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73 送你出嫁,陪你终老(必戳)

正文 273 送你出嫁,陪你终老(必戳)

    ( )叶公馆

    燕持接了电话,将手中的东西扔到一边。

    “是繁繁找到了么!”叶老太太一脸的紧张。

    “肯定是的!”叶纪昌过去扶住老太太,心里的大石头也瞬间落下,这叶繁夏若是找不着,燕持估摸着能把这里砸了。

    “找到就好,找到就好!”叶老太太长舒了一口气。

    “怎么着,觉得这事儿就算是完了?”燕持冷笑。

    叶纪昌咬了咬嘴唇,“事情发展成这个样子谁都不想,燕持,你别一直咄咄逼人,好歹我也是……”

    “你是什么!”燕持挑眉,眉眼中都是挑衅之色,“今天这事儿没完!”

    燕持说着大步朝着外面走,燕殊一见燕持出来,立刻跟了出去。

    叶家人也随即跟了出来。

    “我们也去看看!”叶老太太握着拐杖的手都在颤抖。

    “奶奶,您的脸色不太好,您的身体没事吧!”叶楚佩立刻扶住叶老太太的胳膊,“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不是说请她回来一起吃个饭么,我要专门让余祐一起来了,怎么就……”

    “这事儿还得问问你的好母亲!”叶老太太恶狠狠地瞪着一侧的李嘉言。

    李嘉言微微垂着头,她哪里知道叶繁夏的反应会那么大。

    这叶家人刚刚上了车子,叶楚佩专门坐到了李嘉言身边,沈廷煊开着载着沈余祐,他的脸色蜡白,身体本就虚弱受不得刺激,刚刚被燕殊怼了一番,此刻更是毫无血色。

    “妈!”叶楚佩口气有些责备。

    “大姐,这事儿你也不能怪妈妈啊,还不是叶繁夏那个贱人不知好歹,才会……”

    “你给我闭嘴!”叶楚佩冷哼,“现在是什么时候你不知道么!下周我就要大婚了,现在和叶繁夏燕家闹成这样,你们就不怕婚礼现场出现乱子么!”

    李嘉言死死咬着嘴唇。

    “妈,我知道你心里对弟弟的去世耿耿于怀,我们可以从长计议啊,你何必急于一时呢!”

    “大姐,你这话说得好自私,哥哥的仇难道就不报了,就你的婚姻大事重要是吧!”叶芷珏轻笑。

    “你还敢说,定然是你撺掇的!”叶楚佩怄火,“我没说弟弟的事不重要,难不成要让我们整个叶家都赔进去你才甘心么,妈,你不是只有弟弟一个孩子,你还得我们好好想想,还得为大哥想想。”

    李嘉言仿佛一夜之间老了十岁,她靠在座椅上面,愣是一言不发。

    盛夏的十点一刻

    太阳肆意挥洒而下,战北捷伸手遮挡阳光,阳光炙热难耐,战北捷本来靠在墙上,可是太阳将墙壁烤得滚烫,他只能站在巷口来回踱步。

    巷子很深,阳光炽热,让这个巷子散发出了一种让人反胃的恶臭味,姜熹打量着这个巷子,两侧的都是三层以上的楼房,巷子狭窄的仅能容下两个人并排而行,到处都散落着垃圾,地上随处可见还未完全干透的污水。

    叶繁夏缩在哪里,双手死死抱着膝盖。

    额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她的手指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割破了,有很多细碎的伤口,指尖在颤抖,眼神空洞的仿佛容不下任何东西。

    燕持和燕殊到达的时候,燕殊还没下车,燕持已经直接跑了过去。

    而随即而来的还有两辆车子,叶家和沈家人也紧随而来。

    “她人呢!”燕持伸手按住战北捷的肩膀,神情激动。

    战北捷指了指巷子内,从他们这个角度根本看不清楚里面的状况。

    里面太暗了,燕持深吸一口气,站在巷子口,过了一分钟都没动静。

    他的记忆忽然回到了十几年前,他好不容易有了机会出去,他去寻她,最后的地方也是在一条狭窄悠长的小巷子里。

    有人说最后一次见那个小姑娘就是在这里,可是等燕持找那里的时候,什么都没有,他翻遍了所有的垃圾,所有的角落,愣是一点痕迹都不曾找到。

    “大哥!”燕殊伸手拍了拍燕持的肩膀,“进去吧!”

    燕持有些犹豫,他有些害怕,他不敢想象叶繁夏变成了什么模样,心里就像是被人不断地揪扯,即使在盛夏,他整个人也仿若堕入了冰窖一般。

    燕持缓步往里面走,地上有些污水,踩在上面发出啪嗒的声响,在寂静悠长的巷子里显得格外清晰。

    姜熹听着声音立刻站了起来,叶繁夏却忽然扯住了她的衣服。

    姜熹已经在这个巷子里陪了她半个小时,自始至终她都没有任何动作,现在却扯住了她的衣服。

    “叶子。”姜熹蹲下身子,“怎么了!”

    叶繁夏抬眸看着她,那双眼睛透着楚楚可怜,姜熹从未见过她露出这副模样,她想要伸手将她脸上的污渍擦去,她身子一缩,姜熹心脏像是被人猛地一扯,“没事,我不走。”姜熹伸手摸到她的头发,她嘴角带着浅浅的笑。

    “叶子,不要害怕。”

    燕持看到叶繁夏的第一眼,他的脚步就顿住了。

    昨天他们还在一起吃了饭,他摸过她的头发,吻过她的嘴唇,搂住她的腰肢,这才不一天不到,为何好好地一个人会变成这般模样。

    姜熹见到燕持,往边上退。

    燕持双手攥得死死的,而叶繁夏听着动静猛然抬头,那双深井般的眸子在触及到燕持时,整个人仿佛被吓到了一般,她的眼睛迸射出了一股强烈炙热却又慌乱无助的光。

    她松开了拉扯姜熹衣服的手,居然直接站起来,拔腿就跑。

    燕持抬脚追过去,前面是个死胡同,叶繁夏根本无路可退,她跑了两步,整个人的身子靠在墙上,她扭头看着燕持,嘴巴一开一合,呼吸急促,干涩的嘴唇渗出一丝鲜血,燕持站在她前面一米的地方,停住脚步。

    从她的口型中,燕持清楚的分辨出,她在说……

    “别过来!”

    姜熹微微扭过头,崴了的右脚肿得像个小馒头,她扶着墙壁缓缓往外走,将空间留给他们两个人。

    叶繁夏就这般盯着燕持,她垂头看着自己的模样,双手死死抠弄着墙壁。

    她这般模样哪里能见他!

    “繁繁……”

    “你别过来!走啊,走开——”叶繁夏忽然大喊,就是在巷子口的众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姜熹脚步顿住,她的心里就像是被人用针尖一针一针的锥刺着,疼得心尖都在打颤。

    那声音透着一抹绝望。

    燕殊见到姜熹的身影,快步过去,将她打横抱起来。

    “燕殊……”

    “嗯。”燕殊整个人紧绷到不行,姜熹感觉得到。

    燕持那双凌厉的眸子变得愈发柔软。

    “繁繁……”

    “你别叫我,我让你滚!你听见没有!”叶繁夏伸手捂住脸,“你不要看我,不要看我……”

    燕持握紧的双手陡然放松,他朝她走了一步。

    “你给我站住,站住——”叶繁夏冲着燕持大吼,“我让你滚,你没听见么!”

    燕持不说话,只是朝她走过去。

    他的眼神温柔,脚步坚定。

    叶繁夏变得慌乱无比。

    她一直波澜不惊的眸子显得越发局促不安,她的身子在发抖,她不想让燕持看到自己这副模样。

    “我来接你回家!”燕持压根咬得死死地。

    “我没有家,没有家,我是个孤儿,哪里来的家,我不想看见你,你现在就给我滚!”

    有那样一种男人,即使头发蓬乱,行色匆匆,满身污垢,却也透着一股骄矜优雅,燕持就是这种人,即使狼狈不堪,却也散发着一种优雅迷人,骨子里的贵气难以遮掩。

    叶繁夏不去看他,她这般模样,就是和他走在一起……

    都不配!

    “繁繁!”

    “你别叫我,走开,我说了,让你滚,你听不懂么!”

    “燕持,我特么的让你滚!”

    “滚开啊!我不想看见你!”

    燕持站在那里,心脏就是一刀一刀剜着,生平第一次,他体会到了四个字。

    撕心裂肺。

    她哭了!

    而他……

    心如刀割!

    “燕持,我让你滚啊!”

    燕持直接快步走过去,伸手按住了她颤抖的肩膀。

    “叶繁夏!”

    “滚开!”叶繁夏直接甩开他的手,从他身侧就要跑!

    燕持伸手扯住她的胳膊,将她又扯到了巷子内的后墙上,叶繁夏的后背直接砸在墙上,她太瘦了,后背的脊椎骨撞到墙上,撞得她眼泪都要掉下来。

    “我让你滚你没听见么!燕持,你特么的犯贱是不是!”

    “叶繁夏,这辈子还没有人敢让我滚!”燕持眯着眼睛,他的手死死拽着她,不许她动弹。

    “那你现在就……”

    “你凭什么命令我,我又凭什么要听你的!”

    燕持能够感觉到她的身子在发抖,抖得异常厉害。

    “你不滚,那我滚总可以了吧!”叶繁夏要挣脱他的手,可是燕持死死按着她,就是不许她动弹。

    “燕持,你到底要如何!”叶繁夏急了,她的眼泪忽然就像是刹不住一般,一个劲儿往下落,

    燕持手一送,叶繁夏声失去支撑,就往下落,燕持直接伸手抱住她,“繁繁,我说了,我来接你回家!”

    “我说了我没有家,我没有……我……”怀中的人在挣扎,燕持死死抱住她,“早就没有家了,什么都没有了,呜呜……”

    “有我在,怎么会没有家。”燕持死死抱着她。

    “燕持……”叶繁夏双手死死攥住他的衣服,“我们不合适!”

    燕持松开她,伸手捏住她的下巴,直接低头吻住她的嘴唇,叶繁夏睁大眼睛,燕持直接撬开她的唇齿,灵活的舌头长驱直入,这个吻来得激烈而又凶猛,叶繁夏反应过来的时候,她死命推开他,燕持被他猛地推开一些距离!

    “你到底要做什么!”

    “繁繁,我们别闹了!”燕持的手刚刚碰到她的脸,就被叶繁夏随手打开。

    “我们真的不合适,你无父无母,无权无势,你根本不了解我这么多年是如何过来的,我根本配不上你。”

    “我以前没有地方住,帮人洗盘子,最后就睡在厨房里,那个厨房是瓷砖地面的,特别冰,到了冬天就特别冷,我住过地下车库,身上长了许多疹子,那些餐厅怕我有传染病,根本不让我去打工……”

    “我想攒钱回国,可是你知道么,我就是一张身份证明都没有,我就是一个黑户,你知道在国外,像我这种人是怎么生活的么,我只能不断地流浪流浪,我忽然发现,以前我学的那些东西根本没有用!”

    “我妈让我学过钢琴,学过小提琴,学过画画,可是你看我现在的手,都是茧子和伤疤,你看看你的,燕持,你知道我们的差距有多大么,你是在生活,而我……”

    “需要生存!”

    “我需要不断地赚钱养活自己,你应该从没感受过,冬天睡公园洗盘子,夏天住地下室上街传单吧,你知道我们差距有多大么燕持,因为没有身份证明,我不得不被房东半夜赶出门,那种滋味你又何曾尝过……”

    燕持走到她面前,伸手擦去她脸上的眼泪,“说完了么!”

    “还有很多,你想听什么?从我回国之后,我就知道了我们的之间的差距,我们不是一个阶层的人,不懂么!”

    “你喜欢我么!”燕持伸手捧住她的脸,那双黑宝石般的眸子锁住她,就不许她再逃开。

    “燕持,你喜欢我么?喜欢我什么,新鲜?还是觉得我可怜!”

    燕持忽然一笑,伸手将她凌乱的头发整理了一下,“我不喜欢你!”

    叶繁夏眸子睁得浑圆,她微微垂着头,男人的手指穿过她的发丝,触碰到她的头皮,炽热而又温暖。

    “是么……”

    不喜欢她?

    为什么说这话的时候,你还在笑,那般的温柔。

    “叶繁夏,我在问你喜欢我么?”

    “我不喜欢你!”叶繁夏咬牙。

    “是么!”燕持兀自一笑,“所以你会盯着我看,记得我所有的习惯喜好,记得我的所有小动作,记得在我生日的时候,别扭的给我送了礼物。”

    “你是我上司。”

    “所以你让我亲了你,摸了你,抱了你?”燕持将她头发拨到身后,“叶繁夏,你知道我最讨厌你什么么!”

    “讨厌我……”叶繁夏呢喃自语。

    “因为你很爱我,可是你却打死都不说!”

    叶繁夏双手握得死死地。

    他伸手将她带入怀里,“你以前发生了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爱你,以后我来照顾你,以后不会有人半夜把你撵走,你也可以不用为生计奔波,不用每个月计算着你的那点房贷,不用每天都吃土豆丝,不用为了省下一点电费夏天都不在家开空调……”

    叶繁夏眼泪簌簌的往下落,他到底还有什么不知道的。

    “我这个人很坏,你也很清楚!”

    “自私又小气,还很记仇,龟毛得甚至有些变态,你说我是个万恶的资本家我也认了,你说我是个大魔王我也认了,你说我坏说我神经我也认了,可是……”

    “繁繁,我不过是想你多看我一点而已!”

    仅此而已!

    “燕持……”叶繁夏紧紧攥着他的衣服,哭得泣不成声。

    “小笙说我很幼稚,用这些方法引起你的注意,可是若不是这般你估计早就逃跑了,你不会接受任何人平白无故的好意,而我……想对你好,却不得其法,我只能把你锁在我身边。”

    “怎么办呢,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想,我是喜欢你的,我想把你留在我的身边,那时候你被带走,我追出去过,爷爷说你被叶家人带走了,后来你就再也没回来,我去找过你,我找遍了那座城市,都没找到你,繁繁,我以为……”

    “我这辈子都再也见不到你了,直到四年前你又回来了,你知道么?我和楚楚说,你若是敢和我抢人,我就直接把他掐死,吓得他连你的简历都一起丢给了我。”

    “其实作为燕家的长子,我知道自己背负的责任有多重,我知道我该为这个家族付出什么,我当时选择经商,被爷爷关了三天三夜,他说我疯了!我说如果我去当兵……”

    “我这辈子就真的再也找不到你了!所以我很对不起小殊,每次他受伤我都很自责,这一切本来是我做大哥来承受,而不该是他。”

    “这么多年你都做了什么……”叶繁夏死死咬着嘴唇,她的声音颤抖。

    “找你!”燕持兀自一笑,“满世界的找你。”

    “当我再见到你的时候,我就不可能再放你走了,即使你让我滚也无所谓,因为我爱你啊!”

    叶繁夏的头抵在燕持胸口,双手揪着他的衣服,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落,泣不成声。

    燕持抬手捧住她的脸,“繁繁,无论是变成什么样子,你都是我的繁繁。”

    “你……叶繁夏咬着嘴唇,哭成了一个泪人,燕持轻柔的帮她擦干泪水,“别哭了,像个小花猫。”

    “我不值得!”

    “你若不喜欢我,也让我待在你的身边,等你找到你喜欢的人,你可以和我说,我会离开的,只要你喜欢,他能保护你,我就可以离开。”

    “你是个疯子!”

    “那年知道你失踪了,我还去叶家大闹了一场,我想我是真的疯了,我这个人很小气,可是为了你我可以大度一回。”

    “我若是真的不喜欢我,我就放手让你走,或许我这辈子都不会再这么喜欢一个人了,十四岁我遇到了你,而后的十几年都是围着你转,我已经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我这个人绷着习惯了,你都不知道我多么爱你,如果你真的不喜欢我,我也不会强求你,不是不想,而是不舍……”

    “叶家回来,我就生怕你又忽然离开,我恨不得直接把你绑在身边,我想和你在一起,不是因为可怜你,我只是想和你在一起,就是这么简单而已。”

    “其实……”

    “你若是不爱我,也让我在你身边守着你,你若结婚了,我就送你出嫁,你若单身一辈子,我就陪你孤独终老!”

    “你是不是傻!”

    孤独终老?她哪里舍得。

    燕持忽然蹲下身子,鞋子没了,她的脚上都是灰尘,燕持伸手抚摸着她的脚背,拂去上面的灰尘,背对着她,蹲下身子,“我背你出去。”

    “燕持,我有话想和你说。”

    “出去再说吧。”

    有些话在他心里瘪了太久,这一股脑儿的都说出来,心里舒服许多,却又不敢面对叶繁夏了。

    说到底他还是有些害怕的。

    叶繁夏伸手扯住他的胳膊,走到他的面前,眼前的女人泪眼婆娑,她的嘴唇被咬出的血珠,那双眸子却被泪水冲刷得异常清亮。

    “怎么了。”燕持勾着唇角。

    这个男人俊美得宛若天神。

    “燕持……”

    “你说,我听着!”

    叶繁夏伸手攥住他的衣服,踮起脚,直接吻住她的嘴唇,她的嘴唇干涩起皮,滚烫炙热,她的嘴唇在颤抖,她的身子也在颤抖,燕持尝到了血腥味,他伸手抚摸她的脸,“繁繁……”

    “我只是嫌弃我自己。”

    “我爱你,什么样的你都爱!”燕持弯腰,伸手将她打横抱起来,“我带你回家。”

    “回家……”

    “嗯,回家。”

    ------题外话------

    我可能真的泪点太低,这一段在自己脑海中酝酿了好多遍,写的时候就一直抹眼泪,等我回头再看的时候,才发现真的写出来的东西和自己想得差别还是挺大的,总是觉得欠缺了那么一点什么东西。

    其实他们两个人都不是善于言辞的人,都不敢说,一个舍不得,一个怕受伤,无论这个男人有多么的强大,面对自己心爱的女人,都会显得无所适从,他想要讨好她,就得放低身段,放下脸面,对于燕持,他不算是个完美的男人,他本来应该走燕殊这条路,他放弃了,所以就必须有人替他背负,于他来说理由也很简单,一旦他被捆绑住,那么他……

    又该如何满世界的找她。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