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69 熹熹,你屁股流血了(四更)

正文 269 熹熹,你屁股流血了(四更)

    ( )燕隋站在车前,宴会因为燕殊的突然闯入,无疾而终,很多人纷纷出来,看见燕隋总要多看上两眼,燕隋微微垂着头,这两个人还准备折腾多久啊,已经半个小时了。

    燕殊离开姜熹的唇瓣,伸手摩挲着她的嘴唇,眼中带着笑意,“我最近做梦都是你!我很想你。”

    姜熹红着脸,她绝不是害羞,是缺氧,某人如狼似虎的,几乎要将她吃了,她的呼吸被他夺去,她越是挣扎,这厮越是来劲,压着她就强迫着她要撬开她的嘴唇。

    “嗯!”姜熹点了点头。

    “不想我么?”

    “还好!”

    燕殊又一次吻住她的嘴唇,直到她又一次瘫软在自己怀里,燕殊才抽身离开,“真的不想?那我就亲到你想为止。”

    “想,很想你!”姜熹伸手抱住他的脖子,“燕殊,我很想你。”

    “嗯!”燕殊一脸餍足,伸手抚摸着姜熹的脸,“我不在这段时间,被人欺负没?”

    “扑哧——”姜熹看着他格外认真的模样,倒是一乐,“燕殊,你以为谁都可以欺负我么?”

    “这倒不是,我只想和你说,你不用顾及我们家和叶家的关系,迟早是要撕破脸的,不要因为我不在,就委屈了自己!”

    “知道了,我可没受委屈,我还让燕隋将那叶芷珏捐赠的东西给换了。”

    “那个是你换的?”

    “她本来拿的是她自己带来的一套收拾,也就十几万的东西,我把我的换了之后,她还得拍下来,这个哑巴亏我可不吃,况且我的东西若是不出现,我去哪里要这个损失去,这项链岂不是要被叶家独吞了!”

    “是个道理,我们熹熹还是很聪明得嘛!”

    “我不是一直都很聪明么。”

    燕殊伸手抚摸着姜熹的小脸,他的手指粗粝,可是动作温柔,他伸手捏住姜熹的下巴,张嘴含住她的嘴唇,轻磨慢捻,这个吻格外温柔。

    他们两个人许久不见了,燕殊总觉得无论怎么吻都吻不够。

    “待会儿我们回家再……”

    “流氓!”姜熹抱住燕殊的脖子,燕殊伸手将她拉起来,按下车窗,“燕隋,我们回家!”

    “一个小时了!”

    燕殊挑眉,“你意见很大!”

    “不是,我们回家!”燕隋深吸一口气,什么世道啊,他伸手去拉车门,下意识的摊开掌心,忽然想起之前黎悠梦曾经在他手心写过一串号码,他闷声一笑,也不知道她最近如何了。

    酒店内

    叶家刚刚准备离开,就被人拦住了,“不好意思叶老太太,您说的支票……”

    叶老太太立刻沉了脸,“这位先生,东西已经被姜小姐拿走了,这个钱怎么说也不该我们拿吧。”叶楚佩没好气的说。

    “不是的,这个项链本来就是叶二小姐拍下的,应该是她出钱才对,项链以后如何处置,就和我们没关系了。”

    “真是好笑了,那你把我的东西拿来啊,东西没了,你还让我们出钱,怎么有这样的道理!”叶芷珏急了!

    “不好意思,规矩就是这样,谁拍下谁出钱。”

    虽然说晚会是沈叶两家举办的,不过这基金会却有着专门的管理组织,拍卖会他们也只是负责统筹而已,最终这笔钱也落不到她们口袋里,所以要钱这事儿就是沈家也无法掺和。

    “你们家不会是想要将这笔钱赖掉吧!”

    经过今晚的事情,叶家已经臭名远播,他看她们的眼神也格外怪异。

    “明日你去叶家取!”叶老太太说完举着拐杖就往外面走。

    “谢谢叶老太太的善心。”那男人一笑。

    回家的路上都无人说话,就是一直聒噪的叶芷珏都不敢开口说些什么,那种暴风雨前的平静格外吓人。

    这刚刚到家,叶纪昌已经接到了消息,叶芷珏刚刚出现,他就拿出准备好的皮带,直接甩过去。

    叶芷珏穿的是无袖露肩晚礼服,这一皮带甩在她胸前,疼得跳脚,“爸——”

    “逆女,你做得好事,看我不打死你!逆女啊——”叶纪昌气得两眼冒火。

    “爸,我错了,你别打了,我错了——”叶芷珏满屋子跑!

    叶纪昌的皮带甩在她身上,清脆的声音配合着女人的尖叫声,简直让人心惊肉跳。

    “纪昌,你别打了,她已经知道错了,你别打了……”李嘉言追着叶纪昌,伸手拦着他。

    叶纪昌就像是发了疯一样,根本不理会李嘉言。

    叶楚佩扶着叶老太太坐到沙发上,给她倒了一杯水,“奶奶,您喝杯水,您的身体要紧,别气坏了身子。”

    “嗯。”叶老太太喝了口水,喉咙干涩嘶哑,她活了一大把岁数,经历了风风雨雨,却未曾像今天这么丢人,这都是什么事啊!

    “啊——”叶芷珏被叶纪昌打得浑身都疼,“爸——你饶了我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爸!”

    “叶纪昌!”李嘉言终于冲到了叶纪昌面前,直接挡在他的面前,“难不成你想打她么!”

    “这种逆女打死得了!”叶纪昌握着皮带手都在发抖。

    “我们已经死了一个孩子了,你还想再死一个不成!叶纪昌,当年的事你忘了么,你已经毁了我一个孩子,你还想做什么!”李嘉言说着伸手就朝着叶纪昌身上招呼!

    叶老太太握着水杯的手一紧,“闹够了没有!”

    李嘉言被她一吼,这才平静一下,扭头抱住叶芷珏,她身上都是红肿的鞭挞痕迹,看得李嘉言眼泪一个劲的往下落。

    “还嫌不够丢人么,这是准备闹得左邻右舍都来么!”叶老太太将水杯往地上一摔,“自家人都这么闹,也难怪别人看不起!”

    “妈!”叶纪昌叹了口气,走过去,“妈,您消消气!”

    “消气?我这张老脸今晚算是丢尽了,叶芷珏,明天你就去燕家赔礼道歉!”

    “我不去,燕殊也说……”

    “他说不去你就不去么,燕家若是不原谅你,你也别回来了!”

    “我做错了什么,那姜熹凭什么那么傲,不就是有燕家撑腰么,她欺负了我,还欺负我妈,我不过是想要给她一个教训罢了,我怎么知道就……”

    “那女人我今日看了,心思通透得很,你以为燕殊是个傻子,喜欢她的皮相不成,今天过后,京都谁不给她几分面子,你没本事就别招惹人家,想教训别人,偷鸡不成蚀把米,你真是给我们家长脸!”

    “我怎么知道她居然留了后手!”

    “还不是自己低估了人家,你以为她是小白兔么。”叶楚佩冷哼,真是蠢死了!

    “我也不知道她怎么会知道这件事情的,我明明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啊!”叶芷珏眼泪还在往下掉,她的身上真的没一处好的。

    “谁让你去招惹她的!”叶楚佩脸色愠怒。

    “还不是我看她是想借着今晚出头么!今晚明明就是为了我们家准备的,凭什么要她拔得头筹,我心里不爽!”

    “人家代表的是燕家,你没看见燕笙歌都有意退让么,就凭借秦家的实力,什么贵重的东西拿不出来啊,你真以为燕笙歌是没好东西么,她就是想要姜熹冒出头,你真是……”叶纪昌气得将皮带扔在地上,“就照着你奶奶说的,明天你就去燕家给我赔礼道歉!”

    “爸——”叶芷珏一想到燕殊,下巴和手腕生疼,“燕殊肯定会杀了我的!”

    “那你就给我死在燕家!”叶纪昌冷哼。

    “对了,叶繁夏那边如何了?”叶老太太现在头疼得很,一想到被姜熹和燕殊怼了,她疼得脑仁突突突胀痛。

    “我正打算和您说这事儿,最近燕持一直和叶繁夏在一起,旁人根本无法接近她,打她电话也不接。”

    “抓紧吧!”叶老太太起身,她的整个人透着一丝消极衰惫,她刚刚抬脚,眼前一阵花白,叶楚佩和叶纪昌立刻扶住她,“妈,您怎么样?”

    “奶奶!”

    “我没事!”叶老太太伸手去摸拐杖,叶纪昌立刻将拐杖送过去,叶老太太握住拐杖就往屋里走。

    “奶奶,我送你回屋吧!”

    “你也累了,去休息吧,明天去沈家一趟,别让这事儿耽搁了你和余祐的婚事!”

    “我知道!”

    叶老太太推开众人就朝着房间走去。

    只是刚刚到门口,老太太两眼一黑,整个人就直直的往前栽去。

    秦家

    燕笙歌被秦浥尘扛到楼上,秦序羽还没睡觉,听着动静忙着冒出来,一见到这情形,愣了一下,“妈咪,你怎么了?”

    “你妈咪累了!”

    “哦!”秦序羽歪着脑袋,“妈咪,今晚好玩么!”

    “我……”燕笙歌整个人的脑袋是朝下的,她整个脑子充血,现在开口说话都觉得很不自在。

    “好玩!”秦浥尘咬牙。

    “妈咪太坏了,都不带我!”

    而此刻外面忽然传来车子的声音,秦管家出去之后,领着一个人进来。

    “战大少您稍等,我去找少爷和少夫人!”

    “不必了,她的东西丢在我车里,我送给她就走!”战北捷手中拿着一个胸针,递给秦管家。

    “我会和少夫人说的!”

    “战叔叔来了!”秦序羽一听这熟悉的声音,迈着小腿就往楼下跑。

    燕笙歌伸手拍了拍秦浥尘的后背,“快放我下来,战大哥来了!”

    “战大哥?叫得这么亲昵?”

    “秦浥尘,你别闹了,快放我下去!”

    秦浥尘可不管,扛着燕笙歌就往房间走,将她直接扔在柔软的大床上,自己抽身离开。

    “秦浥尘,你干嘛去!”燕笙歌迅速爬起来,跪在床上。

    “见你的战大哥!”秦浥尘拧着眉。

    “我也……”

    “你若是还有体力,不如先去洗个澡等我!”

    秦浥尘说着直接将门关上,从外面给她锁住了!

    “乓乓乓——”“秦浥尘,你让我出去!”

    秦浥尘伸手整理了一下衣服朝下面走去。

    战北捷抱着秦序羽,“你这小鬼,我俩多长时间没见了啊。”

    “还是去年过年的时候见的,战叔叔,你都不想我!哼——”秦序羽歪着嘴巴。

    “想你啊,这不刚刚回来就见你了么!”战北捷看着脸色不悦的秦浥尘下来,将秦序羽抱在怀里,“怎么着,谁惹着我们秦少爷了?”

    “战北捷。”

    “你说!”战北捷对于他怨念的目光,倒是丝毫不予理会。

    “你故意的!”

    “战叔叔,我偷偷告诉你,爹地吃醋了!”秦序羽趴在战北捷耳侧。

    战北捷一笑,“所以我和你说,你爹地是京都第一醋王!”他笑着蹭了蹭秦序羽的鼻子。

    “战北捷!”秦浥尘沉声。

    “我真是搞不懂了,我送小笙回来,你吃得哪门子飞醋啊!”

    “你还拍了她的肩膀。”

    “呦呵,你还和我杠上了,那我们就好好来理理清楚!”战北捷放下秦序羽走过去,“秦浥尘,说真的,就你这幼稚的样子,我以前是懒得搭理你。”

    “是么?”秦浥尘心里恼火,可是脸上却看不出来任何的波动。

    “我是看着小笙长大的,我俩认识的时间比你长,若是我想下手,还有你屁事啊。”

    “你……”

    “小笙叫我一声大哥,我送妹妹回家有问题么?你这三不五时吃飞醋的毛病,这么多年都没改,秦浥尘,你到底是有多幼稚啊,是不是任何雄性的生物都不能接近她啊。”

    “因为她是我的。”

    “我就想和你说,我要是对小笙有意思,就没你什么事了,当年我们可是有娃娃亲的,比你认识得早,我要出手,你就只能回家活泥巴玩!”

    “你……”

    秦序羽死死抿着嘴,生怕自己笑出声,很难想象秦浥尘活泥巴的样子。

    “话说你出生的时候我还抱过你来着,屁大点的小屁孩,按道理你还得喊我一声大哥!”

    “战北捷!”谁给他的脸。

    “得了,东西送回来我就先走了。”

    “战叔叔,我要和你去玩!”秦序羽抱着战北捷的大腿。

    “秦序羽!”这个小混蛋。

    “你爹地生气了,你安慰安慰他受伤的小心灵,回头叔叔再带你去玩。”

    “你说真的,可别骗我!”秦序羽认真的看着战北捷。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战北捷前脚离开,秦浥尘直接扯着秦序羽的衣领,将他抱到餐桌上,“秦序羽,你可以啊。”

    “怎么啦?”秦序羽装傻。

    “你没看见他欺负我么,你还说要和他出去玩!”

    秦序羽无奈,这爹地在外面面前冷面话少,说得好听点情商有点低,说得不好听就是……

    幼稚!

    秦序羽直接伸手抱住秦浥尘的脖子,还煞有其事的拍了拍他的后背,“好了爹地,不气。”

    秦管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秦浥尘嘴角抽了抽。

    “秦序羽!”他死死咬牙。

    “爹地别生气,我给你抱抱!”安慰他受伤被怼的小心灵!

    秦浥尘无奈,抱着秦序羽就往楼上走,将他安顿好,这才回房,燕笙歌的衣服落在浴室前,透过磨砂玻璃可以看见里面烟雾缭绕,可是却很安静,没有一丝水声。

    秦浥尘弯腰将她的衣服丢进一侧的框内,动手脱衣服。

    燕笙歌今晚累极了,正在泡澡,小睡了一会儿,直到秦浥尘拧开了浴室的门,她才猛地睁开眼睛。

    虽然浴室内都是雾气,不过燕笙歌还是隐约看见某然赤身**朝她走过来,她下意识的往浴池上靠,“秦浥尘,很晚了!”

    “洗澡!”秦浥尘说着直接走进浴池中,燕笙歌起身就要跑,被他懒腰抱起来,直接扣入怀中,“想跑?你还没洗干净!”

    “我洗得很干净了!真的很干净了!”燕笙歌对他何其了解,他心情不好啊!

    要死了,肯定是被战北捷刺激到了,每次都来这出,这战北捷肯定是故意的!

    “是么!”秦浥尘饶有趣味的伸手抚摸她湿漉漉的头发,水下两个人的身子贴得紧紧的。

    “当然啊,我洗了好久,你先洗着,我先上去!”

    可是秦浥尘没有一丝放手的打算。

    “你放手啊!”

    “洗干净了,我给你检查一下!”

    “我不要!”

    “不行!”

    等到折腾完了,都是一个小时之后了,燕笙歌又一次被他抱着走了出去,她的手连抱着他力气都没有。

    “怎么了?这么没精神。”

    “我饿了!”

    “我还没喂饱你?”

    “饱了饱了!”燕笙歌连忙摆手,“我不要了,不要!”

    秦浥尘一笑,将她放到床上,给她擦了擦头发,燕笙歌累得连胳膊都抬不起来。

    秦浥尘拿过一件睡袍裹在身上,“浥尘,你干嘛去!”燕笙歌见他没上床,翻了个身。

    “我去给你弄点吃的。”秦浥尘低头吻了吻她的头发,“你先睡会儿。”

    燕笙歌这才闭上眼睛,有他在,她几乎不用担心任何事情,他们不过相差两岁,可是秦浥尘真的是把他当女儿疼。

    燕家

    燕隋这一路上可是备受煎熬啊,这两个人能不能旁若无人的秀恩爱啊,让他这个单身狗情何以堪啊。

    燕殊拉着姜熹下车,燕隋去停车。

    燕家还给他们留着灯,平叔见燕殊回来了,自然很欢喜,“二少,您怎么回来了,要不要我去弄点吃的。”

    “不用了,我自己来。”燕殊一下飞机就直接去了酒店,一口饭还没吃,说到吃饭问题,他还真的有些饿了。

    “我来吧!”姜熹一边脱鞋一边往厨房走。

    “姜小姐,这怎么好,我来!”平叔笑着。

    “平叔,很晚了,您去休息吧,不用陪我们,我会做饭的,毒不死你家二少!”

    “我不是这个意思……”平叔无奈,“那行,你们先做着,我先去休息,有需要再喊我!”

    姜熹点了点头。

    燕殊倒了杯水,姜熹已经在厨房忙活开了,姜熹衣服否没有换,只是围了个围裙,燕殊靠着墙站着,忽然眸子一紧。

    “熹熹……”

    “怎么了?”姜熹扭头!

    “你屁股中枪了么!”

    姜熹睁大眼睛,什么鬼!

    中枪?

    燕殊立刻放下杯子就朝着姜熹走去,她的屁股处的裙子处,这确实是血迹啊,裙子是叠纱,刚刚他还没怎么注意,姜熹走动他才注意到。

    “就这个,这个不是血迹么,你是不是受伤了,你屁股!”

    姜熹直接推开燕殊就往楼上跑!

    我去——这个时候来例假,太那个啥了吧!

    丢死人了!

    “熹熹!”燕殊说着就要追上去!

    姜熹扭过头,呵斥住燕殊,就他的速度,想拦着自己,自己根本逃不开,“你给我站住!”

    “你受伤了啊!”燕殊英挺的眉头死死锁住,“需要止血!”

    “你给我闭嘴,忘了这件事!”

    “不是,你屁股……”

    “你还敢说!”姜熹脸都气红了。“不许跟着我!”姜熹低头看着围裙,直接解下扔给燕殊,“你自己做着吃吧!”

    “不是……”

    受伤了不去看医生,自己关心她错了么,怎么还生气了!

    燕殊嗓门有些大,燕持还在书房办公,端着咖啡下楼,“回来了?”

    “嗯!”

    “要做饭?”

    燕殊点了点头。

    “你俩在吵什么!”燕持从橱柜里拿出咖啡豆,准备煮咖啡。

    “她屁股流血了,还不去看医生!”

    “噗——”燕持直接被口水呛住了。

    燕殊无语,“难道不是?”

    “请自行百度例假这个词条!”

    ------题外话------

    对于一个来着姨妈的人在电脑前给你们奋战了四章出来,真是不容易啊,┑( ̄Д ̄)┍

    谁让我是个这么勤奋的作者呢!

    月初啦,大家有票票的就朝我砸过来了,吼哈哈,看我如此勤奋!看我星星眼!

    你们猜燕殊会不会被熹熹打死,哈哈,你丫的屁股才受伤了!

    来姨妈不痛经的女人绝对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