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82 美男计,反被调戏(三更)

正文 282 美男计,反被调戏(三更)

    ( )战家

    沈廷煊坐在战北捷的书房内,有一个巨大的落地壁橱,用玻璃隔着,里面摆放着各种各样的军事模型,各类奖章奖杯更是不计其数。

    战北捷好不容易摆脱了楚衍,推门进来,“有什么事。”

    “今天婚礼上出现了一些变故,爷爷觉得很抱歉,觉得有必要让我来和你说声抱歉。”

    “就这个事儿?”战北捷挑眉。

    “还有这个!”楚衍从口袋中摸出一个u盘扔给战北捷,“人我都帮你查好了,资料都在里面,你自己看着办。”

    “办事效率挺快的嘛!”

    沈廷煊冷哼,“没我的事我就先走了。”

    “你自己多注意一下,那伙人可不是什么善茬。”

    “你不是说要保护我的人身安全?战长官,你不会只是说说而已吧!”沈廷煊挑眉。

    “需要我贴身保护?我不介意。”战北捷把玩着手中的u盘,眸子变得凌厉而又深邃。

    沈廷煊咬牙,扭头就往外走。

    贴身保护?这厮咋不直接上天啊。

    李嘉言被带走,叶纪昌随后到了局里,因为事情历时时间太长,加上还需要国外警方的配合,调查时间会很长,李询态度坚决更是坚决,不许保释,更加不许探视,叶纪昌只能回家。

    燕殊这是要耗死他们啊,这个事情就算到最后无法查清楚,叶家也会被拖垮的。

    沈家此刻一团乱,婚礼之后得到处赔礼致歉,所有人都忙得不可开交,闹剧结束,沈余祐就直接昏死过去,莫雅澜更是将责任推到了叶楚佩身上。

    “楚佩,事情变成这样谁也不想,结婚仪式是肯定不会再有了,余祐的身子你也看见了,随时都可能……”莫雅澜握紧双手。

    “伯母,我就想陪在他身边。”叶楚佩已经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整个人显得憔悴不堪。

    “这样吧,你回家收拾一下东西,你若是想过来,明天自己过来就行,家里人很忙,估计没有人去接你,余祐这身子,我看着结婚证不领也罢,你是怎么想的?”

    这场婚礼不仅是叶家颜面尽失,就是沈家也跟着丢人。

    众人都说这沈家大少爷痴情,可是大家心里都清楚,背地谁不在说这沈家大少爷拎不清,和这样的女人在一起,一辈子都会被人诟病。

    叶楚佩咬着嘴唇,莫雅澜这是在逼她。

    无名无分的在沈家,沈余祐若是去世了,那她什么都捞不到,沈家大可以一脚把她踹开。

    “妈,这事儿和嫂子又没关系,你干嘛要逼嫂子啊,她和大哥是真心相爱的,就算是仪式没有,结婚证总要领吧,不然被人知道,这不清不楚住在我们家算什么事啊。”沈安安出来解围。

    “没关系!”莫雅澜轻哼,“安安,就像是你爷爷之前说的,有些事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这事儿她到底知不知情。”

    沈安安努努嘴,“妈,事情都这样了,您就别说了!”

    “若不是今天这事儿余祐也不会病发!”莫雅澜气得咬牙,沈安安拉着莫雅澜往楼上走,示意叶楚佩先离开,叶楚佩死死咬着嘴唇,她能怎么办,即使无名无分,她也只能留在沈家。

    “你拉我做什么!”莫雅澜气结。

    “都这样了,您就别生气了!”

    “若不是他们叶家,我们沈家会这么丢人么,我今天就把话扔在这里,余祐若是出点事,她就立刻给我滚出去,我们沈家容不下她!”莫雅澜声音很大,叶楚佩听得一清二楚,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她却只能咬牙忍着。

    叶楚佩回去收拾东西,迎面而来一辆黑色的卡宴,那牛气哄哄的车牌,不是燕家的车子么!

    叶楚佩刚刚推门下车,就看见燕持牵着叶繁夏从车内走了出来。

    “你来叶家做什么?”叶楚佩一贯冷静,可是今天婚礼被毁,让她如何自持。

    “自然是有事!”叶繁夏打量着她,“这么晚了,这是从沈家出来?”

    “我的婚礼没了,你是不是很开心?叶繁夏,你是不是非要闹得我们叶家家破人亡你才开心!”

    “怎么,就允许你们叶家把别人整得家破人亡?”叶繁夏怒目而视。

    这是叶楚佩十几年后第一次正面接触叶繁夏,小时候的叶繁夏软软糯糯的,像个小糯米团子,十分惹人喜爱,而此刻的她,就像是一个刺猬,让人不能靠近。

    叶纪昌听着动静,从里面出来,看见叶繁夏也是一愣,“进来再说吧。”

    一行人往叶家走,叶家现在只剩下叶纪昌和叶老太太,叶老太太本来在睡觉,经历了中午的事情,她的血压飙升,一回来就昏倒了,她裹着睡衣,在叶纪昌的搀扶下从屋内走出来。

    “繁繁,你这次来……”叶老太太佝偻着背,几个小时不见,她苍老了不止十岁。

    “我来要走我妈的骨灰。”叶繁夏面色冷凝。

    叶家人一愣,叶老太太太大惊失色,“繁繁,你母亲她……”

    “我想母亲也不想留在叶家吧。”

    “繁夏,你母亲无论如何都是叶家的人,你能把她带到哪里!”叶纪昌开口,对于这个妹妹他心里有诸多亏欠,只是他无论如何都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那个地步。

    “叶繁夏,你已经闹得我们叶家这样了,你还想如何?”叶楚佩目光透着凶光。

    “我闹得?”叶繁夏轻哼,“难道不是你们咎由自取?”

    “你母亲葬在老家的祖坟里了。”叶老太太声音嘶哑苍老,显然不想和叶繁夏多做纠缠。

    “叶繁夏,你敢去碰我们家祖坟试试看!”叶楚佩怒目而视。

    自古大家族都十分讲究风水,有些当官的人,为了日后发达,都会迁居祖坟,以求获得祖上庇佑,所以祖坟是万万不能动的。

    “我就是动了又如何,我母亲活着被你们叶家算计,这死了难不成还得让你们束缚一辈子么!”

    她的眸子冷清得像是一潭死水。

    “罢了,你想如何便如何吧。”叶老太太一挥手,无奈却又没有一丝办法。

    “奶奶!”叶楚佩跺脚。

    “别说了,我累了!”

    今天才得知自己女儿过世的真相,那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啊,她心里也难受啊。

    燕持搂着叶繁夏往外面走。

    夜凉如水,月色如霜,将她的小脸映上了一层白霜,她整个人显得越发孤傲冷清。

    “燕持,我想一个人走走。”

    “好!”燕持松开手,叶繁夏面无表情的走在马路上,这套路很长很黑,路灯昏黄,根本无法看清前方的道路。

    燕持走在她后面,燕殊私底下做的事情他并不知情,这事儿对叶繁夏来说冲击不可谓不大。

    叶繁夏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知道双腿发麻,她才停住脚步,满目高楼林立,夜色之下,京都霓虹闪烁,灯红酒绿,纸醉金迷,叶繁夏莞尔一笑,如斯繁花,和她又有什么相干。

    越是繁花绚烂的背后,就隐藏着更深不可测的黑暗,京都是一座让人神往的圣地,也是一处吃人魔窟。

    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提着一个满是亮片的小包从她身侧走过,撞到了叶繁夏,却连一声对不起都没有,叶繁夏的腿一软,若不是燕持眼疾手快,估计她要直接摔倒在地了。

    “繁繁……”怎么脸色这么白。

    司机一直跟在后面,燕持抱着她就往医院去。

    “病人是不是受了极大的刺激?”医生看着燕持。

    “嗯,她身体怎么样?”

    “没什么大碍,她最近饮食应该很不规律,胃病发作,加上受了刺激,而且她……”医生指了指她摸出了水泡的双脚,“身体撑不住也是正常,多休息两天就好。”

    “嗯!”

    “大少有事随时找我。”医生笑着走了出去。

    燕持坐在床边,她的手臂上打着吊针,他伸手摸了摸她惨白的小脸。

    “睡一觉,醒了一切就都过去了。”

    他起身在她额头吻了吻,叶繁夏像是忽然梦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死死攥住燕持的手,愣是不可松开,燕持伸手拍了拍她的手,“繁繁,没事了,我在这里。”

    叶繁夏身子颤抖得厉害,燕持直接掀开被子,脱了外套直接挤入那张小床,伸手将叶繁夏带入怀中。

    “别怕,我在这里。”燕持双手搂着她,像是呵护最珍贵的宝贝。

    叶繁夏抿抿嘴,忽然张嘴咬住了燕持的肩膀,燕持闷哼一声,眸子变得越发深邃,“繁繁……”

    她咬得异常用力,燕持咬着牙,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繁繁……”

    他一遍一遍叫着她,声音变得越发温柔。

    燕老爷子心情不好,很早就睡了,姜熹睡不着,起来煮咖啡,听着有人下楼,才扭头看过去。

    这人怎么又光着膀子在房间里晃悠。

    姜熹别过头,燕殊低头摸了摸胸口的肌肉,不好看?怎么连正眼都不瞧一下。

    “熹熹……”

    “做什么?”姜熹倒了一杯咖啡,随手丢了几块方糖进去,手指捏着勺子,眯着猫眼缓缓搅动着咖啡。

    “睡不着啊,我们聊聊天呗!”燕殊站在她面前,来回晃动。

    姜熹拧眉,“聊吧。”

    “那你想说什么!”燕殊又一次在姜熹面前略过。

    燕殊刚刚才和秦浥尘通了电话,秦浥尘只说了两个字,“脱,做!”

    这话听着比他禽兽多了,可是燕笙歌就很吃这一套。

    “我都无所谓啊。”姜熹耸肩,慵懒的靠在沙发上。

    “咳咳……”燕殊轻轻咳嗽一声。

    “燕殊,你已经在我面前走了十圈了,你这是在360度无死角展示你的好身材?”

    “你看到就没什么想法?”燕殊指了指自己的上半身。

    “什么想法?”姜熹促狭道。

    “就没有一点……”燕殊眯着眼睛,“非分之想。”

    “嗯哼,继续说!”

    燕殊直接走过去,直接伸手撑在沙发上,将姜熹圈在怀里,“熹熹,月黑风高,不做点啥不觉得可惜么?”

    “做什么?”姜熹睁着天真无辜的大眼,她余光瞥了一下,将咖啡杯放在一侧,笑得像是一只猫。

    “就双人运动……”燕殊眯着眼睛。

    “这个啊……”姜熹忽然伸手抱住燕殊的脖子。

    这货就是外强中干,自己也没啥实战经验,倒是装得挺像的,姜熹身子贴过去,他双腿一软,直接跪在沙发上。

    “熹熹,我们回房吧!”

    “在这里不是更加刺激么!”姜熹眯着眼睛,红唇轻柔的吻住燕殊的嘴角,她就像个偷腥的猫,神情慵懒惑人,一吻结束,姜熹伸手擦了擦嘴角,“燕殊,你的味道也不错!”

    燕殊脑子一下子炸开了,我靠!

    明明是我色诱她才对,怎么变成我被调戏了!

    燕殊伸手扯住姜熹的胳膊,伸手将她抱起来,微微转身,姜熹整个身子贴在墙壁上,燕殊身子压过去。

    “熹熹……”

    “急什么,再让我亲一下!”姜熹伸手勾住燕殊的下巴,媚眼如丝,极致挑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