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86 烂桃花,看够了么!(七更)

正文 286 烂桃花,看够了么!(七更)

    ( )医务室

    姜熹拿着勺子将粥喂到燕殊嘴边,“怎么不吃?”

    “熹熹,我发誓,我真的和她没什么,那个女人就是最近在纠缠我而已,我刚刚都把她打发了。”燕殊冲着姜熹咧嘴笑。

    “吃饭吧。”姜熹笑了笑。

    除却之前姜姒勾引过燕殊,姜熹还是第一次碰见有人对他死缠烂打,一直以来都是燕殊追着她跑,她都要忘了,抛却这人有时候的厚脸皮,他其实是个十分有魅力的男人。

    不一会儿尉迟推门进来,“队长,战队找你,射击场那边!”

    “我马上过去!”燕殊随意擦了擦嘴,拿起衣服就要走。

    “你这样要去做什么!”姜熹细长的眉眼微微蹙起。

    “要训练,待会儿就回来,你在这边等我!”燕殊一边穿衣服一边往外面走。

    姜熹再抬脚追出去,两个人已经消失得没了踪影。

    “嗯?燕队长出去了?”

    “嗯!”姜熹四处张望,部队很大,满眼都是军绿色的身影,戴着帽子,远远地,根本看不清楚人的脸。

    “要去找燕队长?”

    “射击场在哪里?”

    “差点忘了,前些日子部队搞了个射击比赛,燕队长好像参加了。”

    “他和我说训练……”姜熹深吸一口气,“他的胳膊可以射击么?”

    “去看看!”

    两个人说着就往外面走。

    姜熹还没到那边就已经听见了震耳欲聋的枪声,她还是第一次听见枪声,吓得她身子一哆嗦。

    射击场

    燕殊个子很高,他站在人群中也显得分外惹眼,姜熹一样就看见了他,就好像是有心灵感应一样,燕殊扭头看了一眼姜熹,微微扯了扯嘴角,姜熹根本无法进去,周围都是人,而且边上已经被完全封住了。

    十个人为一组,分别上去,每个人十发子弹,是淘汰赛制,就看最后谁能胜出了。

    尉迟见到姜熹过来,连忙拨开人群将她往后面扯,“燕殊就不能不参加么,他胳膊还没有彻底好。”

    “嫂子,这个事情你和我说没用啊。”

    “他右胳膊受伤了,他要怎么射击啊!”

    “队长左手也不差。”

    姜熹再抬眼的时候,燕殊已经在娴熟的装子弹了,他的手法老练,眸子微微眯着,站在人群中就是穿着同样的衣服,他仍旧是最突出的那一个。

    “下一组!”负责指挥统筹的人声音嘶哑。

    燕殊走到了自己所在的标靶处,众人都在检查自己的设备,燕殊则是冲着姜熹一笑。

    “开始!”

    又是一阵震耳欲聋的枪声,燕殊抬起胳膊,瞄准了好一会儿……等众人十发子弹都打完了,他才忙不迭的开始射击。

    显得那般从容不迫。

    “其实队长这么做也是有原因的。”尉迟解释道,“我们这群人刚刚被调过来,部队里不服队长的人不在少数,必须要找机会证明自己,不然的话,以后作战指挥也会出问题的,若是发生意见分歧,不排除有刺头会不服从指挥。”

    “队长和战长官关系斐然,猜测他走后门来的人不在少数,在部队立足只有一个条件,那就是你要够强悍!”

    姜熹盯着燕殊的背影,他是最后一个打完的,十发全部都是十环。

    只是这不过是个开始,淘汰赛制让他不得不一直比赛,这个枪虽然不大,可是枪发射往后的冲击力很强,他整个人都绷着,身子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燕殊咬着牙,愣是比完了所有的比赛。

    直到最后一刻,他捧起了奖杯,被众人围在中间,燕殊才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胳膊有伤,我得去处理一下。”

    姜熹连忙过去扶住了燕殊,“怎么样?还能撑得下去?”

    “你也太小看我了,我刚刚射击的时候,是不是特别帅。”燕殊抿嘴一笑。

    姜熹咬着嘴唇不说话,到了医务室,绷带刚刚解开两层,里面的血水已经渗透了出来。老方叹了口气,“其实你不用这么拼命的,不必这么急着证明自己。”

    “我可不想被人说是关系户。”燕殊轻扯嘴角。

    “以后会有各种机会证明自己的实力,你这伤口当时怎么伤的,伤口缝了两次。”

    “嗯。”燕殊伸手捂住姜熹的眼睛,“别看了。”

    “没事!”姜熹握住燕殊的大手,缓缓落下,伤口裂开了一条缝,好在问题不大。

    “年轻人啊,一定要好好爱惜身子,不然等你们老了,就会后悔的,若不是真的到了拼命的危急时刻,别那么玩命。”老方叹了口气,拿着棉球给燕殊处理伤口。

    等到老方离开,姜熹一直盯着燕殊的肩膀看,久久不说话。

    “你知道我之前到部队的时候,一直被人欺负么?”

    “还有人能欺负你?”姜熹抿嘴。

    “来部队之前,其实我一直觉得自己身手还不错,只是到了这边才发现自己多么弱小,部队这地方也是弱肉强食的,谁都不想落在人后,第一次体能测试,我是倒数第二。”燕殊想起以前的事情,兀自一笑。

    “爷爷打了电话过来,把我训斥了一顿,我心里却并不觉得羞耻,你也知道我这人脸皮厚,只是后来参加了一次军事演习,被人活捉,当时那边的人就说……”

    “这不是谁谁家的孙子么,弱旅一个,细皮嫩肉的,一看就是没吃过苦的,就他这样也能当兵,莫非真的是来当文艺兵的,真是给他们燕家丢人啊,燕老爷子以前多厉害的一个人啊,怎么会有如此孬种的孙子!”

    “我这人厚颜无耻习惯了,却容不得别人侮辱我的家人,就和他们打了一架,被记了打过,关了禁闭,放假回家,又被爷爷揍了一顿。”

    “爷爷和我说,部队那个地方最不缺的就是英雄,但是孬种……”

    燕殊轻扯嘴角,“我是第一个!”

    “如果我不想参军,就立刻让我回来,不让我给燕家丢人现眼!免得实战我临阵脱逃,丢了国家的脸。”

    “其实我一直都是浑浑噩噩的过日子,我真的对什么都无所谓,只是一直被人捧着,说你是燕家二少爷,而此刻你却只能被人踩在脚下,在部队这种地方,谁会看你来自哪里,谁会管你是谁的孙子,是谁的儿子,大家看得都是实力,只要你足够强大,你就可以成为大家追捧的对象,而我……”

    “不想做什么兵王,却不想我的家人跟着一起丢人。”

    姜熹伸手抱住燕殊,“燕殊……”

    “嗯?”

    “下次放假回家,我们去领证吧!”

    “什么?”燕殊觉得自己有些幻听。

    姜熹十分认真的看着燕殊,“我说,我们回去就去领证结婚吧,好不好……”

    燕殊看向姜熹的眸子深处,忽然咧嘴一笑,伸手将姜熹整个人抱起来,“哈哈……熹熹,你说真的么!结婚?”

    “是领证!”

    “熹熹,你可得想好了,和我结婚,就不离婚了,你要知道我们这是军婚!”燕殊看向姜熹。

    “我知道啊,我可没想过会和你分开!”姜熹拍了拍燕殊的肩膀,示意他放自己下来。

    “不对,我已经立刻去打结婚报告,我现在就去!”燕殊说完拉着姜熹就往外面跑。

    战北捷本来还想来看看他,看他生龙活虎的从医务室跑出来,倒是一愣,这虎虎生风的模样,哪里像是病人啊。

    看样子自己真是白担心了。

    傍晚时分

    燕殊去开会,姜熹收拾了东西去浴室洗澡,这刚刚进去,就看见了在脱衣服的吕艳艳,还真是冤家路窄。

    其实也不能这么说,这军区就没几个女人,男浴室倒是零星分散着有好几个,这女浴室地处偏僻,而且只此一间,姜熹手里抱着盆,里面装着洗漱用品,吕艳艳看到姜熹也是一愣。

    她并不是一个人,还有几个女的围在她身边,几个人叽叽喳喳的,好不热闹。

    “艳艳,你在看什么?”几个女人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

    好漂亮的女人。

    姜熹穿着短裤,一个简单的大号衬衫,几乎遮住了臀部,露出了短裤的边缘,一双大长腿,白嫩而又修长。

    这些文工团的人,常年都在各个部队进行汇报演出,皮肤和姜熹自然是不能比的。

    吕艳艳脱掉衣服,伸手挤了挤胸。

    她对自己的身材一向很满意。

    姜熹促狭的看着吕艳艳,眼中透着一丝不屑。

    她直接脱掉衣服,开始解内衣,吕艳艳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她身材是真的很好,而且皮肤很白,在白炽灯下几乎在发光,素净白皙的脸,就算是一点妆不带,仍旧美得惊心动魄。

    姜熹冷眼扫了一眼吕艳艳,穿着军装的时候倒是没发现。

    她的胸也不大嘛!

    而且屁股很瘪,基本上和s型的身材无缘。

    “这女人是谁啊,没见过啊!”

    “是啊,我们来这里好几天了,大多数的军嫂我们都见过啊,这个倒是没怎么见过!”他们每日都辗转各个团部演出,白天太阳大,他们基本不出门,自然大多数没见过姜熹。

    “好了,快进去洗澡吧!”有人催促道,眼看着吕艳艳的神色越发不对劲。

    “说说而已嘛,不过她好白啊,浑身都白。”

    “那是燕队长的女朋友!”有人小声嘀咕,在空荡的浴室,就算是她刻意压低声音,仍旧可以让人听得十分清晰。

    吕艳艳掀开浴室的帘子,进入里面,就姜熹一个人在洗澡,姜熹看着她怒气冲冲的朝着自己过来,只是打着沐浴露,却不说话。

    吕艳艳看着她淡定的模样,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站在那里,愣是把脸憋得通红。

    “你有事?”姜熹开口。

    “你叫姜熹?是个心理医生?”

    “嗯。”

    “你和燕队长在一起多久了。”

    “我们一见如故,恨不得每天都黏在一起,这和认识多久有关系么!”

    “我们马上要军演了,你很快就要走了。”

    “然后呢!”

    “燕队长每天都在部队,你和他一年都见不到几次面,能有什么感情,但是我就不同了,我可以申请到这边,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天天见面,分开时间长了,你们还能有什么感情!”

    “继续说!”姜熹不紧不慢的冲洗头发。

    “我们会天天一起工作,一起吃饭,你们才在一起多久,分手是必然的,你长得这么漂亮,听说你家世也不错,完全有更好的选择,你们这样是没有未来的!”

    “说完了么!”姜熹将头发上的泡沫冲洗掉,抬头看向吕艳艳,“倒是挺自信的。”

    “艳艳,好了,别说了,我们走吧!”几个女人也觉得吕艳艳这样有些过分了,拉着她就要走,可是吕艳艳似乎并不买账。

    “看样子还是有通情达理的人在的嘛,我还以为你们这里的女人都如此跋扈呢!”姜熹冷哼,“你如此自信,你可曾问过燕殊是怎么想的。”

    “时间长了,他一定会发现我的好!”

    “我是很不明白,你这么漂亮一个小姑娘,为什么要缠着别人的男人放,还有啊,如果说这个男人能够轻易被你抢走,那也可能被别人抢走,他若是这般三心二意的男人,我想不要也罢!”

    吕艳艳一愣。

    “况且我也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容不得你一而再而在三的挑衅,你一个女孩子家,长得不错,这疾言厉色的模样,着实难看,不好好做自己的本职工作,整天围着一个男人转,你父母把你送进部队,就是为了让你找男人的么!”

    吕艳艳羞愤异常,可是姜熹说话却又让你半个字都吐不出来。

    “不好意思,让开一下,我要出去了,你们慢慢洗!”

    姜熹刚刚掀开帘子,就听见后面传来吕艳艳喊声。

    姜熹身子一抖,这女人心里着实有些脆弱,自己还没说什么呢,反应这么大。

    姜熹一出去,燕殊就站在不远处的树下,穿着军绿色的裤子,白色衬衫,见着姜熹才抬脚走过去,这让姜熹想到了曾经燕殊也是在自己洗了澡之后,强吻了自己。

    那个时候对他的印象着实不太好。

    “在想什么!”燕殊接过她手里的盆。

    “想你呗。”

    姜熹抬头,吻住了燕殊的嘴唇。

    有美人主动献吻,燕殊自然乐得接受,这会儿在路上,燕殊一只手抱着盆,一只手搂着姜熹的腰,将她带到了树下,将盆往地上一扔,一只手撑着树,另一只手将按住姜熹的腰,往自己身上带。

    她的身上有好闻的玫瑰味沐浴露味道,燕殊轻轻勾唇,舔了舔自己的嘴角,伸手摸了摸姜熹的嘴唇,上面亮晶晶的液体,姜熹一下子咬住了她的手指,从这个角度,可以看见她白皙的牙齿,粉色的舌头,还有一丝口水粘黏在他手指上……

    燕殊眸子已经,手指勾了勾姜熹的舌头!

    “燕殊!”姜熹蹙眉。

    这个流氓,在干嘛!

    “是你自己要咬的,我不过是把手指往里面送一送,方便你咬啊!”燕殊低头一笑。

    姜熹忽然瞥见浴室有人出来,她直接抱住燕殊的腰,“可是我最想咬的不是你的手指,而是……”

    姜熹说着抬头吻住燕殊的嘴唇,轻轻啃噬。

    她就是慢慢的啃着,舔着,弄得燕殊很不自在,你有本事就给自己一个痛快。

    燕殊反手直接将姜熹推到树上,捧住她的脸就吻了下去,这个吻很激烈。

    “嗯——”姜熹发出一丝难耐的声音,除却蝉鸣就是两个人接吻的声音。

    “轻点儿!”

    “我恨不得咬死你!”燕殊嘴角带着笑意。

    吕艳艳全程将这一幕收入眼中,原来这个男人真的可以如此温柔,平时的他也在笑,可是和现在是完全不一样的。

    这样的燕殊就像个发光体,这样的男人让她怎么放手啊!

    燕殊早就瞥见不远处的一群人了,他微微抬头,“还没看够么?要不要到我们房间继续看!”

    几个女人红了脸,扯着心有不甘的吕艳艳就往回走。

    “满足了?”燕殊吻了吻姜熹的额角。

    “谁让她总是一副她是正房我是小三的嘴脸,也是没谁了,你这都是什么烂桃花啊,我都懒得招呼她。”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