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95 秀色可餐,燕殊蓄谋

正文 295 秀色可餐,燕殊蓄谋

    ( )医院

    莫雅澜一听沈老太太叫住了叶楚佩,立刻急了,这样的女人如果进了沈家,那以后还能有安宁的日子么!

    况且她怎么可能平白无故的去养一个……

    野种!

    “妈!”莫雅澜推开沈安安,直接走到沈老太太身边。

    沈老太太无视她,直接走到叶楚佩面前。

    叶楚佩和这位沈老太太打交道的次数并不算多,不过她在沈家待得时间不算短,也知道这位老太太其实是个十分厉害的角色,沈老爷子年轻时候惧内,这位老太太看似和善,其实心里活动很丰富。

    “你想留在沈家?”

    “嗯!”叶楚佩凝视她的眸子,眼窝深陷,让人有些看不清楚她眸中的神色。

    “你应该知道,我们沈家不可能养着一个来路不明的孩子,你最怕的无非是身败名裂,这件事情闹开,说真的,对我们两家都没好处。”沈老太太说话有条不紊。

    叶楚佩被她看得心里有些发慌,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就算今天我们把你赶出去,外人知道你怀孕,孩子不是我们沈家的,对我们家也会多有诋毁,而你则会更加声名狼藉,若不然我提个意见!”

    “妈,你不能让这样的女人进门!她若是进了我们沈家,就不可能有一天的太平日子!”莫雅澜要去拦住沈老太太。

    “我说话的时候,有你插嘴的份儿么!”沈老太太瞪了莫雅澜一眼。

    “妈——”莫雅澜语气瞬间变得柔软。

    “行了,别说话了!”

    沈老太太说着看向叶楚佩。

    “你可以在沈家暂住一段时间,等到风波平息之后,我们就送你离开,这个孩子你是留是生,那都是你的选择,外人不会知道这其中的所有事情,如何?”

    “您这是什么意思?暂住?”

    “等事件逐渐被人忘却,你把孩子拿掉,就可以重新开始你的生活,你给我们家戴绿帽子的事情,我们既往不咎,而你……也不能再去说余祐一句不是。”

    “沈奶奶……”叶楚佩眯着眼睛,就是想要让时间将一切冲淡么!

    “对你对我们都好,最主要的是你们并未领证,男婚女嫁以后也各不相干,现在的时间,我们可以达成一致。”

    叶楚佩虽然很想留在沈家,可是沈家是断断不会留着她的,与其到最后两败俱伤,目前的这个提议确实不错。

    “妈,您这不是……”养虎为患么!

    “那就说好了,叶家的长辈也在,你们同意么!”沈老太太看向叶老太太和叶纪昌。

    还有什么办法,只能两家讲和。

    很快的沈家人就先离开了,病房里只剩下叶家人,叶楚佩身体中一软,伸手扶住墙壁,勉强支撑起自己的身体,脸色煞白,额头上都是细密的冷汗,她伸手擦拭,这一抬头,就是一记清脆的耳光。

    “爸——”

    “楚佩,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叶纪昌一直觉得叶楚佩安分守己,乖巧温顺,做事更是瞻前顾后,从小到大都没让他操过心,却不曾想,一出事就给他惹出这般祸事!

    叶楚佩穿着白色的病号服,靠在墙上,伸手摸了摸脸红肿的脸,看着对面站着的两个人。

    她的两个长辈。

    忽然一笑。

    “你还有脸笑!”叶纪昌只要想到沈家人那讥嘲的模样,真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我怎么就不能笑了,我做错什么了!”叶楚佩咬牙。

    “你还敢说,你自己看看你做得什么事情,明天我就让人把这个孩子做掉!”

    “不行!”

    “那你告诉我,这是哪个野男人的!”叶纪昌怒吼。

    叶楚佩嗫嚅着嘴巴,愣是不开口。

    叶纪昌气得在房间来回转,忽然抬手,直接拿起床边的花瓶直接砸在地上,破碎的玻璃渣溅到叶楚佩小腿上,她身子一抖。

    “你说话,是谁的!到底是谁的!”

    “我不知道!”

    “啪——”叶纪昌气急,他的手掐在叶楚佩脖子上,“说啊,谁的!”

    “我说了我不知道!”

    “啪——”

    “你今天就是打死我,我也还是不知道!”叶楚佩大吼。

    “你……打死!省得你在外面给我们叶家丢人现眼!”

    “纪昌,你冷静点儿……”叶老太太伸手去拉叶纪昌,却被他一把推开,若不是在一起一直不敢说话的叶芷珏扶住了她,她非得摔一跤。

    “妈,你别管,我就是平日太纵容她了!”

    “丢人?我不过是给家里丢了一次人罢了,况且这件事情只要沈家不说,就根本不会有人知道,让我们叶家一直丢人的,不就是你的好妹妹么,你怎么没有直接把她打死,现在却来指责我!”

    “叶楚佩!”叶纪昌没想到她会拿叶桃芝的事情说事,想到之前发生的种种,叶纪昌怒火蹭蹭往上冒。

    另一侧的楚衍叹了口气,“阿陌,这些个女人太可怕了,你以后要是找对象,可不能要这样的,真是活受罪,女人嘛,还是温柔一些比较好。”

    轩陌坐在床边,侧头看了一眼楚衍,无奈的一笑。

    而此刻轩陌的电话忽然响了,一个他并不认识的陌生号码。

    “喂,您好。”轩陌起身走到窗边,恰巧看见沈家的车子离开,凉风吹过,吹落了他额前的碎发,头发迷蒙的眼镜上扑打,他随手摘掉眼镜,伸手捏了捏眉心。

    “轩陌,我是燕殊。”

    “燕二少有事?”

    楚衍一听是燕殊,立刻小跑着过来,轩陌比他高了半个脑袋,若想看着他,楚衍只能仰着头。

    “你在医院?”

    “嗯。”

    “叶楚佩的事情,沈家如何处理?”

    “压下去了。”轩陌兀自一笑,“你在部队,怎么还关心得这么多。”

    “刚刚和熹熹通了电话,楚楚在你身边?”

    “嗯,就在我对面。”

    楚衍一听燕殊提到了自己,两眼登时放光,轩陌有些无奈的伸手揉了一下他的头发。

    “你别揉我头发,会长不高。”

    “你觉得你还能长多高!”轩陌挑眉。

    “我靠,轩陌,你不就是比我高了那么一点点么,你有什么好得意的!”楚衍轻哼。

    “有个事情或许要请你帮个忙!”他俩这斗嘴的劲儿,燕殊是见怪不怪了。

    “你说!”

    “我听说楚楚和叶芷珏相亲了……”

    楚衍一听燕殊居然提起他,立刻来了兴致,伸手攥住轩陌的衣服,“燕殊说我什么了?嗯?”

    “想知道?”

    “你说啊!”

    “燕殊让你约叶芷珏!”

    “靠——”

    “和她约会!”

    “我呸——小爷不干!”

    “还说让你色诱!”

    “卧槽,虽然小爷长得秀色可餐,可是出卖色相这种事,我可不干!”

    “那你和他说!”轩陌将电话递给楚衍,伸手握住楚衍攥住自己的衣服的手,楚衍睁大眼睛看着他,轩陌的手是他见过最好看的。

    他的手指修长,肤色白嫩,摸起来的时候,更是柔若无骨,指甲饱满干净,整体线条流畅而又纤瘦,轩陌的个子比起燕家两兄弟,还是矮了一头,可是他的手指居然有九厘米,看起来尤其养眼。

    尤其配上他这周身儒雅隽秀的气质,他的嘴角带着一丝微笑,温暖得足以融化一切严寒。

    “你把我衣服抓烂了。”

    楚衍冷哼一声,将手从他手心抽出,“燕殊,你这话是几个意思啊,色诱!你当我是什么人啊!”

    “兰博基尼跑车!”

    “我呸,小爷我稀罕么。”楚衍傲娇的别过脸。

    “你最喜欢的颜色。”

    “呵呵哒,你知道我们家有多少辆么!”

    “去年你没买到那辆!”

    “我靠,那辆不是在燕持那里么!”

    “现在归我!”燕殊抿嘴一笑。

    “我告诉你燕殊,你就是再诱惑我都没用,我说了,我就是不……”

    “那我就把你的那件事情告诉轩陌!”

    “你……”楚衍身子一僵,脖子僵硬的扭动着,看了一眼轩陌,轩陌正侧头看着窗外的夜色,瞥见他目光转过来,微微一笑,楚衍立刻别过头,“燕殊,你别太过分。”

    “那我就当你答应了!”

    “喂——我没说,我……”

    没等楚衍说话,人家已经直接将电话挂断了,气得他半天没回过神。

    活色生香

    姜熹转身要进去,战北捷迎面走了出来,示意姜熹跟自己出去。

    两个人就站在走廊上,战北捷手中攥着一张面纸,低头擦拭着裤子上的污渍,他身材伟岸,做这种动作不免有些滑稽。

    “战大哥,你找我有事?”

    “沈家的事你知道多少?”战北捷抬头看向他。

    那双眸子就像是浩瀚的夜空,很深很纯粹。

    “你指的是什么!”姜熹靠在墙上。

    “关于沈廷煊的事情,你是不会知道一些别的?”

    姜熹倒是一乐,“战大哥,莫非真的和楚楚说得一样,你对沈廷煊有意思?”

    “我喜欢女人!”战北捷叹了口气,一想到那个混蛋,居然尿了自己一裤子,他手里若是有刀,就一刀下去,直接让他这辈子再也不能用那地方尿尿!

    “那你打听得这么清楚做什么?”

    “自然是要有用!”

    “有用……”姜熹意味深长的看着他。

    战北捷伸手挠了挠头发,“我有点事找他帮忙,他今晚比较反常,我得知道发生了什么,我是怕后期出了状况,我把握不到,会出乱子。”

    姜熹仔细看着他,战北捷提到沈廷煊的时候,眼中露出了一丝嫌弃和无奈,估计是拿他没办法,却没有流露出半分爱意,看样子真的是楚衍想多了。

    如果战北捷要做出什么不利于沈廷煊的事情,也不会着急忙慌的赶来,他身上有明显的风尘味,眼中都是红血丝,黑眼圈十分严重。

    “其实我知道得也不算多,就是……”

    两个人说完就回到包厢,秦浥尘夫妇和燕持、叶繁夏正准备离开,“就等着你回来了。”

    “等我干嘛,你们想走就走啊!”战北捷无奈。

    “这货你得带走吧,总不能把他留在这里吧!”燕持指了指睡得昏沉的沈廷煊。

    “我能把他直接扔在这里么!”战北捷咬牙。

    “那是你的事,我们先走!”燕持招呼姜熹离开,随后秦浥尘夫妇也离开了,房间里,立刻剩下他们两个人。

    战北捷走到沈廷煊旁边,抬脚踢了踢。

    “醒醒——”

    “唔——”沈廷煊难受的扭了扭身子,酒的后劲整个上来,他伸手扯了扯领带,“滚——”

    “哎呦我槽,老子不管你了,你在这里自生自灭吧!”

    战北捷说着就往外面走,他已经累得半死了,难不成还要给他当老妈子。

    就算他身世可怜,和他有半毛钱关系么!

    “对了,你听说了么,沈四少在这里呢!”

    “是么,这又是准备色诱哪个男人啊?”

    “这沈四少长得确实好看,唇红齿白的,简直不像个男人,我听说和他做生意的那些老男人,都是他的入幕之宾呢!”

    “我靠,这么劲爆?”

    “这可是千真万确,我还听说他高中时候被一个老男人包养过一段时间呢,啧啧……”

    “沈家都不管么!”

    “就是因为他喜欢男人,沈夫人才不喜欢他的!”

    “难怪,太丢人了!”

    ……

    “啪——”战北捷将车钥匙,直接砸在吧台上。

    “战……战……”

    “结账!”战北捷眉眼眯着,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越发骇人。

    “战大少……”两个男人怯怯的从椅子上站起来,战北捷那模样似是要吃人。

    “战大少,账目是挂在楚少爷头上的,您不用结算了。”侍者勉强从嘴角挤出一丝微笑。

    战北捷深深看了一眼嚼舌根的两个男人,“看你们聊得如此开心,也说来让我乐呵一下。”

    “战大少,我们不是歧视同性恋的意思,我们就是随便乱说的!”

    “就是啊战大少,我们还有事,我们先走了!”

    “刚刚不是说得挺带劲的么,继续呗,正好我没事,想听听!”战北捷很讨厌背后乱嚼舌根的人。

    看着两个人落荒而逃,战北捷起身往包厢走。

    直接脱下外套,直接盖在沈廷煊头上,扛着他就往外面走。

    所以第二天京都就传开了。

    这战大少昨夜在活色生香将一个小哥硬生生的给……折腾得昏了过去。

    在活色生香玩得不尽兴,居然还带回家了,看样子战北捷喜欢男人这事儿算是彻底坐实了。

    姜熹第二天看到报道,乐得合不拢嘴。

    “噗——叶子,这报道上的是战大哥么?”媒体还不敢乱说,旁敲侧击,很隐晦的提点了几句,不过若是熟人一眼就看得出来。

    “另一个是沈廷煊。”叶繁夏喝了口牛奶。

    “那沈廷煊昨晚是在战家过夜的?”

    “百分之百。”

    “真想看看他醒了之后是什么模样!”姜熹将报纸放下。

    战家

    沈廷煊昨晚真的太累了,沈家拿他当什么,他心里清楚得很,只是这种事情在姜熹和燕老爷子被撕开,他忽然意识到,这个家的所有人从来没有接纳过他。

    虽然这是事实,不过他心里还是堵得慌。

    昨晚离开了燕家,他接到了燕殊的电话,他的几句话,才让他这么多年积累的压力彻底爆发。

    “沈廷煊,你根本不爱熹熹。”

    “我爱不爱她,这种事你又怎么会知道!”

    “你只是忽然嗅到了同类的味道,熹熹和你的生存环境很像,只是你俩却选择了不同的道理,她身边一直有关心她的人,所以她身上仍旧保留了那一份最开始的美好,而你已经沉沦得太深,这种同类的气息让你渴望,更何况这个同类和你不同,你觉得她会救赎你么?”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你听得懂!”燕殊一笑,“熹熹把自己伪装得很好,端庄大方,温柔守礼,其实她尖锐凌厉,就像是带着利爪的猫咪,这让你觉得有趣而已。”

    “她确实有趣。”

    “对你来说,她是个有趣的人,对我来说,她是我最爱的人,而你……”燕殊顿了一下,“沈廷煊,你知道爱一个人是什么滋味么!”

    “燕二少,你是否太低估我了!”

    “你的心动只是气味相投,既然不爱她,就别打扰她的生活,我不想让熹熹卷入你们沈家的争斗,你口口声声说你爱她,可你没有能力,甚至没有资本保护你爱的任何一个人,沈廷煊,等你从沈家独立出来,再来和我争吧。”

    沈廷煊伸手揉了揉脑袋。

    此刻门忽然被打开。

    “沈四少,您可算是醒了,您的衣服已经洗好了!”战家的管家将沈廷煊的衣服放到前面的桌子前,“少爷在楼下吃饭,您若是洗漱好,早餐已经准备好,直接下楼就好。”

    “麻烦了!”

    管家退了出去,沈廷煊直接掀开被子!

    “我靠——”内心真的是有一万只草泥马呼啸而去!

    为什么他的身上一件衣服都没有,甚至连内裤都没了!

    沈廷煊立刻拿起洗好的衣服穿上,简单洗漱就往楼下冲。

    餐厅就只有战北捷和那个管家两个人,管家见到沈廷煊下楼,立刻招呼他坐下,自己则退了出去。

    “终于醒了!”战北捷将面前的报纸折好放在手边。

    “战北捷,我有话和你说!”

    “先吃饭!”战北捷指了指他面前的早餐!

    “我现在必须和你说清楚!”

    “吃饭!”

    “你特么的昨晚对我做了什么!”

    战北捷慢条斯理的喝着果汁,“你指什么?”

    “我的衣服!”沈廷煊说得咬牙切齿,“为什么我一早醒来,会一丝不挂!”

    “脏了!”

    “我特么的问你,谁给我脱的!”

    “我!”

    “谁允许你这么做的!”

    “首先……”战北捷放下果汁,认真看着沈廷煊,“昨天傍晚你给我电话,说有事情和我说,我赶到了,你喝醉了,耍酒疯,一宗罪!你说你尿急,我扶你去洗手间,结果你尿了我一身,有证人作证,二宗罪!其次,你醉酒之后,无人问津,我好心好意扶你回来,你吐了一身,我给你换了衣服,你却来兴师问罪,三宗罪!还需要我继续说!”

    “我尿了你一身……”

    “衣服没洗,扔了,估计在垃圾桶里,你要去看么!”

    沈廷煊嘴角抽了抽,“昨天我本来是想找你说那个事情。”

    “别和我说你不干了,老子因为你被出柜了,这事儿你得给我负责。”

    沈廷煊兀自一笑,“负责?”

    “不想?”

    “我负责!”

    这个人……

    怎么睡了一觉,变了许多!

    而此刻的叶家因为楚衍的一通电话,全部忙活起来。

    叶芷珏看着满床的衣服,全部都是新的,她的尺码,就是吊牌都在!

    “爸,其实我有衣服……”

    “和楚衍约会,怎么能这么随便,他既然能约你,说明对你还是有些意思的,这个事情你必须给我认真对待!”

    “我知道!”叶芷珏可没想到楚衍会忽然找自己,虽然之前被怼,可是叶家已然如此,她没有退路,况且楚衍打得是叶家的座机,叶老太太接的,叶芷珏就是要拒绝都不能,而某人更是无耻的说了个什么!

    “昨天和叶二小姐见了一面,甚是喜欢,希望可以约她出来!”

    叶芷珏在心里咒骂,真特么的见鬼了,这个男人莫不是中邪了,还是被人下蛊了!

    ------题外话------

    昨天真的是累死我了,我妈忽然杀到了我学校,我还在床上睡觉,我习惯晚上码字,所以会熬得有些晚,正好周末,我就赖床了,结果我听见了我妈的声音,你们知道我内心是什么感觉么……

    习惯裸睡的我,立刻套起睡衣就往外面冲……

    吓死宝宝了,真的是……呜呜

    你到学校和我说一声啊,然后就约我男朋友吃饭,又把我男朋友吓得半死,哈哈,拿筷子都发抖了,这……

    真是我的亲妈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