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72 叶家要人,带你回家(三更)

正文 272 叶家要人,带你回家(三更)

    ( )燕持立刻推门下车,伸手按住姜熹的肩膀,“叶子呢!”

    “他们往东边跑了,我追过去人已经没了!”姜熹咬着嘴唇,她刚刚太紧张,一直在要嘴唇,现在嘴巴上已经咬得出血了。

    战北捷的家离这边很近,他接到电话就直接冲了过来,“怎么回事?叶子出事了?”

    燕殊下车,打量着姜熹的脚,上面有细碎的割裂伤,“鞋子呢!”

    “刚刚跑得太急,鞋跟就掉了,他们一共是四个人,都是穿着黑衣服的,其中有一个人戴着墨镜,他们从那边的巷子里跑了,我没追上,你们快派人去找,我让老张先去追了,可是他现在也没发现他们到底去哪里了……”

    “那个……还有这个……”姜熹很急,她恨不得把自己所知道的所有东西都和盘托出,她将叶繁夏的手机递给燕持,“这是叶子的手机,可能是刚刚打斗的时候被踩碎的,现在你怎么都联络不到她……”

    燕持捏紧手机,“你说他们打斗了?”

    “嗯,我看叶子也撑不了多久了,还有这个……”

    姜熹将包里的一个东西翻出来,“我刚刚问了一下这边的人,我回来的时候,停在这边的车子就开走了,这是车牌号,但是不一定准确!”

    燕殊直接伸手将姜熹打横抱起来,“脚崴了?”

    姜熹右侧的脚脖子有些红肿。

    “我没事,大哥,叶子她……”

    “我已经让人找了!”

    战北捷此刻接了个电话,“燕持,这一代是老城区,没有什么监控,调查监控基本没有什么进展,小巷子很多,只能让人一边找一边问。”

    “该死!”燕持握紧手机,直接就要上车!

    战北捷立刻按住他,“你干嘛去!”

    “去叶家要人!”

    “你现在这个样子是去要人么,你是去杀人!”战北捷神色不变,“都已经再找了,这片地方不大,很快就会有消息的。”

    燕持哪里坐得住,几个人站在路边,燕持伸手拉扯着自己的衣服,完全顾不得身上是脏还是干净。

    姜熹坐在车里,燕殊半坐在车外,拿着湿纸巾给她擦着脚底,“燕殊,叶子会没事吧,如果今天我没约她,是不是就……”

    “不是,和你没关系。”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燕殊将姜熹安顿在车内,“你先上去。”

    “砰——”燕持气得将手机摔在地上,叶繁夏的手机屏幕和机身瞬间分离。

    “老战,你帮我看着熹熹,我和大哥去去就回来!”

    “你俩干嘛去!”

    “陪他去叶家,既然人找不到,就去他家要!”燕持微怔,看向燕殊,眸子一紧,“你留下,你身份不合适。我自己去!”

    “走吧。”燕殊拉开车门,“上车!”

    “你留下,照顾熹熹,她估计被吓得不轻。”燕持深吸一口气。“你这次回来,已经有人盯着你了,你若是在叶家出点事情,肯定会有人拿你的身份做文章,到时候……”

    “如果今天是熹熹出事……”

    “我们的身份不一样,燕殊!”

    “你是我大哥,就这么简单!”燕殊已经上车,发动车子。

    战北捷站在墙边,抬脚踢着地上的石子。

    燕持上车之后,心里乱得很,就和十几年前一样,他也曾这般闯过叶家。

    “这一幕似乎有些似曾相识。”燕殊双手握紧方向盘。

    “你不该跟来。”燕持伸手扯了扯头发,显得十分焦躁。

    他不知道叶繁夏现在在哪里,更不知道她到底如何了,有没有受伤,刚刚姜熹说她可能有些体力不支,他就怕以前的事情会重演。

    “没有该不该,只有值不值!”

    燕持双手收紧,气得牙痒痒。

    战北捷站在车边,靠在墙边,45度角仰望天空,他摸出烟,拿起打火机点燃,姜熹推开车门,战北捷眯着眼睛吐着烟圈,“闻不得烟味?”

    “不是?”姜熹摇摇头,“就是有些担心他们。”

    “你应该担心叶家人,就燕持那模样,但凡是叶繁夏出了点事,他就能把叶家碎尸万段了!”

    “叶子和那家人到底怎么回事?需要这样。”

    “到底怎么回事我不太清楚,当时我们家和叶家关系紧张,就是因为她母亲那事,叶家和我们家曾经有过口头婚约,只是叶姑姑坚决反对,我父母最后和我母亲结婚了,我已经出生记事了,听说叶姑姑未婚先孕,这事儿在京都当时很轰动。”

    “众人自然将这事儿和我父亲又翻了出来,我爷爷脾气暴躁,觉得叶家是在打他的脸,难怪将婚事拖了那么久,可能也是也有我们家的缘故,叶姑姑怀着孕被逐出了叶家。”

    姜熹放在腿上的手紧紧收紧,“那然后呢!”

    “之后不知道什么缘故,他们家又把他们母女接了回来,具体的事情我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后来叶伯父和叶伯母带着他们的第二个儿子和叶姑姑母女出国去了,当时所有人还以为他们家这是准备将她们母女送出国安顿,毕竟国内舆论说得很难听,他们家又是从政的,影响可想而知!”

    “后来叶子就没回来?”

    “出去五个人,只回来了两个人,带回了两个骨灰盒,当时燕持就急了!”

    “大哥那时候就喜欢叶子?”

    “我比他大,所以当时他和我说过这个事,找我拿主意来着,他说第一次见到叶繁夏,她的眼睛很亮,看着他的时候仿佛会发光,她的皮肤被晒得有些发红,可是站在阳光下,却依然很耀眼。”

    “燕持说,第一眼的时候,他的心就很明确的告诉他:他喜欢这个女孩子。”

    姜熹似乎能够想象到那个场景,定然是十分美好的。

    “叶子小时候不是这个样子的,她很活泼爱笑,叶姑姑很宠她,只要她能给的,几乎都给她了,她就像个小公主,就是站在小笙面前也是分毫不差。”

    “嗯。”姜熹抿着嘴。

    “只是当她再次回国,我第一次见她都被吓住了,她变了很多!”

    “燕持只和我们说了一句话:在他心里,她还是她!”

    “当时小笙听了这话,直接就哭了,因为叶子回国,是小笙去接的她,小笙说她很瘦,她的手也变得很粗糙,她只是很平静的说了一句:不弹钢琴的手,自然不需要保养。那丫头听了这话回家哭了很久,秦浥尘因为这事儿,有段时间还很不待见叶子。”

    “而燕持嘛……”战北捷叹了口气,“他应该一直很自责当年让叶家人带叶子走吧。”

    叶公馆

    叶家现在也是一团乱麻,叶繁夏失踪了,燕家在找人,因为秦家人在找,弄得动静很大。

    “蠢货,我让你们去接人,你们怎么就把人给我弄没了,叶繁夏人呢!人呢!”叶纪昌气得跺脚。

    站在他面前的两个黑衣大汉垂着头,“老爷,她跑得太快了!”

    “你们追啊,现在人没接到,你们居然把人给我能没了,还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我是让你们去请人,你们是干嘛去的!”

    “是夫人说……”

    “什么啊,我什么都没说!”李嘉言立刻反驳!

    “你们说!”叶老太太脸色铁青。

    “夫人说,她若不来,就强行把她带来!”

    “混账!”李嘉言就站在叶老太太旁边,她的拐杖直接打在她的大腿上,疼得李嘉言直跳脚。

    “妈——”叶芷珏立刻扶住自己的母亲,“奶奶,您怎么可以为了一个外人,打我母亲!”

    “糊涂,强行带来,你以为她和桃芝那孩子一样么,心肠软?强行带来,你真是糊涂!现在事情闹开了,待会儿燕家人过来,我看怎么办!”

    “怎么可能!”

    “你脑子怎么想的!”

    “这丫头害的芷珏被抓进了局里,我咽不下这口气,这会儿还得让我好言相劝,绝不可能!”

    “十几年前燕持过来要人,你忘了么!”叶老太太一起这事儿,李嘉言的脸立刻垮了下来。

    “你们快点给我去找!”叶纪昌气得嗓子眼都在冒烟。

    只是两个人还未出门,管家就着急火燎的跑进来,“燕大少来了!”

    “怎么这么快!”叶老太太直接从凳子上跳起来。

    那两个人一见到黑面的燕持,眸子闪躲,往边上退,燕殊手很快,已经扯住了一个人的衣服,“我们兄弟二人如此可怕?”

    “二少……”

    “准备出去?”

    “嗯!”男人一脸紧张,他不知道燕殊要做什么,他的嘴角带着笑意,可是眸子却森然可怖。

    “这么不小心,身上怎么这么脏!”燕殊伸手拍了拍他的胸口灰尘,“这么着,这是和谁打架弄得!”

    “二少,不是……”

    另一个人刚刚要跑,燕持直接伸手握紧他的手臂,男人知道自己落在燕持手中就没好果子吃,抬手挥掉燕持的手,就要跑,燕持直接抬脚猛地一踹,男人身子直接摔在了叶家门口,后背撞到门槛,疼得他龇牙咧嘴。

    “唔——”男人捂住胸口,燕持眯着眼睛往里面走,一身肃杀。

    燕殊松开手,“进来吧,不需要我请吧!”

    那人身子瑟缩,燕殊的身手在京都都是出了名的,和他对着干没有任何好处,他进去之后,燕殊在跟着进去,随手将门关上,靠在门上,看了看客厅的叶家人,“呦——够齐的啊。”

    出了叶楚佩和叶家大少爷不在京都,其余人都在。

    叶家人被刚刚那声巨响已经吓得心惊肉跳,燕持伸手扯了扯衣服。

    “燕持,你这是做什么!”叶纪昌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

    “做什么,我还想问问你们呢,叶繁夏呢!”

    “我不知道!”叶纪昌嗫嚅着嘴巴。

    燕持直接坐到沙发上,他的头发凌乱,充斥着野性和张狂,他的眸子微微眯着,若说正常时候的燕持冷峻肃杀,此刻的燕持就是萧瑟嗜血,他的手指不耐烦的敲打膝盖,“人呢!”

    “叶繁夏不在我们家,你到底要干嘛!”叶芷珏也被吓坏了,躲在李嘉言后面怯怯的出声。

    “砰——”燕持一脚踹在叶家的茶几上,玻璃茶几摩擦瓷砖地面发出了刺耳的声响,“我没和你说话!”

    叶芷珏整个人呼吸都要停止了,这个男人好可怕。

    “燕持,繁夏真的不在我们家,奶奶说的话你还不信么!”

    “我特么的当年就是信了你的话,才让她受了这么多年罪!”燕持直接坐起来,怒目而视,他的拳头攥得死死的,“当年我若是死都不让她走,或许叶姑姑也不会出事,你们叶家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燕持,这里是叶家,你是你可以随便撒野的地方!”叶纪昌怒了。

    “是么!”燕持伸手扯了扯头发,“那我就来问问,叶伯父,当年你把他们母女接走,为什么一个人都没带回来,告诉我,理由!”

    “这是我们家的事!”

    “叶繁夏是我的人,就是我的事!”

    “她还不是你的人!”

    燕持冷笑,“那她和你们又有个屁关系啊,就仗着那么点血缘关系,你们就真的可以左右她的人生?你们为她做过什么,付出过什么,想一脚踹走就踹走,现在想接回去就可以把人强行掳走,你们叶家在京都很横啊!”

    “燕持,当年的事情也是有原因的……”叶老太太话没说完,就被燕持打断了!

    “我知道你们最后把她一个人丢在了国外,还冠冕堂皇的对外宣称送她出国了,多么高大上的理由啊。”

    “那是她咎由自取!”叶芷珏插话。

    “叶芷珏,你说!”燕持看向叶芷珏。

    “是她害死了我哥哥,我们凭什么要对她好!”

    燕持深吸一口气,“你们为什么没报警,既然说她是杀人凶手,那就报警抓她啊,既然没有证据,你们凭什么这么污蔑她!”

    “若不是她,我儿子也不会死,都是她的错!”

    “是么,那我问一句,叶姑姑是怎么去世的!”

    叶家人静默。

    燕殊靠在门上,低头看了看手机,还是没有消息传来。

    “叶繁夏到底在哪里!”

    “燕持,我早就和你说了,叶繁夏根本不在这里,你就是把这里翻个底朝天,也找不到她,燕持,十几年前你就来我们家闹得天翻地覆,但是你年纪小,这事儿我也就比计较了,今天这事你还想如何!”叶老太太面色铁青,死死攥着拐杖。

    刚刚被燕持怒喝一声,她的心脏现在还跳得很快。

    “可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可以让你们随意打发的少年了!”燕持冷笑,“以前可以哄骗,现在这一招不管用了,所以开始用强了?你们家可以啊!”

    “燕持,你别胡说!”

    “那这两个人是做什么的!”燕持伸手薅住其中一个人的衣领,“你们给我解释一下啊!”

    “我们就是想要请她回来吃顿饭而已!”

    “吃顿饭,这么大排场,你们叶家真是气派,今天我把这话撂下了,叶繁夏若是出了什么事,以前是把你们赶出京都,这一次可就不会这么简单了!”

    “果然是你!”叶纪昌咬牙。

    “是我!”燕殊靠在门上,神情闲适慵懒,那双眸子凶猛危险,就像是蓄势待发的猎豹。

    “燕殊!”

    “是你们家急功近利站错队,难不成怪我?”燕殊双手一摊。

    “你……”

    而此刻门外传来了敲门声,叶楚佩之前接了电话,就知道叶繁夏一旦失踪,定然会出事,这才带了沈家人来救火。

    “乓乓乓——开门,开门!”

    “楚佩——”李嘉言一听是自己大女儿的声音,眸子掠过一丝亮光。

    “今天就是天王老子来,也不管用。”燕殊直接打开门,叶楚佩这手差点打在燕殊身上,燕殊神情冷峻,一想到那日慈善晚会的事,她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燕殊直接将门合上,自己挡在门口。

    男人身材颀长,面色冷峻肃杀,站在那里,岿然不动。

    和他一起来的还是有一个男人,模样端正,浓眉大眼,或许是身体不好的缘故,他周身特别白,人很瘦,给人的感觉很不舒服,而他伸手握住叶楚佩的手,似乎在无形中给她力量,而他们身后站着沈廷煊,沈廷煊冲着燕殊耸了耸肩,并不打算上前。

    “小殊!”

    “沈大哥!”燕殊笑着靠在门边,“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燕持在里面?”沈余祐的嘴唇很白,没有一丝血色。

    里面忽然传来巨大的声响,沈余祐身子一抖。

    “里面场面很残暴,沈大哥还是别掺和比较好。”

    “燕殊,你是个军人,你这么做是助纣为虐!”

    “嗯哼——我以为我在为民除害!”

    “让我进去,叶繁夏的事请我们可以好好说!”沈余祐说着就要穿进去,燕殊直接伸手挡在他面前,“你……”

    “沈大哥,这事儿我劝你最好别掺和,叶楚佩,你有没有脑子!”

    “你来我们家闹事,还说我没脑子?”叶楚佩忧心忡忡,因为她不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以后是要嫁入沈家的,你现在把沈大哥带过来,让我们两家交恶,你觉得这事儿若是被沈爷爷他们知道,你还能嫁得过去么,再过一段时间,你就是沈家人了,凡事别总是为你们叶家着想,你得多想想沈家,毕竟这才是你今后的依仗。”

    叶楚佩一愣。

    “沈大哥,这事儿和你无关,你现在还不是叶家的女婿,也没资格管这事儿!”

    沈余祐被他噎得半天没说出话。

    而里面的燕持倒也没把这几个人如何,他只是环顾四周,叶老爷子喜好收集古玩字画,这他一边走一边将墙上的字画扯落,这一不小心就扯破了,这些字画很多都价值千万,疼得叶纪昌直跺脚。

    “燕持,叶繁夏真的不在这里,你就是在这边等着也没用!”

    “是么!”燕持随手将一侧的青花瓷瓶打落,那近百万的瓷瓶落地碎成了一片残渣。

    叶老太太直接走过去,拿着拐杖指着燕持,“燕持,你现在就给我滚出去,不然我们就报警了!”

    “好啊,报警啊,你们派人绑架叶繁夏,对她人身安全构成了严重的威胁,胁迫恐吓,故意伤人,我倒是要看看,是你们的罪名大,还是我打破几个瓶子的罪名大!我有的是钱,我赔得起,只是你们……”

    “有几条命够在里面折腾的!”

    叶老太太气得两眼一翻,差点昏死过去。

    门外的和门内一时间都僵持不下。

    而此刻的战北捷已经收到了消息,开车带着姜熹就去找叶繁夏。

    “怎么跑了这么远!”车子开出去足有二十分钟。

    “她不让人近身,你待会儿过去看看!”

    姜熹点了点头,拿起一侧的高跟鞋,将另一个鞋跟也整个掰断,战北捷挑了挑眉,力气很大嘛。

    战家的人就在巷子外面,地上还捆绑着两个黑衣男人,姜熹一样就认出来就是当时追赶叶繁夏的人。

    “少爷,就在里面,只是我们和她说话,她也不出来,我们只能找您过来了!”

    巷子有点深,狭窄而又昏暗,姜熹一样看过去,几乎看不见叶繁夏,她缓步走过去,脚下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姜熹很快在一处废弃的纸箱旁边看见了坐在地上的叶繁夏。

    她的头发散落,呆坐在哪里,鞋子也没了,衣服也破了,嘴角有些血渍,头发凌乱,她的双手抱着膝盖,目光呆滞。

    姜熹双手握紧,又陡然一松,她蹲下身子,手刚刚触碰到叶繁夏,就被她猛地甩开。

    “我不走,不走!”

    “叶子……”姜熹伸手将她肩上的衣服整理了一下,“我是姜熹……”

    “我不走……”

    姜熹是搞心理的,一眼就看得出来,她是陷入了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之中,她抬头看了看灰败的巷子,阴冷潮湿,太阳都照不进来。

    他们对付这样的病人,很多时候都是给她进行镇定,或者现在直接打昏带走,可是叶繁夏这副模样,她也无法和战北捷开口。

    她摸出手机给燕持打电话,燕持手机一响,立刻接了起来。

    “是不是找到了!”

    叶家人也全部竖起了耳朵。

    “叶子情况有点不好,你和她说两句吧!”姜熹将电话放在叶繁夏耳边,手机很冰,叶繁夏身子一抖。

    “我说了我不走!”叶繁夏将手机打落。

    碰到了免提,燕持的声音传来,叶繁夏身子一抖。

    “繁繁,你别乱动,等我一会儿,我去接你回家!”

    ------题外话------

    咳咳,三更结束,吼啦啦……

    燕大少是不是很威武,~(≧▽≦)/~

    你们千万不要打我,我没有虐,真的木有虐,这都是为了他俩感情更进一步必经的过程,咳咳,这也是为了后面更好的虐渣做铺垫,得让叶子走出阴影不是,其实她心里一直过不去那个坎,就是看着很倔强,其实心里很脆弱,这道坎总要过去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