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71 半夜偷袭,叶子失踪(二更)

正文 271 半夜偷袭,叶子失踪(二更)

    ( )燕氏地下车库

    叶芷珏被叶繁夏的眼神震慑得半天没说出话。

    “走吧。”燕持说着拉起叶繁夏就往车内走。

    叶芷珏急了,她的两个胳膊被大汉架着,她的双腿不安的踢着,眼看着一只鞋从燕持和叶繁夏头顶滑过。

    在空中划出了一道完美的弧度,落在了他们的面前,叶繁夏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燕持,燕持嘴角抽了抽,叶芷珏也没想到鞋子会忽然飞出去,愣了半天,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

    “叶二小姐真是准备偷袭本大少?”

    “我……”叶芷珏愣住了,“我没有,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鞋子会忽然飞出去!”

    “要进入这里是需要刷卡的,叶二小姐你是如何进来的!”

    叶芷珏咬了咬嘴唇,“燕持哥哥,我……”

    “我问你如何进来的!”燕持疾声厉色,吓得叶芷珏脊背发凉。

    “不说?”燕持冷笑,“送去派出所!”

    “不要,不行!我不去,燕持哥哥,你不能这么对我!”

    “为什么不能这么对你?”燕持挑眉。

    “一定是叶繁夏和你说什么对不对。”

    “送去!”燕持懒得搭理她,昨晚燕殊怎么没有把她自己送进局里。

    叶家人以为叶芷珏是去燕家赔礼道歉了,没想倒傍晚却接到了派出所的电话,叶纪昌气得跳脚,嚷嚷着要把她送回老家。

    酒店

    燕持拉着叶繁夏往里面走,“我可以自己走!”这一路上已经够引人注意了。

    “两个选项!”燕持边走边说。

    “什么?”

    “牵着你走,或者抱着你走!”

    “没有第三个?”

    “你在和我谈条件?”

    “就算我们现在是男女朋友,也不用整天……啊——”叶繁夏话音未落,燕持看看停住脚步,叶繁夏的脸撞在他后背,我去,好硬!

    燕持闷声一笑,扭头看向她,“抱着?”

    “不用。”叶繁夏摇了摇头。

    燕持忽然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她的鼻头被撞得泛红,然后他居然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忽然俯身吻了她的鼻尖。

    叶繁夏能够清晰的听见周围人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顿时大囧。

    “那个女人就是叶繁夏?长得挺漂亮的!”

    “以前叶家那位小姐就长得绝美,这女儿也差不到哪儿去,模样不错,能力听说也不差,就是这出身……”

    “出身怎么了?叶家表小姐,也不错啊!”

    “什么啊,听说父不详!”

    “什么!”

    “燕大少怎么会和这种女人在一起啊!”

    “肯定是勾引男人的……”

    叶繁夏的手兀自收紧。

    燕持一记冷眼射过去,嚼舌根的两个女人立刻扭头就走,仿佛后面有恶鬼在追她们一样,燕持握紧叶繁夏的手就进了电梯。

    “难过?”

    “不难过,这本来就是事实。”叶繁夏兀自一笑,“我本来就是父不详。”

    这件事情她很小就知道了,只是被人提起,心里还是觉得很酸涩。

    “叶繁夏,抬头看着我。”

    叶繁夏刚刚抬起头,入目就是燕持那双黑宝石般的眸子,这个男人丰神俊朗,眉目灼灼,“不要想着逃离我的身边。”

    叶繁夏死寂般的眸子微微泛起一丝波澜,她确实有这个想法,他们之间差距过大,和她一起,连带着燕持都会被人说。

    “你在怕什么?”燕持伸手将她鬓角的碎发拨到耳后。

    “别人诋毁我,讥讽我,嘲笑我,数落我……我都无所谓,因为我知道当我变得足够强大,这一切都会变得无所谓,我只是不想你和我……”

    燕持捧住叶繁夏的小脸,低头吻住她的嘴唇,并为深入,只是蜻蜓点水般的浅尝辄止。

    电梯门缓缓打开。

    “欢迎光……”侍者看到里面的两个人嘴唇还贴在一起,愣了半天。

    叶繁夏揪扯燕持的衣服,燕持笑着拉着她往外走。

    他们吃饭的时候安静得有些吓人。

    几乎同步的擦拭餐具,然后将餐具摆放得整整齐齐,切牛排的时候也是极其认真,他们仿佛不是在吃饭,而是在做着某样十分精细的工作,看得周围伺候的侍者嘴角不断抽动。

    这一个人就算了,两个人都这样。

    “这个味道不错。”燕持忽然开口。

    “嗯。”叶繁夏认真切割着面前的牛排,忽然一个叉子落在自己眼前,上面戳着一块肉,叶繁夏抿了抿嘴,有些别扭的张嘴咬住,燕持看着她嘴角粘上的黑椒汁,眸子渐渐收紧。

    叶繁夏低头吃东西,燕持却忽然换了个位置,坐到她身边。

    “做什么?”

    燕持则扭头看向一侧的两个侍者,“你们还要看多久?”

    两个人立刻扭过头。

    燕持拿出纸巾给叶繁夏擦了擦嘴角。

    “我自己来……”叶繁夏慌乱的从他手中接过纸巾,纸巾刚刚触碰到嘴唇,燕持的吻已经落下,叶繁夏身子不断往后缩,可是凳子就这么大,为了方便接吻,燕持直接弓着身子,欺身压下,一只手揽着叶繁夏的腰,一只手扯落面纸,真是碍事。

    叶繁夏睁大眼睛,有东西钻入自己的口中,激烈的搅弄,让叶繁夏面色燥红。

    隔了许久,燕持才抽身离开,拿着纸巾细细擦了擦嘴角,幽幽的说了一句。

    “味道确实不错。”

    叶繁夏拿着叉子狠狠的戳了一下面前的牛排,燕持一愣。

    “吃个饭想要这么用力?”

    “心情不爽?”

    “和我接吻你不爽?”

    “我是被迫。”

    “那你喊什么,听着也不是很不情愿嘛!”燕持揶揄道。

    “我……”叶繁夏戳起牛排,使劲嚼着,这人怎么变得这般无赖。

    燕持看着她憋屈的模样,单手撑着下巴盯着她瞧。

    “好吃么?”

    “不错!”

    “我刚刚喂了你一口,你不打算……”

    燕持话音未落,叉子自己落在他的眼前,燕持呼吸一滞,这女人是准备谋杀亲夫么!

    “想吃什么,我喂你!”叶繁夏说得咬牙切齿,燕持哪里还敢吃啊,立刻乖乖回到自己座位。

    叶繁夏刚刚到家,伸手揉了揉酸痛的肩膀,拿出手机,满屏都是叶家的电话。

    电话又一次响起,叶繁夏接起:“喂——”

    “繁繁啊,我是外婆!”

    叶繁夏握着手机的手猛地收紧,“嗯,有事?”

    “前些日子你舅舅说见着了你,你过得怎么样?”

    “还行。”叶繁夏走到窗口,燕持的车子还未离开。

    “明天回家一趟吧,我好久没见你了,一起吃个饭。”

    叶繁夏微微咬了咬嘴唇,微风将嫩黄色的窗帘鼓鼓生风,叶繁夏走到床边,拿起床头的照片,“最近比较忙。”

    “能有多忙啊,吃个饭的时间都没有么,我明天让人去接你!”

    “我……”

    没等叶繁夏拒绝,那边便将电话挂断,叶繁夏无奈的扯了扯嘴角。

    就和十几年前一样,一通电话,便将他们母女接回了京都,那般霸道强势,说撵出去就撵出去,说赶走就赶走,还准备故技重施?

    以为给点甜头,她就会感激涕零?

    母亲和他们有感情,自然会心软,可是他们给她的记忆,仅剩不堪而已。

    沈家

    沈廷煊刚刚从外面回来,脱了衣服去洗澡,刚刚拧开水龙头,就听见了窗户被打开的声音,沈廷煊心里一紧。

    随手扯过一侧的浴巾裹在腰间,从关掉水走出来。

    “你怎么在这里!”

    战北捷坐在他的床上,正随手把玩着他床头的小饰品,男人穿着一身黑色劲装,坐在那里,眸子微微眯着,微微看了一眼沈廷煊,啧啧……

    “真的没什么肉,你也太瘦了。”

    “战大少,信息我已经发给你了,你大半夜闯入我的房间做什么!”沈廷煊有些恼怒。

    房间本来就是一个人的私人领域,现在战北捷却坐在他的床上,那种感觉就像是他可以来自己的地盘上来去自如,于他来说,何尝不是一种变相的挑衅和侮辱。

    “自然是有事找你!”战北捷揶揄的看着沈廷煊,“我打扰你了?”

    “不明显么?”

    “要不您先洗澡,我等你!”

    “你有话快说!”沈廷煊深吸一口气。

    “我这里还有两个人的资料,你……”

    “战北捷,你特么的当我是你马仔么!”沈廷煊怒了,这一来就是招呼自己做事,他把他沈廷煊当什么人了!

    “是内线!”

    “我不同意!”

    “不同意?这个可由不得你!”战北捷抿嘴一笑,直接起身走过去。

    房间的灯光很暗,战北捷的眸子很亮,就像是一直猛虎,沈廷煊伸手捏紧腰侧的浴巾,“你要做什么?”

    “被忘了你有把柄在我手里!”

    “那你就去告发我好了,内线?”沈廷煊轻笑,“战北捷,你这是把我往绝路上逼。”

    “我会护你周全!”

    “若是事发,你要如何护着我,我告诉你,这事儿我不干!”

    “你已经帮我查了一个人,这个人我们已经控制住了,这件事情若是被发现,你一样在劫难逃!”

    “战北捷,你特么的混蛋,你阴我!”

    “你不也阴了我一次!”害得他回家被自己老子狠狠抽了两鞭子。

    “你们想扳倒的人我恐怕……”

    “不需要你出手,你只要给我提供一些情报就好,事成之后,我会让你全身而退,到时候你可以接手他的所有资源,这个交易很划算。”

    “你说得倒是好听。”沈廷煊兀自一笑,“事情如果不成,我特么的就会被五马分尸!”

    “沈四少难道也会有怕的时候,如果不深入虎穴,如何成大事,况且你现在也没有退路了!”

    沈廷煊死死瞪着眼前的男人。

    “这是这次要查的人,麻烦了!”

    沈廷煊伸手扯过牛皮纸袋!

    “战大少,大半夜私闯民宅,你都不觉得羞耻么!”沈廷煊看着大开的窗户,心里憋屈得要死。

    “羞耻?可以当饭吃么!”

    沈廷煊捏紧牛皮纸袋。

    “对了,你们沈家的墙挺矮的,监控探头都是漏洞,可以找人在调整一下!”

    战北捷说着又一次潇洒的翻窗而逃。

    “**!”沈廷煊将牛皮纸袋扔到地上,这个混蛋,居然阴自己,他现在是真的无路可退了,特么的,他这辈子还没有被人这么吃得死死的,马丹,战北捷,你特么的别被老子抓住把柄!

    我非要了你的命,混蛋!

    燕殊正在车内玩手机,听着开门声,一转眼,战北捷整个人已经冲入了后座,“怎么样?他答应了?”

    “他能不答应么?”

    “沈廷煊这人十分记仇,你小心点。”

    “我怕过谁。”战北捷闷声一笑。

    “沈廷煊还没被人这么设计过,我就怕你以后被他阴了。”

    “我孤家寡人一个,他能阴我什么!对了,那个人开口了么?”

    “还没,口风紧得很,估计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的主儿。”

    “慢慢磨。”

    第二日

    恰逢周末,姜熹约了叶繁夏去燕笙歌的工作室,叶繁夏站在楼下,低头看了看腕表,还有十分钟。

    忽然从一侧的巷子里疾驰而来两辆黑色的轿车。

    叶繁夏下意识的扭头看过去,四个大汉从车上下来。

    “叶小姐是吧!”

    叶繁夏不说话。

    “老太太想请你回去吃顿饭!”

    “请我?”叶繁夏挑眉。

    请人需要这么劳师动众?

    那四个人只是看着叶繁夏,“表小姐,请吧,你别为难我们。”

    “这就是你们口中所谓的‘请’么!”叶繁夏嘴角扬起一抹讽刺的笑,“你们回去和她说,我有事,不去了。”

    “表小姐,您别为难我们!”

    “我为难你们?”叶繁夏轻笑,“你们别为难我一个小女子才对!”

    叶繁夏绕开他们就要走,却被人按住了肩膀,她眉头拧得死死的,“你们到底要干嘛!”

    “老太太说无论如何都要请你回去!”

    “如果我不呢!”叶繁夏横眉冷对。

    “那我们只有对不住了!”四个男人对视一眼,一个人手刚刚碰到叶繁夏,叶繁夏抬腿冲着他的下体就是猛地一踢,男人捂住下半身,整个人虾着身子,脸都疼得涨红了。

    “你们再这样我可要报警了!”叶繁夏拿出手机,却被其中一个男人打落。

    “表小姐,你别为难我们!”一个男人按住叶繁夏的肩膀,叶繁夏弓着身子,直接给他来了一个过肩摔,她出手干净利落,没有一丝拖泥带水,男人后背砸在水泥地面上,生疼。

    余下的两个男人对视一眼,他们听说这叶小姐会写拳脚功夫,没想到真的有一手。

    叶繁夏毕竟是个女人,双拳难敌四手,况且地上爬起来的男人加进来,叶繁夏渐渐的就落了下风。

    叶繁夏租住的地方是个老旧的公寓楼,这边住的人不多,叶繁夏和他们缠斗了十几分钟,她又没吃早饭,渐渐觉得有些体力不支,而来往路过的人,见到这种情形,都以为是黑社会来寻仇,根本不敢上前,偶有几个人大喊,可是那四个男人却根本不在意。

    “姜小姐,车子被堵住了!”巷子很窄,也就足够一辆车通过,姜熹蹙眉,而此刻路过的人都神色紧张,姜熹立刻推开门!

    “你们在做什么!”姜熹这一喊,那四个人一愣,叶繁夏拧着眉头,“老张,快报警!”

    姜熹说着往边小跑过去。

    可是叶繁夏知道姜熹根本没什么拳脚功夫,而她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护着姜熹,她只能扭头往另一侧跑去,试图将四个人甩开再说。

    “追!”

    四个人穷追不舍!

    姜熹到跟前的时候,地上散落着叶繁夏被踩碎了屏的手机,她立刻拔腿追上去,偏生她还穿着高跟,没跑两步,脚下一崴,整个人跌坐在地上,姜熹再抬头的时候,他们的身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姜小姐!”老张跑过去扶起姜熹。

    “我的手机呢,我的手机……”姜熹神情慌乱,光着脚就往回跑。

    尖锐的石子砂石嵌入她的脚心,她也浑不在意,跑到车中,翻出包,立刻给燕持拨电话。

    燕持此刻正在家中,燕殊和燕老爷子在下棋,他在一边看报。

    看到是姜熹的电话,倒是一愣。

    “喂,熹熹……”

    燕殊放下棋子看着他,熹熹给他电话,怎么不给自己打?

    “叶子出事了,你快点过来!”姜熹气喘吁吁。

    “你说什么!”燕持猛地起身,报纸打落了一侧的咖啡,咖啡渍溅得满身都是,白色的衬衫瞬间被染得面目全非。

    “我在叶子家楼下,有四个人在追她,我没跟上,现在不知道情况如何了,你快过来!”

    “我立刻就去,你在那里别乱动!”

    燕持说着就往外跑,“跟去看看,看着点你大哥。”燕老爷子执起一枚黑子落在棋盘上。

    燕殊立刻追了出去。

    燕持直接上车就要走,却被燕殊按住了手,“你放开!”

    “我开车,你去副驾驶!”

    燕持甩开燕殊的手,“你让开!我今天非剁了叶家那群混蛋!”

    “你要做什么我不拦着,你去副驾驶,我开车!”燕殊扯着他就往另一侧拖,“怎么着,叶家人没出事,你就不怕自己出点事?”

    燕持坐到副驾驶,燕殊开车,车子很快冲了出去。

    燕老爷子站在窗边,微微叹了口气。

    平叔正招呼人进来收拾东西,看着燕老爷子神情阴鸷,缓步走过去,“老爷子。”

    “你说这叶家怎么就这般不争气!”

    “这是又惹出什么乱子了?”

    “不用想都知道定然是和繁夏那丫头有关,能让燕持这般不受控的,也只有他了,上一次还是在十几年前。”

    “您是说大少那时候……”平叔欲言又止。

    “如果真的不能好好相处,就别去招惹她,这事儿没完啊,老叶啊,你这……哎——”

    “老爷子,叶老爷子去世很久了,您再惦念着这些也没什么用啊。”

    “小辈不争气,真是给他脸上抹黑啊,老叶一辈子都要强要面子,不曾想小辈居然这般不争气,哎!”

    而此刻燕持正在不断拨打着叶繁夏的电话。

    “您所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见鬼!”燕持气得差点将手机扔出去!

    “到底出什么事了!”

    “熹熹说有人在追赶她,我估摸着就是叶家那群人,该死,我早就和她说让她搬过来住,她非不听!”

    “你别急,我立刻找秦浥尘和老战帮忙,很快就会有消息的!”

    “我打电话!”

    好不容易过个周末,燕笙歌正在工作室,而某人男人正黏糊在她身上,在办公室就……

    “大哥。”燕笙歌伸手推开黏在自己身上的男人。

    “叶子失踪了!”

    “什么!”燕笙歌一把将秦浥尘推开,秦浥尘的脑袋直接撞到桌上的一个摆设,发出了沉闷的声响。

    秦浥尘秀气的眉头拧起,我去,接个电话,就准备谋杀我不成!

    “怎么回事!”

    “你现在让秦浥尘帮我找人,快点!”燕持说话很急。

    燕笙歌一扭头就撞上秦浥尘一脸怨念的目光。

    “找谁!”秦浥尘起身穿起裤子,伸手揉了揉后脑勺。

    “叶子。”

    “叶家人胆子够大的啊,这不是在太岁头上动土吗!”

    “你别磨磨唧唧的,快点!”燕笙歌伸手拍他,这手好死不死的就拍在了他的屁股上,秦浥尘身子一僵,拿着电话的手一抖,“燕小笙,这事儿解决了,我得和你大战三百回合!”

    燕笙歌身子一抖,“我不是故意的!”

    “可你打了!”秦浥尘咬牙,胆子肥了!

    姜熹坐在车里,急得要死,看到那熟悉的车牌,立刻跑过去,燕殊一见她光着脚,锐利的眸子变得越发阴沉。

    ------题外话------

    下面还有三更,时间是两点钟,别错过哈,么么哒,已经有评价票月票的可以甩给我哈,评价票只要送的那一张,不要花钱买哈,么么

    沈四少:月初,你给我出来,那货翻墙来我房间,简直不要脸!

    战北捷:咳咳,我这是有大事和你商量!

    沈四少:屁!

    战北捷:你这人怎么……啧啧

    沈四少:战北捷,我要打死你!

    战北捷:(挑衅脸)你来呗!来呗(勾手指)

    沈四少:(╯‵□′)╯︵┻━┻你大爷!

    战北捷:╮(╯▽╰)╭你乖乖做我的内线不就好了么!

    沈四少:老子不要!

    战北捷:你的意见不重要!

    沈四少:(╯‵□′)╯︵┻━┻你也别落在我手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