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90 嚣张前任,喜欢男人(二更)

正文 290 嚣张前任,喜欢男人(二更)

    ( )一转眼姜熹回到京都也已经一周有余,这天原本约了叶繁夏去医院,燕氏临时有事,她去机场接客户,没想到燕持居然安排了楚衍过来。

    姜熹坐在副驾驶,楚衍就一边开车一边冲着姜熹傻笑。

    “呵呵……”

    姜熹轻轻咳嗽一声。

    “嘿嘿……”

    姜熹侧头看着窗外,这小子从小脑子莫不是受了刺激。

    “嫂子,外面有什么好看的啊,你多看看我!”正好路过一个红灯。

    姜熹扭过头,“楚楚,你有什么好看的……”

    “哪里都好看,你有没有觉得我有什么地方变了?”

    “喝酒又被人揍了?”姜熹拧眉。

    楚衍无语,“您能别总提喝酒这事儿么?”

    “因为还是有人第一次喊我妈,记忆犹新。”姜熹促狭道。

    楚衍叹了口气,打着方向盘,“嫂子,怎么总提这事儿啊,话说你怎么不去学个驾照,现在你出门若是没个代步工具会很麻烦的。”

    姜熹放在腿上的手默然收紧,“再说吧,我这手近期也不能学车啊。”

    “没事的,今天再去复查一次,肯定不会有任何问题。”楚衍一边说,车子已经驶入了医院的地下停车场,“我去找轩陌……”

    “不用麻烦他,我们自己去就行。”

    只是轩陌早就接了燕持的电话,在那边等着了。

    这还是姜熹第一次见着轩陌穿白大褂的模样,他戴着一副金丝边的眼睛,端着一个白色的马克杯,站在蓝色玻璃窗前,阳光从玻璃窗透进来,在他身上镀上了一层浅蓝色的光晕,他长得斯文俊秀,眉目如画。

    轩家世代行医,与生俱来的一抹清贵之气,就像是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那种世代积累起来的骄矜金贵可不是一天可以养成的。

    轩陌模样不若秦浥尘那般精致,不如燕殊邪肆,不像燕持冷峻,不似战北捷张狂,更不若楚衍这般可爱,白展庭也是斯文儒雅之人,只是那不过是皮相罢了,轩陌的儒慕之气那是由内而外散发的,光是站在那里就能够感觉到他周身的平和之气。

    “轩轩……”楚衍见着轩陌,直接就扑了过去,伸手抱住他的胳膊,轩陌拿开马克杯,有些无奈的看了一眼楚衍,抬头冲着姜熹一笑,“嫂子,我已经安排好了,嫂子随我来。”

    “麻烦了。”姜熹本想安安静静自己来复查,没想过惊动他。“快从我身上移开,重死了。”

    “你嫌弃我!”楚衍撅着嘴巴,一脸不乐意。

    轩陌打量着楚衍,伸手捏了一把他的脸,“最近是不是胖了。”

    “浮肿浮肿而已!呵呵……哈哈,浮肿!”楚衍冲着轩陌傻乐。

    姜熹在里面复查,轩陌就站在门口等着,楚衍蹲在一侧凳子上玩手机,“阿陌,下午我有个相亲。”

    “嗯,谁家姑娘。”轩陌喝了口咖啡,“这么倒霉。”

    “啊呸,是我倒霉好么,我妈难不成觉得我这辈子会打光棍?”

    “不一定。”轩陌微微垂头,看着自己的脚尖,楚衍的影子经由阳光照下来,落在他的脚边。

    “你下午有事么?”

    “5点有个手术。”

    “这么晚!”

    “嗯。”

    “陪我去相亲!”

    轩陌微微挑了挑眉,“你是真不怕别人把你当成是gay!”

    “我反正不是就是了。”

    说话间姜熹已经走了出来。

    “王叔叔,我嫂子手怎么样。”轩陌笑着走过去。

    “没什么事,本来也没伤到筋骨,就是疤痕可能褪得有些慢,我开了药膏,平时多抹抹,别的倒也没什么大碍。”

    “谢谢王叔叔,改天请你吃饭。”

    “多大点事啊。”

    楚衍乐颠颠的跑到姜熹身边,捧着她的手在手心反复看了许久,“可惜了这么好看的一双手,摸起来也挺嫩的。”

    “你再摸,等燕殊回来仔细你的皮!”轩陌冷哼。

    “行啦行啦,我知道,我就是怕嫂子走路会摔倒,我扶一下怎么啦,是吧嫂子!”

    “轩陌,你若是待会儿没事,我请你们吃个饭?”姜熹笑道。

    “嫂子,我待会儿有个……”

    “正好,一起去吧!”

    姜熹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事,就被拉到了相亲现场。

    这就尴尬了,因为谁都不会想到他们相亲的对象会是谁。

    居然是叶家姐妹。

    楚衍惊得下巴都掉了!

    我滴老妈啊,你这都哪里给我找的牛鬼蛇神啊,这世上的女人是死绝了么!

    这个相亲是一个月前就订好的,当时叶家也不懂楚衍和燕家关系好啊,能攀上楚家固然不错,反正就是相亲而已,叶家这段时间出了许多事,叶芷珏更是因为涉毒被抓,楚家一直在国外发展,似乎未曾注意到这些,这相亲也没取消,叶芷珏反正出来了,就在叶楚佩的陪同下过来了。

    五个人坐下,这画面……

    有些“美丽”!

    叶芷珏见着姜熹,自然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她看着对面分坐在姜熹两侧的男人,一个呆萌一个儒雅,却不知哪个是楚家小公子。

    叶楚佩显然没想到姜熹会过来,气氛一时间陷入了僵局。

    楚衍轻轻咳嗽一声,“那个……看完了吧,看完就结束吧。”

    叶芷珏刚刚从里面出来,完全变成了一个骨感美人,以前的模样还可以说是清秀,现在倒是有些吓人了。

    “楚少爷,你和我妹妹连一句话都没说呢。”叶楚佩开口。

    “说什么!”楚衍靠在沙发上,“嫂子,你觉得我和她配么?”

    “这个……”姜熹无语,这楚家人怎么搞得相亲,还真是什么人都敢介绍给自己儿子。

    “其实吧!”楚衍说着一把拉住轩陌放在桌面的手。

    轩陌心里真的是恨不得把这货千刀万剐了。

    “嗯哼——懂了么!”

    叶芷珏看着两个人“眉目传情”的模样,有些气急败坏!

    姜熹促狭的盯着她,那眼神满是不屑,她一拍桌子站起来,“楚衍,你什么意思!”

    “就是这个意思喽,看不明白么!”

    “你以为谁想和你相亲啊!”

    “so……”楚衍耸肩。

    “女人那么多,你居然喜欢一个……你既然是个同志,干嘛还要相亲,真是恶心!”

    “gay怎么了,碍着你了!”轩陌挑眉,“再说了,叶二小姐,说这话之前也请你打量一下自己,这相亲是一个月前楚伯母安排好的,她人在国外不懂京都变化,你认为就算楚衍看得上你,楚家能容得下一个劣迹斑斑的儿媳妇儿?”

    “你……”

    楚衍松开轩陌的手,饶有趣味的看着叶芷珏,“我说叶二小姐,你这般模样就别出来丢人现眼了,还以为嫁到国外就没事了么,嫂子,你觉得呢!”

    “人总要为她做的任何事情负责,无论好坏。”姜熹挑眉。

    “对了,这里是是我家的酒店,有句话叶小姐婚礼上我就想说了。”楚衍伸手整理了一下衣服。

    “你还想说什么!”叶楚佩只听说楚衍孩子心性,想着如果能瞧上叶芷珏,或许他们家还能有一线生机……

    偏生是和姜熹一起来的。

    “滚出去,以后我们楚家的任何地方都不欢迎叶家的人,脏了我家的地板。”

    “你……”叶芷珏哪里知道婚礼当天状况多么的激烈,精心打扮出来约会,居然就是一顿羞辱。

    “滚啊……”楚衍靠在沙发上,一脸欠揍模样。

    “走吧!”叶楚佩拉着叶芷珏就往外面走。

    “对了,把你们的账结了,别说我小气,给你们九折!”

    叶家姐妹险些呕血。

    楚衍刚刚送走两个人,立刻摸出电话给自家老妈打电话。

    “喂——妈,你是这么回事啊,给我安排的都是什么人啊,你都不知道,那叶家有多么奇葩,那个女人还被抓进去过,这一家没一个好人,我跟你说,你以后能不能关心一下京都的动向啊,别给我介绍不三不四的女人。”

    “嗯!”

    “还有啊,这叶家就是之前燕持一直在找的那家人,这家人真的不是个东西……”楚衍啪啦啪啦说了一大堆。

    姜熹饶有趣味的盯着他,见他口干舌燥,连忙送上一杯温水。

    “谢谢……”楚衍灌了一大口水,继续说,“妈,我跟你说,以后能不能长点心啊,你有本事去给大家介绍对象啊,你来来折腾我行么!”

    “说完了?”

    “差不多!”

    “我在做美容,挂了!”

    说完电话就被挂了,楚衍盯着电话愣了半天,“我肯定是捡来的。”

    “没事,楚大哥疼你就行。”

    楚衍郁闷半天,嘴巴里一直念叨着他是捡来的。

    楚衍叹了口气,点了餐,姜熹要去洗手间,楚衍跟着一起去。

    “嫂子,这边有点绕,你若是找不到路,给我电话。”楚衍笑了笑。

    “嗯!”姜熹一转头,就看见一个女孩怒气冲冲的朝着她走过来。

    姜熹还没反应过来,她就被人一把推开,差点撞到墙壁,“楚衍,你和我分手是不是就是为了这个女人!”

    “我……”楚衍直接走到姜熹面前,检查她是否受伤了。

    “楚衍!你说话啊!”

    “我们都分手了,你让我说什么啊!”

    “楚衍,我没同意!”

    楚衍歪着头,“我们早就分手了,你别整天在我家酒店晃悠!”

    “是不是这个女人!”女孩手指指着姜熹,姜熹身子一凛,扭头看向楚衍,“这女人有什么好!”

    “不是,你误会了,我不是……”

    “什么都别说了,你要多少钱!”女孩说着从包里摸出几张卡,“二十万够不够,还是……”

    “你够了!我们都分手了!”楚衍咬牙。

    “我没同意,为什么要和我分手,我们不是好好的么!”

    轩陌那边听着侍者说他们家小公子和人吵架了,立刻过来查看,这女孩……

    不是前些日子和楚衍打得火热的那位么,楚衍当时还问他女人都喜欢什么来着。

    他回答:钻石珠宝,强吻壁咚……

    “不合适就要分手啊!”楚衍无奈。

    “楚楚,怎么回事!”轩陌走过去。

    那女孩一见着轩陌更加激动,“你……”

    “我又怎么了?”

    “小姐,你知道你男朋友喜欢的是他么,你男朋友喜欢男人!”

    姜熹一愣,那个……

    “追本小姐的人都能排到京郊,你居然喜欢一个男人,楚衍,不行,我咽不下这口气!”

    姜熹嘴角一抽,“妹妹……”

    “还有这个女人,她都能做你妈了,你居然喜欢这种大妈!”

    姜熹本来还想劝她一下,这会儿好了,我这才二十出头好么!

    “反正我们已经分手了。”楚衍说得没心没肺,“这位是我嫂子,你别胡扯。”

    女孩咬了咬嘴唇,“反正我不同意,我都在这里等你两周了,可算是见着你了,楚衍,你说,你最近是不是在躲我!你如果不是心里放不下我,你为什么躲着我!”

    “我说大小姐,我是怕了你好么,今天要钻戒明天要珠宝,好啊,我都给你买了,可是你……”

    “我怎么了!”女孩上前一步,“我不过是想要和你亲热一下,不行么!”

    姜熹捂脸,这都什么事啊,她缓缓往轩陌身边移动,现在的女孩子都如此奔放了么!

    “我就是把你当女朋友,你却想上我,我能不躲着你么!”楚衍吼了一句。

    “扑哧——”姜熹捂嘴一笑,这家伙什么脑思维,燕殊是巴不得把她那啥,他可倒好,送到嘴的肥肉都不吃……

    “你……”女孩气结,“男女朋友接个吻都不行,你说,你是不是真的喜欢男人!”

    “我有精神洁癖,知道你之前交往过三个男朋友之后,我就对你没啥兴趣了。”

    “现在这个社会,谁没有交往过几个男女朋友啊!”

    楚衍指了指轩陌,“他……单身,23,处男,没接过吻,没和女孩拉过手!”

    “你……”女孩脸涨得通红。“什么精神洁癖,你是不是根本就不喜欢我,你要是不喜欢我,你和我在一起干嘛。玩我?”

    “这位妹妹,精神洁癖也是心理洁癖,这种就是在心里的心理世界所持有的一种强迫人格,强迫自己的心理世界要绝对情节,他们通常会特别在意自己的社交圈,会非常严格的审查与自己交往的人,一旦发现所交往的人某些东西是‘肮脏’的,就会立刻剔除自己的社交范围,即使是情侣,也有可能形同陌路,他应该一开始就问过你,有没有前任吧。”

    姜熹靠在一边,慢慢解释。

    之前楚衍在婚礼上就说过精神洁癖,她还以为他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还真的有。

    “所以说他不是不想和你接吻,是单纯觉得……”轩陌耸肩,“恶心!”

    “你……”女孩气急败坏,一直跺脚,“楚衍,我告诉你,你会后悔的!你一辈子都会打光棍!”

    “呃……”楚衍看着她跺脚离开,这才长舒一口气,“麻烦啊。”

    “你们交往了多久。”姜熹看向楚衍。

    “一天半!”

    “在哪里认识的。”

    “酒吧!她挺能喝的,我觉得还不错。”

    姜熹无语,当她没问。

    姜熹刚刚去了洗手间,楚衍刚刚要跑进去,就被轩陌从后面扯住了衣服,“阿陌,你干嘛!”

    “23岁,处男?”

    “呃……那个,我去洗手间。”楚衍逃也似的跑进洗手间。

    轩陌站在窗边,眸子飘向远方,显得有些无奈。

    姜熹走出来就看见他一脸无奈的模样,笑了笑,“怎么了?被楚楚刺激了?”

    “我还真是打了多年的光棍。”轩陌无奈的摇了摇头。

    “你这模样,上大学的时候应该很受欢迎啊。”

    “我跳了三次级,大学是本硕连读,和我一起的同学大多比我大四五岁,都拿我当弟弟,况且那时候也小,一心扑在学业上,也没想过这事儿,等毕业了,家里也没催,现在想想,我也该找个女朋友了。”

    “不行!”楚衍从后面跳出来,“你要是找了女朋友,我以后和谁玩。”

    “自己玩。”轩陌无奈,“怎么就是长不大啊。”

    “说得你好像大了我许多一样。”

    姜熹倒是有些羡慕楚衍的性格,天真无邪,他家人把他保护得很好啊。

    “嫂子,你晚上有事么,活色生香,我请客。”

    “不了,我想回去睡觉。”

    “嫂子,你怎么一点夜生活都没有啊,你现在过得和老年人一样,年轻人嘛,还是需要一点激情的。”

    “呵呵……”姜熹嘴角一抽,“你这种激情我不需要。”

    楚衍这种人就是好酒,却又不能喝,每次出了洋相,又一本正经的装糊涂。

    “那行,我送你回去,阿陌,晚上要不要碰面。”

    “今天的手术估计得到半夜。”轩陌看了看手表,“吃了饭就得回去。”

    楚衍送姜熹回去,刚刚进去,就看见了一辆不属于燕家的车子,蓝色的保时捷,停在一众黑色轿车中,显得格外晃眼。

    “这么骚气的颜色。”楚衍下车,盯着车牌看了好几眼,“京a333……8……”

    “进去坐坐吧!”

    “嗯!”

    楚衍一进门,就看见燕老爷子正在客厅喝茶,对面还放着一杯茶水,“燕爷爷好。”

    “楚楚来啦。”

    “燕爷爷,门口那辆骚气十足的车子是谁的啊,车牌也是够可以的,38……哈哈!”

    “呃,那个……”燕老爷子喝了口茶。

    “你说的莫非是我的车子?”沈廷煊不过是去洗了个手,没想到一扭头就被人说成是……

    三八!

    “呵呵……哈哈,燕爷爷,那个嫂子送回来了,我先走了,哈哈……沈四少,你们聊!”

    没等任何一个人开口,楚衍已经彻底从燕家消失。

    燕老爷子轻轻咳嗽一声,“廷煊啊,喝茶,你今天找我有什么事么?”

    “爷爷想请您去吃顿饭,他本来要亲自过来的,只是近来身体不大好,就让我来了。”

    “吃饭?”燕老爷子嘴巴嗫嚅着。

    姜熹不动声色的看着燕老爷子,沈家这是在为当时婚礼上的事情找个台阶下?

    爷爷为这事儿怄了一整天,沈老爷子也是了解他的脾气,这几天刚刚消了火,就让人来请。

    “就是吃饭?”

    “顺便叙旧,爷爷说婚礼那天都没有来得及和您好好说,趁着今天和您彻夜长谈。”

    “哼——老家伙!”燕老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

    “那燕爷爷是同意了?”

    “我晚些过去。”

    “我在这里等您吧。”沈廷煊恭恭敬敬。

    “不必啦,晚饭前我会到的。”

    沈廷煊前脚离开,燕老爷子就叹了口气。

    “之前那些老家伙,走得走,死得死,真的是见一面少一面,终究啊……”

    “舍不得这些老家伙啊,哎,我和他置什么气啊,都是一大半身子埋入黄土的人,多过一天都是恩赐,沈家小辈也没省心的,老沈这些年没被气死也是他脾气好,要是我啊,早就被气死八百回了。”燕老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

    “熹熹啊,燕持和繁夏今晚接待客户,估计回来很晚,你和我一起去沈家,你一个人在家我也不放心,陪陪我这个老家伙。”

    姜熹点头,心下暗忖,她总觉得沈家人都怪怪的,对叶繁夏的态度,对沈廷煊的态度。

    ------题外话------

    哈哈,我忽然觉得楚衍萌点好多,喜欢他的亲们举举手……

    ps:从今天开始就回复以往的更新哈,(*^__^*)嘻嘻……如果有临时的变故我再通知大家,群么么

    楚衍:咋滴,亲妈,你要把我拍卖了么!

    我:如果有人要的话!我不介意……

    楚衍:你觉得我值多少钱!

    我:那个……买你回去能干吗!肩不能扛手不能提,供着我!

    楚衍:小爷我辟邪!

    我:呵呵……你这模样还避孕呢!

    楚衍:(╯‵□′)╯︵┻━┻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