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94 声名狼藉,鱼死网破(二更)

正文 294 声名狼藉,鱼死网破(二更)

    ( )楚:重大消息,老战正在和男人**,被我活捉,要杀人灭口,速来救我!

    沉默了许久。

    燕持:(斜眼表情)有图有真相。

    楚:我会被老战打死的。

    渭城朝雨:对象是谁!

    楚:你猜!

    燕笙歌:你们要公开了?

    楚:我靠,小爷喜欢的是萌妹子,再说了,我不喜欢男人!

    最炫酷的轩少:刚刚手术结束,楚楚,你在哪里?我去找你。

    楚:阿陌!我在活色生香,你快来,真的劲爆,另外的那个人居然是沈四少!

    群里瞬间沉默,直到过了好几分钟,燕殊才发来一条信息。

    “那么着急回去,原来是去**了,口味真重,那种妖孽也真下得去口。”

    战北捷摸出手机,气得窝火。

    “楚楚,你给我过来,我肯定不打死你!”但是绝对会打得半残!

    “你先解决地上的人再说。”楚衍指了指已经像一滩烂泥瘫在地上的沈廷煊。

    战北捷直接抬脚把沈廷煊踹过去,“老子恨不得在他脸上踹两脚!”

    “你是s体质!”

    “楚衍,我特么的要把你塞回娘胎,回炉重造!”战北捷气得要死。

    沈廷煊赖在地上不起来,索性楚衍已经让人将这个楼层的人清得差不多了,战北捷才拖着沈廷煊的后衣领,将他往外面拽,他的身上脏得很,他可懒得碰他。

    只是当他进去包厢,原本空无一人的包厢,居然已经坐满了人!

    秦浥尘夫妇,燕持和叶繁夏,轩陌,居然连姜熹都在,战北捷立刻松开手,沈廷煊的脑袋砸在地摊上,闷哼出声。

    “怎么都来了!”战北捷伸手擦了擦裤子上尿渍。

    “别擦了,大家都看见了。”燕持憋着笑。

    “这是这家伙给我尿的!你以为是什么!”战北捷欲哭无泪。

    “反正湿了。”秦浥尘搂着燕笙歌,燕笙歌工作室最近在赶设计稿,他去给燕笙歌送夜宵,看见消息,燕笙歌坐不住了,扯着他就过来了。

    “湿毛线,老子真是被他坑了!”战北捷怄得要是,拖着沈廷煊,让他靠在沙发上,“鬼知道他喝这么多酒。”

    “不是你故意灌的么?”轩陌戴着金边眼镜,只是镜片后的眸子却闪过一丝狡黠的光。

    “我有这么缺德?”

    战北捷这话说完,除却姜熹和叶繁夏,众人纷纷点头。

    “你这单身久了,多多少少会有些变态。”秦浥尘说话依旧华丽温醇,听着让人觉得十分舒服。

    “最主要的是……”燕持伸手敲打着膝盖,“你和沈四少什么时候这么熟了!”

    “我……”战北捷叹了口气,“就有点儿事麻烦他!”

    “你有事找他?”秦浥尘诧异,“我们不能帮你?”

    “或许这事儿我们都帮不了!”姜熹轻轻咳嗽一声。

    众人一乐,好像是这么个道理哈。

    这话若是从别人口中说出来,战北捷倒是可以骂一句,偏生是姜熹,弄得他这口气憋在胸口,愣是下不去,脸都涨红了。

    “鬼知道他。”战北捷叹了口气。“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折腾成这个鬼样子。”

    姜熹看着已经熟睡的沈廷煊,眸子闪过一丝暗光。

    “听说叶楚佩怀孕了。”秦浥尘开口。

    姜熹诧异,叶楚佩被送去医院不过这么点时间,消息传得真快。

    “嗯,沈家的人除却他和沈安安都在。”轩陌打了个哈气,“去的是我家的医院。”

    “会不会是这沈余祐本来命不久矣,这沈廷煊虽说是私生子,想上位也不是不可能,沈家和叶家联姻崩了,也不会去扶持叶家人,他还是有机会继承沈家的,这叶楚佩怀孕,若是生了个儿子,他不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么!”楚衍咋舌。

    “你怎么知道他是私生子!”姜熹看向楚衍。

    楚衍轻轻咳嗽一声,“这个事情……难道是秘密。”

    “这世上哪有密不透风的墙。”轩陌无奈的摇了摇头,“当年的亲子鉴定还是我们家给弄的,这事儿我们家是知情的,只是我父亲……”轩陌看了一眼沈廷煊,“当年还接他来我们家小住了几天,我记得很清楚。”

    “小住几天?”燕持有些不相信。

    “嗯,其实亲子鉴定很简单,唾液、毛发、用过的杯子筷子都可以,父亲却愣是接他来家里住了几天,很快就被沈家接走了,父亲对他很怜惜,只说了,很可惜而已!”

    “可惜?”燕持联想到爷爷对他的态度,心下开始狐疑。

    “爷爷对他也不错。”

    “所以更奇怪吧!”轩陌眸子变得幽深。

    姜熹靠在沙发上,想着沈廷煊和莫雅澜的对话,沈廷煊这么多年到底是如何在沈家待下去的。

    “对了,老战,你俩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听楚楚说,你把人家裤子扒了!”燕笙歌笑着岔开话题。

    “楚衍,你特么的给我过来!”战北捷说着就要去抓他。

    “老战,你冷静点儿!”轩陌护着楚衍。

    “阿陌,你救我,老战要杀人了!”楚衍躲在轩陌背后。

    “老战,童言无忌!”轩陌眯着眼睛。

    “童言无忌,你当我是弱智么!”战北捷直接揪住楚衍的衣领,将他揪了出来。

    而此刻轩陌的电话忽然响了,他接起电话,战北捷瞪了楚衍一眼,松开手。

    “少爷!”

    “嗯。”轩陌伸手揉了揉眉心。

    “沈老爷子要见老爷,老爷前几日出国了。”

    “说什么事了么!”

    “没说,但是很急。”

    “我马上过去。”

    轩陌挂断电话就起身,“我去趟医院,沈家那边出了点问题。”

    “叶楚佩怀孕了,估计是让你给她安排最好的医生病房吧。”燕笙歌趴在秦浥尘怀里。

    轩陌淡淡的一笑,只是目光触及到姜熹,却一愣。

    她的眼神很奇怪,姜熹指了指外面,轩陌走出去之后,姜熹就跟着出去了。

    “嫂子,你走什么啊,嫂子——”楚衍刚刚要追出去,战北捷直接拽住他的衣服,“楚楚,我们好好聊聊!”

    “我去,小爷和你这个老男人有什么好说的!”

    “那就让我这个老男人好好教教你,别乱说话。”

    轩陌靠在走廊一侧的墙壁上,“嫂子,有什么事么?”

    “你去医院的时候,多留几个心眼。”

    “这话怎么说!”

    “或许不是安胎这么简单,你小心点就成。”

    轩陌会心一笑,“谢谢嫂子。”

    “不客气!”

    轩陌刚刚上车,正打算开车离开,楚衍就从活色生香追了出来,跳上他的车子就示意他赶紧开车。

    轩陌看着后面气急败坏的战北捷,一踩油门,红色的兰博基尼跑车直接飞了出去。

    轩陌一边开车,一边想着姜熹的话,不就是两种可能,安胎或者堕胎,只是这牵扯到了两家,又不是一般人家,这个事儿若是处理不好,叶楚佩赖上了他们家,还真是影响不好,只是如果沈家真的提出了过分的要求,他若不同意,也会陷入两难。

    轩陌的车子到了地下车库,他久久没动静,楚衍急了,“愣着干嘛,下车啊。”

    “不去了!”

    “啊?”

    轩陌立刻给值班医生打了电话,就说自己有事不去了。

    楚衍诧异,“人都到了,你撒什么谎。”

    “随我来你就知道了。”轩陌推开车门。

    叶楚佩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入目就是白色的吊顶。

    刺眼的白炽灯,晃得她眼睛疼,她觉得浑身都疼,稍微动了动身子,伸手遮住眼睛,手腕被人一把扯住,力度太大,叶楚佩瞬间清醒,她想要将手缩回来,却被莫雅澜死死扯住。

    “你干嘛!”叶楚佩苍白着一张小脸,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肚子,她……

    怀孕了!

    “哼——叶楚佩,我真是没想到,你是这么不要脸的女人!”

    “我做错什么了!”叶楚佩直接甩开她的手,再扭头,这才发现沈家人几乎都在,看着她的眼睛着实有些怪异。

    “做错了什么!”莫雅澜冷哼,“你肚子里孩子是谁的!”

    “余祐……”

    “啪——”莫雅澜一巴掌甩过去!

    “你再说一句!”莫雅澜气得浑身颤抖。

    “就算你不喜欢我,你也不能否认,这个孩子就是他的!”叶楚佩护着肚子。

    “我今天就要……”莫雅澜说着要扑过去,幸亏沈广平从后面抱住了她。

    而此刻沈安安接了叶纪昌和叶老太太已经赶了过来。

    叶芷珏正缩在角落,看见叶纪昌身子一抖,直接跑过去,“爸——”

    “这是怎么回事?”叶纪昌看着叶芷珏这蓬头垢面的模样,再看看躺在病床上的叶楚佩,这脸都肿了,又是怎么回事?

    沈安安将门关起来,“叶伯父,叶奶奶,坐下说吧!”

    “老沈,这是怎么回事!”叶老太太一进来就察觉到了气氛很不对劲。

    “你孙女怀孕了!”沈老太太冷哼。

    叶老太太诧异了几秒钟,“这不是很正常么,若不是因为事情耽搁了,他们都已经结婚了,怀孕难道不好么!”

    “好!”沈老太太轻笑,“纪昌,这事儿你和你母亲说一下。”

    “纪昌,什么事!”

    叶纪昌面露难色。

    “你倒是说啊!”叶老太太拿着拐杖可劲捶打着地面,发出了沉闷的声响。

    “这余祐没有生育能力!”叶纪昌叹了口气。

    叶老太太身子趔趄了一下,整个人脑子一片空白,沈安安从后面扶住她,“你说什么,叶纪昌,你在胡说什么!”

    “妈,我没胡说,这事儿之前沈家就和我说过!”

    叶楚佩伸手捂住肚子,沈余祐没有生育能力,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

    “现在知道我为什么要打你了吧,你到底说说看,你这肚子里的孽种是谁的,说啊!”莫雅澜本就心疼沈余祐,没想到却被叶楚佩戴了绿帽子,这让她如何不抓狂。

    “不可能,爸——”叶楚佩掀开被子就要下床,她的双腿一软,膝盖砸在地上,她几乎是跪着爬到叶纪昌面前,“爸,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爸——”

    “之前就说过了,只是我没和你说罢了。”叶纪昌咬着牙。

    “骗我,这不可能,不可能,你们都骗我,不可能——”叶楚佩完全不信。

    “如果大哥有生育能力,我们大可以等孩子出生,好好培养,为何要转而去栽培你的大哥——叶南瑾,这事儿你想过没有!”沈安安一语道破这其中最关键的地方。

    “你们在说什么,我听不懂!”叶楚佩以为自己抓住了救命稻草,却在下一秒,成了自己的催命符。

    “你和余祐要在一起的时候,我就和你父亲说过这个事情。”沈广平一边按住自己的妻子,一边开口,“为什么扶植你大哥,一方面是为了我们家,另一方面也是一种补偿,只是我没想到你父亲并没有和你说这件事情。”

    “不会的,你们联合起来骗我对不对!”叶楚佩嘴角不断抽动,她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余祐从小身子就不好,他的肾衰竭很严重,你也清楚,他很小的时候,医生就和我们说过他以后可能不会有自己的孩子,这个问题我们也提前告知了你父亲,我以为你是知情的。”沈广平语气很轻,却像是一记重锤砸在叶楚佩身上。

    “纪昌,你糊涂啊,你怎么能……”叶老太太叹了口气。

    沈安安抿嘴一笑,“就是卖了女儿求得自己的儿子的富贵前程罢了,无可厚非,有什么不可能的!”

    “爸——”叶楚佩一直以为沈家会是自己的一张跳板,她也知道自己嫁给沈余祐,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家族之间的联姻,虽然无论是什么理由,最后都是为了叶家,可是知道了真相,她的心里瞬间不平衡了。

    “楚佩,爸对不起你!”

    “你一声对不起就算了么,你把我当什么了!”叶楚佩双手撑地站起来,“在你眼里我是什么,大哥的垫脚石么!”

    “楚佩,当时你也心心念念的要嫁给余祐,我真的不想在那种时候和你说这些话!”

    “你的意思是为我好?如果今天我已经顺利嫁入沈家,我日后一男半女都没有,一点寄托念想都不会有,这就是你对我的爱么!这就是你所说的为我好!”

    叶楚佩一直觉得自己高了叶芷珏一等,自己是家里的功臣,其实……

    她就是家族的棋子罢了!

    “楚佩,我会补偿你!”

    “我不要补偿,我不要!”

    “叶老太太,你这孙女,我们沈家是不会要的,您带回去吧!”这事儿沈老爷子有些不好开口,毕竟是男人,沈老太太直接站了出来。

    “我不要!”叶楚佩现在是两边都没法待了。

    “楚佩!”叶老太太看着自己孙女癫狂的模样,心里疼。

    女儿过世之后,她就把某些思念寄托在了叶楚佩身上,乖巧懂事,善解人意,很和她心意。

    “不要,我不要回去!”叶楚佩摇着头,一旦回到叶家,明天所有人都会知道,她叶楚佩怀着孕被沈家赶了出来。

    而具体原因根本不用多想,孩子不是沈家的呗,若真是如此……

    那她这辈子就完了!

    “难不成你以为我们家还会要你这样的女人!”莫雅澜冷哼,“叶楚佩我告诉你,我现在就让人将你的东西扔出去,你以后都不许出现在我们家!”

    “我非不!”叶楚佩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伸手捂住肚子,“余祐根本不懂自己不能生育,你们还在瞒着他!”

    “你想做什么!”沈老太太拧着眉头,整个人变得十分警惕。

    “叶楚佩,你这辈子都别想再见到余祐,你们叶家人已经把我们家折腾成这个样子了,你们还想如何!”莫雅澜想到躺在床上的儿子,更是心疼不已。

    “沈夫人,你这话是怎么说的,当时要联姻的人也是你,现在说这话的也是你!”叶纪昌不满。

    “你养的好女儿,大女儿我们沈家戴绿帽子,二女儿更是厉害,在我们家给姜熹下药!”

    “芷珏!”叶纪昌惊愕的下巴都要掉下去。

    “结果呢,没有毒到姜熹,反而让余祐遭了罪!”莫雅澜轻哼,“你们叶家人还嫌闹得不够丢人么!”

    “行了!”沈老爷子打断她的话,“纪昌,今晚的事情就这样吧,楚佩这孩子……你还是带回去吧,我们沈家是真的……”

    “我不走!”叶楚佩出声,她的双手颤颤巍巍的按着肚子。

    “你还能要点脸么!”莫雅澜冷哼。

    沈安安立刻走过去,“妈,您被生气,嫂子,我最后叫你一声嫂子,你到底要如何,我们沈家一直待你很好,大哥都那样了,你还想怎么样!”

    “你们对我哪里好了,你们别以为我不知道,沈余祐能活的时间不多了,你们不过是看他喜欢我,想要讨他欢心,而我嫁过去就是要守寡,你们沈家对我能有多好!”叶楚佩怒吼。

    “你呢,做出那种事情,你还有理了!”莫雅澜轻哼。

    叶楚佩一笑,“今天我若是回家了,明天我也没脸见人了,肯定整个京都都知道我叶楚佩是个不安分守己的女人,可我就是不走了,而你们沈家也不能赶我走!”

    “你倒是试试看!看我能不能把你打出去!”莫雅澜冷哼!

    “那就来啊,反正我们叶家已经够丢人了,这段时间京都的人对我们叶家也没什么好评,又被燕家打压,这境遇已经不能再差了,可是你们沈家不一样,难道说你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你们沈家大少爷根本不举!”

    “他不仅是个病秧子,而且根本不能人道!”

    “根本不是个男人!”

    “就是个废物!”

    “叶楚佩!”莫雅澜冲过去抓挠她。

    “来啊,你来!”叶楚佩挺着肚子,“虽然没有成行,你若是把我儿子弄掉了,我就去告你谋杀!”

    莫雅澜没想到叶楚佩居然给她来这么一招,两眼一翻,差点昏死过去!

    叶楚佩施施捂着肚子,十分警戒的看着沈家人,“让我回叶家,或者是沈家,你们自己选!”

    叶老太太气得跺脚,她直接走过去,她走到叶楚佩面前,“楚佩,和我回家!”

    “我说了我不走!”叶楚佩大吼!

    “你还觉得不够丢人么!”这是什么行为,简直是无赖!

    “要不然我们就安安静静将这事儿压下去,要不大家就同归于尽!反正我是不要脸了,不知道你们要不要!”

    “啪——”叶老太太一巴掌甩过去,“你能不能要点脸,自己不知检点,惹出了这种事你还不知悔改!”

    “那就大家同归于尽好了!”干脆破罐子破摔!

    轩陌和楚衍就在隔壁,轩陌伸手推了推眼镜,难怪姜熹要提醒他,幸亏没有直接冲过来,要是撞见这一幕,就等于无事惹了一身骚。

    “阿陌,这女人狠起来,真是太可怕了,幸亏你没去,你要是过去了,你说你该咋办,真尴尬啊!”

    就是啊,他是劝还是不劝,而且知道了如此秘密,整个轩家就等于变相被卷了进去。

    “你现在就给我回去!”叶老太太伸手拉着叶楚佩就往外面走。

    “我不走,不走!”叶楚佩赖在那里,就是不肯走。

    “妈,您没事吧,我扶您坐一下!”沈安安深深看了一眼叶楚佩,谁会想到她回来来一招鱼死网破。

    “你……”莫雅澜指着叶楚佩,一口气被气得差点上不来。

    “如果你不怕你儿子知道被活活气死,我立刻就走!”她说着居然就往外面走!

    “站住!”沈老太太咬牙,浑身战栗。

    ------题外话------

    叶楚佩反正已经这样了,她就是破罐子破摔,这沈家众人,估计要被她活活气死,不过也是他家想给儿子娶个媳妇儿闹得,说起来也真是……哎,孽缘啊!

    最近太忙了,都没有时间回复留言,我去恶补留言,吼吼,大家追文结束,不要忘了给我留言评论,嘿嘿,让我看见你们的小手,哈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