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87 不同的恩爱方式,遇袭(八更)

正文 287 不同的恩爱方式,遇袭(八更)

    ( )燕氏

    燕持和叶繁夏刚刚到了京都,公司有一大堆事情急着处理,燕持看着叶繁夏一摞文件接着一摞的往他面前扔,微微拧起眉头,“繁繁……”

    “现在是上班时间,你需要工作!”叶繁夏指了指他面前的文件,“左边是今天必须要处理好的,右手边是明天要用的。”

    “我已经签了一个上午的字了,我们去吃个饭。”

    “我帮你定了外卖,很快就到。”

    “你让我吃外卖?”燕持轻笑,很是无奈。

    “你觉得你有时间出去吃饭?”

    “好歹我也是你男朋友啊,我工作了一上午,你都不知道心疼我一下?”燕持气得跺脚,陪她去了一趟老家,这女人脾气倒是一点都没改,就不能对自己温柔一点?

    “给你加了一个鸡腿!”叶繁夏低头整理文件。

    燕持嘴角一抽,他要的难道就是一个鸡腿?

    他唐唐燕氏集团的总裁,就是为了一个鸡腿在奋斗么!

    “不满意?”叶繁夏见他没动静,抬头看过去。

    “你觉得我是一个鸡腿可以打发的人?”

    “所以我给你要了两个鸡腿。”

    叶繁夏那表情明显在说,不用夸我,我就是这么了解你。

    燕持气得跳脚,可是面对她,他又一点办法都没有。

    很快另外的秘书将外卖送到,“总裁,叶秘书,你们的外卖。”

    燕持看着两份外卖,嘴角抽出不止,“我不吃这种打包的东西。”

    叶繁夏不说话,只是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拿来了一个餐盒,将里面打包的饭菜,又原封不动的移到了自己餐盒里,递给燕持,“我的餐盒,你总不会嫌弃了吧。”

    燕持简直想哭,为什么他谈个恋爱就要变成这样。

    以前,叶繁夏虽然难搞,可是她从不给自己加班,现在倒好,逼着自己加班啊,他以前中午还能回家吃饭,或者自己去外面吃顿好的,现在就沦落到吃盒饭了?况且……

    你别当着我的面把饭倒过去啊,你是自己傻,还是把我也当成了傻子。

    “喏——”叶繁夏将自己餐盒中的青椒肉丝尽数拨给了燕持,“你多吃点,我饭量小。”

    对于女朋友这般贴心的举动,燕持自然是满心欢喜。

    只是他一口肉丝吃下去,叶繁夏就幽幽说了一句,“我的事情已经忙完了,你下午还有一堆事!”

    燕持无语望天。

    他怎么觉得自己不像是这个公司的老板了。

    吃了饭,叶繁夏去冲洗餐盒,燕持长舒了一口气,立刻给秦浥尘拨了个电话。

    秦浥尘此刻正沐浴在阳光下,穿着一个大裤衩,头顶一把遮阳伞,手边放着椰汁,一脸惬意的看着沙滩上正在玩乐的母子。

    秦序羽到了夏令营那边,不出一天就惹了祸,把人家小姑娘的辫子用口香糖整个黏糊起来了,气得人家父母直跳脚,没办法,那边待不下去了,就只能带来度假。

    他一只手捏着电话,神情惬意,“有事?”

    那磁性华丽的嗓音,透着懒散。

    “你之前不是一直想把繁繁挖过去么!”

    “怎么?现在想把她让给我?”

    “我以前觉得把她安排在自己手下工作,近水楼台先得月,也好保护她,现在我觉得真特么的操蛋!”

    “呵呵……我之前要人你干嘛不给,现在要给我了?我不要了!”

    “你……”

    “之前不过是喜欢看你的反应而已,现在她都是你的人了,就算是到了我这边,我都不敢使唤她,我干嘛花钱请个菩萨回来供着?”

    “秦浥尘!”燕持咬牙,“工资我划给你!”

    “和心爱的人一起工作,你应该开心才对,信号不好,我先挂了!”秦浥尘说着将电话挂断。

    燕持咬牙,这个混蛋。

    叶繁夏推门进来,手中拿着一本杂志和一杯咖啡。

    燕持本来以为咖啡是给自己,这刚刚准备伸手去接,叶繁夏已经自己坐下喝了起来,过了半晌她才看了看燕持:“到点了,你可以工作了。”

    燕持嘴角抽了抽,“我想去一个洗手间。”

    “十五分钟前你刚刚去过,你尿频?”

    “呃……”燕持语塞,坐下低头看文件。

    “我想喝杯咖啡,我自己去冲。”

    “我帮你,你继续看文件!”

    “我觉得有些饿,我们出去吃点东西吧。”

    “想吃什么我帮你买,你可以继续工作!”

    燕持跳脚,“我就是想和你出去转转不行么!”

    叶繁夏一愣,她直接朝着燕持走过去,燕持一愣,这眼神,“那个,我还是继续工作吧,你别生气!”

    燕持话音未落,一个轻柔的吻就落在他的额前,“一起工作应该也算是约会吧。”

    她的声音轻柔,带着一丝蛊惑,燕持看着面前这张小脸,顿时有些心跳加速,一起工作就是约会?

    这也算约会?

    “继续工作吧,早点下班我们去吃东西。”叶繁夏笑着走开。

    燕持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他居然觉得她说得有几分道理。

    到了傍晚,燕持接到了燕殊的电话,他已经忙得差不多了,“喂——”

    “明天我让人送熹熹回去,你若是自己没空,就让燕隋去xx那里接一下。”

    “嗯!”燕持伸手准备系纽扣,叶繁夏走过去,抬手帮燕持系领口的纽扣,她的手若有似无的碰到他的胸口,表情认真而又专注。

    “燕大少,你在听我说话么!”燕殊蹙眉,将手中的一份地图放在一边,马上又要开始军演了,这次的地点地形比较复杂,有些头疼。

    “我听见了,我会安排的。”

    燕持挂了电话,伸手搂住叶繁夏的腰。

    “啊——”叶繁夏猝不及防,整个人跌入燕持的怀中。

    燕持勾起她的下巴,细细密密的吻落在她的唇边,叶繁夏紧张不安的伸手攥住燕持的衣服,燕持伸手轻抚她的头发,“放松……”

    他轻轻啃咬着她的嘴唇,那倒不像是在亲吻,倒是有些像爱抚。

    直到感觉到叶繁夏的放松,燕持才长驱直入,直接撬开了叶繁夏的唇齿,叶繁夏睁大眼睛,这一切来得猝不及防,她一点准备都没有。

    “唔——”

    这个吻过于激烈,叶繁夏想要将他推开,可是他俩力量悬殊,她挣脱不开,只能愣愣的站在那里,任由着燕持予取予求。

    “繁繁……”

    “嗯……”女人声音此刻细软的像是一只温顺的猫咪。

    “真乖。”

    叶繁夏脸涨得通红。

    另一侧的私人小岛

    燕笙歌实在不明白,为什么秦序羽会对一堆沙子情有独钟,他已经坐在沙滩旁玩了整整一个下午,将自己双腿埋进沙子里面,再拿出来,乐此不疲。

    燕笙歌裹着一件防晒衣就朝着秦浥尘走过去,“刚刚谁来的电话。”

    “燕持。”

    “他和叶子回来了?”

    “被叶子压着工作呢。”秦浥尘抿嘴一笑,将椰汁送到燕笙歌嘴边,燕笙歌喝得有些急了,那白色椰汁从她嘴角滑落,落在锁骨处,又慢慢往下移……

    燕笙歌拿起一侧的毛巾就要擦拭。

    没想到秦浥尘居然直接凑头过来!

    燕笙歌立刻用毛巾盖住了他的头,“秦浥尘,大白天的,儿子还在那边,你别耍流氓。”

    “小羽一个人玩得挺好的,你一直在照顾他,是时候照顾一下他爸了吧。”秦浥尘抬头冲着燕笙歌一笑。

    这人长得妖孽,笑起来更是眉眼上翘,显得越发勾人。

    秦序羽听着动静抬头看了一眼别别扭扭的两个人,拿着玩具就往这边走过去。

    “你们要抛下我了?”

    “不是宝贝儿,我们……”

    “我和你妈咪有些话要私下说!”秦浥尘说着扯着燕笙歌就往屋里走。

    “宝贝儿,别玩太晚,待会儿一起吃晚饭!”

    秦序羽不情不愿的哦了一声。

    而晚饭可想而知,就是他一个人,“小少爷,您还需要点什么?”偌大的餐桌就坐着秦序羽一个人,秦序羽慢条斯理的放下筷子,“把这个,这个,这个,给我处理一下,放在盘子,我给爹地妈咪送过去!”

    “好的!”

    燕笙歌被秦浥尘折腾的没什么力气。

    “你别乱动了!”燕笙歌伸手拍了拍他的后背。

    “我没乱动!”秦浥尘搂着她,在她侧脸问了两下,“笙笙,我们再要个……”

    “砰砰砰——”忽然想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秦浥尘脸色一变。

    “儿子来了,去看看!”燕笙歌胳膊都懒得抬。

    秦浥尘裹着睡袍出去。

    秦序羽端着一个餐盘站在门口,“喏——”

    “你吃过晚饭了?”

    “爹地,本地时间八点了,我等了你们一个小时,你们都不下来,我就自己吃了,这是给我你们留的,你别饿着我妈咪。”

    “我从来不会饿着她。”

    秦序羽歪着脑袋,想了半天也没弄明白他话中的意思,“你明明经常饿着妈咪,经常不让她吃饭!”

    “她已经吃饱了!”

    燕笙歌伸手捂住脸,这个混蛋,和一个小孩子胡说什么呢!

    “秦浥尘,我饿了!”

    “嗯!”秦浥尘将餐盘递给秦序羽,“你妈咪不吃这个,乖,自己回房玩。”

    秦序羽歪着脑袋,妈咪不吃这个?那她吃什么!

    燕笙歌看着秦浥尘光着手进来,愣了一下,“我的吃的呢!”

    “吃我还不够?还是我不如那些好吃?”秦浥尘一边说一边脱衣服。

    燕笙歌捂脸,这厮还可以再不要脸一些么!

    第二天

    燕殊很早就出去了,姜熹自己收拾了一下东西,提着行李往外面走,尉迟笑呵呵的过来接她,“队长一大早去开会了,估计中午都赶不回来,嫂子,我送您上车。”

    “麻烦你了!”姜熹跟随着尉迟缓步走出了部队,刚刚出了部队大门,她忍不住扭过头,后面传来震天的喊声,离得远了,可是听得却越发清晰了。

    “嫂子,快上车吧,天气热。”

    “嗯!”姜熹点了点头。

    “嫂子,您做好了,山路可能有些颠簸。”送她回去的只有尉迟一个人。

    来的时候是六个人,唧唧喳喳的,姜熹觉得烦躁,这会儿只有一个人,却又觉得十分冷清。

    “嫂子,之前在丰都的时候,你走得急,都没有来得及和您好好打个招呼,我跟着队长好多年了,还是第一次见着他对一个女人这么上心呢。”

    “你跟了他多久啊。”

    “掐头去尾算起来,有六年了。”尉迟笑了笑,他的皮肤黝黑,驾驶方向盘的手关节处有一处粉嫩的疤痕,是新伤。

    “队长这个人其实嘴硬心软,对我们这帮兄弟很不错,以前出任务,他永远是冲在最前面的,说起来,我们兄弟几个人,队长给我们都挡过枪子儿,我们这些人绝大部分能活到今天,真的特别感激队长。”

    姜熹侧头看着窗外,“燕殊平时都喜欢干嘛啊。”

    “他啊,喜欢叼着草,坐在草地上发呆,一愣神就是一整天,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一转眼都过去了两个小时。

    姜熹抿嘴一笑,而此刻车子忽然剧烈的颠了一下,只听见“砰——”的一声,车子左前侧忽然往下一陷,姜熹身子一抖,连忙伸手扶住车窗。

    “怎么了?”

    “好像是车胎坏了,您别急,有备用的!”尉迟说着跳下车。

    姜熹紧跟着下去,尉迟坐在左前侧的车轮处,他伸手捏起地上的钉子。

    姜熹走到他身边,“钉子?”车轮就是被钉子扎破的,最主要的是这边上不止一颗钉子,而是错落有序的摆放着一堆。

    尉迟立刻扔了钉子,抬手从腰侧口袋中摸出了一把枪,拉着姜熹就往一侧的草丛冲。

    “尉迟……”

    “别说话!”尉迟神色紧张,他们莫不是被人盯上了?

    杂草丛生,荆棘密布,“嘶——”姜熹伸手捂住腿,她的腿上被杂草剐蹭,很疼。

    尉迟停了一下,脱掉外套,给姜熹裹在腰上,“尉迟,我不用……”他里面只有一个白色无袖衬衫。

    “裹着,你的裙子很容易被刮坏!”尉迟拉着姜熹继续往里面走,找了个视野开阔的地方蹲下。

    而此刻迎面而来一辆黑色的面包车,从里面下来六个人,直接就往他们的车子里面冲。

    “大哥,就是这个车!”

    “大哥,没人!”

    “怎么可能没人!给我找!”光头男子一声令下,几个人立刻分散开来。

    尉迟示意姜熹坐在地上,“嫂子,你蹲在这里,这个给你!”尉迟将手中的枪塞给姜熹。

    和她想得不一样,这把枪很烫,“我不要,你给我这个做什么!”

    “你在这里别动,我去把他们引开,就六个人,我很快就回来。”

    “尉迟,你别走!”姜熹伸手扯住他的胳膊。

    眼看着那群人往这边逼近,尉迟直接扯过一侧的草往姜熹头上盖,“用枪很方便,扣动扳机,然后瞄准目标,知道了么,我去去就回来,嫂子,你别乱动!”

    这边的动静已经引起了那边的主意,“大哥,那边好像有人!”

    “去看看!”

    没等姜熹再说话,尉迟已经像个灵活的兔子直接钻入了草丛中,他弓着身子,发出了窸窸窣窣的声响,“砰——”枪声距离姜熹不过十米的距离,她蹲在那里,草丛很高,几乎将她淹没。

    “砰——”

    “你们愣着干嘛,快给我追!”光头男眼看着人越走越远,越发气急败坏。

    “特么的战北捷,老子今天不崩了你,我就不是人!”

    姜熹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巴,那人距离自己不过五米的距离,他的脚踩在草上的声音,她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大哥,那人跑得太快了,我们追不上!”

    “废物,追不上就开车追,快点!我今天一定要毙了他!”

    她听见了车子引擎发动的声音,车轮碾压草丛,发出了刺耳的噪音,姜熹死死捂住嘴巴,直到车子从她不远处碾压过来,声音越来越远,姜熹才敢伸手摸手机,这才发现手机居然没了!

    一定是刚刚跑得太急,忘在车里了!

    姜熹看着手中的枪,将它放在自己的裙子口袋中,扭头往车里冲,她打开车门,应该是在这里的啊,怎么不在啊!

    “呦呵,没逮着战北捷,倒是捉了这么一个漂亮的小妞!”

    冰凉的枪口抵住她的后脑勺,姜熹整个人瞬间沉了下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