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96 争执流产,合作愉快(二更)

正文 296 争执流产,合作愉快(二更)

    ( )叶家

    叶老太太没想到会接到楚衍的电话,对方挂断已经几分钟了,她还是维持着接电话的姿势,“妈,怎么了?”叶纪昌正打算去上班。

    “楚家的电话。”

    “嗯!”叶纪昌应了一声,他自然知道昨天叶芷珏和楚衍相亲的事情,本就没报什么希望,估计是楚家打电话说一声不好意思罢了。

    “楚衍要约芷珏出去!”

    “什么!”叶纪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妈,你是不是听错了!”

    “我问了几遍,确实是这样的,楚衍说对芷珏印象不错,中午想约她吃去吃顿饭!”

    “他怎么会……”叶芷珏在京都已经名声尽毁,楚家在京都算是比较低调的大户,常年定居在国外,虽然不在京都活动,可是二三十年前也是名噪一时,更有甚者说,若是楚家还在,根本就没有秦家什么事了,可见楚家当时在京都的影响力。

    “楚衍是楚家的小公子,自小娇生惯养,骄纵惯了,做事从来不按常理出牌,看上芷珏又有什么奇怪的!”叶老太太放下电话,“芷珏那丫头呢!”

    “估计还在睡觉!”

    “赶紧把她喊起来,拾掇一下,楚衍待会儿过来接她!”

    “妈,这楚衍会不会是在玩我们啊,这楚衍和燕家关系很好啊!”

    “楚衍就是孩子心性,能有什么弯弯肠子,估计他的脑子还没有芷珏好用!”

    叶纪昌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可是他再想说什么,就被叶老太太瞪了回去,没办法,叶纪昌只得去敲了敲叶芷珏的房门。

    上午十点左右,楚衍开着那辆骚包的黄色兰博基尼跑车到了叶家门口。

    叶芷珏已经站在门口了,她穿着一身嫩黄色的裙子,捏着一个银色手抓包,“你在搞什么!”

    “上车再说!”楚衍看了看站在不远处的叶老太太,和她打了个招呼,“你奶奶正在看你。”

    叶芷珏只能上车,这还没坐稳,车子就直接飞了出去,叶芷珏吓得伸手抓住安全带,她感觉整个车子简直要飞起来了,周围的东西完全是模糊的,她觉得心里恶心得很。

    “楚衍,你快停车!”

    楚衍双手把持着方向盘,嘴里哼着歌,完全无视叶芷珏的呼声。

    “楚衍——”

    叶芷珏整个脑子都是混混沌沌的,她整个人像是随时会被甩出去一样,风刮在脸上,她觉得自己的脸都不是自己的了!

    过了约莫二十分钟,车子一个漂亮的漂移甩尾,停在了酒店门口。

    “叶二小姐……”楚衍看着她脸色煞白,目光呆滞,乐得合不拢嘴,这就不行了?

    叶芷珏直接推开车门,歪歪扭扭的小跑了两步,趴在一侧的路牙上就吐了起来。

    楚衍将车钥匙扔给泊车的侍者,信步走到叶芷珏身侧,伸手捏住鼻子,“叶二小姐,你没事吧!”

    “楚衍,你是故意的!”叶芷珏拿着纸巾擦了擦嘴,她早上又没吃什么东西,吐出来的都是酸水,现在整个喉咙嘴巴都是难闻的味道。

    “我没有啊,我平时开车就是这样的!”楚衍耸了耸肩,“快进去吧,吃饭!”

    楚衍不等叶芷珏,就朝着酒店走去。

    叶芷珏跺脚,若不是叶家变成这番模样,她也不用看他脸色。

    只是当他们进了包厢,叶芷珏就彻底愣住了,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包厢里还有人!

    白色衬衫,袖子挽起,露出了清瘦却绝不瘦弱的胳膊,黑色西装裤,微微抬眸,慵懒而又危险。

    鼻梁笔直而又高挺,嘴唇微微抿着,唇形优美,却又带着一丝冷冽,眸子幽暗,似乎蕴蓄着不为人知的暗涌,暗藏精光,面部线条却不似五官这般凌厉,反而很柔和,他嘴角扯起一抹弧度,略带嘲弄。

    眼神锐利冷峻,锋芒毕露。

    燕殊从口袋中摸出一盒烟,摸出一根点燃,整个房间立刻充斥着一股淡淡的烟草味,眸子幽邃的看了一眼楚衍,楚衍自动自觉地往他身后一站,燕殊双腿交叠,动作随意,却又透着十足的霸道。

    叶芷珏一见到燕殊,整个人的大脑一片空白,她往后退了两步,抵在了门上,她抬头要拧门出去,却发现无论如何都拧不开。

    “啪啪啪——开门啊,开门——”叶芷珏觉得燕殊会把她杀了。

    燕殊仍旧在慢条斯理的抽烟,他的眸子猩红,透着一丝骇人的光,楚衍俯身,“你别抽烟了。”

    “开了一夜车,不抽根烟脑子不清醒。”燕殊纤长的手指抖落烟灰。

    “开门!”任凭叶芷珏如何呼喊,就是无人答应。

    叶芷珏拿出电话,想要打电话求救,却发现,没有一点信号!

    “这是怎么回事!”叶芷珏摔打着手机,可是仍旧一点信号都没有。

    “你不知道有一种东西叫做信号屏蔽器么!”楚衍看着她着急上火的模样,觉得甚是好玩。

    “你们到底要干嘛!”叶芷珏靠在门上,这能给她带来一丝安全感。

    “你自己做了什么,难道要我说么!”燕殊将烟头掐灭,慵懒的抬起眸子。

    那眸子就像是淬了血一般,红得不像话。

    “我……”叶芷珏咽了咽口水,“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故意给熹熹下药,还是非故意自己嗑药?”燕殊直接朝着她走过去,伸手夺过她手中的包。

    “你要干嘛!”叶芷珏伸手要去抢夺,燕殊一个眼神就让她整个人噤若寒蝉。

    燕殊扯开拉链,将包底面朝天,各种东西应声落下,燕殊捡起一个药瓶。

    “这是我的东西,给我!给我……”叶芷珏要去抢,燕殊个子高,她哪里够得到。

    “这个是抑制类的药物?”燕殊挑眉。

    “不然你以为呢!”

    “你从哪里弄来的催情药!”

    “你在说什么!”叶芷珏愣了一下。

    “催情药在哪里弄来的!”燕殊随手把玩着药瓶,整得叶芷珏一颗心七上八下的。

    “那不是哪里都有卖的么,很多酒吧都有!”

    “你的那个成分不一样。”燕殊指了指桌子上的一份蓝色文件夹,“成分分析表在那里,还需要我多说什么么!”

    叶芷珏一听这话立刻慌了,“我当时就是鬼迷心窍了,才想到了这种方法,可是最后姜熹不是没事么,我以后肯定不会再这样了!燕二少……”

    “你保证?”

    “我保证,我肯定不会再这么做了!”

    “你出去吧!”

    叶芷珏和楚衍都愣住了,这是怎么回事?就这么让她走了!

    “还不走?等我请你吃饭?”燕殊挑眉!

    叶芷珏趴在地上捡起东西就跑,抬手拧了拧扶手,居然打开了,她立刻逃也似的往外面冲。

    “燕殊,我好不容易把她约出来,你就这么让她走了!”楚衍有些恼火。

    “嗯哼,不然呢,你们要继续约会?”

    “我靠,燕殊,你特么的耍我是不是!”楚衍气得要死!

    “自然不是,怎么能让你白白牺牲呢!”燕殊把玩着药瓶。

    叶芷珏这个女人脑子过分简单,可是却极好利用……

    叶芷珏就是连等电梯的功夫都没有,直接走得楼梯,她生怕燕殊反悔,走得太急,差点从楼上摔下来,左脚崴了一下,气得她差点将高跟鞋扔了。

    她刚刚坐下出租车,才长舒了一口气。

    而此刻手机响了几声,叶芷珏拿出手机,全部都是各个新闻网站的推送消息。

    “震惊!沈大少不举,叶小姐怀孕,沈家绿云罩顶!”

    “昔日情深破裂,沈少夫人出轨怀孕,沈大少气晕,至今昏迷不醒!”

    “叶家再曝丑闻,叶大小姐新婚出轨怀孕,孩子生父不明!”

    叶芷珏睁大眼睛,这都是一些什么新闻啊,这是谁说出去的!

    而此刻她的手机忽然震动,是叶楚佩,她惊得差点将手机甩出去!

    “喂——”

    “叶芷珏,你立刻给我来沈家,立刻!”

    叶芷珏还没说话,叶楚佩已经挂了电话。

    而此刻关于沈叶两家的新闻,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打得两家人都措手不及。

    酒店内

    楚衍拿着筷子,夹了一块肉片,还没有送到嘴角,就被某人邪肆的笑声吓得“哐啷——”肉片掉地上了,碰脏了他的衣服!

    “我靠——燕殊,你能不能别笑得如此猥琐!”

    “你可以选择不听!”燕殊随手刷着新闻,消息更新得够快的啊,这第一条出现的新闻,现在的点击率已经破十万了。

    “就不能让我安静的吃顿饭么!”

    楚衍咬了咬筷子,伸手又去夹肉片,这还没夹稳,燕殊忽然转动前面的桌面,肉片直接从他面前疾驰而过,稳稳落在了燕殊面前,燕殊一夹就是三块,直接送入嘴中,“还不错!”

    马丹,小爷一块还没吃到!

    楚衍急了,想要将菜转回来,奈何力气不如燕殊,愣是拗不过他!

    “怎滴,想吃?”燕殊抬头看他。

    “燕殊,你笑得无比鬼畜!”

    “我一直觉得我的笑容阳光开朗!”

    “我呸!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看着人模人样的,背地里没少做坏事,你自己说,沈叶两家的事情,是不是捅出去的,你够损的啊!”

    “谁说的,证据呢!”燕殊随手夹着肉片。

    “你别以为没有证据我就不知道还是你做的,瞧你笑得那嘚瑟的样子,你就不怕把沈余祐直接气死了,他身体听说是真不好。”

    “是么?”燕殊却浑不在意。

    “你若是想整叶芷珏,自己不方便动手,我可以帮你啊,你何必搞这一出!”

    “孩子,你还小,大人的世界很危险的,你不懂!”

    “我靠,小爷好歹帮了你,你这是什么态度啊!”

    “我回来这事儿没人知道吧。”

    “我还没来得及和别人说!”

    “把消息封了!”

    “为什么啊,你就不想见见嫂子!”

    “我出来不是休假,是有事情要处理,我怕打草惊蛇,到时候熹熹会有危险!”

    “你少来,我告诉你,我待会儿就在群里……”

    “你敢说出去,你这辈子就只能被人压!”

    “卧槽,燕殊,你特么的嘴巴怎么这么损!”

    “来啊!”燕殊挑眉。

    “你狠!”

    “还行!”

    “叶芷珏不是知道了么!”

    “谁会信一个嗑药的人说的话!”

    “这沈叶两家迟早被你坑了!”

    燕殊低头吃饭,不再说话。

    沈家

    叶芷珏到了沈家,除却沈余祐和沈廷煊,沈家人几乎都在,叶楚佩直接走过去,“姐,你找我有事!”

    “新闻看见了?”

    “你是指……”叶芷珏嗫嚅着嘴唇。

    “你刚刚出去干嘛了!”

    “楚衍约我出去!”

    “所以你把我卖了?”叶楚佩轻哼,直接走到叶芷珏面前。

    “你在说什么啊!”叶芷珏脑子笨,根本扭不过弯。

    “楚衍是谁的好朋友,轩陌,轩陌和燕殊那是什么关系,你不懂么!你前脚和楚衍出去,后脚我和沈家的新闻就满天飞,叶芷珏,难道不是你为了自保,将我出卖了?”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叶芷珏转身就走!

    叶楚佩扯住她的手臂,“你在心虚什么!”

    “你在胡扯什么啊,我哪里心虚了!”

    “那你看着我的眼睛说话,你就是和楚衍出去,什么事情都没说,什么事情都没发什么!”叶楚佩着急上火。

    这个事情一出,沈家的人将过错全部推给了她,她又不是傻子,既然都要和解了,她何必要自讨苦吃,知情的人就那么几个,她实在想不出还有谁!

    况且叶芷珏离开家的时间和丑闻爆出的时间过于接近!

    叶芷珏想到了燕殊,怎么可能不心虚,叶楚佩目光灼热,她直接伸手推开叶楚佩,“你疯了么,我什么都没做,你到底要怎么样!”

    “你没做,那你心虚什么!叶芷珏,你是想将我们两家出卖了,然后换得那几家的信任么!你怎么会如此恶毒!”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要走了!”

    “你站住!”莫雅澜起身,“既然你说你不懂,那我且问问,现在才十一点半,你们吃什么东西,吃这么快,这么快就回来了!”

    “我……”叶芷珏愣了一下,“我们吵了一架,就回来了呗!”

    “年纪不大,谎话连篇!”沈老太太轻哼!

    “行了,事情已经这样了,现在只能想办法补救!”沈老爷子叹了口气。

    “如何补救!”沈老太太气得要死。

    “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再说了,这种事情说了对我又能有什么好处呢!”

    “好处?”叶楚佩轻哼,“你昨晚做了那种事情,燕殊回来若是知道,定然不会饶了你,连带着沈家估计都让他觉得不自在,他肯定不会放过我们,你把我们出卖了,燕殊说不定会原谅你,难道不是这样?”

    “燕殊根本就没有这么做!”

    “你说什么?”叶楚佩自然知道自家妹妹的性格,很容易被激怒。

    “我……”叶芷珏往后退,“我不知道!我要走了!”

    “你给我站住,你把话给我说清楚!”叶楚佩直接扯住叶芷珏的胳膊。

    叶芷珏懒得搭理她,推开她就走,可是叶楚佩就像个狗皮膏药一样黏在了她身上,叶芷珏就是想要脱身难!

    沈廷煊从外面回来,“这是怎么了?”

    叶楚佩一见到沈廷煊,立刻松开手,叶芷珏立刻松了口气,伸手整理衣服。

    “你怎么回来了!”莫雅澜那口气很是不满,带着一丝嘲弄。

    沈廷煊倒是没所谓的一笑,“看了新闻,回来看看你们是不是在着急跳脚!”

    “你……”

    沈廷煊盯着叶楚佩的肚子,“居然还带回来了?应该是奶奶的主意吧,息事宁人,先把事情压下去,然后再从长计议,到时候叶楚佩只要在我们家,还不是任由着你们拿捏!”

    莫雅澜冷哼,“滚出去!”

    “这一招用了不止一次了,你们怎么不腻啊!”

    叶楚佩听着沈廷煊的话,心里已经开始思量,而此刻叶芷珏抬腿就往外面跑,她可不要待在这里,而且她此刻脑子有些晕,她走了两步,正午的太阳照在头顶,让她头晕眼花。

    她刚刚打开包包拉链,翻找东西。

    包包却被人一把扯落,东西落了一地,“就这么想走?”

    叶楚佩断定叶芷珏一定有事情瞒着自己。

    “走开!”叶芷珏脑子晕晕乎乎,眼睛也变得有些迷离,她双腿一软,直接跪在地上,伸手去摸包,“我的药,我的……”

    她的药瘾上来了,她要吃药!

    现在就要!

    那种感觉挠心抓肺,让她十分难受!她想要……迫切的想要!

    沈廷煊一见她神志不清、眼神迷离的模样,立刻就明白了,她在戒毒所根本就没有完全康复,就被接了出来,这药瘾发作了。

    眼看着她要够到包包了,她的眼睛忽然迸射出了一丝狂喜,她立刻跪着过去,这手已经摸到包包边缘,叶楚佩抬脚就将包踢到一边,里面的东西全部洒了出来。

    “废物!”

    “瞧你这不人不鬼的样子,真是让人恶心!”

    “药——我的药!”叶芷珏继续爬过去!

    沈廷煊往边上退,这叶家姐妹是疯了不成,一个两个都不正常了!

    “吃什么吃,你这种人死了算了!”叶楚佩直接走过去,抬脚踩住包包!

    “我的药,我的药——”叶芷珏伸手去抢夺包包,可是这东西被她踩住,她分毫都不能动弹,“哼——”叶楚佩轻笑。

    叶芷珏被她这忽然的讥嘲,瞬间激怒了,她忽然直接抬手按住她的大腿,一把推开!

    “啊——”

    叶楚佩猝不及防,整个人直接摔在地上,后背和屁股落地,这沈家外面是水泥地面,疼得浑身都要散架了!

    “我的药……”叶芷珏拿起包包,翻找起来,东西落在地上,她的手哆哆嗦嗦,找了好几遍,没有,什么都没有……

    “哼——”叶楚佩轻哼一声,双手撑着地面要起来。

    叶芷珏却忽然像个疯狗一般的扑向叶楚佩!

    “我的东西呢,我的东西!”叶芷珏骑在叶楚佩身上,双手掐住她的脖子,沈家人都走了出来,全部被眼前的一幕吓到了,沈安安站在那里,更是捂住嘴巴,一时间众人忘了要上去劝架。

    眼看着叶楚佩拍打的动静幅度越来越小,沈廷煊上前一步,从后面一记刀手,直接弄晕了叶芷珏,沈家的下人立刻过去帮忙。

    叶芷珏被松开,叶楚佩大口喘着粗气,而她下面已然血流成河……

    众人着急忙慌的将叶楚佩送去医院,沈廷煊看着叶家姐妹被送去了医院,回到自己房间洗了个手,手机震动了一下。

    “沈四少,礼物还满意么!”沈廷煊眸子一紧,“合作愉快!”

    他忽然一笑,靠在洗漱台上,抄起冷水拍打着脸,那两个男人是真的要将自己彻底拖下水了!

    而此刻楚衍和燕殊吃完饭,楚衍餍足的擦了擦嘴,“唉,这不是叶芷珏的药么?”

    燕殊笑了笑,“嗯。”

    “她刚刚收拾东西,怎么没拿走!”楚衍走过去,拿起药瓶,“没有这个药,不会出事吧!”

    “已经出事了!”

    ------题外话------

    稍微撸了一下大纲情节,下面情节会比较快,前面埋得一些伏笔也会陆续出现,战北捷和燕殊一直在调查一个案子,现在两个人都盯上了沈家……

    大家可以猜猜最近所有事情的背后**oss到底是谁呢,嗯哼……

    后面就会写到结婚的事情了,吼吼,大婚啊……谁先大婚呢,这是个问题

    燕殊:废话,我是男主!

    燕持:大哥都没结婚,你急什么!

    燕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