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70 甜蜜发糖,别挑衅我

正文 270 甜蜜发糖,别挑衅我

    ( )京都燕家

    姜熹回了房间立刻脱了裙子,坐在马桶上愣是半天没爬起来,脑海里都是燕殊刚刚说的话!

    燕殊,你丫混蛋,你丫屁股才中枪了!

    我去,简直没脸见人了,姜熹伸手捂着脸,怎么就这个时候那啥。

    而此刻的燕殊拿着手机翻了半天,他的脸由白转红,直到后面直接扔掉手机,燕持正在磨咖啡豆,整个客厅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咖啡豆味道,涩涩的,苦涩中带着芳香,而此刻燕殊闻起来只有苦味了。

    “看清楚了?”燕持笑得揶揄。

    “我这……”燕殊伸手使劲扯了扯头发,难怪她这么生气。

    “受伤?燕小二,厉害了!”燕持嘴角缓缓勾起一抹弧度。

    “我这……”燕殊叹了口气,“我以前真没注意过这个。”

    “那时候小笙肚子疼,你忘了?”

    “流血了?”燕殊挑眉。

    燕持白了他一眼:这个白痴,能不能有点生理常识。

    “听说女人这个时候都很脆弱,而且十分敏感,脾气也差,柜子貌似还有上次小笙留下的姜红糖,你泡一杯给她。”

    “你什么时候懂这么多了!”

    “小笙肚子痛那时候,你已经去部队了,自然不懂。”

    姜熹刚刚换了衣服,将换洗衣服丢在框内,就传来了敲门声。

    姜熹走过去,打开门,迎面而来就是一股辛辣的生姜味道,姜熹蹙眉。

    “嘿嘿——”

    “怎么着?燕二少有事?”

    “你肚子怎么样?”

    姜熹眯着猫眼,带着一丝狡黠可是却又隐隐透着杀机,燕殊心里暗叫不好,这在车里不是好好的么,怎么来个例假就变了脸,不行,还得陪着笑啊。

    “你不是应该问我屁股怎么了?”姜熹越想越憋屈,这个二货,女人来例假都不知道么!

    这不是常识么,给我整什么中枪了,中毛线啊!

    燕殊呵呵一笑,“我一时没想起来,你要不要把这个喝了!”

    “不要!”姜熹一口否决。

    “那你总得让我进去吧!”燕殊站在门口,姜熹靠在门边,愣是不给他进去。

    “燕二少若是没事,就早些去歇息吧,我累了!”姜熹说着就要关门,燕殊直接伸手去挡,他手里还端着茶水,不敢动作太大。

    “嘶——”

    姜熹拧眉,看着露在内侧的三根手指,心里暗骂这个傻子!

    她打开门,“你做什么,大半夜的,给我来什么苦肉计!”

    “我们进去再说呗!”燕殊说着挤开门缝走进去,将姜红糖茶放下,扭头看向姜熹,“你感觉怎么样?”

    “不咋样。”

    “那个……”燕殊扯了扯头发,“就没什么不舒服的?”

    “燕二少,你是想我肚子疼还是怎么着?”姜熹挑眉。

    “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

    姜熹随手将门关上,朝着燕殊走过去,燕殊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后背抵在梳妆台上,姜熹已经走近他,伸手扯了扯他的衣领,“燕殊……”

    “怎么了!”燕殊喉咙有些干涩,看着姜熹的脸不断往自己脸上凑,那殷虹的嘴唇,慢慢覆盖在了自己的嘴唇上。

    他的喉咙发紧,喉结不断耸动着,姜熹伸手抱住了燕殊,“不搂着我?”

    “你不是那个么……”

    “嗯?”姜熹的嘴唇只是在燕殊唇边摩挲着,就是不亲下去,挠心挠肺的,她慢慢的搂紧燕殊的脖子,嘴唇附在燕殊耳边,微微张开,对着他的耳朵呵了口气。

    燕殊身子一抖,姜熹嘴角笑容逐渐扩大,“燕殊……”

    “嗯!”

    姜熹直接张嘴含住他的耳垂,燕殊的手扶住姜熹的腰,她的腰肢温暖柔软,怀中的女人身子轻柔馨香,带着一种足以让人意乱情迷的魅惑之力,姜熹忽然轻轻咬了一口他的耳垂,燕殊只觉得像是有一股电流从身体中窜过,那种感觉酥酥麻麻。

    带着一丝悸动兴奋,整个身体就像是被打了兴奋剂一般,他的身子发软,伸手把怀里的女人死死搂在怀里。

    “你在玩火?”

    燕殊声音沉闷嘶哑。

    “嗯哼?那你想如何?”姜熹挑衅的看着燕殊,微微张嘴咬了咬嘴唇,那眼神充斥着魅惑和挑衅。

    明显就是在说,就是吃准了你不能把我怎么样!

    燕殊眸子一紧,就在姜熹准备抽身离开的瞬间,燕殊忽然抬手将他往后面一带,他的手护在她的脑袋上,将她死死压在了墙上。

    “挑衅我?”燕殊那张脸在灯光下变得越发邪肆魅惑。

    “谁让你……唔——”姜熹这话刚刚说了一半,燕殊就直接堵住了她的嘴巴,一只手捧着她的脸,强迫她迎合着自己的这个吻,另一只手则直接伸手扯开姜熹的睡衣!

    白色的睡衣被她扯得崩落了几颗纽扣,姜熹蹙眉,这个混蛋,就不能温柔一点么!

    乳白色的内衣肩带看得燕殊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姜熹伸手搂紧燕殊,“怎么着?这种时候你是要准备和我……”

    “浴血奋战?”

    燕殊深吸一口气,伸手将她的衣服穿好,伸手将她抱起来就往床上走,“不玩了?”

    “你觉得我是在和你玩?”燕殊气结,自己已经那啥了好么!

    “咯咯……”姜熹看着燕殊憋屈的模样,心里很是快意,中枪?亏他想得出来。

    而燕殊此刻感觉身体都要被掏空了。

    “对了,你帮我去买个东西!”姜熹搂住燕殊的脖子,附在他耳侧咬了一会儿耳朵。

    燕殊听得一愣一愣的,过了好一会儿才愣愣点了点头,“把红糖水喝了,我去去就来!”燕殊将茶水递给姜熹。

    燕持咖啡煮好,刚刚喝了两口,就看见燕殊一脸郁卒的往下走,“怎么了?”

    “出个门。”他一边走一边打开手机查资料,越看越不懂,为什么一个姨妈巾要分那么多型号。

    “那你早去早回!”燕持端着咖啡往楼上走。

    “哎呦我去!”燕殊好像忽然看见了不得了的东西。

    “什么?”

    “这个还分安全期啊……”

    “所以呢!”

    “我刚刚怎么就没在车上……”燕殊一拍脑袋,顿时觉得亏大了!

    燕持瞬间觉得身体僵硬,这人真的可以再二一点。

    燕殊回来直接到了姜熹房间的时候,她好像已经睡了,燕殊将东西放下,准备帮她将灯关了,这才注意到姜熹整个人缩成一团,秀气的眉头紧紧锁在一起,脸色有些发白。

    “熹熹……”燕殊跪在床边,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不是很烫,“肚子疼?”

    姜熹点了点头,姜熹裹紧被子,燕殊直接掀开被子,燕殊刚刚小跑上来,现在浑身很烫,姜熹将空调打得温度很低,她现在浑身还冒着冷汗。

    燕殊伸手将她往怀里带,姜熹不安的扭动身子往燕殊身上蹭。

    燕殊无语望天,这美人在怀的滋味固然不错,只是……

    你别动了啊!

    姜熹翻了个身,伸手握着燕殊的手就往自己腹部摸去,燕殊无奈,只能伸手将姜熹搂在怀里,算了,就这么睡吧。

    姜熹觉得自己脑子晕晕沉沉的,疼得她死死咬着牙,一丝痛苦的呻吟声从她口中溢出,燕殊本就浅眠,伸手揉了揉她的肚子,姜熹身上都是细汗,燕殊没办法,除却心疼,他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姜熹才算是睡着了,她翻了个身趴在燕殊怀里,寻了个舒服的姿势,燕殊拿起手机,见她眉头渐渐舒展,这才在她额头啄了一口。

    他拿出手机,真是没想到夜猫子那么多。

    老战:你们都不知道今天弟妹真是威武,说得叶家那老太太哑口无言。怒赞!

    渭城朝雨:嗯。

    最炫酷的轩少:这事儿我听说了,就是可惜了没有现场去看看。

    燕持:你怎么不去?

    最炫酷的轩少:就是变相的相亲大会,我妈昨天还和我说这沈家大小姐不错,我去!我才不想和一个病秧子结婚。

    老战:我怎么听说这沈大小姐身体不错啊,就你这小胳膊小腿的,你俩战斗力旗鼓相当。

    渭城朝雨:嗯!

    最炫酷的轩少:滚犊子,一群混蛋,对了老战,我怎么听说上次你在我酒吧里,和沈家那妖孽……

    燕持:有八卦!

    楚:听说沈家那妖孽男生女相,长得很好看。

    老战:我检查过了,没秦浥尘好看。

    最二的二少:怎么检查的?

    老战:你说呢!

    渭城朝雨:检查得多深入?

    老战:都给我滚开,大半夜的,赶紧滚去睡觉!

    笙歌:秦浥尘,你说去煮宵夜,为什么你在聊天!

    渭城朝雨:……

    笙歌:上楼,我们深入交流。

    整个群因为燕笙歌的出现,沉默了好久,燕殊扑哧一笑,随手点开一个人的头像。

    最二的二少:楚楚!

    楚:燕二少,你丫大半夜的不去陪你女朋友,找我做什么!

    最二的二少:上次临城的事给你说声谢谢。

    楚:回头请我喝酒。

    第二日姜熹醒来,这还没睁眼就感觉到身后均匀的呼吸声扑在她的后颈侧,她的头枕在燕殊的胳膊上,姜熹微微翻了个身,燕殊整个身子是斜靠在床上的,细长的睫毛在眼睑下投下了一片阴影,嘴唇微微抿着,面部线条柔和温润,姜熹微微抬头看了看时间,都九点了啊。

    她轻轻掀开被子,弓起身子准备下去。

    本来还在熟睡的男人,忽然睁开眼睛,他直接伸手将姜熹捞了过来,姜熹猝不及防,只觉得腰被人紧紧箍住,等她反应过来,整个人已然是跨坐在燕殊身上的。

    这姿势……

    着实有些尴尬。

    “想跑?”

    “洗漱啊!”

    燕殊直接坐起身子,两个人的鼻间触碰,姜熹眼神有些迷离,燕殊微微侧头吻住她的嘴唇,“早。”

    姜熹愣愣的点了点头。

    她能够明显感觉到燕殊的身体变化,这一大早的真是……

    禽兽。

    姜熹微微动了一下,燕殊促狭的看着她,那眼神似乎在说:你继续动!

    姜熹嘴角泛起一丝苦笑!

    燕殊伸手执起姜熹的手,放在自己脖子处,直接托住她的屁股就往洗手间走。

    姜熹垂着头,两侧不自觉的升起一丝红晕,燕殊将她放在洗漱台上,给她倒了一杯温水,顺便给她挤了牙膏。

    “燕殊……”

    “需要我帮你刷?”

    “不用不用……”姜熹立刻接过牙膏,“只是……为什么你的东西会在我这里!”

    “以后我就住这里了,你身体不好,我这几天照顾你!”

    姜熹无语望天,她昨晚是不是玩火**了。

    燕持昨晚喝了咖啡,又和一群人扯淡到了后半夜,起得有些迟了,刚刚到公司,叶繁夏就将一摞文件丢在他面前,“这是待会儿开会要用的文件。”

    燕持点了点头,他一边签字一边抬头看着叶繁夏,他们虽然确立了关系,可是这叶繁夏怎么一点做女朋友的自觉都没有啊。

    “给我倒杯水。”

    叶繁夏应声出去。

    燕持有些无奈,而此刻微信群正在不断有人冒泡。

    楚:我靠靠靠靠……

    最炫酷的轩少:楚楚,一大早的,你这是被哪个小妖精吸干了精气么,如此暴躁。

    楚:我呸,本少爷身强体壮,你这小胳膊小腿的,才应该担心不要被小妖精吸干了精气吧!

    最炫酷的轩少:楚楚,我要和你决斗!

    楚:你说女人都喜欢什么!

    最炫酷的轩少:钻石珠宝,强吻壁咚……

    叶繁夏推门进来,燕持将手机收起,“你过来!”

    自从那次被燕持强吻之后,叶繁夏就保持和他一米的距离,这让燕持十分憋闷。

    “有事您就说。”

    “你过来,有个地方错了,我指给你看!”

    叶繁夏满脸狐疑!

    “叶繁夏,你这是什么眼神,质疑我?”

    “很明显?”叶繁夏面无表情,这让燕持更是憋闷。

    被她话噎得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叶繁夏,你厉害!

    “在这里说就好!”

    燕持一拍桌子直接站起来。

    他的眸子锐利,就和那天一样。

    像是要把她直接吃掉,叶繁夏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扭头就要往外面跑,燕持动作更快,直接绕过桌子,长腿迈开,在她的手还没碰到门的时候,握住了她的手腕。

    叶繁夏被他直接按到了他的座位上,真皮座椅还有他的热度,叶繁夏如坐针毡,燕持一只手按在座椅后面,一只手撑在桌子上,侧头看向叶繁夏:“跑什么?”

    “我没跑!”

    “叶繁夏,说谎不是一个好习惯!”

    叶繁夏咬牙,直接抬头直视燕持,“那你到底要怎么样!”

    “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

    “现在是上班时间!”

    燕持直接转了一下椅子,双手撑在椅子两侧,垂眸看着叶繁夏,目光灼热,叶繁夏不自觉的往后缩了缩脖子,燕持身子放低,那张俊脸不断在叶繁夏面前放大。

    叶繁夏整个人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总裁……唔——”

    燕持吻住她的红唇,那味道很甜。

    就像是最好的杨枝甘露,叶繁夏被迫抬头,燕持直接伸手扯着她的胳膊就将她往怀里带,叶繁夏力气不大,整个人还有些懵圈的时候,已经被燕持压在了办公桌上。

    她感觉到有灵活的东西探入了自己口中,叶繁夏心脏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揪扯起来,她的身子虚软,双手不安的扯着燕持的衣服,燕持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他伸手细细抚摸着叶繁夏的头发,直接伸手将她盘起的头发打散。

    黑发如墨铺在办公桌上,映着她白嫩的肌肤,她的眼睛迷离呆萌,却让燕持想狠狠的蹂躏一番,叶繁夏刚刚准备将他推开,燕持的身子已经压了下来,下意识的抬腿,燕持的腿已经狠狠压住了她。

    一吻结束,叶繁夏气喘吁吁,面若桃花,燕持伸手摸了摸她透红的小脸。

    “燕持!”

    “嗯哼——”

    “现在是工作时间,你不是说要公私分明么!”

    “工作?”燕持伸手摩挲着她的小脸,从她的眼睛到嘴唇,他的手仿佛带着魔力,抚摸过的地方反而变得越发灼热。“就算是工作也需要适当休整吧。”

    叶繁夏咬着嘴唇。

    “你的意思是现在我不能对你如何,下班以后就可以?”

    “你……”叶繁夏被噎得半天没说出话。

    “今晚……”燕持的眼睛落在她红肿的嘴唇上,指腹细细摩挲着,就像是带着电流。

    他的眼神戏谑,这让叶繁夏心里很是不爽,她张嘴直接咬住他的手指!

    燕持蹙眉,叶繁夏咬了一下,忽然松开嘴,说到底还是不忍心。

    燕持却忽然擒住她的下巴,“不咬了?那我咬你!”

    叶繁夏以前都未曾发觉这人居然这般的无赖。

    她真是后悔刚刚没有把他手指给咬下来。

    很快到了下班时间,叶繁夏终于可以摆脱这个大魔王了,她飞快的收拾东西,刚刚要冲出办公室,一打开门,燕持那张俊脸已经出现在她面前。

    “怎么着?这么着急去哪里!”

    “这不是下班了么,我回家!”

    燕持直接从她手中接过公文包,握着她的手就往电梯走。

    众人睁大眼睛看着旁若无人的boss,这霸道总裁范儿,那小眼神,那宠溺的模样,看得单身女生春心荡漾。

    叶繁夏顶着众人的目光好不容易上了电梯,方才松了口气,“这么紧张?”

    “没有!”叶繁夏轻轻咳嗽一声,故作轻松。

    “待会儿一起吃饭。”

    “去哪儿吃。”

    “我已经定了位置。”

    叶繁夏刚刚要开口,燕持低头看着他,那眼神分明在说:你敢拒绝试试看。

    电梯直达地下车库,“你在这边等着,我去开车。”

    叶繁夏点了点头,自从上次燕持和她要交往的事儿之后,她就一直不知道该如何和他相处,从上司变成恋人,那种感觉十分奇怪。

    她原本就是单纯的看他两眼,可是那家伙就觉得自己在向他抛媚眼,简直绝望。

    抛媚眼?这都是什么脑回路的人才能想到的东西啊。

    她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嘴唇,上面还残留着他的气息,叶繁夏兀自一笑,忽然地上一个黑影在靠近自己。

    叶繁夏眸子一紧,眼看着那个黑影举着什么东西朝自己过来,叶繁夏忽然扭过头,直接抬脚踹过去,只听见一声闷哼,叶繁夏伸手扯住她的胳膊,就将她按在了一侧的墙上!

    “唔——”

    “叶芷珏!”叶繁夏蹙眉!

    “你放开我,放开!”叶芷珏使劲扭动着身子。

    “你怎么在这里!”叶繁夏并未松开手,反而更加用力的将她按在墙上。她的脸被墙面积压得都要变形了。

    “要你管,放开我!我要喊人了!”

    “喊啊。”叶繁夏无语。

    而此刻燕持开车过来,推门下车,“燕持哥哥,救我,叶繁夏要杀人了。”

    燕持拿出手机,直接拨了个号码,“地下车库闯进来一个疯子,现在立刻让人下来将她拖走!”

    叶芷珏睁大眼睛,她去燕家被拒绝,回家又被责备,只能来找燕持,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突破口,燕持下班肯定会来这边开车,办公司大楼她进不去,只能来这边等着,没想到碰到了叶繁夏,刚刚准备给她一个教训,不曾想却被……

    燕氏保安十几秒钟就出现,“总裁,我们立刻把人带走。”

    “燕持哥哥,你不能被这个女人骗了,她就是个骗子,是个杀人凶手,是她杀死了我哥哥,就是她……”

    “等一下!”叶繁夏伸手阻止要将她拖走的保安。

    她走到叶芷珏面前,“你再说一句?谁是杀人凶手?”

    她的眸子就像是冰锥,叶芷珏被吓得大气不敢喘,“叶芷珏,杀人凶手?回家问问你爸妈,到底谁才是杀人凶手?我不出声,不代表我好欺负,不要三番两次挑衅我!”

    ------题外话------

    今天会有三更,时间依次是十点,十二点和两点,吼哈哈,我如此勤奋,快夸我,快夸我

    燕殊:月初,你就是个后妈,你居然不给我吃肉,你要把我憋死啊!

    我:那个……(对手指,委屈脸)

    燕殊:你什么时候给我吃肉!

    我:你除了吃肉就没别的追求了么!你丫是是为了下半身而活的么!

    燕殊:还有生孩子!

    我:你有本事给我生个足球队!

    燕殊:你在质疑我的能力!

    我:……(凑不要脸,(╯‵□′)╯︵┻━┻)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