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76 装醉揩油,燕殊被揍 (二更)

正文 276 装醉揩油,燕殊被揍 (二更)

    ( )活色生香

    叶芷珏整个人都是晕乎乎的,看到警察来了,她居然拿起烟就嚷嚷着往他们身上蹭,那神情对于常年办案的警察来说,一看就知道,地上还散落着白色的粉末,更是物证齐全,直接就被压上了车。

    叶芷珏神情恍惚,她只看见眼前有好多人,而且太阳照在身上,刺眼而又灼热。

    “嗯——”叶芷珏忽然推开架着自己民警,居然开始动手撕扯衣服!

    “叶小姐!”

    “哈哈……哈哈……”她的神情仿佛疯魔了一般,她忽然冲到了一个男人的面前,而此刻她的外套已经被被她踩在脚下,仅穿着一件内衣就在满大街跑。

    男人盯着她的胸口看了许久。

    年纪不大,挺有料的。

    “咯咯咯……好看么!”叶芷珏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干嘛。

    “叶小姐!”此刻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活色生香本来就处于闹市区,来往人很多,此刻更是引起了许多人的驻足,甚至有许多好事者拿出手机开始拍照。

    李询此刻还在二楼,听着动静站在窗口怒喝!

    “还不赶紧把她按住,带上车!”

    “是!”

    民警上前拉扯,可是叶芷珏居然伸手解开了自己热裤的口子,粉色的内裤边缘立刻暴露在公众视线中。

    “天哪,这光天化日的,怎么如此不要脸!”

    “就是就是,快别看了!”

    “这好像是前些日子上了新闻的叶家二小姐啊,她这是在干吗啊!看她这样子不像是喝多了酒啊!”

    “倒是吃了不该吃的……”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叶芷珏却像是疯魔一般满大街的乱跑,丝毫不顾及外人的目光。

    几个民警一起上去才将她按住。

    “啊——放开我,放开……”叶芷珏使劲扭动着身子,她的脸被按在地上,双手被扣上了手铐,她还在剧烈的挣扎着,“咯咯咯……”那笑声显得那般魔性。

    “赶紧把她带上车!”李询咬牙,简直丢人!

    他一扭头,忽然撞到燕殊那张脸,吓得脸色一白。

    燕殊此刻手中掐着一根烟,他站在窗边,看着民警将一件衣服盖在了叶芷珏头上,强行扭送她上车,“你的效率挺快的。”

    男人的脸在烟雾下忽明忽暗,显得朦胧诡谲。

    李询不说话,而此刻一个人跑过来,“李队,都查过了,没有发现别的。”

    “嗯!”李询看了一眼燕殊,“二少,我们收队了!”

    “成。”燕殊狠狠吸了口烟。

    而此刻一直在楼下的燕隋已经上了楼,“二少,您有事?”

    “帮我查一下叶芷珏那东西是从哪里来的。”

    “您是觉得拿东西来路有问题?”

    “最近京都有点乱。”燕殊吸了一口烟,将烟头掐灭。

    “您不是戒烟了?”

    “出任务的时候憋闷就抽几根,提提神,现在倒是觉得有些索然无味了!”燕殊将烟往一侧的垃圾桶里扔。

    “对了二少,姜小姐过来了,现在在包厢。”燕隋从家里赶来,姜熹见燕隋神色匆忙,还以为燕殊出了什么事,就跟了过来。

    燕殊蹙眉!

    坏事了,包厢里还有两个醉鬼!

    燕殊快步朝着包厢走过去,一脚把门踹开。

    “唔——妈,你别打我,我下次再也不喝酒了,我真的不喝了……”

    姜熹看着抱着自己腿的男人,站在那里手足无措。

    “唔——妈,我跟你说,战北捷真特么的不是人,他……嗝——欺负我!”

    她求救一般的看向燕殊,“楚衍!”

    “唔——”楚衍打了个酒嗝,整个人就被燕殊从后面直接拎起来,他个子不过一米七出头,站在燕殊面前,着实娇小了一些,“咯咯,是小殊啊,来,陪小爷喝酒!”

    “喝什么喝!轩陌,你怎么不拦着他!”燕殊呕得要死,她的腿都没这么抱过!

    “战北捷抱着我,你让我怎么办。”轩陌双手一摊,显得很无力。

    “轩轩,我们来喝酒!”战北捷冲着轩陌傻笑。

    “来,我们喝!”

    姜熹看着这长得斯文俊秀的男人,倒了一杯酒,居然直接灌入了战北捷的口中,一滴都不带剩下的。

    “小殊,我们喝酒!”楚衍抱着燕殊死死不撒手。

    他忽然从怀中摸出钱包,直接扔在地上,“走,今晚你被小爷包了!”

    燕殊嘴角狠狠抽了抽!

    好样的!

    姜熹嘴角憋着笑。

    “生气了?不够?”男人打了两个酒嗝,“我门口的车子也给你!”

    他摸着口袋将钥匙塞到燕殊手中。

    “还有我的小别墅,送你,都送你,今晚就包你一夜!哈哈……”

    “看小爷今晚怎么折腾……嗝——折腾你,哈哈……”

    姜熹看着燕殊嘴角不断抽搐,笑得差点背过气去。

    等到伺候这群人回家,已经是晚上了,燕殊喝了一些酒,靠在车上睡得很熟。

    “姜小姐,到家了!”

    “嗯!”姜熹扭头看像燕殊,“燕殊,起来了,我们到家了!”

    “嗯?”燕殊伸手揉了揉眼睛,直接伸手抱住了姜熹,抬头就往姜熹胸口蹭,“嗯……”

    姜熹好看的眉头拧成了一团麻花。

    “熹熹……”燕殊不断往姜熹胸口蹭,“熹熹,抱抱……”

    燕隋自动自觉地下车,姜小姐似乎生气了。

    “燕殊……”

    “嗯……”燕殊这手开始乱摸揩油。

    姜熹倒是兀自一笑,“你醉了没?”

    “嗯?熹熹,亲亲!”

    燕殊直接凑过头!

    姜熹直接一拳砸过去!

    “嗷——”

    燕隋身子一抖,燕家这边很是荒凉,这一嗓子吼得周围鸟雀都纷纷飞起。

    “醒了没?”姜熹抿嘴一笑。

    “熹熹,你……”

    “怎么着,豆腐好吃么?装得挺带劲啊!燕殊!”

    燕殊简直想哭,妹的,你当时怎么没把楚衍揍成一个猪头啊,对我倒是下得了狠手。

    燕殊捂着嘴角,“你下手也太狠了!”

    “你不是喝醉了么,来,我给你醒醒酒!”姜熹说着就往燕殊身上凑。

    燕殊直接推门下车,“你变了!”

    “你是个男人就别跑!”还敢给他装醉,装得那么带劲,可以啊。

    “你这是准备谋杀亲夫!”

    “放心,揍不死的!你过来,你不是要亲亲要抱抱!”燕隋一阵恶寒,二少真是越来越没节操了,这种话也说得出来。

    “姜熹,你别逼我!”

    “哼——”姜熹走下车,伸手整理衣服,这还没反应过来,燕殊直接走过去,弯腰单手直接保住她的双腿就往屋内走!

    “燕殊,你放我下去!”

    “啪——”燕殊直接一巴掌打在她的屁股上,姜熹简直羞愤得要死,脸涨得通红。

    “燕殊!”

    “喊老公!”

    “你混蛋!”

    “喊不喊!”燕殊又拍了一下她的屁股!

    “我就不喊,你这个混蛋,快放我下去!”姜熹双腿瞪着,这辈子还没有人打过她的屁股,她想死的心都有了。

    “怎么着,还不喊!还想来一下!”燕殊说话间已经推门进入客厅。

    “你丫的就是臭流氓!禽兽!混蛋!”

    燕殊站在原地,愣住了,燕家客厅灯火通明,燕老爷子悻悻地摸了摸鼻子,“老沈啊,不好意思,这年轻人啊……”

    燕殊轻轻咳嗽一声,“沈爷爷好!”

    “这是……”沈老爷子刚刚回京,忙不迭的过来拜会老友,却不曾想。

    姜熹现在真的想死的心都有了。

    沈廷煊坐在沈老爷子旁边,眼中满是揶揄,“二少真是越来越会玩了!”

    姜熹伸手捂住脸,这都什么事啊!

    燕殊弯腰将姜熹放下来,姜熹这才整理了一下衣服,扭头看向沙发上的老者,一头银丝,长得倒是不若燕老爷子那般严肃刻板,倒是带了一丝温润儒雅,慈眉善目,很是和善。

    “沈爷爷好!”

    “小姑娘脸都红了!”

    这种场面被谁撞见脸都红好么!

    “长得很俊啊,难怪小殊喜欢,过来,给爷爷看看!”沈爷爷和善得很,姜熹盯着头皮走过去,沈老爷子有些嫌弃的看了一眼沈廷煊,“你还不让开一点!”

    沈廷煊无语,立刻让开了位置,“叫什么名字啊,今年多大啊,上学还是上班啊,是临城人?你兄弟姐妹几个啊……”

    “老沈,这是我孙媳妇儿!”燕老爷子沉着脸。

    “我就是随口问问,你着什么急啊!”沈老爷子摸了摸姜熹的手,“生得很不错。”

    “那个沈爷爷,我先带她上楼吧!”燕殊见姜熹看向自己的眸子,简直要把他射杀掉。

    “行了,上去吧。”

    姜熹狠狠瞪了一眼燕殊,简直没有脸了。

    “这女娃娃长得不错,一看就很好生养!”

    “我当初也是这么觉得的!”

    “不错不错,还是你家小殊有眼光,廷煊啊,你多学着点!”

    沈廷煊呵呵一笑,他能说他也看上了她么,估计会被爷爷乱棍打死。

    姜熹听着这话脚下一个趔趄,险些栽倒,好生养?这都是什么鬼,而且两个老爷子讨论这些,能不让她恶寒么!

    这刚刚到了楼上,姜熹快步往房间走,燕殊腿长,跨了两步就追上她,直接从后面将她扛起来。

    “喂——”下面有人,姜熹也不敢乱叫。

    “你喊啊,继续喊,让他们听听!”

    “燕殊!”姜熹恨得咬牙切齿。

    “叫不叫老公!”

    “不叫!凭什么叫你啊!”

    “呦呵,我还治不了你了!”燕殊扛着姜熹就往房间走,叶繁夏听着动静推门出来,一见到这种场景,死寂的眸子掠过一抹精光。

    “叶子,救我!”

    “救不了你!”叶繁夏喝了口水。

    “叶子……你是不是朋友。”

    “这事儿真帮不了你!”叶繁夏说得极其认真,“对了,燕殊,我昨晚给你发的电影你收到了么!”

    “呃……”

    “学习得如何?”

    燕殊瞪了一眼叶繁夏。

    “我进屋了,你们在走廊也可以继续,燕持在公司加班,今晚不回来。”

    姜熹睁大眼睛,什么?

    “对了!”叶繁夏又喝了口水,“声音小点儿,我还要睡觉,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叶繁夏说着将门合上,喝了口水坐在电脑前。

    而此刻她的电脑界面,除却一个文档被打开,还有一个视频接口。

    “怎么回事?”燕持伸手揉了揉额角。

    “熹熹和燕殊在走廊。”叶繁夏抬头敲打着文件。

    “在走廊干嘛!”燕持蹙眉。

    “双人搏击!”

    “噗——”燕持真的一口老血喷在屏幕上,过了半晌他才抬头看着认真工作的女人,“我想回家了。”

    “你要加班。”

    “我想你了!”

    “你不赚钱了?”

    “少赚一天也没事!”

    “那你那拿什么养我!”叶繁夏挑眉。

    燕持努嘴,这丫头自从挑明关系,就不能对自己好一点么,工作工作,我特么的想谈恋爱!

    “我想放假!”

    “不好意思,您的假期余额不足!”

    “叶繁夏,你信不信我咬死你!”

    “真的?”叶繁夏抬头看向屏幕那头的燕持,“原来你说要疼我都是假的,居然要咬死我!”

    燕持无语,伸手扶额,“总有一天我得让你哭着求我!”

    叶繁夏忽然想到昨天看的电影,脸一红,立刻关掉视频!

    不多久燕持的电话来了。

    “怎么把视频关了!”

    “掉线了!”叶繁夏说谎也一本正经。

    “是么,qq没掉线,视频掉线了?叶繁夏,你当我傻么!”

    叶公馆

    叶楚佩刚刚从外面回来,一进门就察觉到了气氛很是压抑,李嘉言坐在沙发上嚎啕大哭,叶老太太则是一脸厉色,叶纪昌居然破天荒的提早下班了。

    “怎么了?又发生什么事情了!”

    “你妹妹又被抓了!”叶纪昌咬牙,不争气的东西。

    “这次又是因为什么!”她明天可就要举行婚礼了啊。

    “嗑药!”

    “什么!”叶楚佩睁大眼睛,“她不是戒了么!”

    “李嘉言,你和我说,她不是戒了么,怎么又……”

    原来这叶芷珏自小学校就不好,很早就和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高中时候就被发现和人在厕所抽烟,被教训了之后,才发现还吃了那东西,当时为了避免事情传出去,在家强制戒了一段时间,这会儿居然又开始了。

    “我不知道啊!”李嘉言一边哭一边拽着叶纪昌的衣服,“纪昌,那里面不是人待得,我们还是赶紧把她弄出来再说吧!”

    “弄什么弄,现在整个京都都传遍了,那视频满天飞!”叶老太太急火攻心。

    “那地方真的不是人待得,她进去之后肯定会遭罪的,不行,得去把她弄出来……”李嘉言说着就要往外面走,却被叶纪昌一把拦住了。

    “让她受点教训也好,这段时间她惹出来的祸事还少么!我们叶家的人都被她一个人丢光了!”

    “你就是平时太宠爱她了,光天化日在大街上脱衣服,就她这样,还怎么给她找个好人家!”叶老太太气得捶打着拐杖,“明天大丫头就要结婚了,这时候闹出这种丑闻,你还把她弄出来?怎么着,还准备让她参加婚礼,你还真的不怕婚礼变成一出闹剧?还是你觉得不够丢人!”

    “我丢人!”李嘉言因为前段时间的事情已经很憋屈了,在看守所被人殴打,回来他们脸一声问候都没有,现在还要被呵斥,她哪里咽得下这口气!

    “我女儿就算是再丢人,也不如你女儿来的丢人,偷人,生了个野种!”

    “啪——”叶纪昌一巴掌甩过去!

    “你还打我,她还害死了我儿子,你现在打我?”李嘉言气得要吐血。

    “当年的事情大家心知肚明,你还提!”

    叶纪昌当时还年轻,一心想要保着儿子的命,却没想到害死了自己的妹妹,这人活到一定的年纪,对于生命总是多了一层敬畏。

    “我就提,要不是你当时帮着她们,我儿子也不会死,你赔我儿子!”李嘉言癫狂一般的捶打着叶纪昌。

    “都给我闭嘴!”叶老太太怒喝!

    “芷珏这事儿等楚佩婚礼结束再说,都给我闭嘴,谁都别唧唧歪歪了,当年的事情,谁若是再提半句话,就立刻给我滚出去!反正我们家也够丢人了,不在乎再多丢几次人!”

    叶老太太说完,倒是一时无人说话,安静得有些诡异,只有李嘉言还在不停哽咽抽泣。

    翌日

    沈叶两家的婚礼是在一个偌大的露天草地举行的,京都但凡有头有脸的人都邀请到了,叶家这段时间在京都出尽了风头,来看热闹的人也不在少数。

    战北捷刚刚到达,就惹来了许多人的注意,因为战家人极少参加宴会,一个家族就剩两个光棍,没有一个女眷,这走动得自然少,他穿着一身铁灰色的休闲西装,整个人显得凌厉逼人,目光所到之处,更是张狂恣意。

    因为今天到场的人超出了他们的预想,所以得临时调整许多东西,沈廷煊正在和举办方交涉,这背后就有几个人开始嚼舌根。

    “这个人就是沈四少啊,长得真好看。”

    “好看有什么用啊,在沈家又不受宠!听说这沈夫人就是不喜欢他,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长得这么好看为什么不喜欢啊,若是我倒是愿意嫁个这样的男人,最起码好看!”

    “好看有什么用啊,人家又不喜欢女人!”

    沈廷煊倒是浑不在意这些人的只言片语,只是他刚刚转过身,就看见战北捷似笑非笑的一张脸,想起那日这货居然直接翻窗到了他的房间,他就觉得恼火。

    “沈四少,好久不见。”战北捷笑着打招呼。

    众人顿时用一种促狭的目光看着他们。

    战北捷前些日子刚被传出喜好男色,沈廷煊又是出了名的男女通吃之人,这两个人莫非……

    沈廷煊今日穿了一身浅蓝色的西装,这衣服颜色很是骚包,就和他这个人一样,妖孽骚气!

    他直接走过战北捷身边。

    “你谁啊,我们认识么!”

    战北捷睁大眼睛,这厮敢装作不认识自己!

    “原来是战大少啊,不好意思,眼拙没认出来,战大少里面请。”沈廷煊一脸挑衅之色。

    “呵……”战北捷轻哼。

    年纪不大,脾气不小。

    “战大少不进去?”沈廷煊挑眉,“那就在这里晒着吧!”

    就这样某人从他身边走了过去,战北捷无语,这人倒是挺记仇的。

    不过他的脾气倒是挺合他胃口,战北捷一向不喜欢中规中矩之人。

    沈廷煊刚刚走开,莫雅澜就直接走过去,“你认识战北捷?”她的眼中有着鄙夷,却又透着一丝警惕。

    “一面之缘。”

    “既然是朋友,改天请他到家中喝茶吧!”

    沈廷煊挑眉,这是准备给沈安安物色结婚对象了?

    “他比沈安安大了十二岁!”沈廷煊一语道破。

    莫雅澜脸色有些不悦,“我只让你请他回来,别的事情就不需要你操心了!”

    沈廷煊轻笑。

    沈安安那小身板,够战北捷折腾的么!

    而此刻外面传来了一阵骚动的声音,沈廷煊扭头看过去,原来是燕家人到了。

    沈廷煊快步走过去,燕持先下车,只是随即下来的叶繁夏,居然是一身黑!

    这是来参加婚事还是……

    来奔丧的!

    ------题外话------

    有qq阅读app的亲们不要忘记给我投票啊,今晚就截止了,所以只有十二个小时了,入选我会给大家加更哒,群么么mua~

    这都算是过度章,明天继续虐渣渣,吼哈哈

    话说燕殊是不是活该,还装醉揩油,哈哈,被打了吧!

    燕殊:(╯‵□′)╯︵┻━┻你这个后妈,你还敢笑我!

    我:继续装啊,不是挺带劲的么!

    燕殊:(ノ`Д)ノ

    我:╮(╯▽╰)╭你就是太贪心!

    燕殊:你这是准备憋死我就对了!

    我:这么明显?

    燕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