叶繁夏一愣。

    “昨晚我用了你的邮箱,你给燕殊发了不少资源啊。”

    叶繁夏轻轻咳嗽一声,“那都是许久之前的事情了。”

    “是么!”燕持盯着她亮晶晶的嘴唇,“繁繁,有个视频文件叫108式,你还记得么!”

    叶繁夏脑子一下子炸开了。

    “去工作!”叶繁夏想要推开燕持离开,燕持直接按住她的肩膀,将她推到了后面的窗户上,燕持一只手撑着窗户,另一只手摩挲着叶繁夏的下巴,“繁繁,我觉得我们可以就这个问题好好讨论一下。”

    “我觉得这个应该没有必要吧!”

    “没必要?”燕持看着她红透脸的模样,嘴角不断上扬,这才像个女人该有的样子啊。

    “这个真的没必要!”

    “你应该很熟了,所以才说没必要吧!”燕持轻笑。

    “我……”叶繁夏咬牙,“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吧,况且我又不是没帮你找过!”

    “你这是什么意思?”燕持捏住她的下巴,“这话怎么听着这么酸啊!”

    “你每次相亲之后总让我找那些东西,你说你想干嘛!”叶繁夏只是燕持的眼睛。

    “当然是看啊!”燕持淡笑。

    “哼——”叶繁夏冷哼,“我看你是欲求不满,所以对着小电影发泄吧!”

    “那你得看我发泄的对象都是谁啊!”燕持手指在叶繁夏嘴唇上摩挲。

    “我怎么知道!”叶繁夏冷哼。

    “我就是听听声音……”燕持俯身,直接含住叶繁夏的耳垂,惹得她身子一僵,就像是有股电流从耳朵窜过,她伸手扯住燕持的衣服。

    “然后想你!”燕持抬脚直接将叶繁夏死死压住,“繁繁,我每次相亲,你都在想什么?”

    “没想什么!”叶繁夏干咬嘴唇,声音小的像是刚出生的猫咪。

    “你就不吃醋?我前段时间可是一周相过四五个人。”

    “因为你不会喜欢!”叶繁夏说得异常笃定。

    “呵——你怎么知道?也许我就看哪个十分合胃口,然后就……”

    “因为这些都是我安排的!”

    燕持身子一僵。

    “燕伯母将资料给我,如何给你安排相亲都是由我来决定的,毕竟你的时间只有我清楚,燕伯母没回都和我商量!”叶繁夏看着燕持震惊的模样,莞尔一笑,长发披肩,明眸皓齿,笑得让人心悸。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因为燕伯母不可能让你不上班专职相亲,所以他会问我你的时间安排,关于相亲对象的安排,她和和我商量过。”

    “这么说我和谁相亲你了若指掌?”

    “简单了解一下,一般来说……”叶繁夏眸子中掠过一丝精光,“就你这脾气,一般女人也受不了!”

    “指不定有人会飞蛾扑火,对我死缠烂打呢!”

    “你讨厌麻烦,死缠烂打不是最有效的办法!”

    “那你觉得最有效的办法是什么!”燕持眸子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光。

    好你个叶繁夏,居然串通我妈摆了我一道。

    “怀孕生子!”

    “不如今晚我们就试试……”燕持咬着叶繁夏的耳朵。

    “108式?”叶繁夏挑眉。

    “若是你想,我可以配合!”

    “今天项目谈妥,加班赶合同,不出意外后天回正式签合同,燕大少,你不会忘了吧!”

    “劳逸结合!”

    “等你工作完再说!”

    燕持眸子一亮,只是送走客人,燕持一扭身就看见办公桌上满满当当堆砌的文件。

    “叶繁夏,你这是报复!”

    “看你精力旺盛罢了!”叶繁夏挑眉。

    “你狠!”

    燕持咬牙!

    燕家

    今天燕笙歌送秦序羽过来玩,秦序羽刚刚拖着燕老爷子要陪他下棋,姜熹和燕笙歌则在客厅聊天,电话响起,姜熹岁数接起。

    “您好,这里是燕家,请问您找谁!”

    “我找一下燕老爷子!”叶老太太声音发抖,现在只能希冀燕老爷子看在老叶的份上帮帮她了。

    姜熹一听这音色就知道是谁了。

    “那个……”

    “我有急事找他,麻烦您和他说一声,我是……”

    “叶老太太。”姜熹接过她的话,正在下棋的燕老爷子听了姜熹的话,抬头对着秦序羽一笑,“你又要输了!”

    “太公,你都不让着我!哼——”

    “那再来一次,这一回,我肯定让着你!”

    “欺负人!”

    姜熹何其聪明,燕老爷子这反映就是不想搭理她了呗。

    “等爷爷回来我会告诉他的,如果没事的话,就先这样吧!”

    姜熹挂了电话看了一眼燕老爷子,“刚刚的电话……”

    “嗯。”燕老爷子只是应了一声,“小羽,这步棋不应该这么下……”

    姜熹耸了耸肩。

    而此刻的医院,叶老太太手一松,手机落在地上,“真的完了!”

    ------题外话------

    把我妈送走,陪她逛了一整天,两条腿都废了,第二天华丽丽的感冒了。

    最近感冒的人挺多的,大家多多注意啊,保重身体,不要感冒了啊,搞得我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哎

    燕小二:还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啧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