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80 楚衍醉酒,给他擦屁股(一更)

正文 280 楚衍醉酒,给他擦屁股(一更)

    ( )礼堂中

    沈老爷子这话一出,顿时引起了许多人的侧目,这可真是……

    当众退婚啊,真是难堪。

    “爷爷!”沈余祐的脸被打得通红,本就苍白的脸称着醒目的手指印显得越发骇人,“这事儿本来就和楚佩没关系,你别殃及她。”

    “殃及她?”沈老爷子眸子忽而温软,看起来一如姜熹第一次见他那般和善。

    可是姜熹知道这位老人看似和蔼,其实内心无比坚韧,现在想来,能够在多年前将沈家发展壮大的掌权者,又岂会是一般之人。

    沈余祐甩开沈廷煊拉扯自己的手,越过众人,走到叶楚佩身边,伸手将她扶起来,叶楚佩脸色惨白,她双腿一点力气也用不上,双手扶着沈余祐艰难的站起来,沈余祐微微弯腰,伸手将她的婚纱提起来,显得格外认真专注。

    “爷爷,这个事情真的和我没关系!”叶楚佩哭得梨花带雨,那新娘妆晕染在脸上,显得十分狼狈,沈余祐伸手将她护在怀里。

    “爷爷,十几年前的事情,楚佩当时不过是个孩子,这种事情在场知道的又有谁,就是叶繁夏这个当事人都不未必清楚,你为什么要为难楚佩呢!”沈余祐说到激动处,脸涨得通红。

    燕殊就站在一边,眉眼滑过一丝促狭,这沈家莫非出了一个痴情种?

    “就算当年的事情她全然不知情,你说我专横跋扈也好,说我独断专行也罢,这场婚礼也算是废了!”沈老爷子双手交叉在胸前,看着叶楚佩,眸子又瞬间移开,“余祐,你要娶她,我没反对,沈家欠了你,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你还是执意如此?”

    沈余祐的嘴唇抿住,他的身子微微有些发抖,叶楚佩伸手搂住他的胳膊。

    这个以前她瞧不上的男人,却在她最难堪的时候,给了她最大的保护。

    即使身体柔弱,却给了她最大的支撑。

    “余祐……”她微微咬着嘴唇,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

    “放心,我会娶你的!”沈余祐冲着她淡淡的一笑。

    姜熹盯着那处,身后传来楚衍揶揄的声音,“沈家怎么出了这个痴情种,看着着实让人有些动容!啧啧……”

    “其实就沈余祐的身体,叶楚佩嫁过去和守活寡也没有区别。”

    “嗯?”姜熹拧眉,“身体这么差?”

    “抢救过了无数次,基本是我家医院的常客。”轩陌淡淡一笑,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沈家的二少爷也是送到我家医院,抢救了一整天,最后还是去世了。”

    “什么病?”姜熹看向轩陌。

    “先天性的疾病,他的基因先天性有缺陷,所以说近亲不能结婚,只是……”轩陌看向不远处的沈广平和莫雅澜,“这两个人从小就相亲相爱,沈老爷子也反对过,没啥用,直到生了沈家大少爷,他们才正式结婚领证,只是后来……”

    姜熹微微眯着眼睛看向一侧的沈余祐,他的双拳紧握,眼神坚毅,看样子是极其喜欢叶楚佩的。

    只是叶楚佩心思深沉,并不是个安于现状的女人。

    沈老爷子说了欠他的,估计就是指近亲结婚这事儿。

    “爷爷……”沈余祐的嘴唇惨白,他的身子摇摇欲坠。

    燕殊伸手扶住他,“沈大哥,你要不要过去坐会儿,你的身体……”

    叶楚佩又一次跪在沈老爷子面前,“爷爷,我不要婚礼,只要能和余祐在一起,求求你了,我求的真的不多!”

    叶家摇摇欲坠,她现在需要寻求一个庇护,沈家是她唯一的选择。

    “求得不多?”沈老爷子微微一笑。

    “爷爷,我求你了,就让我待在他身边不行么,就待在他身边,别的我真的不求……”叶楚佩说得极其伤情。

    “老头子,你看这……这事儿和孩子真的没关系,你何必要……”

    沈余祐推开燕殊,和叶楚佩双双跪在沈老爷子面前。

    “老沈,孩子既然相爱,你也别做帮打鸳鸯的事,人过一辈子开心最重要,你别整得孩子以后恨你,我们一把老骨头了,你能陪他多久,日子要是需要他们过的,你掺和什么!”燕老爷子叹了口气,“行了,你俩听我的话,起来吧。”

    “还不快点谢谢燕老爷子!”沈老爷子怒斥。

    “谢谢燕爷爷!”沈余祐说着就要给燕老爷子扣头,燕殊立刻扶住他的手臂,“沈大哥起来吧!”

    “谢谢燕爷爷,谢谢……”叶楚佩怎么都没想到最后帮自己说话的人居然是燕家人。

    “快起来吧!”燕老爷子眯着眼睛,带着笑意,可是那眸中却透着一丝耐人寻味。

    “老燕……”叶老太太拄着拐杖走过来,“谢谢你……”

    燕老爷子看了她一眼,脸上无风无雨,看不清楚他的神色,“看在老叶的份上罢了,走吧,我累了,先回去。”

    姜熹立刻过去扶住燕老爷子,“燕伯伯,我们送您!”沈广平对燕老爷子出声很是感激。

    “不必了,你们也有许多事情要处理,老沈,改日我们再叙。”

    “让你白跑了一趟,真是……”

    “我们这交情,你和我扯这些做什么,走吧,回去!”

    这燕家人一走,连带着楚家、轩家和战家人也一起走了,燕持和叶繁夏一走,众人才算是松了口气,就是到现在,他们还是有些云里雾里的,接连而来的消息太突然,直到众人出了婚礼现场,却连一块喜饼都没拿到,才惊觉,刚刚真的发生了那么多事。

    燕老爷子走在前面,面色阴沉。

    “燕爷爷,您怎么生气啦!”楚衍直接跳过去,“我都好久没见您了,您怎么一直绷着脸。”

    “楚楚!”战北捷直接从后面扯住他。

    “你们年轻人自个儿玩去吧,我先回去休息一下,累了!”燕老爷子说着直接上车,留下众人在风中凌乱。

    “怎么啦,刚刚不是还笑呵呵的么,怎么忽然就……”楚衍双手一摊,一脸茫然。

    “估摸着刚刚那沈家老爷子是故意做给爷爷看的吧!”姜熹叹了口气。

    燕殊揽着她的肩,“就是如此。”

    “为什么!”楚衍愣是没反应过来。

    “上车!”轩陌拉着楚衍就上了一辆骚气的紫色敞篷轿车。

    “不是,我说,燕爷爷怎么就生气了,你们一个个也不说话,是要憋死我么!”

    轩陌一边打着方向盘,一边无可救药的看着他,“你怎么长这么大的!”

    “我可是我妈一口奶一口饭喂大的,你说我怎么长了这么大!”

    “呵——”轩陌一笑,“你这话说的,好像就你吃吃奶吃饭长大一样,我看你吃的是猪饲料吧,才长了一副猪脑子!”

    “我靠,轩陌,你特么的停车,老子和你大战三百回合!”

    “我认输!”

    “就知道你怕了我!”

    轩陌无奈的一笑,他怎么能和一头猪动手!

    “你还没说燕爷爷怎么就生气了!”

    “这沈余祐能活的时间不多,叶楚佩嫁过去其实和守活寡差不多,不过若能让他余生开心一些自然很好,沈老爷子自然知道他‘株连’的做法很不妥,可是在场任凭那两个人哀求都不动,只等着燕爷爷开口呢!”

    “为什么要等燕爷爷!”

    “你是猪嘛,所有的事情都是燕持和燕小二那两货惹出来的,若是燕家不撒手,沈家是万万不会护着叶楚佩的,这无异于是将他们推向了燕家的对立面,你觉得就燕殊那性子,会让叶家有翻身的机会?”

    “这倒是,那家伙一向喜欢斩草除根。”

    “所以沈家不能护着叶楚佩,不过若是燕老爷子开口,燕殊自然不会怎么再为难叶楚佩,所以他一直等着呢!”

    “燕爷爷干嘛开口啊!”楚衍冷哼。

    “若是谁都长了你这个脑子,这世间也就太平了!”

    “世界和平!”楚衍冷哼!

    叶繁夏身体不舒服,要回去休息,除却她和燕持两个人,其余众人直接去了楚家所在的酒店。

    姜熹刚刚下车,就看见一道黑色的人影朝着自己扑过来。

    燕殊直接将她往伸手一扯,那人双手就死死抱住了他!

    “我靠——这么硬!”楚衍咬牙。

    “你丫的准备扑谁!”燕殊伸手直接拧住他的小胳膊。

    “哎呦我去,你丫轻点儿,你谋杀啊!”

    “你那行为叫性骚扰!”燕殊冷哼,甩开他的小胳膊。

    “切,我告诉你,迟早我得……”

    “哎呦呵,继续说,迟早你要干嘛!”燕殊看着他,警告意味十足。

    “嫂子,这事儿你得帮我!我就是想和你交流交流感情!”

    “要交流可以,麻烦保持一米远的距离。”

    “不靠得近点儿怎么交流啊!”楚衍冷哼,可怜兮兮的盯着姜熹。

    “好了,他还是个孩子!”姜熹伸手握住燕殊的手。

    “什么孩子,他都二十二了,可以结婚了,孩子?你咋不说他是个宝宝!”

    姜熹无奈,伸手招呼楚衍,楚衍乐呵呵的绕到姜熹那边,“嫂子,我和你说,我一见到就觉得很亲切,嫂子,要不我认你做姐姐好了。”

    “楚衍!”燕殊一把扯过姜熹。

    “少爷!”一行人刚刚进去,楚衍轻轻咳嗽一声,“嫂子,想吃什么尽管说,小爷请客。”

    “你大哥怎么受得了你的!简直了!”燕殊伸手扶额。

    “我靠,我大哥可疼我了!”

    “是是是,在他眼里,你就是个宝宝!”

    这一行人吃了饭,已经是三点多了,楚衍异常兴奋,尤其是喝了点酒,整个人来疯,抱着战北捷就说要去唱k,没办法,一行人又浩浩荡荡去了ktv!

    “嫂子,第一首歌送给你的,嗝——”楚衍抱着话筒,“快点,来人,给老子点歌!”

    “好勒,您老要点什么歌!”轩陌坐在一侧。

    “我要给嫂子送上一首,今天你要嫁给我!我靠,谁砸我!”楚衍捂着头。

    “你胆子肥了,点的什么!”燕殊拧眉。

    “不唱就不唱!”楚衍冷哼。

    姜熹本来还很期待的,楚衍声音清脆响亮,唱歌应该很不错。

    只是当他一开嗓子,只有四个字!

    魔音灌耳。

    你唱歌就唱歌吧,好歹能有一句在调上啊,这全程就没一句是在调上的,主要是某人在前面又蹦又跳,自己倒是嗨到爆。

    “嘿嘿嘿,左边的观众,右边的观众,来来来,举起你们的双手!”楚衍喊得撕心裂肺。

    战北捷只是歪头和轩陌说着什么,丝毫不理会面前发疯的人,姜熹手中拿着道具,倒是十分配合的摇了摇,一把被燕殊夺下。

    “做什么!他玩得正嗨呢!”姜熹身边多是一本正经的人,极少见到楚衍这般“真性情”的。

    “得坏事!”

    “嗝……哈哈,那位一看就是我的粉丝,来,抱一个!”楚衍晃着身子就朝着姜熹奔过去。

    那一脸的春风荡漾,眯着眼睛,姜熹这会儿才发现,他四肢就像是没骨头一样,晃呀晃呀,朝着姜熹直接奔过来。

    就在他要扑倒姜熹的一瞬间,姜熹被燕殊直接推开。

    “唔——”楚衍在燕殊胸口蹭了两把,“嫂子,你的胸有点硬!”

    “扑哧……”姜熹笑出声,轩陌直接抬手关掉声音,太吵了,这厮居然在唱“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果然楚家老太太沉迷广场舞是真的。

    燕殊脸色阴沉。

    楚衍喝得晕头转向,他哪里还分辨得出东南西北啊。

    “嫂子,你身上真香!”

    战北捷实在没憋住,“哈哈……燕小二,哈哈,笑死我了,哎呦喂,我的肚子……”

    “你闭嘴吧!”

    “嫂子,你的胸……”楚衍居然抬手摸到了燕殊的胸肌处,伸手一捏,“嫂子,嘘——”

    “嘘什么!”姜熹笑得合不拢嘴,这货难道喝醉酒就这德性,这不会喝又喜欢撒酒疯,干嘛还喝这么多。

    “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和别人说,你没有胸的,这么硬,嫂子,你平时健身么,我……嗝,有健身中心的会员卡,嗝……借你!”他说着就往裤子口袋摸。

    燕殊嫌弃的要把他一把推开,奈何这厮就像个狗皮膏药一样,愣是不撒手,他没摸到,居然开始解皮带。

    “我靠,楚衍,你特么的干嘛!”

    “找东西!”

    “你丫东西都藏在哪里啊!”燕殊怒不可遏,这感觉就像是被一头猪拱了。

    “嫂子,你声音怎么变得和燕殊一样,难听,嗝……呵呵,我告诉你哈,这事儿我平时都不告诉别人的,我今天穿了……”

    燕殊说着一把伸手捂住了姜熹的眼睛!

    “红内裤!哈哈……”

    “把你眼睛遮着!”燕殊说完,姜熹就伸手捂住了眼睛。

    燕殊看着傻乐的楚衍,其实他就是解开了皮带,露出了内裤边缘而已,最主要的是……

    他今天穿得明明是蓝色的!

    蠢货!

    可是燕殊已经忍无可忍,朝着他的脸就揍了一拳!

    “哇——大哥,你打人……”楚衍一把抱住燕殊的大腿,“大哥,你不爱我了,大哥……”

    “你松开,把脸凑过来!”

    “大哥……”楚衍捂着脸,“疼!”

    “疼就对了,来,过来,让大哥看看哪里疼!”

    楚衍乖乖凑脸过去,燕殊挑眉!

    这熊猫眼怎么着也得凑一对吧!

    说着又是一拳!

    这个混蛋,居然还摸他胸,胆子肥了!

    “哇——大哥,你骗人!”

    楚衍在地上撒泼打滚,看得几个人都不好意思了,姜熹捂脸,这货难不成喝了酒就变成这德行了么,这也太……

    楚衍直接抱住了燕殊的大腿,就像个小狗一般,蹭了蹭。

    “大哥……”

    “你赶紧给我起开!”燕殊很不耐烦。

    “人家想尿尿!”

    燕殊脸上乌云密布,“你说什么?”

    “你带人家去尿尿……”

    “噗——”轩陌终于没绷住!“楚衍是楚大哥带大的,听说小时候楚大哥又当爹又当妈的,尿不湿都是楚大哥换的,燕殊他这是要你……”

    “给他擦屁股!哈哈……”战北捷这话刚刚说完,燕殊提起茶几上的空瓶子就朝他扔去!

    ------题外话------

    之前说够书城有个活动,我说过如果月初的小说入选了,就会给大家加更,特备感谢大家给月初投了宝贵的一片,我不知道今天会给大家加更多少,昨天有事女生节,虽然有些晚,祝大家节日快乐,今天还不确定会有多少章更新,不过肯定会让你大家看得过瘾,大家可以期待一下!

    咳咳,今天是妇女节,不知道有个人过妇女节啊,捂脸

    祝福有点儿晚哈,希望大家每一天都可以做自己生命中的女王,群么么,继续去码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