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84 我的男人,床塌了(五更)

正文 284 我的男人,床塌了(五更)

    ( )男人被燕殊一脚踹得有些懵,他伸手揉了揉屁股,扭头一看,吕艳艳也是一脸懵逼的模样,“队长,你该不会是热得中暑了吧,那女人跟着战长官一起来的,怎么可能会是你的……”

    燕殊一记冷眼射过去。

    “不是队长,你别瞪我啊,我说真的,你别看人家好看,就说是你的啊!”

    “你再说!”燕殊咬牙。

    姜熹迎着阳光走过去,阳光炽热,她那一身橘红色的裙子显得越发耀眼,猫眼眯着,显得越发灵动,她微微轻哼,还真是他。

    她的皮肤在阳光下显得越发耀眼,马尾随着她的走动前后摆动,她眯着眼睛,嘴角笑容越来越大,樱桃色的红唇,微微勾起,带着一丝娇俏可人,脸上泛着柔和的光泽,周身的气质沉静,有一种古典韵味,尤其是眉眼间的神韵,有着不符合她年纪的沉稳。

    随手拨弄着落在脖颈处的头发,细长的天鹅颈,妖娆的锁骨,露出的小腿肚,更是显得越发有人。

    “队长,我是不是说错什么了!”那个小兵伸手拨弄着手中的行李箱。

    “让你别说了,你还说!”战北捷轻哼,抬脚跟上去。

    小兵提着行李追过去,“队长,她不是你女朋友?”

    “燕殊的!”

    那人眼睛睁得浑圆,过了许久,才一拍大腿,还真的要出事。

    燕殊看着姜熹过来,连忙跑过去,在姜熹面前站定,他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伸手挡住姜熹眼前的太阳,“熹熹……”

    “别冲着我笑!”姜熹伸手推开笑得龇牙咧嘴的燕殊。

    直接朝着吕艳艳走过去。

    燕殊猝不及防被推开,瞪了一眼紧随而来的战北捷,“你怎么不和我说一声。”

    “这不是为了给你惊喜么!”战北捷耸肩,“我哪儿知道,你在这里都这么的吃香。”

    燕殊狠狠剜了一眼战北捷,“你干得好事!”

    “哎呦我去,你帮你接媳妇儿,你连声谢谢都不说,这种桃花不是你自己招的么,什么叫我干得好事!”战北捷显得十分委屈。

    吕艳艳看着朝自己走过来的女人,仪态万方,风姿绰约,身段玲珑,端庄典雅,那双灵动的猫眼更是将她衬托得越发动人。

    “熹熹……”燕殊抬脚追过去,“你什么时候过来的,热不热?我陪去房间休息一下。”

    “就在他们让你答应她的时候。”姜熹细细打量着面前的女人,长得确实很不错,明眸皓齿,不施粉黛,也显得娇媚动人。

    原本看热闹的众人,纷纷垂头往一侧散去,他们原本以为燕殊和他们说自己有女朋友是幌子,毕竟最近他招惹得桃花实在有些多。

    吕艳艳也没想到姜熹会突然出现,她抿着嘴,显得有些尴尬,过了十几秒,却又直视姜熹的眼睛,那眼中透着一抹无畏。

    “熹熹……”燕殊脸凑过来。

    “一边站着!”姜熹冷哼。

    眸子扫了一眼燕殊,那眼神带着一丝揶揄和嘲弄,真是好样的,这才走了几天,就给她招惹了这么一大朵桃花。

    “熹熹,我和她真的是……”木有关系啊!

    “我喜欢燕队长!”吕艳艳开口。

    姜熹倒是无所谓的一笑,“你知道他有女朋友么!”

    “不知道!”燕殊和她说过,她以为是燕殊搪塞自己的借口,自然不会当真,况且她吕艳艳要模样有模样,要家世有家世,而且现在还在部队中,更是近水楼台先得月。

    “那你现在总该知道了吧!”

    “你们没结婚吧!”吕艳艳咬着牙,能让她动心的男人不多。

    姜熹伸手冲着燕殊勾勾手指,燕殊立刻将脸凑过来。

    “吧唧——”姜熹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众人睁大眼睛。

    “不好意思了,这位小姐,这是我的男人,我实在不喜欢有人用那种炙热的目光盯着他看,您长得这么出众,追求者应该不少,肯定不会做出什么死缠烂打的事情吧。”

    “我看您也是个心高气傲之人,女人最大的本事就让男人跟着你跑,而不是整天围着一个男人转,您说是么!”

    姜熹微微眯着眸子,笑得格外放肆。

    “你们燕队长对我是一见钟情,我们两情相悦,很快就会结婚的,你应该也看得出来,燕殊很喜欢我,而我也很爱他,你也不想做那种插足别人感情的第三者吧。”

    这一众男人那里见过这般架势,姜熹模样看上去很是端庄温柔,没想到说话倒是十分厉害。

    “你……”吕艳艳什么时候被人这般折辱过,而且还当着这么多人。

    “有话您就说,我听着。”姜熹慵懒随性的模样,倒是和燕殊有几分相似。

    “我就想请燕队长吃顿饭而已,您也太小题大做了。”

    姜熹莞尔一笑,“你若是这般为自己辩解,那我也无话可说,我想现在您已经知道燕殊有女朋友,避嫌什么的,不需要我说了吧!”

    吕艳艳死死咬住嘴唇,一帮大男人在不远处指指点点的,她心里憋屈,她哪里知道燕殊的女朋友会忽然过来,眼泪一直在眼眶中打转,捂着脸扭头就跑。

    “弟妹,你这几句话说得有点儿……”战北捷抿嘴,“厉害了。”

    “熹熹,你怎么过来了啊!”燕殊冲着姜熹傻笑,双手撑着给她挡住头顶的太阳。

    姜熹打量了他一眼,这人整天在太阳底下曝晒,倒是没怎么黑,只是那一脸的讨好,莫不是又背着我做了别的事?

    姜熹朝他勾勾手指,“你过来,我们私下聊聊!”

    “熹熹,你饿不饿,要不我们先去吃饭吧!”燕殊一脸巴结讨好。

    “先解决问题。”姜熹说完扯着燕殊就往一侧走。

    部队后面有个小树林,有一些健身器材,只是大中午的,倒是一个人都没有。

    等到他们离开,众人还是没反应过来。

    “战长官,那美女真是我们队长的媳妇儿?”

    “准媳妇儿?”

    “我去,藏得那么深!”

    “人家这不是来探视了么!”战北捷无奈的一笑,“你们赶紧散了吧,去吃饭,等你们队长回来,你们午饭就别吃了!”

    燕殊垂头看着两个人握在一起的手,她的手柔软干燥,还带着一丝馨香,燕殊嘴角缓缓勾起,原本凌厉的视线也变得越发柔和,“怎么忽然过来了?”

    “我若是不过来,你这是打算怎么办?”姜熹转过身,双手抱胸看着燕殊,“你可以啊,前脚离开,后脚就桃花遍地开了。”

    “我也不想的啊,我无法阻止别人喜欢我啊,你说是吧,熹熹!”

    “你魅力大是不!”姜熹挑眉。

    “不过你刚刚说,你爱我?”燕殊朝着姜熹走过去。

    燕殊走进姜熹,微微俯身,嘴唇碰到她的鼻尖,他嘴角笑容扩大,嘴唇刚刚要碰到那肖想了已久的嘴唇,就被姜熹按住了手臂,“别乱动,离我远点儿!”

    “先亲一口再说,憋好久了!”

    燕殊伸手勾住姜熹的腰,张嘴就含住她的嘴唇,那味道一如既往的甜美。

    “唔——”姜熹伸手要推开燕殊,燕殊另一只手按住她的后脑勺,“你……”姜熹正在气头上,这气都没消,张嘴咬住她的嘴唇,姜熹吃痛的张嘴,一个灵活的东西就直接钻入了她的口腔中。

    姜熹张大眼睛,燕殊眯着眼睛,在他的地盘上,还能让她跑了不成。

    一吻结束,姜熹脸色红润,她娇嗔的瞪了一眼燕殊,“吃饭去。”

    “你先去我办公室休息会儿我去给你打饭,这会儿那边人多,会很挤,你满头都是汗,去歇会儿!”

    姜熹点了点头。

    燕殊的办公室很简单,一个大书架,一个办公桌,上面堆满了文件。

    吃了饭姜熹跟着燕殊去了不远处的家属区,战北捷的房间在二楼,这是那种老旧的公寓楼,有阳台,窗户朝阳,阳光能够直接射进来,屋内的温度比外面还高,像是一个蒸笼。

    燕殊下午得去训练,姜熹就在这边休息,等她一觉睡醒,天色已经暗了下去,燕殊已经帮她带饭回来。

    “晚上尉迟他们要请你吃饭,我给推了,你休息一下,明天再聚。”燕殊端了个板凳坐在姜熹面前。

    “你看我做什么,吃个饭你也看。”姜熹被他看得面红耳赤。

    “我家媳妇儿好看呗,还不能看啊。”燕殊倾身啄了一口她的嘴唇。

    他俩话音未落,隔壁忽然传来一阵激烈的声音。

    老旧的木板床发出了吱呀吱呀的声音,夹杂着男人女人喘息声,他们似乎在隐忍着什么,只是那床不断的撞击着墙壁,姜熹登时面红耳赤。

    燕殊也愣在原地。

    “咳咳……”燕殊单手放在唇边咳嗽了一声,“这里是有一些空置房间,偶尔有家属来探视,就会来这边,所以……”

    燕殊话音未落,另一边又想起了让人羞愤的声音。

    姜熹拿着筷子戳了戳米饭,这才七点半,天刚黑啊,用得着如此……

    迫不及待么!

    燕殊目光灼热的盯着姜熹,姜熹则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她之前可没想过这种情况。

    燕殊忽然伸手捧住姜熹的小脸,姜熹目光羞赧,脸蛋红成了一个苹果,她怯生生的咬着嘴唇。

    “熹熹……”

    周围充斥着那种声音,燕殊又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况且还面对着自己心爱的女人。

    这真是比受刑还难熬。

    “燕殊……”周围那种床的吱呀声越发明显,姜熹脸红得不像样子。

    而此刻忽然传来了敲门声。

    燕殊阴沉着脸打开门,尉迟也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嫂子,不好意思,没打扰你们吧。”

    姜熹和尉迟倒是还算熟识,她摇了摇头,低头吃了一口米饭。

    “队长,这是我们兄弟送您的!祝您今晚……”尉迟压低声音附在燕殊耳边,“马到成功!”

    “滚犊子!”燕殊一脚踹过去,尉迟已经笑着跑开了。

    燕殊盯着手中的一盒套套,这一盒是6个,够用么!

    “你在看什么!”姜熹起身走过去,看见那包装,脸发烫,“那个……我先吃饭!”

    “待会儿再吃!”燕殊说着扭头扛着姜熹就往床上走。

    姜熹躺在床上,燕殊身子刚刚压过来,就听见那老旧的木板床发出了吱呀声,他也没管那么多,先脱衣服再说,他显得有些急不可耐。

    姜熹下意识的往后缩,燕殊这如狼似虎的模样着实有些吓人。

    燕殊扯住姜熹的胳膊就将她整个人固定在床上,“跑什么啊,还没开始呢!”

    燕殊欺身压下,挣脱着要把裤子蹬下去,他身上有汗,裤子就像是黏在他腿上一样,他用力一踹!

    只听见“咔嚓——”一声。

    “啊——”姜熹只觉得身子一沉,整个身子往下坠,让她猛然想到了丰都地震的时候,她吓得发出了一声尖叫。

    整栋楼都安静了!

    “嘘——”燕殊捂住姜熹的嘴巴。

    姜熹睁大眼睛,欲哭无泪的盯着燕殊。

    床……

    塌了!

    ------题外话------

    大家肯定觉得燕殊太勇猛了,哈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