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67 慈善晚会(3)燕殊归来(二更)

正文 267 慈善晚会(3)燕殊归来(二更)

    ( )姜熹缓缓走向叶芷珏,那双灵动的猫眼狡黠聪慧,透着一丝慵懒,明明在笑,可是叶芷珏却觉得从脊背升起了一丝凉意。

    “姜小姐,马上就是晚宴了,我们不如去休息室看吧!”叶老太太出声。

    她活到了这把年纪,加上她对于自己自己孙女的了解,她立刻就明白了,这事儿没这么简单,最主要的是,他们叶家根本没有这种项链,反观姜熹和燕笙歌刚刚的举动,她还有什么不懂的。

    “晚宴?”姜熹勾唇,“这不是还有一会儿么!”

    莫雅澜也是明白人,立刻出面,“姜小姐,我们去休息看吧。”

    姜熹何其聪明,这两家人都明白是叶芷珏耍了小聪明,不过这风头总不能让叶家夺了去,她姜熹受得委屈要去哪里说。

    “我觉得这里灯光很好,再说了,我想大家也很想看看吧。”姜熹直接拒绝了两个人的提议。

    “这边人太多了,我们边走边说?”莫雅澜可不想这场晚会出什么乱子。

    燕笙歌已经走都姜熹身后,她可没说话,而是直接勾手从叶芷珏手中拿过盒子。

    叶芷珏死死护着盒子,可是燕笙歌忽然发力,直接将盒子拿了过去。

    “小笙姐!”

    “急什么,看一眼有什么关系!”燕笙歌打开盒子,捏起项链,“果然是很漂亮。”

    “不知道叶二小姐这项链是什么时候购买的,在哪里买的,我也很想要一条。”姜熹从燕笙歌手中接过项链,细细打量着。

    “这个……”叶芷珏慌了。

    那感觉就像是考试作弊被人抓包一样。

    “这个是别人送的。”叶老太太笑道。

    李嘉言不知道该说什么,而叶楚佩则是一副看戏的模样,6000多万啊,这是多少钱啊,她的陪嫁都没这么多!真是越想越窝火,猪脑子!

    “是么,谁出手如此阔绰啊。”姜熹笑得讽刺。

    “姜小姐若想仔细看,我们可以移步别处,站在这边挡着别人的路了。”莫雅澜开口。

    从刚刚叶芷珏项链拿出来,这姜熹和燕笙歌就很不对劲,在场的人何其精明,看着姜熹过去,没有一个人离开,都坐在座位上看戏。

    “叶二小姐,这个项链真的是你的吗!”姜熹询问。

    叶芷珏有些慌,叶老太太拍了拍她的肩膀,让她冷静一些,事情已经到了这个份上,已经骑虎难下了,这若是说不是他们的,姜熹势必要追问,事情就没完没了呢!

    只能先稳住姜熹,到时候在寻求别的解决方法。

    叶芷珏想着姜熹根本没有办法证明这条项链是她的,加上有奶奶为自己撑腰,这还是在自己家的地盘上,姜熹能对自己如何,她直接站起来,直视姜熹。

    “是我的!有问题么!”

    “真的?”姜熹轻笑,真是无耻!

    “当然是真的,姜小姐还有什么想说的!”叶芷珏见姜熹也拿不出什么实锤,只能问这个,心里稍稍安心。

    “最后一次,叶小姐真的确定?”

    “那是自然,你没有不代表别人没有吧!”叶芷珏轻哼。

    燕笙歌深吸一口气,真是死到临头还不自知。

    姜熹刚刚说了不让她插手,那她就看看姜熹打算如何做吧。

    众人捂嘴偷笑,这姜小姐该不会是故意来找茬的吧。

    “叶二小姐,我和燕殊虽说只是男女朋友,不过我也得顾及燕家的颜面,我从爷爷口中得知,燕家和叶家多年前交情笃厚,我就想着,总不能这般落了你们家的脸,只是我没想到有些人真是……”姜熹无奈的摇头。

    “姜小姐,你说话可得小心点。”叶老太太轻哼,伸手举着拐杖捶打地面,发出了沉闷的声响。

    这句话,警告意味十足。

    “我说话很小心,而且我会为我接下来所说的话负责,倒是叶二小姐,你真的可以为自己说的话负责么!”

    “那是当然!”

    “本来收到了邀请函我很诧异,按理说单凭我的身份,是不足以参加这种晚会的,不过想到代表的是燕殊,我也就来了,邀请函是沈夫人谴人送来的,这个没错吧!”

    莫雅澜不知道姜熹说得哪一出,怎么就扯到了自己身上。

    “是的!”

    “那我想问问,为什么我捐赠的东西会到了叶二小姐手里,难道说就因为我不是京都人,无父无母,无权无势,你们就可以这般欺负我!”姜熹忽然疾声厉色,吓得叶芷珏脸色煞白!

    姜熹横眉冷对,那双猫眼睁得很大,带着凌厉杀气,说话更是铿锵有力,她举着项链,“叶老太太,沈夫人,叶夫人,麻烦你们给我一个解释!”

    “你胡扯,这是我的东西!”

    叶芷珏现在没有任何办法,只能一口咬死。

    “你的?”姜熹冷笑,“叶二小姐,京都的人应该都知道你在商场和我闹了矛盾,你若是看我不顺眼也很正常,但是你今天的事情实在是太过分了,平时你说两句我都不说什么,毕竟说了也就过去了,我年纪比你大,你年纪小,口无遮拦我也可以理解!”

    “想到了你们家和燕家的关系,之前给我拿出了这种东西,我也就忍了!”姜熹随手摘下被她绕在手腕上的项链,“我姜熹虽然说不是京都人,也知道京都人很排外,但是你们私下掉包我的东西,又是何意,你们是没把我姜熹放在眼里,还是没把燕家放在眼里!”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这姜小姐可是真敢说啊!

    这叶老太太在京都也是排得上的体面人物,居然就这么打她的脸啊!

    “姜熹,你别胡说,你自己捐了个破烂货,你还敢污蔑我,还挑拨我们两家的关系,你这个人怎么会如此歹毒!”

    叶芷珏只能咬紧牙关,她一旦松口,姜熹必然不会轻饶她。

    而且这么多人在场,她可丢不起这个人。

    “我之前想着这项链可能是弄错了,毕竟这是沈叶两家举办的,我个人名声倒是不打紧,我想着私下问清楚就行,毕竟不能落了叶老太太的脸,可是现在我的东西居然出现在叶二小姐的捐赠品中,怎么着你们也得给我一个交代吧!”

    “这是我的东西,你给我!”叶芷珏伸手就去拿,姜熹个子高,微微举起,叶芷珏就扑了空,“姜小姐,我刚刚不就是说了你两句么,你现在就来胡搅蛮缠,你分明就是在报复我!”

    “报复你?”姜熹冷笑,往前走了一步,站在叶芷珏面前,叶芷珏比姜熹矮了半个头在,在气势上就输了。

    “请问你有什么值得我嫉妒的,你的身份还是你的样貌?我需要嫉妒你什么?还报复你?叶芷珏,你太给自己脸了吧!”

    “把东西给我!这是我买下的!”叶芷珏咬牙。

    “叶老太太,你不打算给我一个说法么!”

    “你能证明这东西是你的么!”叶老太太今日也是丢死人了,这叶芷珏简直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在场的人多是明白人,这姜熹不可能无缘无故说这番话,而且刚刚叶芷珏气急败坏去抢东西,更是佐证了大家的猜想。

    “证明?”姜熹冷笑,“果然是做奶奶的人,这么偏袒你的孙女啊!”

    “姜熹,你别太过分了!”叶老太太气得脸色发白,还没有人敢这么顶撞她。“这是在京都,不是你可以撒野的地方!”

    燕笙歌无语,刚刚准备上前,姜熹伸手阻拦,“那叶老太太的意思是,就算是我被欺负,我也得把这口恶气咽下去?”

    “你这姑娘嘴巴真是厉害,颠倒黑白的功夫倒是了得,小殊多么老实的孩子,定然是被你哄骗了!我今天算是领教了!”

    “奶奶,她就是有娘生没娘养,这才这么没教养!”

    “啪——”姜熹伸手将那串珍珠项链摔在地上,珍珠崩落,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大家都看看,还说是什么临城姜家二小姐,这么没素质,果然是被我说中了,气急败坏了!”

    燕笙歌深吸一口气,她真恨不得上去抽她两巴掌。

    “我早就听闻了,你生来克死了父母,后来又把一手养大自己的大伯一家弄得锒铛入狱,你这女人怎么会如此恶毒啊,你这种人就该下地狱,你真的以为攀上了燕家,就真的可以飞上枝头变成凤凰了,这里也是你该来的地方么!”

    “你有什么资格冲着我奶奶大呼小叫的,什么东西!”

    姜熹冷笑,“那你又是个什么东西!”

    “你……”叶芷珏轻笑,眼看着姜熹被她说得无力反驳,心里更是有底,“你以为这里是临城么,我告诉你,这里是京都,不是你可以为所欲为的地方!”

    “是么!”姜熹微微垂头,伸手摩挲着那串宝石项链。

    燕殊,今日这事儿你可怪不得我,是这叶家欺人太甚。

    “做人啊,还是需要认清自己的身份,这是什么地方,也轮得到你放肆么!”

    “芷珏!别说了!”李嘉言呵斥道,“姜小姐,这件事情肯定有许多误会,我们私下慢慢说。”

    “误会?”姜熹挑眉,“我看没什么误会吧!”

    “姜熹是吧!”叶老太太蹙起眉头,那双眸子格外锐利,“听我一席话,这事儿闹大了对谁都没好处!”

    “叶老太太这是在威胁我么!”

    “这是好言相劝!”那眼神分明在说。

    你别不识抬举!

    适可而止就好。

    “我奶奶是为你好,你别不识好人心!”已经占了上风,叶芷珏自然是趾高气昂的。

    “把我东西掉包了,又把我数落了一通,现在和我说别闹了,这世上还没有这个理,好人都让你们叶家人做了,现在让我咽下这口气,难不成因为我不是京都人,就可以任由你们欺负,若是往上数三代,谁家又是地地道道的京都人,难不成这就是我应该被人欺负的理由么!”

    “你这丫头!”叶老太太没想到姜熹居然这般油盐不进。

    “你口口声声说我们把你的东西掉包了,你有什么证据么!”叶芷珏现在十分亢奋,让她嚣张,现在看她还能不能笑得出来!

    “当时我把东西捐赠出去的时候,当时工作人员都是打开看过的,如果说人找不到了,还有监控吧,为了防止工作人员私吞捐赠品这个总该是有的吧,你们可别和我说,监控也没了!”

    姜熹说得信誓旦旦,而且神情笃定,不像是在说谎。

    “沈夫人,麻烦你给我们调一下监控吧!”燕笙歌开口。

    “我们私下说吧,晚宴马上开始了!”莫雅澜心里恨透了叶芷珏,这种场合给她惹出这种乱子,把叶家拉下水就罢了,这还得搭讪他们家,真是越想越烦躁!

    “调取一个监控,应该不用费多大劲吧,还是沈夫人觉得我嫂子就活该被人冤枉,你们是欺负我们燕家没人了么!”燕笙歌掷地有声,说得莫雅澜心惊肉跳。

    “小笙!”姜熹打断她的话,“沈夫人是明白人,况且今天这个事情,叶二小姐如果非要说这项链是她的,监控工作人员都找不到的话,还有一个办法!”

    “什么!”

    “报警!”姜熹面色波澜不惊,却吓得叶芷珏瞬间白了脸。

    沈廷煊抿嘴一笑,坐在他边上的男人饶有趣味的盯着姜熹,“这女人撕b果然厉害啊,啧啧……话说燕殊这女朋友不得了啊,你看那叶老太太被气得脸都青了。”

    “这事儿根本不用说了,肯定是叶芷珏故意陷害她,她估计没想到这姜熹会当中拆穿她吧,一点面子都没留给叶家,有这样的孙女,这叶家真是没落了。”

    “四少,你母亲好像也被气得不轻,你不去看看!”

    沈廷煊一笑,“如果说英雄救美,我倒是可考虑,救她……”冷冷一笑,“没兴趣。”

    “姜熹!”叶老太太深吸一口气,“得饶人处且饶人!”

    “对了,我差点忘了,还有这个!”姜熹拿起项链,最中间的宝石最为硕大,姜熹不知道伸手按了那个地方,那宝石瞬间和底座脱离,姜熹将宝石移开,底座下露出了一张女孩的照片。

    “我想问一下叶二小姐,你的东西里面,为何会有我的照片,还是说你要说这上面的女孩是你?”

    叶芷珏睁大眼睛,她吓得往后退了两步,姜熹却步步紧逼,将项链放在叶芷珏面前,“说说看啊,这是谁!”

    叶老太太和莫雅澜整个人的心脏都被提起来了,这女人居然藏着这一手,这不是摆明了给他们难堪么!

    那她和她们纠缠这么久,岂不是像是在看小丑!

    姜熹这照片一拿出来,众人看向叶家的眼神瞬间变了。

    “这上面的就是姜小姐啊,和她长得一般无二,就是稚嫩了一些。”

    “是啊是啊!”

    “真的是她啊,那叶家怎么说这项链是他们的家啊!真是……丢死人了!”

    离得近的人能够清晰的看清那照片上的人脸。

    “叶老太太,我很清楚你想要护着你孙女的心情,我想着您也一把年纪了,我本来也不想撕破脸,只是这……”姜熹苦笑,“我之前隐忍不发,不过也想给你们一个面子,偏生你们不要!”

    这不就是典型的给脸不要脸么!

    姜熹就是故意隐忍不发,她就想看看这人能不要脸到什么地步!

    “这项链是小时候我父母送我的生日礼物,他们是过世得很早,可是把我教养得很好,最起码很早就教育过我,不属于你的东西不要拿。”

    “这做人啊,不要太贪心,我们家或许没有你们家名声显赫,不过姜氏在全国也是排得上名的,这条项链我还是拿得出来的,叶老太太,您说是吧!”

    叶家人全部白了脸。

    他们哪里知道姜熹会有这么一出啊。

    “爷爷出门前还和我说,叶老太太是个极好的人,我今日一看,果真如此,护短得很。”

    姜熹这话极其讽刺,叶老太太骚得红了脸。

    真是晚节不保啊!

    叶芷珏一看这架势,所有人都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看着自己,双手死死攥着,显得气急败坏。

    “叶二小姐今天这事儿我本来不想追究的,可是你扯到了我的父母,我就实在忍不了了,怎么着,你是有父母,可是叶二小姐,你的教养又在哪里,嘴巴如此恶毒,一口一个克父克母,我心肠歹毒,那你呢!”

    “包藏祸心,掉包陷害,甚至讥嘲讽刺我,如果今天我没有这个证据,明日整个京都都会说我姜熹多么小气刻薄,小家子气,这就是你想要的,这难道就是你们叶家作为一个大家族应有的教养么!”

    “姜熹!”叶芷珏气得要死,直接挥起巴掌就朝着姜熹抽过去。

    “嫂子——”“啊——”

    众人纷纷倒吸一口凉气。

    可是姜熹却十分镇定,微微往后退了一步,直接握住了叶芷珏的手,“你……松开!”

    “叶老太太,叶夫人,叶二小姐这般,您就不管管?”

    叶老太太还没开口,李嘉言刚刚准备上前帮忙,姜熹已经开口。

    “你比我小,看在叶家和燕家关系不错,你也喊燕殊一声燕二哥,那以后总得喊我嫂子,那今日作为一个长辈,我可以大方的教你一下规矩!”

    叶芷珏的手腕被她捏得生疼。

    “不用你教,你给我松开,松开啊——救命……”

    “啪——”

    叶芷珏话音未落,姜熹将项链塞到燕笙歌手里,反手就给了叶芷珏一巴掌。

    “姜熹!”李嘉言立刻过去扯过叶芷珏,“你真是太放肆了,这里也是你可以为所欲为的地方么!”

    “我刚刚问了你们,没人回答我,我以为你们同意我帮你们教育一下她来着!”

    叶芷珏觉得羞辱至极,这平日在家被叶纪昌打了几下就算了,那毕竟是在家,可是今日这般,她是真的没脸了。

    莫雅澜看着两边剑拔弩张的模样,也是无奈,她走到姜熹身边,“姜小姐,今日这事儿定然是有误会的,芷珏这孩子被骄纵惯了,刚刚你也出了气,这事儿我们私下再说吧。就当是给我一个面子!”

    “姜熹,你凭什么打我,你算个什么东西,我打死你!”叶芷珏说着就朝着姜熹扑过去。

    居然直接撞开了莫雅澜,多亏叶楚佩伸手扶住了她,不然铁定要摔倒。

    沈廷煊站起身,刚刚准备上去,这叶芷珏他打过交道,这叶夫人之前死了个孩子,对叶芷珏这个小女儿很是骄纵,简直无法无天,这么多人在,她真是要作死了。

    沈廷煊刚刚离开座位,忽然一双手按住了他的肩膀,带着丝丝烟草味道,那双手是古铜色的,宽厚有力,按得他肩膀生疼。

    沈廷煊伸手按住那手,刚刚准备反击,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耳侧传来,“别乱动!”

    “你……”又是他!

    “你想做什么!”沈廷煊拧眉!

    “看右边!”

    男人穿着黑色的polo衫,黑色休闲长裤,一只手插在口袋里,另一只手掐着一个烟头,缓缓走进大厅。

    个子很高,虽然看着有些清瘦,从露出的胳膊就看得出来,肌肉紧实紧绷,走动的时候,就如同一头蓄势待发的猎豹,慵懒而又危险。

    鼻梁笔直而又高挺,嘴唇微微抿着,唇形优美,却又带着一丝冷冽,眸子幽暗,似乎蕴蓄着不为人知的暗涌,暗藏精光,面部线条却不似五官这般凌厉,反而很柔和,他嘴角扯起一抹弧度,略带嘲弄。

    他一边将烟头掐灭,嘴角勾起一抹嘲弄的弧度。

    “叶家是欺负我们燕家没人了么!还是说,根本没把我们燕家放在眼里,什么时候我们家在京都这么没地位了!”

    ------题外话------

    今天还有三更和四更哦,时间在两点和四点,大家记得来追文哈!

    我:哼,人家渣渣都已经被虐了,你才出来,你怎么这么慢!

    燕殊:通常压轴的人都是最后出场的!你懂什么!

    我:啧啧,要不要让熹熹投怀送抱,直接以身相许?

    燕殊:这个倒是可以考虑一下(摸下巴)

    我:流氓!

    燕殊:你是不是亲妈!

    我:我要不是亲妈就让沈四英雄救美了,有你什么事!

    燕殊:(╯‵□′)╯︵┻━┻,你敢!

    我:威胁我?

    燕殊:我去英雄救美!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