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74 教她规矩,为老不尊(二更)

正文 274 教她规矩,为老不尊(二更)

    ( )叶繁夏一听这名字,浑身都在战栗。

    “别叫这名字!”她的口气带着命令警告,急切而又愤怒。

    “你……”叶老太太颤颤巍巍的要过去,可是那双眼睛饱含着厌恶与憎恨,她的脚步硬生生的停在了。

    “你们都不配叫她!”

    “繁繁……”

    叶繁夏扭头不再说话。

    “叶繁夏,奶奶在叫你,你都听不见么!”叶芷珏话音未落,燕持一记刀眼射过去。

    叶繁夏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一下,“我想……”

    “你先上车,事情我来解决!”燕持将叶繁夏抱上车,将门直接关上,拿起手中的车钥匙将门锁死。

    叶繁夏伸手拍打着车窗,愣是没动静。

    燕持抬脚朝着叶家人走过去。

    “燕持,你让我见见那孩子……”叶老太太似乎想到了什么十分伤情的事情,眼眶里都是眼泪。

    “你们叶家人何曾怜惜过她,现在要来看她,十几年前干嘛去了!”

    “燕持,许多事情你不懂!”叶纪昌咬牙。

    “我是不懂,那我倒是很想问问你,你和叶伯母到底基于什么原因,将她一个人丢在异国他乡,孤苦无依,你们是打算让她自生自灭么!”

    “那是她活该,她这个贱人害死我哥哥,她就是该死,杀人偿命天经地义,我们都没有对她怎么样,她还想如何!”叶芷珏话音未落,燕持反手就是一巴掌!

    众人都没想过燕持会忽然出手!

    他下手极重,叶芷珏被他直接打翻在地,她的整个牙床都在松动,牙龈在出血,她摸着脸,一脸怨怼的看着燕持。

    “怎么了?想问我为什么打你?”燕持蹲下身子,李嘉言想要冲上来的时候,已经被战家人拦住。

    “燕持,你到底想要怎么样!”李嘉言急吼吼的道。

    “之前就知道叶二小姐十分不懂规矩,我来教教她,你刚刚说什么,杀人偿命?你再说一遍我听听看!”

    “我……”叶芷珏本来很是喜欢燕持,这个男人宛若天神般俊美,整个人散发着无穷的魅力,就像是一个发光体,即使身处狼狈,那种骨子里透露出来的优雅矜持,高贵迷人,也让人神往。

    只是今天的燕持,宛若恶魔,眸子凌厉森冷,她不自觉的往后退!

    “说话!”燕持疾声厉色!

    “我就是……”

    “啪——”燕持丝毫不留情,又是一巴掌。

    叶楚佩刚刚要上去,沈廷煊从后面扯住她的胳膊,“你可想清楚了,爷爷过段时间回来,若是知道整件事情,你以为你会有好果子吃!”

    “我护着自己的妹妹怎么了!”

    “叶楚佩,你的那点心思我清楚得很,之前你蛊惑母亲那事我也很清楚,别以为自己做得天衣无缝,你真当我是傻子啊,我只是懒得动你,今日你若是上前,我看下周的婚礼,就可以直接取消了!”

    “我倒是无所谓,你别连累我大哥!”

    沈余祐在一旁一直未曾说话。

    叶楚佩受到了极大的震动,她咬着牙,双脚像是被灌了铅,无法动弹。

    是啊,叶家若是真的因此蒙难,她不能把自己唯一的后路给断了啊。

    “说话!”“啪——”又是一巴掌。

    叶芷珏真的是眼泪鼻涕一起往下落。

    “燕持,很多事情你都不清楚,你不能听信叶繁夏的一面之词!”

    “你们放心,我也没打算今天和你们说清楚,这事儿既然是繁繁和你们之间的事情,自然要她亲自解决比较好,只是今天的事我可不会就此罢手!”

    燕持话音未落,不远处传来了警笛声。

    叶家人齐齐愣住,燕持居然报警了!

    “不好意思,找不到人,我只能报警!”燕殊晃了晃手中的手机。

    手机屏幕在阳光下折射出明亮的光,煞是耀眼。

    丰都的案子刚刚结束,李询回京调休两天,今天周末去局里收拾一下东西,接到了燕殊的电话,这整个局里都动了起来。

    因为丰都的案子间接牵扯到了燕家,这李询就被搪塞了过来,这一过来不打紧,顿时让他有些心惊肉跳。

    燕持见着警察来了,这才站起身子,这燕家,战家,叶家,沈家的人都在,叶芷珏被打翻在地,一直在不断抽泣,显得很是狼狈,“这是怎么回事?”

    “事情很简单,叶家在大街上强行抢人,别人不肯,就来硬的,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是真的很嚣张啊。”燕殊走过去。

    李嘉言推开战家人,过去将叶芷珏扶起来,她一脸怨毒的盯着燕持。

    她可没想到燕持会为了一个叶繁夏做到如此地步。

    叶家人一看警察来了,都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他们此刻都显得无比慌乱,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战北捷示意人将刚刚捉住的两个黑衣男人提过去。

    “战长官!”

    整个京都的人,对战家人都有几分畏怯。

    李询从未接触过战家人,此刻倒是显得有些紧张。

    “我是过来帮忙找人的,这是我捉住的两个人,李队长可以带回去审问一下,光天化日就抢人,还出手伤人,很是恶劣!如果不严惩的话,这以后京都的治安真的是堪忧。”

    “我知道!把人带下去!”那两个人嘴上被贴了封条,只是看向李嘉言,确说不出话。

    “那现在又是什么情况!”李询看着一直哭哭啼啼的叶芷珏,头皮整个要炸掉了,这刚刚回京怎么就摊上了这事儿。

    “我只希望李队长秉公办理,背后之人心肠歹毒,你可不能徇私枉法!”燕持死死盯着叶家人,眸子迸射出了一丝寒光。

    李询又不是傻子,“叶局,叶太太,叶老太太,能不能麻烦你们跟我们走一趟。”

    叶老太太目光悠远的盯着燕持,“我能和他说几句么!”

    “可以!”李询点头。

    叶老太太脚步不稳,拄着拐杖的手瑟瑟发抖,“燕持,我就想看她一眼。”

    “婚礼我会带她一起去,到时候定然会让你们相见!”

    叶楚佩双腿一软,险些栽倒。

    燕持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十几年前的事情,叶芷珏还小,根本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她很清楚啊!

    “无论如何这都是我们家的私事,你真的要做到这种地步!”

    “不是我逼你们,是你们逼她!当年的事情我想不多时候自然会见分晓。”

    “当年……”

    叶老太太的手颤抖不止。

    “你根本不配做一个长辈!”

    叶老太太苦笑,看着燕家兄弟上车,扬长而去。

    姜熹坐在副驾驶,透过后视镜看向后面的叶繁夏,她似乎累了,趴在燕持怀里睡得很熟,燕殊把车直接开了医院。

    燕持将她抱下车,地车车库的电梯直达急诊室,闻到了消毒水味道,叶繁夏才猛地惊醒。

    “怎么了?”

    “我不要来医院,带我离开这里,我不要来这里……”

    “你受伤了!”燕持拧眉。

    “我不要在这里,不要……”叶繁夏双手死死攥着燕持的衣服,燕持和燕殊对视一眼,只能往回走。

    燕家的私人医生已经到了,连带着秦浥尘和燕笙歌也已经到了燕家,还有两个姜熹并不认识的男人。

    燕持将叶繁夏抱入房间,燕笙歌方才进入,姜熹的脚脖子处就像是有一根针刺进去一样,疼得撕心裂肺,“我让医生给你先看看。”燕殊蹙眉。

    “待会儿!”姜熹不放心叶繁夏。

    医生给叶繁夏检查了一下,“没什么大碍,就是有些小伤口,待会儿给她用温水擦擦身子,上点药很快就会好的。”

    “嗯!”燕持点头。

    “大少,您和我出来一下!”

    燕持和医生往外走。

    “叶小姐应该看一下心理医生。”

    “嗯!”燕持靠在墙边,一直在折腾,他此刻觉得很疲惫。

    “叶小姐的精神状况可能不是太好,如果不进行疏导,可能会出现一些问题。”

    “我明白!”

    “二哥,你先出去一下,我帮叶子擦一下身子。”

    “嗯!”燕殊看了一眼姜熹就往外面走。

    姜熹就站在浴室外面,燕笙歌将叶繁夏的衣服剥落,里面的一件白色的吊带,很干净,燕笙歌打了一盆热水,执起她的手,将她手腕处的手表拿下来,腕伤很是刺目。

    叶繁夏轻轻扯了扯嘴角,“有点难看。”

    燕笙歌咬着嘴唇不说话,只是拿着毛巾给她擦手,一盆清水很快变成了灰黑色。

    “叶子,你哪里疼和我说,我轻点儿。”燕笙歌已经很小心翼翼了。

    “不疼,我自己来吧!”叶繁夏接过毛巾,她的力气很大,擦拭的时候将皮肤都弄红了,她似乎并不会感到疼痛,直到燕笙歌从她手中扯过毛巾,她才罢手。

    “你这是做什么!”

    “很脏!”

    燕笙歌咬着嘴唇不再说话,给她换了衣服扶上床,姜熹就示意燕笙歌先离开。

    她坐在叶繁夏床头,叶繁夏则是呆滞的看着窗外。

    “叶子,想和我说说么!”

    叶繁夏苦涩的一笑,“说什么呢,你是不是觉得我有病?”

    “叶子,你知道为什么从一开始我就愿意同你亲近么!”姜熹轻扯嘴角,目光变得悠远,“因为你的身上有同类人的气息。”

    叶繁夏扭头看向姜熹。

    “其实我们的经历很相似,都生活在一个很恶劣的环境里,我知道你经历了许多。”姜熹握住她的手,她的手冰凉,姜熹微微攥住,“我啊,你受的是外在的痛苦和压力,而我是心里的,如果我也如你这般,我早就……”

    姜熹抚摸着她的手腕,那个伤疤很长,而且疤痕很大。

    “若不是真的绝望,谁都不会自杀。”

    叶繁夏兀自一笑,“是啊,若不是从心底的绝望,我怎么会……”

    “我曾经也这么想过,可是后来我发现这根本就不值得,因为没有人会在乎你的死活!”

    叶繁夏身子一抖。

    “我不知道你到底经历了一些什么,但是我想和你说,这个世上总有那么一个人是爱你的,你失踪之后,大哥就和疯了一般,我从未见他如此这般,我们一起生活的时间不长,他在我心里的形象一直都是冷静自持的,可是今天他却如同一个疯子,狼狈得不像他。”

    “你何必为了别人的痛苦惩罚自己呢,你这般折腾自己,最后心疼你的只有关心爱护的人,你以为那些人会为你掉一滴眼泪?他们最多说一句:活该!”

    叶繁夏微微垂着头,闭口不语。

    “就说我吧,我们家的那点事你也清楚,虽说黎家人心疼我,那又如何,他们毕竟是外人,有些事情也不可能插手得太多,小时候什么都没有,更没法反抗,只能忍着,半夜就一个人缩在被窝里哭,就是姜家的下人很多时候都看不起我,哪能怎么办!”

    “恶奴欺我,那我只能比他更加凶恶,作为女生来说,谁都想被人疼宠爱护,你是别人口中的女强人,有着坚硬的外壳,可是谁又知道你内心的柔软脆弱,谁不想做个弱女子呢!”

    叶繁夏微微一笑,“这世上总是有着许多无奈。”

    “叶子,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你是个有许多故事的人,但是人不能总是活在过去啊,过去只是用来回忆的,未来才是你应该期待的……”

    燕家兄妹刚刚下楼,秦浥尘直接过去,“哭了?”

    “没有,有些难受罢了!”燕笙歌咬着嘴唇。

    此刻的叶家人全部都在派出所进行询问。

    “不好意思,叶夫人,我们把你留下来单独问话。”李询看了看手中的审讯记录,“麻烦配合我们一下!”

    “你们别碰我,我什么都没做,你们凭什么抓我!”李嘉言急眼了。

    “嘉言!”叶老太太攥着拐杖,“你还嫌事情闹得不够大么!”

    “妈——”

    “警察同志,是可以保释的吧!”叶纪昌看向李询。

    “可以,得走正规合法的程序。”

    “我们明白!”

    “难不成你还想大闹警局么今天这事儿你还觉得不够丢人!”叶老太太气结,“余祐也在这边,能不能长点心!”

    李嘉言死死咬着牙,泪水在眼眶中打转,过了半分钟才点了点头,“我愿意配合。”

    李嘉言刚刚被关了进去,手续的办理并不会那么快,这就是个集中看守的拘留处,她怯怯的往边上站。

    忽然后背就被人推了一下。

    “呦——还戴着金戒指呢,看样子是个大户人家的贵妇人啊!”

    “还有钻石耳坠,这特么的漂亮。”说话间几个女人已经过来将她团团围住。

    “你们想要做什么!”李嘉言吓得腿软,不断往后退,直接碰到了铁栏杆,这才扭头喊人,“救命啊,救命——”

    “喊什么喊!”一个短发女人一巴掌抽过去,“打小报告?”

    “不是,我……”李嘉言捂着脸!

    “戒指蛮好看的,给我看看!”那人说着直接从她手指将戒指拔下去,李嘉言疼得眼泪一直往下落。

    “不要喊人,这里没有人会救你的!乖一点!”

    李嘉言怯怯的缩到角落。

    “耳坠给我!”另外的女人伸手出去。

    李嘉言怯生生的取耳坠,她的手发抖,愣是取不下来。

    那女人忽然直接伸手将耳坠扯落!

    耳坠勾连着血肉一齐被扯了下来,李嘉言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喊声,女人手上都是污垢,伸手擦了擦血渍,“真特么漂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