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92 熹熹手撕渣女,威武(二更)

正文 292 熹熹手撕渣女,威武(二更)

    ( )众人的目光在沈廷煊和姜熹身上来回打转。

    他们两根本就是八竿子打不着,怎么扯上关系。

    “叶楚佩,你可别胡说!”燕老爷子气得要死。

    “我没胡说!不然你们问沈廷煊,他是不是喜欢姜熹!”叶楚佩刚刚走在最后,胳膊疼得难受,站在楼梯口,很不巧听见了他们之间的对话。

    “廷煊!”沈老爷子一副怒其不争的模样,“她说得可是真的。”

    “哼——”莫雅澜轻笑,“沈廷煊,下药的人该不会是你吧,你早就看我们一家人不顺眼了对不对!”

    “雅澜,别胡说!”沈广平训斥道。

    “都到了这种份上了,你还护着他,我早就说了,这个孩子留下迟早是个祸,现在应验了吧!”

    “应验了什么!”沈廷煊眸子变得越发鬼祟。

    “就是你夺走了儿子的性命,难道这还不够么!”莫雅澜忽然想到自己夭折的儿子,更是悲从中来。

    “根本不是这回事!”沈广平拉住莫雅澜。

    可是莫雅澜却直接冲到了沈廷煊面前,冲着他的面就是一巴掌。

    “啪——”那清脆的声响,让一直在哭泣的叶楚佩都愣了好半天。

    沈廷煊伸出拇指擦了擦嘴角的血迹,下手够狠的啊,他忽然目光凌厉的看向莫雅澜,那眼睛和那个女人一般模样,莫雅澜不断往后退,直接撞到了沈广平的身上。

    “廷煊,你母亲就是太生气了,你别往心里去!”

    “呵——”沈廷煊冷哼,“我克死了你儿子,你怎么不说你这个小三逼死了我妈!”

    姜熹睁大眼睛,他说什么……

    莫雅澜是小三!

    燕老爷子和沈家长者似乎并没有因为他的话产生太大的波动,倒是叶楚佩和叶芷珏姐妹像是被彻底吓傻了。

    “你妈才是小三,你这个贱人生的野种,你给我滚出去,滚出我们家!”莫雅澜情绪激动的指着沈廷煊。

    沈廷煊倒是寸步不让,直接往前两步,莫雅澜的手指戳到他的胸口,他的眼睛过于凶狠,莫雅澜倒吸一口凉气,“你这是什么眼神。”

    “你说是什么眼神!”沈廷煊轻笑,“你以为我和我妈一样好欺负么!”沈廷煊促狭,“你自己儿子早夭,说是我克死的?”

    “本来就是你克死了我儿子,若不是你,我儿子也不会死!”

    “你怎么不说现在抱着你的人是你的表哥,勾引自己亲表哥,做出如此有悖人伦的事情,你又有多么清高啊,沈夫人!”

    “你……放开我,我要打死你!”莫雅澜被沈广平架着,可是情绪异常激动,那样子恨不得直接上去将沈廷煊撕得粉碎。

    一直未曾说话的沈老太太终于开口:“行了,闹够了么,这里还有人在,你们俩当我和老头子是死人不成,要闹就都给我出去!”

    姜熹诧异,这沈老太太看似和善,说话倒是不留一丝余地,反观沈老爷子倒是和善许多。

    姜熹从未想过今日会知道沈家这么多的密辛。

    莫非这沈夫人真的是介入别人婚姻的第三者……

    这真是……

    难怪沈廷煊在沈家的感觉,总让她觉得有那么一丝违和感,况且沈廷煊和沈家任何一个人都不像,和沈余祐、沈安安更是没有一丝相似之处。

    原来问题出在这里。

    “廷煊,你少说两句!”沈老太太开口。

    沈廷煊轻笑,又准备用几句话来搪塞他罢了,沈家惯用的手段。

    以前的事他总归要解决的,不过是迟早而已,今天还是先解决眼前的问题,他扭头看向惊愕的睁大眼睛的叶楚佩,“叶小姐刚刚说我和姜小姐有什么事,说来听听。”

    “你……”叶楚佩觉得喉咙嘶哑,她咽了咽口水,“你难道不是爱慕姜熹么!你定然是为了讨好她,和她通风报信,然后合谋要还是余祐,瞬间将责任推到我的头上!”

    “况且你和沈家的关系一直一般,您对伯母定然也是怀恨在心,因为根本不会有人怀疑姜小姐,这样你们的目的就都达到了,难道不是么!”

    没等众人开口,姜熹已经抬手鼓掌。

    “继续说,编得很精彩。”

    姜熹看了一眼沈廷煊,她可从不知道沈廷煊的身份,只是觉得莫雅澜对沈廷煊实在有些冷漠,现在看来……

    沈廷煊和沈家是积怨很深啊。

    “姜小姐,你别不承认,我亲耳听见他和你告白了!”

    姜熹轻笑,“每天和我告白的人那么多,难不成在你心里,我们就变成了那般龌龊的关系?”

    “我想问你,你什么时候听见他和我告白了?”

    “就是刚刚!”

    “沈余祐出事之后?”姜熹轻笑,“那就更不可能了,我今天也是头一次听说沈四少对我情有独钟,难不成我俩在不熟的情况下,能够合谋陷害你?你也太给自己脸了吧!”

    “那就是他想要讨好你,正好一石二鸟,除了余祐,肯定是这样的!”叶楚佩慌了。

    “而且沈四少并非沈夫人亲生,我也是第一回听说,难不成你觉得这事儿已经闹得尽人皆知?我又是如何得知他和沈家不和。”

    姜熹越是镇定她的心里越是没底。

    其实姜熹很好的利用她此刻的心理。

    叶楚佩现在是根本没有一点底,如果说自己但凡露出一丝慌张之色,她必然要拿这件事情做文章,相反的,她越是镇定,叶楚佩就会越慌张,因为她也是在猜测,可是却没有戳到姜熹的痛处,她能不慌么!

    如果是事情不是这般,那她等于是同时得罪了许多人。

    抛却燕家,沈廷煊也不会放过她。

    “到底是哪样啊,就刚刚过去的几分钟之内,你已经换了两套说辞,到底是什么!”姜熹自然知道如何抓住她语句中的漏洞。

    “就是沈廷煊做的!”

    “证据!”姜熹斩钉截铁,“既然你说是沈廷煊做的,证据呢,拿出来给我们看看!”

    “肯定在他身上!”叶楚佩指着沈廷煊。

    却被他幽邃的眸子吓得缩回了手。

    “你别以为瞪我就能把事情遮掩过去!”叶楚佩完全是孤注一掷。

    “倒不是我怕被人搜身,我只是觉得如果搜不出任何东西,叶小姐又准备污蔑谁,姜小姐?之前我去燕家,姜小姐刚刚回去,我并未邀请她,燕老爷子可以证明!”

    “是我让她陪我来的!”燕老爷子开口。

    “所以喽,我如何知道她会过来,然后我再给大哥下药,讨好她,我不否认我觉得姜小姐是个很有趣的人,我只是想和她做个朋友而已,不过姜小姐已经言词拒绝我了,我这正伤心,冷不防的还得被人捅刀子。”

    姜熹看向沈廷煊,他说话的时候嘴角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

    显得十分无所谓。

    他好像对什么都是满不在乎的模样,可是话里话外,却把她从整件事情中撇了出去,他在维护自己。

    “除却是你还有谁!”叶楚佩急了!

    姜熹看了一眼瑟瑟缩缩的叶芷珏,直接走过去,伸手去摸叶芷珏的口袋。

    “啊——你要做什么!”叶芷珏连忙护住口袋,和姜熹当着众人的面争夺起来。

    姜熹并不打算和她抢夺什么,立刻松了手,“我想看看叶二小姐的东西。”

    “你想做什么!”

    “我只觉得奇怪罢了,你姐姐一直说她是被人陷害的,你这个做妹妹站在一边居然无动于衷,我只是觉得好奇,你们既然可以一起去相亲,关系应该不会太差吧,你都不为你姐姐说上一句好话的么!”

    “而且你的性格京都的人都很清楚,我想在场的人也都有所耳闻,脾气实在不怎么好,你被人污蔑了,居然有理有据的说出了那么一番话,倒是让我刮目相看。”

    “我说的实话!”叶芷珏死死按着口袋。

    “你姐姐都这般模样了,再怎么着你也得为你姐姐说两句吧,你却站在一边,你的双手总是护着口袋,而且十分警觉的看着在场的每一个人,你的双手偶尔放在胸前,双脚的方向是朝外的,你知道你这些举动,在心理学上说明什么么!”

    “你在胡扯什么!”叶芷珏被她看得心里发毛,显得手足无措起来。

    “你现在眼睛在闪烁,不敢直视我的眼睛,而且你的手在衣服上擦汗,说明你紧张了,被我说完还故意调整姿势,你在心虚什么!”

    “我才没有心虚!”叶芷珏冲着姜熹大吼。

    姜熹伸手擦了擦侧脸被她喷溅的口水,“情绪激动,大喊大叫,不是心虚又是什么?你诸多的举动不过是在掩饰你内心不安的事实罢了,你姐姐做错了事情,你紧张什么。”

    “我什么时候紧张了!”叶芷珏强迫自己看着姜熹的眼睛。

    “你之前的姿势带有一定的攻击性,防御性,说明在你心里将在场的人当做是敌人,而且做出了想要离开的姿势,说明你根本不愿意待在这里,你在怕什么,你想要攻击谁,还是说你为什么想跑?你到底做了些什么!”

    “我什么都没做,你别在这里胡说!”

    “把你口袋里的东西给我!”姜熹伸手出去!

    “我为什么要给你!”

    “证明你的清白啊,反正医生也没走,是什么药让他看看就知道了,而且……”姜熹挑眉,“你应该也不想自己被人污蔑吧!”

    “你……”

    “芷珏!”叶楚佩瞪着叶芷珏。

    姜熹刚刚说得那番话,大家都不知道到底是真是假,不过姜熹说得有理有据,几句话下来,他们虽然听得云里雾里,不过总结起来就是几个字而已。

    “叶芷珏有问题!”

    “这是我的东西,为什么要给你看!”

    “当时沈四少帮你捡东西的时候,你的反应就很奇怪,不过当你解释那东西的来历时,你的眼睛一直在乱眨,说话的时候,而且说完嘴唇抿着,双手握拳,你这是很不自信,给自己壮胆啊!”

    “你说这些有证据么,你别污蔑我!”

    “若是旁人就算了,就比如说沈老爷子,爷爷这些人,自控力很强,能够很好地掌握自己的情绪,就是我们所说的喜怒不形于色,而你……”姜熹轻哼,“就是我和你说句话的功夫,你已经露怯了,若是我,只要没做亏心事,那就任由你检查!”

    “如果证明是污蔑你,我还得给你赔礼道歉,这不是很好,可是你偏不,非不给,你藏着那个做什么,莫不是这药……”姜熹微微勾起嘴角。

    “真的是你下的吧!”

    “你胡说,我根本就没有!”叶芷珏咬牙,身子不断往后靠。

    沈廷煊直接走到她面前,伸手握住她的手,直接伸手从她口袋里摸出包装纸,直接扔给了姜熹。

    姜熹拿着包装纸,递给了一直站在边上未出声的医生。

    “你做什么放开我,那是我的东西,你放开我……”叶芷珏拼命的挣扎,那模样显得有几分癫狂。

    “姜小姐,这东西已经被她踩得粉碎了,根本看不出来是什么,除非拿去让人分析里面的成分,这个就比较耗时了!”

    “我就说不是我,你快松开我,啊——”叶芷珏的手腕被勒得生疼。

    “我看叶二小姐这模样,像是发病了,就把这药粉喂给她吧,反正她刚刚说这是治病的,没问题吧,叶二小姐!”

    “姜熹!”叶芷珏瞪着姜熹,“你好狠的心!”

    “你这话说得我就听不懂了,你这样子像是要杀人,难道我这么做不对么,反正都是给你治病的,吃你自己的药,你还不敢么!”

    “姜熹,我和你拼了,我杀了你!”

    “气急败坏!”姜熹冷哼,燕老爷子直接走过去,伸手将姜熹护在了身后。

    “这事情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么!”

    叶芷珏这模样,几乎不做他想,若不是她做的,她何至于这般激动。

    “芷珏,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疯了么!”叶楚佩没想到叶芷珏会有这么大的胆子。

    “你别听她胡说!”叶芷珏指着姜熹,“你这个女人真是恶毒!”

    “太放肆了,都到了这个地步,你还执迷不悟,难不成真的要把这东西送去检测不成,给你留点脸面,你还不要!”沈老爷子怄得要死,怎么偏生要出这种事。

    况且还是在自己的老友面前,真是让他丢尽了人。

    “我……”叶芷珏气结,“我明明是给她吃的!”

    姜熹就知道,这女人禁不住刺激,保不准就自己说出来了。

    “给我?”姜熹指着自己。

    “叶芷珏,沈家和你什么仇什么怨,你要这么对他们!”

    “我明明针对的是你,如果不是你,我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还不是你害的!”

    “你嗑药是我逼你的么,你给我下药也是我逼你的?”姜熹冷笑,“今天这药若是让我吃了,你知道是什么后果么!”

    “我就是要让你丢人!让你这辈子都抬不起头做人!”

    “嗯哼,或许会是这样,可是你真的以为这个事情就是以我抬不起头人告终?根本不可能。”

    “首先就是爷爷必然会追究这件事情,而我是在沈家出的事情。”

    “无论沈家有如何的说辞,也很难改变我在沈家出事的事实,你这是将沈家推向了燕家的对立面,燕殊若是回来,好吧,退一万步说,他真的不要我了,可是这种行为,无疑是往他脸上踩,你猜他会怎么做?”

    “燕殊可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人,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我代表的就是燕殊,你这不是打我的脸,而是打他的!”

    “就算事后查出来是你,众人肯定会觉得沈家邀请我们过来图谋不轨,到时候沈家要如何摘得干净,势必会挑起两个家族之间的暗斗!况且这茶水若是被爷爷喝了,你觉得又是什么后果。”

    “我且来问问你,你到底是何居心!”

    姜熹这话说得让人心惊胆战。

    这事说小不小,却是足以演化到那般地步,若是真的到了那一步,就真的是一杯毒茶引发的血雨腥风了。

    “叶芷珏,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沈廷煊促狭道。

    姜熹这番话说得叶芷珏愣了好半天,她确实没有想到,事情会恶化到这种地步。

    “我……”叶芷珏身子有些发抖,“我就是想要惩戒一下她而已!”

    “惩戒我?你凭什么?”姜熹冷哼。“叶芷珏,每个人的道路都是自己选的,你变成什么样都和别人无关,别把自己的过责推到别人头上,这样真的很没脑子,还让你姐姐替你背黑锅,这事儿我若不说,你就看着你姐姐被赶出沈家都无动于衷,倒是心狠。”

    “你们真的是一母同胞的姐妹么!”

    叶楚佩本来坐在地上,被姜熹这话一刺激,跳起来就朝着叶芷珏冲了过去。

    沈廷煊根本不想拦着,反而往后退了两步。

    姐妹两个没有个好货色。

    叶楚佩直接扯住了叶芷珏的头发,叶芷珏吃痛,两个人就在狭窄的走廊上争执起来。

    “赶紧把她们拉开啊,拉开——”沈广平大喊。

    就在这时候叶芷珏反手一推,将叶楚佩直接推在地上。

    “唔——”叶楚佩刚刚被莫雅澜就推了一下,现在不是屁股疼,而是腹部疼得厉害,她伸手捂住肚子。

    “血——”叶芷珏大惊失色,身子一软,整个人跌在地上,她没怎么用力啊!

    姜熹也愣住了,沈家走廊上铺着地毯,怎么一摔就流血了。

    众人错愕的时候,还是燕老爷子喊了一声,“这孩子是怀孕了,还不赶紧扶她起来!”

    医生立刻走过去,伸手给叶楚佩检查,“叶小姐,您别紧张,没事的,您别紧张!快点叫救护车!”

    燕老爷子叹了口气,伸手拍了拍沈老爷子的肩膀,目光却落在莫雅澜身上,“既然都怀孕了,大人做错了什么事情,和孩子是没有任何关系的,况且余祐这身子,若是能够留下健康的一男半女,也是不错的。”

    “嗯!”沈老爷子闷哼。

    “反正都是小辈的事情,让他们自己解决吧,你们也就别掺和了!”燕老爷子叹了口气。

    不多时,救护车就到了。

    众人跟着就救护车离开,沈廷煊并未跟去,而是沈老爷子吩咐,让他去燕老爷子和姜熹回去。

    车子停在燕家的草坪上,平叔已经小跑着过来,扶着燕老爷子下去。

    “廷煊,闹腾了这么久,你也没吃什么东西,下车吃点再回去吧。”

    “不用这么客气了,燕爷爷!”沈廷煊抿抿嘴,今日自己的身世被姜熹知道了,他总觉得有些无法面对姜熹。

    “这有什么客气不客气的,快进来吧,你回去估计也没什么吃的,今天也是够折腾的,进来吧!”燕老爷子显得有些疲惫。

    “老爷子还没吃饭?”平叔诧异。

    “还没,去弄点儿吧。”

    “好的!”平叔自然扶着燕老爷子往屋里走。

    沈廷煊停好车子,却看见姜熹站在不远处。

    她今天穿着一件蓝色的连衣裙,那是他最喜欢的颜色,穿在她身上甚是好看,她的皮肤白皙,穿什么都美。

    “姜小姐莫不是同情我的身世,特意在这里等我?”他的口气中颇有几分自嘲的意味。

    “沈余祐是不是不能生育!”

    沈廷煊愣住!

    她……

    好敏锐!

    ------题外话------

    就沈余祐这事儿吧,沈家还真不好说,就算是被戴了绿帽子还只能忍着!

    总不能直接对外说:沈余祐不育吧,且看明天渣女如何作死吧,有了孩子就真的觉得有恃无恐了……啧啧

    我家女主果然很厉害,咳咳,燕殊,你也和你家媳妇儿学学

    燕殊:(╯‵□′)╯︵┻━┻你都不让我出场,你让我怎么威武!

    我:我去码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