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93 沈四醉酒,老战出柜?

正文 293 沈四醉酒,老战出柜?

    ( )燕家

    已经是八点左右,月光肆意挥洒,夜空繁星点缀,静谧得可以听见周围的鸟雀声,沈廷煊一只手插在口袋中,一只手把玩着车钥匙,周身带着一抹桀骜不驯的气质。

    宽松的花色衬衫,领口的纽扣松开了两颗,这花色衬衫让他显得有些轻浮,却透着一丝阴柔诡谲,他的眸子幽邃,在月光晕染下,透着一丝摄人心魄的魅力。他的手指很长,有些百无聊赖的拨弄着那颗宝蓝色的耳钻,神情慵懒闲适。

    一双星目熠熠生辉,鼻子高挺俊美,他的嘴唇柔软凉薄,微微抿着,眸子锁定姜熹,仿若再也移不开视线一般。

    “你别这么盯着我看。”姜熹伸手将耳边的碎发拨到耳后,漂亮精致的脸,月光下的那双猫眼显得越发狡黠。

    “你的眼神告诉我,我猜对了。”姜熹促狭道。

    “你怎么知道的!”沈廷煊轻笑。

    “你大哥身体不好,叶楚佩若是怀孕,你们家人的态度不应该是这样,就算不是大喜,也最起码会十分的开心紧张,那极有可能是你们沈家的长房长孙,可是你们的反应实在奇特,甚至很诡异。”

    “全家人没有一丝喜悦之情,相反的,听到爷爷那番话,你爷爷虽喜怒不形于色,可是他眸子凛然,显然是震怒了。”

    沈廷煊轻笑,“太聪明不是好事。”

    “若是不聪明,今晚我可不一定可以‘活着’出来!”姜熹微微一笑,“进去吧。”

    沈廷煊兀自一笑,“是叶芷珏太蠢了。”

    “那你呢?为什么要把那杯水送入沈余祐的口中,就不怕他真的死掉?”

    “熹熹,你还是太天真了。”沈廷煊笑着朝姜熹走过去,“你相信在大家族中会有真正的傻白甜么!”

    “你这话……”

    “像楚家小公子那样的是少数,燕家、秦家,哪一家没有经历过巨大的变故,就是燕笙歌,你就真的觉得她是如此无忧无虑,被全家保护得小公主?”

    姜熹漂亮的猫眼微微眯着,“我从未这么想过。”

    “当年燕家和秦家……”沈廷煊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意,纤长的手指不断摩挲着自己的耳垂,“看上燕笙歌的可不是秦浥尘,秦家来燕家提亲,指婚的对象也不是秦浥尘,这其中得经历多少的变故?”

    姜熹神色不变,只是淡淡的笑着,“既然她能坐上秦家少夫人的位置,自然也不会是普通角色。”

    “所以喽,你真的觉得我大哥是个没野心的人么!”沈廷煊这话里暗示意味十足。

    姜熹轻扯嘴角,双手抱胸看着沈廷煊,“那你呢?你有野心么?”

    沈廷煊耸肩,“有!”

    “你倒是坦诚。”

    “没什么好隐瞒的,我若是那般好欺负,在沈家也不会活这么久,你说呢?”

    姜熹一笑。

    他们刚刚往主屋走了两步,从后面传来车声,紧接着是一阵刺目的灯光照射过来,不一会儿燕持的车子就稳稳停在了燕家的院子中。

    燕持打量着沈廷煊,“你怎么在我家?”

    沈廷煊抿嘴一笑,看了看他身后的叶繁夏,“送燕爷爷回来而已,燕大少如此紧张做什么?”

    “是怕某人图谋不轨罢了。”

    沈廷煊倒是一乐,“对你?”

    燕持眉头拧起来。

    “你放心,虽然你的身材很合我口味,不过我这人还不想当男小三!”

    “男小三?”燕持挑眉。

    “况且和你相比,燕二少更和我口味。”

    “咳咳——”姜熹忽然被口水呛到,抬头看向沈廷煊。

    男人朝她笑得格外邪肆。

    姜熹嘴角忍不住抽了抽,他看上的该不会是燕殊吧。

    说什么喜欢她,就是个幌子?

    沈廷煊在燕家吃这一顿饭,完全是顶着燕持冷冽的目光,那眼神恨不得要把他吃了一般,直到燕老爷子吃完率先上楼。

    沈廷煊终于没忍住,“燕大少,你一直盯着我看,莫不是看上我了!”

    “你?”燕持挑眉。

    “莫不然你为何一直深情款款的盯着我看,叶小姐,你都不管管你男朋友?”

    叶繁夏陪燕持陪客户,酒桌上也没吃什么东西,这会儿正好饿了,她低头吃东西,一脸茫然的看着沈廷煊,又看了看燕持,“你盯着他看什么?”

    “你不觉得这人有问题?”

    “性趋向的?”叶繁夏神情淡漠,“京都不都知道么!”

    “就是啊,燕大少。”

    “赶紧吃完滚蛋!”燕持冷哼。

    “急什么。”沈廷煊动作慢条斯理,“燕大少,最近手头有个案子想和你谈一下,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方便。”

    “什么时候都不方便!”燕持挑眉。

    “那就现在谈吧!”沈廷煊放下筷子,拿起手边的纸巾擦擦嘴。

    “去书房。”燕持示意沈廷煊跟着自己上楼。

    姜熹和叶繁夏还没有反应过来,这两个人已经上楼了。

    这刚刚到了楼梯拐角处,燕持就停住了脚步,“沈廷煊,我警告你,离姜熹远一些。”

    “还真是兄弟情深。”沈廷煊说话夹带着一丝意味不明的笑,燕持直接走过去,伸手扯住他的衣服,“沈廷煊,你应该知道惹了我们家对你没好处。”

    “燕大少,你这是在威胁我?”

    “是警告!”

    “如果我说不呢!”

    “你……”

    沈廷煊伸手拽开燕持的手,眼中满是挑衅,“况且我喜欢她,和你有什么关系。”

    “哦?”燕持笑着看着沈廷煊,忽然上前一步,两个人居然就在楼梯拐角处拉扯起来。

    虽未说话,动静倒是不小。

    姜熹和叶繁夏对视一眼,“叶子,大哥和他……你不去看看。”

    叶繁夏淡定的喝了口茶,“他如果在沈廷煊手里还会吃亏,我倒是瞧不上他了。”

    而此刻姜熹的电话忽然响了,居然是燕殊的。

    “喂——”

    “要睡了么?”燕殊双腿敲在桌子上,伸手揉了揉眉心,连续几天熬夜,他的眼睛通红,好在军演结束了,这小结报告是最让她头疼的东西。

    他抬手端起已经凉透的浓茶,灌了一大口,那苦涩的味道瞬间充斥他的味蕾,让他眉头不自觉的拧了起来。

    “还没,刚刚吃完。”

    “这么晚。”

    “出了点事情,等你回来再和你细说。”

    “咚——”楼上忽然传来一个比较大的声响。

    燕殊眉头一动,“出什么事情了么!”

    “大哥和沈廷煊在楼上不知道干嘛!”

    “噗——”燕殊差点一口茶喷了出来,“他俩在干嘛!”

    “不知道。”姜熹耸肩。

    “啧啧……”燕殊轻笑,“难不成大哥……”

    而此刻忽然有人敲门,燕殊还没说话,吕艳艳就推门进来,“燕队长,您的夜宵。”

    姜熹饶有趣味的一笑,“你这是有红袖添香呢!”

    “你来做什么!”燕殊蹙眉。

    “这是战长官他说……”

    “带着你的东西离开我的办公室。”

    “战长官傍晚离开了军区,这是他交代的东西。”吕艳艳脸色惨白,将文件放到燕殊的桌前。

    “这东西应该不是给你的吧。”燕殊冲着电话说了两句,“熹熹,我处理点事情,待会儿和你说。”

    “好!”

    姜熹倒是不担心燕殊会做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就是比较担心这吕艳艳……

    燕殊口气不大对,估摸着她这是要倒霉了。

    吕艳艳一听燕殊是在和姜熹打电话,心里更是不满,那女人都离开那么多天了,燕殊愣是一眼都不看她,她吕艳艳就一点都比不上那个女人么!

    “这东西谁给你的!”燕殊伸手拿起文件,虽说不是什么机密文件,可还是让燕殊觉得很不舒服!

    “我……”吕艳艳咬了咬嘴嘴唇,“我只是想来给你送点吃的,正好碰见了任凡,所以……”

    “任凡!”燕殊冷笑,“美人计?”

    “燕殊,我是真的很喜欢你,比那个那个女人更加喜欢你,这么多天,我们一起奋战,参加军演,难道你对我真的就一点感觉都没有么!”

    “大姐,我们是几万人一起,不是我们两个,你这话说得很有歧义。”

    “那你为什么救我!”

    “救你?”燕殊挑眉,“降低我方的伤亡率不是很正常么,再说了,我救的人多了,不是只有你,要是谁都爱上我,我还活不活了!”燕殊说着起身往外面走,“请吧。”

    “燕队长!”吕艳艳说着就要朝着燕殊扑过去。

    燕殊伸手攥住她的手腕,“吕艳艳,我不是不打女人,你最好立刻滚出我的视线!”

    “你……”吕艳艳眼中噙满泪水,很是委屈。

    燕殊直接拖着吕艳艳就出去,“哄——”的一声将门关上,拿起座机电话就拨了个号码出去!

    “任凡,你特么的立刻给我滚过来!”

    然后大家就看见一个穿着背心大裤衩的男人,绕着操场整整跑了一百圈。

    沈廷煊在燕家待了一个多小时就离开,燕持站在窗口,看着那辆骚包的蓝色保时捷从燕家离开,眼中滑过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叶繁夏推门进来,“笑什么?”

    “过来!”燕持伸手。

    叶繁夏抬脚走过去,“啊——”

    燕持扯住她的手腕,就将她一把抱住,“让我抱会儿。”

    叶繁夏安静的趴在他的怀里,“你和沈廷煊谈了合作项目?”

    “这个男人想从我手里吃掉百分之二,胃口倒是很大。”

    “小笙曾经说过,在商场上,他是比较狡猾。”

    “见识到了。”

    活色生香

    战北捷推开包厢的门,偌大的包厢,三个液晶电视,嗨唱着舞曲,沈廷煊坐在沙发上,面前放着十几个酒瓶,装满了各种颜色的液体。

    战北捷蹙眉,这家伙,约他出来谈事情,他居然在喝酒,他抬手将音乐全部关掉,将灯全部打开。

    “嗯?”沈廷煊伸手遮住眼睛,眯着眼睛看了一样正朝着自己走过来的男人。

    战北捷一身黑色的休闲装,却掩饰不住他满身的戾气,“嗝——你来了!”

    “我和你谈正经事,你给我喝这么多酒怎么谈!”

    “谈什么!”沈廷煊靠在沙发上,眼神迷离,那蓝色的耳钻在灯光下越发耀眼,他伸手扯了扯头发,弓着腰起来,拿起一个酒杯就给战北捷倒了一杯,“陪我喝一杯!”

    “喝什么喝!”战北捷从他手中夺过酒杯,“沈廷煊,我找你是问正事的,你别和我打哈哈!”

    “打……嗝——打什么!”沈廷煊显然喝了不少,满身酒味,眸子猩红。

    战北捷也是刚刚结束军演,接了他的电话,才忙不迭的赶过来,开了五个小时的车,整个人都要废掉了,这家伙倒好,喝成这个熊样。

    战北捷深吸一口气,“你到底想和我说什么。”

    “说什么啊!”沈廷煊眸子迷蒙,盯着战北捷看了好半宿,“战……战……”

    “战北捷!”

    “对,战北捷,你来啦!”

    “老子特么的都来了五分钟了!”战北捷无语,他看着沈廷煊又颤颤巍巍的端起一杯酒,很是无奈,从他手中夺过酒杯,“行了,别喝了,你不是有话和我说么!”

    “哦……对,我有话和你说!”

    “你说吧!”

    “我……”沈廷煊忽然一笑,这男人本就生得美,醉酒之后,面色酡红,更是诱人,“战北捷,我就是觉得憋闷,想找人聊聊天。”

    “你……”战北捷直接从沙发上跳起来,“沈廷煊,你耍我!”

    “你别急,我和你慢慢说。”

    “你说!”

    “你坐!”沈廷煊眸子迷离的拍了拍自己身旁的位置,“你说为什么我一出生就要比人低一等。”

    战北捷深吸一口气,“我没空听你说这些。”

    “战北捷,我活得很累,你还来威胁我,我真的想把你直接掐死,嗝——”

    “是么!”战北捷怎会不知这个男人想杀自己的念头由来已久。

    “你和我说的那事儿我不做了。”沈廷煊靠在沙发上,抬头看着天花板。

    “沈廷煊!”战北捷气结。

    “老子说不做了!”沈廷煊并未完全喝醉,还是有些意识的。

    战北捷直接拽住沈廷煊就往外面走,沈廷煊力气不敌他,自然弄不过他,他的脚步虚浮,走起路来,趔趔趄趄,东倒西歪。

    战北捷拖着他就往洗手间冲。

    他要给他醒醒酒。

    洗手间内本来还有人,一见到是战北捷,一脸杀气,几个人提起裤子就往外面跑。

    “呃……我……要上厕所!”

    沈廷煊直接甩开战北捷的手就往便池那边走。

    战北捷伸手揉了揉脑袋,他头疼得很,这家伙绝对是来折磨他的。

    沈廷煊头抵在墙上,伸手解裤袋,不一会儿就听见了淅淅沥沥的水声。

    战北捷走过去,“沈廷煊,你特么的没喝醉是吧!”

    “唔——”洗手间檀香味,让他脑子有些晕。

    “你别和我打哈哈,沈廷煊,我告诉你,想要抽身?迟了!”

    “哦!”沈廷煊说得浑不在意,“那就不抽了。”

    “你特么的耍我呢!”战北捷恨不得把他直接按在地上揍一顿。

    “没有!”

    沈廷煊一边说话,一边艰难的睁着眼睛,还得尿尿,觉得分外难受。

    “你还敢说没有!”

    “真的没有!”

    “你看着我说!”

    “唔——”沈廷煊一转身!

    “卧槽!”战北捷直接跳起来,“你特么的怎么还没尿完!”

    “咯咯咯——”沈廷煊扭过头继续尿尿,“是你让我转身的。”

    “你绝壁是故意的!”战北捷看着自己裤子上的污渍,想死的心都有了。

    “我靠,沈廷煊,我今天要是不教训你,我就不叫战北捷!”

    战北捷看着他已经提起裤子,正在弄皮带。

    伸手扯住他的衣领,沈廷煊身子前后摇晃,脑子虽然有些意识在,不过身子却根本不由得自己控制。

    “你要干嘛!”

    战北捷冷笑,这货啊绝对是来克自己的。

    轩陌在做手术,没空陪他,楚衍就自己到活色生香晃悠,忽然听经理说战北捷在这里,楚衍心里狐疑,这家伙不是回军区了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刚刚准备去看看,他和谁在一起,经理就着急忙慌的冲到楚衍面前。

    “楚少,战大少在厕所和人打起来了!”

    “什么?”楚衍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您快去看看,免得出事。”

    “我马上去!”楚衍虽然脑子不太够用,不过他也知道军人私下斗殴性质有多么的恶劣。

    虽然这是自己的地盘,好歹也收敛一些啊。

    楚衍在经理的指引下,冲到了四楼洗手间,外面有人,却都不敢进去,战北捷这人他们不敢惹,楚衍直接冲了进去,就愣住了。

    这是什么情况。

    “老战,你俩在干嘛!”楚衍看着沈廷煊,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这沈廷煊喝了酒,看东西都不太清晰,这怎么都无法将皮带系好,偏生战北捷还提着她的衣服领口,让他整个身子网上抬,胃里更是难受,这裤子就扣在胯间,松松垮垮的,露出的人鱼线和内裤边缘,格外惹眼。

    “楚楚,你怎么来了!”战北捷看向楚衍。

    楚衍立刻转过头,“都散了散了……没什么好看的!”

    众人面面相觑,却又不能得罪楚家,纷纷散去,楚衍将门口正在使用的牌子转了个个儿,直接将门关上。

    “你还问我,我倒是想问问你,你来这里做什么!”

    “他……”沈廷煊抿嘴一笑,“找我的!”

    楚衍嘴角抽了抽,“你俩就是要那啥,能不能在包厢里面做!”

    “我靠,这事儿还分地方么!”战北捷跳脚,他现在觉得浑身都是骚臭味。

    “你这……”楚衍急得跺脚,“能不能注意点形象啊,老战,你是军人!”

    “我就是个军人,这事儿也不能忍!”

    “我知道,是个男人都不能忍!”

    “我今天必须把他给……”战北捷恶狠狠地盯着沈廷煊,沈廷煊身子虚软,双手搭在战北捷肩上。

    “老战,你俩什么时候开始的!”楚衍盯着沈廷煊。

    婚礼上见过一次,确实和传闻的一样,长得妖孽。

    只是他俩什么时候扯上关系的。

    “什么什么时候开始的!”

    “都这样了,你别不承认,老战,你这样就太不够意思了,你说吧,反正我不会歧视你的!”

    战北捷更懵了。

    “你让我说什么!”

    “你还给我装傻,老战,难不成是想让我把他们都叫过来严刑逼供么!”

    “你在说什么啊!”

    “你们两个人啊,之前我听说你因为出柜的事情被战叔叔揍了一顿,我还不信,原来是真的啊!”

    “我靠,老子什么时候要出柜了!老子喜欢女人!”

    “咯咯……”沈廷煊一乐,“我也喜欢女人,哈哈……”

    “你俩都这样了,别不承认了!”楚衍一脸嫌弃的看着战北捷,“你当我傻啊!”

    “你以为你不傻啊,我这是准备揍他,你看不出来么,你看看我身上被他弄成这样!”

    “呀——”楚衍往后一跳,整个人抵在门上,“湿了,你们……”

    “我靠,你那是什么猥琐的眼神!我这是被他尿……”

    “你把别人裤子都扒了,你还想赖账,老战,我鄙视你!”

    “卧槽,我就是和他……”

    “你都湿了,别不承认!”

    “马丹,你给我过来,我连你一起揍!”

    “我叫人过来!”楚衍拿起电话就在微信群发消息,战北捷要去阻止,沈廷煊身子一软,直接扯住他的衣服,等战北捷要阻止的时候,为时已晚!

    ------题外话------

    感觉到一大波腐女向我袭来……捂脸

    其实我目前没有将任何一对男配和男配配对,老战和沈廷煊他们之前的设定是会成为兄弟一般的存在,轩陌和楚楚嘛,咳咳……

    清音随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

    陆七,京都陆家千金,结婚当天被未婚夫抛弃,新娘成了她同父异母的妹妹。

    一段痴心付出换来这样的结果,她被憋成了内伤,在众人的嘲笑中黯然转身

    他是年轻权贵,英俊多金,成熟稳重,更是京都赫赫有名权家的长孙,手握重权

    等某天权某人身份曝光,陆七却退宿了

    陆七:我家境不好

    权少:我养的起你。

    陆七:我脾气不好。

    权少:我能受就行。

    陆七:我不够漂亮。

    权大少挑了下眉:我不嫌弃。

    陆七抿唇:我身材不够好。

    这次权大少终于看了她一眼,笑得诡异,“够我摸就好!”

    陆七:……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