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81 调戏熹熹,贵圈真乱(二更)

正文 281 调戏熹熹,贵圈真乱(二更)

    ( )ktv内

    轩陌伸手捂脸,这厮只要喝酒必然耍酒疯,一次不落。

    有一回他送他回家,到了门口医院有急事,他赶回去做手术,就让他自己开门进去,结果他就缩在门廊里睡了一夜,关键是自己手舞足蹈的把衣服都脱光了,大冬天的,烧了整整一天,事后还怪他不把自己送到床上。

    大哥,谁让你大冬天表演什么脱衣舞啊,幸亏楚家别墅独立在山上,若是被人看见,楚衍这辈子就不用出门了。

    这也不尽然,这厮脸皮一向厚得堪比城墙。

    从医院出来之后,为了庆祝自己出院,硬是扯着自己又去喝了一顿酒。

    战北捷实在看不下去了,直接走过去,反手将他的皮带直接勒到腰上,伸手将他扛起来,“带他回去,轩陌,我们走!”

    “大哥……大哥……”

    “得勒,嫂子,我们先走,你就当啥也没看见!”

    “你们是谁,快放我下来,哇——大哥救命,有强盗!”

    战北捷咬了咬嘴唇,“强盗?要是强盗,就恨不得能把你活埋!”

    “大哥救命啊……”

    燕殊伸手扶额,揉了揉额角,这厮是真的没救了,简直丢人。

    三个人离开,姜熹笑得眼泪都下来了。

    “哈哈……”

    “很好笑?”燕殊挑眉。

    “不是,这孩子也太逗了,他每次都这样么!”

    “酒品极其差!”燕殊冷哼,他耸了耸胸,总觉得浑身都难受。

    一想到刚刚被一个男人抓了,他就想把楚衍直接给碎尸万段!

    尼玛,他一个大老爷们,难不成还能和女人一样柔软?

    “噗……”姜熹眸子移到燕殊胸口。

    “你也想试试!”燕殊挑眉,若不是她,那遭罪的就是她了,她还笑得这么开心。“你男人非礼了,你还有脸笑得出来?”

    “不是,我们也走吧,不早了!”姜熹拔腿就要跑。“你的遭遇我深感同情。”

    “还不是为了你!”

    燕殊一把扯住她的大腿,姜熹重心不稳,她的双手撑在沙发上,才避免从沙发上掉下去,她下意识的扭过身子,燕殊已经直接将她扑倒在沙发上,包厢里灯光昏暗,只有姜熹那双灵动有神的猫眼显得格外清亮。

    细瓷般的肌肤在炫目的灯光下,变得越发通透,晕染上了一丝别样的韵味。

    燕殊伸手将她额前的碎发拨到耳后,伸手慢慢抚摸她的皮肤,他粗粝的手指,所到之处,就像是带着电流,他的眸子深沉,让人不自觉的深陷其中,姜熹看得有些痴了,浑身发软,他的手仿佛有魔力,染上笑意的双眼忽而变得迷离。

    “来,你也来摸摸……”燕殊握住姜熹的手就伸到他的胸口,确实很硬,他心脏沉稳有力,燕殊的身子慢慢沉下去,吻住姜熹的嘴唇,“熹熹,你感觉到我心跳多快了么。”

    燕殊压在姜熹身上,姜熹的身子陷入柔软的沙发中,她能够感觉到燕殊此刻的心跳有多快,那么的强烈,让她的心脏也不自觉的加快。

    “唔……”姜熹想要开口的瞬间,燕殊的舌头已经探入她的口中,不停搅动,他的身子炙热滚烫,这边安静得能听见他们接吻的声音,姜熹觉得脸发烫,她的手不知如何安放……

    忽然燕殊的动作变得越发激烈,“嗯——”姜熹觉得自己的舌头都要断了,这厮就不能温柔一些么,姜熹抗议,伸手拍了拍他的胸口。

    燕殊却忽然握住她的手直接往下探去!

    她摸到了燕殊那紧实的腹肌,蓬勃有力,冰凉的皮带扣,“啪嗒——”燕殊解开皮带,拉着姜熹的手往下。

    “燕殊……”姜熹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她的手在颤抖……

    “嗯!”燕殊蹭了蹭姜熹的鼻子,“怎么了。”

    “你别……”姜熹扭头看了看门,“会有人进来!”

    “这是楚衍专门的包厢,不会有人来的,你摸摸看!”

    燕殊手劲太大,姜熹根本无力招架!

    等到他们折腾结束,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

    燕殊拿着纸巾擦拭了好一会儿,一边扔掉纸巾,一边打开灯。

    姜熹躺在沙发上,单手遮住眼睛,他们刚刚……

    呜呜……

    一想到刚刚燕殊在她耳边那喘息声,姜熹就觉得整个人臊得慌。

    “怎么了?”燕殊走过去,坐到姜熹身边,抽出面纸,一点一点擦拭手指上的残渍。

    “你真流氓。”

    “熹熹,我又没摸你,哪里就流氓了。”燕殊笑语盈盈。

    果然女人的手就是比他的手软。

    爽多了。

    “你还说!”姜熹瞪着燕殊。

    “我这不是情不自禁么!”燕殊低头吻了吻姜熹的额头,“怎么还出汗了。”

    “紧张啊!你身上不也出汗了么!”

    “我这不是第一次么,紧张!”燕殊眯着眼睛,一脸餍足。

    “第一次?”姜熹挑眉,她现在觉得浑身都是他的味道,她一想到刚刚的事情就浑身发烫,燕殊把脸凑过去,“熹熹,你的脸好红,怎么了?还害羞呢!”

    “滚开!”姜熹一把推开他,还不是他这个罪魁祸首害的,还有脸说!

    “没事的,以后慢慢你就习惯了!”

    “我可不想习惯这种事!”还习惯?

    “要不……”燕殊看了看自己的下半身,“我们再……”

    姜熹连忙从沙发上,真的是连滚带爬的跳起来,“我们回家,我快饿死了!”

    燕殊扑哧一笑,反正是嘴边的肉,还能跑了?

    战家

    战北捷看着躺在床上的人,很是无奈,轩陌这家伙说医院有事,就把这厮丢给了自己,战北捷开车很快,又没照顾过人,结果颠簸得太厉害,把他弄吐了。

    他真的不明白,楚衍这厮到底是如何平安无事长这么大,简直是奇迹。

    战北捷把他扶下车,让下人将车子送去清洗,这厮说他要尿尿,那就去厕所吧!

    他非不,就在他们家门口对着门口的两只藏獒尿,这可好了,两个大狗大半个人高,朝着他大吼,这货以前瞧着那两只大狗都是直接避开的,这会儿倒是开始逗弄起了它们,最主要的是!

    光天化日的,站在他家门口就那啥了,这人喝醉酒怎么就一点人事都不干啊!

    好不容易将他折腾上床,战北捷伸手揉了揉肩膀,“真特么的比带兵打仗还累,。”

    战家的管家捧着楚衍和战北捷的衣服走进来。

    “少爷,沈四少找您。”

    “沈廷煊?”战北捷微微蹙眉,这厮怎么这么招摇来找自己,这会儿倒是不怕死了。

    战北捷看着自己手上,太脏,他得去洗一下,顺便换个衣服,“你让他进来,领他去书房等我!”

    “好的!”

    沈廷煊打量着战家,很是冷清,就是下人都少,门口还拴着两头藏獒,目露凶光,很是凶残,这里面更是冷清,果然只有两个大老爷们儿,显得格外沉闷压抑。

    进入屋内,还听见门口两只藏獒在嗷嗷大叫,让这房子平添了一丝阴森之感,通体黑色的设计,虽然也有绿植点缀,可是却让人感觉不到一丝鲜活的气息,“平日家中都没什么人,老爷和少爷都很忙,所以有点冷清。”

    沈廷煊微微点了点头。

    “沈少爷,楼上书房请。少爷还有点儿事,马上就过来。”

    “嗯!”沈廷煊一边走一边打量着战家,步伐极慢。

    战北捷换了身衣服,一边扣着纽扣往外面走,却不曾想和沈廷煊找了个照面。

    “是爷爷让我……”

    沈廷煊心里排斥这个男人,每次在他手里就被讨过一次好处,他可不想和他多做纠缠,他还想早点回去休息,最近弄婚礼的事情,折腾得他身心俱疲。

    “去书房说!”战北捷双手扣着纽扣。

    沈廷煊挑眉,他的纽扣从上往下,正好扣到了腹部,领口微微敞开,若隐若现的锁骨,不算精致却显得格外阳刚,衣服敞开处可以清晰的看见那结实紧绷,肌理分明的肌肉,古铜色的,这可是平日训练实打实练出来的,和健身房的那些完全不一样。

    沈廷煊微微挑眉,没想到他身材这么有料。

    “你在看什么?”他那刚毅冷峻的眉毛,微微上挑。

    “就是觉得战长官身材不错!”沈廷煊面色带着一丝揶揄,倒是毫不避忌。

    “怎么着?对我有兴趣!”

    “对你的身材感兴趣而已,不过看着你这张脸,估计再有兴趣也萎了!”

    战北捷拧眉,这货嘴巴怎么这么欠,他刚刚想要开口。

    “唔——”楚衍不知何时从床上爬起来,从后面直接抱住战北捷的腰,“嗝……别走啊,我们继续……嗝……”继续喝!

    只是最后一个字被他直接吞入腹中,看得沈廷煊一愣一愣的。

    他的手直接从他衣服下面伸进去,摸到了他的腰侧,他刚刚简单冲洗了一下,身子现在冰凉,楚衍往他身上蹭了蹭,“唔……舒服!”

    这两个人……该不会是!

    在京都见过楚衍的人虽然不多,不过他的大名倒是如雷贯耳,这人长得一副娃娃脸,和轩家那位关系斐然,有人曾说那两个人肯定是在一起了,不然也不会整天腻歪在一起。

    怎么这两个人又搞在了一起,这……

    “我来得好像不是时候,我先走,你们继续!”两个人都是衣衫不整,沈廷煊难免多想!

    “你给我站住!”战北捷看他眼神都知道他在想什么!

    “唔……我站住了!”楚衍忽然立正站好,“嗝……”他喝得有点多,趔趔趄趄的。

    “你先忙,我这边也不是什么大事。”沈廷煊摸摸鼻子。

    “我没事!”

    “我们继续!”楚衍抱住战北捷的脖子。

    “我可没兴趣参加你们这个……”沈廷煊清了清嗓子,“贵圈有点乱,我就不掺和了!”

    “楚衍,你赶紧从我身上下去,你再这样我就把你丢出去喂狗!”

    “哇——战北捷,你特么的不是个男人,是你把我带回家的,你还想不对我负责!”楚衍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坐到了地上。

    “你现在给我从地上起来!”

    “不要!”

    “楚衍!”

    “就不要!”

    战北捷直接提起他的衣服就将他往屋里扯,还不忘扭头叮嘱沈廷煊,“你站在那里别动!”

    沈廷煊愣了愣,这也太暴力了吧。

    战家的管家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楚少爷喝了点酒,会发酒疯,您别介意,我先带您去书房。”

    沈廷煊呵呵两声,跟着管家往里面走。

    燕家

    姜熹和燕殊刚刚回去,就看见燕持一脸郁卒的坐在沙发上,“大哥,你脸色不太对!”

    “她自从回来之后,就一直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已经七个小时了。”

    “要不我去看看!”姜熹刚刚准备抬脚上楼,就看见叶繁夏仍旧穿着今天那一身黑色的衣裙往下走。

    “繁繁!”燕持连忙坐起来。

    “陪我去趟叶家。”

    “这么晚了,你去那里做什么!”姜熹蹙眉。

    “我妈的骨灰还在叶家,我要把她带走。”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