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77 婚礼(1)剜心换命

正文 277 婚礼(1)剜心换命

    ( )婚礼现场

    燕家三辆黑色轿车缓缓驶入,众人目光就不由自主的被吸引,燕隋打开车门,抬手整理了一些领带,伸手去拉车门。

    燕殊一身白色衬衫,黑色西装裤,领口微微敞开,锁骨若隐若现,目光慵懒随性的打量着会场,粗短的头发显得那般放浪不羁,眸子邪肆懒散,透着一丝漫不经心,他微微抬手,将黑宝石的袖口系上,扭头转身,目光瞬间软化。

    纤纤素手握住她的手,姜熹随即下车。

    白色缎面连衣裙,露出了白皙修长的双腿,燕殊侧耳和她说着什么,姜熹微微仰头娇嗔般的瞪了他一眼,眼波流转间,那双猫眼显得越发灵动神秘,阳光下她的皮肤宛若凝脂,显得越发白净通透。

    燕殊抬手搂住她的腰,扭头往另一边走去。

    燕老爷子已经推门下车,自从燕老爷子退休,大家就很少能在公开场合见到他,他右脸有一道十分凌厉的疤痕,眉眼冷峻,头发花白,目光凌厉,嘴唇微抿,神情严肃,倒是显得越发不易让人亲近。

    燕老爷子伸手朝着姜熹挥挥手,姜熹立刻走过去,众人心下诧异。

    这女人在慈善晚会上出尽风头,锋芒毕露,咄咄逼人带着煞气,出身一般,又无父无母,本来还以为想要嫁入燕家必然是很艰难。

    这般看来,燕老爷子十分喜欢她,这见着她,脸上都乐开了花。

    姜熹自然明白燕老爷子的意思,是在变相的给她正名。

    “小殊,去看看那两人,怎么还不下来!”

    燕殊刚刚准备去敲门,这两个人已经下车。

    只是今天是人家结婚的大喜日子,这两个人却同样一袭黑衣,让人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本就都是面色冷清之人,燕持冷峻禁欲,叶繁夏高冷淡漠,两朵高岭之花,叶繁夏微微侧头看向一侧放在门口的婚纱照,细长的眉眼微微眯着,显得越发深不可测。

    燕持微微垂眸,伸手抚平西装裤上的些许褶皱,伸手握住叶繁夏的手,“紧张?”

    “激动而已!”

    莫雅澜携着一个中年男人快步走过来。

    “燕伯伯,里面请吧。”男人笑呵呵的模样和沈余祐倒是有六成像。

    “走吧!”燕老爷子伸手招呼叶繁夏。

    燕老爷子算是乐呵了,今年若是能结婚,那两个孙子的终身大事都不用操心了,若是明年再给他生个曾孙子,那他也就没什么可惦念的了。

    莫雅澜目光警觉的看向叶繁夏,愣了好半天。

    叶繁夏总是板着脸,这和燕老爷子说话,嘴角微微勾起,和叶桃芝的脸不谋而合。

    “沈伯母,您还记得我么!小时候您去我们家看过我几次!”叶繁夏这话一出,倒是惹得许多人侧目。

    莫雅澜轻轻咳嗽一声,微微点头,“是啊,我和你母亲关系不错,一别数年,你都成大姑娘了。”

    只是她的眼中除却诧异,没有一丝故人重逢的喜悦。

    “是啊,当年你母亲和……”沈广平这话没说完,就被莫雅澜扯住了手臂。

    “快里面请吧,爸一直在等您呢!”

    燕持和燕殊对视一眼,看样子叶姑姑和沈家似乎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关系啊,不然这莫雅澜干嘛一副防备的模样。

    休息室在后面,绕过一个长长的花式长廊,周围都是绿藤,遮天蔽日,十分凉爽,刚刚到了休息室,里面传来沈老爷子爽朗的笑声。

    沈广平推门进去,“爸,燕伯伯来了。”

    里面还坐着许多人,年纪大多花甲,一见到燕老爷子,纷纷起来,“行了,你们年轻人出去玩吧,这里都是一群老头子,跟我一起怕把你们憋坏了!”

    沈老爷子忽然瞥见叶繁夏,眸子一凛,“是桃芝那孩子么!”

    “沈爷爷好!”叶繁夏颔首鞠躬。

    “过来,给我看看。”沈老爷子伸手招呼叶繁夏。

    叶繁夏只能顶着众人的目光走过去,沈老爷子看着她一步一步走过来,神情变得越发怪异,他伸手攥住了叶繁夏的手,“你和桃芝长得真的一模一样。”

    “嗯,大家都这么说。”叶繁夏抿了抿嘴。

    “你母亲……”沈老爷子轻轻勾了勾嘴角,“你母亲她……”

    坐在一侧一直未动的沈家老太太,忽然起身,一头齐耳短发,深紫色旗装,一串垂胸的珍珠项链,她直接攥住叶繁夏的另一只手,“你父亲是谁!”

    “我……”

    “你俩这是做什么啊,吓到孩子了。”燕老爷子连忙过去解围。

    “丫头,你父亲……”

    “我不知道!”提到父亲,她的眸子没有一丝波澜。

    “好了繁夏,你先出去!”燕老爷子直接从他们手中将叶繁夏的手解放出来。

    燕殊一直靠在门边,这沈伯父看着倒没异样,只是这莫雅澜却显得十分紧张。

    “对了,余祐安安他们都在那边的休息室,我带你们过去吧!”莫雅澜忙不迭的将他们四个人往另外的房间领。

    燕殊只是饶有趣味的盯着她的后背,说话语气显得漫不经心。

    “沈伯母和叶姑姑真的是朋友?”

    “是啊!”莫雅澜笑着,“那会儿你们都还没出生呢,肯定不知道。”

    “是么,我妈和叶姑姑关系不错,那沈伯母和我妈关系应该也很好喽。”

    莫雅澜捏着手抓包的手一顿,“我和你母亲不是很熟。”

    “是么!”

    “对了,叶姑姑之前在我们家住过一段时间,沈伯母怎么都没去看看她。”

    “那会儿孩子都还小,我们家早就搬离京都了,哪有时间啊。”莫雅澜知道燕殊在试探他,心下很不舒服,这燕殊也太敏感了。

    此刻他们已经到了休息室,偌大的休息室,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薰衣草清香,零星坐着七八个人,而被众人捧着的,自然就是沈家大小姐——沈安安。

    沈安安长得不算出众,可是气质绝佳,一身浅粉色的抹胸短裙,衬得她越发娇俏可人,及腰长发,发尾微微卷起,平添了一丝娇俏可人,她的眼睛很大,清亮有生气,趁着巴掌大的瓜子脸,显得越发甜美。

    她的个子不算高,也就一米六左右,穿着一双白色中跟,高腰裙将她双腿拉得修长。

    她笑着跑到莫雅澜身边,就像个温顺的猫咪,“妈!”

    “这是你燕大哥和燕二哥!”

    “燕大哥好,燕二哥好!”沈安安声音甜美,脸上也挂着恬淡适宜的笑,看起来那般的可人。“这两位定然就是姜小姐和叶小姐了吧,快里面请吧,大哥,你还不过来招呼客人!”

    “没事我们随便坐坐。”燕殊拉着姜熹往里面走。

    姜熹看向沈安安,病态的沈余祐,妖孽的沈廷煊,神秘的莫雅澜,人畜无害的沈广平,只是这女儿……却如此天真活泼。

    “对了燕二哥,我听说你是军人,呐,从小我就听爷爷说起他以前当兵的事,真的很崇拜军人啊,燕二哥,你身边有没有什么兵哥哥,介绍几个给我认识吧……”

    “安安!”莫雅澜嗔怒,“一个女儿家说这些!”

    “妈,你快去招待客人吧!”

    沈安安催促莫雅澜离开。

    燕殊只是爱答不理的和沈安安搭腔,沈安安却并不恼怒,话一直很多,就像个小麻雀。

    不多时,仪式就要开始了,沈余祐去后面准备,沈安安招呼他们去前面落座,只是叶繁夏刚刚出现,就感觉到了一道凌厉的目光。

    这燕家在京都是举足轻重的大户,这位置自然是被安排在了前面,而叶家作为姻亲自然也在前面,沈廷煊刚刚准备招呼人将座位排开,没想到李嘉言见到叶繁夏就怒不可遏的冲了过去。

    直接撞开了走在叶繁夏身侧的姜熹,燕殊扶住姜熹,眸子染上一层愠怒之色。

    “你还真有脸来!”李嘉言伸手指着叶繁夏。

    叶繁夏勾嘴一笑,“这是我母亲最喜欢的黑色!”

    李嘉言身子一僵,叶纪昌小跑着过去拦住李嘉言,“别闹了,今天是女儿大喜之日。”

    “她穿着一身黑过来,不就是过来找晦气的么!”李嘉言再想到叶芷珏,顿时更是光火。

    “那叶夫人的意思,在场穿了黑色的人都是过来找晦气的!”在场的男士多是黑色西装搭配白色衬衫。

    李嘉言被一堵,脸涨得通红。

    “行了,别闹了!”叶纪昌拖着李嘉言就要走。

    叶繁夏嘴角勾起一抹嘲弄的笑,李嘉言顿时怒了,这是几个意思!

    “你在笑什么!”

    “我在笑,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怎么就一点都没变,脾气大,而且还不知道改。”

    “你说我脾气大!”李嘉言蹙眉。

    “叶夫人不仅脾气大,而且着实有些没教养!”姜熹伸手推开燕殊,“叶夫人,难不成你还在为慈善晚会的事情怪罪我?”

    李嘉言满心满眼都是叶繁夏,哪里注意到姜熹就在身边,此刻看到她,立刻想起了前段时间慈善晚会遭受的屈辱,心里更是怄火。

    “我是那般小气的人么!”

    “叶夫人若不是那般小气的人,怎么会一下子把我撞开,我一个大活人站在这里,叶夫人不会没看见我吧,若不是燕殊扶着我,我估摸着今天摔倒了,这要是磕绊到哪里,叶夫人不会说:不好意思,我没看见你吧!”

    “我是真的……”李嘉言一想到二女儿被抓,这叶繁夏又是来专门挑事的,她哪里坐得住啊。

    “上次慈善晚会的事情,也是你们叶家不对在先,考虑到你们家和燕家的关系,我也没报警,那可是盗窃罪。”

    众人顿时议论纷纷,这事儿在京都已经传开了,早就成了别人茶余饭后的笑点谈资。

    李嘉言想着今天是对付叶繁夏的,所以只能强压着怒火,“姜小姐,那日的事情小女已经向你道歉了。”

    “所以我也没追究,只是叶夫人直接把我撞开,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

    “对不起!”李嘉言死死咬着牙。

    姜熹促狭的站在一边,李嘉言的眉眼一直上挑,双拳紧握,面部神经紧绷,牙床咬得死死地,说明她很愤怒,但是她却在极力的压制。

    李嘉言将目光转向叶繁夏,她的嘴角勾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看得她大为光火。

    “你到底在笑什么!”

    那种笑容就像是对她的嘲弄。

    “行了,有什么事之后再说,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叶纪昌这话刚刚说完,就有人跑过来,让叶纪昌去后面准备一下。

    叶纪昌目光深沉的叮嘱李嘉言,“一切等婚礼结束再说。”说完就急匆匆的往外走,因为是西式婚礼,所以需要他搀扶叶楚佩进来,他得去后面准备一下。

    叶纪昌刚刚离开,叶繁夏只是勾嘴一笑,直接坐下了,显得那般无所谓,就好像她的愤怒对她来说是根本无所谓的。

    “哎,这叶夫人倒是真窝囊,都被人这么瞧不起了,居然都不反抗,如果是我,我特么的早就上去揍她了,一个小辈,怎么如此嚣张。”

    “就是啊,没办法,这人家有燕家撑腰,叶家惹不起啊。”

    “这倒也是,听说前些日子这叶二小姐还被燕大少当中掌掴了,当着民警还有战家人的面,真是一点脸面都没留给叶家,丢死人了!”

    “这叶小姐好歹也是叶家的表小姐,何至于有如此的深仇大恨啊。”

    “这你就不懂了吧,我听说当年他母亲就是被这叶家给……”

    “闭嘴!”李嘉言怒吼,吓得在场的宾客齐齐变了脸。

    而另一侧一直在嚼舌根的两个男人,面面相觑。

    “叶夫人好大的气派!”楚衍坐在最后面,他的身侧坐着一脸斯文的轩陌,以及一直不苟言笑的战北捷。

    “怎么着,瞪我干嘛,小爷惹着你了?实话都给人说了!”

    李嘉言不认识眼前的男人,他长着一张娃娃脸,长大煞是可爱,穿着西装的模样特别像是偷了大人衣服的小孩,眉目俊秀,那双眼睛大而清亮,若是从外表看起来,也就是十八七岁的模样。

    “你是哪家的?有请帖么!”

    楚衍顿时怒了,直接从凳子上跳起来,“哎呦我去,你这是几个意思啊,你的意思是我来混吃混喝的!”

    “这我可没说,不过这种事倒是不少!”李嘉言不认识他,自然以为是个寻常人家的公子哥,为了讨好燕家才来折损自己,她心里憋着火,只能找他发泄出来。

    “呵——马丹,简直不能忍!”他跳起来就要扑过去,这虚张声势的模样倒是有几分唬人。

    身侧的男人伸手扯了扯他,“行了,坐下吧,别丢人了!”

    “我靠,你用着我们家的地,你说我是来混吃混喝的,我特么的需要来这里混吃混喝,我就没吃过东西不成!”

    李嘉言愕然,脸色血色尽褪。

    莫非是楚家的人!

    “小爷就是没有请帖这么滴,这块地我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行啦,坐下吧,真不嫌丢人!”轩陌伸手拿着东西遮住脸。

    李嘉言被楚衍一噎,倒是半天没说出话。

    “莫非我的脸这么没有辨识度,认不出来我?”楚衍指着脸看向轩陌。

    战北捷幽幽的来了一句,“大众脸需要什么辨识度!”

    楚衍狠狠瞪了战北捷一样,气鼓鼓的坐下。

    而此刻周围嘲弄的声音越来越大。

    “这叶夫人真是丢人,居然不识楚家这位小少爷,丢大人了。”

    “不过这楚家小少爷随心所欲惯了,楚家也不管,听说到处惹事,今天不知道来干嘛的。”

    “楚家是搞酒店和金融的,和秦家关系一直不错,这肯定和燕大少关系斐然啊!”

    “难怪了!”

    楚家!

    李嘉言伸手握紧拳头,牙齿咬得咯吱咯吱作响,楚家人常年在国外,这楚家小少爷一直在国内,用京都的人的话,就是在“混吃等死”,她哪里认识他啊。

    叶繁夏正和燕持咬耳朵,就笑出了声,对于李嘉言来说,只要她笑,就是对自己嘲弄,她心里一阵憋着火,这会儿众人的揶揄嘲弄,更是将这份怒火提升到了顶点。

    她脸涨得通红,好像下一秒,就会直接爆发。

    而此刻燕殊扯着姜熹已经到了楚衍那边。

    “嫂子,你还记得我么,昨日我酒喝多了,听说还是你送我回去的!”楚衍见着姜熹,就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记得!”姜熹抿唇,听说也大学毕业了,怎么看着像个半大的孩子。

    “是么,我就说嘛,我这张脸,辨识度很高的。”

    “因为你抱着我的腿喊妈!”

    “噗——”轩陌没憋住,口水呛到了嗓子眼,“咳咳……咳咳……快……给我,拍……拍……”

    楚衍咬牙,随手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来,轩少,我给你拍!”

    “我靠,我让你给我拍背!”轩陌一把夺过手机!

    “我以为你要自拍!”楚衍瞪了一眼轩陌,直接将他挤开,“来,嫂子,坐我这里!”

    “你把我放在哪里!”燕殊挑眉。

    “这……”一排就四个座位,哪里有他的啊。

    燕殊却直接坐下,伸手扯住姜熹的手,姜熹身子一倒,下个瞬间,整个人就坐在了燕殊的大腿上,燕殊伸手按住她的裙子下摆,“这样就可以了!”

    “马丹,你特么的是来秀恩爱的啊!”

    “怎么着,不行么!”燕殊挑眉,“昨天你抱着我媳妇儿的腿喊妈,是不是该喊我一声爸!”

    “你也别占我便宜,嫂子,来,我们好好聊聊!”

    “我媳妇儿和你有什么好聊的,撬墙角?”

    “哪能啊,借我十个胆子也不敢啊,我就是看着嫂子觉得很亲近而已!”

    “啧,你看着谁都觉得像是你失散多年的亲戚!”轩陌冷嘲。

    “嫂子,我们不理这些糙老爷们儿,嫂子,我听说你是搞心理咨询的,你来给我看看,我最近觉得自己很焦虑,而且睡不好,吃不好,你看我的黑眼圈……”

    “纵欲过度?”姜熹挑眉!

    “我还是处男!处男!我有精神洁癖!”楚衍轻哼。

    “还是最近压力大?要不你具体和我说说!”

    “有啥好说的,他就是被催婚,失眠多梦,总怕自己嫁个母老虎!”燕殊十分嫌弃的看着他。

    楚衍抿嘴不说话,倒是另一边,李嘉言的模样,似乎马上就要爆发了。

    “我们去后面坐吧,他们都在后面,免得看着有人膈应。”燕持拉着叶繁夏就准备往后面走。

    李嘉言却直接伸手扯住了叶繁夏的胳膊,“你到底要做什么!”叶繁夏眸子森冷。

    “我倒是很想问问,你想做什么,你是不是待会儿准备在婚礼进行中让我们家难堪!”

    叶繁夏轻笑,“是不是这人思想恶毒,所以也觉得别人也和你一样恶毒啊!”

    “十几年不见,嘴巴倒是厉害了,无论如何,你还得叫我一声舅妈,真是爹妈死得早,才让你这么没大没小!”

    “你说什么?”叶繁夏甩开燕持的手,看着李嘉言,“没大没小?那我想问一下,我母亲到底是怎么死的,你这个杀人凶手!”

    “你才是杀人凶手,是你害死了我儿子!”

    “你儿子本来就要死了,那是他的命!”

    “你胡扯!”李嘉言发狂一般。

    叶南风去世的时候不过十岁左右,那么小,对她来说,无疑是锥心之痛。

    “你不是爱他么,你怎么不把你自己的心剜给他!凭什么要用我的命换你儿子的命!”

    众人愕然,剜心?

    燕持双手攥紧,燕殊只是随手拨弄着姜熹的流苏耳环,看来叶南风当年真的不是得的白血病……

    是心脏病吧!

    ------题外话------

    (*^__^*)嘻嘻……万众期待的婚礼终于开始了,不过这婚礼你们说到底能不能举办下去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