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91 赴会沈家,下药出事

正文 291 赴会沈家,下药出事

    ( )沈家

    这还是姜熹第一次到沈家,沈家距离燕家有半个小时的车程,沈家不若燕家老宅古朴,欧式化的建筑风格,倒是平添了许多现代气息。

    白色的大铁门,周围绿植很多,一进去,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花香。

    “燕老太爷,里面请,姜小姐,里面请。”沈家管家笑着招呼两个人进去。

    姜熹扶着燕老爷子进去,刚刚进去,就看见坐在客厅的莫雅澜,她正和叶楚佩说着话,身旁坐着叶芷珏。

    这是什么缘分啊,一天之内,居然可以碰见她们两次。

    “燕伯伯,您来了,快请坐!”莫雅澜和叶家姐妹起身,招呼燕老爷子坐下。

    “不妨,你父亲呢。”

    “父亲在书房,我马上去请他下来,您先坐一下。”莫雅澜说着连忙往楼上跑。

    叶楚佩倒是笑着给她们倒了茶,燕老爷子打量了她一样,心下却有些诧异,仪式没了,就这么住到他家了?

    这叶家真是……

    这老叶若是知道叶家居然会沦落到这种地步,估计能气得从棺材里跳出来吧。

    而此刻沈廷煊扶着沈余祐从楼上下来。

    沈余祐脸色白得有些吓人,他不停的咳嗽,嘴唇呈现出青紫色,穿着单薄的睡衣,衣服完全不贴身,露出的手腕脚脖,可以清晰的看见骨头边缘。

    “燕爷爷!”沈余祐开口,那声音嘶哑,就像是喉咙处堵着什么东西。

    “身体不好,就别下来了,去床上休息吧。”

    叶楚佩连忙过去扶住他,沈廷煊乐得松了手,站在一边不说话。

    “应该下来的,前些日子的事情,爷爷一直在生我的气,若不是燕爷爷开口,我估计是和楚佩……”沈余祐握住叶楚佩的手,“燕爷爷,您这份恩情……”

    “几句话而已,你说得太重了,快坐吧!”燕老爷子还能说什么,事情都已经这样了。

    姜熹压根不想理会他们,只是低头喝茶。

    “姜小姐,我再给您倒点儿。”叶芷珏忽如其来的关心让姜熹有些受宠若惊,看着她认真仔细给自己倒茶,心里却在暗想:这女人莫不是又憋着什么坏点子。

    而此刻沈廷煊上前,“叶二小姐也给我倒点儿吧!”

    他拿起一个空杯子放在叶芷珏面前,叶芷珏一愣,“茶水有些凉了,我去厨房弄点!”

    “让下人去吧,何必劳烦你!”

    沈廷煊看着她仓惶的模样,低头看着姜熹杯中那澄黄色的茶水,若有所思。

    燕老爷子询问沈余祐的身体,丝毫没注意这边的状况。

    “我的身体就那样,时好时坏的,倒是让燕爷爷挂心了,真是……”沈余祐抿嘴一笑,“我这是天生带来的病根,这辈子估计都……”

    “余祐,你别胡说!”叶楚佩打断他的话,“前些日子我们不是一起出去散散心么!”

    “就是,年轻人,多出去走走,整天在家,憋坏了身子。”

    姜熹还没喝口茶,茶杯就被沈廷煊一把夺了去。

    “你……”

    “口渴了,你介意?”

    姜熹抓狂,废话,这不等于是间接接吻么!

    沈廷煊煞有其事的伸出手指在茶杯边缘抹了一把。

    “咳咳咳咳……”沈余祐忽然剧烈的咳嗽起来。

    “大哥,喝点水!”姜熹睁大眼睛。

    沈廷煊居然将那杯茶直接送入了沈余祐的口中,等她从沙发上站起来的时候,那杯水已经尽数落入了沈余祐的腹中。

    叶芷珏一出来看见姜熹面前的空杯子,心里还在得意,姜熹,你让我出丑,我今天就让你在沈家颜面尽失。

    看看到时候这燕家会不会同意你这么一个伤风败德的儿媳妇儿。

    “大哥,怎么样,舒服点了么!”沈廷煊煞有介事的拍了拍沈余祐的后背。

    “就是嗓子有点痒。”

    “姐夫,喝水!”叶芷珏忙不迭的去倒水。

    沈廷煊手中把玩着空杯,倒是冲着姜熹一笑。

    那杯水!

    姜熹敢肯定,绝对有问题。

    这沈余祐的模样,奄奄一息的,他居然将这水直接给他喝了,看样子,他们兄弟也并不是表面看上去那般平和么。

    只是不知道这水里到底有些什么了,若是事发,这叶家姐妹又要如何自处。

    “姜小姐,喝水!”叶芷珏笑眯眯的盯着姜熹。

    姜熹抿嘴一笑,这女人葫芦里又在卖什么药,这是准备在沈家对付她?

    这个举动,很不明智。

    她若是出了点事,追究其责任,追不到她,沈家就要背黑锅,到时候可就好看了……

    沈老爷子和沈老太太从楼上下来,见着燕老爷子也是乐开了花,“老燕啊,我让廷煊去接你,你非是不让。”

    “你也知道我年纪大了,比较磨叽,干嘛让孩子等着我一个老人家啊,家里有司机,来这里也很方便。”

    “沈老爷子,沈老太太。”姜熹走过去,站在燕老爷子斜后方。

    “熹熹是吧,婚礼的时候见过,当时就觉得长得好看,别客气,在我们家就当是自己家,别那么拘束,坐吧,马上就吃饭了。”

    三位老人聊着聊着扯到了陈年往事,倒是聊得不亦乐乎,直至落座还在侃侃而谈。

    “余祐,你是不是困了?”叶楚佩看着脸色不太对的沈余祐。

    “要不你扶他上去休息吧。”莫雅澜开口,“芷珏啊,你陪你姐姐一起去!”

    姜熹抬头看了看莫雅澜,这沈夫人的态度很明显啊,就是不想让叶家姐妹上桌,她本来还以为这叶芷珏是来看望自己姐姐的,现在看着怎么觉得那么不对劲呢。

    “我……”沈余祐咳嗽了两声,“妈,我没事。”

    “你若是不舒服就说,让楚佩陪着你。”莫雅澜笑得十分和善。

    “楚佩……”沈余祐握住叶楚佩的手,“要不你陪我上去吧,燕爷爷,姜小姐,你们先吃,我先失陪了。”

    “没事,身体要紧!”燕老爷子侧头附在沈老爷子耳边,“医生呢?”

    “上午刚看过,吃了药就好。”

    这种娘胎里带出来的毛病,若是能根治也不会拖到现在了。

    两个人刚刚到了楼梯处,只听见叶楚佩一声尖叫。

    沈广平刚刚下班,是第一个冲过去的。

    “余祐……”

    楼梯台阶上一滩血迹,沈余祐一只手扶着墙壁,一只手扶住叶楚佩,他的脸色越发惨白,嘴角还残留着血迹。

    莫雅澜直接冲过去,一把将叶楚佩扯开,“余祐,怎么回事,刚刚不是好好的么,这是怎么回事!”

    沈广平直接抬手将沈余祐打横抱起来,就往楼上走,“叫医生!”

    莫雅澜愣愣的点头,整个沈家已经忙活起来。

    叶楚佩被莫雅澜推倒在地,愣是没爬起来,还是叶芷珏将她扶起来,她的手肘被摔得生疼。

    众人立刻往楼上走。

    姜熹看着仍旧端坐在座位上的沈廷煊,他端着茶杯,慢条斯理的喝了口茶,那蓝色耳钻在灯光下显得有些刺目。

    “你不去看看?”

    “死不了!”那话说得甚是无所谓。

    客厅在一瞬间就剩下他们两个人,姜熹走过去,“你故意给他喝的?”

    “如果不是他,就是你。”沈廷煊抬头看着姜熹,“难不成你想喝?你知道那是什么么!”

    “我可以选择不喝。”

    “可是我觉得这样才有趣啊。”沈廷煊放下茶杯,慢条斯理的起身,“生活太无趣了,总得给自己找点乐子。”

    “你就不怕那东西要了你大哥的命?”

    “熹熹……”沈廷煊忽然靠近姜熹,两个人离得太近,姜熹能够清晰地闻到他身上素净的香水味,很是清冽,按理说这种妖孽,应该更适合那种狂野的味道才对,“我又不是菩萨,普度不了众生。”

    “那是你大哥!”

    “哪也得看他有没有把我当成是弟弟啊。”沈廷煊伸手撩起姜熹鬓角的一缕头发,放在鼻下闻了闻。

    “熹熹……你跟了我如何,我肯定会对你好的。”

    “不好意思,我已经有燕殊了!”姜熹伸手将头发从他手中扯出,却硬生生的扯断了一根。

    “你可真残忍,我这是在对你告白呢!”

    “你并不喜欢我。”姜熹一语道破。

    “我蛮喜欢你的。”沈廷煊拒不承认。

    “不过是觉得我比较有趣而已。”

    沈廷煊轻扯嘴角,“能让我觉得有趣的人可不是那么多的。”

    “我应该觉得很荣幸么!”

    “最起码我不会害你,而且若不是我,今天吐血的人可就是你了。”

    姜熹轻哼,抬脚就往楼上走。

    沈廷煊看着躺在自己手心的头发,紧紧攥住!

    姜熹刚刚到楼上,就听见莫雅澜冲着叶楚佩大喊。

    “你别碰我儿子,给我走开,走——”

    “伯母!”

    “你别叫我,你每次来余祐就出事,你说你是不是要克死我的儿子才甘心。”

    “我就是想陪着他而已!”叶楚佩跪在床头,沈家有常驻的家庭医生,现在正给沈余祐做全身检查。

    姜熹无奈的叹了口气,你说女人何必为难女人呢!

    “你心里到底想的什么,你心里清楚!”

    “余祐也是喜欢我的,伯母,你就不能成全我们么!”若是放在平时,叶楚佩是不会和莫雅澜顶嘴的,不过今天有燕家的人在,燕老爷子若是看不下去,那么……

    最近沈余祐的身体每况愈下,莫雅澜更是不许她接近沈余祐,这可把她急坏了。

    “余祐不过是看在你们毕竟是未婚夫妇的份上,给你留了点脸面罢了。”莫雅澜这话说得甚是绝情。

    姜熹站在燕老爷子身边,甚是感慨。

    “够了,都别吵了!”沈广平开口。

    医生检查了半天,有些疑惑不解的看向众人,“他是不是吃了什么不该吃的。”

    “没有啊,他每天吃的东西都有记录的!”莫雅澜立刻招呼下人拿本子。

    姜熹离得不算远,看得十分清楚,这沈余祐一日三餐吃了什么,每样东西的分量都具体到多少克,虽然这么吃法是十分健康,可是……

    人活一辈子不就是吃吃喝喝么,这么活着能有什么乐趣啊。

    医生看了看记录本,“从这上面看倒是没什么问题,不过他好像服用了一些……”医生咳嗽一声,显得很是尴尬。

    “什么啊!”莫雅澜急切的问道。

    “就是吃了能让男女欢爱的药!”

    “你说什么?”莫雅澜睁大眼睛,在场的众人都诧异不已,姜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叶芷珏。

    她靠在一侧的衣橱上,脸色惨白,两个人的目光忽然撞上。

    叶芷珏慌忙垂下眸子,这个药难道不是被姜熹吃了么,怎么会到了沈余祐的腹中。

    姜熹忍不住腹诽。

    这女人当真是恶毒,这是准备让她在沈家彻底出丑啊,若是这事儿真的发生了,她都不敢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一些什么。

    “怎么可能,我们家没有这种东西!”莫雅澜根本不信。

    “确实如此,这药若是普通人必然是那个……”医生顿了一下,“只是大少爷身体不好,这个药又是十分霸道的,他的身体承受不住,这才吐了血。”

    “那他身体现在怎么样,没事吧!”

    “给他打了点滴,具体有没有事,明天还得去医院具体检查一下才能知道!”

    莫雅澜这颗心也没放下,居然反手就给了身侧的叶楚佩一巴掌。

    “雅澜!”沈老爷子喊住她,刚刚他看她着急沈余祐,疾声厉色的模样有些失控,她的脾气他是知道的,也没拦着,怎么就动手了。

    “爸,你别拦着我,这事儿我今天一定要弄清楚!”莫雅澜看着叶楚佩的眸子露出了一丝凶光。

    “伯母,我不知道啊,我真的不知道!”

    “除了你,谁会给余祐吃这种东西,余祐身子不好,我们家就是养个盆栽都要先看看对他的身体会不会有影响,更别说吃的,药物这些了,除了你,还有谁会这种东西过来!你倒是说啊!”莫雅澜显得异常激动。

    “伯母,真的不是我!”叶楚佩捂着脸,那模样甚是无辜可怜。

    “况且除了你,是会做出这种事!”莫雅澜轻哼,“就是看我最近要赶你走,所以迫不及待的要……”

    “雅澜!”沈广平打断他的话。

    “下去再说,让余祐好好休息一下!”沈广平拉扯着莫雅澜就出了房间。

    姜熹扶着燕老爷子的胳膊,慢慢往楼下走,只是这刚刚出了房间,莫雅澜直接甩开沈广平的手,冲到叶楚佩的面前。

    “叶楚佩,你知道你这是什么行为么,但凡是余祐出了什么问题,我就告你谋杀!”

    “伯母!”

    叶楚佩眼睛睁得很大,她完全不敢相信相信自己的耳朵,莫雅澜居然说了谋杀这个字眼。

    “我是真的不懂啊。”

    “除了你,还有谁,你倒是说说啊!”莫雅澜扫了一眼在场的众人,“除了你就是你妹妹,再不过……”

    莫雅澜轻哼,“你是想说是燕伯伯和姜小姐?”

    “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

    “人家犯得着么,况且对我们沈家这么熟悉也就是你了,除了你能做出如此下作的事情,我真的想不出别人!”莫雅澜先入为主,从一开始就认定了是叶楚佩。

    偏生又是催情药,叶楚佩的动机最大。

    “沈爷爷,你要相信我,我是真的不知道那个药是从哪里来的,沈爷爷……”叶楚佩直接跑到沈老爷子面前,直接抱住了他的大腿。

    “总要有个来源,若不是吃的,就是喝的。”沈老爷子倒是冷静。

    叶芷珏脸色一白,她颤颤巍巍的伸手摸了摸口袋,怯怯的往后退了两步。

    忽然撞到了一个东西,叶芷珏一扭头,就看见沈廷煊那张似笑非笑的脸。

    “啊——”叶芷珏被吓了一跳。

    “叶二小姐,怎么了?我有这么吓人么!”

    “不是!”叶芷珏艰难的咽了咽口水。

    “叶二小姐,你的东西掉了!”沈廷煊看着地上的白色包装纸,刚刚弯腰要捡起来,就被叶芷珏一下子踩在了脚底。

    “我自己来!”叶芷珏动作很快,将包装纸塞进了自己的口袋。

    姜熹冷眼瞥了一眼沈廷煊。

    这东西是他刚刚从叶芷珏口袋里摸出来的,这手法……

    可以去当扒手了。

    “这么紧张做什么。”沈廷煊说得漫不经心,“怎么吓得脸都白了。”

    “没有啊!”叶芷珏轻轻咳嗽一声,因为做贼心虚的缘故,她下意识的看了眼姜熹,却发现姜熹又在笑,而此刻他俩的动静已经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芷珏,你那个是什么东西!”叶楚佩忽然冲过去。

    叶芷珏忽然脑子一转,从口袋里摸出包装纸,“就是之前控制那个的药物而已。”

    姜熹轻笑,反应倒是挺快的。

    若是这般,也算是她的丑事,她不想被人知道也是正常,刚刚的举动倒是能够有一个合理的解释。

    “真的?”叶楚佩显然不信。

    “本来就是啊,这个有些丢人,我肯定不想被人知道。”叶芷珏干涩得咬了咬嘴唇,“姐,你该不会怀疑是我下的药吧!”

    “我……”

    “我根本就没碰过姐夫!”叶芷珏说得十分委屈,“我知道莫伯母因为那件事情很不待见我,所以我连接触姐夫的机会都没有,我又怎么可能给姐夫下药呢!”

    莫雅澜看到包装纸的时候,也觉得会不会是叶芷珏,可是听了她的解释,倒是十分合理,因为她很不待见她,所以根本不许她接近沈余祐,更别说下药了。

    “叶楚佩,你就别把责任往别人身上推了,自己的妹妹都污蔑,你也是够可以的!”沈廷煊添油加醋。

    “我没有,根本不是我做的,余祐的身体我清楚得很,我这么做有什么好处!”叶楚佩大吼。

    忽然瞥见一侧正和燕老爷子说话的姜熹,忽然抬手一指,“肯定是她!”

    姜熹愕然。

    “我?”

    “我们中午才碰过,你对我们姐妹一直都是怀疑敌意的,我妹妹更是因为你吃了不少亏,肯定是你,想让我们姐妹下不来台!”

    燕老爷子怒目而视,“放肆,你伸手指着谁呢!”

    叶楚佩被他疾声厉色的模样吓得身子一抖,手颤颤巍巍的放下。

    “爷爷……”

    “怎么着,这是准备将脏水往我们燕家身上泼不成!”

    “燕爷爷,我不是这意思!”

    “别叫我!”燕老爷子窝火。

    “楚佩!”沈老爷子看着好友这疾言厉色的模样,知道他生气了。

    姜熹伸手顺了顺燕老爷子的后背,“爷爷,您别生气,若是气坏了身子不值得,叶小姐不过是现在过于激动,才会像个疯狗一般乱咬人。”

    “你……”居然把她比作疯狗。

    姜熹缓步走了出来,“我倒是很想问一句,你们姐妹现在在京都名声已经这般,有什么值得我出手对付你们的,况且来沈家吃饭,事先谁都不知道,我也是临时被爷爷叫来的,我更不可能知道你们姐妹在,若是知道你们在,我估计也不会想来!”

    “你和沈四少那点破事,别以为旁人不懂!”

    “呦,我俩什么事啊,说来听听,我也想知道!”沈廷煊伸手摩挲着耳钉,眼中滑过一丝意味不明的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