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88 面具男,燕殊救场(九更)

正文 288 面具男,燕殊救场(九更)

    ( )“长得贼俊!”一个一头长发的男人,直接掰过姜熹的身子,色眯眯的眼睛从她脸上移到胸口,大腿,眸子越发亮。

    “长得这么好看,不如让我先……”

    “你想死啊,你知道她是谁的妞儿么,你就想动手,不想活了么!”

    “不就是战北捷的么!”那人轻哼,“之前看见过她跟着战北捷一起去的部队。”

    “战家的人你也敢动,活腻了啊!”

    “大哥现在不就是想办了战家人么!”那人扯了扯头发,“我碰一下她怎么了!”男人说着一把扯过姜熹的胳膊,一股口臭味儿逼近,姜熹蹙起眉头,他的呼吸声就在他的颈侧,让她想吐。

    “他是背着上面那位的,若是被老大知道,一定会活剐了他,所以我才不让你跟着去!你以为战家人真的那么好惹!”

    “一个战家而已,现在就剩下两个光棍,有什么可怕的。”那人冷哼,“战北捷捉了我们大哥,虽然最后把他放了,不过他心里肯定咽不下这口气啊,他若是不出了这口恶气,以后怎么混啊。”

    “行了闭嘴,你说,你们一起的一共几个人!”那人扭头看向姜熹。

    “什么几个人?”姜熹装作不懂。

    “你们车上一共几个人!”

    “六个!”姜熹完全是胡诌的,他们反正不懂,干嘛不吓唬他们一下。

    “小妞,你可别诓我们,六个人?把你一个人丢下了?”长发男子笑得猥琐。

    “你们若是不信就算。”姜熹挑眉,她是做心理的,自然知道自己如何做,才能最大限度的降低敌人对自己的防备。

    “六个?”另一个人拧着眉头。

    “本来就是六个!”

    “不行,我得给老大打个电话,战北捷说不定就是故意设的埋伏,等着大哥上钩呢!”

    “不可能,他怎么会……”

    “若是大哥出了事,再把老大牵扯进去,这个责任谁来承担!”那人怒斥。

    姜熹仔细听着他们的话。

    大致的东西她已经猜想出来了,战北捷和刚刚那个光头男有仇,那人盯上了战北捷,等待是时机准备报复,可是他的举动并未得到他上面的人许可,一旦出事,这些人也得跟着遭殃。

    “可是……”长发男唯唯诺诺,一时间也有些拿不定主意。

    “你给老大打了电话,那大哥回来肯定没有好日子过的啊!”

    “就算不给老大说,老大事后知道了,你以为我们会有好果子吃!”

    那人慌忙摸出了电话,姜熹看着他拨通了一个号码,不一会儿便挂了。

    “老大怎么说!”长发男立刻将头凑过去。

    “老大马上过来!把这个女人绑到车里,等老大来了再说!”

    姜熹太阳穴还抵着枪口,她根本不敢乱动,索性这两个人一直在纠结告不告诉他们老大的事情,并未搜身,不然她铁定没有好果子吃。

    他们动作粗鲁,没有一点怜香惜玉的味道,姜熹被他们关进了黑色面包车中,窗户上贴着黑色的膜,里面的光线很暗。

    姜熹瞥见扭动身子,她的双手被反剪在身后,双脚也被绑住,动起来十分费力。

    外面的两个人一边抽烟一边说话,从外面也根本看不到里面的动静,姜熹打量着这个面包车,在驾驶位一侧发现了一把水果刀。

    她扭着身子挪过去,可是她的双手被反剪,她想要将刀子拿过来,十分费力。

    她背着身子去拿刀,好不容易摸到了刀身,还没等她欣喜,锋利的刀口就在她手心划出了一道血痕,姜熹闷声一声,倒吸一口凉气,若要用这把刀子割断身子,就必须不停的用手腕处去蹭,可是她根本看不清楚刀口在哪里,猝不及防手腕就被划出了一道口子。

    绳子一点松动的痕迹都没有,可是她的手已经疼得要麻木了。

    她能够感觉到手腕处的血沿着手指慢慢往下流。

    而此刻有车声由远及近,这片地方很偏僻,车子停在这里这个长时间,愣是没有一个车辆路过,姜熹心下一紧,莫非他们那个老大已经过来了?

    姜熹手上的动作加快,水果刀不大,小巧的刀口一遍一遍割着姜熹的手腕,她只想快点儿,再快一点儿!

    车子停住了,她听见了细细碎碎下车的声音,她心下一紧,牙齿用力一咬,“咯嘣——”一声,绳子瞬间断裂,姜熹扭头拿起水果刀,将脚上的绳子割断,她的双手已经鲜血淋漓,称着雪白的皮肤,显得十分骇人。

    姜熹伸手摸到裙子里的枪,颤颤巍巍的握住。

    扣动扳机,瞄准目标!

    很简单的!

    姜熹深吸一口气,调整呼吸,外面传来对话声。

    “女人?人呢!”极致嘶哑的声音。

    “里面!”

    男人直接朝着车子走过去,一侧的手下立刻帮忙将车门拉开。

    姜熹愣住了,面具!

    她下一秒钟已经拿枪抵住了那人的脑袋!

    就在一瞬间,有十几把枪瞬间面准了姜熹!

    男人带着黑色的面具,上面勾勒着白色的花纹,一朵硕大的白花,那形状很像是罂粟。

    他露着两只眼睛,就像是两个黑窟窿,深不见底,鼻子以下也完全暴露在外面,他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意,那双黑眸从姜熹血淋淋的手上扫过,再看看她颤颤巍巍握枪的姿势,莞尔一笑。

    “你快把枪放下,不然你今天休想活着出去!”一个男人大吼。

    “就算我不放下,难道我今天就能活着出去?”姜熹本来在车内还十分害怕,可是此刻她却十分冷静。

    她也必须冷静!

    “小姑娘,你别逼我们动手!”有一人喊道,说完一群人齐齐扣动扳机,那清脆的声响像是催命符,姜熹心下害怕,不过还是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

    “往后退,你们别逼我!”

    “你拿枪杀过人么!”带着面具的男子没有一丝惧色,他伸手摸了一把姜熹的枪。

    “我让你别动!”姜熹大吼。

    男人低头一笑,张嘴,那上面粘着姜熹的鲜血,他放在舌尖舔了一下,“甜的!”

    姜熹心里只有两个字!

    变态!

    他挥手示意身后的人将枪放下,“老大!”

    “怎么?我这个老大现在如此没有威慑力?”男人声音懒散,他的声音嘶哑,那是一种很奇怪的声音,像是从喉咙处发出来的,又像是从胸肺部发出的,带着气腔。

    众人齐齐放下枪。

    “你……”男人打量着姜熹,“战北捷的人!”

    “你闭嘴!”姜熹声音却显得出奇的冷静。

    男人微微一笑,“你能把枪从我脑袋上移开么,这枪挡着我的视线了,我都看不见你的脸。”

    姜熹秀气的眉头微微蹙起,“你别乱动!”

    而此刻一个男人气喘吁吁的跑过来。

    “老大,强哥把那人捉来了!”

    “不是战北捷!”

    “不是!”

    “战北捷若是这般轻易能被他捉住,那就不叫战北捷了。”

    姜熹手一抖,尉迟被抓了么!她的心脏像是被人陡然抓起来,分外紧张。

    “你放心,我手无寸铁,你可以把枪挪到我的太阳穴这里,别对着我的正脸,真的不舒服。”男人声音懒散。

    而此刻光头男,也就是强哥,扭送着尉迟到了这边。

    尉迟身上都是伤口,有一半的脸是红肿的,他看到姜熹整个人要从地上跳起来,却被那人用脚直接踩住后背。

    “别乱动!”那人拿着枪口抵在尉迟后脑勺。

    “你才别乱动,不然我就一枪崩了你的老大!”

    “你这娘们儿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强哥气急败坏,“你快放了我的老大,不然我立刻毙了这小子!”

    “那你看看你的枪快还是我的快!”姜熹将枪口往男子太阳穴抵了抵。

    “何必如此暴力呢!”男人无所谓的摊手,“阿强啊,你说这女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啊,若不是你惹了事,我会被人抵着枪口么!”

    “老大!”强哥急着要冲过来。

    “我让你别动,把人放了!”姜熹威胁道,幸亏第一个冲进来的是这个男人,若是他的手下,看这男人的模样,对自己的性命都不在乎,又怎么会在乎别人的。

    尉迟挣扎着要起来,强哥直接一脚踹在他的身上。

    “唔——”尉迟伸手捂住肚子。

    “你……”

    “小妞儿,你知道你威胁的是谁么!”强哥说着直接从地上拎起尉迟的衣领。

    尉迟身上大大小小都是伤痕,他的腹部有一个血窟窿,显然是中了一枪,那个男人朝着尉迟的腹部就猛地砸了两拳,尉迟闷哼一声,一口血吐了出来。

    “别打了,我让你别打了!”姜熹怒吼,枪口在男人脸上到处移动。

    男人双手插在口袋中,显得十分无所谓,话说……

    “小妞儿,你的枪能不能拿好了,别擦枪走火,打到别处!”

    姜熹抵着他的脑袋,“让你的手下别动了!”

    强哥却并没有停手的打算,仍旧是朝着尉迟脸上揍。

    “嫂子……唔——你别管我,能走你就走!”

    “你闭嘴!”姜熹瞪了尉迟一眼,扭头看向戴着面具的男人,“我说你让你的手下住手。”

    男人还是第一次被人拿枪举着,因为从来无人敢这么对他,而这般对他的人,从来没有人能活到明天这一刻。

    他不紧不慢的笑道:“如果我说不呢!”

    “啪——”姜熹反手就是一巴掌,直接打在男人的脸上。

    不仅是这个男人愣了一下,就是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强哥心吓得手一松,尉迟身子直接瘫软在地上。

    “老大!”

    男人露出的半边脸沾染上了姜熹的血渍,他伸手摸了摸下巴,“你……”

    “啪——”又是一巴掌!

    他戴着面具,所以姜熹几乎都是打他的脸下方,手碰到面具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男人兀自一笑,“小妞儿,你的胆子很大。”

    “你特么的还不赶紧放开!我一枪就崩了你!”强哥拿枪对准姜熹!

    “来啊!”姜熹双手握紧枪!对准了男人的脑袋。

    男人仍旧低头看着手指上沾染的血迹,嘴角噙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

    “你这么逼着我出手,莫非是想看着你们老大死在我手里?”姜熹瞪着强哥。

    “放p!”

    “那你继续逼我啊,我没拿枪打过人,也许就擦枪走火了,把你们老大直接崩了,到时候你就可以取而代之了,难道不是么!”

    “是么!”男人将手指放在口中吮吸,姜熹顿时觉得一阵恶心!

    这男人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藏在面具上的眸子越发的阴沉诡谲,和燕殊不同,他的身上都是阴鸷的气息,因为靠得近,他发现这个男人身上几乎没有一丝活人的气息,就是呼出来的气都是冰凉的。

    “老大,你别听她胡说!我根本就没有这个想法,这女人完全就是在鬼扯!”

    “我鬼扯,我刚刚都听说了,你根本没和你们老大说一声就来抓人,无论这车上的是不是战北捷,也必然是和他有关的人,这无异于是和战家宣战,真是对军人的挑衅,你有想过后果么,你自己一个人被通缉就算了,你现在却扯上了你们这一大帮子人,你是要多少人为一个你陪葬,况且……”

    姜熹冷哼。

    “谁知道你是自己私下出来的,说不定就是背后有人,到时候矛头对准了你们老大,你不是将你们老大往死路上面逼么,你还说不是想取而代之!”

    众人被她说得一愣一愣的,面具男倒是饶有趣味的看着姜熹。

    这女人有勇有谋,倒是有几分意思。

    很久没碰见这么有趣的人。

    “老大,你别听这个男人胡说,我根本就没有这个想法,她完全就是在胡扯,她就是要离间我们的关系啊,老大!”

    “我是那种会轻易被人挑拨的人么!”男人声音带着一种强大的压迫感。

    姜熹此刻手臂有些酸软,她环顾四周,都是他的人,她现在这样子,也根本逃不出去。

    最好的办法就是胁迫着这个男人一起走,可是她不清楚这个男人到底是谁,身手如何,若是被反将一军,那她不是前功尽弃。

    “放下枪。”男人声音忽而变得凌厉。

    “老大,这女人完全就是在胡说八道,我跟了您五年多了,难道您还不了解我么!”

    “我自然是了解你的。”

    “老大……你不能听这个贱人胡说八道啊!”

    “放下枪!”

    而此刻不远处传来了一阵车声。

    燕殊接到尉迟发来的求救信号,立刻就赶了过来,看到一群黑衣人,整个人的心脏都紧紧收缩。

    熹熹……

    燕殊直接跳下车,朝着这边走过了来。

    十几把枪立刻瞄准了他,男人余光微微扫过去,“原来是燕二少,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姜熹一见是燕殊,心下松了口气,男人注意到两个人目光之间的交流,这女人……

    是燕二少的妞儿?

    战北捷也从车上下来,他们也带了许多人,这一时间,双方人僵持不下。

    “关戮禾,你这是什么意思!把我兄弟打成这样。”

    燕殊看着尉迟,面色更加冷凝。

    “这是我一群不成器的手下做的,我这不赶紧过来赔罪了么!”关戮禾示意身侧的人将枪放下,“燕二少,我不可不懂这是你的人!”

    “小妞儿,你也该把枪放下了吧,这么多人呢,我也不会对你如何的!”

    “你先把尉迟交过去!”

    “放心,会交个你们的!”男人眯着眼睛邪笑。

    燕殊看着姜熹鲜血淋漓的手,心下像是被东西鞭笞一般,疼得呼吸都困难。

    “熹熹,没事了,过来!”

    姜熹见尉迟已经过去,她的双手一软,若不是那扳机已经嵌入了她的伤口中,那枪就掉了。

    姜熹看向燕殊,眸子里瞬间蕴蓄了一丝水光。

    燕殊上前一步,姜熹朝着燕殊扑过去。

    “马丹,原来是燕二少的人,我刚刚还想亲两下来着,长得贼俊,太可惜了……”

    “砰——”面具男一脚踹在嘴巴还在喋喋不休的长发男胸口,男人蹲在地上,嘴角噙着一抹血迹,“老大!”

    “给我拖下去!”

    姜熹已经扑到了燕殊怀里,她可不懂那男人身手如此了得,那他刚刚……

    为什么不动手!

    ------题外话------

    白天也许还会有更新,所以大家还可以再期待一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